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5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17 21:31:10

 暗地里一場尊嚴的較量

  2003年的暑假下了一場很瘋狂的暴風雨,河水湧向街道,湧進地勢相對較低的房子里,恐慌與焦慮在小小的縣城橫行霸道。傍晚走出陽台,驚奇地發現,不遠處建得低的一排平房被洪水齊齊砍了一半,有一些被舍棄的雜物在周圍飄遊,打個轉轉迅速流到湍急的地方。

  我興奮地拿出相機按下快門。兩天后沖洗發現,照片角落有一個女孩子站在平房對面教堂的台階上,她穿著一條白色棉布裙,手提起裙一角,扎成馬尾辮的頭發有幾縷散落在額前。她怔怔地看著那排平房,好像再多看一會就能把水吸干似的。

   事實上我看不見她的眼神,但是我想她的眼神一定包含了這個意思。因爲第二天她和她媽媽就租進我們家一樓的房間。碰巧那晚媽媽包餃子,要我到一樓招呼新房客過來上二樓客廳吃餃子。

  杜媽媽很是卑謙,畢恭畢敬地上來了,杜小秋跟在后面,臉拉得長長的,淡淡地招呼,轉向我時只是象征性地點點頭。她生得瘦瘦高高的,眼角上挑,有狐狸的妩媚。可是我把它稱爲雞眼,雞的眼角也是上挑的呀。我就是不願意把杜小秋往好處想,因爲她總是微微昂著頭,尖尖的下巴滿是傲慢的味道。

  我不由豎起一身的刺。

  餃子餐三個大人聊得歡快,我和她各懷心事,暗地里進行一場尊嚴的較量。

  虛榮感便空前膨脹

  杜小秋和我念同一所高中,我們的教室隔一條走廊對望。她留老土的齊耳學生頭,經常穿很像修女服的深藍校裙,成績在中下匍匐。把她丟進大堆學生中,便像沒入河流的水滴,找不到了。

  她走路時也微昂著頭,好像有一顆非常甜美的糖果吊在上頭等著她去咬。噢,她或許並不喜歡糖果的。她這樣傲慢的人會喜歡什麽呢?我們好幾次碰見,她的神情都那麽不可一世。然而有一次我終于發現她眼底有小小的驚慌在躥動。17歲的我們早早知道了什麽是虛榮和自卑。

  杜媽媽靠打零工賺錢,杜小秋甚至買不起一件換季打折的“以純”T恤。有一次下樓,正碰上她們在吃晚餐。杜媽媽一個勁往她碗里夾菜,是市場攤子上賣的熟食豬耳朵。似乎是她們家相當奢侈的菜肴了。

  杜媽媽熱情地招呼我,小米,一起吃飯吧,阿姨今天菜買多了。杜小秋的臉上掠過慌亂,不待我做出反應,她已經放下碗筷起身回房。

  我尴尬地微微一笑,婉拒,出了門。

  她們搬進我們家一個月,我和她沒有說過話,連禮節性的問候也沒有。杜媽媽很多次尴尬地對我父母說,這小孩子就這樣,不愛說話。每每這時我就莫名地感到興奮,仿佛能看見一把尖刀刺進她的自尊,把她的驕傲刺得鮮血淋漓。我的虛榮感便空前膨脹。

  第一次覺得不安,

  還有隱約的可恥

  期中考試成績按年級分數排名,長長的白色榜單貼在學校公告欄上。我的成績一如既往驕傲地站穩前十名。我站在榜前,眼角瞥見一抹深藍。轉過頭去,她故作鎮定地看了我一眼,匆忙轉身。

  她的腳步踉跄,頭卻比平時昂得還要高,看起來很可笑,很像一只要打鳴的公雞。我找尋一番,她的名字隱在密密麻麻的排名中,全年級256人,她是205名。

  下午我拿著參考書到辦公室向老師請教時,她正站在一張辦公桌前,頭像枯萎的花骨朵耷拉著,雙手握緊置于身前,身體僵硬得像雕塑。

  班主任對她的訓話無非成績退步,拖全班后腿,上課精力不集中云云,我卻聽得津津有味,甚至忍不住笑出聲。老師停下講解莫名其妙地問,怎麽了?小米?是不是哪不對?我一邊開心地笑一邊借搖頭的空檔看向她,正撞上她眼神複雜地瞥了我一眼,隨后頭垂得更低了。

  她一定很害怕我向杜媽媽告密,再見時她不會依舊那麽討厭地把傲慢的下巴對著我吧!

  果然,幾天后我經過一樓時,杜媽媽突然從屋里出來,卑謙地遞給我一個大大的紅富士蘋果,說,小米,你的成績這麽好,有時間的話給我們小秋補習補習好嗎?

  我心滿意足地點點頭,接過蘋果,驕傲在心里山花一般爛漫。伯母您太客氣了,以后放學您讓小秋上二樓書房和我一起做功課吧。

  那天晚上晚自習下課后我以最快的速度回家,還沒洗澡就攤開參考書候在書房。我不時地看向房門,我多希望眼光可以穿過厚厚的牆壁,看她在門外躊躇的模樣。

  杜小秋一直沒有出現,一樓傳來激烈的爭吵聲,最后杜小秋的媽媽說話帶上了哭腔,我聽到杜小秋悲憤地吼,別弄得我們像乞丐似的可憐兮兮!話音剛落,清脆的巴掌“啪”一聲把這個夜晚打入可怕的甯靜。

  我攤開書又合上,再攤開,第一次覺得不安,還有隱約的可恥。

  再沒有機會向她展示我的驕傲

  第二天放學在門口遇到剛收工回來的杜媽媽,她的衣服沾了很多塵土,她正在門口跺著腳,企圖要把腳上廉價膠鞋上的土給跺掉。

  看見我,她又露出卑謙的笑容,很愧疚地向我道歉,對不起啊小米,小秋昨天晚上作業很多,所以沒能上去。這時杜小秋正挎著她舊舊的灰綠色書包走來,臨近家門時卻故意放慢腳步。

  這種時候還這麽倔!我故意大聲地對她媽媽說,沒關系阿姨,我昨天晚上功課也挺多的,還擔心抽不出時間來給小秋補習呢。

  在我以爲杜小秋永遠不會低下她那可惡的傲慢下巴時,她卻捧著厚厚的參考書來找我了。我正窩在書房里看郭敬明的《幻城》,看到善良而憂傷的哥哥一劍刺穿轉世后的弟弟的胸膛,眼淚止不住滴在書本上。

  突然一個古怪的聲音響起,駱小米,可以幫我解幾道物理題嗎?

  杜小秋拘謹地站在門口,她的下巴仍微微昂起,原先讓我討厭的傲慢此刻卻像她媽媽笑容一樣卑謙可笑。

  可是我笑不出來,我有些懊惱讓她看見方才的眼淚,低低地“嗯”一聲,別過頭佯裝找東西,迅速擦干眼角。她坐在書桌另一邊時,我已經如她先前的模樣高高昂著傲慢的下巴。我感覺自己像個凱旋的將士,周身榮光閃閃。

  出乎意料的,杜小秋並不若我想象的那麽笨,很多要點她一點就通,甚至能觸類旁通運用到解大題上。我們的交流竟暢通無阻,最后還演變成我們一起討論老師遺留的難題。

  直到媽媽在門口招呼我們吃飯才發現,這個周末的早晨已經不知不覺溜走了,而我除了她剛剛進書房的那一刻,再沒有機會向她展示我的驕傲。

  自尊被那一塊大燒鴨用力地壓制住

  這天中午,杜小秋和收工回來的杜媽媽被媽媽熱情地留在二樓吃飯。杜小秋的手腳像被捆綁起來,她拘謹地坐著,只是一味低著頭扒飯,幾乎沒有伸出手夾過菜。杜媽媽則找一些工作時看見的趣事跟我父母聊。

  我忽然覺得她像被丟在一邊的小醜,不知爲什麽,也學著她,低著頭狠扒飯。

   媽媽突然說,小秋怎麽不夾菜呢?不合口味嗎?

  杜小秋錯愕地�起頭,連忙搖搖頭說,不是的,阿姨,很好吃。說完瞥了我一眼,神色複雜。

  媽媽又嗔怪道,小米別光顧著自己吃啊,給小秋夾菜啊,這點禮節都不懂!

  不用了,阿姨,我自己可以的。杜小秋更加拘謹起來,臉甚至微微紅了,她擺擺手,筷子也來不及放下,跟著可笑地擺動。莫名的,我也跟著拘謹起來,我騰地站起身,夾了一大塊燒鴨放進杜小秋碗里。
 杜小秋似乎慌亂了,想擋住碗,又覺得不妥,猶豫再三,最后伸出碗接住我夾的燒鴨。

  我突然發現低下傲慢下巴的杜小秋不那麽討厭了,她現在定覺得卑微極了,自尊被那一塊大燒鴨用力地壓制住,我看見她眼里閃動的晶瑩,竟爲她的委屈生出不忍。

  她曾經是小村莊里的金鳳凰

  一放寒假杜小秋就和杜媽媽回老家了。開學前一天回來,杜媽媽給我們送來好幾個大大的黑糯米粽。

  那天晚上杜媽媽做了一大桌菜叫我們下去吃。大過節我胖了好幾斤,杜小秋看起來卻更瘦了。晚飯后她媽媽猶豫了許久才不好意思地說,新學期又開始了,小秋的學費還差一點,房租能不能先拖一拖?

  爸爸豪爽地說,孩子上學要緊,房租什麽時候有了再給也不遲,不用急的。

  杜媽媽紅了眼眶,直說我們是好人。杜小秋坐在我旁邊,頭微微地低下,我看不見她的眼睛,想到給她夾燒鴨的那餐晚飯,現在的她,一定也紅了眼眶吧。

  也是在今天晚上,我終于知道住進來的爲什麽只有杜小秋和她媽媽,原來她爸爸在前年去廣東打工出了事故不幸身亡。我也終于知道,杜小秋微昂起的傲慢下巴其實是爲了掩飾潛在的自卑和傷痛。

   不知不覺,我握住杜小秋的手。她的手軟軟的、暖暖的。她反射性地抽了一下,然后又反握住我的。我們互不看對方,我卻覺得她一定笑了,還微微昂起下巴,只不過,已經與傲慢無關了。

  新學期開學第一天,媽媽特地起大早,在家門口給我和杜小秋一人一個紅包,說是爲我們的高考討吉利。

  杜小秋拘謹地推脫,臉漲得紅紅的,最后推不過,低下頭小聲地說了聲謝謝,又深深地鞠一躬。

  這天上學的路格外短,杜小秋說起她的家鄉,需要轉一趟車,再步行兩個山頭。她考上高中,便成了小村莊的金鳳凰。

  她的爸爸驕傲地踏上廣東打工之路,不想竟一去不複返。

  虛榮的17歲漸漸遠去。

  后來杜小秋有時候會上來和我做功課,我們沒有再談過功課以外的話題,然而深夜燈光下,我覺得我和杜小秋靠得那麽近,近得能感受到她心髒的跳動,以及在她心口上那道疼痛的傷疤。

  我和杜小秋都考上了重點大學。杜小秋去了南京,我去了重慶。收到通知書她們退了房子,提前去南京。杜媽媽說會在那邊繼續打零工,大城市的工錢應該比較多吧。

  大學新生交流會,我和大家打成一片時想起杜小秋,我已經走出虛榮的17歲,不知道她微昂的下巴有沒有褪去交雜自卑的傲慢呢?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