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34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humsuploh
侯爵 | 2016-9-21 08:38:07

阿芳在三年前嫁了比阿福,兩人生活愉快,但係最近阿福的性能力越來越唔似樣,於是阿芳為了增加情趣,特登在一個星期六的下午,著了一件白色半透明的通花呢士睡袍等阿福返來,阿芳大約在阿福返到的屋企時候,就在廳度等。

突然聽到有人開門聲,阿芳就哩埋在大門後面,等門一開,阿芳見到有一個人行了入來,就立即跳出來在後面一手攬住呢個人的眼同時阿芳的一隻手就去握住佢條賓州。

阿芳一攬住跟住就聽到後面阿福:「阿芳,你做乜o野?」阿芳一擰轉頭見阿福在後面,心想:「咁自己攬住果個又係邊個?」於是立即放手一望,原來自己攬住的係阿福的細佬阿良,阿良一見到阿芳著到咁性感,睡袍呈半透明,而睡袍入面更加可以睇到冇著任何內衣,由阿良個角度剛剛可以睇到阿芳果兩粒奶在度搖搖恍恍,睇到阿良當堂心鬱。

  阿芳立刻返房著返平時衫褲出來,呢晚大家一齊食飯阿芳同阿良兩個人都表現得好唔自然。

過了大概半年,阿福因為在大陸得罪D高干比屈走私,判坐監三十年,阿芳為了呢件事四出奔走,後來冇辦法所以將間屋分租一房出去幫補生計,阿良因為在附近開大排擋,見橫掂都要搵地方存貨,就幫阿芳租了間房用來擺貨。

阿芳近來心情好差導致失眠,阿芳去醫生度取了D安眠藥食,在一個星期五的傍晚,阿芳見有少少唔舒服,所以放工返來之後就食了安眠藥準備去睡,但係當阿芳臨想去睡時,見屋企咁亂於是又執屋。就在執屋時,見到果日著來逗阿福果件睡袍,覺得好掛住阿福,所以又再著住呢件睡袍睡。

阿良到阿芳屋企取貨,當阿良上到阿芳屋企時,見到阿芳在房入面睡了,房門虛掩,所以在房外面拷了幾下門,見阿芳一D反應都冇,於是行了入阿芳間房度,睇下阿芳係咪出了事。

見到阿芳著住呢件睡袍阿芳的身材隱隱約約在阿良眼前出現,阿良依稀見到阿芳冇戴胸圍,兩粒乳頭隔住件睡袍清楚睇到,而且阿件睡袍腳因太短又比阿芳睡得翻起至露出大半條米白色的簿身通花綿質底褲,由於質地薄又白色關係,阿芳D西毛亦隱約可見,而且因為阿芳D西毛比較多,條底褲又比較窄,阿芳有唔少西毛在底褲邊竄了出來,阿芳一對修長而雪白的美腿完完全全SHOW曬在阿良面前,阿良條褲當時立刻漲起來。

  阿良坐在床邊欣賞了一陣,就伸手去拍拍阿芳,但係阿芳竟然一D反應都冇,阿良的就大了起來!

阿良隻手唔再系在阿芳手臂上面,而係轉到在阿芳對波上面輕輕咁摸落去,阿芳對奶好大好有彈性,握落感覺好正,阿良見阿芳睡得咁甜,阿良就更加將阿芳件睡袍再反高D直至阿芳的腰位,阿芳下半身已展露在阿良面前,阿良心跳越來越快,阿良伸手去將阿芳條底褲慢慢輕輕力咁剝了出來,阿芳一對雪白的玉腿盡頭,系一大撮烏黑的西毛,每一條都又幼又長,阿良就忍唔住吞了兩啖口水再去解開阿芳件睡袍胸前的蝴蝶結,再將阿芳成件睡袍剝了出來。

依家阿良唔再系想睇下咁簡單,佢想擒阿芳,阿良已經唔再理呢個係阿嫂,阿良自己剝光豬,爬到床上細心欣賞,阿芳身材均勻,典線迷人,而且仲有一對好似甄妮咁大的奶奶。

阿良碌o野已經漲到冇法再等的時候,阿良攬住阿芳咀,阿良對手更阿芳對波不停搓摸,阿良對阿芳兩粒嫣紅色的波更加愛不釋手,阿良將阿芳對波又搓又啜,阿良咀到阿芳全身騷麻,嬌軀開始典下典下,阿芳慢慢由咽喉發出D呻吟聲來。

阿芳呻吟聲漸大:「啊!老……公……老公仔呀!我要……老公……我想要……我好寂……寞……我……個……西好痕… …入……面……發曬……黴喇……要你……入去……通……通……佢你……好……衰o架!正……衰……人……咁耐冇……交貨……喇!我……要……呀!我。要……呀……比我……比我,唔好淨……系握我對……奶……我仲想……要你……碌o野……入來……幫……幫我……止……痕。」阿良伏在阿芳兩腿之間:「阿芳,你個西窿係咪好痕呢?等我睇睇你個西窿,有冇比第二個麻甩佬入去幫襯過……」阿芳唔應,只係不停發出唔唔聲,阿良伸手到阿芳個西一摸,心想:「嘩!
  阿芳個西窿好濕,原來阿芳咁姣o架!如果我唔好好咁擒住佢,我諗唔使好耐,佢一定會自己出去偷食,肥水不流別人田,不如由我代勞,益下我好過啦! 「阿良伸手指入阿芳個西窿入面輕輕一挖,即刻有一泡西水流出來,阿良:「衰婆!唔敢答我,你即係比了出面D麻甩佬,系邊個你講呀!」將床單都整濕了一灘,於是阿良就將阿芳擺平在床上面,成大字形,然後再壓在阿芳身上面。

阿芳:「唔……唔……呀……呀……啊……啊……冇……呀……冇呀……你明知……我……大……大食,你唔……在度,我淨……系……系食……自己……咋!我……我冇……出去……勾佬……o架……」阿良:「唔……好啦!我就信你一次喇!等我依家餵飽你喇!」阿良用碌o野磨磨下阿芳個西窿,然後對正個西窿位就搖搖兀兀咁塞入去,阿芳比阿良呢一攪攪到有D醒,但係可能因為食了藥關係,又可能因為真係比阿良挑起了阿芳的性慾。

阿芳瞇起雙眼望一望阿良:「阿良,你……你做乜……咁樣……在度?」阿芳自己神智不清咁亂嗡了幾句,又冇再出講o野,只係不停發出一D呻吟聲,跟住過了一陣,阿良越插越快,而且棍棍到底,阿芳好耐冇試過咁激的撲法,在呢個時候阿芳反而伸出雙手攬住阿良:「啊!啊!阿福,我要……呀……唔……哎唷……阿福,你大力D……快D……深D……入到我盡頭! 」阿芳邊叫邊攬實阿良,而且阿芳對腳仲不停咁纏到阿良腰間搖搖下,阿芳個西窿仲一下一下咁夾住阿良碌o野,而且仲越來越窄,唔使一陣阿芳個西窿入面一陣劇震,阿良終於忍唔住,射了在阿芳個西窿入面。

等到阿芳醒時見到阿良睡在自己隔離,兩個人又完全冇著衫,又回想在噚晚的情形,就喊起來,阿良比阿芳嘈醒,見到阿芳喊到咁,就安慰阿芳:「阿芳,你唔使驚,我會負責的,以後你就同我一齊,你都係我的人羅,咁我們大家都係自己人嘛!」跟住阿良又再攬住阿芳,仲唔停咁咀,阿良一手握阿芳對奶,另一手就撩阿芳個西窿,阿芳:「阿良,唔好咁喇!噚晚我們已經係對阿福唔住,我們唔可以再系咁o架喇!」阿良:「阿芳,怕乜喎!就算阿福在度都唔使驚,大佬佢年紀咁大,點可以餐餐餵得飽你呀?何況佢依家又唔在度,你仲咁索唔通要你為佢守生寡咩?話曬我們都係一家人,大佬唔在度我o緊繫要幫佢好好照你,同時要睇埋你的性生活啦!而且我都係陳家的一份子,你仍然系陳太,正所謂閂門一家親,你唔講我唔講,我們晚晚砌天光都冇人知啦!」阿芳唔聽清楚阿良究竟講乜,只覺自己的呼吸越來越急,就睡在床度呻吟起來,阿芳D西水流到阿良成隻手都係,阿芳:「唔好!唔好咁,咁樣我會好難受o架!唔好呀!阿良,你攪到我咁,叫我點算喎!唔……你……要……好好咁……照顧……我呀! ……我靠曬你喇!」阿良在呢個時候就睡在阿芳身上,阿良:「阿嫂!我係陳家入面最年青力壯的一個,我當然要為你好好咁盡一番力。」握住阿芳對波又握又咀,阿良碌o野就不停咁去磨阿芳塊西,阿芳比阿良磨到唔耐煩,索性將對腳擘開箍住阿良條腰,不停挺起下身,將阿良碌o野塞入個西窿度,阿芳當堂雙腳一蹬十指一伸,阿良見阿芳咁姣當然博曬命撲,阿芳將近大半年的性苦悶一次過發洩出來。

阿芳攪實阿良:「啊!啊!你真係唔錯,你知……唔知我……差唔多……成年……冇好好咁……來過一次……阿福早就… …唔得……佢……性無能……果個……虧佬……啊!居然……要我……為佢……守了……咁耐……生寡……哎唷!你好犀利!……我要……你……以後……好好咁……代替……阿福,幫我……解寂寥……好勁呀!好熱呀……」阿芳瞇住眼擰側塊面,咬實牙關,雙手亂咁在阿良背脊亂抓一通,阿良見阿芳姣到咁緊要,砌得更落力:「阿芳,你放心,我一定可以滿足你o架!我老婆成日話我太犀利,連佢都頂我唔順,我都有幾年冇好好咁撲過,我以後一定會好好咁撲你,我們系一家人嘛!」阿良撲完一鑊後又再來多幾鑊,阿芳見到阿良咁勁,而自己又咁有需要,正如阿良咁講肥水不流別人田,而且同阿良一齊仲冇咁容易穿煲,以後就偷偷同阿良通姦。

但係過了大半年,有一次阿芳同阿良去了九龍塘開房,撲完o野出來時,咁剛撞到阿芳的細佬阿才拖住個女人入去開房,阿芳見到阿才成個人呆了一呆,阿才就當冇見到咁照樣去開房,阿芳一直個心都係十五、十六,阿芳又唔敢同阿良講。

過二日,阿芳就Call阿才約了夜晚去阿才屋企食飯,阿芳果晚同阿良講話去外家食飯,阿芳著了一件貴價黑色抵胸連身迷你裙、一對高級黑色絲襪,一對透明的高鞋,再化少少淡妝,一副貴婦打扮。

阿芳去到阿才屋企,原來阿才老婆阿珍去了外國公幹,阿才煮了好多唔少阿芳鍾意食的o野比阿芳食,阿芳好耐都冇好似今晚咁開心,阿才就不時在阿芳身上打量,阿才覺得阿芳依家越來越識打扮黑裙令阿芳雪白的胸部更加白裡透紅、一對配合絕妙的高鞋令阿芳修長養眼的玉腿更加修長、阿芳腿上的黑色絲襪令到阿芳對美腿更加有吸引力,阿才多次睇到呆了。

阿才想起:「自己個家姐咁正,個老公又去了坐牢,出去偷食的唯一理由,就是性苦悶,橫掂系姣婆唔守得寡,咁正o架家姐冇理由益人o架,不如今晚就來分一杯羹。」阿芳想到自己來的目的:「阿才,上次你在果度見到我……我……」阿才系一個見慣世面的人,阿才:「家姐,我們好耐冇見,上次,上次發生過乜o野事?」阿芳見阿才唔再提呢件事,個心就定了好多,阿才比再好多酒阿芳飲,飯後阿才倒了杯迷情慾香檳比阿芳,一邊同阿芳飲酒聽音樂、跳舞,阿芳覺得自己好似返到少女時代初戀咁,阿芳早已帶醉意,有D如夢如幻的感覺,阿才再邀阿芳跳貼身舞時,將阿芳攬實令到阿芳對奶奶緊貼自己胸膛輕輕磨著,阿才輕吻阿芳一下。

阿芳迷迷濛蒙,心中已有D性興奮,對阿才的一切行動完全冇反抗,阿才雙手就開始大起來,不規矩咁搓搓阿芳個屁股,又不停咁在阿芳背脊度撫摸,漸漸阿才對手摸到阿芳對堅挺的波波,阿才感到阿芳兩粒乳頭早就比自己磨到漲大了,阿才仲不停咁鍚阿芳個咀,阿芳冇反抗,阿才一隻手悄悄移到阿芳條裙下面沿大腿一路摸上去,直到大腿的盡頭,阿才隻手就不停咁在阿芳個西窿出面輕輕搓。

阿芳呼吸漸漸深了,阿芳對阿才一切的進攻一於來者不拒,在阿芳心中只係注意到自己個西窿早就濕曬,好想要搵個男人來撲餐勁,但係面前的男人又偏偏係自己細佬,點開口好呢:「唔……唔……阿才,唔好……咁啦!」阿才繼續咀,繼續摸,就係冇應到阿芳,阿芳比阿才摸了一陣就覺得自己全身發熱好有需要,阿芳漸漸感到全身冇力,好想全身都比阿才錫勻,阿芳將個身放軟曬冇力咁挨落阿才個身度,阿芳亦開始同阿才接吻,阿才將阿芳裙後拉鍊拉開,慢慢將阿芳件連身迷你裙除了出來。

阿才再將阿芳個胸圍扣解開順熟咁剝了出來,阿才抱阿芳入房放到床上,阿芳雖知一陣會有D乜o野事發生,但係阿芳心想自己都唔係未試過同第二個男人上床,既然益得我老公個細佬,點解唔益得自己細佬,阿芳心情放鬆好多,仲伸手去幫阿才剝衫。

阿才比阿芳剝光後,阿芳發現原來阿才碌o野好大好粗,取上手又硬又熱,阿芳將阿才碌o野放入咀到,好溫柔咁又舔又啜,阿芳D口技相當唔錯簡直有超職業水準,阿才比阿芳含了一陣就射了在阿芳個口裡面,阿芳吞了仲不停咁啜阿才碌o野,阿才碌o野根本未軟就己經再創新高,阿才將阿芳推到床上,將阿芳身上面的絲襪褲同埋底褲好溫柔咁除出來。

阿才企在床邊細悿咁欣賞一下家姐的美好身材,肥瘦均勻的雪白嬌軀,由腳趾一直到大腿除了一片濃密的陰毛外,全是白碧無瑕、白裡透紅,在阿芳條小蠻腰襯托下平坦小腹中的肚臍亦成為阿才觀賞的焦點之一,阿才視線繼續往上移,到了一對不停起伏的小山丘,在兩座竹筍珍的小山的山頂係兩粒大小適中的嫣紅色乳頭。

阿才望到阿芳睡在床上面,媚目半閉,櫻唇半啟,露出少許白齒,擘大個口一D聲都叫唔出來,簡直就係一伴引誘力極強的藝術品,阿才一生之中玩過唔少女人,但從未見過有一個可以泊得住家姐。

阿芳怕醜咁將雙腿微微一夾,玉手輕掩酥胸:「阿才,唔好咁望人啦!我係你家姐,你咁望人望到人家好唔自在!」阿才吞了一啖口水,就爬上床,攬住阿芳接吻:「系的!家姐我知我咁睇你係有D唔剛,不過一日都你因為你太正喇!家姐我知錯喇!我唔敢再咁望你喇!」兩手分別搓乳、挖撩撩阿芳個西窿,阿芳突然縮埋條,擘大個口呻吟:「呀!呀!阿才,你……你……在……邊度……學……學到……D……D手勢……咁……咁取……命……呀……唔……唔……」阿才就一邊撩一邊鍚阿芳全身,直至阿才鍚勻阿芳全身,阿芳突然將阿才個頭推到兩腿之間,阿才明白阿芳系想阿才去舔她個西窿,於是阿才就照阿芳要求將幫她舔舔,阿芳簡直瘋狂咁叫床:「啊!啊!阿才,你……你條……好……好犀利……呀……呀……唔……唔……唔好咁……轉……轉……到……我……我頂……唔……唔順……呀……呀……我……我冇……冇了……喇!」阿芳全身一蹬抽搐了幾下就成個人軟了落來,阿才玩女唔少,但係講到玩良家婦女,除了自己老婆外,就從未玩過其他,今次自己玩的仲係自己個家姐阿芳,所以阿才亦覺得特別剌激,再睡在阿芳身上,攬住阿芳系咁咀系咁咀,阿芳的性慾進一步提升,阿才來一招門外漢,阿芳就兀高條腰去迎戰,阿才用手一摸阿芳個西窿,簡直好似瀨尿一樣咁濕,阿才就握住自己碌o野對準阿芳個西窿,慢慢咁塞入去,阿芳好快就將阿才全碌o野吞沒。

阿才覺得阿芳入面好窄又暖又多水,令到阿才好舒服,阿才慢慢抽插玩九淺一深,又攬了一陣,阿芳又抓住阿才背脊,不停咁挺起個西去磨,仲大聲亂叫:「啊!啊!快……快……快D……我……我要……快D……入……入……多D……呀……呀……系喇……系喇……剛……剛……剛……系咁喇……」阿才將阿芳反轉個身要阿芳趴在床邊,阿才由後面入阿芳個西,阿才一邊叼一邊搓阿芳個陰核,又搓阿芳對大奶奶,阿芳雙手連床單都抓爛,阿芳一切都唔顧,只會兀高個屁股去比阿才砌,口中「哦……哦」咁叫,阿才、阿芳兩人全身都係汗水,床架跟住阿才的抽插發出「嘖嘖」聲,阿芳比阿才砌了好耐,阿才終於交貨,阿才同阿芳睡了一陣。

就抱埋阿芳入了沖涼房來多一招鴛鴦戲水,呢一晚阿芳在阿才度過夜,阿芳覺得一生之中最開心的事,就係同阿才一齊撲o野,以後阿芳趁阿良唔得閒就會同阿才去偷食。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20 + 2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20  J幣 + 2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