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37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humsuploh
侯爵 | 2016-9-13 15:37:35

本篇最後由 humsuploh 於 2016-9-13 15:53 編輯

公元456年,乙已年,南朝宋主劉駿因憶念死去的寵妃殷淑儀,漸漸地情
思昏迷,不親政事。是年夏,生了一病,不消幾日,便即龍禦歸天。在位共十一
年,年只三十五歲。遺詔命太子子業嗣位。

  劉子業在柩前即位,年方十六,尚書蔡興宗親捧璽綬,呈與子業。劉子業接
過璽綬,毫無戚容。蔡興宗出來後對人道:「春秋時,魯昭公靈前即位而不悲傷,
叔孫料他不能善終。今復遇此,將來不免禍及國家了! 」既而追崇先帝駿為孝武
皇帝,廟號世祖,尊皇太后路氏為太皇太后,皇后王氏為皇太后。

  皇太后王氏乃是劉子業的生母,在居喪期間患了重病,子業終日在后宮淫亂,
也不來問安,到了垂危之際,使宮女去召子業,子業卻說道:「病人房間多鬼,
怎麼能去呢? 」宮女回報太后,太后氣得死去活來,憤然道:「快給我取刀來。」
宮女忙問有何用?太后道:「取刀來剖開我腹,看看我怎會生了這樣的兒子!」
宮女慌忙勸慰,太后依然怒氣難平,過了幾天就一命歸天。

  劉子業登位後,也想收攬大權,君臨天下。偏偏一眾朝臣從旁掣肘,劉子業
感到無從施展,漸漸就含恨在在心。太監華願兒素來伶俐,善察上意,也想�出
這位新天子來,教他顯些威勢,好做一塊擋風牌。劉子業聽從華願兒毒計,以迅
雷不及掩耳之勢一舉誅殺了一眾輔政朝臣。而後復改元景和,受百官朝賀,文武
各進位二等。

  自此劉子業大權在握,狂暴昏淫,毫無忌憚。由來天子皆好淫,此亦常理。
只是后宮三千佳麗都不能令劉子業滿意。

  劉子業有一姐山陰公主,閨名楚玉,與子業同出一母,已嫁駙馬都尉何戢為
妻。這山陰公主生得美貌妖嬈,娥娜多姿,亦復風流淫蕩,駙馬何戢頂上綠帽堆
積如山,卻也敢怒而不敢言。想起了這個姐姐,劉子業登時心懷大暢,立即下召
楚玉入宮見駕。

  楚玉姍姍而來,劉子業笑逐顏開,不及閒話家常,便拉楚玉徑向寢宮走去。
想那楚玉,久歷風流陣仗,一顆心何等玲瓏剔透,乍見這皇帝弟弟如此舉動,心
下且驚且喜,佯裝羞澀,半推半就,與子業挨龍床而坐。

  劉子業見了姐姐如此情狀,心癢難當,一把握住楚玉一雙纖纖素手,在自己
臉上摩挲著,聲若呻吟:「姐姐……」

  楚玉一任子業把玩素手,嬌聲道:「陛下宣召妾身入宮,不知有何聖諭?」
子業柔聲道:「朕未見姐姐多時,很是想念。」楚玉輕輕抽回雙手,優雅地擺在
一雙玉腿上,道:「陛下初登大寶,日理萬機,妾身怎敢前來驚擾聖駕。」子業
忙擺手道:「哪裡,哪裡,方今太平盛世,臣子們皆盡心竭力,朕反倒是閒人一
個。 」頓了頓,一副半撒嬌半悲戚的樣子,續道:「朕在宮中,慌悶得緊。姐姐
在外面逍遙快活,卻不知弟弟在宮中受罪。這些天朕一直在思念姐姐,姐姐若不
來,朕只怕就一病不起了。 」楚玉受寵若驚,忙跪下叩首道:「陛下這麼說,妾
身如何能擔當得起! 」子業忙扶起,龍臂輕舒,已挽住楚玉纖腰。楚玉微微一掙,
就勢跌進子業懷中。

  美人投懷送抱,子業只覺一股幽香直沁心脾,迷乎乎的道:「姐身上好香。」
楚玉微嗲道:「陛下好沒來由。」子業訝然道:「姐何出此言?」楚玉道:「後
宮佳麗萬千,粉黛如雲,陛下不去恩幸,卻來調晃姐姐。 」說畢,螓首低垂,幾
及胸前,後頸處肌膚晶瑩如玉。子業但覺全身一熱,雙手一緊,懷中美人「嚶嚀」
一聲,輕柔得幾可滴出水來。子業道:「后宮縱有萬千佳麗,又怎及得上姐姐的
一根小指頭。 」楚玉腰肢輕扭,喘息著道:「陛下萬不可如此!別說妾身姿色平
庸,不堪陛下寵愛,就是妾身……妾身畢竟與陛下一母同胞……」

  此時,子業早已慾火焚身,一雙手從纖腰滑下,按在豐臀上,暴漲的下體緊
頂著楚玉小腹,癡癡迷迷的道:「朕乃當朝天子,富有四海,天下間的女人都是
朕的女人,姐姐也不例外。 」楚玉本就是妙人兒,一經弟弟挑逗,慾念漸熾,口
中卻道:「陛下請自重!得陛下如此恩寵,妾身便即時死了也含笑九泉。只是這
亂倫之事萬萬作不得的,萬一……萬一……」子業急道:「姐姐還顧慮什麼呢?
是姐的名節麼? 」楚玉一臉幽怨道:「若能讓陛下龍心快慰,妾身的名節又算什
麼呢,陛下貴為天子,這等事一旦傳出去,則陛下顏面何存?情何以堪? 」子業
道:「朕管這些作甚?朕有了姐姐則於願足矣!」楚玉道:「陛下難道就不怕他
朝青史一筆,遺萬年麼? 」子業惡狠狠的道:「誰敢說,誰敢寫,朕就殺誰!為
了姐姐,朕什麼都不怕! 」說罷,抱起了楚玉,輕輕的放在龍床之上。

  只見那楚玉妙目流轉,含情默默,櫻唇微啟,呼氣如蘭。子業三下兩下的便
扯掉身上龍袍,龍莖早已昂頭挺立,龍頭粗若嬰拳。楚玉沒料到這皇帝弟弟跨下
竟有如此龐然巨物,一時間心如鹿撞,喜不自禁。子業撲上龍床,伸手便去扯楚
玉衣裙。楚玉嬌呼:「陛下……陛下……妾身這身衣裳是新造的啊!」子業此時
那管這許多,手一扯,一聲裂帛,內外衣一起敞開,豐滿的胸膛上裹著一塊粉紅
色的肚兜,上面有一對金線繡的戲水鴛鴦,白裡透紅的一雙粉肩顯得格外誘人。
子業幾已抓狂,手滑到楚玉背後去解肚兜,口中道:「姐何惜一套衣裳耶?朕宮
中綾羅綢緞無數,待會朕再賜姐百匹。 」解去肚兜,楚玉胸前一對椒乳便如脫兔
般直奔而出,白如溫玉,紅如新剝雞頭,只看得子業唇乾舌燥,氣喘不已,雙手
按在那對玉乳之上,一手竟不能盡握。細捏輕揉,只把那楚玉弄的臉泛桃紅,口
噴蘭香,直呼:「陛下,陛下。」

  子業伸手撥開楚玉額前秀發,道:「朕的好姐姐,別叫陛下,叫朕好弟弟,
親弟弟。 」楚玉身子微動,雙肩微聳,一雙玉臂從衣袖裡滑了出來,輕輕的圍住
子業頸項,口中嬌呼道:「好弟弟,姐的皇帝親弟弟,嗯……」子業終忍不住低
下頭去,吻住那兩片鮮紅的櫻唇。四唇交接,兩舌翻捲,寢宮內春色盎然。

  楚玉本就淫蕩無比,一經挑逗,已然淫態畢露,嬌軀在子業懷中亂扭。子業
吮吸著姐姐舌下香津,一隻手往下伸去,解開了楚玉的褲頭帶,楚玉小腹微微蠕
動了一下,兩腿一蹬,最後的衣物也離體而去。

  子業見姐姐如此知情識趣,心中更加慾火高熾,一頭埋進楚玉胸前,不停地
用臉摩擦著那對豐滿而富有彈性的玉乳。楚玉淫笑著把子業摟得更緊。子業伸出
舌頭在楚玉一雙乳房上亂舔,時而左乳時而右乳,更不時地用牙齒去輕咬那兩顆
鮮紅而挺突的乳頭。直把楚玉弄得嬌喘連連。

  楚玉的淫態亦令子業無比亢奮,一隻手在柔軟而平坦的小腹撫摩了好一會,
突地滑到楚玉豐腴的三角地帶,輕輕地梳攏著她的陰毛,手指在兩片鮮嫩的兩片
蓮辮之間來來回回。

  楚玉的消魂肉洞受到如此撩撥,全身一陣劇烈的顫動,發出了一陣「啊,啊」
的呻吟聲。受到這種刺激,子業更賣力地手口並用。口在吮啜著乳頭,手在揉動
著豐滿的外陰,捏著陰蒂。

  陰蒂本就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方,楚玉又是一個極度淫亂之人,一時間全
身劇烈地痙孿。子業更是心旌搖動,熱血沸騰,調整好了位置,就要駕長車踏破
賀蘭山厥。楚玉卻忽然媚聲道:「弟,別急,先讓你試試姐姐的手段。」沒等子
業回應,她便已坐了起來,反將子業壓倒在龍床之上,櫻桃小嘴一張,香舌伸出,
輕輕的舔啜子業的乳頭。子業只覺一股酸酸麻麻的感覺直襲全身,忍不住呻吟了
出來,但覺酸麻中又有一股無窮的滋味。

  此時間,楚玉香舌慢慢往下移動,最後臉埋在子業兩腿間,把一個巨大的龜
頭含住,吞吞吐吐。一隻玉手也在子業股溝和卵袋間輕攏慢捏。子業本能地從喉
嚨裡發出一聲嚎叫,雙手胡亂地按住楚玉的頭。他雖然久經風流陣仗,禦女無數,
但卻從未如此歡愉,他沒料到這位美人姐姐的風流手段竟如此的高明,不由得呻
吟著道:「姐姐,啊……美死朕了。」

  楚玉來來回回的又吞吐了好一會才依依不捨地突出口中龍莖,膩聲道:「弟,
快活嗎? 」子業深深吐出口氣才道:「快活死了,朕差點就成仙了。」說完,一
翻身將楚玉壓在身下。分開她的一雙玉腿,眼直直盯著那肥厚的陰戶,終於忍不
住把頭埋進去。楚玉嬌喘著道:「弟,陛下,使不得,折殺臣妾了。」子業頭也
不�的道:「姐姐剛才弄得朕如此美妙,朕自當投桃報李。」嘴貼在楚玉陰戶上,
嘖嘖有聲地吮啜起來。

  一陣密密的吸啜之下,楚玉小腹不停地抖動著,肥臀也不停地上下顛動,淫
水涓涓沁出,她再也忍不住嬌呼出來:「啊……啊……弟,親弟弟,別磨蹭了,
快上來吧,快上來入姐姐吧。 」子業更不答話,�起頭來,跪在楚玉腿間。楚玉
玉手輕舒,握住他的大肉棒,引至自己的玉門關前。子業毫不猶豫地向前一挺,
龍頭到處,紅豔的花瓣裂開,隨著楚玉的淫叫,長驅直入,直至全根盡沒。

  一時間,子業只覺得自己若大一條肉棒被包容在一團柔軟而濕滑的肉壁內,
有一種說不出的舒適快意,忍不住就抽動起來。開始是還輕抽緩插,刻意愛憐,
然後就一下快似一下,漸漸就衝奔起來。

  楚玉一邊迎合著子業的抽插,一邊瘋狂地浪叫著,只覺得那條巨大而灼熱的
肉棒就如一條蛟龍般在自己洞穴內翻江倒海。每當肉棒往外抽出時她就感到一種
難以忍受的空虛和痕癢;而每當肉棒用力衝進來時,就有一種無法承受的快慰,
特別是當那大龜頭碰觸到花心時,更令她魂飛天外。

  子業如此抽插了百來下,就覺得不夠滋味,索性兩手挽住楚玉纖腰,微一用
力,把楚玉身子挽了起來。楚玉兩條修長豐滿的玉腿拼力的夾住子業腰部,兩隻
玉臂也緊緊圍住子業的脖子,兩人面對面的瘋狂聳動搖擺起來。只見楚玉胸前兩
只碩大的肥乳隨著身體的顛動上下左右的亂拋,忽兒撞在子業臉上,忽兒又撞在
子業胸前。一邊充分享受著交合的快感,一邊欣賞著姐姐的浪態,子業龍心大快,
亂倫的禁忌令他陷入了瘋狂,一種和后宮妃嬪叫歡時所沒有的感覺刺激得他完全
迷失了本性,忍不住大叫道:「幹死你!我要幹死你這個小淫婦……啊……啊…
…幹死你……」楚玉也浪叫道:「啊……親弟弟……親丈夫……我是欠幹的小淫
婦……幹死我吧……用力干死我吧……」

  突然,楚玉停止了擺動,全身貼在子業身上,四肢同時緊緊的箍住子業身體,
小腹劇烈地蠕動,豐腴雪白的臀部就坐在子業腿上輕輕地研磨起來。子業只感到
自己在姐姐洞穴內的肉棒被裡面濕滑灼熱的軟肉擠壓著,吸啜著,感覺是如此的
妙不可言,他拼命地把肉棒往裡面頂,雙手緊按住楚玉肥臀,一種無法抑制的強
烈衝動令他精關一鬆,終於洩精了。滾燙的精液全數射在楚玉花心。就在同時,
楚玉也到達了快樂的顛峰,盡情地承受著弟弟施與給她的雨露,一顆心也迷迷糊
糊地飛上了九重天。

  快樂就如潮水般將他們淹沒,兩人忘情地擁抱著,親吻著,撫摩著,呢喃著,
久久都捨不得分開。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