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不倫戀情]

我是雪兒

[複製連接]
查看: 198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eterjr
伯爵 | 2016-9-17 15:01:27




             01不幸的第一次

  這是我一個網友的經歷,當然有一些是幻想出來,不過大部份也是真實的。

  她知道我最近寫了我女友小塋的事,看過我的文章,才放心將她自己的故事
說給我聽。

  看來跟本一開始就信不過我吧 =_=. 幫她寫她的事害我沒有時間寫我女友,
真想收她代筆費。(雪,只是隨口說說而已,不要打我。)

  大家好,最近我在我那個色色的網友鼓勵下,定決定將我的經歷寫出來與各
位分享。

  先來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雪兒,今年16歲。我的男友與網友都說我樣子甜
甜的,是走可愛路線的那種類型。

  而我的身材,我想我的身材算是標準的吧,1。68米高,胸部有C,是足
夠吸引異性的尺寸的啦。反正現在才16歲,還有時間發育,我也從不擔心。

  我在大約一年前認識我的第一任男朋友,他叫做耀輝,是我的同班同學。對
我算不錯啦,上學放學都有接送我的說,又會送小禮物給我。可是那個臭輝就是
很色的,常常要跟我愛愛。啍……不過人家就是不給這個臭輝,誰叫就是他經常
在公共場所對我毛手毛腳,常常偷摸人家的屁屁和胸部。

  雖然我也有少許動情的感覺,但是就是不能讓他亂來。那個臭輝不知道是不
是我不把處女給他,不時要我做一些會走光的動作,要我給他的朋友看個清光才
痛快,真是個變態。

  話說回來,在之前的聖誕節,我和輝輝都連續好幾天的一起到處逛街,一起
吃飯,玩的很開心。

  可是臭輝輝又在想色色的東西,說吃完飯要帶我去公園散步,我就知道他在
想什麼。

  輝輝說:「吃飽去散個步幫助消化哦……而且食飽走一走也不容易變胖,那
我們去前面的公園去走走吧,好嘛。」

  我心想,再笨的女孩也知道那個公園附近有時鐘酒店,你這個真是顯而易見
的藉口。不過算了吧,你平常對我都不錯,這幾天大家也很開心,今晚就留一個
美好的回憶吧。

  我說:「好啊輝輝,嘻……我發覺最近好像食了太多油膩的東西,變胖了點
啊。」

  輝輝說:「不會吧,讓我這個檢察官大人好好的檢查一下。」

  說罷,他把手放到我的腰裝模作樣的摸了幾下,然後,兩只手就滑到我的小
屁屁上,連搓帶摸的按摩了幾下。在街上給輝輝摸,真的有一點點莫名其妙的興
奮。

  我輕輕打了一下他那不安份的手,說:「不要啦,給別人看到,會不好意思
的。」

  輝輝說:「不怕,這裡人不多,沒人會看你啦。」然後他就對我笑一下,又
摸了兩摸才再收手。

  我們一邊討論新年要去那兒興祝,一邊向著公園方向,在大街上走著。

  此時輝輝好像面有難色,好像在忍住什麼似的。

  我說:「怎麼啦輝輝,你沒事吧?你的面色很難看丫。」

  輝輝說:「我好像要去拉個屎,快點兒去公園吧。」

  我心裡想,都不知道你是真的假的,要讓我們可以快點去愛愛嗎?!噫……
為什麼我今天都在想這些東西,真色。都是輝輝不好,常常灌輸這些思想給我。

  然後我就輕輕挨了他肚了一下說:「是這裡痛嗎?」

  輝輝沒好氣的看著我說:「拜托啦……對我好一點不成嗎,我看這都是你害
的。」

  「什麼?!」我瞪了他一眼說:「為什麼你要拉肚子是我害的?!」

  他說:「都是你常常要我吃你盛下的東西,不是油膩你不點,還要吃好幾天,
不拉才怪。」

  唔……原來如此,看來我好像也要負點責任。不過也不能怪我丫……誰叫你
是我的男朋友。

  我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但也理直氣壯的跟他說:「不行嗎?!」然後就拉著
他,快步去公園去。

  走到公園,輝輝就立刻衝進公廁裡,而我就隨便找了個長椅坐下來,等他出
來。心裡就想著一會兒會不會真的去時鐘酒店呢?!

  嘻嘻……我真的有一點緊張,還帶有一點期待。嘻嘻……會很痛嗎?還是舒
服得要死呢?能跟喜歡的人結合,感覺應該很好吧。

  我一直想著色色的事情,想著想著,不知在那兒伸了一條手帕出來,把我的
嘴封住,又有兩只手把我抱起來,然後將我拖到附近的草叢裡。

  一把粗獷的男子聲說道:「快!那邊!」

  我心裡很害怕,知道出事了。在微弱的燈光下,我看見前面有一個男人在把
風,後面有兩個男人拉著我。我不斷掙扎,想把這兩人甩開。可是都不成功,這
兩人太強壯了,不竟我都只是個15歲的女孩啊。我也試著大喊大叫,不過我的
口跟本張的不夠大,又有手帕的阻隔,只能發微弱的「唔……唔」聲。

  他們的氣力很大,真的給抓的很痛。他們一直把我拖到燈光較暗的一個位置,
我給其中一個人比較強壯的推倒在草叢上,並分開了我雙腿;另一個則把我的手
和口封死。我唯一可動的地方只有腰部,下體也給那壯漢壓得死死的。

  那把粗獷的男子聲是屬於比較強壯的那個男人,他說:「小妹妹……今晚你
是我們的。我可以放開你的嘴裡的手帕,但是你最好就不要大叫,要不然我會用
這把刀在你的面上,身上雕個花哦……」然後他就從身後亮了把3吋長的刀子出
來。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遇到這種事……為什麼會在這一晚……我「嗚嗚……

  嗚嗚「聲的哭了出來。淚水不斷流,流到我的耳朵去。

  這時,另一個男子在我耳邊小聲說:「小妹妹,乖乖聽樹哥話哦!聽話的就
不傷害你,你要知道樹哥的刀子是不能開玩笑的哦。」

  這時我也只好順應他們,無奈地點了點頭,一邊哭著,一邊希望輝輝出來救
我,又或者什麼人路過救我也好。

  那樹哥說:「好!真憧事。」然後就拿走了手帕。

  樹哥收了刀子,開始解開我襯衫和胸罩。他很快地解開了,我的CCup奶
奶從襯衫中間彈出來。真是羞恥,我從來都未曾嘗試過這樣給男人看我的身體。

  樹哥說:「真不錯的奶子,哦……奶頭還是粉粉的,真是件正貨!」說罷,
他用雙手搓揉我的雙乳,很用力的搓,搓得我有點痛。

  樹哥又說:「你這對奶頭,就讓我好好的吸一下吧!」

  他把頭靠到我的奶子前面,一面用力的搓,一面用舌尖挑逗我我乳頭。

  他用這麼羞辱的說話,我聽到後臉都紅了,我也不敢直視他任何一個部位,
只好轉了頭,合上雙眼,任他魚肉。

  「唔……唔……」不知道為什麼,我在驚慌恐懼之中竟然得到點快感。

  「唔……啊……」我感覺到由乳頭傳來的觸電的感覺,有一點癢,有一點舒
適的感覺。

  突然間樹哥含住了我的乳暈,他的舌頭不斷在乳暈上搞動。「啊……唔……
唔……」快感突如其來的侵襲著我。

  他這時又一吸一放的大力吸吮我的乳頭,「啊!……」我情不自禁地叫了出
來。

  樹哥溫暖的的嘴唇在乳暈上一吸一放,舌頭又會在乳暈上打圈,這已經令我
情迷意亂了。雖然現在我的眼角還有淚光,可是同時間我已經輕輕的呻吟著。

  「唔……啊……啊……不要……唔……」

  嘴裡說不要,但是我的陰道已經流下淫水,我的陰道口已經濕了,而且我感
覺到內褲也沾到了一點點淫液。

  就在我失神的同時,樹哥把手按到我的內褲上,開始打圈的按摩著。

  「嘿嘿……小淫娃已經濕了耶……」樹哥淫笑著。

  雖然隔了層內褲,可是樹哥的手藝真的很好,不斷的來回按摩著我那敏感的
小豆豆。快感不斷直衝上腦部。

  「啊……啊啊……唔……」乳頭和小豆豆傳出的快感已經令我神智不清了。

  這時樹哥還把我的內褲褪掉至大腿,又拉開拉煉把他的陽具掏了出來,對準
了我的陰道口。趁我在這迷迷糊糊的時候,把龜頭頂進來。

  「啊啊……!」我呻吟著。

  樹哥火熱的龜頭已經頂在我的處女膜上,我的小陰唇和陰道口把他的龜頭都
吸得實實的,就好像要將他的整氣陽具歡迎入內一樣。

  樹哥說:「哦!太好了!給我上到個處女!」他知道我是處女後好像變得很
興奮,興奮得像著了魔一樣,而我感覺到他的龜頭興奮得在跳動,且變得更大。

  他就這樣用力把腰一推,將我的處女膜撕破。

  「呀!!……好痛!」我從失魂的狀態醒過來。

  可能我真的很濕了,他這一插,一下子全都頂進來,頂到底了。

  我感覺到樹哥火熱的陽具充滿了我的陰道,人如其名,他的陽具像樹根般粗,
但不長,頂得我裡面漲漲的。而且加上落紅的痛楚,這種又漲又痛的感覺怪怪的。

  樹哥說:「小妹妹那裡真的很緊,超爽,哈哈……爽!」

  接下來樹哥就很快速的抽插著我的陰道,開始時有點痛,但是陰道裡不斷溢
出愛液,而他亦插得越來越順暢。

  慢慢地,痛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重又一重的快感。

  我的臉、身體、陰道變得越來越熱,就似有人用慢火把我的身體燒起來。

  我開始叫得比較大聲一點,配合著樹哥每一下抽插的呻吟著:「不要啊……
啊……啊……唔……啊啊……」我的陰道很熱,熱得好像要將要溶化那種溫度。

  樹哥也呻吟著:「唔……唔……嗄……好緊……」

  我的雙手被另外一人按住,動也動不了,而下身正在給樹哥的粗壯陽具又快
又猛的抽插著,這種拘束,這種令人定害羞的姿勢,增加了我的羞辱感,將我的
快感推至高潮的邊緣。

  「啊……啊……唔……不行了……啊啊……啊……不要……」陰道一直傳來
與陽具磨擦的感覺,真的非常舒服。

  一直的快速抽插,樹哥我龜頭亦不時碰到我的子宮口,碰得我下面癢癢的。

  我興奮地呻吟:「啊……請不要……不要這樣插我……我會受……啊……受
不了的……」

  樹哥說:「唔……你真是個淫娃……你下面把我的……我的寶貝吸得很爽啊
……」

  突然間,我感覺到樹哥的陽具變得更堅硬,插的頻率也加快了,現在我的身
體快要熱得溶化,太舒服了,我想我快要升天了。

  樹哥說:「不行了……要……要射了!!呀……啊……」

  樹哥終於在我的體內射出了滾燙的精液,我的陰道完全接受了他射精時的動
能。他一直的射,而我亦被這些射精的衝擊把我推到高潮了:「不要啊!啊啊啊
啊……啊啊……嗄……」

  「嗄……嗄……嗄……」我差一點就興奮得暈去。樹哥就射在裡面,精子熱
熱的燙著陰道。幸好今天是安全期,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樹哥說:「嗄……呼……好啦阿志,換個位置,到你……」

  阿志(按著我手的人﹞:「好呀,終於到我爽啦,看你干得那麼賣力,我早
就忍不住想操一下這個可愛的淫娃了!」

  不是嘛!……還要換人?!……我不要呀……你們要把我奸到何時何刻才想
會停手?

  這時遠處有個男人跑過來,是把風的那個,他說:「不好,有警察過來了,
快走!」

  樹哥跟阿志聽到警察二字都嚇了一驚。樹哥急急忙把褲煉拉好就跟著另外兩
人逃走了。

  阿志臨走前還說:「嘿……算你走運!」

  「嗚嗚嗚……嗚嗚……」我真的哭了出來,強奸犯說我走運,我可是被你們
強奸了呀……!

  「嗚嗚嗚……」這時輝輝走過來了,他說:「不要哭,那些渾蛋一定沒好報
的!快點穿衣服吧,沒事的,回家吧……我送你回去。」

  然後就回家了,心情糟透了,但也沒有跟家人說,不敢說亦不知怎樣說,事
情就此完了。洗澡時還特意把陰道都洗得干干淨淨,不想留下一滴屬於那個人的
精液,更不想留下任何屬於他的味道。

  過了幾天,等人家回神過後再回想起來,輝輝對我說的話我有點想不通,難
度他一早就看到我給人強奸而不出手相救嗎?為什麼事發之後不先帶我去警局而
是回家?

  他有什麼陰謀嗎?這個臭輝輝。

            02百貨公司中的意外

  自從上一次被強奸之後,輝輝就不停的向我要。說什麼,「你也不用守住第
一次,因為經已沒了,我們做做看吧。」

  還有常常在家裡沒人的時候把我推倒,又對我毛手毛腳。最後我也按不住,
跟他做了好幾次。可惜輝輝他的技術不好,又只顧自己高潮完就辦完事,害我只
能興奮,卻沒人陪我跑到終點。

  最近有高潮的那一次,是在一個中型的百貨公司裡面。

  可能我真的有點變態,家裡尋不到開心,要跑到百貨公司裡面享受。

  那一天我跟男友,還有我15歲的弟弟一起到百貨公司買東西。

  我去買衣服,他們去買遊戲機XDS。

  可能我穿得算是性感吧,周圍的男人都色眯眯的看著我。我穿背心和熱褲,
還可以吧。化了一點點妝,穿涼鞋。很輕便的打扮。

  其實我身上還多了一個小東西。嘻嘻,就是輝輝給我帶的震蛋。

  輝輝說:「嘿嘿……很刺激吧……我會隨時把他開了。」

  我說:「壞透了你!」

  他又說:「你走運喇,很多人也未曾試過在街上來高潮的,你要謝謝我。」

  說著,那個東西就動了。他把震蛋的開關調較至中等,一直震著我的小豆豆。

  慢慢的,我一邊走,小豆豆就一邊的變成一顆硬豆豆。

  我心跳跳的很快,不一會臉都紅了。一方要面承受著下體帶來的刺激,卻又
要裝著若無其事地逛街。

  輝輝說:「你看你的瞼都出賣了你。」

  我的臉真的紅得很利害嗎?!我也不敢再正視周圍的人了。但是我最不敢正
視的是我的弟弟,他就在得的旁邊。我最怕是他聽到我褲子裡所發出的聲音。蛋
蛋一直貼著豆豆在震,震動時又會發出聲音。

  弟弟說:「姊,你沒事吧……你的臉怎麼突然紅起來的?」

  我說:「沒什麼,只是這裡的空調不夠好,我有點熱。」

  我當然會熱啦,我的欲火正燃燒著我的身體啊。特別是周圍有那麼多人看著
我,好像被街上的人視奸一樣。不知道是我緊張而流的汗,還是太興奮而流汗,
總之我現在臉上、身上都長了些小汗珠。

  當然水災最嚴重的地方是我的陰道啦,陰道口不知什麼時候一直都流著淫液
出來。貼著陰部部份的小褲褲都濕了。

  幸好還未到高潮,要不然,淫液就會順著大腿流出來。

  就這個樣子我們又逛了大概十鐘左右,我好像有點認不住要去的感覺。

  我就小聲跟輝輝說:「我要去一下廁所,你不要關掉啊。」

  他回答說:「嘿嘿……好,我們在這兒等你。」

  然後我就進了走火通道裡面,再下樓梯去地窘的廁所。

  不過很奇怪,之前有兩個男人一直跟著我們的後面走,現在好像跟著我走似
的,一起進了走火通道。

  走到女廁的門之後,他們突然間把我夾住,一前一後的,又捂著我的口,將
我推到男廁裡面。這時候廁所裡有一個人,他看了我們一眼後,就擦身而過,出
去了。

  這兩個陌生人找最裡面的一個廁格,推了我進去。那裡很髒,我又被推的跌
倒了,雙手都按到地上的尿液去。

  一個陌生人說:「小淫娃,我都看到你在干什麼喇。你很淫蕩吧,逛街也要
用性玩具嗎?」

  另外一個說:「聽到了,你下面一直發出聲音,一直說快操我吧!我都聽到
哦……」

  我說:「不!不要過來!我會……啊……呀!唔!」

  我還未把話說清楚,他們就用在旁邊的廁紙窒進了我的口,不給我作聲。然
後粗暴的把我的褲子脫掉,把整條褲子扯下來,掉在地上。

  一個說:「嘿嘿……沒說錯你吧,你這淫婦,你看,內褲都濕得不成樣子了
吧。」

  另外一個就把我的小褲褲扯掉,可能他太急了,扯的時候把小褲褲都撕破了。

  而震蛋就掉在地上,還在震動。

  然後他說:「奸死你!我的鳥比你的玩具好得多了!」

  他把他的短褲、內褲一次過脫掉,然後陽具一下子就插進來了。幸好我那裡
有足夠的水份,要不然一定會痛死我。

  他一來就很快速的抽插著。我之前在震蛋給我的快感之下就已經很舒服,現
在還有一條硬綁綁的陽具插我,實在正合我意。

  我的只能夠「唔……唔唔……唔……唔……」的叫,看著地上的蛋蛋,還在
震。我想輝輝一定不知道我正給人強奸吧,他應該還以為我在用它來自慰吧。

  在抽插著我的人說:「這小妞下面真緊,我從來都未試過被女人夾得這麼舒
服的!」

  另外一個男人這時把他推開了一點說:「我不喜歡等,來,我坐這裡!」然
後他就脫了褲子,坐在座廁上。

  抽插著我的人說:「哈哈……兄弟真有你的,好,你來吧。」

  他把我抱起,再放到坐在座廁的男人身上。現在我們就像三文治一樣,我被
夾在中間。前面的人在插我的陰道,後面的人把陽具對準了我的屁眼。

  「吐……」

  後面的男人把口水吐出來,吐在手上,在用手把口水搽在龜頭上。然後他就
握著陽具,往我的屁眼擠進來。

  他的龜頭全都插了進去,我完完全全的感覺到我的屁屁好像被撕開了。非常
的痛,真的很痛,我想應該有流血吧。

  我很痛,卻不能叫。只可以「唔唔!……唔唔……唔唔!……」的呻吟著。

  他說:「不用叫了,好好服侍大爺我吧!哈哈……」

  他說完之後就插得更深入,好像是整條陽具也插了進來。

  他們兩個人一前一後的抽插著。我前面的,被插的很舒服,很熱,快有高潮
的感覺。但是後面的,每一下插進來我都有撕裂的感覺,但抽出來時卻好像有點
舒暢。

  這感覺難以形容,我也只可以以,「唔……唔……啊……唔!唔唔……啊…
…」的回應著他們的抽送。

  前面男人的說:「操得你很爽吧,你這小淫婦!看我的……」

  說罷,他就以更快的速度抽插著我。很快很快的,好像要把我們交合的地方
擦出火花來似的。

  而後面的男人也不甘示弱,亦都加速起來,令到我更強烈的感覺到痛楚與快
感的交替。

  我好像要飛起來一樣:「唔唔唔……唔……啊……唔……啊……」

  他們一直的插我,真的把我插死了。他們兩個人抽插了差不多幾百下之後,
我高潮了。

  我大聲呻吟著:「唔唔唔……唔啊……啊……啊啊……!」

  他們也因為我高潮時肉壁收縮的壓力,在我體內射精了。我感覺到他們熱熱
的精液在我的陰道裡,直腸裡流動著。

  他們的陽具抽離我的身體,而且其前面的男人說:「呼……真好玩……」

  後面的男人也說:「對……嘿嘿……希望再有機會見到你……」

  然後我就被他們放到地上。因為屁屁的痛楚,和高潮的余韻,我全身也使不
出力,一直失神的躺在有尿液的地上。

  他們穿好褲子,把我口中的廁紙拿掉,就拍拍屁股走了,還一副心滿意足的
樣子。

  就在這時,我的弟弟進來了。

  弟弟說:「姊姊搞什麼的,去那麼久,害得的也忍不了。」

  真不好彩,弟弟他有其他的廁格不用,偏偏走過來最後一格。他一過來就看
到我躺臥在地上,我的雙腳還是M字形的分開。弟弟就看著我躺在地上,陰道口
和那被抽得紅腫的屁眼一直流著精液。

  弟弟說:「姊姊你……」然後他就撲過來,雙手按在我身上。

  繼續說:「姊姊……我……其實你這麼火辣……我以前就很想上你,就這一
次……就這一次給我操你好吧!」

  弟弟他很快地把陽具從褲煉之間掏出來,一下就插入了我的陰道了。

  我說:「弟……我們……我們不能這樣做的……快……快拔出來……」

  我跟本還未從高潮失神中的狀態回復過來,又給另一支陽具插進陰道裡。

  弟弟說:「不要緊,我不介意現在有別人的精液,只要做一次就好了。何況
你裡面一吸一吸的,我好舒服啊,姊。」

  我感覺到弟弟的陽具慢慢的變大,變得更硬。他的陽具一直的跳動著,由軟
軟的肉棒成長為又粗又硬的肉棒。撐得我陰道滿滿的,很充實。

  弟弟開始抽插了,我完全沒有力氣去阻止他。

  我只好說:「唔……弟……我們……不可以……啊……不可以亂倫的……啊
……」

  弟弟說:「姊姊,就這一次吧!」

  弟弟那又硬又熱得陽具,每一下都深深的插進來,插得我又有高潮的感覺了。

  整個人又熱起來。

  我也忍不住呻吟著:「唔唔……啊……啊啊……唔……啊啊……」

  弟弟說:「姊姊你看,你都很享受的,對吧。」

  現在沒有了兩個男人一前一後的束縛,我自由了。我的腰自己忍不住,跟著
弟弟的抽插而扭動起來。

  我呻吟著:「啊啊啊……啊啊……唔唔……唔……啊……」

  弟弟很用力的插,他每一下都碰到了子宮口。我也很賣力的扭動我的腰,希
望他可以插得更深。

  弟弟說:「姊姊……你很利害啊!我快不成喇!」

  弟弟開始加速,而且我的腰也越動壞快。現在弟弟的龜頭就正在我的子宮口
打圈,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很熱,很舒服,亦很刺激。

  我說:「唔……姊姊要去啦……啊啊……姊姊要……快……啊……匆快點兒
……」

  弟弟說:「姊……我也……」

  弟弟用力的抽插了十多下後,就對著我的子宮口射精了。

  我在他射精的力量下也到達高潮,陰道不斷抽搐,把弟弟的肉棒吸實,不讓
他的肉棒離開。

  我叫著:「啊……!……好熱啊……好多啊……啊啊……!」

  我覺得好像有一部份的精液射進了子宮了,因子宮裡有一種溫暖的感覺,很
舒服。

  但是很奇怪,我就感覺到弟弟一直在射精,射了好久也沒停下來。我覺得很
熱,很多液體充滿我的陰道,非常舒適的說。

  弟弟說:「姊姊,對不起啊,我……我在裡面泡尿了……對不起……」

  什麼!原來射得我子宮口蘇蘇麻麻的是弟弟的尿勁,天呀,很髒啊。我不要
啊。

  我立即站起來,尿尿就一直的流出,好像我站著尿尿一樣。這樣一來,地上
都是尿與精液了。

  之後我把自己清理好,穿好衣服,把震蛋拾起收到褲袋中。弟弟也看到我這
個動作,還說我是個色情姊姊。我敲了他的頭一下,再洗個臉,在想自己是不是
個淫娃。然後就跟弟弟一起出去。

  我真的很淫蕩嗎?被陌生人強奸,還有高潮,而且不上一次了。再說我好像
是有一點點是自願的,因為快感而沒有制止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算是個淫娃嗎?

  為何他們都這樣稱呼我?

  想不到最後,我也容許我弟弟上我,真希望這種事不會再發生了吧。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