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6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17 21:31:32

李潔和張璐是一對好朋友,從高中到大學,她們總是形影不離。可跟漂亮大方的張璐走在一起,平凡的李潔常會悲慘地淪爲陪襯品。無論何時何地,光芒四射的張璐總是其他人矚目的焦點。李潔也爲好朋友的優秀感到開心,但偶爾,她的心底也會悄悄地湧上一股連自己都無法形容的酸酸的感覺。

   那是一個夏天的下午,悶熱的天氣讓人很難安心待在宿舍里,一吃過晚飯,張璐便拉著李潔一起到學校的池塘邊散步。那里有一排垂楊柳,像是天然的空調機,所以是學生們最喜歡的乘涼場所。

   由于來得比較早,此刻的小路上還沒有太多同學。張璐一邊挽著李潔,一邊眉飛色舞地給李潔講述著中午在社團聽來的八卦。兩人就這樣一邊笑著一邊漫無目的地向前走著。突然,張璐停住了腳步,神情也變得激動起來,她拼命搖晃著李潔的胳膊,指著斜前方小聲卻興奮地說:“快看呀,就是那個男的,我跟你講過的蕭翊,大提琴拉得可好的那個。”

   李潔分明在張璐的眼中看到了仰慕之情,那是以往這麽多年她從未見過的表情。她順著張璐手指的方向望過去,那一刻,她覺得時間仿佛停止了。那是一張算不上英俊卻絕對具有吸引力的臉龐,干淨燦爛的微笑像一股清爽的涼風瞬間將李潔緊緊地包裹了起來,一切炎熱以及炎熱所帶來的煩躁情緒都瞬間消失了,那一刻,李潔感覺到自己難以自制地淪陷了。

   那天回到寢室后,那張笑臉就不斷地在李潔的腦海中浮現,當張璐擠在她的床上害羞地向她講述著對蕭翊的愛慕之時,她的心里感受到了一絲絲罪惡感,她甚至試圖努力地將那張臉從自己的腦海中抹去,可她越是想忘就越是忘不掉,她一邊應和著張璐,一邊用尴尬的笑掩飾著自己的慌亂,到最后,她甚至已經聽不進張璐在說什麽了。

  幾天之后,張璐由于奶奶病重而請假回了家。獨自一人的李潔更無心上課了,她悄悄地從教室的后門溜出來,想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卻又不自覺地走到了第一次遇到蕭翊的那條小路上,心里甚至有一點期待能夠再次見到蕭翊。

  世界上總是有那麽多湊巧的事,李潔剛剛�起頭,就看到蕭翊出現在小路的另一頭,帶著他招牌式的微笑。李潔的心跳變得越來越快,因爲她發現蕭翊似乎正朝自己走來。蕭翊走到李潔的面前站定,那一刻李潔感覺到自己都快要窒息了。

  “你好,我叫蕭翊。”

  這個聲音讓李潔有點欣喜若狂,有那麽一瞬間,她甚至有過一絲奢望和幻想,她努力穩定著自己的聲音:“我,我叫李潔,你好。”

  “我知道你,呵呵,你是張璐的好朋友吧?”

  當張璐的名字傳入李潔耳中的時候,她心底的最后一絲期盼破滅了。雖然這樣的結局仿佛是早已注定了的,然而此刻,當殘酷的事實擺在李潔面前的時候,她的心還是像被針扎過一般的疼。

  “你能幫我一個忙嗎?幫我把這個拿給張璐好嗎?”蕭翊這樣說道,依然帶著他的笑,他的手中握著一個信封,他似乎並沒有注意到面前這個女孩的不安。

  看著蕭翊的臉,李潔努力地忍住不斷上湧的淚水,她勉強擠出一個僵硬的笑容,點點頭,接過了信封,她無論如何也拒絕不了這微笑的魔力。

  看到李潔接過信封,蕭翊顯得十分開心:“那這件事就拜托你啦,我還有課,就先走了。”

  望著蕭翊的背影,剛剛逼退的淚水一瞬間全都湧了出來,她甚至都不記得自己是如何回到寢室的。其他幾個同學都還沒回來,李潔躺在床上,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絕望,她一次又一次地舉起那個信封,透過朦胧的淚眼看信封上那蒼勁卻刺眼的幾個字,最后,竟然著了魔般撕開了信封。

  信中的內容無非是剛剛見到張璐時就有好感,不知道怎樣表達以及希望得到機會之類的話。李潔看著信,張璐的聲音卻從走廊傳來。李潔連忙將信連同信封一起塞在枕頭下,翻過身假裝睡著了。閉上眼睛的那一刻,妒火攻心的她突然決定這一次哪怕是要做壞人,她也要爲自己拼一次。

  張璐推開門,發現李潔睡著了,她輕輕地放下行李,走到李潔床邊替她蓋上毯子,然后走進洗漱間洗澡去了。張璐走開的時候,李潔的眼中湧出幾滴淚水,她伸手摸摸枕頭下的信,有點自責,但她最終還是將信又塞進了枕頭下,她是不能更不想回頭了。那天半夜,她借口不困,趁著其他人都睡著的時候,悄悄地以張璐的名義給蕭翊回了信,信中拒絕了蕭翊的追求。

   第二天,她又獨自逃了一節課,將信交給了蕭翊。看完信的蕭翊顯得十分失落,李潔則在一旁關切她安慰了他好久。分別的時候,蕭翊一邊感謝李潔的陪伴,一邊表示自己沒有關系,讓李潔不用擔心。

   李潔望著蕭翊走遠的背影,突然沖著蕭翊大喊:“那以后我們算朋友了是嗎?”

   蕭翊轉過身沖著李潔笑著點了點頭。

   他的笑讓李潔心里的陰霾一下子晴朗了許多,她對著他說:“那以后,你要是不開心了一定告訴我,我幫你分擔。”

   蕭翊依舊點點頭,沖她揮揮手,接著轉身走遠了。

   李潔一邊回味著蕭翊的笑,一邊往宿舍樓走去。張璐已經等在樓下了,她一邊挽著李潔往食堂走,一邊抱怨著李潔逃課竟然也不叫上自己。李潔有點心虛,不敢直視張璐的眼睛,她一聲不吭地如以往一樣聽著張璐的笑語,隨著張璐的步伐,卻比以往多了許多難以�齒的心事。

   時間就這樣一點點地往前走。那之后蕭翊偶爾也會找李潔一起聊天散步,向李潔講述自己的喜怒哀樂。每到這時李潔都會覺得特別幸福,她並沒有試圖向蕭翊表明自己的心意,她覺得只要能經常看到蕭翊,看到他的笑,就會很滿足了。

   而對于張璐,李潔雖然還是止不住心虛內疚,可在她拼命地掩飾和張璐大大咧咧的忽視下,她們的友誼也一直繼續著。每個睡不著的夜晚,李潔都在心底不斷地祈禱著,她希望這樣的生活能夠永遠持續下去,她希望老天能夠忘掉她曾經做過的一些事。

  大學的最后一個夏天,蕭翊和李潔告別去國外深造了,張璐則拉著李潔去了同一家公司應聘實習。畢業典禮結束的那天下午,李潔和張璐又一次來到那天走過的小路上。張璐不斷地感歎著大學時光的稍縱即逝,李潔看著張璐,許多往事一下子湧上了心頭,她鼓足了勇氣拉住張璐,將那件在心底埋藏了很久的事說了出來。

  一口氣說出所有事情的李潔不安地低著頭,等待著張璐對自己的審判。張璐的話卻讓李沽驚訝不已:“其實我早就知道了。蕭翊出國之前,我有一次在圖書館門口遇到他了,我們聊了會兒,他突然提到曾經給我寫信告白卻被拒絕了的事。那時候,我就明白所有事了,也突然反應過來你之前有陣子爲什麽對我總躲躲閃閃的了。不過你放心,他並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我不會讓你在你白馬王子心目中的形象破滅的。”

  “那你會原諒我嗎?”李潔看著張璐問道。

   張璐笑著拍打了一下李潔的肩膀:“我什麽時候說我怪過你呀,我要是跟你計較這些,還會死乞白賴地要跟你進同一家公司嗎?其實有些事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再說了,他對于我來說只是情窦初開時的一個愛慕對象,而你卻是我一輩子最好的朋友。”

   張璐的話讓李潔感動的同時也放下了心里的負擔,她突然想起來什麽似的,掏出錢包,從夾層里拿出一封皺皺的信,遞給了張璐。張璐笑著接過信,攤開,拉過李潔,兩個人坐在路邊的石凳上一起看著這封那年的情書,一起回憶著過去青春歲月里的那些遺失了的美好。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