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32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9-21 08:20:44

雅致的別墅裡,絞索從天花板上垂下掛在穿著黑色蕾絲吊帶絲襪的女人脖子
上。「祝你好運,夫人!」我抽了口煙,抽掉女人腳下精緻的方凳,她成熟風韻
的身體忽然向下墜去,粗糙的絞索狠狠的勒住她頸部白皙的肌膚。女人喉嚨裡發
出一陣咯咯聲,豐滿的臀部隨著綁在身後的雙手一起掙紮著,蕾絲邊的褲襪帶在
她雙腿的踢蹬中上下顫抖,腹部雪白的肚皮在輕輕顫抖,那誘人的三角地帶掛滿
了晶瑩的玉露。

  「您現在真漂亮!」我分開她兩片誘人的肉唇,讓晶瑩的愛液順著她雪白的
雙腿淌下,拿起桌上的攝像機對著她掙紮的肉體開始拍攝:「您的丈夫一定會滿
意的!」初始的驚慌讓她雙腿仿佛要找到一個支撐點一般,盡力在半空中踢蹬,
那一雙迷離的雙眼讓我想起這個女人剛剛在遊泳池邊的炙熱的激情,她確實是個
迷人的少婦,雖然我們還僅僅認識一個小時不到。

  欣賞這樣一個迷人的女人在絞索上掙紮是件很愉快的事情,驚慌之後,她開
始享受起窒息帶來的快感,終於在一次劇烈的爆發中永遠的失去了生命,褐色的
尿液從這位夫人飽滿的下體淅淅瀝瀝的流出,落在被她打掃的一塵不染的地板上。
我收起攝像機,把拍攝的畫面拷貝到到客廳數位電視裡。

  我叫阿吉,畢業後沒有找工作,而是開了一家幫助女人實現被處死願望的公
司「夢想成真」公司。為此,在學術界,社會消費心理學研究小有名氣的我一度
受到不少冷嘲熱諷,縱然這種行為在蘭芳現行法律中已經被判定為合法,可沒有
人會相信我會接到哪怕一筆生意。

  事實上在最初的一個月裡確實是這樣,但是接下來,我的日子開始忙碌而充
實起來。這位夫人,已經是第五個了,她除了完全奉上火熱的激情之外,還慷慨
的把一部分資產轉移到我的名下。

  「她在失去生命的同時享受到從未有過的快感,作為一件獻給丈夫的生日禮
物,她是稱職的!」我把精心剪輯的女人圖片一張張上傳到門戶網站上,溢美之
詞毫不吝嗇。

  「又更新了!」王晨如平常一般打開網頁,身著吊帶絲襪在絞索上掙紮少婦
的肉體讓他心跳一陣加快。幾個月前,他便在一張帖子的連結中無意中發現了這
個網站,當時上面只有一張照片,一個迷人的少婦斬首後翹著屁股趴在地上,漂
亮的腦袋放在屁股底下,飽滿的私處插著根削尖的木棍。他可恥的硬了,那天之
後,他每天下班第一件事情便是偷偷光顧這個網站。

  「老公!」吱呀的開門聲讓他心中一跳,熟練的收起網頁裝作一副正經的摸
樣。

  「飯做好了!」妻子麗萍摘下圍裙,她穿著件白色的吊帶裙,兩條雪白的大
腿毫不掩飾的露在外面:「你又在看什麼了!」迷人的妻子嗔著奪過丈夫手中的
滑鼠,卻沒有在電腦上找到任何東西。

  「今天就放過你了!」一個漂亮的女人這般嬌嗔的摸樣更讓王晨心中一動,
把她豐滿的身體抱在懷裡愛撫起來。「哎呀,要吃飯了!」麗萍掙脫丈夫的懷抱:
「壞蛋,收拾餐廳去!」

  「明天下午,我已經準備好了!」等到丈夫離開,麗萍打開聊天軟體,對方
是一個叫如你所願的人:「我丈夫又在背著我偷偷的看你的網站了!」

  「那不是更好,明天他看到你的樣子一定會驚喜的!」那邊沈默了一會之後:
「若不是他被你發現,我這單生意還做不成!」

  「少臭美了!」如果不滿意,我可以不付錢。

  「我想,那時候就由不得你了!」

  「好了,我老公過來了,拜拜!」聽到丈夫的腳步,麗萍關掉軟體。

  王晨收拾好餐廳,看到妻子的樣子總是覺得有些不對勁,可究竟怎麼不對,
他卻也說不上來:「和誰聊天呢!」

  「一個朋友!」

  「什麼時候認識的,我怎麼不知道!」

  「明天你就會認識的!」女人笑了笑:「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王晨放棄了追問,他總覺得,妻子最近好像有些秘密瞞著自己,她有時候會
莫名其妙的發呆,眼睛盯著牆上掛著的古董軍刀臉上露出神秘的笑意,今天她更
是在家裡客廳的桌上很突兀的擺了一個白色的磁片。這一切都讓讓他也有些疑神
疑鬼,唯一值得慶倖的是,她在家裡的打扮越來越性感也越來越有女人味了。總
是穿著幾件以前不敢穿的情趣內衣在自己眼前晃悠,搞得這幾日每晚都在她身體
上發洩很久才能入睡,而這天晚上,她迷人的妻子格外癡纏,用那件半透明蕾絲
睡衣激起他的欲望之後幾乎把他榨幹了。若是用那把刀砍下她的腦袋該是如何一
種光景,聯想到網站上那些被斬首的女人,他有時候會不由自主的這樣想。

  三單元702的門外,一頭披肩長髮的女人打開門,大大的眼睛,微微有些
嬰兒肥的面龐,一對俊俏的眉毛配上嬌豔的紅唇,她確實是個迷人的女人。一件
露出雪白大腿的絲質睡衣,凹凸有致的肉體充滿了韻味,透過分開的衣襟,深深
的乳溝與胸前的一對誘人的渾圓讓我不敢直視。

  「王太太是嗎?」我屏住呼吸,讓自己顯得自然一些:「你在家招待客人時
都這麼穿嗎?」眼睛卻也不由自主的落在她兩條雪白渾圓的大腿上。

  「只有今天是這樣!」她說著拉開睡衣一邊的衣襟,一隻雪白圓潤的玉乳頓
時暴露在空氣中。

  「你應該知道,一個女人要保持適當的矜持?」我朝四周看看,今天不是休
息天,樓道裡一個人也沒有,忙把她拽進屋裡,砰的一聲關上門。

  「你覺得我今天還需要矜持嗎?」剛進屋,女人身體便湊了上來,胸前的軟
肉緊貼著我,傳來一陣陣銷魂蝕骨。

  「王太太,你答應過我,讓我欣賞你家祖傳的軍刀!」我嘴裡說著,一隻手
卻也開始順著她雪白的大腿向上摸去,通常,這些計畫結束掉自己生命的女人都
願意和劊子手來一次最後的激情,我想她也不會例外。

  「好吧。」她忽然推開我:「它就在客廳裡!」雖然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她
飽滿的胸脯依然在我面前起伏著:「不過你要告訴我,為什麼要我買那只可惡的
盤子,我被老公笑話了好久。」

  「那個用來放你腦袋的!」我笑了笑,你不覺得它放在其他地方都不如這裡
合適。

  「似乎是這樣的!」女人身體明顯顫抖了下:「我忽然感覺有些興奮,但不
知道為什麼?」

  「這是正常的!」我笑了笑:「我還等著你講這把刀的故事!」

  一把一米多長帶著輕微弧度的士官佩刀掛在客廳最顯眼的位置,古樸的刀鞘
和旁邊精美的裝飾無聲的說明著它的珍貴。

  「叫我麗萍吧,我覺得這樣更好。」女人甩了甩一頭烏黑的長髮。

  「好吧,麗萍!它好像有些年代了!」我從牆上取下刀,手中一沈差點把它
摔到地上。

  「她是我祖爺爺在十年戰爭時的佩刀,它的年紀比我們兩個人加起來還要大
的多!」麗萍從我手中接過佩刀,刷的一聲拔下來,逼人的寒光閃過,流線型的
刀刃在燈光的映照下仿佛一件藝術品。

  「它,殺過人!」說到這裡她的聲音有些激動,兩條渾圓的美腿顫抖起來。

  「這很正常!」似乎看出我的疑惑,麗萍咬了咬嘴唇:「我給你看一樣東西!」
她從抽屜裡翻出一張泛黃的黑白照片:「這張照片是我很小的時候從家裡的雜物
箱裡翻出來的,這上面的那把刀就是它,那個女人是我祖爺爺抓到的一個女間諜!」

  「看來你挺喜歡古董的!」十年戰爭時期相機發明不久,我的看了一眼照片,
呼吸也不由的急促起來,那一個女人,確切的說是一具撅著屁股趴在地上的無頭
豔屍,雖然是黑白照片,但從她身體輪廓上看,這個女人的身材相當不錯,讓我
感到亢奮的是那把插在她下體的軍刀,雖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根據角度,那把
刀肯定是從私處捅進她身體裡——刀刃朝下,刀身有一半露在外面,旁邊幾個穿
著軍裝摸樣的男人隨意的站在一旁,似乎在炫耀自己的傑作。

  「這個,是我祖爺爺?」麗萍指了指那個穿著黑色軍裝的人:「他應該就是
用這把刀砍掉女人腦袋,把它插進她的下面!」

  「她應該是個很漂亮的女人!」我笑了笑道。

  「是的!」麗萍臉上帶著些嫣紅:「後來我收集了很多關於她的資料,也許
你會覺得我這樣做很無聊!」

  「其實我也很感興趣為什麼!」

  「從第一次見到這張照片起,我會不由自主的把自己想像成那個女人,尤其
是每次擦拭那把佩刀的時候。所以我想知道她是如何被斬首的,這個亞羅的女間
諜很出名,很多資料上都提到過她,但是很可惜我只找到了她斬首後暴屍的照片,
那時候她整個肚子被這把刀挑開,無頭的身體倒吊在城門口讓人圍觀,但所有的
資料都顯示她在被處死之前受過非人的性侵犯。」

  「你好像很興奮!」我把手伸進她睡衣裡,她的下體早佈滿了愛液。

  「我把自己想像成那個女間諜,他們強姦我,砍掉我的腦袋,剖開的我肚子
把我掛在城門口,然後就像照片裡那樣!開始,我只會在看到照片或者擦拭這把
刀的時候想,現在就連偶爾瞥到這把刀,我也會忍不住想像,再這樣下去我會徹
底瘋掉,既然這樣,不如就把它變成現實。」

  她說到這裡解開睡衣剩下的紐扣,豐滿迷人的肉體徹底暴露在我面前:「用
這把刀殺死我吧,像殺死那個女人一樣砍掉我的腦袋,把它插進我下體,拍成照
片放在你的網站上。」飽滿的陰戶翕動著吮吸著我的手指,愛液滴滴答答的落在
地上,一對迷人的乳峰上下起伏著,這個女人已經完全準備好了。

  「麗萍!」我挑逗著她敏感的下體:「那個女間諜被處死前應該被強姦過,
甚至是輪奸!」

  「我已經等不及了!」她迷人的胸脯起伏著:「今天,怎麼都由你!」

  我有個更好的主意,我從她下體抽出手指:「你現在的樣子很誘人!」我把
手中的軍刀遞給她:「這把刀,也很漂亮,如果拍上一組寫真肯定會為我的網站
增加不少客源!」

  「是嗎?」她拿起刀,擺了一個幾個POS,跨刀,抽刀都很標準的動作,
若不是此時她睡衣敞開著露出赤裸的肉體,我恍惚間似乎看到一個英姿颯爽的女
軍官:「你的動作?」

  「我以前練過!」一抹紅暈爬上她的臉頰:「在專業的武館裡,有幾次練著
練著內褲就濕了,我總會幻想對手一個不小心把我腦袋給砍下來!」

  「不錯的想法!」我拿出相機對著麗萍拍了幾張,說實話,她的樣子確實很
誘人:「你的刀似乎放錯位置了!」我讓她分開雙腿站在地上,刀柄插進飽滿的
愛穴。刀刃正好支撐在地面上:「現在只能這樣將就著,一會就讓刀刃也插進去!」

  「我覺得有感覺了!」她的呼吸急促起來,豐腴的身體保持直立的姿勢,飽
滿的肉穴瘋狂的吮吸著插進身體裡的刀柄。真是個敏感的女人,我讓她躺在地上,
和軍刀一起擺成各種姿勢拍了不少照片,期間,她又不由自主的來了兩三次。

  「接下來該是最後的強暴與處決了!」我粗暴的把她豐滿的身體按在地上,
啪的一聲重重的拍在她豐滿的臀部。「唔!」狂野的動作讓她興奮起來,我忽然
想起一句話——任何女人都是有受虐傾向的。

  她雪白的臀部晃動著,兩顆雪白的奶子吊在身下,黝黑的恥毛上上沾滿了亮
晶晶的愛液,我掰開她兩條大腿分開她兩片鮮紅的肉唇,露出粉紅的肉洞,早已
怒張的肉棒順勢向前沒入她那濕滑的甬道。她的順從更激發了我身體裡爆虐的因
子,我把她兩條她兩條晶瑩的玉臂反剪起來,粗壯的肉棒一次次在深入到她身體
狠狠鞭撻。

  「阿吉,砍掉我的腦袋,挑開我的肚皮,用你的大雞吧插爛我的肚子!」她
身體顫慄著,一臉迷醉的囈語著,那火熱的甬道緊緊的包裹著我的肉棒,如小嘴
般吮吸著,我終於忍受不住把一股股滾燙的精液盡數射進她身體裡。這位迷人的
少婦趴在地上,彎曲成一個弧形肉體如波浪般翻滾著,雪白的臀部高高翹起尻穴
裡彭湧出一股股淫蕩的汁液。

  我從隨行的包裡拿出攝像機,安放在支架上。

  「今天,夫人你可真風騷啊!」我湊到她耳邊說完這話,粗暴的把她身體翻
過來,讓她呈大字型躺在地上:「我想,你祖爺爺當時一定是這樣折磨那個女人
的,一隻腳踩在她雪白的肚皮上,閃著寒光的刀尖在她會陰上劃過一道淡淡的血
痕,之後對準她仍在翕動著的陰部,鋒利的刀尖從她敞開餓陰戶插進去,卻因為
掌握的好並沒有傷害到她的陰道。

  「不要!」她嘴裡叫著,身體卻戰慄著又一次達到頂峰。

  「看來,你真的想了很久了?」隨著長刀在她身體上比劃,生命的威脅下,
麗萍雪白的肌膚抽搐著,一次次攀上的頂峰。

  我並沒有讓她享受多久,而是把她身體提起來,讓她分開雙腿跪在地上,被
她擦拭的銀光閃閃的刀背在她濕漉漉的鮮紅的肉縫裡摩擦著,雪亮的軍刀上沾滿
了亮晶晶的愛液。

  「要開始了嗎?」

  「當然!你馬上就要夢想成真了!」我毫不憐惜的把她雙手反綁在背後,刀
背劈裡啪啦的在她雪白的臀部拍打,讓她身體向前傾斜:「你現在的樣子還真淫
蕩!」

  敞開的睡衣下,麗萍兩顆豐碩的奶子顫抖著,豐腴的身體似乎正在醞釀著另
外一次高潮。我把她一頭烏黑的長髮盤起,露出雪白的脖頸:「低下頭,這將是
是你最後一次瘋狂!」我放下軍刀,一隻手按住她的脖子,另一隻手插進她下體
給她最後一次愛撫,熟練的挑起她身體裡蘊藏已久的情欲,讓她充滿彈性的甬道
再次劇烈收縮起來。

  「看來你已經準備好了!」我把手上的淫水盡數抹在她飽滿的乳房上,從地
上撿起那把蘊藏了她無盡幻想的軍刀。

  「希望你記得答應過我的承諾!」她彎下脖子,身體卻不由自主的顫慄起來。

  真是個有趣的女人,得益于她多年來精心養護,鋒利的刀鋒毫無阻礙的切開
她嬌嫩的脖頸。鮮血如泉湧般從她斷頸裡湧出,她豐腴的身體猛的掙紮了一下,
似乎要站起來,卻因為雙手被綁在背後失去平衡撲通一聲倒在地上,她雪白的大
腿顫抖著,渾圓的屁股高高翹起,豐滿的臀肉波浪般抖動著,飽滿的陰戶瘋狂的
蠕動著愛液噴湧而出。迷人的腰肢仿佛用盡全力的彎曲……

  我撿起她滾落在地上的腦袋,她一雙眼睛迷惑的看著四周,似乎沒有熟悉失
去了身體的感覺。

  還沒死!

  我提起她腦袋轉到她身後,舉起那把軍刀對準她瘋狂蠕動的陰戶插進去。麗
萍迷人的腦袋吃驚大看著自己塗滿愛液的陰戶瘋狂的吸吮著軍刀窄窄的刀身,漸
漸的閉上眼睛。這工作這有趣,欣賞她無頭的身體在地上掙紮,我把肉棒插進她
嬌豔的紅唇裡,握住她的腦袋套弄了一會,把一泡濃濃的精液盡數射在她臉上。

  豐滿迷人的臀部淫婦般高高翹起,軍刀在她陰部的收縮下左右搖擺,一股股
噴湧而出的愛液或落在地上或順著她雪白的大腿淌下,兩條圓潤的小腿不時的抽
搐似的踢蹬幾下,當年那個女間諜肯定沒有她今天性感,我把她迷人的腦袋放在
她仍在無意識的顫慄的屁股底下,晶瑩的愛液一滴滴落在她嬌媚的面孔上。

  從包裡拿出相機,對著她性感的豔屍從各個角度拍了幾張特寫之後,著把她
身體翻過來,拿著軍刀向上一捅,鋒利的刀尖穿過她豐滿迷人的身體從斷頸裡露
出一個尖端來,然後把她腦袋放在她分開的雙腿之間……

  「老婆,我回來了……」門外的王晨像往常一樣敲著門大聲喊道,可往常一
聽到聲音馬上就會出來的妻子卻沒有任何回應。家裡的反常讓他有些不安,摸出
鑰匙打開門,眼前的一幕讓他目瞪口呆:收拾的乾淨整潔的客廳裡掛著一具雪白
的無頭女屍,她雙手捆著吊在天花板上,那件熟悉的睡衣敞開著衣襟,兩顆飽滿
的酥乳挺立著隨著身體的擺動顫巍巍的抖動,雪白的肚皮被利器從私處挑開,白
花花的腸子垂在她豐滿圓潤的雙腿之間,肥嚕嚕大腸幾乎是豎直垂在她兩腿之間,
末端那整體被剜出來的肛門裡插著木棍上寫著「請從此處插入」幾個黑色的大字。
那被剖成兩片的陰唇上釘著一張白色的硬紙片:「老公,喜歡這件禮物嗎,電視
裡有我處決的錄影!」

  他不相信這是真的,可那雪白的盤子裡那顆帶著笑容的人頭打破了所有的幻
想。他忽然想起妻子這幾天反常的舉動,想起那個網站上被處死的少婦夾在下體
的便簽,她肯定拜訪過那個網站。一股熱血湧上他的大腦,妻子無頭的屍體讓他
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興奮,撫摸著妻子雪白圓潤的大腿,想起它瘋狂的纏繞在自
己身上的摸樣,竟是忍不住掏出雞巴插進她吊在身下肛門裡,撫摸著她剖開的生
殖器,握住她肥嫩的肉腸瘋狂的套弄起來。

  王晨瘋狂的套弄著,雪白的大腿,肥嫩的肉腸還有迷人的腦袋,妻子身上任
何一個能引起他性欲的地方都遭到他肉棒無情的洗禮,一股股精液噴在她赤裸的
胴體上,這才滿足。

  「天香樓嗎,我這裡有一頭肉畜要代為加工,是的,已經處死!價錢方面好
商量!」他那怒張的肉棒上仍套著妻子帶著笑容的腦袋。

  正如我所料,自從麗萍這位迷戀軍刀的少婦處決的套圖在我網站上發佈之後,
我的生意越來越好,甚至一個人有些忙不過來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