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6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18 20:13:58

那一年的隆冬,蘇夏跟隨爸爸從北方的小鎮來到這所繁華美麗的南方城市。對于蘇夏而言,這個陌生的城市帶給自己最驚奇的發現莫過于這里沒有白雪皚皚的冬天。當扎著一對麻花辮穿著藏藍色外套的蘇夏低著頭,當著全班同學的面羞赧地自我介紹時,全班幾乎都笑開了花,蘇夏終于意識到自己的穿著打扮與這所學校里其他所有的孩子有著格格不入的地方,也就是那一刻起,一種叫做自卑的東西深深扎進了蘇夏的心。

  “我叫嚴小北,從今天起我們就是同桌。”時至今日,蘇夏仍然記得那個眼睛里能看到一泓湖水、笑起來眉間帶褶的男孩第一次介紹自己的樣子。

  可是蘇夏並沒有迎接這個南方男孩熱情伸來的手,而是把散落的劉海別到耳后,然后翻開那本《林徽因詩選》認真讀起來。可是蘇夏讀《林徽因詩選》的消息忽然在全班傳開了,在蘇夏所在的班級,是很少有人喜歡文學的,能靜下心來讀詩歌的人就更少,于是出生在北方的蘇夏更是成了異類。就是從那一天開始有的敵意,原本在蘇夏心目中陽光燦爛的男孩瞬間就成了幫助同學孤立自己的劊子手,整整一個下午的自習課,蘇夏趴在桌子上看著窗外鍍滿陽光的樹,沒有一點精神。

  “那是桃樹,春天會開很多桃花,夏初會結好多的桃子,不過很可惜,因爲太酸太澀,不可以吃。”嚴小北微笑著說,然后興沖沖翻開了那本《林徽因詩選》。“蘇夏,愛讀林徽因詩歌的你,確實很特別。”

  晚上躺在床上,蘇夏還在回味嚴小北的那句話,可是蘇夏不明白,所謂的特別到底是什麽?

  有些人接觸久了就會索然無味,可是有些人越是相處久了就越能看到閃光點,而嚴小北就屬于后者。嚴小北平時懶懶散散的卻學習優異,蘇夏沒有想到的是無論乒乓球、籃球、足球還是跑步,賽場上的嚴小北也是那麽閃光。

  可是和這樣優異的男孩同桌,蘇夏就越發自卑,每個學校都有像蘇夏這樣的女生,不漂亮、付出很大的努力但是學習一般、性格內斂、走路時會看著地若有所思……校園里普通得看半天也不會有多少印象的女孩,居然會有一個帥氣而優秀的男生說她很特別,于是從嚴小北說過那句話的那一刻起,蘇夏的心就全亂了。

  學校那個時候正在創建文學社,要求每個班推選一個社長人選,按照常理這個人選非語文課代表莫屬,可是身爲學習委員的嚴小北卻力薦愛好文學的蘇夏,這多多少少引起了語文課代表艾佟的不滿。如果說平凡的蘇夏是地上隨處可見卻不引人注意的塵沙,那麽艾佟便是天上仰頭就可以看到的璀璨奪目的星星,所有女孩子夢想擁有的條件艾佟都有,可是有一點讓蘇夏特別驕傲,那就是嚴小北眼中特別的女生不是艾佟而是自己。競選文學社社長成功的那一天,嚴小北請蘇夏在學校旁邊的冷飲店吃綠茶冰淇淋蛋糕,兩個人邊吃著冰淇淋蛋糕邊從店里出來,碰上了氣勢洶洶的艾佟。艾佟一個揚手打翻了蘇夏手里的冰淇淋,染綠了蘇夏那件米白色的外套。艾佟指著嚴小北質問:“嚴小北,枉我們同學那麽多年,最后的投票你爲什麽不選我?”

  蘇夏捂著臉想哭,剛才自己是以一票的微弱優勢勝出的,作爲學生代表的嚴小北在投票的最后階段是起著決定性作用的,可是嚴小北投給了無論什麽方面都明顯占劣勢的自己,蘇夏覺得自己贏得不光彩,甚至有些窩囊。

  看著嚴小北和艾佟吵得不可開交,蘇夏決定跑開,不過五分鍾就可以走到家的路,蘇夏卻感到從未有過的漫長。蘇夏以爲像很多電視里的情節那樣,嚴小北會呼喊著自己的名字追上來,可是直到家門口,嚴小北並沒有追上來。在這五分鍾的等待中,蘇夏嘗到了人生最初的失望。蘇夏想到的是,如果有哪部電視以嚴小北爲主人公,那麽女主角肯定是艾佟那樣的女孩。

  冬天快要結束的時候,嚴小北突然迷上了周迅主演的電視劇《人間四月天》,老實說,蘇夏真的很崇拜嚴小北這樣的男生,平時上課也並不是很認真,作業倒是認真在做,可是也偶爾拖欠,可是看起電視來卻格外仔細,連大家都注意不到的情節他都注意到了,可是到了月底摸底考試,大家都做不出來的題也是他輕松就解決了,紅榜上第一欄永遠驕傲地寫著——嚴小北。在蘇夏現在就讀的學校,嚴小北俨然是一個神話,是學校里僅次于F4的風云人物。“蘇夏,林徽因喜歡的是誰呢?我怎麽越看越糊塗。看情節似乎是喜歡徐志摩的,可是爲什麽最后嫁給了梁思成?”嚴小北翻看著那本由電視劇改編的小說《人間四月天》,疑惑不解地問。

  蘇夏既羨慕又無可奈何,世界上就是有像嚴小北這樣智商很高但情商很低的家夥,在嚴小北眼里,若不是喜歡那便是討厭了,所以他對林徽因拒絕徐志摩的原因始終弄不明白。

  “嚴小北,你是在用心看電視而不是只用眼睛嗎?”蘇夏問。

  放學的時候,在校門口,蘇夏老遠就看到嚴小北挎著個書包焦急地等著她,可是蘇夏並沒有打算理他。嚴小北急了,說:“蘇夏,好蘇夏,你就告訴我答案吧!”

  就因爲蘇夏沒有告訴嚴小北答案,嚴小北足足有三天精神萎靡。到了第四天,嚴小北終于鼓足勇氣問蘇夏:“那你告訴我,林徽因的那首詩是送給誰的?”

  “哪首?”蘇夏歪著頭問。

  “啊,就是你經常看會背的那一首,什麽‘你是那一樹一樹的花開……你是人間的四月天’的那一首。”嚴小北試圖回憶起是哪一首,可是似乎想不起來。

  “哦,那是寫給林徽因愛的人的。”蘇夏若無其事地說,這個答案幾乎讓嚴小北吐血,兜了一圈子,嚴小北還是不知道林徽因愛的是誰。

  下午最后一節自習課的時候,文學社副社長隔壁班的肖楊找到蘇夏要談新一期社刊《解語花》的事情,整個事情就是在蘇夏的課桌上談的,嚴小北卻顯示出極不配合的態度,不是敲桌子就是搬板凳。肖楊那麽一個高個子的男生站著佝偻著腰和蘇夏談了半天,任由蘇夏使了多少眼色,嚴小北就是不識趣,裝作沒看見,怎麽也不肯讓出座位來。

  “嚴小北,你是不是故意的?”放學后,忍無可忍的蘇夏問道。

  “別橫眉冷對好不好,你問我是不是故意的,只有神仙知道。”嚴小北吹了一聲響哨,然后背著書包要走。

  說時遲、那時快,蘇夏的37號運動鞋就在嚴小北即將離開校門卻還沒來得及逃離的那一刻準確無誤地吻上了他的背,可憐了那白色的李甯牌運動服,就那樣落下了一個清晰的腳印。

  正是華燈初上時分,校園里只有三三兩兩的學生,就在校門口昏黃的路燈下,嚴小北蹲下身子俯身爲蘇夏系鞋帶。然后他邊系邊�頭微笑著說:“蘇夏,要記住第一個給你系鞋帶的男孩是我哦!”

  看著俯身爲自己系鞋帶的嚴小北,蘇夏感到眼睛濕潤了片刻,分不清是感動還是什麽,只感到胸口的心髒跳得厲害,似乎隨時都有可能飛出來,蘇夏在想這種感覺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的見到意中人時的“小鹿亂撞”。

  “呵呵,是不是感動得非我不嫁了?莫激動,莫激動!穩住!”嚴小北不合時宜地說出這番讓人噴飯的話,原本還沈浸在感動之中的蘇夏立馬翻了臉:“嚴小北,你找打?”

  可是蘇夏沒有想到的是,嚴小北果然就在接下來的星期五放學后被人打了。當時大概是傍晚六點多鍾的樣子,嚴小北和蘇夏正騎著單車激烈地爭論著關于劉若英飾演的張佑儀的悲慘一生,嚴小北一邊感慨著舊社會女人的悲慘命運一邊停住腳下的腳蹬,路邊的這個下坡嚴小北曾經上千次從這里滑下去,可是那一天偏偏就出了事。嚴小北的車子直直撞上了路邊幾個正在向低年級學生擂肥的社會青年,結果可想而知。幾個低年級的學生趁著社會青年修理嚴小北的時候跑開了,只有蘇夏一邊苦苦哀求一邊撥打報警電話。當蘇夏把滿頭鮮血的嚴小北從地上扶起來時,嚴小北近乎昏迷。當時蘇夏一邊大聲呼喊行人幫忙,一邊將手按在嚴小北額頭的傷口上,可是無論多麽用力去捂,鮮血還是從蘇夏的指縫兒溢出來,那是蘇夏十七歲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恐懼。蘇夏后來試圖回憶起當時的恐懼,可是那是一種難以用語言去描述的感覺,仿佛一個你至親至愛的人,前一刻還在和你有說有笑,可是后一刻即將和你分離的那種恐懼。
 蘇夏抱著嚴小北,看著路上漸漸圍過來的行人,即使被那麽多人圍住,蘇夏還是感到一絲痛入人心的寂寞,仿佛懷中的嚴小北會以這樣突然的方式永遠地離開。那件曾經沾有嚴小北鮮血的白襯衣自出事以后,蘇夏就再也沒有穿過,不知怎的,看見那件衣服就想起嚴小北曾經描述過的學校的那棵桃樹,他說,桃樹開花時滿樹斑斑點點,紅豔異常。

  這件事后來就傳入了校長和班主任的耳朵,然后全校都傳開了。可是整件事情卻發生了戲劇性的轉變,成了嚴小北英雄救美,救出了被小流氓欺負的蘇夏然后被小流氓痛打。事情的當事人嚴小北當時還在醫院住院,而蘇夏極力澄清事實卻總是無功而返,事情是越鬧越大,最終傳入了蘇夏的爸爸的耳朵。

  那天晚上回到家,蘇夏看到父親獨自坐在窗前喝酒,自打從北方來到這所南方城市以來,蘇夏還是第一次看到父親喝酒。蘇夏知道父親喝酒意味著一個重大的決定已經做出,因爲從北方搬家來到南方的頭一天晚上,父親也是喝了一晚上的酒。

  “校長剛剛打了電話來,你在學校的事情我也聽說了,我打算過兩個星期搬家。”父親顯然是經過深思熟慮后做出這樣的決定,蘇夏不忍心反對父親的提議。

  當初從北方來到陌生的南方,是因爲父親,而如今不願離開這里,卻是因爲嚴小北。

  第二天的傍晚,蘇夏帶著精心熬好的排骨湯來到醫院看望嚴小北,卻發現病床前的桌子上已經整齊地擺了三個保溫筒。嚴小北笑著說:“一個是爸媽帶來的,一個是老師的……”然后嚴小北停了停,不好意思地告訴蘇夏:“那個粉色的保溫筒是艾佟剛剛送來的甲魚湯,她說這個對康複特別好,我也沒好意思讓她拿回去。”

  蘇夏下意識地把自己帶的保溫筒藏在身后,可還是被眼疾手快的嚴小北發現了,他說:“蘇夏,你不是想借探病的機會獨吞美食吧,帶什麽好東西了,給我瞧瞧。”

  蘇夏本想告訴嚴小北自己要離開的消息,可是看著嚴小北喝著自己熬的湯的美滋滋的樣子,蘇夏卻不忍心提起了。

  “其實出事那天我是故意的,那幫混混擂肥的事情我知道,我本想撞上其中一個然后逃之夭夭的,可惜……我做不了小說里懲強除暴的大俠……蘇夏,你說我是不是很沒用?”嚴小北歎了一口氣,有些力不從心的樣子。

  蘇夏則堅決地搖頭,告訴嚴小北:“嚴小北,你是我心目中的……”頓了頓,又遲疑了下,蘇夏接著說:“好同學。”其實本意並不是這樣,蘇夏想說卻沒能說的是“英雄”二字,可是覺得說出來太露骨,于是改成了“好同學”,聽到蘇夏這麽說,嚴小北似乎也顯得有些失望。

  辦好離校手續的那一天,嚴小北還在住院,蘇夏匆匆來到醫院的時候,嚴小北正靠在床邊百無聊賴地看著《哆啦A夢》,蘇夏的出現無疑是嚴小北枯燥的病房生活的一絲陽光。

  “蘇夏,你有沒有什麽有意思的書啊?漫畫書都很沒有意思,你瞧瞧我都墮落到看十歲以下兒童愛看的卡通了。”嚴小北哭喪著臉抱怨道。

  “那麽,我送你本書作爲禮物吧,嚴小北,你想要哪本書?”蘇夏誠懇地問。

  嚴小北又恢複了一貫的痞子本色,試探道:“蘇夏你不是開玩笑吧,你可是有名的鐵公雞,居然送我書?”

  蘇夏笑著,眼里含著淚花說:“嚴小北,你說吧,什麽書我都送給你。”

  嚴小北于是很嚴肅地說:“哦,我想要你那本最喜歡的書——《林徽因詩選》,聽說是已經絕版的書,蘇夏你會不會舍不得送?”

  “好,我現在就送給你。”從書包中拿出那本《林徽因詩選》,蘇夏遞給嚴小北,也許是太過干脆,嚴小北顯得很吃驚,沈默片刻后,嚴小北忽然問:“蘇夏,你今天怎麽了,是不是有什麽事瞞著我?”

  蘇夏微笑著搖搖頭,她提起了嚴小北經常問的那個問題:“你曾經問過我林徽因真正喜歡誰,是吧?”

  嚴小北立刻表情嚴肅起來,他似乎察覺到了什麽,他說:“可是蘇夏,我現在不想聽這個答案。”

  “答案在書里面,如果你一頁一頁看下去,你會看到那個人的名字。嚴小北,你會看下去嗎?”蘇夏望著眼前也許再也不會見面的嚴小北,已是淚流滿面。

  “蘇夏,你知道你現在說話的樣子嗎?像要和我訣別似的,多可笑,別這麽嚴肅好不好,我很快就出院了,那個時候你再告訴我好嗎?你還不知道我嗎,讀起詩歌來會要我的命的,我怎麽會有一頁一頁看詩歌的耐心啊。”嚴小北呵呵笑起來,可是笑到最后卻是比哭還要難看。

  走出嚴小北在的病房后,蘇夏又最后一次去了學校,雖然在這里只學習了短短三個月,可是對于蘇夏而言,這三個月卻是陽光燦爛而美好的,很多年后,蘇夏心想,她還是會記得這所南方的中學和一個叫嚴小北的男孩。

  蘇夏最后看的是學校教學樓下的那棵過了嚴冬還沒有來得及開花的桃樹,嚴小北曾經答應和自己一起看桃花,可是現在看來怕是要永久地失約了。

  蘇夏心想,如果將來再遇到那個眼睛里能看到一泓湖水,笑起來眉間帶褶,解起數學題來得心應手卻一看到詩歌就頭疼,特別特別大男子主義卻會在校園爲女孩子蹲下來系鞋帶的男生,她會告訴他自己寫在林徽因《你是人間的四月天》那一頁的話:

  “嚴小北,你是那一樹的花開。”可是,嚴小北,一看詩歌就頭疼的你,看到了嗎?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