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36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r158c120
子爵 | 2016-9-13 15:20:30

唉…是我呢,這篇讓我突然想到一個不幸的遭遇,讓我放下碗筷娓娓道來。

時間要倒回到八年前的秋天..............

有一天下午,我把車子開去保養廠做保養,因為等待的時間大概要兩小時,我就索性到旁邊的剉冰店吃剉冰殺時間。

當時也只有智障手機,我只能邊玩貪食蛇邊欣賞路人的大腿。突然我看到一雙白皙緊緻熟悉的大腿,接著聞到了 elizabeth arden身體乳液的味道。只花了0.372秒,我就知道她是誰了。

她呢,是我一個在兩年前追不到的女生,165公分高,俏麗短髮,不合比例的巨乳,身材是我喜歡的美腿性感肉彈,當然還有她當年有如利刃般的睥睨眼神。那時候她就周旋在我們這團非主流渣男之中,沒有跟任何一個人交往或上床。就簡稱她為F吧(事後證實為Fcup)。

因為兩年前硬釘子軟釘子我也吃了不少,所以我就沒有主動打招呼,我甚至想再往裡面坐一點,乾脆躲起來算了。我正要往更裡面位置移動的時候,我的大個子可能意外的引起她的注意。

"雞雞??你是海底雞吧??好久不見耶!"她叫住了我。

"F,是妳啊,我還以為看錯人不敢認,妳這兩年變的漂亮多了。"我尷尬的回應她。

"吃冰喔,一起啊!!"她的開朗回應其實令我感覺意外。

她老實不客氣的一屁股坐在我對面,接著我幫她叫了一碗她喜愛的剉冰,配料是綠豆,薏仁,粉圓,QQ,粉條跟芋頭,她瞪大了水靈雙眼驚訝著怎麼隔兩年了,我依然記得她喜愛的口味,但是我只給她一個淡淡的職業微笑。

也許是我記得她口味的關係,她在兩小時的保養時間內漸漸對我放下心防。聊工作,聊感情,聊生活,也聊起了寂寞。對我來說,沒想到"記口味"這麼微不足道的小事,可以在她心裡激起一點漣漪。

"雞先生,您的車子保養好了"保養廠的員工跑來剉冰店通知我。

"我這邊搞定了,留個電話,有空再聊吧。"我無奈的跟她說。

"今天晚上有空嗎?我們繼續聊好不好?我家住這邊,9點來接我啦!"她匆忙的傳了一個文字簡訊給我,裡面是她現居的住址。

當天下午回家以後,跟公司請了個假,渾渾噩噩的過完大半天,滿腦子都是她下午的那件低胸針織衫。

差5分鐘9點,我已經在她家樓下等著了。�頭一看,她剛好下樓,穿著紫色平口露肩毛衣,牛仔短裙,配一雙黑色高跟鞋。她不斷左右張望,狂妄的秋風不時吹散她的頭髮。我不忍她在風中等待,趕緊下車小跑步到她家門口。

"對不起,妳太漂亮,我看呆了,忘記過來接妳"我支支吾吾的向她道歉。

"換車也不告訴我,害我找半天,走啦!"她似乎有點生氣。

上車後,我們沒有交談,車上只有柿原朱美的音樂,還有接近凝結的空氣。我用餘光瞄了她一眼,她不斷將她的短裙往下拉。她也剛好發現了我注意到她這個動作。

"怎麼了?冷氣太冷嗎?"我試探性的問她。

"不是啦,沒想到這條裙子會這麼短"她有點害羞的回應我。

緊接著的笑聲劃破了這早已凝結的冰原,氣氛瞬間就回到下午那熟悉的熱絡。

當晚我們開心的把酒言歡,回憶往事,酒吧裡面的人都以為我們是一對親密的愛人,我也驕傲的感受到一些羨慕與嫉妒甚至是帶著敵意的視線。

我已經忘記我們喝了多少,反正酒吧是要打烊了。結帳以後,我在門口隨手招了一台計程車,交待地址並先支付了車資之後,我將她送上車。但在關上車門前,她伸手拉我上車。

"關門,快點!!"她帶著憤怒對我說。

我像個受驚嚇的小孩兒一樣關上車門。

"司機大哥,請開車吧,謝謝。"她溫和的向司機先生說。臉上堆出了一個幾乎可以融化南極冰原的微笑。

她靠著我的肩膀就呼呼大睡了起來,我的手臂也能感受到她胸部因呼吸的起伏,我呼吸到的都是她頭髮的嫣然香氣。我們就挨著彼此的身體,挨著彼此的情感,也挨著彼此的寂寞。

如夢似幻的moment就像黃埔時間一樣,會飛的。剛剛開了那麼久,現在怎麼一下子就到了。我輕輕搖醒她,將她扶下車。

"對不起大哥,請等我一下,我要回去酒吧。"我輕聲的知會了司機大哥。

"他開玩笑的啦,他家也住這一棟,司機大哥拜拜。"她微笑著打發走了司機大哥。

這時候不用學會算命卜卦也完全可以料到等等會發生什麼事。我扶著她在電梯裡的時候心中盡是感激,感激那個保養廠開在那裡,感激那個年代手機不迷人,感激我兩年前幫她外送過一碗剉冰,感激這家兩光的冰店有她所有愛吃的材料,感激我的運氣這麼強悍,也感激著她是如此的美好。

一進她家門,我就將她壓在牆上強吻,她也著急的除去我的上衣,並將我帶往她套房中那個柔軟的四方雙人床。我們雙雙倒在床上,沒有停止過那激烈的親吻,感受對方的激動,對方的情慾,對方的體溫。

我溫柔的除去她的上衣與內衣,她那白皙的雙乳剎然躍現在我眼前,我像是第一次看見女孩的乳房一樣,盡情的揉捏親吻。她也主動的探索我的褲襠,打算褪去我的牛仔褲。我也弓著身體,俐落的除去了她的牛仔短裙。

我吻著她豐潤的唇,她纖細的頸,她白皙的胸,她平坦的身。過程中我試著拉下她那白色蕾絲底褲,但是她挽著我的手抗拒了一下。

我心想"不會吧,到了這個節骨眼??"

我們持續的親吻,我再試著拉下她的底褲,她還是挽了一下我的手,展現了一下抗拒。

我不死心的往下親吻,在肚臍附近的時候,我又試著拉下她底褲,她這次沒有抗拒。但是拉開的那個瞬間我以為她床底下可能有一個半年前的便當或是藏了三斤陽光曝曬後的透抽。

我心底盤算"媽勒個霸子,什麼味道?"

在我從肚臍往下親吻,她主動雙腿大開的時候,我確定了。這他媽的是一個絕世過期臭鮑魚!!!!!!

在那個半秒鐘瞬間,我的腦中沒有一絲性愛的愉悅畫面。只有腐爛透抽,擱淺死亡的鯨魚內臟,韓國醃魟魚撒西米,愛斯基摩海豹風乾內臟,深坑臭豆腐工廠,整治前的高雄愛河......等等的極惡臭總複習。

幸運的是,她瞬間拉著我的頭往上親吻她的嘴唇。我邊親吻邊使用禱告感謝"感謝老天爺給我雞某人幾分薄面,沒讓我一頭栽進這盆惡毒巫婆精心燉煮的桃色毒藥。

我離開她的身體,躺在她身邊。

"我們都喝醉了,這樣不妥當,總不是那麼紳士"我強忍著幾乎被嗆傷的喉嚨淡淡的告訴她。

我穿好衣服,整理儀容。

"晚安,明天一起午餐。"我親吻了她的額頭。

後來我是怎麼帶著被薰壞的眼睛跟嗆傷的喉嚨逃離現場的,我已經記不清楚了。

拜託,別再逼我回憶那段感傷的過去~

答案嗎??

我他媽的才不舔勒,fuck!!!

我要餵鳥,很忙。

不練琴了,但是要擦眼淚,還是很忙。
.
.
.

前面還蠻精彩好看的,到脫內褲那邊就笑出來了XDD真的好想知道怎麼樣才會那麼臭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人性是善還是惡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