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6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19 01:24:59

3歲,我淪爲她的陪飯丫頭

  紀昭小時候特別瘦,瘦的原因是不肯吃飯。而我小時候特別胖,胖的原因是腸胃功能特別好。不吃飯的紀昭經常被她媽媽滿院子追著喂飯。丟下飯碗就感覺肚子餓的我,經常跟在紀媽媽的身后,看著她端著的香噴噴的飯菜咽口水。

  那一天,紀媽媽在追了紀昭一個多小時、答應了她許多無理要求,一小半碗飯卻還是原封未動的情況下,終于發火了,在紀昭的屁股上重重地拍了兩巴掌。紀昭鬼哭狼嚎起來。一下子把含在嘴里沒有咽下去的飯菜嗆到了氣門里,咳得滿臉通紅。

  紀媽媽手忙腳亂地給她拍背、喂水,我的腳步一點一點地移向放在石凳上的那只飯碗。等紀昭止住了哭,紀媽媽想重新哄紀昭吃飯時,碗里已經只剩一點點菜了。

  紀昭媽媽看著滿臉是飯粒的我笑了:“紀昭,你看這個妹妹多厲害啊,自己吃飯吃得這麽好!”

  紀昭望著我,滿臉驚奇。

  我感覺有些不好意思,趕緊夾起最后一塊雞蛋,討好地往她嘴上送去。她張開嘴接住,大口大口地嚼起來。紀昭的媽媽像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當即找到我媽媽,認我當了干女兒。那年我3歲半,紀昭3歲。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干女兒只是“美其名曰”,實質上是從此以后,我淪爲了紀昭的“陪飯丫頭”。

  紀昭的爸爸是工程師,媽媽是醫生,也許是應了那句“家富小兒嬌”的話,紀昭一出生就不好帶養,三天兩頭地病,三四歲了,還瘦不拉叽地像根干姜。爲了給她補充營養,紀媽媽什麽樣的藥方都試過了,可紀昭還是瘦,還是不愛吃飯,只喜歡垃圾食品。

  我的爸爸、媽媽都是工人,上面還有一個哥哥,生活條件只能算溫飽。當了紀昭的干姐姐后,我算跌進福堆兒里了。我每天按時到紀昭家里吃兩頓飯——午飯和晚飯。偶爾也請她到我們家里來吃。受我的影響,也可能是因爲有了競爭,紀昭的食欲好了一些。每一頓飯不用大人督促,便能自覺地吃下一碗了。

  偶爾,要是紀昭流露出不想吃的神態,紀媽媽就會說:“紀昭,你和高原比賽,看看誰先吃完這碗飯,先吃完的有獎品。”結果,我們兩個都會狠命地往嘴里填飯,雖然每次都是我先吃完,紀媽媽同樣也會給紀昭獎品——努力拼搏獎。

  在得了若干次拼搏獎也就是安慰獎后,紀昭不甘心了。有一次趁她媽媽不注意,她把自己碗里的飯倒了一半到我的碗里。我要告訴她媽媽,她趕緊攔住我說:“幫我吃了這些飯,我給你一塊巧克力。”我便不做聲了。

  第一次,紀昭贏了我,紀媽媽高興地獎了她一套公主裙。從此,這樣的故事便頻頻上演。

  12歲,我成爲她的綠葉

  轉眼間,我們都上學了,進了同一所學校、同一個班。只不過紀昭個子小,坐在最前排,而我個子高,坐在最后排,但這並不妨礙我們的交往。同學們都對紀昭老是偷偷地塞吃的給我感到不解,紀昭總是解釋說:“因爲高原是我干姐姐。”只有我明白,那都是紀昭不想吃,讓我幫忙的。對此,我一直來者不拒,直到上了初中,我才警覺,由于嘴太饞,我的體重已經嚴重影響到我的形象了。

  我和紀昭還是生活在一個院子里,但是感情已經沒有小時候那麽好了。因爲我們都長大了,沒有小時候那麽單純了。她習慣了讓我當她的跟班,隨時對我發號施令。我有了自己的尊嚴,不願意再對她言聽計從。于是吵架、相互攻擊成了家常便飯。

  有一回上體育課,我們練習跳鞍馬。我怎麽跳也跳不過去,體育老師要紀昭做個示范,她“嗖”的一聲就跨過去了。老師要我跟著跳,我說什麽也不願意跳了。

  老師有些生氣地說:“跑步你不行,跳高、跳遠不行,單雙杠也不行,乒乓球更不行。書上說,每個孩子都是有優點、有特長的,你到底哪方面有特長?請你告訴我,好嗎?”

  我強忍住眼淚,一聲不吭。這時,紀昭發言了:“老師,高原的特長是吃東西。”全班同學哄堂大笑,我捂住臉哭著沖回了教室。

  整整一個星期,我沒有理紀昭。那天晚上,她忍不住了,跑到我家來找我:“不就是開個玩笑嗎?真是小肚雞腸。而且我也沒說錯。吃東西確實是你的特長啊!”我忍無可忍,沖她咆哮起來:“你還敢說,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把我當垃圾桶,我怎麽會長這麽胖?”

  紀昭不以爲然:“還怪我害了你,真是狗咬呂洞賓。小時候,不知道是誰偷吃人家的飯……”

  我滿臉脹得通紅。氣呼呼地說:“以后不要再找我幫你吃東西了。”

  “好,以后誰還吃我的東西,誰就是小狗!”

  “以后誰還給我東西吃,也是小狗!”我不甘示弱。

  我們又一次不歡而散。

  晚上做完作業,我到院子里跳繩。紀昭也出來了,手里捧著一只大大的梨在啃。我看都不看她,狠狠地跳繩。她故意說:“真好吃啊!有誰想吃嗎?這是貢梨呢,古時只有皇帝才有得吃呢!”

  梨子的香味隨即飄入我的鼻孔,我趕緊用數數來抵制誘惑:“37,38,39……”紀昭朝我靠近了一步,那梨子幾乎觸到了我的嘴巴。我停下來,氣呼呼地看著她。她說:“要禁得起誘惑哦。”她話音剛落,梨子就被我一把搶過來狠狠咬了一口。

  “不是說不再幫我吃東西了嗎?不是說我毀了你嗎?”她的語氣有幾分得意。

  我答得大義凜然:“毀都已經毀了,干脆徹底一點兒吧!”

  她撲哧一聲笑了:“吃了我的梨,我們就和好了。以后不要再跟我吵架了,我們還是好姐妹,誰也離不開誰的。”

  這還像話,我認可。

  “書上都說,紅花需要綠葉來陪襯,綠葉更需要紅花來點綴是不是?”她繼續說。

  我瞪著她:“你什麽意思啊?誰是綠葉?誰是紅花?”

  她驕傲地一甩頭發:“你心里其實很明白,只是因爲面子上過不去,不願意承認吧?”

  我把那個還剩一半兒的梨狠命地砸在地上:“在我的心里,你是狗屎!”

  18歲,我成爲她的奴隸

  考大學的時候,我是鐵了心要和紀昭分道揚镳的。僅僅因爲她身材好、臉蛋漂亮、家里還有錢,她就自認爲在我面前高人一等,言行舉止都帶著公主般的優越。而且,她知道我最大的弱點就是禁不起美食的誘惑,總是在狠狠踩了我一腳之后,再用美味來賄賂我的胃,讓我時時有吃人嘴短的無奈,跟她的關系再怎麽僵也僵不長久。

  我不想繼續活在她的陰影下了。誰知,紀昭偷看了我的志願,結果我沒能逃脫與她繼續同班同學的噩運。更慘的是,還被分在同一間寢室。

  我在開學的那段時間里恨透了媽媽。因爲她和干媽一道把我們送進寢室后,自作主張地讓我們成了上下鋪……送她們上車的時候,媽媽居然還叮囑我:“要多關照紀昭,她在家里沒干過家務,多教教她。”

  紀昭是什麽人啊,給根竿子就順著往上爬的。我洗完澡正在洗衣服,她抱著一大堆髒衣服風風火火跑過來往我盆里一塞:“幫幫忙,我作業還沒寫完,救救急!”

  其實,沒有哪一次,她是真正因爲作業而沒有時間洗衣服的。有一次,我在晾衣服的時候就看到她跟一個帥氣男生在談笑風生。好在紀昭還懂點兒人情世故,我幫了她的忙后,她會對我有所表示。盡管非常厭惡她把我當傭人使,但看在那些小小報酬的份兒上,我還是沒有勇氣跟她徹底翻臉。
紀昭因爲模樣出衆且能言善辯,一進大學校門就桃花不斷,不過我已經不會再像初中那會兒千方百計地跟她父母打小報告了,因爲大二第二個學期,我也戀愛了。我愛上了高我一屆的才子杜千林。

  可是沒過多久,紀昭迎頭澆了我一盆冷水:她把杜千林寫給她的滾燙的情書扔在我面前,那上面清清楚楚地寫著,杜千林討好我的目的只爲能接近他心目中的女神——紀昭。看我目瞪口呆不可置信的模樣,她幸災樂禍地撇撇嘴:“你功課那麽好,情商爲什麽那麽低啊?人家是不是真心喜歡你都不知道,還傻乎乎地談戀愛。”

  令我萬分氣憤的是,在我經受了如此大的打擊的情況下,紀昭還把一桶泡得發臭的被子交給了我,她說:“用勞動來排遣排遣心底的痛苦吧!”我怒吼起來:“紀昭!我是你的奴隸嗎?”

  她飛快地往外跑,一邊跑還一邊嘀咕:“有這麽凶的奴隸嗎?”

  23歲,她說會對我負責

  臨畢業的時候,學校里舉行了幾次招聘會。紀昭問我想找什麽樣的公司,我冷冷地說你該不會還跟著我走吧。她很得意:“你放心,我已經找到工作了。”我告訴她:“那就好。我們終于可以分開了。”她笑嘻嘻地說:“我也這麽想。”

  因爲我優秀的成績得到老師的垂青,教導主任推薦我去了浙江,她有一個學生在那兒開公司,需要一名英語翻譯。而我的英語當時過了六級。她力薦了我。

  我去浙江的時候沒有跟紀昭說,擔心通不過面試被她笑話。沒想到事情很順利,我到浙江的第二天就上班了。紀昭接到我的電話時,顯得很落寞:“高原,你真狠啊!就那麽想擺脫我嗎?”

  我說:“是,我討厭跟你像連體人一樣生活著。”

  她賭氣說:“那好吧。我們以后再也不要聯系了。”

  挂了電話,我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20年了,我終于徹底擺脫了這個難纏的冤家,開始我嶄新的人生了。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輕松。

  可是,也有想起她的時候。看到大人端著飯碗追著孩子喂飯的時候、看到小女孩兒吃冰淇淋吃得滿嘴奶油的時候、看到個子高高瘦瘦說話像打機關機一般快的女孩子的時候,我都會不由自主地想到她,想到被她用美食俘虜的我的童年和少年時代……

  人長了,脾氣也見長。以前跟我賭氣不會超過12小時就會主動跟我示好求和的紀昭,這一次硬是兩個月沒跟我聯系。真沈得住氣!

  她說,她通過了好幾家公司的面試,但她最終選擇了這家糖果公司,是因爲她知道我喜歡吃糖。雖然她漂亮、驕傲,但在我面前,她是自卑的。我和她一樣貪玩,但成績總在班上名列前茅。我進重點中學靠的是成績,她靠的是爸媽的錢,她如影隨形地跟著我,是因爲她習慣了和我一起生活,她離不開我、依賴我。

  她說,她對我的野蠻與不留情面,一半源自骨子里的不自信,一半緣于在自己最親近的人跟前的任性。她其實很愛我,只是不習慣直接表達。就像大學的時候,她知道我喜歡一套黑色的連衣裙,她便自己買下來,故意買大尺碼,然后無所謂地扔給我;就像知道跟我戀愛的杜千林“身在曹營心在漢”之后,她其實特別激憤,也特別難過,她想安慰我,卻說不出得體的話……

  眼淚慢慢模糊了我的視線,腦海里卻清晰地浮現出一組組鏡頭:上幼兒園時,我跟同桌的小朋友吵架,她用水彩筆狠狠地在我的作業本上胡亂畫叉,把我的本子畫破了。紀昭不顧一切地撲過來,用自己的彩筆使勁地畫那個小朋友的課本……中學時,體育達標測試,我的100米怎麽也達不了標,一名女生嘲笑我跑步的姿勢像大熊貓。紀昭潑婦一般和人家對罵,最后扭打成一團……大學時,我患急性闌尾炎,住了半個月院,紀昭陪了我半個月,期中考試都沒有參加……

  原來,20多年的時光里,她也給予過我關愛。可是因爲她的別扭,在我的腦海里只裝著她的優越感和自己所受的委屈……

  我打開QQ,給她留言:“紀昭,前幾天我看到杜千林了,看樣子混得很不錯,他的太太穿得珠光寶氣,羨慕死我了。如果不是你,趾高氣揚坐在他旁邊的人肯定就是我了。哪里用得著像現在一樣狗似的被人家呼來喚去還掙不了三瓜兩棗。我這一輩子就讓你給毀了!”

  她發過來一張得意的笑臉:“不是說不再聯系了嗎?”

  我恨恨地說:“你爲什麽給我寄巧克力?都天各一方了,難道你還想控制我?還想讓我繼續胖得無人問津?”

  她說:“你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的。我現在正協助我們的産品開發部經理研制新品種的巧克力,這種巧克力味道比普通的巧克力更好,又能達到減肥的效果……”

  我忙問:“什麽時候上市?”

  她馬上恨鐵不成鋼:“還是這樣禁不起美食的誘惑,你怎麽可能不胖!”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