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753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9-19 08:25:48

如果我被公安局抓住,肯定會是以詐騙罪給我定罪,我就是人見人憎的電信
詐騙人員,我在郊區租了一個小院,每天的工作就是給人打電話,推銷各種花裡
胡哨的產品,每個月很少有人上當,但只要有人上當,我的收入就會比一般白領
還要優越。

  我有一個漂亮的老婆,我給老婆和孩子在市區買了房子,每天開車來到我辦
公的小院,幹我們這一行的,工作和生活的地方一定是必須分清的,否則會讓人
一鍋端的。

  當我接到文姐電話的時候,我剛剛得手一單,一般打我私人電話的人都是我
的朋友和家人,看到陌生號碼,我也是會接的,有可能是換號的朋友打來的,聽
到文姐有些顫抖的聲音時候,我判斷對方的情緒有一些激動,當文姐告訴我,我
老婆出軌的時候,我有些許差異,但很快就鎮定了下來,幹我們這行的,過硬的
心理素質是非常重要的。

  文姐說她就是我老婆姦夫的合法妻子,知道自己老公在外面勾搭女人,找人
跟蹤自己老公,知道了淫婦也是有老公的,在氣急敗壞,無計可施的情況下,選
擇給我打了電話。

  我沒有多說什麼,我知道現在說什麼還為時過早,就在十分鐘之前我老婆還
給我打了電話,我們還一起憧憬著過兩年攢點錢換一個更大一點的房子,現在讓
我相信我那個性格內向,不上班,不工作,只知道在家好好相夫教子的老婆會出
軌,我還是有一點詫異的,但文姐說她手中攥有兩個人出軌的確鑿證據,我定了
定神,鎮定的告訴文姐,先不要聲張,見個面詳聊吧。

  見面地點就選在我的小院,雖然有些冒險,但我知道,現在我在任何一個地
方會見另一個陌生女子,都會引起人的注意,因此,我選擇在自己最熟悉的陣地
解決這件事情。

  中午時分,文姐在我的指揮下,駕駛著一輛思域駛入了我的小院,我看了看
後面沒有跟蹤的車輛後,將大門緊鎖了,門是無縫鋼板銲接的,而且我故意讓它
鏽跡般般,好像一個廢棄的小院,這樣可以不引人注目。

  文姐後來說,第一次見我,沒有想到我會這麼年輕,這麼英俊,很難理解為
什麼有這麼優秀的老公,我老婆還會出軌,我苦笑了一聲,說我可能太缺乏生活
情趣了,她說對,她老公就最會哄他那些年輕女下屬的歡心。是個情場高手。

  文姐外表看起來是個很精緻的女人,打扮的很精細,但是眼角已經有了幾絲
魚尾紋,但是保養的很好,全身很緊繃,臀部很大,撐的兩片屁股很明顯的顯露
了出來,內褲的紋理都看的出來。胸也不小,很緊繃,很堅挺。膚色顯暗,很亮,
亮黑的感覺,給人很光滑的感覺。

  通過聊天我發現,文姐是個很沒有主見的女人,整個人的狀態很慌亂,我想
她之所以找到我,是希望我是一個比較強硬的人,能夠幫她揭穿她的老公,但我
給她的答案是否定的。因為如果捉姦的話,對我的社會影響太大了,對孩子將來
的影響也不好,我選擇隱忍,我對老婆還是很愛的,我相信她之所以出軌,肯定
是受不了我太悶的性格,想找找暫時的刺激而已。

  但當文姐將他們兩個人的床照時我的心還是被微微震動了。

  我用電腦打開文姐帶來的U盤,裡面有很多圖片,有一百多張,有的是我的
老婆穿著情趣內衣,黑紫色網狀絲襪,兩根吊帶將襪子連接到一個上衣上,整個
屁股裸露在鏡頭前,老婆稚嫩的小逼裡滿滿登登的塞著一條黑色的大雞吧,老婆
薄薄的外陰緊緊地包裹著那條雞巴,想像一下都知道很爽,我的下面不知不覺得
硬了起來。還有的照片,老婆的屁股被高高擡起,兩條腿朝天,鏡頭前是兩個光
滑的大屁股,男的屁股在上,兩個圓潤的睪丸遮在老婆的屁眼上,看不見老婆的
臉,我想也一定是爽呆了。還有的是老婆跪著,屁股撅著,老婆圓潤的腳後跟朝
上,突出在鏡頭中,男的抱著老婆的細腰,看的出來正在用來的來回捅著,整條
大吊都已經插入。還有的是老婆的臉正對著鏡頭,整個嘴巴大張著,看起來很痛
苦的樣子,圓潤的乳房鈴鐺一般的垂著,老婆兩條粗壯圓潤的大腿用來向兩邊分
開著,儘力迎合著後面的大砲。最令我驚訝的是,有很多竟然是老婆為那條大雞
吧口交的圖片,老婆將那條雞巴握在大拇指和食指中間,表情非常享受的用她的
小嘴唇享受的吮吸著那個光亮的小蘑菇頭,要知道,口交是老婆明令禁止的,一
結婚就告訴我,她不可能為我做這麼淫蕩的事情,可是現在為什麼吃別人的雞巴
卻這麼賣力?我不由自主的搖了搖頭。各種姿勢的被幹和各種姿勢的迎合,這些
圖片中應有盡有,應該說,這完全可以作為婚內出軌的證據而起訴離婚了。但是,
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卻對老婆出軌的事情看的非常淡,更確切的說,我彷彿非常
期望老婆出軌。整件事情令我興奮。尤其是看到照片中老婆從來沒有在我面前表
現出過的淫蕩享受表情,我的下身簡直就硬到極點了。

  文件當中還有好幾段視頻,視頻中老婆身著暴露,像是迪廳裡的舞女一樣左
右扭動著自己的身體,時不時還騷動一下自己一頭烏黑的長髮,用力的咬著自己
的下嘴唇,彷彿觀看者是一個非常吸引人的獵物一樣。扭動了很長時間之後,讓
香汗覆蓋的身體發出了晶瑩的亮光,老婆興緻很高的蹦到了床上,手拿起鏡頭前
的雞巴就開始吃,邊吃還邊說:「這麼瘦的老公怎麼有這麼大的雞巴,我喜歡,
呃呃呃……」。之後老婆轉過身體,屁股背對著鏡頭,手扶著大雞巴,把它慢慢
的送入了自己的小逼,然後就一下一下的開始往自己身體裡送大雞吧吃。一邊草
還一邊淫蕩的說,老公要把我操死了。

  我向文姐要求,將照片和視頻進行了備份。我告訴文姐,這件事情就交給我
處理吧,我會處理完美的,文姐的軟性子,還有一點花癡,見到我帥帥的模樣和
氣質,剛認識不久就已經對我言聽計從。

  我讓文姐回家,一切如常,不要挑破。

  而我卻陰謀著一場巨變。

  我回到家,將那些照片連到我家裡的65英吋壁掛綵電上,清晰的液晶屏很
快將放大版的照片呈現在了我的面前,隨著照片的不斷變換,老婆的身體不斷的
扭動著,各種姿勢,各種表情清晰的呈現在了屋子中間。

  我坐在沙發上,給老婆打了個電話,讓她把孩子送到我父母家裡。老婆很奇
怪,問為什麼,我說老人想孩子了。她也沒多說什麼,就照辦了。

  門把手轉動的聲音想起的時候,已經是八點多了,電視中依舊輪番播放著老
婆出軌做愛的照片,而我的雞巴已經硬出水了,但我不急於刺激它,我要好好整
治整治家裡這個淫婆。

  老婆進門後很塊注意到了大屏幕上的畫面,我平靜的吸著煙,等待著她先開
口。

  她差異的說不出話來,呆了一會之後,她收拾東西說要到娘家住兩天,臉色
陰暗到了極致,很有可能是在盤算下一步該怎麼做。我才不會放她走,我的雞巴
已經硬的不行了,那天老婆依舊是穿著者保守的牛仔褲子,穿著厚厚得體的白色
純棉襪子,我什麼話也沒對老婆說,而是強行三下五除二將她的衣服全部脫了下
來,她抗拒的用兩隻手阻止著我,卻根本不知道為什麼要阻止我,漲紅的臉左右
搖擺著,卻羞愧的說不出一句話。

  當一對大奶子被我強行從衣服中薅拽出來之後,我的獸性被全部激發了,這
時候的我已經不是在同老婆進行夫妻生活,而是在QJ她,是在羞辱她。

  我把大雞吧強行插入她身體中的那一刻她停止了所有的掙扎,一陣陣的抽泣
了起來,而這事的我已經顧不上了,我腦海中全是她跟姦夫在床上淫蕩的表情,
我要她給我補償。

  我插

  我的雞巴其實也不小,一槍捅下去的效果,也不亞於在老婆的小逼裡安裝了
一顆重磅炸彈,老婆不住的呻吟的,一隻手放在自己的眼睛部位,她已經無顏正
面面對我了,另一隻手放在了陰部,以緩解我強行插入而帶來的刺痛感。

  我把她放在臉上的手拿開,我要她看著我的眼睛

  「騷貨,是不是沒臉見我了,竟然背著我在外面偷漢子,還叫的那麼淫蕩,
賤貨,你怎麼這麼賤呢,是你媽遺傳給你的麼,操你媽個比的?」

  我用言語刺激著她

  「什麼都不要說了,離婚吧!」她又將手遮在了眼睛上。

  「離婚?不可能,這幾年我在你身上花費了多少精力,我不會便宜別人的」
我一邊用力的捅著老婆的騷逼,一邊費勁的說道。

  「那你想怎麼樣?」老婆彷彿看見了一絲曙光一樣,眼睛閃過了一剎那的亮
光,就是這一剎那的亮光讓我知道,我完全是佔據上風的,我可以為所欲為。老
婆不想離婚,她沒有經濟來源,又不善於工作,自己出去混肯定是很苦的,她一
定清楚這一點,而那個姦夫是有老婆的,離婚肯定要損失一大部分財產,因此,
老婆肯定是不能確定姦夫會不會為了她而跟他的老婆離婚。這可就便宜了我。

  「我不會跟你離婚,也不允許你跟我離婚,如果你要強行跟我離婚,我會把
這些照片和視頻放給兒子看,讓他長大之後知道,自己的母親曾經是一個多麼淫
蕩的賤貨。」我威脅的說道。

  「你敢!你不要把我們兩個的事情牽扯孩子身上,他可是你的親骨肉,這一
點我保證」

  「哼,鬼才信你,誰知道你跟誰下的野種!」我故意刺激她,我知道孩子肯
定是我的。

  老婆的嘴唇微微的顫動著,但隨後老婆強忍著在自己臉上擠出了一絲笑容,
然後雙腿用力的夾了夾我的腰,雙手在我的背上撫摸著,|

  「老公,人家說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我們都結婚這麼多年了,
我知道你有多疼我,你不會讓我流離失所,不會讓我失去兒子對嗎?我保證我以
後再也不會出軌了」

  老婆說完就開始在我臉上拚命似的親了起來,雨點似的吻落在我的臉上,別
提有多愜意了,我的勝利全部集中到了我的雞巴上,雞巴漲的越來越大,越來越
硬,我拼了命的在老婆身上發洩,以前她喊疼的時候我都會稍微放慢一點,現在
不同了,我再也不用顧及她的感受,因為我知道她能承受的雞巴重量遠遠超乎我
的想像,於是我一槍一槍真刀實彈的做,老婆叫床的聲音越來越大,這幾年老婆
漂亮的身影在我的腦海中不斷的閃現著,我突然覺得老婆越來越漂亮,我要仔細
的開發她。

  我將一股濃濃的精液蔓延了老婆的半張臉,糊住了她的睫毛,和她的嘴巴,
老婆拚命的閉著眼睛和嘴巴,好讓精液不進入眼鏡和嘴巴。老婆說讓我給她拿一
張紙巾。

  我一聽這就來了氣,

  「你不是不想離婚麼,那以後就得什麼都聽我的」

  老婆拚命的點了點頭,

  「把你臉上的精液都吃掉,敢浪費一滴我就打死你,從今天開始,你不聽話
我就會掌摑你,而且是當著兒子的面。」

  老婆厚重的胸膛起伏著,很委屈的樣子,但停頓了一會,還是開始伸出舌頭
來舔舐嘴巴周邊的精液,一點點的吃下去,吃的很慢,

  「你給那個男的吃的很乾淨麼,怎麼到了我這裡就羅里吧嗦的了,吃快點」

  老婆一聽加快了吃精的速度,不一會臉上的所有精液就全部都被掃老婆蒐集
到了嘴裡嚥了下去,最後老婆還伸出舌頭,讓我看看吃乾淨沒有,我當時別提有
多爽了。

  老公這樣行嗎?

  老公還要我怎樣做,我都照做,吃哪裡都行,吃屁眼都行。

  吃屁眼?吃屁眼都是便宜你的,你聽著,從今天開始你除了是我的老婆之外,
還要多一個身份。

  多一個身份?老公,什麼身份?

  妓女,我回答到,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一隻雞了,你不是喜歡別的男人嗎,從今天開始,你
必須接客,按照我的指示接客。」我嚴肅的說。

  「老公我知道你很生氣,可我已經是孩子的媽媽了,我怎麼可以做接客那種
事情,讓人知道了我還怎麼做人」老婆跪在我的面前,央求著。

  我不容分說,啪就是一記耳光,響亮的整個房間中都能聽到。

  老婆捂著臉,眼鏡裡充滿了血絲。

  「還要我再來一下麼」我故意裝作氣氛的說。

  老婆沈默了,低下了頭,濃密的頭髮遮住了整張臉。我發現這時的老婆是我
見過的最美的時候,原來女人在絶望的時候才是最美的,我一定要讓她天天絶望。

  沈默了一會,老婆的頭還是低著的,但發出了很小的聲音:「怎麼接客,你
說吧」

  哈哈,我勝利了。

  當天晚上我就在網上購買了很多情趣用品,有假雞巴,各種大尺寸的,都是
粗壯的要命,我要將這些全部都插在老婆的身上,更有意思的是,我在購買這些
情趣用品的時候,我讓老婆坐在我的大腿上,我們一起購買,她看到這些,低下
了頭,我聞到了她身體上的香味,她說老公,這些都要給我用嗎,我說對,你必
須用這些,這是我對你新的愛。

  除了情趣用品之後,我還給老婆購買了許多前衛的衣服,我告訴老婆,將以
前那些保守的衣服全都扔了,你以後必須袒胸露乳的在外面。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9-19 08:27:04

 第二章

  沒有男人能夠抵禦妓女的誘惑,主動,騷動,加舌頭的擾動。也沒有男人一
直會喜歡自己的老婆,因爲老婆那一套早就吃膩了,同樣的奶子,同樣的逼重複
草上很多次,同樣的叫聲,當然會膩。但是如果老婆突然之間有一天換了一副嘴
臉該怎麽辦,原來很保守,很木讷的黃臉婆,突然之間喜歡上了暴漏,喜歡上了
呻吟,喜歡上了吮吸,突然之間發情指數上升了幾十倍,你會動心麽,不知道你
會不會動心,反正我會。

  老婆出軌了,我要報複,不是去捉奸,而是讓老婆變成淫蕩少婦給我看。體
驗無形的性快感。

  當我跟老婆攤牌之後,幾天之內,老婆的衣櫥�就擺滿了上百件的情趣樣式
的衣服,有護士服,海軍服,警服,各種絲襪,各種高跟,各種性用具。

  另外,我將十五歲的孩子也從老人那�接了回來,我要跟我的兒子共同調戲
他老媽。

  孩子到家之前,老婆可憐粑粑的央求我,能不能在孩子面前不要提起她出軌
的事情,她還是想在孩子面前保持一個慈母的形象。

  我嘿嘿一笑,假裝生氣的說,哼,孩子,還不知道是誰的野種。

  「你不要這樣說,樂樂真的是你的孩子,他長的像你你看不出來嗎?」

  「哼,在一起呆久了,夫妻都會有夫妻相,何況一個孩子」,不過我也不是
禽獸,我答應你,不會告訴孩子你讓別人操了。但你也不再是孩子以前那個沈悶
的隻知道教育她的傳統母親了,從今天開始,你對混小子的愛,要換換了。

  「換換,老公,你什麽意思,我真的好痛苦,我知道我出軌是我不對,但求
求你不要折磨我好嗎,如果你願意離婚,我可以什麽都不要。孩子你說歸誰就歸
誰,隻要你不讓他知道我的事。」老婆一臉疲憊,一臉無奈。

  「哼,我當年花了大力氣追你,你忘記你是如何趾高氣揚的了?你忘了你怎
麽讓我在雪地�等你了?哼我要折磨你,我要報仇」

  老婆趴在自己的手臂上,小聲的抽泣起來,她哭的越傷心,我感覺越好,欺
負女人原來是這麽的爽。

  我到衣櫥�給她挑了一身衣服,告訴她,一會兒子回來就穿這身。

  「不行,絕對不行,兒子會怎麽看我」老婆紅紅的眼圈圓睜著。

  哼,我拿起遙控器,點開了電視機,老婆光滑裸露的身體又出現在了屏幕上,
臉沖著鏡頭,正在津津有味的舔舐著騷男的大雞吧。

  老婆一下癱軟在了沙發上,雙手抱頭,痛苦著嚎叫著,「我不要,我不要,
嗚嗚嗚嗚,你不要這麽對我,我不想活了,嗚嗚嗚嗚」

  「不想活?」我坐在她的身邊,用手揪住她後腦勺的一撮頭發,哭紅的臉又
重新從頭發當中露出。

  「沒那麽容易讓你死,是你先背叛我的,你要麽穿上衣服照我說的做,要麽
現在就自殺,但你自殺之後,我會將你所有的醜事都告訴你兒子,讓他知道你是
畏罪自殺。」我惡狠狠的說道。

  我將衣服扔在地上,

  「兒子還有一會就回來了,要怎麽辦你自己看著辦吧」

  老婆劇烈的哭泣了起來,快喘不上氣來的那種哭法,一抽一抽的,淚痕挂滿
了臉上。

  我把一把刀給她放在桌子上,意思是不照辦就用這個自殺。我知道老婆膽小,
沒有自殺的勇氣。

  而地闆上,是一件超短裙,包臀的,粉紅色的,上身是一件很小的隻能包住
胸部的黑色亮透的緊身衣服,材質很像絲襪,還有一雙透明的高跟鞋,魚嘴,粗
跟,防水台的,穿上之後,可以看清楚整個腳。

  老婆一邊抽泣著一邊撿起了衣服緩慢的穿上。

  穿好之後,老婆的整個人的身材都體現了出來,包臀的裙子緊緊實實的包在
老婆的大肥臀上,隻要稍一彎腰,老婆那內卷的陰唇就會破空而出,當然,我是
不會給她穿內褲的,而整個腰腹也裸露在外面,兩坨大肉蛋被緊身衣托舉著,而
上面卻裸露著兩個半球,圓白緊緻,富有彈性,稍不小心,乳頭就自己蹦出來。
穿上高跟鞋之後,整個人都高了十公分,而且把一條大長腿給凸顯了出來,粉紅
色的腳後跟和腳趾,讓人忍不住想舔吃。

  穿好之後,我把化妝包扔給她,讓她畫濃妝,足浴店按摩妹那樣的濃妝,厚
粉底,大紅嘴唇,黑眉筆,假睫毛。花完之後,整個容貌都改變了,我的雞巴又
大了,我掏出雞巴,使勁的往老婆的臉上抽打著,好爽,老婆又開始抽泣了。

  六點多,門鈴想起,我們家的小男人回來了。老婆一陣緊張,不知道兒子見
了她現在這幅模樣會有什麽反應,她理了理兩鬓的頭發,用手指整理了一下臉上
的妝容。

  我讓老婆去開門,老婆站在門前,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慢地打開了門,雖
然有心理準備,但是兒子吃驚的樣子仍然讓我非常的爽快。

  兒子仔細端詳了一陣,直到發現眼前這個妖豔的大胸妹就是自己母親的時候,
嘴巴驚呆的合不攏。

  「媽,你?」兒子一直盯著老婆看著,

  老婆強忍著心中的激動,假裝平靜地說「進來啊,沒見過你媽啊!」然後急
忙轉過身去,不願意正面對著兒子,可是背面更加通透,裸背細腰,還有一不小
心就要噴薄而出的小逼後視圖。

  兒子鬼頭鬼腦的望了我一眼,然後頑皮的說:「爸,我回來的是不是不是時
候?」

  我假裝尴尬的笑了笑:「有點,嘿嘿,沒事」。

  「你們都老夫老妻了,還玩兒這個?」老兒子用手指甲輕輕的拽了一下老婆
身上的蟬薄透明衣,現在的小子,對性愛方面都早熟,知道這叫制服誘惑。

  「傻小子,瞎說什麽,我這是要拍張藝術照,試試服裝」老婆急忙掩飾道。

  「行啦,別掩飾了媽,玩兒制服就玩制服吧!都是成年人」兒子裝著大人的
口吻笑嘻嘻的說著,眼鏡卻忍不住的往老婆的胸部和裆部看去。

  老婆急忙雙手抱胸,臉扭向了一側

  「爸,你看,媽媽黃臉婆居然還知道害羞」兒子很開放。

  「嗯,你媽以前沒穿過這樣的衣服,不習慣」我假裝幫著老婆打圓場。

  「哎呀,媽,這有什麽呀,你沒到大街上去看看,現在女生大白天都這麽穿,
我們班的女生都有穿丁字褲的了?你要是總像以前那樣穿那些破爛衣服,我爸早
晚一天讓街上的小騷狐狸給勾引去,你還不趕緊捯饬捯饬,今天這身就不錯,嘿
嘿」兒子古靈精怪,說起女人來一套一套的。

  「我去給你們做飯」老婆終于掩飾不了尴尬,想要逃離。

  我拿起桌子上的紅酒,晃了晃,然後沖著兒子說:「兒子,今天晚上聽見什
麽聲音可不要出去說奧」。

  「哎呀,爸,放心,我懂,再說,我媽那叫床聲我又不是第一次聽,太枯燥
了,一點新意都沒有」。

  「哈哈,你小子,那今晚老爸給你整出點不一樣來。」

  「你們倆瞎說什麽呢,樂樂你還不趕緊去做功課,找打呀!」老婆實在聽不
下去了。

  「你看你看爸,老媽黃臉婆的本色又顯示出來了,真掃興,」兒子拿起書包,
朝自己的屋子走去,一邊走還一邊往老婆的大屁股上偷窺著。

  老婆一扭頭,正好看到老兒子那色迷迷的眼神,馬上漲紅了臉咆哮道「看什
麽看,還不滾回屋寫作業」。

  兒子「切,黃臉婆」。

  我滿意的笑了笑,就是要的這樣的效果。

  飯很快做好了,我們一家三口很快圍坐在了低矮的餐桌旁,我故意爲兒子安
排了一個與老婆對面的位置,兒子很快發現了異樣,捂住了自己的眼鏡「媽呀,
粑粑,媽媽好像沒有穿內褲哎,人家還是未成年人,好害羞」。

  我敲了兒子頭一下,「吃你的飯,我好容易給你媽整上這身衣服,你要是讓
她脫下來了,今晚我就讓你在門外睡覺」。

  「明白,爸,這些年你辛苦了,露就露吧,我就當什麽都沒看見」兒子手捂
著臉,假裝手指頭縫一開,做偷窺的姿勢,頑皮的很。

  老婆急忙把兩腿夾緊,但春光還是不住的往外傾瀉,這身衣服的特點就是遮
無可遮。

  整個桌子上都彌漫著一股低劣香水的味道,這是我從地攤上買的,故意給老
婆撒上,突出豔俗的主題。

  兒子很享受這股香水的味道。

  最可笑的就是老婆的兩瓣巨乳,老婆一舉飯碗就會碰到,一碰到就會一顫顫
微微的,風景好不豐盛,我之前從來沒有享受過這種待遇,總是出去跟朋友吃飯
時,看朋友攜帶的年輕小女友會有這種情形,那時候隻是偷偷瞄一眼,然後趕緊
將目光移開,害怕朋友發現,尴尬。

  現在不同了,我可以光明正大的看了。

  我伸出筷子,伸到老婆的胸衣�,將乳頭夾出來,然後使勁拽了拽。

  「啊,你幹什麽,流氓」老婆大叫著,急忙把乳頭又塞回去,臉漲的通紅。

  兒子見到我調戲他老媽,也趁勢伸過手來,一把把他老媽的乳房拽出來,然
後雙手拖著整個乳房來回的搓著。然後吧唧一下摔在桌子上,像剁泥巴一樣。桌
子爲之一振,兒子笑的前仰後合。

  老婆「啪」一下打了兒子的手一下,又急忙把乳房撤回去。

  「爸,今晚老媽打扮的真不錯,能借給我一晚上做女朋友嗎」兒子突發奇想。
實際上這就是說我要的效果,將兒子的春心蕩漾。兒子是半開玩笑,我也半開玩
笑。

  「好啊,那你得負責哄好她咯,你媽可不是省油的燈」我狡黠的說。

  「老頭,你可別後悔,沒問題,你兒子可是情場高手,對付這種女人我有的
是辦法,隻要您點頭,今晚我就讓這位小姐爽呆」

  「小姐,你們倆都有病,都是小姐,老娘不伺候了」老婆惱羞成怒,憤懑離
席。

  老婆剛離開餐桌,兒子便頑皮的站起來,擋住了老婆的去路,老婆一米七,
但兒子卻已經有一米八了,嚴嚴實實的擋住了去路。

  「哎小妞,別走啊,你老公已經把你抵押給了我,今晚你是我的人了,來賠
大爺喝杯酒」

  我哈哈大笑。

  老婆也漲紅了臉,「看你教育的好兒子」。

  兒子可不管這一套,順勢將老婆的腰一覽,便將老婆攬到了自己的懷�,然
後一個公主抱,便把老婆掀倒,坐在沙發上,懷抱著老婆。

  我拿出一盒藥,扔給兒子

  「把這個給你媽吃上」我端起酒杯,又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然後起身將吊
燈關上,打開了粉紅色的壁燈,壁燈一開,整個大廳立刻彌漫著一股色情浪漫的
氣息。

  兒子拿起藥盒一看,一陣咋舌

  藥盒上,一個歐美粗線條女人眼神迷離,做享受狀。

  「爸,太狠了吧,給媽用迷藥?」兒子佩服的看著我。

  「不是迷藥,是春藥」我頑皮狀的看了兒子一眼。

  「你今晚不是要不一樣的老媽嗎,沒有這個,她還是以前那個黃臉婆。」

  「奧,明白了,老爸,你真行,媽快吃吧」

  老婆雙手勾著兒子的脖子,好像情人一樣。老婆奪過藥盒,一看,上面寫著
「情迷時間」,「效長藥猛」。

  「潘符文你瘋了,讓我吃這個,我不吃,說完掙脫兒子的束縛,要進自己的
房間」

  我朝兒子施了施眼色,兒子會意地笑了笑,表示明白。

  兒子迅速站起身來,一把從後面拽住了老婆的胸罩,老婆被制住,無法再離
開。

  兒子俯身抱住老婆的雙肩,老婆雙肩豐滿肥嫩,想來兒子一定非常受用。

  然後將老婆奪回沙發,老婆本來就穿著很高的高跟鞋,一個踉跄,鞋子也掉
了一隻,老婆被兒子按倒在了沙發�,小腿不斷的掙紮著,另一隻鞋子也被甩掉
了。

  「老媽,你有點生活情調好不好,老爸那麽辛苦的賺錢,就這麽點癖好,你
滿足一下他怎麽了」兒子此話一出,我立刻投去了贊賞的眼光。

  「你們倆太不像話了,有在家給老媽吃這個的嗎,這是外面夜總會給小姐下
藥用的」老婆此話一出,自覺失態。

  「奧……哈哈,老媽,看不出來,你還是蠻懂的嘛,是不是背著我倆常去啊」

  老婆的底氣明顯不足了,看來真的是常客啊。這時這�面的關竅隻有我明白,
兒子還被蒙在鼓�。

  「你瞎說什麽,反正我不吃,愛誰吃誰吃」,老婆癱坐在沙發�,身子還是
被兒子牢牢的制住。

  「兒子,喂你媽吃下去,她不吃,咱倆今晚的節目怎麽排練啊」我半陰半陽
的對兒子說。

  「好賴,明白」兒子開始用強力。

  隻見兒子摳出兩粒藥丸,順勢扔進自己的嘴�,然後喝進一口水,然後把住
雙肩將老婆一下按倒,將自己的嘴巴對住老婆的嘴巴,這招嘴對嘴喂藥的方法真
是太絕了,有我的風範。

  兩嘴緊密相對,沒有留一點縫隙,兒子把住老婆的頭,硬生生的將藥丸吹入
了他老媽的喉嚨�,老婆反抗,但無奈兒子力大,反抗無效。

  兒子一松手便哈哈大笑,在他看來喂老媽吃春藥是十分滑稽的。老婆大氣粗
喘,嗆咳了兩下,眼睛�被逼出淚來。

  我遞給兒子一杯紅酒,示意他給老婆灌下,有酒佐助,藥效會快速發揮。

  兒子果然聽話,拿過酒杯,順利的給老婆灌了下去,老婆力氣已經消耗的差
不多了。

  兒子拿著空杯,忘記放下,專注的看著老婆的臉,好奇老婆會變成一個怎樣
的女人。

  剛才掙紮的時候,慌亂間包臀粉裙被撸起,老婆的小黑逼和小肥臀跑露了出
來,乳房也被擠出了一個,真是好不狼狽。老婆怕失態,急忙將整理衣服,但動
作已經顯示遲鈍,看來藥效發揮了。

  我朝兒子一擺手,示意兒子回房間。

  兒子不滿意的搖搖頭「老爸,你太不夠意思了,讓我看看老媽磕了藥是什麽
樣呗?」

  我故作怒態,「你老爸還沒吃呢,你就想嘗鮮了,還想占你媽便宜咋滴」

  「兒子,聽話,快回屋,媽求你了」老婆還有半分清醒。

  兒子不動,樂呵呵的看著老婆,要看老媽笑話。他怎麽能體會的到此刻老婆
心�的焦急滋味,哈哈。

  好吧,就在一旁觀看,但提醒你,一會少兒不宜,自己看惡心了可別怪我。

  兒子迅猛點頭。這個臭小子,比我還心急。

  我把旁邊的床式沙發移到屋子的最中央,然後把老婆放在沙發上,開始慢慢
欣賞老婆的騷樣子,旁邊是兒子助戰。

  兒子已經拿起我的手機,開始對準老媽一陣猛拍。他是想等老婆清醒之後嘲
笑她,而我卻是想用來打擊老婆的自尊心,攻破她的心理堡壘。

  我指揮兒子,「去,拿攝像機,手機像素太低,不清楚」

  兒子色迷迷的哂笑,「老爸,還是你會玩兒。老媽今晚慘了。」

  兒子拿來攝像機,對準老婆一陣轉圈,生怕漏下什麽細節。

  老婆已經迷離起來,左右搖動著,喉嚨�發出輕輕的「嗯嗯」聲。然後手居
然情不自禁的撫摸起了自己,兒子見狀大笑,感覺挺好玩。

  我起身,將老婆的上身那件薄紗衣服脫去,胸罩也移去,連個堅挺的巨乳呈
現在了兒子的面前。

  「哇,老媽的奶子可真大」兒子一陣啧啧。

  兒子放下攝像機,一陣尴尬。

  「老爸,我在這不好吧,你們玩兒?」兒子畢竟年少,不敢直視自己老媽的
身體。

  「怕什麽,有老爸在這�給你撐腰,隨便看,老爸都不嫌棄你,你有什麽可
避諱的,看看你老媽的身體,以後找老婆就找這樣的。」我堅定的說。

  「好嘞,有老爸您這句話,我可就不客氣了」兒子重新拿起錄像機。

  我繼續給老婆脫衣服,老婆彎曲著雙腿,還在緊夾著雙腿做抵抗狀。我強行
給老婆扒開雙腿,然後將包臀裙使勁褪下,衣服太緊,脫下的時候還費了不少勁。

  這時候老婆整個白嫩的身體便完全展露在了我們爺倆的面前,隻有黑黑油亮
的一層若隱若現的在小腹周圍出現。

  我觀賞著,兒子也驚呆了,大概男人第一次見赤身裸體的女人都會有這樣的
反應。

  「兒子,想要嗎」

  「要什麽,爸」

  「哼,你小子,關鍵時刻掉鏈子,你說要什麽,美女的身子啊,這麽個大白
女人在你面前,你不想要?」

  「想要,爸,太想要了,可是,爸,這是老媽啊」

  「沒關系,兒子,老媽沒進四十歲之前就是個妙齡女郎,老爸允許你追,怎
麽樣,上吧」

  兒子咽了一口唾沫,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老婆的身子,這樣的身子,緊緻,
圓潤,絲毫沒有松頹感,綿軟可愛,手感是極佳的,讓拿個男人都想要。

  「老公,快來,我要,我要,我要,我受不了了,老公,快幹我,操我,我
要操逼」老婆已經完全陷入了幻境,眼睛雖然睜著,但我知道,主人公一定是那
個奸夫,但她朝向的人,卻是自己的兒子。

  老婆玉臂揮招,示意兒子靠近她,兒子緊張的不行,拿著AV的手不斷抖動
著。我走近兒子,將AV接過來,然後在兒子耳邊輕輕耳語,「兒子,做男人的
時候到了,這件事情,你知我知,誰都不知道,你就大膽在你媽身上玩兒吧,你
玩玩了,老爸再上,老爸身體不行了,沒有你時間長,你才能讓你媽滿足,知道
嗎,快去吧,別讓你媽等急了」。

  「老公,快來,我要高潮了,快幫我通通」老婆繼續呓語。

  我將兒子一推,推到了老婆跟前。

  老婆主動伸手,熟門熟路的將兒子的腰帶解了開來,一條巨長的粗壯的硬棒
立刻噴薄而出,老婆雙手握住,表情淫蕩的開始滿足的吮吸了起來,一邊吮吸一
邊還發出吧唧吧唧的吮吸聲,以及咕咚咕咚的吞咽聲,兒子表情痛苦,第一次被
口交,都是這樣,神經極度敏感。

  兒子回頭看了我一眼,我以爲兒子害怕,但兒子對我說:「爸,我能給老媽
穿上絲襪嗎?」

  「哈哈,還是兒子會玩兒,怎麽想起給你媽穿絲襪來了」

  「語文老師就愛穿絲襪,看起來特別性感,喜歡」兒子腼腆的說。

  「哈哈哈,沒問題,爸去給你找一雙」

  我在衣櫃�翻出了一條肉色開檔的情趣絲襪,我們倆給老婆穿上,油光發亮
的大腿,紅色的腳趾甲若隱若現,腳後跟的形狀也襯托的更加光滑圓潤,別有一
番風味,兒子的品味果然不錯。

  這時候老婆已經到了迫不及待的程度,一把拽過兒子的雞巴就是一陣狂吃,
狂舔,雙手握住兒子的雞巴在口中刷牙一般的上下搗動,嘴巴收的緊緊的,不時
還整條的舔舐一下,不時用舌尖在龜頭精液出口上用力的掃動,我這時才發現,
老婆竟然像小貓一樣舌頭天生粗糙,有一層細密的肉刺,這樣的舌頭在雞巴上摩
擦起來一定很爽,我居然沒有嘗試過,看來一會我有豔福要享受了。

  果然,兒子的功力不到,被他老媽這麽一折騰,不一會便射出了一股濃濃的
精液,這是不知道積攢了多久的積液,一經噴薄,射的老婆滿臉都是。雖然兒子
已經射精,但顯然老婆是看不見的,她雖然睜著眼,但眼神迷離,她扭動著巨臀,
繼續想要折騰兒子的雞巴,但兒子畢竟是第一次,耐力還未修煉,終于抵擋不住,
整個身子都癱倒了老婆身上。大口的喘著粗氣,大聲的呻吟著。

  「爸,好爽,好爽」。

  老婆還不作罷,絲腿纏繞在兒子腰間,兩隻美足緊繃,輕撫著兒子肌肉發達
的大腿,手指甲簡直要嵌在兒子背上的肉�,兒子用手擦了擦老婆臉上的精液,
弄得滿臉都是,眼睛上還糊著一塊粘液。但兒子顧不得了,大口吮吸著自己母親
的嘴唇,占了父親的光,吃了這麽美味的佳肴。

  兒子緊托著老婆的臀部,很對,兒子的雞巴和老婆的小逼便湊在了一起,水
到渠成,老婆的小逼早已經淫液溢出潤滑如乳,兒子的雞巴沒有費多大的力氣便
插了進去,玉兔搗藥,肉逼做臼,年輕人就是年輕人,深深幾下,便弄得老婆呲
牙咧嘴,時而厚唇微突,發出「歐歐歐」的呻吟聲。老婆的下身在絲襪的映襯下,
又加上粉紅色的燈光,別提多帶勁了,我在兒子屁股後面,撫摸著老婆的嫩足,
將攝像機一個放在老婆的逼處,一個放在老婆的臉部,進行特寫。老婆的大腳趾
向下蜷曲著,這是高潮來臨的預兆。

  這時我叫停兒子,兒子不解,疑惑的看著我,他的第二槍也快要出子彈了,
這時候叫停,爲什麽呢?

  「兒子,別急,我們還有一夜要玩兒,不能讓你這個騷娘這麽快就滿足,否
則她睡去了,我們還玩兒什麽」兒子敬佩的看著我,于是將已經憋大的龜頭使勁
的往回收了收,準備下面的節目。

  這時候電話響起,我一看,是奸夫的原配——文姐。

  我也已經將衣服脫光,雞巴豎立著。

  我接起電話:「喂,文姐,有何貴幹?」

  「小潘,這個事情你打算怎麽處理,我真的沒有頭緒,幫幫姐好嗎?」電話
那頭央求著。

  「文姐,你覺得離婚是最好的辦法嗎?不錯你離婚之後,是可以得到一大筆
財産,但是你不會經營,生意全在你老公手�,你坐吃山空,再說,你這個年紀,
還打算再找個男人疼你?」

  「是啊,你說的太對了,我就是不想離婚,可是還是咽不下這口氣。」文姐
憤憤的說。

  「沒關系,你不是很恨那個淫婦嗎?想不想看看她現在的下場?」我神秘的
說。

  「想啊,你不會是殺了你老婆吧,小潘,你可不要做傻事」文姐小心的說。

  「哈哈,怎麽會,如果想看,現在就到我家�來,你會非常滿意的。」

  「好,我馬上去,我倒要看看你是怎麽整治你老婆的」。

  半小時之後,響起了敲門聲。我披上睡衣,打開門。

  文姐一身白裙,露著辦個肩膀,裙子到膝蓋以上。小腹微隆,這是歲月的痕
迹,肚腩。

  文姐迫不及待的進門來,兒子還在苦戰,已經開始了第三輪,文姐一進門,
正趕上兒子繳槍,一股膿液噴射在老婆的肚皮上,真多。

  文姐雖然懦弱,但顯然具有大齡婦女的心理素質,對雞巴這東西,不像小姑
娘那樣避諱。見到小夥子的大雞吧,有一點尴尬,但很快就輕松了下來,「你這
是……」

  「哼,你看看小夥子身下是誰」

  文姐繞到老婆的前面,一看,大呼一聲「你老婆」?

  「哈哈,沒錯,背叛我就是這個下場,被草」

  「你果然有辦法,好,操死這個騷逼,小夥子,替我操死她,用力,姐姐給
你錢」

  兒子扭過頭來,迷惑的問我:「爸,這是誰?」

  「爸?小潘,這是你兒子?」文姐驚異的看著我,有點不可相信。

  「怎麽樣,這招狠毒吧」

  我拉著文姐,走到兒子的面前,然後指著老婆對兒子說:「兒子,你媽做了
醜事,勾引了人家的老公,你看這事你是不是得替這位姐姐討個公道?」

  兒子顯然有些吃驚,原來這一切,媽媽的暴露,爸爸的放縱,都是事出有因
的。

  「你媽媽背叛了我,我要懲罰她,你就是懲罰的工具,怎麽樣,爽嗎?」我
樂呵呵的望著兒子。

  我將電視打開,那段露骨的視頻立刻又播放了起來,老婆叫聲淫蕩,一個賤
男在老婆翹起的屁股後面賣力的拱著。

  「老公,快操我,草,老公這麽瘦,居然有這麽大的雞巴,快,讓我吃」畫
面中如是說。

  「草,老媽真不要臉,原來媽媽是這樣的人,騷貨,我最恨拆散人家家庭的
蕩婦」。

  「那應該怎麽辦呢?」我問兒子。

  「爸,我知道你的用意了,我會爲你討回這個公道來的」兒子堅定的說。、、
兒子回身,這回與之前不同了,如果說之前還有顧忌,那麽這次真的是猛獸對一
個柔弱的獵物了,兒子將筋疲力盡趴在沙發上的老婆翻過身來,兒子抓起自己老
媽的美足,用力的撕咬著,腳闆,腳趾,腳後跟,又舔又咬,咬的老婆又高潮疊
起,絲襪壞了,老婆的一隻嫩足裸露了出來。

  粉色的肉足刺激了小夥子的春心,喝了一口奶,兒子又重新披挂上陣。欲知
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