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44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24754817
侯爵 | 2016-9-15 06:26:07

(一)
  我人生中的第一個女人是我的師娘,也就是我現在的岳母,那件事發生在我結婚的前五年。那是1982年,我18歲的時候。在我6歲的時候,我的父母相繼去世,我變成了一個孤兒。從此後我和爺爺奶奶叔父一家生活在一起,上中學時,爺爺奶奶也都去世了,叔父一家人對我就更冷淡了。好不容易上到初中畢業,嬸嬸以家裡負擔重為藉口,我停學了,那一年我15歲。
  輟學後,叔父通過熟人把我介紹到縣城修車鋪做學徒,沒有工資管吃管住。修車鋪除了師父就我一個學徒,師傅修車手藝很好,除了修車鋪還有一輛車跑運輸,雇了一個司機專門跑車,但有時候時候師傅也會跟著跑長途。
  因為師父技術好,在當地很有口碑,所以生意很興隆,在當地也比較富有,在當時就蓋了一棟二層小樓,這在當時的縣城已經很了不起了。師傅40多歲,雖然長得不怎麼樣,但為人很憨厚,待人也非常和善,這也是車鋪生意好的原因之一。
  因為我是個孤兒,所以就住在師傅家裡,師傅家就三口人,師傅、師娘和一個女兒。師娘很年輕漂亮,看起來要比師傅小很多,後來聽說師娘家很窮,當時因為看上了師傅的經濟條件才嫁給他的,所以比師傅要小十多歲。女兒叫小華,11歲,還在上小學,長得跟師娘一樣漂亮,很可愛。
  師娘的心地很善良,得知我是個孤兒,從小就沒有父母,所以對我很好。小華也很喜歡和我玩,不上學時經常找我玩,總是哥哥前哥哥後的叫我。我到師傅家半年後,他們就把我當做自己家人一樣,師傅和師娘一直想要個男孩,但師娘當時生小華的時候因為難產,所以以後不能再生育,他們現在就把我當成他們的兒子一樣。尤其師娘,經常說要我給她當兒子,後來有時乾脆直接就叫我兒子,師傅聽了只是憨厚的笑著。
  我跟著師傅學習修車技術,一年後一般的毛病我自己就能修理了,因為有我在修車鋪裡,師傅有時也會跟車跑運輸。因為我接觸的都是司機那些人,經常會聽到他們講有關女人的事,那個時候我對男女之間的事情似懂非懂,經常聽的臉紅心跳。
  後來師傅有時也讓我跟車跑運輸,那時年齡小跟車出去很開心,每次跑一趟要四五天時間,回來師娘總是很關心的我問我累不累,還做好吃的給我。有一次出去時住在路邊的一個簡易小飯店裡,以前都是我和司機住在一個房間,這一次因為房間很小,所以我們只好分別住在隔壁兩個房間。
  房間的佈置很簡陋,就是一張床和一個很小的桌子,吃完飯也沒有地方可去,所以我很早就上床準備睡覺。小飯店因為很簡陋,兩個房間之間只隔了一層木板,上面貼著一層報紙,有的地方已經破損透過燈光。飯店裡住的幾乎都是司機,晚上亂哄哄吵得我睡不著,中間還夾雜著一些女人的笑聲,很不容易我才迷迷糊糊的睡了。
  下半夜,我突然被隔壁司機房間的叫聲驚醒了,睜眼一看隔壁房間還亮著燈光,一個女人「依依哦哦」的聲音從木板縫隙清楚地傳過來。我當時感到很好奇,不明白司機的房間裡怎麼會有個女人,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把眼睛貼在木板縫上,眯著眼睛向隔壁的房間裡看過去。突然我的臉紅立起來,隔壁房間裡,司機正光著身子正壓在一個同樣光身子的女人身上,那個女人的兩條大腿高高翹著,司機正趴在那個女人的身上挺動著屁股。我突然明白了,這就是做愛,司機正在和那個女人做愛。
  我只是上學時在書裡看到過有關做愛的事,但還是第一次見到,因為好奇,我的眼睛被隔壁房間裡的景象吸引住了。我緊張地趴在木板縫隙上向那邊看著,女人的叫聲清晰地傳進我耳邊裡,刺激著我的神經,很快我就感到身上發熱,內褲裡的陰莖也不知什麼時候挺立起來,把內褲高高的頂起。這時我感到自己的心跳很厲害,體內產生出一股衝動,覺得口乾舌燥,當隔壁兩個人做愛結束時,我才發現自己竟然出了一身汗。,性吧首發
  我躺在床上再也無法入睡,腦子裡總是剛才司機做愛時得畫面,耳朵裡一直回蕩著那個女人誘人的叫聲,頭腦裡一直在胡思亂想。
  那一年我才16歲,雖然我還不很明白做愛到底是怎麼回事,但那晚的情景卻深深印在了我的腦海中。
  第二天早晨,我迷迷糊糊地吃晚飯上車,回到家時已經是下午了,因為我一晚上都幾乎沒有睡,所以一到家我就躺在床上睡覺了。
  晚上師娘叫我起來吃飯,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還以為我病了或是身體不舒服,很關心地問我。我臉紅著對師娘說沒事,趕緊起床洗臉坐在飯桌前,飯桌上是師娘專門為我做的好吃的。吃飯時師娘一個勁的埋怨師傅,說我年紀小還叫我跟著跑車,一跑就是好幾天身子吃不消等等。
  師傅本來就很憨厚,在師娘面前更加沒有脾氣,只是憨厚地說是為了讓我多一些鍛煉,出去可以見見世面等等。師娘一聽更加生氣,說:「見什麼世面?跟那些司機在一起能學到什麼好東西,那些司機哪一個是好東西,出去不是喝酒就是找女人,時間長了還不都跟他們學壞了。」
  師傅被師娘說的唯唯諾諾地應著,,性吧首發師娘的話又讓我想到昨天晚上看到的情景,臉上不由的有些發熱。
  晚上躺在床上,我腦海裡又浮現出司機和那個女人做愛的畫面,陰莖很快就挺立了起來。
  很長時間我才迷迷糊糊的睡著,睡夢中我夢到自己在跟一個女人做愛,我趴在那個女人身上,陰莖插在一個熱乎乎的地方,沒幾下我就感到渾身異常舒服,哆嗦著突然醒了過來。這時我感覺到自己的內褲裡濕濕的熱乎乎的,伸手一摸裡面都是黏糊糊的東西,我夢遺了,在春夢中我射出了自己的第一次精液。
  因為內褲上面沾滿了,穿在身上很不舒服,我脫掉內褲把身上的精液擦乾淨,然後隨手丟在床上。我躺在床上回味著夢中那種快感,回憶著夢中的那個女人是誰,長得什麼樣子。做夢時那個女人的樣子很模糊,我躺在床上極力地回想著,隱約中我的心跳突然加快了。因為那個女人竟然是師娘,雖然當時那個女人的景象很模糊,但我還是清楚那就是漂亮的師娘,我竟然在夢中夢到和師娘做愛,我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很快,陰莖又高高的豎立起來。這也難怪,在我對女人一知半解時,生活中接觸最多的就是師娘,而師娘從一開始就對我很好,小華雖然也和我很親近,但她剛是一個才上初中的小女孩。
  我的腦子裡一直在胡思亂想著,總是不自主地就會浮現出師娘那張漂亮的臉,還有師娘圓潤豐滿的身體,不知胡思亂想了多久才迷迷糊糊睡著了。
  第二天,我沒有像以前那樣很早就起來,而是躺在床上沈睡著,直到師娘已經把早飯擺在桌子上,才把我叫起來。我睜開眼睛看到師娘站在床前,止不住臉紅心跳起來,昨天晚上的夢境又浮現了出來。師娘看到我醒過來臉上紅紅的,關心地問我是不是病了,我慌張地回答說沒有,掀開被子就準備起床。
  被子剛一掀開我又趕緊蓋上了,因為昨晚脫掉內褲後我渾身都是赤裸裸的。嬸娘看到我慌張的樣子撲哧笑了一聲,看了我一眼然後轉身走出去,臨出門時告訴我趕緊起來吃飯,也不知道師娘有沒有看到我光著的身體。
  我趕緊起來找條內褲穿上,然後胡亂穿上衣服洗臉刷牙,性吧首發,坐在飯桌前我一直不敢直視師娘,胡亂地吃完飯就去修車鋪了。
  一上午我的腦子裡都亂哄哄的,修車時一直心不在焉,有好幾次失誤被師傅提醒,師傅關心地問我是不是不舒服,我臉紅著說沒有。好不容易心情才慢慢平靜下來,和師傅一邊找出汽車故障一邊修理,由於修車鋪的生意很好,常常有兩三輛車同時維修,後來在忙忙碌碌中也就忘記了其他的事。
  中午和師傅回家吃飯,小師妹小華因為下午不上學,吃飯時吵著要我陪她上街玩。因為下午沒有多少活,師傅就叫我下午不用去修車鋪了,下午拿點錢帶小華上街去玩玩,順便讓我自己也買件衣服穿。我接過師娘遞給我的一百元錢答應著,小華見師父答應我陪她上街,也高興地和我議論著下午去什麼地方。現在師傅他們已經把我當成家庭的一員,在生活各方面就像對待自己的子女一樣,我因為從小就失去家庭溫暖,自從到了師傅家以後,師傅和師娘對我各方面都很關心照顧,小華和我很親熱,總是叫我哥哥,我在心裡也已經把這裡當做家一樣。
  吃完飯小華就拽這我要上街,我和師傅師娘說一聲就領著小華走了,我們滿大街四處閒逛,小華一直抓著我的手。那時候一百元錢已經很多了,我給小華買了些零食和學習用品,小華一邊吃著零食一邊圍著我嘰嘰喳喳,在小華的參謀下我自己買了一件衣服,因為師父喜歡喝酒,回來時又給師傅買了兩瓶酒。
(二)
  下午四點多回到家,小華抱著一堆零食回房間做作業,我把兩瓶酒放在桌子上,然後拿出剩下的錢到廚房給師娘。師娘叫我把剩下的三十多元錢自己留著零用,又看了看我買的衣服滿意地點點頭。,性吧首發
  我正要離開,師娘卻突然叫住我,我正要問師娘有什麼事情,師娘的臉一紅,在我耳邊悄聲說:「小軍,下次記得把內褲脫下來泡在水裡,要不幹了就不好洗了。」
  我的臉騰地一下紅了,自從來師傅家以後,我的衣服都是師娘給我洗的。昨晚晚上遺精後,內褲被我隨手丟在床上,當時還想第二天自己偷偷洗一下,可是早晨因為看到師娘心裡很慌亂,就把內褲丟在床上給忘了。中午回來吃飯時看到院子裡掛著洗過的衣服,因為小華吵著要我帶她上街,所以也沒想起來。
  師娘這時和我一說,我突然想了起來,一定是師娘上午給我收拾房間時發現的,看到我內褲上的東西她當然知道是什麼,所以和我說時自己的臉也一紅。
  我頓時臉羞的感到無地自容,滿臉通紅的說不出話來,我叫了一聲:「師娘……」
  就滿臉通紅低著頭不知說什麼好了。
  師娘看到我窘迫的樣子,嘻嘻笑一聲,雖然她是我的師娘,但也只比我大10歲,有時候天真的倒像個姐姐。師娘伸手在我的頭上摸了一下,說:「嘻嘻!怎麼?不好意思啦!這有什麼害羞的,這種事情在男孩子很正常的,說明我們的小軍已經是男子漢了。」
  我的腦子裡又浮現出夢中的情景,自己趴在師娘身上射精時的快感,現在師娘就站在我面前,我的心跳變得加快了,我「嗯」了一聲,就逃跑似的回到自己的房間裡。
  我坐在床上按耐不住自己的心跳,腦子裡又開始胡思亂想,始終沒有敢再踏出門口一步,直到小華進來叫我吃飯時才走出房門。
  師傅已經回來了,我叫了一聲師傅坐在飯桌前,師娘拿過我買的酒過來坐下說:「看!這是小軍專門給你買的酒,小軍長大了,也越來越懂事了。」
  師傅也高興憨笑著說:「嗯!小軍這孩子比一般的孩子都懂事,做活也很聰明利索,來!今天也陪師傅喝一點。」
  因為師父有時候開車,所以平時師娘不讓師傅喝酒,只在沒有事時才讓師傅喝一點,我更是從來沒有喝過酒。師娘今天顯得特別高興,竟然拿來了三個杯子,也要陪我和師傅一起喝,師傅看到師娘也要喝酒,更加開心了。
  我急忙說自己不會喝酒,師傅說:「沒關係,不會喝就慢慢學,男人總是要學會喝酒的,喝幾次就會了。」
  師娘也說:「少喝一點不怕的,你看我都會喝,一學就會。」
  師傅這時端起酒杯說:「來!幹一杯。」
  說著把酒杯舉到嘴邊一仰頭就幹了,師母竟然也不含糊,端起杯子也一口喝了。我看到師父師娘喝得那麼乾脆,也覺得沒有什麼,端起來喝進嘴裡猛地咽下去。頓時,一股熱辣的感覺直沖腦門,我立刻張著嘴咳嗽起來,眼淚都快要流下來了。
  師娘坐在我旁邊,見狀趕緊用手在我的後背上拍著,一邊拍一邊說:「你不會喝就不要一下子喝這麼猛,開始要慢慢喝,知道嗎?快!先吃幾口菜。」
  我止住咳嗽,含著眼淚點點頭,趕緊拿起筷子吃了幾口菜,這才把那股熱辣感壓下去。
  接下來我不敢再大口喝,每次都一點一點抿著喝,師娘也坐在旁邊陪著我慢慢的喝,很快一杯酒就被我喝下去了。這時我感覺到酒並沒有那麼難喝,師傅真的很喜歡喝酒,每次都是一口一杯,當然那時候的酒杯也很小,後來我也可以一口喝得多一些,,性吧首發有時三四口就可以喝完一杯酒。
  我陪著師父師娘開心地一邊喝酒一邊說話,師傅越喝越開心,師娘也喝的滿臉嬌紅,不停地說笑著。自從到師傅家,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師娘這麼開心,師娘喝的臉色紅潤,一雙丹鳳眼水汪汪的,瓜子臉高鼻樑,紅潤潤的嘴唇微微嘟著,既漂亮又嬌媚。
  以前我從來沒有這麼仔細看過師娘,此時看起來才覺得師娘真的有年輕又漂亮,尤其開心時一臉天真頑皮的樣子,就好像是一個小女生。再加上一副小女人姿態,更加使人著迷,難怪常常聽到有人說,師娘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我坐在師娘旁邊,看著師娘漂亮嬌媚面容,鼻子裡聞著陣陣從師娘身上傳來的香味,不自覺得神魂顛倒,不知不覺中喝了很多酒,漸漸感覺的頭腦有點暈乎乎的。
  一瓶酒已經喝下去多半斤了,師娘看到我已經喝得臉都紅了,就把酒瓶收起來說:「行啦!不準再喝了,該吃飯了。」
  師傅顯然還沒有喝夠,但是師娘已經說話了,也只好看著酒瓶搖頭歎息。師娘盛飯上來,我吃了兩碗飯,然後洗漱一下就暈乎乎回房間躺在床上,很快就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睡了一覺,我在一陣口乾舌燥中醒了過來,我從床上坐起來,感覺到頭腦清醒了很多,但是卻口幹得要命,感覺好像喉嚨裡在冒火一樣。我打開燈穿著內褲下床,準備到客廳裡倒杯水喝,來到客廳,正好飯桌上有一壺涼茶,我抱起茶壺一陣猛灌,,性吧首發立刻感覺到舒服了很多。放下茶壺我轉身向房間走去,還沒有走到房間門口,我聽到樓上好像有聲音,不由得停下腳步豎起耳朵仔細聽聽。
  由於我剛才口幹急著喝水,所以沒有注意周圍的動靜,這時我的心情安靜下來,果然聽到確實是樓上的聲音。我心裡有些疑惑,開始我想到是不是招小偷了,我屏住呼吸仔細聽一下,一陣熟悉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裡,我的心跳頓時快了起來。
  這正是我那天在小飯店裡聽到的聲音,女人的呻吟聲。
  我輕輕地走到樓梯口再仔細一聽,確實是從樓上傳來的女人呻吟聲,而且是我非常熟悉的聲音,那正是師娘的聲音。
  我站在樓梯口感到渾身燥熱,心跳的更快了,我猶豫著,想轉身回到房間,可是卻一步也邁不動腿。師娘的聲音像一道無形的繩索緊緊地拴住我,我不由自主地小心向樓上走去,我很小心一步一步踏上樓梯,慢慢向樓上走去。越接近樓上,師娘的聲音就越清晰,我順著聲音慢慢來到師娘的臥室門口。
  我非常小心靠近師娘臥室門口,聲音變得更加清楚了,師娘的呻吟聲嬌媚而誘人,一聲聲嬌媚的呻吟聲傳進我的耳朵裡。我感覺到自己熱血沸騰,我的心臟狂跳著,陰莖不覺得早已經高高挺立起來。
  正在我要把耳朵貼在門上時,師娘的呻吟聲突然停止了,接著傳來師娘不滿的聲音:「你…你怎麼又完了,每次都是這樣,人家剛有感覺你就完了。」
  這時師傅的聲音傳來:「老婆,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不一直都是這樣的嗎,我今天喝酒感覺到還可以,可是你……」
  師娘生氣地說:「什麼可以,剛剛兩分鐘你就完了,每次都這樣,你不知道這樣人家很難受啊!你再慢慢動一動,看看還能不能再起來。」
  接著我聽到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但很快又傳來師娘生氣的聲音:,性吧首發「行了,算了!不行就算了,以後不要碰我,每次都弄得人家難受的要死。」
  然後就聽到師娘重重地歎了口氣,接著是一聲重重的翻身聲。
  臥室裡突然安靜下來,我怕被師傅發現,馬上弓著腰小心翼翼地走下樓,趕緊回到房間關上門,然後跳到床上關燈躺著呼呼喘著粗氣。好一會我的喘息才平靜下來,我躺在床上,一隻手不由自主握住了自己的陰莖,慢慢地套弄著。一陣快感從陰莖傳到全身,我的腦海裡又浮現出夢中的情景,我一邊在心裡想著師娘的樣子,一邊套弄著自己的陰莖。
  隨著我的手套弄的越來越快,陰莖上傳來的快感也越來越強烈,我一邊想著師娘的樣子一邊套弄,很快我就在一陣快感中噴射了。
  我脫下射滿精液的內褲,把陰莖擦乾淨,這一次我沒有把內褲亂丟,,性吧首發而是窩一窩塞在枕頭底下,然後舒暢地睡著了。
(三)
  第二天,師傅向我交代了一下,又和師娘說一聲就走了。他今天要和司機跑車,要兩三天才回來,自從師娘上次說了以後,師傅再也沒有讓我跟車。經過一年多跟著師傅,汽車的一般故障我自己已經完全能修理了,所以師傅對我也很放心。
  上午我一個人在修車鋪修車,快中午時關門回家吃飯,到家小華還沒有放學回來,我就到廚房看看有沒有能幫師娘的。來到廚房看到師娘正在炒菜,我和師娘打了聲招呼,師娘答應一聲蓋上鍋蓋,轉過臉看著我說:「小軍,你昨晚是不是又……」
  我一聽臉立刻紅了,我以為昨天晚上偷聽被師娘發現了,連忙解釋說:「師娘,我沒有,我……我昨天晚上口渴,起來到客廳喝水,我沒有……」
  說到這裡我把嘴閉上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總不能說我沒有偷聽,那樣就等於是不打自招了。
  師娘聽我這麼說突然滿臉緋紅,看著我問道:「昨…昨晚是你起來喝水?我……我還以為是貓跑進來了。」,性吧首發
  說著師娘的臉更紅了,我的臉也紅了,原來師娘不是問我昨天晚上偷聽的事,我扭頭向窗外看了一下,看到我的內褲和兩件衣服還有師娘的內衣掛在外面。
  我心裡一下子明白了,原來師娘發現我藏在枕頭下面的內褲,問我昨晚是不是又遺精了,師娘不好意思直接問我,所以只說了一半就沒繼續說下去。而我因為心裡慌亂,以為師娘發現了我昨晚偷聽的事,所以趕緊解釋。我昨晚喉嚨很乾渴,猛地灌了一氣涼茶感到很舒服,隨手放下茶壺時發出了聲響。而師娘那個時候正在和師傅做愛,聽到樓下茶壺聲響還以為是貓跑進來弄得,因為時有窗戶沒關好經常會有貓跑進來找吃的。
  我不解釋倒好,這一解釋反而把事情挑明瞭,那就是說既然師娘聽到樓下茶壺的響聲,而我在樓下也可能聽到了師娘他們做愛的聲音。師娘聽到我說起來到客廳喝水,臉卻突然紅了,她一下想到我可能是聽到了他和師傅做愛的聲音,所以才有如此的反應。
  我和師娘兩個人站在廚房裡,每個人的臉都紅紅的,彼此都很尷尬。
  師娘到底是結婚的人,很快就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緒,依然臉色緋紅,流露出女人特有的嬌羞說:「小軍,我沒有怪你,只是……只是你身體剛剛發育好,如果那樣……經常那樣會對身體不好,下次不要了,好嗎!」
  從師娘的口氣中,我想師娘應該已經知道我不是遺精,內褲上的精液應該是我手淫造成的。頓時我的臉更紅了,我感到很難為情的低著頭答應著:「嗯!師娘,我……我再也不會了。」
  說完,我急忙離開廚房回到房間裡。坐在床上我心裡想,師娘肯定知道我手淫了,如果,如果師娘知道我手淫時心裡想的是她,我是在想像著和她做愛時才射出的那些精液,不知道師娘會不會生氣。
  我正胡思亂想著,小華放學回來了,小華一放下書包就跑進我的房間,坐在床邊嘰嘰喳喳說著。小華現在和我越來越親近,沒事就跑到我的房間裡找我說話,講她們在學校裡的一些事,我心裡也很喜歡小華,把它當自己的妹妹一樣。
  有小華嘰嘰喳喳的和我說話,我的心情很快就恢復過來,一邊聽著小華嘰嘰喳喳地說著,有時和她說說自己的看法。過了一會,師娘在客廳叫我們兩個吃飯,小華這才拉著我的手來到客廳。看到師娘我還有點不好意思,師娘卻已經完全恢復了正常,從她的臉上根本就看不出什麼。
  師娘已經裝好三碗飯放在飯桌上,我和小華坐下來,三個人一面吃飯一面說話,當然還是小華的話最多。師娘看到小華和我這麼親近,心裡很高興,不時地看著我和小華,臉上露出會意的笑容。
  很快我們吃完飯,小華又和我嘰嘰喳喳說了一會,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小華起身拿起書包去上學,我也和師娘打聲招呼去修車鋪了。
  第三天師父回來了,晚上師娘破例把酒瓶放在飯桌上,師傅今天很高興,一邊跟我和師娘喝酒,一邊說這一次跟車的收穫。原來師傅這一次聯繫了一個長期客戶,每個星期固定拉一趟貨,每次來回三天,再加上平時的一些散活,每個月都有一筆可觀的收入。連同修車鋪每個月的收入,這樣一來收入要比以前翻一番。師娘聽了也很開心,計畫著把錢存起來,以後給我結婚用,師傅連聲贊同。
  我聽了心裡很感動,師傅和師娘把我當成自己的孩子一樣,處處關心我,雖然我沒有工資拿,但師傅和師娘經常給我零用錢,如果算上吃穿比一般人的工資還要多。不僅如此,師娘竟然還為我今後結婚打算,完全把我當成了自家人,這些都是我以前無論如何都得不到的。我在心裡暗暗決定,今後一定要好好對待他們,把他們當做自己的父母一樣孝順。
  一頓飯吃得很開心,一家四口人都很高興,飯後小華回房間做作業,我和師傅師娘坐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師傅家是一個21寸彩色電視,這在當時的家庭裡非常少見,一般家庭最多也就是一個黑白電視,很多家庭還沒有電視。
  九點多電視劇放完了,師娘關上電視大家準備睡覺了,師娘倒了一壺茶放在茶幾上,然後對我說:「小軍,晚上要是渴茶壺裡有水。」
  我點頭應著回到房間,躺在床上我突然想到師娘臨上樓時的話,以前師娘從來沒有這樣過,今天為什麼?難道是因為我今晚喝酒擔心我會渴,還是……突然我的心裡一動,是不是師娘今天晚上又要和師傅做愛?
  我想到師娘今天晚上破例主動拿酒給師傅喝,上樓之前又交代我茶壺裡有水,是不是在暗示我?我胡思亂想著,要知道,我當時16歲了,正是情竇初開,對性朦朦朧朧很好奇的年紀。我胡思亂想中陰莖已經挺立起來,腦子裡不由得浮現出夢中的情景。我再也躺不住了,我輕輕起床來到房門口,把耳朵貼在門上聽聽客廳裡的動靜,外面很安靜。我很小心把門拉開一條縫,看到客廳燈已經關上,就慢慢把門打開又聽一下,然後光著腳悄悄來到客廳。我在客廳站了一下,然後輕輕向樓上走去,剛上樓就聽到師傅的臥室裡傳出師娘的呻吟。
  我踮起腳尖來到師傅臥室門口,呻吟聲逐漸大了起來,我發現師傅臥室的門沒有完全關上,還留了一條很小的縫隙。由於臥室裡沒有開燈,門縫又很小,我根本看不到臥室裡面的情況,但師娘的聲音卻很清晰地傳出來。
  我屏住呼吸豎起耳朵站在師傅臥室門口,,性吧首發專心地聽著臥室裡的聲音,只聽見師娘呻吟著說:「嗯……你今天慢一點弄…嗯…嗯……別再很快就出來了……嗯……每次都弄得人家很難受……嗯……嗯……」
  我感到自己渾身的血都湧到了頭上,頓時口乾舌燥,心臟撲通撲通劇烈地跳動著,我的陰莖更是高高地把內褲頂起來,漲得非常難受。
  這時又聽到師傅說:「哦!老婆,我也不想那麼快就出來,可是一插進去我就想要射,動一動就憋不住了,不動你又不願意。」
  師娘說:「嗯……屁話!你不動光插在裡面有什麼用……嗯……你就不能使勁多憋一會……」
  師傅好像是在咬著牙似的說:「我……我也想多忍一會,可是一動你那裡面使勁一夾我就不行了,一下就射出來了。」
  師娘呻吟著說:「嗯……嗯……不…不夾怎麼行……嗯……一感覺舒服…嗯……我就忍不住要夾……嗯……也不是我故意要…喔……不要…不要射……你…你怎麼又……」
  只聽見師傅不好意思地說:「好老婆,對不起,我……我真的憋不住了。」
  師娘生氣地說:「你…你總是這樣,你要在這樣我……」
  說著深深歎了一口氣。
  師傅這時也沈重地歎了口氣,臥室裡恢復了安靜。
  我趕緊悄悄地來到樓下,借著窗外的月光端起茶壺咕嘟咕嘟大口灌著涼茶,半壺茶喝下去,我才感覺到心裡的紅熱感好了一些。在端起茶壺時我聽到「叮」清脆的一聲響,當時口乾舌燥也沒有在意,放下茶壺時我才發現茶壺邊上放了一個茶杯,我端起茶壺時茶壺碰到茶杯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
  我回到房間躺在床上,陰莖依然高高地挺立著漲得難受,我忍不住把手伸進內褲裡握住陰莖擼動起來。我一邊快速的擼動著陰莖,一邊想著師娘,想像著自己趴在師娘身上挺動著陰莖,很快我就在極度的快感中射出了精液。我喘息著脫下內褲擦乾陰莖上的精液,然後把內褲窩成一團塞到枕頭下麵,很快就滿足的睡著了。
  第二天吃完早飯師傅就叫上我到修車鋪,兩個人忙了一上午把昨天送過來的車修理好,然後才回家吃飯。
  一進入院子,我就發現自己的內褲又晾在外面,知道又讓師娘給翻出來了,我心想反正師娘已經知道了,心裡也就坦然了。吃完飯我回房間想休息一會,躺在床上發現枕頭旁邊多了一條新毛巾,我拿起來看了一下,突然想起了內褲的事。我心想師娘怎麼知道我昨天晚上會手淫,而且一早晨就把我的內褲拿出來洗了,難道……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師娘既然準備和師傅做愛,為什麼沒有把臥室的門關好,還有昨天茶壺旁邊擺放的茶杯?
  我手裡拿著毛巾想著,顯然毛巾是師娘專門給我準備的,她給我準備毛巾的目的很明確,是要我手淫時用的,那樣就不用在弄到內褲上了。那昨天晚上的茶杯是不是師娘故意放的?那樣我拿茶壺喝水一定會碰到茶杯,那師傅臥室的門呢?
  我胡思亂想著,直到師傅叫我才回過神來,趕緊答應這把毛巾放在枕頭下面,和師傅一起去了修車鋪。
購買主題 已有 160 人購買  本主題需向作者支付 5 J幣 才能瀏覽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