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1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20 22:55:33

有幾次我真的很希望冬天不要冷得那麽厲害。

  或者如果這個實現不了的話,那就應該在最冷的那幾天,取消住校生早上的跑操。

  天還沒完全亮,冷風實實在在地打在臉上,每個人都是把脖子往更深的地方縮。跑完步集合,聽老師點評的時候,每個人都用不大不小的聲音嘟囔著,有的直接甩出了髒話,表示自己的不爽。

  操場上的人漸漸散去以后,天才開始蒙蒙滲出絲絲的光亮。

  趕緊回教室,雖然教室的暖氣實在是沒什麽效果,但是比起屋外的寒冷,屋里的溫度還是讓緊縮的毛孔舒展開來了。事情的好壞都是建立在比較之上的,很有道理。

  班里人還很少,走讀生要過一會兒才來,離上早讀還有幾分鍾。拉開凳子,聲音在沒什麽人的教室里顯得特別嘹亮。大家也都看起來像沒有睡醒一樣,睡眼惺忪地打著哈欠。

  “借我點紙。”我吸吸鼻涕——冬天一來我就會不停地流鼻涕——直接伸手去拿同桌K的卷紙。

  “哎,等等,”K先拿起她的紙,“借的話,那還還不還了啊?”

  “唉呀,好啦,還,還,回頭還你一卷紙行不行?”我伸手去夠。

  “憑什麽借給你啊?”K一噘嘴,眯起眼睛,微微揚起頭看著我,晃了晃手里的紙。

  “用點紙嘛那麽小氣。”我收回了手,“還有啊,看你的動作,赤裸裸的挑釁”。

  “嘿,我小氣,你用過姐姐多少東西了你說我小氣?”K不服氣地看著我。

  “哎,話可說清楚點,你別說的跟我老是貪你的東西一樣啊。”

  “難道不是啊?”K扭過身子叉著腰,那樣子十足像市井女人跟小商販計較一斤韭菜爲什麽貴了一角錢。

  我趁機奪過衛生紙:“哈哈,搶到喽。”

  “你!”

  我和K每天都坐在一起,上課我聽課她看小說,下課我們一起趴在桌子上睡覺。不管是什麽話題到我們嘴里面都能成吵架的理由,天天吵。

  有一次,她拿了一本雜志,看封面就知道是那個年齡的小女生看的那種雜志,里面的小說淨是帥哥什麽的,然后寫點很爛俗的情節。我瞥了一眼,歎了一口氣:“啧啧啧。”

  “嘿,你啧什麽啧?”還是一如既往那種跋扈的口氣。

  “沒事啊。”

  “找事兒是吧?”

  “你講理啊,這怎麽是我找事?”

  她拿出雜志,在我面前抖兩抖:“你是嫌我的書怎樣怎樣是不是?”

  “是啊,怎樣?成天淨看些沒營養的書。”

  “姐姐高興,你管得著嗎?”她總是以姐姐自居,她本來就比我大,所以這點我倒無所謂,“剛剛還敢不承認。”

  “我不承認的話,這事兒不就過去了嘛,你偏問問,這才是沒事兒找事兒。”

  “呵,你的意思,我錯啦?”

  “那必須的”。

  “你!”

  “打住,你閉嘴”。

  “欺負人是吧?”

  “有功夫你不會看看課本啊?”我最后撂下一句話,起身走了。

  我們總是吵,有時候覺得,吵吵感情才更深,當然也有時候真的吵急了,然后就會有一個人的臉色變了,忽然安靜下來不說話,低頭干自己的事情。這時候我們也都互相知道什麽情況,也會識趣地靜下來,帶著點歉意,就是不願意說出口,和平地過一節課,多則一上午,然后重回平常。

  那個冬天,我還在初中,總覺得有種什麽力量,可以讓我,和我們,一輩子都這樣沒心沒肺地過下去。

  K的成績不好,不過也是,像她那樣天天上課不聽講,考成這樣已經很奇迹了。

  當然,一般這種學生不聽課,不寫作業,都讓人習以爲常,但是K偶爾也會心血來潮,忽然想出問題,這種時候,我心里總覺得又好氣又好笑,還是得心平氣和地給她講。

  有次上課老師講了大半節課她都不聽,老師最后留下幾道練習,讓大家自己做。她問我,題怎麽寫?那本來都是些只要聽講就會寫的基礎題,所以我很不耐煩:“自己看課本吧。”

  “什麽態度啊?姐姐好不容易想起來問你一道題”。

  “這麽低能的題,還用問啊?”我手頭的一道題剛好有點思路,被打斷了,所以很著急,我只能壓低了聲音跟她吼。

  “你才低能呢!姐姐這樣不恥下問,你還不鼓勵鼓勵?”她的聲音明顯比我高。

  “你不恥下問我還得鼓勵?”這時候我已經覺得我們倆在課堂上說這麽多話實在是太囂張了,而且她的聲音還那麽大,“我真心爲你沒腦子而生氣!”

  “你再說一遍!”她指著我的鼻尖,這次連音調都提上去了。

  “你們倆干什麽呢!這是上課不是!”不知道什麽時候班主任已經走到我們桌子旁邊,班主任嗓門一向很大,這一聲著實把我們倆嚇得不輕,而且也吸引來了班上所有同學的注視。“下課到我辦公室來。”說完正好打鈴,班主任就回辦公室了。

  “這下你高興了,成明星了,大家都看你了。這下我可倒黴了。”我對K說。誰都知道,被我們班主任叫去,那就不是一時半會兒解決得了的,那就是“辦公室半日遊”的黃金門票。當然,其實還有一點,誰都知道,這種事兒,老師都會多少偏心一點成績好的學生。

  所以我運氣非常好,過了大半個課間就回來了。而K則一節課都沒回到我身邊的座位上來。

  她是紅著眼回來的,她坐在我身邊一言不發。她的那副樣子揪扯著我的心,讓我也很難受。她從來都是趾高氣揚的,所以她一旦展現出軟弱的一面,就讓人格外心疼。

  我拽著自己的衣角,咬咬自己的嘴唇,尴尬得不知所措。

  “喂……”我試探著問她。

  不理我。意料之中。

  “唉呀老班就會小題大做,別理他那麽多。”

  還是沈默。也在意料之中。

  “對不起嘛……”我道歉。

  “不關你的事。”她只說了這麽一句。

  有時候,我也想跟她談談理想。

  我問她:“你將來,準備干什麽啊?”

  她一臉不在乎:“愛干什麽干什麽。”

  我真后悔問她這個問題,早就知道跟她沒什麽嚴肅的話題可談,她那副什麽時候都很無所謂的表情讓人很是無奈。

  “那,就沒有什麽想做的嗎?”

  “玩兒吧,然后吃啊,吃完了,就睡吧。”她盯著自己電子詞典屏幕上的言情小說,看都不看我一眼。

  “咱能不能有點追求啊?”

  她很吃驚地回過頭看我:“這很有追求啊,這是終極理想了,跟著這個理想走,保證有前途的好不好?”

  “你就不能正經點?”看她那副樣子,有時候真替她擔心她的將來,然后有點小小的冒火。奇怪,我也不知道我爲什麽要爲她擔心。

  其實,她還是有嚴肅的時候的,只是我最后才知道,真的是到很最后很最后的時候才知道的。

  那天是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一天,讓你覺得奇怪,因爲一般在小說里,這樣的一天都是應該下起蒙蒙小雨什麽的,至少是有點反常的,然后應該配上自己的心情,可是那天真的沒有。深冬的天還是那麽冷,也沒有下雨,沒有下雪,空氣都凍僵了,不會流動,就算坐在教室也擋不住寒冷的侵襲,直到手腳冰涼。

  上午最后一節課前的那個課間。

  “我轉學了,去銀川。”K說。

  我脫口而出:“爲什麽?”

  “因爲我爸爸在那兒工作,他要接我們一家都過去。”K跟我說,臉上是故作隨意的表情,那種微妙的變化表露無遺,心中的一份心酸明明白白地在她的臉上攤開來。

  “所以……”真不知道該說什麽好。

  “所以呢,你明天就見不到我了,今天晚自習我都不上了,下午上完課以后直接走了。”

  “這麽突然?”

  “其實是”,她裝出很壞的笑,“蓄謀已久哦。”

  “那你都不告訴我。”我有點落寞地轉回頭。

  K頓了頓,她大概也不知道說什麽了吧。過了一會兒:“對了,這張卡送給你吧,知道你喜歡看書。”是書店的金卡。這是我見過她唯一一次顯得嚴肅的表情。

  我伸手收下了,並沒覺得不好意思,而是覺得自然而然。沒什麽話好多說。

  下午的三節課,我們一句話都沒說。下課之后,我沒有跟她打招呼,直接走了。印象中,后來我們也沒怎麽聯系過。

  我並沒有像我想象中的那麽想她,我很快適應了沒有她的上課生活。很多時候,只是想起來有這麽一個人而已,心中也沒有什麽複雜的情緒。

  你只要知道,曾經有一個人,在某一段時間,是她陪你度過了幾乎所有你沒有睡覺的分秒,她簡單得不能再簡單了,她僅僅是這麽一個單純的存在。

  有時候我會這麽告訴我自己。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