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4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17 21:30:20

初秋,微寒,陽光濺射一地。

  不錯的天氣。理發店內,小冉百無聊賴地想著,等剪刀落在他頭上,等考拉50%的回信率。

  振動。嗯,命中了50%。

  “我……住院了。”

  什麽?小冉頓時不知所措。

  小冉還不知道,這四個字,即將推動他高一生活多少波瀾。

  考拉住院的原因比較聊齋,是上周運動會參加4×100米時把腿跑斷了。小冉一邊質疑著考拉如此強烈的集體榮譽感,一邊憤慨周圍竟沒有人告知他這麽嚴重的事。

  不過,考拉不是種熱愛睡眠的動物嗎?哈哈,現在總有時間了!

  慘白的燈光,慘白的牆壁;冰冷的觸感,冰冷的情緒。這就是醫院。

  想象著那麽好動的人受困于一張病床的窘態,小冉平複了面部抽搐的肌肉,推開了門。

  蒼白瘦削的臉,略爲淩亂的頭發,這與小冉設想的並無大異。看見小冉,考拉笑了,那個虛弱的弧線忽然有了種不食煙火的感覺。

  小冉一愣。微白的光線遊走過考拉的病床,在小冉心中投下一個影子,擲地有聲。

  短暫的休假很快結束,小冉又回到高一忙碌的生活。

  高中的日曆已被掀走兩個月,但每每面對一堆錯亂的名字和臉,小冉總有些抑郁。笑著附和著自己並不感興趣的話題,小冉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在打開心扉。于是,他選擇逃離,伏在窗口回想那些熟悉的笑靥。

  而這時,樓下對面教室里那個空著的座位格外刺眼。

  小冉是這樣一個人,他有一個容積大大的交際圈,卻只有一個容積小小的心。

  其實小冉和考拉的同窗生活在他們12歲的夏天就結束了,只是小學畢業后的日子,兩人仍經常聯系,一起嬉鬧,一起補課。

  偶爾有其他人熱切地聯系小冉,不過是看上幾本完成好的假期作業。

  不知什麽時候起,小冉格外期盼周末半天休假。

  因爲這半天,小冉可以去看望考拉,帶上一星期的筆記。

  不知什麽時候起,小冉格外留意學校里無厘頭的事。

  因爲考拉喜歡聽。

  小冉開始注意筆記上的字,盡力描成那種不是只有自己能看懂的楷體;小冉開始覺得學校有些空蕩,其實,只不過少了一個人……

  有時,小冉會想,萬一考拉要休學……

  還好,只是休息一個月。

  但還是一陣心悸。

  一個月,不過彈指一瞬。但真的,有點漫長。

  天,有些陰。四目相對,小冉忽然想笑。無話可說,淺灰色的光影悠然地蜿蜒在兩座高海拔之間。

  “你來學校上課啦?”短暫的沈默被不速之客打破。是T,小冉甚至沒有回頭,那個熟悉的影子忽然如一紙水墨,呈現壓抑的淺灰。

  “噢,不打擾你們了,我還有事。”小冉壞壞一笑,自然地轉身,疾步離開。樓梯口,小冉不禁回頭,倚杆談笑風生的兩人,滿滿擠兌了他的視線。那一刻,不知爲什麽,眼角,有細微的痛覺。

  小冉怎麽可能不認識T。考拉身邊最暧昧的女生。一個月前,兩人在QQ上沒邊亂扯時,小冉只是輕描淡寫地說,專心學習哦。

  一個月改變了什麽?小冉不清楚。

  時光靜靜地流淌了些日子,一切好似都沒有變化。所以,在某天放學后的校門口,面對眼前一幕,小冉瞬間短路了。

  暈暗的街燈,熙攘的人群,淡淡的朦胧把家長的疲憊放大、扭曲。

  扭曲的還有,考拉和T。

  小冉想起之前,是誰認真地對他說,T被他拒絕了。

  小冉是典型的雙魚座特質,有時很遲鈍軟弱,有時恰恰相反。

  第二天,晚自習結束,小冉第一個沖出教室。樓梯口,遇到T。意料之中。

  看到考拉走出教室,小冉快步上前:“有人等你,那我先走了。記得專心學習哦。”

  可是一分鍾后,小冉就在樓道邊的角落里。陰影,靜靜染沾他大半身。沒有表情的表情,小冉覺得自己像只嗜血的貓。

  兩個黑影出現。跟上。

  小冉不知自己爲什麽會這麽做,強烈的沖動已經無法讓他思考太多。

  不知不覺,到校門了,人群中,T走開,小冉上前。

  “啊……我以爲你先走了……”考拉竟有點慌。

  小冉沒有搭理。兩人穿越在荊棘一樣的街燈下,沈默,如影隨行。就在考拉上車的那一刹,小冉突然停住:

  “考拉我告訴你,我對你很失望!”

  夜幕,總在掙扎時綴滿疼痛。

  小冉不確定自己是否過分了,所以決定用張紙條致歉。可是一筆一句,都像迸開的傷口,狠狠地痛。之前所做的一切,那麽容易地失去重量。而她呢?這就是所謂的愛情嗎?

  第二天一早,小冉就用自己的紙條換到了考拉的紙條。

  紙條里,考拉自首了所有情節,這讓小冉有些茫然。

  爲什麽關于T的事要欺騙自己,小冉清楚,是因爲雙方家長熟識。十七歲的粉色罂栗還沒有長出地面的勇氣。

  文末處,“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小冉無從考證這句話的動機,複雜的感覺填住了他的內心。

  另外,考拉不希望小冉放學再等他了,小冉知道他要等誰。

  于是課間,樓道上經常會出現關系微妙的三人,各懷鬼胎。

  “小冉你當電燈泡干嘛?”路人經常如是說。

  小冉不理會,他理會的是自己語中帶刺譏諷考拉與T的關系的話。

  直到有一天T忍不住了,“你們兩個哪有那麽多話啊?”

  沈默的瞬間,血液如岩漿。

  下一秒,路過的兔子拉走了小冉。

   兔子是這樣一個人,自小便秉持著一個文人的清高,對于她看不慣的人,除了絕不接近外,還會定期爆發。所以,兔子身邊只剩下兩種人,朋友與敵人。

  小冉與兔子的關系一直是外界津津樂道的,但小冉清楚,自己從未對她有過非友誼的興趣。像兔子這樣的人,自然對早戀也是嗤之以鼻。

  面對兔子,小冉突然有了種傾訴的欲望,于是他就這麽做了。

  “愛情啊,外部阻力越大,內部越穩定。”這是那晚小冉聽見最有價值的話。也許真的是這樣吧。

  小冉覺得兔子像只貔貅,對這種消息只進不出。所以后來,小冉對此事感覺不對時還常常去找兔子,直到有閑話傳進小冉老媽那里:“你兒子天天去找兔子哎……”

  小冉從老媽嘴里聽到這些時,哼了一聲。

  他不由想起,一次冉家老媽與兔媽媽相遇時,發生的以下對話:

  “哎,你家小冉好久沒找我家兔子了耶。”

  “是啊,但現在的孩子啊,一看見有男生女生在一起,就亂講那個什麽……對,绯聞。”

  “對啊,不要理那些人,有空讓你家小冉常來玩啊!”

  巨大的黑色幽默。人們對于愛情總是很敏感,而變質的友情呢?
如果沒有這件事發生,T給小冉印象還不錯,可現在一切都變了。

  兔子說,其實T沒你想得那麽糟。

  而此時,小冉腦中盤算著柏拉圖式的愛情與伊壁鸠魯式的愛情。他不相信兩人真的會入柏拉圖的慧眼。那只有一種可能了,他們擁有的不過是世俗的異性相吸。

  小冉不屑于這種現代的愛情方式。他開始考證自己的想法。

  “嘻嘻,你不會對T有意思吧?”第N個被調查者完全沒理會小冉已經開始發青的臉,“可她不是和你家考拉在一起嗎?”

  “就是這樣,我才問的啊。我擔心她把考拉……”一時語塞,小冉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詞。

  “你一直對考拉過度關心,哎……等等,你不會……哦,不會的,你和兔子不一直……嘻嘻……”

  小冉甚至忘了去第N+1次撇清一下自己與兔子的關系,他突然一陣心悸。

  不會的,不會的。

  心底的那一層紙,被眼前這個人無心的玩笑捅破了。

  小冉何嘗不清楚,自己對考拉的關心早就超過了其他任何一個朋友,現在,隨之而來的還有嫉妒。

  相識九年的好友,在那條友誼的邊界蠢蠢欲動,每一步都讓他膽戰心驚。他第一次開始想回避。

  天漸漸冷了,隨北風逼近的,還有期末考試。兔子經常教育小冉,要多爲自己努力努力。小冉也厭倦了三人之間莫名其妙的關系,決定雪洗上次月考的恥辱。

  考前最后的日子,考拉還是會去找T,只是每次小冉都恰巧在教室里,瞥一眼窗外嬉鬧的兩人,然后把視線壓進課本。這也許正如考拉所願吧。

  所以,期末考試成績出來時,手機熒屏上的黑字,有如海市蜃樓。

  是的,十門總分,全校第一。

  忽然間,小冉有種想哭的沖動,他仿佛看見,情感倒在理智腳下,血肉模糊。只是這次的情感不是粉色沖動,似乎也不是友情。不過,這也沒什麽不好。

  寒假姗姗來遲,和一些新認識的好友動動拇指、煲煲電話,小冉也沒那麽寂寞了。也許,小冉開始真正適應高中生活。

  新年到了,親人間的團聚,給了小冉許多不一樣的溫暖。世界好大,何必只沈溺于一個人的笑臉呢?

  大年初五,小冉接到考拉的電話。當小冉問考拉在什麽地方時,考拉一愣,T家樓下。

  “哦。”那一刻,小冉沒有任何情緒。

  開學后不久,小冉便聽聞了考拉與T分手的事,大致是因爲T的猜疑加嫉妒,就像偶像劇的俗套情節。

  小冉對這個結果依然沒有反應。他接受了兔子的觀點,愛情的瓦解多半因爲內部矛盾;還有一點,T爲人還不錯。

  只是這些快餐式的分分合合讓小冉有些迷茫。也許自己比較保守吧。小冉相信緣份降臨的一天,而不是年少的頭腦發熱加上荷爾蒙。不過,隨緣。大概也是大學畢業后的事了。

  盡管九年的光陰也難以掩飾兩人間間歇性的沈默,盡管各自都與另一群人越來越有話題,盡管因爲這一冷一熱小冉還發動過兩次冷戰,但那種對友誼的占有欲,早已不複存在。遠遠看見考拉和另一群人打鬧,自己也正談得投機,小冉覺得這很好。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面對這幾個月小冉一次次的刁難,面對九年來小冉一次次的古怪乖戾,考拉選擇了寬容。如今,就算兩人結識了更多的朋友,那份溫熱也會永遠被珍藏。

  友誼從來不是自私的,一個朋友需要一群朋友分享。

  轉眼又是盛夏,萬物都將迎來最熾熱的歲月,讓生命隨一地陽光蓬勃。小冉終于明白,友誼也有一季盛夏,有瘋狂、熱烈、飽滿、沸騰;無論秋會帶來成熟或蕭瑟,至少還有一份盛夏的回憶,永盛不衰。

  昔時夏末之后,今朝夏初之前,那一場關于友情的事變,在銘記與遺忘間,小冉選擇銘記,銘記感情的一次離奇旅程,銘記青春的一次年少輕狂,銘記心智成熟前的一個小小前奏。

  感謝生命中每場事變,逼迫我們成長。

  后記:不要以爲兔子是最了解這場事變的人哦,嘿嘿,文章可是我寫的。關于這件事,小冉曾詢問過我。對于曾對心理學進行過全面但是膚淺的研究的我來說,哼哼,這種問題實爲小菜。

  “嗯,這其實是同性依賴現象,嗯,很普遍。”

  “嗯,主要因爲不適應新環境;嗯,還有你內心有些封閉;嗯,還有同情心泛濫;嗯,還有面對T心理失衡……嘿嘿,還有你小心眼兒……”

  “烏鴉嘴!討厭!”小冉裝作不滿,揚長而去。

  小冉找我無疑想證明一個問題。這個問題,我是確定的。

  罵我是吧?嘿嘿……于是,此文誕生。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