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6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18 20:14:25

15歲的叛逆越來越清晰,

  是不是命運給了我這些?

  蘇曉走到9樓的時候,順手打開了901室的奶箱,拿出酸奶“咕噜咕噜”地喝了下去,臨走時不忘把酸奶瓶往地上一扔,瓶子滾開去,發出細碎的聲響。

  這時901室的門開了,是個很清秀的男孩,穿白色的T恤,白色的球鞋,他說:“是你每天偷喝我們家的牛奶嗎?”

  蘇曉嚇了一跳,低呼了聲便迅速地跑開了。

  蘇曉的15歲就是這樣,越來越叛逆和乖戾。她是跟著爸爸搬到這個小區的,爸爸娶了其他的女人,告訴蘇曉要管那個女人叫媽媽。女人是第三者,這個罪名大過了天。

  蘇曉每天都會做盡壞事,千方百計讓爸爸和那個女人不停地吵架,這時蘇曉便會趴在門外冷笑,她想原來他們的關系也是經不起離間的。她從石階上跳下去,弄得自己一身的傷,她向爸爸告狀,說是女人在他不在的時候打了她。她看著女人看向她的那不可置信的目光,心里有了報複的快感。

  蘇曉在校園里居然又遇上了一個男孩,她偷喝他家牛奶的那個是隔壁再隔壁班的。做早操的時候,蘇曉看見他站在陽光下微笑,那些笑容像水滴般干淨透明,她的心就被重重地撞了一下。

  放學的時候,她尾隨了男孩,其實也是順路。她看到男孩和一個很漂亮的女孩一起,女孩有一頭柔順的長發,用蝴蝶結扎了起來。蘇曉揉了揉自己亂糟糟的短發,很泄氣。她從后面飛快地跑了上去,經過的時候故意重重地撞了女孩一下。女孩一個踉跄,朝前面摔了下去。蘇曉回頭看著她的狼狽樣,就笑了。

  她一邊笑一邊朝前面跑,可是,就有莫名其妙的寂寞像蔓青藤一樣扎進了心里,很疼。她突然很想,在回家的路上有個伴,和她分享一些快樂和不快樂,即使只是說說話,也是好的。

  一連幾天,她都故意去撞那個女孩。上樓的時候,經過操場的時候,放學的時候,她只是想引起女孩的注意,然后女孩終于好脾氣地問:“你,到底想干嗎?”

  蘇曉抿了抿嘴:“請你吃甜筒,好不好?”

  蘇曉就這樣和趙玫認識,也“順便”認識了許明洋。

  一些說出口的謊,

  只爲心里那袅繞成花的喜歡……

  趙玫是溫順乖巧的女孩,和蘇曉不同。她們和許明洋住在一個小區,上學放學就一起走。一路上蘇曉叽叽喳喳地說個不停,趙玫站在一邊安靜地笑,倒是許明洋,會和蘇曉爭得面紅耳赤。

  許明洋對趙玫說:“不是告訴過你我家的牛奶這陣子總是不翼而飛嗎?你偏說是貓喝的,你有見過這麽大的一只貓嗎?”他沖著蘇曉戲谑地笑。蘇曉頭一昂,說:“哼,喝你家牛奶是給你面子呢!”

  趙玫有幾天沒上學,病了,就只有蘇曉和許明洋一道了。那天下了雨,他們都沒帶傘,許明洋把書包舉到蘇曉的頭頂,幫她遮著。雨“嘩啦啦”地下著,在蘇曉心里袅繞成花,是那麽歡喜。她在夜里趴在窗前等流星,她想許願,希望許明洋只有她一個朋友,希望把趙玫變成拇指姑娘,送給鼹鼠。是的,在內心里,她是嫉妒趙玫的。

  趙玫不在的時候,她說:“許明洋,趙玫有喜歡的人了,她指給我看過,真的好帥呀,還會打籃球,趙玫說她最喜歡看男生打籃球了。”

  許明洋輕輕地“哦”了聲,然后轉過頭去,不再說話。

  那天,蘇曉去趙玫家探望她,她“不經意”地說:“趙玫,你應該多說說話,許明洋都說和你在一起好悶,他說他喜歡女孩子活潑些。”

  蘇曉是故意的,她要離間他們。

  恨和離間是一起的,大人們

  做什麽都不征求我的意見……

  這些日子,有很多的男人打來電話或找上門來。蘇曉看著那女人焦頭爛額地應付著,也看著爸爸臉色越來越難看,她在心里偷笑。

  爸爸和女人的爭吵越來越多,終于有一次,他們提出了離婚。后來,女人就搬走了。走的時候,她對蘇曉說:“你真是一個惡毒的女孩!”她的眼里有很多的幽怨,蘇曉竟忘記了還嘴。是她去報社,給女人征婚。她爸爸以爲女人是想找個退路,所以無法原諒。

  女人走后,蘇曉就給媽媽打電話。她說:“媽媽,你回家吧!”蘇曉覺得自己終于爲媽媽爭了口氣。她想:他們一家三口會永遠在一起了。只是媽媽在電話那邊嗫嚅了半天才說:她再婚了。

  蘇曉在夜里哭了許久,她想,爲什麽大人總是這樣,做什麽也不問問她的意見,爲什麽總是當她不存在呢?

  其實只是害怕失去,

  所以忘記擁有了……

  蘇曉生日那天,收到了快遞來的玫瑰,9朵。她跑去找趙玫,她說:“許明洋真是的,把玫瑰送到學校,他不知道影響多不好呀!”

  然后,蘇曉看到,趙玫低下頭去,迅速地擦掉了眼淚。

  那以后,趙玫就疏遠了許明洋,總是找借口不再同路。蘇曉歡天喜地地和許明洋一起上下學,許明洋問:“趙玫怎麽不理我了?”

  “大概是怕她喜歡的男孩誤會吧,唉,她也真是的,看來愛情的力量真是偉大。”蘇曉說著的時候,沒有臉紅。

  那一天,蘇曉回到家的時候,爸爸還沒有回家。她左等右等,天就黑透了,打過去的電話總是不通,她急得不知所措。半夜的時候,終于有電話打來,說是爸爸喝醉酒出了車禍。蘇曉突然就啞了聲,她顫抖著給媽媽打電話,電話不通。她就想起了那個女人,撥了電話過去。

  趕到醫院的時候,爸爸還在昏迷。肇事的司機慌亂地說:“是你爸爸闖了紅燈。”蘇曉哭喊著,她是多麽害怕失去爸爸啊!她一直像個斗士一樣守護著她擁有的東西,但還是一樣一樣地失去。女人在手術單上簽字,辦住院的手續,冷靜地配合著醫生,還要安撫蘇曉。蘇曉的心里突然就有了感動。

  爸爸是第二天下午才醒的,他說:“蘇曉,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我不想你再誤會你阿姨了,她不讓我說出真相,她說母親的形象是很偉大的,不要輕易破壞,但我不得不說了。是你媽媽先有了外遇,是她要離婚的。”

  蘇曉撲到爸爸的懷里哭了。她想她真的只是害怕失去,所以忘記擁有的了。

  年少時,

  錯過和遇見都是注定的……

  新學期,許明洋和父母去別的城市了。他跟蘇曉道別,他說:“蘇曉,你比趙玫開朗,如果她不開心,你可以哄哄她嗎?”

  蘇曉說:“我會的,她其實……”蘇曉想說,趙玫其實沒有喜歡的人,若是有,那也是許明洋了。她知道他們彼此的秘密,但是說出來又能怎樣?年少的喜歡就是這樣的,只能放在心里沈下去,說出來,就是錯,就是負擔。那還不如這樣,帶著祝福離開。

  趙玫和蘇曉一起去機場送許明洋,偌大的機場喧囂不已。但是蘇曉第一次安靜了下來,只是微笑著揮揮手。趙玫說:“蘇曉,以后我們會不會也分開?”

  蘇曉說:“也許會吧,說不清,但是,趙玫,現在我們是朋友了,真正的朋友。”趙玫詫異地看著她,有些不明白。蘇曉決定對她所做的一切守口如瓶,她不會說出自己是帶有目的地認識了趙玫,不會說出自己曾經撒過一些謊來離間趙玫和許明洋,更不會說誰和誰喜歡著。

  蘇曉轉過身去,朝落地玻璃上自己的影子說:“再見。”成長,真的就來了。她想,會有疼痛會有愛恨,但那些只是路過,所以不用在意。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