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7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19 01:26:13



  那時候,似乎所有孩子對插班生都有著莫名其妙的歧視,1993年的春天,我跟著父母從偏遠的云南回到山東的那個小城,住進鐵路局家屬院,插班到鐵路小學的二年級3班。

  父親是轉業軍人,我還是那種部隊小孩的打扮,白襯衣,小軍褲,戴小軍帽,說普通話。一進教室,便被一個班的小孩嘲笑。

  我也看不起他們,我們互相覺得對方土,不屑一顧。

  好不容易挨到下課,調皮的男生跑過來搶了我的帽子扔到半空,有人接起來繼續扔……我看著帽子滿天飛,眼淚在眼眶里打轉,卻又倔強地抿著嘴不服輸。

  她忽然沖到正要扔我帽子的男生身邊一把將他推出很遠,伸出手去嚴厲地說:把童童的帽子還給她。

  她很高,比男生高了半頭,板著臉,很有威嚴。男生翻翻白眼,不情願地把我的帽子遞到她的手里。

  她把帽子拿到我面前,撣撣土,仔細給我戴上。安慰我:童童,別搭理他們。

   我迅速知道了她的名字——于青梅,不好聽,有點土。可是沒有關系,我喜歡她,知道她是會對我好的人。

  那天放學后,掏出兩塊我裝了一整天沒有舍得吃的大白兔奶糖塞到她手里。

  她張開手看了看躺在掌心里的兩塊糖,笑了,然后伸手牽過我的手,咱們走。

  二

  青梅是班里的體育委員,我曾經以爲所有的體育委員都是男生。后來的春季運動會上,我知道了她當體育委員的理由,跑步,跳高,遊泳,她都得了第一名,很棒。我在場外大喊大叫,嗓子都喊啞了。

  青梅的體育好,功課卻很一般,不管怎麽努力,分數總是在中等以下,不像我,即使隨便努力一下,成績也會躥到前幾名去。

  青梅羨慕我:童童,你真棒。

  我也羨慕她,體育成績,累死我都不能達標。

  我們互相羨慕,各自的出色之處又不沖突,慢慢成了一對形影不離的女孩。她高大,我嬌小,牽著手,從學校到家,再從家到學校。

  家屬院不算大,十幾排房子,青梅家廚房的窗子,斜對著我家的客廳。她的母親李阿姨,飯菜做得好,香味常常飄過好幾排房子,尤其她烙的油餅,一入鍋,我的口水就要流出來。

  于是常常聞著香味就去了,在門邊喊一聲:青梅,然后說:阿姨,油餅真香。

  青梅的家人很歡迎我,從不覺得我嘴饞。每次去,李阿姨會把所有好吃的都拿出來,他們知道我學習好,希望我能幫青梅把成績提上去。

  但是有些事,即使努力也無濟于事。六年級的時候,青梅幾乎把學習桌搬到了我家里,可是成績還是在中等以下。

  她很失落,我也是。成績的差別,讓我們很可能從初中起就無法再在一起。

  爲此,我甚至暗暗決定放棄考一中,去和青梅考一樣的學校。我不知道那意味著什麽,但是,我不想和青梅分開,對我來說,和她在一起,比一所好學校更重要。

  我把這個決定偷偷告訴青梅,那天晚上,她哭了。

  之后,她更加努力了,所有時間都用來學習,效果卻依然不明顯。

  我們卻終究是有緣分的,考試前的一個月,一中的體育老師來選拔體育生,作爲體育委員,青梅第一個被老師推薦上去。她擅長長跑,成績達標,順利被選中。

  兩個月后,我以全市第30名的成績考入一中。

  三

  初中三年,成爲少女的我們完全延續了童年時的好。甚至更加要好了,雖然不在一個班,可是每天都一起上學放學,中午一起吃飯。

  青梅在初中的那三年長到了170厘米,跑得越來越快。我還是瘦瘦小小的,體育成績不達標,功課一流。

  因爲青梅,在學校瘦小的我從來沒有被任何人欺負。體育生是很有威懾力的,誰都知道有青梅罩著我。

  依然愛吃李阿姨做的油餅,常常在她家里吃晚飯。慢慢地母親會在買衣服時給我和青梅各買一件,以還我在人家家里吃飯的情分。

  兩家的關系就這樣慢慢近了,好像我們成了同一個家的孩子,不用再分彼此,這讓我和青梅心里充滿著無限歡喜。

  2001年秋天,16歲的我和17歲的青梅,毫無懸念地以自己的特長升入本校的高中部。

  四

  讀高中后,因爲功課緊張,我們開始住校。

  最初,不會套被罩,喊來青梅,她三下兩下幫我套好,並將開口處用針細細縫了——除了學習,她什麽都做得比我好。

  吃飯,不愛擠食堂,都是她先去將飯菜打好,體育生有一些餐費補助,可以吃得好一點兒,她都和我一起分享。

  有段時間,我喜歡吃校外小吃店的一種炸糕,每天早晨,她早早跑出去買回來,放到我手里,還熱熱的香香的。

  那麽多年,始終是青梅照顧我多一些,性格里,她有男孩子的豪氣。又因爲她比我大一歲,比我高大,覺得照顧我是天經地義。

  我坦然接受她對我的好,當她是姐姐。

  然后,在我們讀高二的時候,發生了兩件事。第一件事:我們居住了很多年的家屬院拆遷,我們的家將搬到不同的地方暫時借住。第二件事:我的哥哥和她的姐姐戀愛了,他們因爲我和青梅認識,走近,又同齡,戀愛,是件自然而然的事。

  那兩件事,第一件讓我們有些傷感,第二件卻又讓我們無比欣喜——真的成爲親戚了,真的可以是姐妹了。看到我們的哥哥、姐姐牽著手走在一起,我和青梅覺得很甜蜜。那時候的我們還不懂得,人和人的關系是最最複雜的,會發生各種各樣的變化。我們只顧高興了。

  再然后,高考臨近,我夜以繼日地複習。青梅常常拿了營養品來給我打氣,她是松懈的,作爲體育生,她讀大學會比我更順利。

  但是我們都明白,繼續在一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2004年的夏天,是我和青梅最好的夏天。她的姐姐嫁到了我家,而我干脆搬到了她家,我們從早到晚形影不離。看電影,買衣服,上網聊天,等待錄取信息……

  青梅先接到了石油大學的通知書,隨后,我被海洋大學錄取。兩所學校,一個在東營,一個在青島。

  那天,我們在山東地圖上把青島和東營之間畫了一條粗粗的線。下面寫:汽車,4個小時;火車,4個小時。

  4個小時,是我們的距離。長大后,我們開始平靜地接受了這種分離。

  五

  開學一個星期后,青梅就來到了青島,帶著我買日用品、熟悉學校外面的各路公交車,並領我找到了一處有些隱蔽的水果市場,那里的水果,新鮮且便宜……而當我自己笨拙地換洗被罩、縫掉了的扣子、無助地站在擁擠的食堂的角落中時,我是那樣深深地想念著青梅,我才知道那麽多年,我就像一個被母親寵壞了的孩子。可是我離開了她,必須學會在沒有她的世界里獨自生活,獨自堅強。

  我開始告訴她我什麽都應付得來,用她那樣的輕松口氣。然后假期到來,她會拐個很大的彎先來青島,接我一起回去,過我們熟悉的勾肩搭背的日子。曾經以爲這日子,會天長地久。並認爲我們的哥哥姐姐,會過得和我們一樣好。沒想到3年后,2007年夏天,我和青梅回到家時,被各自的父母告知:我們的哥哥姐姐要離婚了。
我一時被這個消息打蒙了,結結巴巴問了句:不……不能不離嗎?

  母親搖頭:該說的都說了,他們鐵了心,已經鬧上法庭了。

  我愕然。原本那天下午和青梅約好了找同學玩,可是忽然之間,我卻沒有勇氣打電話給她,坐在電話旁等了許久,她也沒有打給我。

  那天晚上,我有一點兒恨我哥。

  隨后的日子,我和青梅約好了一樣,誰都沒有給誰打電話,而哥哥和嫂子開庭的日子,卻那麽快到了眼前。

  六

  本不想去的,不知道爲什麽,最后還是去了,跟在家人的后面。

  青梅也去了,同樣跟在家人的后面,只是她太高,我一眼就看見了。

  我們對視了一眼,眼神複雜且倉促,各自躲開了。

  我的哥哥和她的姐姐,曾經相愛的兩個人,在法庭上先是有一句沒一句,后來,爭了起來,各自指責對方的過錯。青梅的姐姐,說著說著激動起來,說起了母親的不是,說母親對哥哥偏袒……那樣苛責的口氣。我忍無可忍,站起來說:不許汙蔑我媽,是你自己不好……

  我的話沒說完,青梅也忽地站起來:我姐沒錯,是你們家不對……

  法官拍案,肅靜!

  我住了口,坐下來,刹那間,心里萬分悲涼,不是爲哥哥即將解體的婚姻,而是我清楚地知道,我失去了她。青梅,我們失去了彼此。在自己的親人面前,我們還是不約而同地選擇了血濃于水的感情。我們都是這樣凡俗的女子,我們這麽自私又這麽無奈。

  七

  哥哥和青梅的姐姐,就這樣彼此怨怼著分開了。那個夏天,我過得蕭瑟而懶惰,沒有出門,甚至打不起興致買新衣,開學日子不到便匆匆離開家去了學校。

  再也沒有繁多的電話,再也無須歡天喜地地跑去車站等待東營方向駛來的火車……日子很空,我開始戀愛。一次次,卻不能圓滿,總覺得是被人欺負了一場,可是,已經沒有人罩著我,哭過幾場,終究開始學著接受委屈,隱忍地生活。

  2008年夏天,我畢業,留在青島,再沒有了青梅的消息,他們一家人都遠遠地淡出了我的生活,不被提起。

  2009年夏天,哥哥又結婚,我回去參加他的婚禮,酒店門前,隔著街道,看見一個似曾熟悉的身影,高高的,頭發很短,已經有了身孕,穿寬松的裙子,緩緩走在人群里。

  做花童的孩子在身邊跑來跑去,邊跑邊嫩聲嫩氣地背誦: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

  青梅,青梅,在沒有我的生活里,你要好好的,要幸福。我從來都沒有怨過,這些年,我一直記得你給過我的所有的溫暖,並永不會忘記。但是我,沒有對你說。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