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6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19 01:24:23

1

  那天很熱,我極不情願地穿上新襯衫去新學校報到。那件襯衫真是別扭得讓我說不出口,又寬又大,顔色俗氣,式樣古怪,襯托得我更加灰頭土臉,信心全無。

  走進教室時,引來了一陣哄笑。原來,我的后腦勺上沾著一片青菜葉。我的同桌,穿韓版裙的姜子,小心翼翼地說:“蒼耳,你,身上,有股怪怪的味道……”我臉一紅:“可能是樟腦丸吧。”我說得很平靜,但卻心虛得發慌,其實,那是菜園子的味道。

  不合體的衣裳,枯燥的頭發,濃重的郊區口音,它們讓我和周圍鮮活的女孩們格格不入。

  我好自卑。我幾乎悲傷地以爲,未來的3年,要麽變得愛慕虛榮,想盡辦法穿上美麗的衣裳並拒絕再去菜地幫忙,讓自己看起來養尊處優;要麽就懷著自卑,低頭走路小聲說話,讓這美好的年華變成一個蒙塵的瓷器,枯澀干燥,黯淡無光。

  填新生登記表時,我也格外緊張。父母職業那欄,別的同學多填著醫生、教授、律師,而我只能填:菜農。我不是爲父母的職業感到羞愧,只是,青春的自尊心是多麽奇異啊。

  但我有了新發現。

  有個男孩,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天蠍座。我記住了他,彼得潘。彼得潘其實不叫彼得潘,但他騎單車的速度和氣質可以和小飛俠媲美,我願意在心里這樣叫他,只能在心里,因爲彼得潘是多麽出衆的男生啊。

   那個散著薄霧的早晨,在一個交叉路口,我撞到了彼得潘的單車上。我沒有受傷,但卻窘迫得不行,我的白色舊棉裙已經發黃,裙擺也皺皺的,身上還有泥土的腥氣。我忙說:“我沒事,我沒事。”站起來就要跑。他卻叫住我:“蒼耳,我載你去學校吧!”

   在路上,他說:“你的氣質,很像馬蹄蓮,不卑不亢,坦然自若,低調地開著。”那個時候,我正悄悄撫展裙擺上的褶皺,緊張而歡喜,卻又自卑得心慌。

   沒想到,他這句話,竟像一道陽光,猛然刺破了厚重的云層,讓我豁然開朗起來。我開始微笑,並且決定,從今天起自卑的小菜農蒼耳同學,要成爲彼得潘贊許的女孩,不卑不亢,坦然自若。

  2

   彼得潘是健康幽默人緣很好的男孩,所以,他生日那天,收到一桌肚子的禮物和卡片。最后,他很高調地拿出一個本子,讓全班同學給他寫祝福。

   我並不介意大家忽略了今天其實也是我的生日,我只想在彼得潘的本子上,留下特別的,像馬蹄蓮一樣的祝福。我足足想了一節課,最后,鬼使神差地寫上: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書生意氣,揮斥方遒。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糞土當年萬戶侯。而且把字寫得龍飛鳳舞,波瀾壯闊。

   放學的時候,花店的姐姐抱著一束馬蹄蓮微笑著出現在教室門口。她說:“有人請我送這束花給蒼耳同學,並祝她生日快樂。”那束馬蹄蓮,潔白的花朵,淡淡的香氣。粉色的小卡片上,是一行工整的小楷:馬蹄蓮花語說,我不是最美的花朵,但也要盛開歡樂。

   沒有落款,但我希望並且相信,馬蹄蓮,是彼得潘送的。我悄悄轉過頭去看彼得潘,他的目光也越過來看著我,溫暖,滿含笑意,但只是一閃而過。

   這束馬蹄蓮,讓我喜歡得不知把它們養在哪里才好。最后,我把它們插在了泥土里,我祈禱它們能生根發芽,以后年年都能花開不敗。可它們還是枯萎了,我把枯萎的花朵剪了下來,放進一只小布口袋里,挂在了窗口,每陣風來,我都幻想,能聞到它們的幽香。

  3

   生日過去,冬天到了,然后春天姗姗而來。

   彼得潘依舊意氣風發,每天在我的視線里來來回回。我熟悉他外套的顔色,熟悉他的表情,知道他的筆袋里有5支筆,但有時一支也不能用。

   而我,依舊幫著父母在菜地里拔草、摘菜,依舊帶著泥土和露水混合的氣息,在能和彼得潘偶然遇見的那個十字路口走走停停。姜子已經不再對我身上的味道大驚小怪了,有時我還會告訴她:“你今天吃的菜,說不定還是我親手摘的呢。”說這些的時候,我一點也不覺得尴尬了,真的,一點也不。

   同時,我決定,在下一個生日來臨時,送給彼得潘一份特別的禮物。

   芝麻街擁擠而熱鬧,我就在這擁擠而熱鬧的人群里穿梭,去每一家布匹店尋找印有馬蹄蓮的棉布。我要縫一個筆袋送給彼得潘,還要在里面裝上10支顔色飽滿的水筆。

   我找到了花布,請老裁縫給我裁剪妥當,開始動手縫制。針線在我的手里好笨拙啊,完全不像白菜蘿卜那樣靈活,針老是戳破手指,線老是打結,針腳也歪歪扭扭。

   姜子看著我的手指頭,疑惑地問:“你們家種了有刺的蔬菜嗎?”我認真地答:“是的,過段時間就會上市。”她的眼光變得肅然起敬:“蒼耳,你真能干。”

   生日那天,花店的姐姐又送來馬蹄蓮,和去年一樣潔白美麗。而彼得潘,也在他的桌肚子里意外發現了那只裝滿筆的、開滿馬蹄蓮的、拙朴的筆袋。

   那只筆袋,彼得潘從不曾擺到桌子上,那些筆,也不見他捏在手里轉啊轉,只是在考試的時候,再也聽不見他急吼吼借筆的聲音。

   那束馬蹄蓮,我用玻璃瓶子養在了清水里。玻璃透明,水很清澈,碧綠的花萼在清水里若靜若動,很美。

  彼得潘,我忽然覺得,這有點像你的心事,也有點像我的。

  4

   我和彼得潘的第三個生日快來到時,我已經長高了7厘米,並學會了種菜。我種了黃瓜、玉米和番茄,等它們成熟,我要送給彼得潘做15歲的生日禮物。

   我相信對于每年的這一天,我們都揣著同樣的小秘密。但我們卻仍然沒有親口向對方說上一句“生日快樂”。實際上,我們在十字路口相遇也不超過10次,他也再沒有撞倒過我,我也沒了借口再蹭他的車坐。

   我們見了面,只能淡淡一笑,但就那一笑,我心里已經很快樂。

   那個清晨,我摘了兩根黃瓜、4個玉米棒子和兩只大紅番茄,它們都帶著露水。我把它們裝到竹籃里,再用幾片翠綠的番瓜葉蓋上。我不打算遮遮掩掩了,我決定大方地送到彼得潘面前並祝他生日快樂。

   這個時候的我,已經大膽到能夠在冬天到來前向我的同學們推銷過冬的大白菜了,就算頂著一棵大白菜去學校,我也無所畏懼了。可我還是抱著這個籃子猶豫掙扎了一個早上,最后,趁課間操的時候,把籃子塞到了彼得潘的桌子下。

   我肯定地認爲,花店的姐姐還會像往年一樣,送來一束盛開的馬蹄蓮。可出乎我的意料,這次她送來兩束。一束依舊匿名,一束的卡片上寫著彼得潘張牙舞爪的簽名。我很驚異,這個匿名的人,是前兩年送花的那個嗎?那麽這樣說來,彼得潘,這是第一次送花給我。但是,驚異過后我迅速鎮定下來,我說服自己相信,前兩年的馬蹄蓮,就是彼得潘送的,只不過他現在終于敢簽上名字了而已,就像我一樣終于敢送他一籃自己親手種的菜了。

   于是那天,我像明星一樣,抱著滿滿一懷抱的馬蹄蓮,雄赳赳氣昂昂。我的舊裙子,依舊帶著撫不平的褶皺,我捧花的手指,依舊沈澱著洗不干淨的蔬菜漿汁。

  5

  后來,我在校友錄里發現了一個帖子,那個人說,他曾遇見一個像馬蹄蓮一樣的女孩,和他同年同月同日生,每年生日那天,他都送她馬蹄蓮,在她15歲生日那天,他竟然送了兩束,一束署名一束沒有。爲什麽呢?也許是青春奇異的心理在作怪吧。

   于是我在后面回複他:彼得潘,謝謝你的馬蹄蓮。它讓我成長爲一個真正的,不卑不亢,坦然自若的女孩。那些馬蹄蓮,比漂亮的裙子、精美的飾物、潔白的雙手都更加重要,它們就像一塊柔軟的絲巾,擦去了我的自卑,拭淨了我的灰頭土臉,讓我的青春光澤得以展現。當然,每個女孩在她成長的時候,都會遇上她們的馬蹄蓮,這沒什麽可大驚小怪的。可是,我遇上的剛好是你的馬蹄蓮。所以,我不得不鄭重其事地說:我會記得你和你的馬蹄蓮!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