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6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17 21:32:15

烏龍球和指南針

  淩子揚和唐紫同桌了2年,不管天晴下雨,總要在唐紫耳邊聒噪一句:優等生,什麽時候來看我踢球。

  唐紫總在一堆試卷里,頭也不�,淩子揚,那你什麽時候看我背英語?

  淩子揚打了個哈欠,說,那不如睡覺。

  唐紫早有耳聞,淩子揚在足球場上是個風云人物,但是她偏偏不感興趣,一堆人搶一個球,那是一點意思也沒有。

  那日,她從球場路過,淩子揚穿著白色的球衣,一個圓圓的東西在他腳下滾動。唐紫突然發現淩子揚像風之子,在深綠如玉的草坪上靈動,白色的球衣顯得特別耀眼,他左一個過人,右一個突破,�腳一個漂亮的射門,球進了。

  淩子揚脫下球衣,奔跑著慶祝,這時才發現,隊員們個個猶如五雷轟頂,呆立在原地。

  唐紫笑彎了腰,心想下周你生日,知道送你什麽禮物了。

  關于這個烏龍球,淩子揚是這麽解釋的,我本來帶球過人,左兜一下,右轉一圈,來來去去分不清東南西北了。一�頭,看見球門就在眼前,機不可失,時不再來,于是�腳就射門——淩子揚悲憤地說,進得非常漂亮,可惜是自家大門。

  唐紫忍著笑,說,我以前覺得足球很沒看頭,原來這麽好玩。

  淩子揚半天回了一句,哎,反正打擊我是你的樂趣。

  唐紫再接再厲,從書包里拿出一個指南針,笑嘻嘻地說,這是生日禮物,出門在外,居家旅行,尤其是在足球場上,大有作爲。

  望著唐紫手中小小的指南針,淩子揚臉上一會兒鐵青一會兒煞白,終于,他用力一抓,把指南針牢牢捏在手里,指關節發出格格的聲音,牙關緊咬,半天蹦出一句話,好啊!你唐紫,還在我傷口撒鹽,哼,知恥而后勇,這東西,在下收了。

  他和她的願望

  唐紫從老師家補習出來,已經很晚了,蒼穹如潑墨,厚厚重重壓在頭頂,喧鬧的校園這時非常甯靜,還能聽到一些不知名的小蟲聲聲喚著。

  她遠遠就看見淩子揚,一個人仰天睡著,躺在綠茵場上。

  淩子揚光著膀子,露出黝黑勻稱的上身,一團團青草像輕柔的羽毛包裹著他,他側臉很好看,鼻子很高,嘴角彎彎上翹。唐紫想,要是沒有旁邊皺巴巴的球衣,他還真像漫畫中走出來的人物。

  唐紫走近了,才看清他臉上大顆大顆的汗珠,還有些泥土的汙迹。原來她在補習,他也認真練著球技。

  淩子揚的眼睛里突然出現同桌的臉,一個翻身坐起來。他大驚失色,有沒有搞錯,半夜三更不回家,還到處嚇人。

  這不是罵我長得跟鬼一樣嗎!唐紫心中忿忿,扭頭就走。

  一個人悶聲悶氣走了一段路,聽到淩子揚在身后吹了一記口哨,然后一輛自行車像大鳥般繞過她,車輪的鋼絲粼粼發光。淩子揚向她招招手,說,上我的奔馳,來,你一個人回家,碰到怪叔叔劫財劫色怎麽辦?他話語一轉,不過,你也沒有什麽本錢。

  唐紫一股火氣往上冒,想到有免費的司機又活生生把這口氣咽了下去,狠狠地跳在后座上,惡聲惡氣說,快開車。

  自行車,搖搖晃晃穿行,車輪轉動,追逐下坡上坡。路邊昏黃的燈光穿過梧桐樹的枝頭,細細碎碎撒在他們身上。唐紫揚著臉,惬意地享受著晚風拂面,長長的馬尾飄動,有點飛的感覺。

  只可惜不能看見星星,唐紫說。

  淩子揚一個急轉彎,狡黠地說道,這有什麽難的。

  淩子揚說帶她去看星星,不過是在漆黑幽深的植物園里指了幾只螢火蟲給她看。

  唐紫在自行車后面顛簸了半天,又隨著他飛檐走壁爬進了植物園,弄得整個人灰頭土臉。

  不過看見幾個閃光的小東西,便什麽疲憊都忘了,她蹲在地上,口中念念有詞。

  你神經啊,對著螢火蟲許什麽願。

  唐紫瞪著他,你不會浪漫一點,把它想成是流星嗎?淩子揚愣了一會兒,最后也跟著她蹲了下來。于是,一個球服男生和一個校服女孩,在陰森恐怖的植物園,蹲在一個花壇邊,神神叨叨反反複複地念:

  我要考進重點大學,我要考進重點大學……

  我要考進足球學校,我要考進足球學校……

   生命中的一部分

  淩子揚的骨折很突然。就那一個周末,他練完球騎著車往回走,正俯沖一個斜坡的時候,路邊突然躥出一個類似貓的動物,他反應敏捷,一個急刹車,根據慣性一個利索的前空翻栽了出去,馬上又受到萬有引力的影響,重重地摔在地上,著陸時左腿發出一記清脆的咔嚓聲,淩子揚知道完了。

  透過病房的窗,淩子揚半坐在病床上,左腿被包得嚴嚴實實,他極其不耐煩地敲打著腳上的石膏,好像這樣骨折就會愈合得快點。

  唐紫默默推開門,一口氣放了好幾本參考雜志和課堂筆記在淩子揚面前。淩子揚,你半個月沒有去上課了,別以爲踢足球就可以不用學習了。這個都是我自己的筆記,你愛看不看。她又從背后拿出一本足球雜志,畫蛇添足說上一句,書攤大減價買的。

  淩子揚看著封面上激情四溢的C·羅納爾多,雙眼像是被灼傷一樣,猛地轉過頭去。

  唐紫知道自己好心做了壞事,這個時候不應該拿足球雜志來刺激他,她手足無措地站在一旁,支支吾吾說不出一句話。

  淩子揚摸著自己的下巴,沒頭沒腦地問了一句,你說,我這腿還可以踢足球嗎?

  他問得可憐兮兮,唐紫聽著也是悲悲切切,于是,便用最柔和的語氣說,肯定可以踢。

  淩子揚一頭倒在枕頭上,雙眼望著白森森的天花板,喃喃地道,完了完了,最愛和我唱反調的人也開始安慰我了,這次真的完了。

  唐紫抽起足球雜志劈頭蓋臉砸過去,那我就說你愛聽的,你這輩子也成不了你的偶像C羅。

   淩子揚看著唐紫,說,成不了C羅沒有關系,不能進足球學校也沒有關系,我就怕我這輩子不能踢球了。

  他的語氣平平淡淡,空洞乏力,唐紫心中像是被一根針扎了一下,鼻子酸酸的,要是離開足球,淩子揚也會失去活力。

  唐紫想來想去不知道怎麽說安慰的話,最后只好悶悶歎息道:天妒英才啊。

   旁邊的護士阿姨差點笑岔了氣,淩子揚,醫生給你說了無數次,愈合了踢足球沒有影響。淩子揚慌忙給護士阿姨使眼色。唐紫恍然大悟,怒氣沖沖抱起參考書、筆記還沒忘了足球雜志,恨恨地說,你去死吧。

  淩子揚在背后一聲一聲叫,開個玩笑嘛,你別急著走呀,走也把雜志給我留下啊!

  唐紫頭也不回,走出醫院大樓。陽光照在玻璃幕牆上,明晃晃的射著眼睛。我居然上了他的當,還好沒有同情心泛濫哭出來。不過淩子揚還能踢足球,真好。

  寫下你的名字

  后來便不鹹不淡了,唐紫繼續看書做功課背單詞,向著重點大學奮斗。淩子揚的腿傷也慢慢好了,終于有一天,他又馳騁在幽綠的草地上了。

  唐紫微微有點惆怅,再也沒有什麽牽絆,他一定會去尋覓屬于他的那一片天空。

  淩子揚果然說走就走,在一個陰晴不定的下午,淩子揚突然告訴她一個消息,嗯,那個,今天是我最后一天上課,星期天我就要去上海了。

  唐紫怔了怔,眼前有無數個光影劃過,他的白色球衣,他的自行車,他和她在植物園許願,這些光、這些影,慢慢清晰,淩子揚實實在在就在她面前,一張陽光干淨的臉。

  哦,她漫不經心答了一句,低下頭,英語單詞突然一個也不認識了。

  唐紫在人潮如織的火車站找到了淩子揚。淩子揚給她打了個招呼,轉過身去忙著和自己的朋友哥們說話打鬧。唐紫站在一旁插不上話,暗暗覺得自己多余,淩子揚根本就沒有叫她送別,自己跑來真是無趣。

  車站催著去上海的人進閘了,淩子揚這才一回頭,跑到唐紫面前,從旅行包里拿出一個阿迪達斯珍藏版足球。他遞給唐紫一支筆,臉上似笑非笑,說,和你同桌兩年多,給你個大大的榮譽,在我這個足球上簽個名吧。

  他那些兄弟朋友一起起哄,這只足球,淩子揚從來不舍得踢,就差沒把它當神一樣供奉起來了。

  唐紫握著筆,手心不停出汗,臉上火辣辣的。她慌慌張張在上面寫了兩個字,遞給淩子揚時,發現淩子揚的臉像猴子屁股。

  淩子揚向他們揮揮手,轉身走向閘門,唐紫突然叫了一聲,淩子揚,她想說,你別太勉強,你的腿才剛好,你不適應上海的天氣小心感冒,你可以上網和我聊QQ,你可以給我發E-mail,你還可以寫信打電話,話到嘴邊,變成了淩子揚,多進幾個烏龍球。

  淩子揚沒有回頭,只是舉高了自己的旅行包,拉鏈上挂著一個指南針,輕輕晃動著。

  在幾周之后,唐紫翻開語文書的時候,發現一張字條:來上海讀大學吧,優等生。

  唐紫笑了笑,字寫得真難看。

  她從作業本上扯下一張紙,嘩嘩寫下幾個大字,放在旁邊空空蕩蕩的課桌下:再見,足球男孩。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