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5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16 21:48:27



  在我純真的盛夏光年里,蘇曉貓無疑刻下了深深的印記。

  那時的我們做著一個個簡單的夢。我們會拉著一大幫同學,榕樹下齊聲喊著“老狼老狼幾點鍾”;我們會撐著傘漫步在院子里,采摘散發清香的茉莉花;會在固定的時刻,抱著收音機,聽“小喇叭”里悠揚的旋律……

  那是個“三八線”盛行的年代,每一張課桌上總是用2B鉛筆,歪歪斜斜地劃定自己的邊界,男孩與女孩自然也有了些距離。于是在下課時,看到男生與女生兩個龐大卻迥然不同的集合,就不足爲奇了。而我和蘇曉貓想必稱得上是“模范同學”了,因爲我們對此絲毫不在意,依然如兒時般形影不離。

  二

  青春的歌者總是在靜谧中淺吟低唱,青色的果子已經在枝頭不勝涼風,萬般羞澀。

  蘇曉貓暗戀某男生的消息,是在一個暖意濃濃的冬日午后不胫而走的。

  對衆多女生來說,“八卦”恰恰是她們引以爲豪的專長,于是這條消息就被她們以極高的熱情,沸沸揚揚地談論了一個下午。

  我那被衆人尊稱爲“帥哥李”的同桌,曾一度鼓舞我,隨他們去打聽打聽,我忙委婉地謝絕了。我從他的眼里,看到了自己的悲傷與落寞。就如席慕容筆下,那棵慎重開滿花的樹,我的心如花瓣,一片片凋零。

  三

  高二的文理分科,我選擇了理科,而一向懼怕化學的蘇曉貓竟也選擇了理科。或許我早已明了,只是不願承認罷了——因爲蘇曉貓暗戀的男生,也是選擇理科吧。

  開學初重新調整了座位,在我前面的,是剛轉入班上的女生晴朗。晴朗算不上漂亮,卻文靜內斂,頗具有矜持的淑女風范。“帥哥李”在自作多情地對晴朗獻了無數次殷勤后,終于一把撲倒在我的肩頭,“你前面那人,對帥哥居然不爲所動……”

  倒是蘇曉貓不時向我打聽晴朗,我總是寥寥數語回答她,畢竟我對晴朗還是一無所知。

  “你不是坐她后面麽,怎麽這點事都不知道啊……”

  “哎……你關心那麽多干嗎呀……莫非是你的他看上了晴朗?”半開玩笑的語氣,曾經的傷口卻還在隱隱作痛。

  四

  “晴朗,那筆記本借我下,昨天的筆記好像有點缺漏。”睡眼惺忪,語氣里帶著睡意。

  “帥哥李”將自己的大臉湊了過來,“記得很工整嘛,我寫的字,那才是龍飛鳳舞,哈哈。”他不住地調侃,很自然地向前幾頁翻去。

  “這是……”連續的語氣突然中斷,音符尴尬地停留在空氣里。順著他聲音的蹤迹,我微微側過頭去。

   “前面不是筆記了,拿來還我!”面前的本子被生硬地抽了回去,又若無其事地迅速合上。

  “你那里寫的是什麽呀……我沒看見啊……”匆忙解釋,連自己都覺得語氣里充滿的是掩飾。

  扉頁上寫滿了“小木”與鮮紅的愛心,早已驅散了睡意。

  對于這樣敏感的話題,這個年紀的我們總保持一顆熱忱的心。在第二天的黑板上,便出現了一顆火紅的太陽與一棵偉岸的大樹,旁邊歪歪斜斜地寫著:林小木LOVE晴朗。

  其實很多時候,也許彼此並不是真正喜歡,而是在衆人的慫恿與漫天的流言中,半推半就莫名其妙地喜歡上了。

  五

  我和晴朗的感情,曆經風雨,依然埋沒于高二的題海中,就像是沙上建塔,即使蔚爲壯觀,卻也無法避免海浪的沖刷。

  分手是我先提出的。

  “晴朗,我想我們還是……”沒有勇氣,不忍心再說下去。

  我低下頭,我不敢看著她盈滿淚水的雙眼。

  空氣中的啜泣聲,散落在雨后潮濕的泥土里。

  “夠了,”晴朗輕輕地說,“你牽挂的依然是蘇曉貓吧。”

  如此精準的判斷,或許自己早已表露無疑。低沈的語調,每一個字都深深地刺進了內心。

  六

  高三,教室處處寫著激勵人心的“每日一句”,黑板報也被鮮紅的倒計時取代,我們在各種考試中品味著人間的酸甜苦辣。

  高考就像是那沖破陰霾的陽光,照亮了世間的每個角落。

  又一次面臨填報志願抉擇。我選擇了上海,而蘇曉貓選擇了北京。

  在吃過了無數頓散夥飯,在KTV里反複吟唱了那幾首不老的歌謠后,我們就這樣畢業了。

  蘇曉貓早早地�程去了北京,我去機場送她。

  七月的陽光,繁盛而稠密,灑在機場透明的落地窗上。

  她對我粲然一笑,“你可得記得我哦,常聯系啊!”

  我點頭。我們沒有回首過去,亦不再提及曾經的青春年少,只是默默地凝視,然后轉身,淚眼朦胧,各奔東西。

  七

  再次打開蘇曉貓QQ空間的時候,正如同一段被歲月塵封的記憶轟然打開,無數的塵埃漫天飛舞。

  微風吹拂,陽光照亮了城市的角落;多情的柳絲四處搖擺;天真的孩子癡迷地注視著玩具店櫥窗里的四驅車。所有的一切,都平凡而溫暖地發生著。

  蘇曉貓卻將一幕喜劇,演出了悲劇的效果。

  年少的歲月里,我們給予彼此溫暖,我們有過亘古不變的約定,我們還曾單純地彼此傷害,到現在卻匆匆散場。

  我知道,你努力給我一份完美無缺的青春,作爲回贈的卻是一段寫滿痛楚的記憶。

  若人生,只如初見,你還是天真的孩童,在榕樹下唱著清脆的旋律,我還是單純的少年,倚靠池塘邊,捧著書本。

  這個盛夏,花落無聲。

  在這篇文字的末尾,蘇曉貓摘抄了一首詩,我知道,那是席慕蓉的《禅意》:

  當你沈默地離去

  說過的或沒有說過的話都已忘記

  我將我的哭泣也夾在書頁里

  好像我們年少時的那幾朵茉莉

  也許

  會在多年后的一個黃昏里

  從偶爾翻開的扉頁中落下

  沒有芳香再無聲息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