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65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humsuploh
侯爵 | 2016-9-19 10:14:11

  (續一)表嫂的大腿(下)

  “表嫂!”我試著叫了一聲。

“哎!”表嫂�頭打量了我一眼又垂下頭,好像惹人疼愛的寵物一樣擁在床沿,她的頭髮微微的燙了一下,小小的捲著,貼在頭上,鬢角處向裡捲了一個大彎,突顯出她白嫩的臉,睫毛上卷,一根一根的增添著她的美艷,這樣的可人嫁給我那憨厚的表哥,讓我不由的為表哥擔心。

  “表弟快坐吧。”聲音透著一股甜味。

  “噢∼啊∼不用了∼我還有事兒∼”嘴裡這麽說,腿卻不聽使喚,站在那裡等著她的下一句。

“小倫,你客氣什麽?大老遠的來一趟,表嫂是自家人,和你表嫂敘敘,我先忙去了。”還是大姑好,我聽話的在表嫂的對面坐下,心裡想著該說什麽┅┅

表嫂的紗裙長長的垂到床下,她的下身都被遮住,可愛的是紗的料子實在是太薄,薄得讓我能見到裡面的曲線,胸前高聳的雙峰,恰似噴波欲出的仙桃,看得我十指大動。

  表嫂仍然低著頭,羞澀的不語,我不由得想笑,她這是在扮黃花閨女,倫哥可是知底的,嘿嘿┅┅

  “表嫂。”忍著笑,我開始做準備工作。

  “嗯∼?”眉毛一揚,表嫂迎著我兩隻色眼。 (小注∶色這裡讀“shai”三聲)這回可看清了,瑤鼻杏眼,粉臉如畫,比照片上還要好。

  “表弟?”她問起我來。

  “啊∼啊∼”表嫂不閃不避,直視著我,看得我心慌意亂,想半天的話竟忘了,“啊∼啊∼?”我氣得直拍腦袋。

  “嗯∼?格格!┅┅”見我的窘相,表嫂掩著嘴,兩眼瞇成一條縫。

“嘿嘿┅┅嘿嘿┅┅”我也跟著傻笑起來,把她逗得更開心了,笑得前仰後合,在身子的晃動中,兩條大腿把一部分裙紗夾住,大腿間成了一條縫,她本能的反應越發誘人,兩腮現出一抹紅暈。

  “我是想說┅┅”看著眼前的美人,更堅定了我的想法。

  “嗯?”表嫂挑著眉頭,用手梳著頭髮。

  “你真漂亮!”

  “是嗎?”表嫂俏臉帶笑,紅豔的小嘴微微張開,展示起媚態來。

  “小倫。”一縷香風,媽媽闖了進來。

  “媽。”她在這個時候進來,讓我心裡很生氣。

  媽媽白了我一眼,對著表嫂說∶“這是秀娟吧,長得真挺俊的,你們在聊什麽?”媽媽用審視的眼光盯著表嫂。

  “表弟,這是大妗子吧?”表嫂看了媽媽一眼,扭頭問我。

  “噢,這是我媽。媽,這是表嫂。”我站起來,為她們介紹。

  “還用你說?”媽媽責怪起我來,又上下打量著表嫂∶“咦,真像。”

  “大妗兒,您說什麽像啊?”表嫂一頭霧水。

  “你真像一個人,你在我們那兒打過工吧?我好像在我舞廳裡見過你┅┅”

  “沒┅┅沒有啊!”嘴裡說著,表嫂的兩手抓緊裙角,窘迫的向我求援。

  “媽,您胡說什麽?”我趕緊為她解圍。

  媽媽恨恨的看了我一眼,說∶“噢,那可能是我看錯了,別怪我啊!”

  表嫂長出了一口氣∶“這有什麽好怪的,大妗兒,坐會兒吧。”

  “不了,你──倆先聊吧,我出去了。”媽媽拖著長音,轉身走了。

  “表嫂,我也有點事。”

  “再坐會兒吧!”

  “一會兒再說吧。”再坐下去,媽媽還不把我吃了?

  來到院子裡,媽媽專往人多的地方站,“媽!媽!”她好像沒聽到一樣,大家都看著我。 “媽,我有點事兒。”

  “說啊!”媽媽沈著臉。

  “媽,您到這兒來。”

  我們找了個人少的空地停下,“看你那樣兒!告訴你別沾她。”媽媽問起罪來。

  “我沾什麽了?倒是您,讓我別說,自己卻說。”

  “我夠客氣的了,小騷貨,結婚的日子還勾搭野小子。”媽媽順便罵起我來了。

  “我真沒說什麽,別生氣啦┅┅”我低聲的求著。

  “咱們先說好,你要敢動,就別碰我了!”媽媽撅著小嘴,背轉過身,朝屋裡走去。

  吃罷午飯,我心裡癢癢的,可媽媽在不遠處瞄著我,心裡的慾望在壓抑中漸漸的消退了。

按這裡的習俗,新娘子要把娘家人送回去,表哥讓人灌得大醉,加上我又是開車來的,大姑讓我跑一趟,這正中我的下懷,在媽媽百般警告之後,我終於帶著表嫂和她的兩個弟弟上了路。

  一路上,表嫂不時的叮囑她的兩個弟弟,要他們好好孝順父母,兩個孩子聽話的應著聲,和姐姐說著關心的話。

  到表嫂的家很遠,穿過一座山,又經過一個小城,在群山環抱中,終於到了她們的村子。

  我們走進院子裡,同村的鄉親們聚攏過來,有許多人錯把我當做新郎,指指點點的,而表嫂似乎也不願多做解釋,帶著我徑直走進屋裡。

  她的父母迎上來∶“秀娟,這是誰呀?”

  表嫂拉著我的手∶“這是他表弟,小倫,這是我爹媽,”聽她叫我小倫,我心里美滋滋的。

  “您好!”

“不用客氣,快坐下來吧。”表嫂拉我坐在沙發上,我在抽手的時候,輕輕的捏了捏她的手心,表嫂好像沒有覺察一樣的說著話,不愧是經過風塵的人。

  她的父母關愛的問著今天的情況,在她們一問一答的對話中,我漸漸的有了主意。

從表嫂家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多鐘了,表嫂換了一件大紅的旗袍,緊裹著她那姣好的身材,開衩處裸露出來的雪白大腿,看得我上起火來。

  駛出村子,我們的話題就開始了。

  “表哥真有福氣。”

  “什麽福氣?你表哥哪如你生活好啊?”表嫂對著鏡子補著妝,車裡溢滿了濃濃的香氣。

  “他娶了個漂亮媳婦兒,這還不夠?”

  “格格┅┅表弟真會說話。”

  “是真的嘛,表嫂你好正啊!”

  表嫂停下來,小嘴嘟著∶“你這是什麽話?我可是你表嫂。”

  讓你嚇住,可就沒戲唱了。

  “表嫂怎麽啦,長的靚不許別人誇嗎?”

  “格格┅┅油嘴滑舌的。”氣氛輕鬆起來。

  “表嫂,你真在桑拿浴做過?”

  “那是以前的事了,可別告訴你表哥啊!”

  “我聽表嫂的,可是┅┅”

  表嫂翹起左腿,開衩處能見到白嫩的大腿根,我不時的瞄著。火徐徐的燒了起來,臉上開始出汗了。 “都出汗了,來我幫你擦擦。”我停下車,表嫂伸著粉臂擦著我的額頭∶“慢慢開,可別感冒了。”

  “謝謝表嫂!”

  “謝什麽,我還得謝你呢,跑這麽遠的路。”表嫂不緊不慢的擦著,誘人的紅唇傳來陣陣熱氣。

  “行了,我自己來吧!”我去拿手帕,順便握住了她的小手,表嫂紅著臉,任由我輕輕的捏弄。

  “嗯,嗯,可得擦乾了。”大概過了有一分鐘,表嫂回過神來,羞澀的抽回手∶“咱們還是走吧,太晚了不好。”

  我們都靜下來,誰也不知該說什麽,一會兒工夫,到了小城,我在一家金店門前停下車,“表嫂,你等我一會兒。”

  表嫂似乎明白過來∶“表弟,不要┅┅”

  我徑直奔向裡面,“小倫,別┅┅”表嫂追了進來,我拉著她的手,指著櫃檯裡面∶“喜歡哪一件?”

  “我不要。”

  小姐走了過來∶“請問您要選什麽?”

  表嫂紅著臉被我拽著∶“說啊,喜歡哪件?”

  “小倫∼我┅┅”

  “您看這是我們新到的款式,賣得很快的。”小姐拿出一條手鍊來,我把它放在表嫂的手中,表嫂欲拒還迎,仔細的看著樣式。我捏了捏她的手,表嫂點了點我的手心∶“就這件吧,結帳。”

  “小倫∼你真┅┅”表嫂嬌柔的默認了。

  回到車上,表嫂嗔道∶“你這是乾什麽?花這麽多錢。”

  “表嫂,就算是我給你們的結婚禮物吧,坐好,咱們要出發了。”

  表嫂把手鍊帶上,十指纖纖的伸過來,“你看好看嗎?”

  “鍊子一般,手好看。”

  “小滑頭!”表嫂抽回手,抿著嘴,手不經意的撩了一下旗袍,她的一整條大腿露了出來,肉色絲襪的根處,吊著紅色的吊襪帶。

  “表嫂,你好性感!”

  “說什麽呀?膽子還不小。”表嫂搖晃著小腿,“玩過幾次了?”她直接步入正題。

  “我┅┅我還是童男子兒呢!”

  “我不信,好好開車。”表嫂把手移到我的肉棒上,一輕一重的揉著。

  “哦,表嫂!”

  “叫我秀娟。”

  “秀娟!我好癢!”

  “你的傢夥可不小,幹過多少人了?”表嫂的手很會逗弄,大雞巴已到膨脹的邊緣。

  “我┅┅我真沒┅┅啊,受不了了┅┅”

  “你真是童子雞?怎麽這麽不經弄?”表嫂放開了手,大腿支在前面的皮箱上,捲起旗袍的前擺,整個下身盡現在眼前。

  天已漸漸的黑了下來,鄉間的小路上不見半個人影。

  “小倫,在這兒停下吧。”

  我打開車廂裡的燈,把後座放平。

  “來吧,讓表嫂看看你的傢夥。”表嫂坐下來,用手解我的褲子。

“這┅┅我不敢┅┅”嘴裡說著,我把褲子褪了下來,表嫂捉住雞巴∶“格格┅┅你的雞巴都這樣了,還說不敢!”她用手捋著包皮,我解開她的釦子,她的乳罩是紅色的,中間是扣環,用手輕輕一分,兩個飽滿的奶子跳了出來。

  “啊┅┅表嫂┅┅秀娟,好美呀┅┅”

  表嫂牽引著我的手放在奶子上∶“慢慢的揉,一會兒才舒服呢,格格┅┅”她淫浪的笑起來。真以為我是小孩嗎?我用手指捏揉著奶頭,漸漸硬繃繃的了。 “小┅┅倫,你好會摸,噢┅┅好,好┅┅”表嫂眼睛迷離的發著淫聲,小手緊緊的套著。

  “你的手也┅┅好,啊┅┅啊┅┅給我吧┅┅”

“這車裡太小,你從後面來吧!”表嫂趴在座位上,屁股朝上翹著,我脫掉了她的內褲,小穴裡濕淋淋的,“表嫂,是插這兒吧? ”我握著槍桿,對著她的屁眼,表嫂打了個冷顫∶“不對┅┅讓我來吧!”回手握著雞巴,移到小穴上∶“往裡面頂,要慢慢來啊┅┅對了┅┅往裡插┅┅”我扶著她的腰,大雞巴一下插了進去。

  “噢噢┅┅你的雞巴太粗了┅┅噢┅┅慢點操┅┅”表嫂搖著屁股,回過頭對我說。

“是你的太緊┅┅啊┅┅夾得我好難受┅┅啊┅┅不動就痛┅┅”我一下一下的操起來∶“秀┅┅娟┅┅好表嫂┅┅舒服┅┅啊┅┅”

“我也是,小倫┅┅好表弟!┅┅你可以用力了┅┅噢┅┅使勁兒操┅┅噢噢┅┅”表嫂的屁股往後迎著我,大雞巴次次直達花心,小穴裡的淫水順著雞巴往外洩。

  “表嫂夾我┅┅啊┅┅再夾緊點┅┅啊┅┅”

  “我的好哥哥┅┅你好硬啊┅┅又粗,我┅┅不敢再夾啦,你操吧┅┅噢噢噢┅┅”

  我趴在表嫂的身上,兩手揉著奶子,表嫂頂著屁股,享受在性交之中。

  “啊┅┅我的親哥┅┅啊┅┅大雞巴要了命了┅┅啊┅┅”

  “表┅┅嫂┅┅好表嫂,噢┅┅快活┅┅”

  ┅┅

  操了有一個小時,我們身上淌滿了汗,表嫂洩了兩次我才射出來。看看表,將近八點鐘了,表嫂從身下爬起來,穿好衣服,又補了補妝,加速往回駛去。

  家裡的人都在等著我們,下車的時候,媽媽問我為什麽這麽晚,表嫂說在她家里呆的時間過長了,表哥歡天喜地的把表嫂迎進屋去。

  飯後,村里的年輕人都到大姑家來鬧洞房,看著眉開眼笑的表哥,我默默的為他祝福,然後到房裡睡覺。

  “小倫,你怎麽不鬧會兒啊?”大姑善意的問我。

  “噢,我今天有點累了。”人都乾過了,鬧洞房還有什麽樂趣?再加上渾身被表嫂弄得酸軟,躺在床上,腿還顫微微的。

  (完)
 



 



 

  媽媽是舞廳小姐(續二)

  發言人∶xmcx

************************************************** ********************

************************************************** ********************

  蜂腰臀翹的岳母(1)

  夏天來了,熱得人不想出門。可是我還是坐上了飛機,而這次的出門全是家裡的兩個美人兒催促的結果。

  “把你岳母接過來住幾天,她一個人怪寂寞的。”媽媽和我辦事時說。

  “老公,讓我媽在這邊先住上幾天,等大哥他們回來再說,行不行啊?”小麗的嬌吟在耳邊迴響。

  我左手摟著媽媽的細腰、右手捏著小麗的大奶子∶“我要有人陪我去,美人兒們,誰和哥去一趟?”

  “格格┅┅”娘倆兒笑了,一個摟著我的脖子上下起伏的運動,另一個用奶子摩著我的後背。

  “我們誰也不去。”媽媽咬著我的耳朵,算是回答。

  我拍了拍她的圓屁股,媽媽的身子擺動起來∶“小倫,你知道現在舞廳需要┅┅嗯,小畜生┅┅嗯┅┅”

  “需要什麽?”我的手在媽媽的屁眼揉起來。

  “小┅┅倫,別┅┅亂動,媽┅┅嗯┅┅媽又癢了┅┅”

  小麗從後面攬住我和媽媽的頭,浪聲浪氣的說∶“需要你的兩個美人支撐,很多人都在等著我們。”

  “┅┅啊┅┅”

  坐在飛機上,想著兩個美人兒床上的樣子,心裡竟然湧動著一股慾火,我是越來越離不開她們了。

  事先電話裡已經告訴了岳母到達的時間,我們是第一次見面,所以約定她舉個尋人的小牌子。眼看就要見到岳母了,心裡竟有些緊張。

過了安檢,候機廳裡舉牌的人太多了,我正在張望著,一個女人靠過來,藉著她手裡的衣服遮掩,手竟然捏住我的肉棒∶“先生,喝杯茶好嗎?”

  “請不要這樣,我有要緊的事。”一邊說,我一邊尋找著。岳母可能是記錯時間了吧?我往出口處走去。

  “大哥,價錢你說好啦!”女人跟著我往前走,胳膊緊挽著我,身子就勢靠在我的身上。她的身上傳來陣陣香氣,身若無骨,引得我真有些上火了。

  接機的人漸漸遠去,難道岳母真的忘了時間?

  “大哥怎麽樣?”女人貼住我的耳朵,小手不經意的蹭著我的下面∶“你的雞巴可在點頭了,格格┅┅跟我來吧,嗯∼∼?”

  在她的挑逗下,雞巴頻頻高舉。

  岳母不知什麽時候會來,要不就先打一炮?

  “多遠?”我�起胳膊看了看表,手臂蹭在她的奶子上,又軟又挺,看來是真傢夥。

  “不遠,我家就在前面,來吧大哥!”

  飛機起降的時間一過,路上的車少了起來,等了半天也沒等到,迎面開來了一輛公車。

  “大哥,咱們坐公車去吧,一會兒就到。”

  “那好吧。”

  我們來到車旁,剛要往裡上,“是小倫吧?”從車裡下來一個女人。

  “我,你是┅┅”眼前的女人穿了件黑色的連衣裙,中等個子,看起來不像是我的岳母,因為她看起來只有四十歲。

  “車誤點了。你┅┅你們?”她指著我身旁的女人問道。

  “大哥,快走吧!車快開了。”身旁的女人拉著我的手往上走。

  “我不去了。”

  “不去?”女人不高興了∶“剛剛講好的。大姐,你可別搶我生意呀!”這個女人真是膽大,這話也能說出口。

  “你說什麽?我是他媽!”岳母兩手叉腰,大聲的喊道。

  “你┅┅”女人還要說什麽,車子已經關門開走了。

  “小倫,什麽時候到的?”岳母上下打量著我,還好,她沒有提剛才的事。

  “我到了半天了,剛才┅┅”初見岳母竟是這個情況,真是讓人不好意思。

  “沒事的,這種事常有的,先到家再說吧。”岳母帶著我走過公路,這回還算不錯,一會兒就來了輛公車。

  由於的士很少,車上可是火爆,別說坐了,連站的地方都很小,前後左右都擠滿了人,好不容易給她找了個扶手的地方。

  “小倫,你也扶著點兒吧,這條路不平。”岳母站在我的前面,把手挪了個小地方,我用左手抓住欄杆,車真的一晃一晃的。

  “媽,真是擠,您沒事兒吧?”她前面還站著一個小孩兒,手放在欄杆上,身子就成了一個弧度,翹起的臀部緊緊地貼在我的下身。

  我的身子同樣前傾,整個身子幾乎都和她連在了一起,如果不穿衣服的話,就好像是後背插入的姿勢了。

  “劉姐,你去哪兒啊?”座位上有人和岳母說話。

  “我接小麗的對象,你今天休假吧?”

  真是女人的天性,都這麽擠了,還有聊天的興致。

  “是休假,到南頭買點兒東西。唉,這個破路。”

  車子重重的晃著,隨著波動,岳母的身子跟著擺動,本就很出色的臀部一輕一重的撞在我的雞巴上,挑逗得它已經勃起了。

  岳母的裙子很薄,雖然是隔著衣服,但雞巴的頂端不時的進入到她的臀溝裡面,每進入一次,她的身體就擺動得大一點兒。

  “啊,真擠呀┅┅”岳母若有所指的輕哼著,兩條大腿往兩邊稍微分開。

  “媽你沒事吧?要不咱下車走得了。”我擺正了身體,雞巴隔著衣服深入到她的股間。

  “噢┅┅不用,一會兒就到了。”岳母的身體一抖,大腿往裡一併,雞巴被她夾了個正著。

  “這小夥子還挺懂事,小麗可找了個好對象。”

  “是不錯。小倫,你┅┅扶著媽點兒,車太晃。”

  扶?哪裡能放下我的手。想來想去,把右手放在她的胯骨上∶“媽,這樣行嗎?”我稍稍用力,她的屁股頂得更緊了。

  “比剛才好多了。老張啊,買到什麽好東西沒有?”

  岳母默許了我的行動,我的手漸漸地下移,整個手掌貼在她的大腿上。

  真是豐滿!雖然在公車上已做過多次實習,但這麽豐滿的大腿還是第一次摸到。

  “買了些用的,沒想到今天這麽多人。”

  “媽,還有多遠?”再這麽持久的刺激下去,我怕要射在車上。

  “沒,沒多遠了,啊┅┅”

  “啊┅┅”

  車子一個急轉,全車的人大叫起來,岳母的手似乎抓不住欄杆,手一鬆往我的身上靠來∶“小倫┅┅”

  “媽!”我左手抓緊欄杆,右手一下把她抱住,恰巧壓在她的乳房上。

  “小┅┅”岳母抖了起來,屁股一前一後的頂動,“媽┅┅”雞巴在半天的磨擦之後,一下噴了出來。

  “┅┅”岳母回頭看了我一眼,她的臉紅紅的。等車平穩之後,她又自己扶著欄杆,大口的喘氣。

  好不容易到了站,我們走下車來,我的褲子上濕了一塊,她的裙後也有一片印跡。

  “小┅┅倫。”她看了一眼我的褲子,把提袋遞過來∶“你先用這個擋著點兒,到家後再換吧!”

  “媽,你真好!”

  “小壞蛋,到家再跟你算帳。”

  蜂腰臀翹的岳母(2)

  我用提袋掩著褲子,和岳母並行著到了家。

  岳母打開冷氣機,對我說∶「小倫,你先坐會兒,我得換件裙子。」

  「媽!真是對不起,您沒事吧?」

  「沒事,沒事。」岳母的臉一紅,沒敢看我,用手拉著後面的裙子,雖經一路風乾,裙子的上面還是有一圈發白的印跡。拉高的裙子下面露出勻襯的小腿,她穿的是淺灰色的絲襪。

  「小倫,都是你做的好事。」岳母發覺我在偷看,不依的數說著。

  「媽,我也不知道會這樣,車子太擠了,再說┅┅」若不是你的屁股太翹,大腿的磨蹭,我射得出嗎?

  「還說呢,這裙子非換不可了。」岳母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匆匆的跑到裡面換衣服。

我的褲子前面濕了一大塊,風乾後乾巴巴的,這個樣子若是被家裡的娘倆看到,一定會笑成一團,但要是讓她們知道是岳母的功勞,說不定老媽會掐死我。

  正在胡思亂想,岳母從裡面出來,手裡拿著一件灰色的短褲,腰帶還是鬆緊型的,扔給我說∶「小倫,這是你大哥的,你先穿著。」

  「媽,這┅┅」這樣子要穿回去,說不定連飛機都上不去。

  「這什麽,你的那地方都那樣了,快脫下來,一會兒我給你洗洗。」岳母不由分說的打開另一間臥室∶「快點兒,看著都噁心。」

  「那,媽今晚咱還走不走?」

  「這樣子怎麽走?再說,你沒來過這兒,我明天帶你轉轉。」岳母替我關上了房門。

  我把褲子脫下來,提上那條短褲,心裡舒服的做著計劃,岳母的意思是不是想讓我┅┅

  推開房門,哪有她的蹤影?

  「媽,我換好了。」

  「┅┅」沒有人回答,我大聲的叫道∶「媽!媽!」

  「我在洗手間。」岳母的聲音小小的,生怕別人聽到似的。

  不知是在小解還是大┅┅這樣想著,竟不覺的朝那邊走過去。

  「小倫,你站在這兒乾什麽?」岳母拉開門,對著站在門口的我說。

  「哦,沒什麽┅┅」我擺弄著換下的褲子∶「我想找地方洗洗它。」

  褲子被她一把搶過∶「不用了,你到客廳看會電視吧。」岳母瞟了我一眼,對我的話表示懷疑。

  「媽,我真的沒想做什麽。」

「你這孩子,啥想什麽?」岳母拿著褲子朝後面走去,她剛剛換上的是一條米色的筒裙,後面的開衩很高,走動間,裹著絲襪的小腿若隱若現,向上看去,屁股明顯的凸起,隨著前進的腳步,臀肉美妙的顫動。

  「媽,我自己來吧。」我跟在她的身後,不讓我洗,看看總行吧?

  「不用,還是我自己洗好┅┅」岳母打開洗衣機,裡面還有她那件裙子。

  我只得自己回到客廳,看起了無聊的電視節目,媽媽打過電話來,問了問這邊的情況,岳母和媽媽說起我時,還特別的稱讚了幾句。

  ※※※※※

  吃過晚飯,岳母帶著我在附近散步,她的心情格外的好,不時的問起媽媽和小麗,說著小麗小時候的事情。不知不覺,走到一家電影院門口,沒想到她還是一個電影迷,還說自從小麗大哥他們去俄羅斯後,就一直沒看。

  「媽,那我們今天就看一場,我也很久沒看了。」反正在家也沒意思,看看電影可以打發時間,我拖著她到裡面買票。

  「小倫,這裡很亂的,」岳母跟在我的身後∶「平時都是你大哥帶我和你嫂子來。」

  「亂也沒事的,咱們可買個包廂啊!」

  「不是,買前面的票好一點兒。」

  怎麽會?在包廂裡看電影又沒人幹撓,亂也不怕啊。岳母沒有細說,我已搶到了前面。

看電影的人不是太多,很方便的就買到了票,看到我買的還是包廂,岳母有些不太情願∶「小倫,你不知道,包廂裡才亂呢。」儘管這麽說,她還是和我在包廂裡坐下來。

  電影還沒有開始,裡面也很安靜,「沒事啊,你看在咱們坐這兒看又沒人搗亂。」我不解的問她。

  「現在不亂,一會兒你就知道了。」岳母若有所指,她的臉竟也發紅了,真讓人搞不懂。

  坐下來沒多久,電影就開始了,從隔壁包廂里傳出男女的對話聲∶「大哥,吹出來兩百,要是打炮就得三百。」

  嗯?還有這種事?我不解的看著岳母,她好似沒聽到一樣。那邊又傳來男人的聲音∶「錢好商量,但我得先驗驗貨。」

  「大哥,不會騙你的,你看┅┅」接著又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可能是那女人在脫衣服,這是什麽包廂,這麽輕的聲音都可聽到。我揚起手,想敲敲牆圍,卻被岳母一下抓住∶「小倫,你別惹事。」

  「媽,我想看看牆壁是什麽做的。」

  「哪是什麽牆壁?只是薄薄的木板。」岳母小聲的告訴我∶「他們的話能聽到,咱們的他們也聽得到的,這邊的人都狠,你可別惹人家。」

  哦,原來是這樣,我又細細的打量這個包廂,又小又窄的,兩個人坐在沙發上面,就得擠著身子,真想不到還有人能在這裡打炮。

  「確實是真的,還不垂,哈哈哈┅┅」隔壁的男人笑著,好像在說女人的奶子。

  「就是嘛,現在做這行的太多,誰敢騙人啊,大哥,是吹還是打?」女人的聲音嬌滴滴的,跟著又傳來脫衣服的聲音。

  「先吹後打,嘿嘿┅┅」

隔壁的動作看來要開始了,我偷偷的看了一下岳母,她的眼睛直直的盯著銀幕,由於我們緊挨著身體,她很快就發現了我的目光,輕聲的叱責道∶「小倫,好好看電影。」

  「媽,他們在幹什麽?」說著,我把手悄悄的移到她的身後,輕輕的攬住她的細腰。

  「小倫,你別亂猜,不聽我的話麽,要是坐到前面,就什麽也聽不到了。」岳母不敢扭頭,這麽近,一動身子倆人就能碰到一塊兒。

  「媽,我真不知道這樣的。」說著,我的手又用了用力,只一攬,就差不多環過來了。

  「咳!咳!」岳母乾咳了兩聲,小手拍在我的手上,意思是讓我拿開。

「大哥,你┅┅你輕點兒,快到嗓子眼了┅┅」隔壁的女人一定吹上了,男人或許是在壓她的頭∶「你也含深點兒嘛,老是在頭上親,不過癮的。」

  「嘖┅┅嘖┅┅」

  「這樣就好多了,再┅┅含深點兒,哦┅┅」男人粗聲的喘著氣。

  聽到隔壁的聲音,岳母拍打的手停了下來,就勢壓在我手上,漸漸的抓緊。 「媽,他們真膽大啊!」我抓摸著岳母的小手,她的手心裡都有汗了。

摸了幾下後,她想抽出去,卻被我攥住,「小倫,你這麽用力干啥?」岳母盯著銀幕,把另一隻手附在我的上面,她的身子也稍稍的靠過來,頭髮貼向我的臉。

  「大哥,這回行了吧,我要上去啦?!」女人一邊喘氣,一邊向男人提著建議∶「你雞巴真大,吹得我嘴都酸了┅┅」

  「他媽的你還真騷啊,小 兒水汪汪的,」男人想來是個乾家,出口都不尋常。

  「小┅┅倫┅┅」岳母抓著我的手,身子微微的抖動。

  「媽┅┅」我兩手環抱住她的細腰,等著她說下一句。

  「咱們,咱們┅┅回去吧。」

  「媽,電影剛到一半兒,還是看完了吧。」

  「這兒┅┅亂啊!」岳母掰著我的手,想要站起來。

  「啊,大哥!你別壓我呀,你雞巴這麽粗,撐得 發痛┅┅」隔壁的女人大聲的叫嚷著。

「小┅┅倫┅┅」岳母好似受到了驚嚇,身子軟軟的向我靠來,「媽,沒事的,有我呢。」說著,手一用力,她的整個上身就偎到我的懷中。一股淡淡的香氣傳過來,岳母還用了香水。

  「小倫,別抱媽,我自己可以。」嘴上說著,可她的身子卻沒有反應。

  「媽,這裡沒人看見的。」我在她的耳邊輕聲的說,把手放在她的腿上。

  「誰讓你慢吞吞的,竟磨不套?」隔壁的男人看來有些火氣∶「你要是不好好套的話,我可不給錢啊?」

  「大哥,不是我不套啊,總得慢慢來吧。」女人的口氣軟了下來∶「我自己來,你別往上頂┅┅啊┅┅啊┅┅」

  「這就對了嘛,你的 夾那麽緊,是不是想讓我快點洩┅┅」

  「不是啊┅┅是你傢夥大┅┅啊┅┅真是大雞巴┅┅」

  聽著隔壁幹穴的聲音,岳母在我懷里安靜下來,兩眼盯著電影,小手卻在我手上不停的磨擦。我沿著她的大腿慢慢的摸向屁股,她不經意的一�,把我的手壓在臀下。

「媽┅┅電影不錯啊┅┅」我湊近岳母的耳朵,小聲的和她說話,下面的手往上輕輕的頂了頂,她的身子微微一擺,然後屁股又用力的壓在我手上。

  「嗯,小倫,你也看看電影嘛。」岳母沒反對我下面的進攻,用手拍著我的膝蓋∶「這片拍的是不錯,嗯,嗯┅┅」

  「他們在這里辦事,就沒人管嗎?」

  「胡說什麽,我怎麽聽不到?」岳母把手放在我的腿根,繼續看她的電影。

  「大哥,使勁兒,啊啊┅┅好┅舒服啊┅┅」

  「好,夾得大哥也爽,噢┅┅他媽的真好受!」隔壁的男女好像到了一個高潮,叫聲伴隨著「啪!啪!」的撞擊聲傳了過來。

「媽,你真聽不到?」說著,下面的手跟著用力,手指在她的臀溝處挑動,「小┅┅倫┅┅」岳母緊緊的並住大腿,把頭仰靠在我的肩上∶「咱們還是回去吧!嗯┅┅媽不想看了。」

  「再一會兒就完了,還是看完後再走吧。」我拿起她的手放在襠上,短褲的料子很薄,她應該能明顯的感覺到狀態。

  蜂腰臀翹的岳母(3)

  這次她沒有拒絕,在上面悄悄的一按,一下就�了起來∶「小倫,這裡太擠了。」岳母動了動,又把手放在我的身上。

「媽,您要是累的話就靠在我身上好了。」一面說著,兩手一搬她的大腿,岳母半似掙扎半是配合的側坐在我的腿上∶「媽,這樣是不是好一點兒?」

  「嗯┅┅」岳母的手輕輕的抓住雞巴,盯著前面說∶「只是┅┅」一面說,她的手竟跟著滑動。本就膨脹的雞巴怎禁得住她的逗弄,筆直的翹起來,把短褲頂成了一座小山。

岳母不好意思再摸,又把手移到我的大腿上,「媽,只是什麽?」這麽好的機會豈能放過,我在下面捏住她一掇臀肉,岳母一面扭擺著,一面輕輕的呻吟∶「只是你要累一些,嗯┅┅嗯┅┅小倫,你不要使壞┅┅」

  隔壁的遊戲到了高潮,肉體的撞擊聲伴隨著男女的淫叫傳過來∶「大哥┅┅哦┅┅加油┅┅」

  「好┅┅騷 ,你真浪啊┅┅再叫兩聲好聽的!」男人粗聲的叫嚷,然後是「啪!啪!」的拍打聲,可能是在打女人的屁股。

  「啊┅┅大哥,好大哥┅┅啊┅┅」

  在這樣的環境下還看什麽電影?岳母側頭瞄向我的下身,我裝做沒看到似的用力挺了兩下,雞巴頂著短褲跳動。岳母發現了我的不軌∶「小倫,你可要注意點兒。」

  「媽,我怎麽啦?」

  「你自己知道!」

  「我真不知道,難道和岳母看電影也不對嗎?」

  不知她是真生氣還是假的,又要掙脫出去。

  「媽你別這樣,我有什麽不對您就直說嘛,我一定改!」我繼續環住她的細腰,任由她在懷裡扭動。

  「你看看你的褲子,有你這樣的女婿嗎?」岳母指著我的下身,臉卻轉到前面∶「你自己說,這樣對嗎?」

「這┅┅我也不想這樣的,」我貼向她的耳邊,小聲的說∶「誰讓他們那麽大聲,再說我岳母又┅┅」說到這兒,偷偷的觀察她的反應,岳母注視著前面,好像根本就沒聽到我的話。

  看來她是真生氣了,我從下面想抽出手來,岳母卻不動,柔軟的美臀故意往下壓,突的冒出一句∶「你岳母怎麽啦?她礙著你了?」

  「她沒礙著我,但是她有責任的。」我含住岳母的耳輪,用力的吸了兩下∶「誰讓我岳母這麽迷人,又誘惑人、又吊人味口的┅┅」

「小倫,你這壞孩子,看我不告訴小麗!」岳母不依的側過身子,用手揪住我的耳朵,小手在上面輕輕的撚動,抿嘴笑著說∶「你再壞,我就回家了。」

「媽,我說真的,你真美,又漂亮又性感!」我直視著她的眼睛,岳母毫不讓步的瞪我,對視了有半分鐘,見我並不閃避,又哄我道∶「小倫,摸歸摸,可不準亂想啊!」

岳母長得非常白,看她一本正經的樣子讓人不可侵犯,一笑起來的時候嘴角微微的上翹,眉眼間別有一番風情,看得我食指大動,左手用力一攬,照著她的臉蛋親過去。

  「小倫!」岳母嬌聲的叫著,小手往臉上一蓋,我的嘴就吻在她手上,順著手背吻向手指∶「媽,你手也很美。」

  岳母任由我在她手上舔弄,哧哧的笑起來∶「這是什麽女婿呀?連丈母娘的手指都吃,格格┅┅」

「誰讓你那麽誘人,我就要吃!」我用力的舔了幾下後,又拉著她的手放在我的傢夥上∶「媽,你也摸摸我吧,要不就給我找一個替身┅┅」

  「你敢!」岳母放下了架子,小手一面抓弄,一面教訓我說∶「你要找小姐的話,我就報公安抓你。」

  「那我可不敢了,只要媽給我抓幾下就行。」

  找不找小姐已經不重要了,岳母在我的懷裡偎著,小手在雞巴上磨擦,這樣的東北之行對我已經夠了,只希望能讓她摸上一夜。

  隔壁的砲火悄然結束,電影也終於完了,而我和岳母正在情與欲之間掙扎,岳母拉著我站起身,朝著出口走去。

  ※※※※※

  回到家裡,已經是十一點多了,關上房門,我從背後抱住岳母,在她的耳邊要求∶「媽,我受不了了。」

  「快點兒放開我,哪有姑爺這麽對丈母娘的?」岳母大聲的喘氣,心裡想必也在掙扎。

  「媽┅┅真的不行麽?」

  「小倫,摸也讓你摸了,射也讓你射過了,放過媽吧,我┅┅」岳母掰開我的手,獨自跑到臥室裡。

  「媽┅┅」我跟著往裡走。

  「小倫,你別┅┅別進來┅┅」岳母無力的躺在床上,紅著臉,求救似的說道。

  ※※※※※

看來是不可能了,我脫掉背心,走到浴室裡沖涼,心裡亂亂的,不知該怎麽辦好,她畢竟是我岳母啊,真要是讓她生氣,不僅得不到老婆,就連媽媽也會不滿。

  我把水溫調低,用水沖洗著肉棒,想讓它快點冷靜下來,可卻無濟於事,腦子裡滿是岳母的倩影,回憶著在公車上的感覺┅┅

  洗了有半個小時,岳母該睡了吧,我只穿上內褲,悄悄的從裡面出來,是該睡了。

  拉開浴室的門,把我嚇了一跳,岳母只穿著貼身的內衣褲,站在門口。

  「小┅┅倫┅┅」岳母喘著氣,凝視著我的眼睛。

  「媽您┅┅」她總是忽冷忽熱的對我,讓人不敢亂來。

  「抱┅┅抱我到床上去┅┅」

  「媽┅┅我明白了。」我奔向岳母,橫著把她抱起。岳母閉著眼睛,輕聲的繼續說∶「你不是想我嗎?那就快點兒┅┅」

我輕輕的把她放在床上,沒想到岳母反而騎到我身上來∶「小倫,你這壞女婿,氣死媽了┅┅」岳母拉著我的手放在她的胸罩上,讓我幫她解下來。

  米黃的胸罩下面,一對渾圓的奶子呈現在眼前,隨著她的身子抖動,「媽,你的奶子真美。」我用手握住,趐白的奶子在手中滑滑的。岳母伏在我的身上,喘著氣說∶「小倫,你舔舔┅┅」

  我含住她的奶頭,舌尖圍著乳暈劃圈∶「媽,我好想,我真的好想我的丈母娘啊┅┅」

  岳母回手探到我內褲裡面,小手攥住雞巴揉搓∶「我┅┅也是,都是你這壞姑爺害的,在車上就┅┅射我┅┅」

「媽你別怨我了,還不是你的屁股又圓又翹的,還老是夾我。」嘴裡含著她的奶子,手向下摸去,隔著她的絲質內褲頂在小穴上。

岳母扭動纖腰,小穴磨壓著我的手指,嘴裡卻不饒人∶「還說呢,就是┅┅再翹,你做女婿的也不應該,哦┅┅小倫,你真是我的剋星┅┅」

  「媽,不要說得那麽難聽嘛!」我用手拉下她的內褲,撫摸著她的屁股說∶「媽,你這里長得真誘人。」

岳母不依的扭動,把雞巴從內褲裡拽出來,小手在上面忙著套弄∶「都是你這根東西惹人,在車上就敢干丈母娘,讓我想躲都躲不開┅┅ 」

  「媽,說真的,剛看到你,我還以為你是小麗的嫂子呢!」

「胡說!我哪有那麽年輕!」岳母受用的脫下內褲,她那屁股像水密桃一般又白又嫩,我急的坐起來一陣大摸,岳母笑著躲閃∶「這是什麽女婿,在丈母娘身上亂蹭什麽?」

  「媽,你比小麗的還棒啊,再讓我摸摸┅┅」

  岳母板起臉來∶「你要了我的女兒,還想上我?」

  「我怎麽敢上您呢,您上我吧!」

  「混蛋!再說,我打你啦!」岳母楊著手,就要打下來。

  「那就打這兒好了。」我抓著她的手放在雞巴上。岳母拍了兩下,又板著臉說∶「一會兒可不能太猛了,聽到沒有?」

  「聽到了,我的好丈母娘,你姑爺的雞巴可硬了哦┅┅」

  「硬了倒不怕,」岳母分開腿,坐在我的膝上,小手在肉棒上慢慢的套動∶「可別剛進去就軟┅┅格格┅┅」

  我的慾火被她逗得老高,再不上馬的話,真可能讓她摸出來。我半坐起身,拖著她的手∶「媽,軟不軟一會兒就知道了,你快點上來┅┅」

「這麽快就忍不住?」岳母捉狹的還想繼續玩弄,被我用力拽過,大雞巴頂在她傾著的小腹上,兩手緊緊的攬住她的上身,岳母的呼吸跟著加快∶「小┅┅倫,你┅┅輕點兒。」

  「媽,再不┅┅上來,我可要射了┅┅」我貼住她的耳根,手在光滑的粉背上亂動。

  「那,我自己來吧┅┅」岳母垂著頭,用手扶正雞巴,身子往前一蹭,龜頭正抵在穴口上。

  「小┅┅倫!啊┅┅小倫!」她閉著眼,兩手搭在我的肩上,卻不敢往下用力。

  「媽,快點兒┅┅快讓我插進去。」我把手放在她的臀峰上,輕揉的捏弄。

  「小倫,你可不要笑話┅┅我┅┅哦┅┅」岳母睜開眼,深深的盯著我,屁股前後移動,龜頭撥開濕潤的陰唇,被她的小穴包圍住。

  「哦┅┅呼┅┅小倫┅┅脹得慌┅┅」

岳母的小穴緊緊的夾住雞巴,讓我找到了和媽媽的感覺∶「媽,你別怕,再┅┅往下來┅┅」我搬動著她的屁股,下面往上一送,她顫抖著叫喊∶「小┅┅啊┅┅慢一點兒┅┅」隨著她的套坐,整根雞巴都刺到裡面。

  「媽┅┅哦┅┅你真緊啊┅┅」

「我有幾年┅┅沒有過了,」適應後的岳母開始上下提拉∶「要不是你┅┅哦┅┅你手別動┅┅」岳母拿開我搬動的手∶「讓┅┅我自己來┅┅哦┅┅真舒服┅┅」

  「媽你這麽年輕,又性感┅┅怎麽不再找┅┅」

  「又再胡說,我都快抱孫子了┅┅哦哦┅┅還找什麽找┅┅哦┅┅」

  「媽┅┅那以後我孝順您吧┅┅嗯?」我捉住她的兩個奶子,在上面撫弄起來。

「嗯!嗯!小倫┅┅哦┅┅好小倫┅┅快抱媽┅┅」聽了我的話後,岳母雙手更用力的纏上我的脖子,肥美的臀部急速的下套∶「好┅┅小倫┅┅媽的好姑爺┅┅」

  「媽,你也是我的好岳母┅哦┅┅夾得雞巴真爽┅┅」配合著岳母的動作,我的手又放在她迷人的屁股上,隨著她的起落在上面猛摸。

  「小倫,你┅┅不嫌我老嗎?┅┅」

  「誰說我丈母娘老了?在我眼裡┅┅哦┅┅她又美又風騷┅┅」

  「真是我的冤家┅°啊啊┅┅你這大雞巴的姑爺真┅┅會討人喜歡┅┅」

  岳母高興的更加賣力,不住的催促說∶「媽的┅好姑爺,用力操┅┅哦┅┅好姑爺┅┅」

她的樣子看起來就像孩子一樣了,聲音也變得嗲起來,這更刺激我的慾火,手指在她的臀上、大腿上遊走∶「好丈母娘┅┅你真會玩兒┅┅倫兒的雞巴快爆了┅┅」

  「姑爺┅┅哦┅┅好小倫┅┅你丈母娘還未夠┅┅哦┅┅」

  「媽,你真能幹┅┅」

「哦┅┅小姑爺,等一下再從後面來┅┅啊┅┅」岳母騎跨在我身上,停止套動,輕輕的在我臉上吻了一下,半帶嬌媚的說∶「從後面來,好不┅┅好?」

  她發情的樣子和媽媽一樣誘人,我托住她的俏臉,回吻在她的鼻子上∶「好啊,我可以一面乾,一面摸你的美屁股,嘿嘿┅┅」

  「臭姑爺┅┅!」岳母嬌嗔著扭了一下我的鼻子,從我身上下來,轉到旁邊趴好,高高聳起的臀部下面,紅嫩的小穴微微張開,誘人的流著淫水。岳母見我看著不動,扭頭說道∶「再不進來,我又生氣啦!」

  ┅┅

  碰上這樣的岳母,除了大干之外沒別的選擇,這一夜,也是我自從做愛以來最爽的一次。

  ※※※※※

  本來是說好當天就回的,可這件事我和岳母誰也想不起提它,直到媽媽打了五次電話,我們才不得不坐上飛機。

  飛機上,我偷偷的把手伸向岳母的大腿,沒想到她竟�起了屁股┅┅

  -----完-----:D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