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87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叫我惡魔
高級會員 | 2016-9-17 09:08:50

這是我真實的感情經曆,每當我回憶起這段往事,我都會心痛,為曾經的懵
懂、怯懦、無奈和逃避。我決定寫下這段故事,希望和我當時有同樣想法的兄弟,
不要犯下和我同樣的錯誤。

  我有過四個女朋友,三個同學,一個網友。跟我的時候,三個處女(除了網
友),一個是我高中同學,一個是大學同學(小靜,我的第一次和她的第一次),
一個是我現在的女朋友。這個故事是發生在我讀大學期間的,女主角是小靜。

  八年前,我考入大學,從三年高中壓抑的生活中徹底解放,所有的鬱悶在拿
到錄取通知書的那天煙消雲散。一個暑假兩個月的放鬆後,我拖著疲憊的身體,
入學報到。在學校門口,我第一次見到了她:纖細的身影,白皙的皮膚,還算漂
亮的臉龐因為沒有化妝而顯得有些青澀,『小丫頭』這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由
於出租車禁止進入校園,她無助的站在門口,東張西望,腳下放著兩個背包和一
只碩大的拉桿箱。

  「靠,美女也不過去幫忙,這些自喻飽讀詩書的王八蛋,真TM不懂憐香惜
玉,沒同情心。」我狠狠地鄙視了一下大學的『精英』們。因為我家在本地,沒
有什麼行李,所以我很友好的過去打招呼,然後幫忙拿東西。自然開始互相瞭解,
她叫小靜,機械學院測控專業的,家在江蘇無錫。我一直以為,學理工的女生少,
而且長的都很貧瘠。

  機械學院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哪有美女學這種專業的?!),所以我一直為
選擇了計算機專業而苦惱不已,同時也深深的同情著機械學院的男同胞們。(看
來凡事無絕對,也有清純順眼的嘛)。走了一半我就氣喘籲籲,那兩個大背包不
是一般的沈,真搞不懂裡面裝的什麼,怎麼女孩報個到像搬家一樣。

  好不容易把她送到了地方,正準備到女生宿舍一遊,卻被看門的阿姨攔在了
外面:「女生宿舍,男生不得入內。」我委曲求全:「阿姨,你看這三大包東西,
我幫她送上去吧。」阿姨的立場很堅決:「我幫她拿吧。」面對『好心』的阿姨,
氣得我牙根發癢,儘管戀戀不捨,但為了樹立在美女心中高大的形象,還是一臉
和藹笑容的轉身離開了。

  回到宿舍才發現忘了留電話了!『天妒英才啊!』我狠狠的瞪著不開眼的老
天,『真TM倒黴』可我也只能無奈搖頭,和老天做對一般情況下,是沒好下場
的。

  兩天的休息後,入學軍訓開始,我第一次認識到了部隊生活的變態。站在隊
列中,我疲憊的看對面一個個曬得像小黑蘿蔔一樣的女生,我的心竟純潔的像個
嬰兒,沒有一絲邪念,連動歪腦筋的力氣都沒有了。每一天訓練結束,我都會覺
得吃飯在浪費時間,洗漱是多此一舉,通往床鋪的梯子怎麼如此漫長。

  那一段時間,令我終生難忘,身心的疲憊,讓我半個月沒有做春夢!倒是每
天早晨的一柱擎天,證明我還沒有失去生殖能力。

  雖然歲月艱苦,但還是很快過去,卻在我們的臉上留下了黑色的記憶。開學
典禮上,一個個土豆般的面孔,宣告一年一度新生軍訓已經結束,美好的大學生
活正式開始。我一個人坐在食堂,閉上眼睛YY著大學性福生活的到來,正當我
幻想的快要流出口水的時候,一個清脆甜美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你好。」

  「女人!?」我一下驚醒,用力的搖了搖頭,試圖把那些齷齪的想法驅逐出
我的大腦,正直的面容又回到了臉上。我側目看著對我微笑的女孩,和第一次見
面一樣,除了臉龐微微有點發黑,但卻顯得很健康,半長的頭髮在腦後梳著可愛
的馬尾辮:「還記得我嗎?」「當然記得,小靜是吧。」我很友好的回答,把衝
到嘴邊的「美女我都記得」硬生生壓了回去。「那天謝謝你了,要不真不知道怎
麼回去。」

  「別客氣,應該的,助人為樂嘛。」事實上,我從來都不扶老奶奶過馬路,
撿到錢也不會交給警察叔叔。我做過樂於助人的事,一隻手上的手指就可以算得
過來了。然後,我們一起在校園裡轉了一圈,吸取了上次的教訓,這回互留了電
話……「那女孩誰呀?」剛一進宿舍,老三就迫不及待的問。「哪個?」「靠,
你還有幾個?就是你領著人家在校園裡亂晃的那個。」「哦」於是我就把和小靜
認識的經過告訴了他們。「你下手夠快的呀,這才剛開學,你就得手了?」「我
們只是普通朋友。」我心虛的說,為剛剛心裡的不懷好意有些內疚。

  「普通朋友還可以發展,這才幾天呀,慢慢來。」老四一副過來人的口吻,
「安靜安靜」老大一臉嚴肅,然後頭轉向我淫蕩地笑了一下,笑得我心裡一陣發
毛。

  笑容裡有一點點神秘,剩下的都是猥瑣和齷齪:「剛才你親人家沒有?」我
一口氣沒接上,嘴裡的水噴出來一半:「臥槽,我連人家手還沒拉過呢,你怎麼
一肚子男盜女娼啊,這不是挑釁我的人品嘛!?」「那你得抓緊點,下手晚了可
輪不到你了。」

  老三有點幸災樂禍的樣子。「那也輪不到你,死心吧你。」老大倒是替我著
急:「機械的那幫小子,下手可狠,這麼水靈的姑娘落在那……嘿嘿……」「那
我也得我先考察考察,有沒有更好的。」那時的我心氣還挺高,但心裡卻有了一
點點的急躁。「你先拿下,有合適的再說,廣泛選拔,重點培養嘛。」老三又在
一邊插言。

  「我是那樣的人嗎,你太禽獸了,真TM不是人。」嘴上這樣說,可是我有
點心動了。

  幾天後的晚上,宿舍的兄弟們一起出去吃了頓飯,喝的有點多,暈暈乎乎的
又說到了我和小靜(難怪,男人喝酒,除了吹牛,就是女人了。)這些天也確實
聽說有人在追小靜了,這是小靜很含蓄地透漏給我的。在一群損友的教唆和『酒
壯慫人膽』定理的作用下,我壯著膽子給小靜發了一條我在清醒時絕對不會發的
短信——「小靜,我喜歡你,我晚上做夢都會夢到你,做我女朋友好嗎?」(第
二天醒酒後,我看著這毫無文筆可言『情書』,不禁對小靜的品味產生了懷疑,
居然被這種連三腳貓都算不上的功夫給搞定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半個小時之後,就在我絕望的時候,小靜回了一條短
信「你現在在哪?」「在宿舍啊,和兄弟們說咱倆的事呢。」我昧著良心,沒敢
說在外面喝酒吹牛,同時也安慰自己『後半句說的是實話』,我沒說謊。「我沒
談過戀愛,你不會騙我吧?」這次小靜回的很快。

  「我又不是壞人,你怎麼這麼說我呢?我也是第一次,我就是喜歡你,要是
你不同意就告訴我,沒必要懷疑我的人品。」我假裝義憤填膺,心裡卻在讚嘆小
靜的敏銳,只能睜眼說瞎話(其實當時我也不相信小靜沒談過,事後我才知道,
小靜對我說的都是真話,而我三條短信加起來只說了一句真話,這樣的人品確實
不咋樣。)「明天早晨6:30,來宿舍樓下接我,一起吃早飯吧。」

  「好的,不見不散。」我捏了自己臉一下,有點痛,不是做夢。

  「你昨天,真在宿舍嗎?」第二天早飯小靜問我。「在呀,怎麼這麼問?」

  我心裡有點沒底,還是補了一句「我們一直聊天,說咱倆的事呢。」「哦,
沒什麼,那……那你是什麼時候喜歡我的呢?」小靜臉上有點紅,說到後半句我
只能伸著耳朵努力聽。『我們又不是做賊,這麼小聲幹嘛?偷偷摸摸,好像通姦
一樣。』我心裡嘀咕。「報到那天見到你就喜歡了,一直沒好意思說。」我也故
作靦腆。

  「呵呵,那你昨天就好意思了?」小靜有點狡黠的問。「也是在大家的教育
下,宿舍的兄弟鼓勵我的,憋在心裡多難受啊,大不了被拒絕,接著做朋友。」,
至於如何鼓勵的,我可不敢說,說了很可能挨一耳光。「你真是第一次交女朋友
嗎?」

  「你怎麼又懷疑我呀,我真的是。」「呵呵,不太像」對於這點女生天生比
較敏感吧,我只能這樣想。在我的誘導和逼問下,小靜才告訴我為什麼懷疑我沒
在宿舍——原來,她收到我的短信,就一個人跑到我宿舍樓下,想和我當面談談,
發現沒開燈,才這樣問我的,這也是為什麼小靜回的第一條短信用了那麼久,聽
到這些,我有些感動,第一次緊緊握住了她的手。「咦?那你什麼時候開始喜歡
我的?」看見小靜不再懷疑,我也放鬆下來。「你問這幹嘛?」小靜反問。

  「……,你先問我的呀?!我也回訪一下嘛。」我還在試圖講道理。「快吃
吧,一會涼了,還上課呢。」「……」就這樣我稀里糊塗的被小靜『騙』到了手。

  於是,我和小靜長達三年半的戀愛開始了。俗話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這話真有道理,就在我沈浸在幸福之中的時候,杯具悄然到來,由於過度的放縱,
大一上學期考試,兩門課程沒有通過,而小靜卻得了獎學金,這對我自尊心的打
擊之大不言而喻。看著手中的成績單,我有點搖搖欲墜,「我也沒少答呀,咋得
這點分?老師真沒水平。」以後在小靜面前還怎麼�頭呀。

  為了男人的尊嚴,接下來的一個學期,我減少了放縱的時間,開始和小靜一
起上自習(自那以後我再也沒掛過科,我很感激小靜)。雖然少了歡聲笑語,可
是我和小靜的感情卻突飛猛進,除了最後的那道關口,我們做了我能想到的一切。

  小靜對我很好,每隔一段時間會給我一個小小的驚喜,也會主動拿著我發臭
的球服去洗,讓我常常會感動一下。

  平靜的日子,在大三上學期那年結束。那天我的一個朋友過生日,我帶著小
靜去為他慶祝,人很多,也很熱鬧。我第一次把小靜介紹給我的死黨們,看得出
小靜臉上的緊張和兄弟們的驚訝。「小靜,你跟他可惜了,要不你再考慮考慮?」

  「就是,白瞎你這人兒了!」聽著兄弟們的調侃,特別是對她的誇獎,她顯
得很高興。吃飯的時候小靜一直靜靜的坐在我旁邊,聽著我和兄弟們胡說八道,
偶爾會悄悄的拉我一下,示意我少喝一點酒。聚會結束,已近午夜,由於宿舍已
經鎖門,只能在附近的酒店住了下來(雖然可以把門叫開,但是我不願意給看門
的阿姨添麻煩)。在小靜無力的反對下,我把面紅耳赤的她拉進了房間。

  一進屋,我就抱住她開始親吻,這些我們以前都做過,小靜沒有太強的反抗,
然後在我強烈的要求下,我們一起洗了澡,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小靜的身體,但是
看著1米65的身高卻只有45公斤體重的身材,還是讓我有些心痛。似乎小靜
看出了局勢的不可挽回性,在走出浴室之前,很認真的問了我一句話:「以後,
你會和我在一起嗎?」「會,你永遠是我老婆。」這句不負責任的話,當時只是
隨口一說,但是卻成了我這輩子最大的謊言。

  那天晚上,我和小靜基本沒有睡覺,我倆都是第一次,有些笨手笨腳。雖然
我看過不少A片,自認為經驗豐富,真正實踐起來才發現現實和幻想的差距。小
靜一直喊疼,急的我一頭的汗。

  在嚐試了我還記得的所有辦法後,曆時兩個多小時,才征服了小靜頑強的處
女膜,此時小靜也疼的滿臉淚水。我輕輕的伏在小靜身上,小心的收起了沾了她
落紅的手絹(為這事,小靜一直說我變態,可我到底變在哪了,卻沒有得到答案,
最後那個珍貴的手絹還是被她想盡辦法收去了,估計已經被滅口了)。

  為了安撫她,我使盡渾身解數,才慢慢的聽到她稍帶快感的喘息聲,而我已
經累得精疲力盡,反被她搞定了兩次。我心中暗罵A片害人,在此鄭重的告訴大
家:女人絕對不是隨便插一兩下,就像片裡一樣浪叫的!我實在太低估小靜的實
力了,而過高的估計了自己,嚴重傷害了我大男子主義的自尊心。

  為了證明我的強悍,我足足和小靜運動了四次,而事實告訴我:處女比處男
強悍得多,我傷害了她的身體,她就傷害我的尊嚴。儘管事後小靜對我說很舒服,
但我也只是強顏歡笑,第一次只用了不到五分鍾,第二次勉強撐到十分鍾,這樣
的成績簡直比掛科更讓我無地自容(事後上網查閱,才知道我的成績已經很不錯
了)。

  第二天早晨,告別了處男處女的我們走出了酒店,帶著一點點同命相連的悲
壯和共赴巫山的幸福。還好那天我沒課,一整天我都昏昏沈沈的,嚴重的體力透
支和腰膝痠軟,可是躺下又睡不著。小靜也沒睡著,閉著眼睛還給我打電話呢,
情侶卡真TM害人,幹嘛雙卡間通話不收費呢?這嚴重違反了移動一貫黑心的做
法。

  從這以後,我和小靜的關係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小靜對我要求更嚴了,除了
學習,還有我的個人衛生和與她相處時間。我們偶爾還會去那個酒店,要相同的
房間。和別的同學不一樣,我們沒有租房住到一起,這一點我倆倒是很默契,女
孩子臉皮薄,害怕同學們知道我們的在一起的事,而我怕什麼呢?到現在我也沒
想明白。反正偶爾去激情一下,比天天膩在一起刺激的多。

  小靜也開始按照我喜歡的方式打扮,但是從不化濃妝,她知道我不喜歡。小
腰細的都快和我大腿一樣粗了,還喊著要減肥,後來我都害怕她得厭食症,強製
她吃飯,這種現象才有所好轉。而我也能感覺到,她對我的依戀越來越強了。

  隨著畢業的臨近,我和小靜一直都在逃避著那個敏感的問題:我們生活在不
同的城市,相隔千里之遙,如何在一起對於我們的確是個很難的問題。但是問題
總會來的,儘管躲避,終究還是要解決的。大四下半學期的某個傍晚,我和小靜
又來到了我們第一次的酒店房間,她含淚看著我,讓我有點心酸。然後整整一個
晚上,我們做的趨近瘋狂,不祥的預感讓我拚命的發洩,不敢去想。

  而這一次,小靜狂喊亂叫,失去了平日的文靜和含蓄,直到我們精疲力盡,
小靜伏在我的胸口,沈默許久,才打破平靜:「我快回去了,家裡給我找好了工
作。」「是嗎,很好嘛。」我真不知道是該祝賀她還是該安慰她。「你願意去無
錫嗎?你要是去我讓我爸爸給你安排工作。」『我絕不吃軟飯』我給自己找了一
個冠冕堂皇理由。

  但我心裡明白,我的父母,絕不會允許我離開他們身邊,而我真能離開他們
嗎?我努力平靜:「你能留下嗎?一起考研。」「讀完研呢?」「……」我知道
我無法說服她留下,就像她無法說服我離開一樣。

  那天是我們最後一次去那個我們熟悉的房間,此後小靜沒再給我打過一個電
話,發過一條短信,刻意的迴避下,甚至面都沒見過一回,我沒想到我對她的傷
害如此深。很快畢業的日子到了,同學們紛紛踏上歸途,我在離小靜宿舍不遠的
花壇邊望著她離去,看著她東張西望,充滿期盼的眼神,幾次想衝過去把她留下,
可是我知道那不可能,我甚至沒有勇氣過去和她道別。

  看著她遠去的背影,我才發現曾經擁有的一切,對我是那麼的重要和不捨,
從此我可能再也見不到我的小靜了。邁著沈重的步伐回到到了宿舍,老大少有的
嚴肅:「小靜走了?」我點點頭,「你送她了嗎?」「沒有」我的心很難受,
「她給你的信。」老大看著我疑惑的眼神補充道:「前天給我的,讓我等她走了
以後給你。」我打開信,上面只有兩句話——我把能給你的一切都給了你,可你
只給了我一句無法實現的承諾。

  你真的喜歡過我嗎?外面的天氣沒有像電視劇裡演的一樣下起小雨,火紅的
太陽炙烤著我脆弱心,而我的心情卻陰雲密佈,如果我沒有奪去她的初夜,也許
現在我會好過一點吧。

  後記:四年過去了,小靜再也沒有和我聯係,她刪除了和我一切有關的聯係
方式:電話和QQ。工作兩年後,我考回母校,繼續攻讀碩士。看著熟悉而陌生
的校園我感概萬千,曾經的伊人不在,曾經走過的小路上似乎還看得到那對相依
的身影。

  一年前,我認識了現在的女朋友,我的師妹,軟件工程專業剛入學的小碩士,
比我小4歲,白皙的臉龐和小靜有些相似,就連身材也相差不多,瘦的讓人心疼,
讓我拉著她走在路上感覺有些熟悉,儘管那是我不願回憶的過去,我也知道小靜
在我心裡打上了不可磨滅的烙印。不同的是,她家和我家的距離只有不足十公里。

  這麼多年過去了,本來我認為已經忘記了傷痛,可是幾天前,QQ上閃動的
一個陌生號碼加入好友消息,打破了塵封的往事,儘管我是隱身。本來我想關掉
算了,可是驗證內容讓我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明天我要結婚了,靜。我瘋狂加
為好友,拚命的和她說著話,可是卻沒有一點回音,那只是她臨時申請的一個號
碼,就為了發這一條消息。但令我欣慰的是:對我僅有的聯係方式,她還留著。

  那夜我心如刀割,似乎也能感受到四年前小靜無奈離去時的心情和留下那封
信時的痛楚。而我除了痛苦,什麼也沒給她留下。

  為了告慰我還沒有死去的良知,我決定寫下這篇文章,也想表達對小靜的思
念和歉意,儘管她可能無法看到。我很想寫得輕鬆一點,可是最後分手那段我實
在寫的有些心緒低落,希望各位見諒。

  最後想給各位兄弟一個忠告:如果一個處女很愛你,在你也還有點在乎她的
情況下,特別是她願意把自己給你的時候,不要破壞她的貞潔,除非你確定能和
她在一起,一時的快樂也許會給你和她留下抹不去的悔恨和遺憾。不知何時,我
的眼淚已悄悄流下。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我現正努力完成【好市民達人】,請大家多多支持!
只要按「感謝」就可以囉!
台灣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大陸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