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不倫戀情]

調教情人

[複製連接]
查看: 152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叫我惡魔
高級會員 | 2016-9-21 10:21:22

和情人認識其實有幾年了,說實話雖然她的牙不是很好看,但是她的身材絕對是一流的。當時我認識她的時候,她才18,我25,我想了很多辦法,都沒有上到手,我想她當時太小了,剛從農村上來。後來有一段時間我又有了別的女人,顧不上她了,可是一想到她美曼的身材,我心中還是酸酸地。我每次打手槍都會以她為想像,其中有個主要的原因:她笑起來鼻子兩邊有細細的豎紋,我看過一本書,這樣的女人下體玩起來一定很爽,日本人稱之為名器!
後來我結了婚,偶爾在街上遇到她,心中的慾火更是壓不下來了,因為在社會的滋潤下她更美了,乳房更大了,屁股更翹了,我用我的老二發誓我一定要上了她!
終於機會來了,我的一個朋友是她同事,朋友的父親過生日,我們兩在朋友的房間中,我利用了酒勁,並費了很大的口舌將她放倒在床上,又費了好大的勁終於將手伸進了她的胸罩,哇!多美的肉呀!小小的乳頭,和我想像一樣,在我手指的演奏下,她像一灘軟泥,我的老二象鋼管一樣,我的手向下,可是,她不讓!但是我還是碰到了那細軟的陰毛,還有內褲上的淫水……我沒有得手。但是更堅定了我要上她的決心!好一個淫娃呀!雖然我沒有得手,但我知道她是女人中的極品!我日定了!
事情卻不是我想像中的,所以前人總是說:好事多磨。她結婚了!本來我還想約她出來,可是我老婆知道我的德性,所以看我看的緊。再加上工作上的事,後來又有了小孩。
等到小孩有點大了,我老婆一門心思放孩子身上了,我才把這件事提上了日程,就在我向朋友打聽怎樣聯繫時,朋友對我說了這事的時候,晴天霹靂!她居然嫁給了一個小混混,媽的!好逼都讓狗操了!
沒辦法想了!繼續在夢中意淫她吧!我那美麗的肉體呀!
後來聽說也有小孩了,後來聽說做生意了,再後來聽說出去了……反正她的事我都愛聽,我很少對女人這樣癡心過,越是吃不到嘴的肉越是香吧!
不過很多人都得承認,我的命就是比別人好!當我想要一樣東西的時候,冥冥中總是有神明在助我!去年年底的時候,在一個朋友的聚會上我又看到了她,變成了另外一種美,象成熟的蜜桃。本來就後撅的屁股又大了一圈,乳房又聳了聳,我的上帝呀!讓我操進去吧!我再也不會放過她了!
心不在焉地吃完了飯,我對她說:「好久沒見你了,想你呀!」
「是嘛!」
那成熟的風韻撲面而來,我厚著臉說「我請你去轉轉吧!」
「好呀,飯後散散步還是不錯的。」天哪,我真是高興壞了。
「我們去公園吧!」
「聽你的!」我聽到這話,想她現在怎麼這樣大方,結婚真能改變一個人?管她呢!日後再說!
路上有一句沒一句的亂說著,但是我只聽到了一句我有用的話,她老公現在在外打工。
我明白了……迎面來了一輛車,我一下子攬住她的腰,向我身邊拉了過來。車過去了,我沒有放手。她扭了一下,但是沒有拒絕。我們就這樣到了公園。
其實在路上,我的頭腦中,轉了又轉。終於定下一個方案。找個地方坐下來,我直接地對她說「你知道嗎?」
「什麼事?」
「唉……不說了」我一邊說話一邊含情脈脈地看著她美麗的眼。
我知道女人都是有好奇心的!
果然,她說:「你快說嘛,急死人了!」
我說:「你答應我,你不要生氣,我就說。」
「我氣什麼,你說吧!」該打動她的時候了。
「我們認識有不少年了吧!你認為我怎麼樣?」
「不錯呀,你想說什麼?」
「沒什麼!我喜歡你,你知道的,多少年了!我常常想你!」她低頭不語,我知道事情有進展了,於是我大施我的口才,當晚我親了她。好肉總是留到最後吃吧!嘿嘿……
以後我們約好了,一個星期見兩次面。我騙我老婆說我要去進貨,於是我們常在一起開房,就這樣前兩次我還是沒有下手,只是在語言上挑逗她。只到第三次……
和往常一樣,我又騙了一次老婆,心早就飛到賓館去了,我們一進門,我就急不可耐地抱住她,我想勾上她的慾火。果然,她的眼神迷離了,臉也紅了,我的手從後面伸進去解開了她的胸罩,她說不行不行。可是只是說說。我掀開了外衣,一對我朝思暮想的白乳一下子蹦了出來,我把她推倒在床上,用嘴去吸她比以前略變大的乳頭,還是紅紅的。她軟的象面條。我用一隻手向下,她拉住我的手不讓。
「你不知道我對你的心嗎?今天我一定要得到你,我要日你!」我狠狠地說。
她一甩我的手「你為的就是這樣嘛?!」和我鬥嘴,哈哈……
「不!不這樣,我認為沒有得到你的全部,而我把全部都給了你!」我一本正經的說。
她又不言語了,我輕輕地解開了她的褲帶,輕輕地將手伸了進去,久違了,我細軟的陰毛!久違了我將戰鬥的地方。
好大的一片水呀,滑爽的,我褪下她的褲子,露出了稀疏的陰毛,我的手在上面輕輕的撫摸,我把她的上衣拉起罩在她的頭上,這樣她看不到,也就不會反抗的。
我一隻手摸她的乳頭,一隻手摸她的陰毛,我的老二都快膨脹炸了!我用手再脫她的褲子,她又不讓了。於是我來個緩兵之計,我幾下就脫了我的衣服,把她的手放在我的老二上,果然她震了一下,但是沒有放手,我將她的褲子又脫下一點,然後用腳放在她褲子中間一蹬,褲子下來了!女人脫下了褲子,很少再能穿上了!
我恨日本人,但是我不得不服日本人在性上的知識,我終於見過了她的B,名器呀!雖然生了小孩可是B還是那樣的紅,「不許看!」不看就不看,先上吧,我趴到她身上,吻她的耳後和頸部,她用力地扭動著,我一隻手提著老二,沾上她淫水,用兩個手指分開已經漲大的陰唇,頂了進去。哇!美呀,不一樣的感覺呀!滑,濕,溫……還有許多皺,象小觸角一樣摸著我的JJ,太美了!我不想說我有多行,我只知道很快,我射了!
我感到很不好意思,她說「沒關係的!」
我說「我本來不是這樣子的,可能我主要太喜歡你了,一下子得到你,我控制不住了。」
她又說「本來我對這個不是太在意的,你不要放在心裡去。」
我很想再來一次,於是我讓她一起和我洗澡,我想這樣會起來快一點。
「我不去,太難為情了,在家我都是一個人洗的!」我愕然!
那晚我和她做了三次,事實證明肉是一塊好肉可惜沒遇上一個好廚子,讓她老公給做壞了,這也難怪她老公為何混到現在還是個小混混。她在床上不會叫,不會動,不會口交,讓她來個背後插花,結果姿勢那麼的僵硬。而我在床上更喜歡女人要騷!睡在床上我抽著煙,一隻手按在豐乳上,她像只小貓一樣伏在我胸口,豐臀的側面曲線美的讓人窒息!我要改變她!!!!
我要詳細的計畫,第一步,我在外面租了間房子。我想這樣可以省下開房錢,而且讓她能有個家的感覺。最主要的是,能實施我的計畫。房子租好了,我讓她來看,她像孩子一樣規劃這規劃那,我當時的感覺更像是我要新婚了。
我摟著她在她耳邊說:「現在我們可以做夫妻了。我的夢終於實現了。」我的手便不老實的在她身上遊走。
「嗯,我也是的,現在我想我當年如果愛上你都好。」看到她輕輕的閉上美麗的眼,我的心化了……
「來吧!讓我操吧!」
那美麗的眼一下子就睜開了「你怎麼這麼下流,好難聽!」
我裝作委屈地說:「這有什麼?那你平時想做的時候,你會怎樣說呢?」
「我從來不主動的!」
哈哈,我知道了,我先得在語言上讓她接受。「我不說了,但是我平時都是這樣說的呀,這樣才能讓我們更親切嘛!」
「不行,以後不能在我面前說這樣的話!」
「好吧好吧」我吻了上去堵住了她的嘴,手也就勢滑進了腰下。我得承認這麼多年來在女人堆中混,還是學會不少東西的,比如調情。
短短幾分鍾,她下邊就已一片汪洋,兩片陰唇明顯地變的肥大,我用手指分開,觸到了她小小的陰蒂,她『啊』的一聲,我脫下她的衣服和我的,那時天有點冷,租房又沒有賓館的空調,我們擁入被窩中,她急著讓我進入,我並不想,我要把她的情慾調到最高!
在模糊的喘息中,我聽到了「快,快」……
我輕輕地說:「乖,想讓我日你嗎?」
她皺皺眉,但是在嗓子中還是發出了『嗯』的聲音。
我成功一半了!我進去了,溫暖而又濕潤,我一邊動,一邊觀察她,潮紅的臉上都出汗了,我知道這個時候的女人最沒有恥辱心的。
「舒服嗎?日的爽嗎?!」她只是嗯嗯……
「你要是不說話,我就撥出來了。」她一把抱住了我。
我得寸進尺的說「我寶貝小B ,舒服嗎?點下頭也行!」她點了點頭。
一陣快意從下邊傳來,我控制不住了「小B,我要身在你臉上!」亂叫,她一邊叫一邊說「不要啊……啊……不要!」我射了!當然沒有射在臉上,我知道要一步一步地來。
事畢,她趴在我身上,嬌喘著,我的手放在她的陰毛上,「叫我老公!」
「不」
「好吧!你不叫我可是你得謝謝一個人。」
「誰呀?」
「我弟弟!」
「你弟弟?!」
我於是扶起我那軟軟的老二「就是他呀!」
「我不!」我一下騎到她的身上呵她的癢,她一邊笑,一邊說「謝謝弟弟!」我更知道像她這樣的奇女子,根本一定是騷的,只是要有人去引導開發,我有個成功的好開頭!
我想這樣太慢了,我要來個速成的,因為找情人這種事,說不定哪天就讓發現了。所以玩要早。我買了一台VCD又把家中舊電視也搬了來,約好了時間,找了好幾個人才借到幾張頂級毛片。好多年沒看了……
呵呵,她進來的時候帶來了涼氣,但更多的是春風,那時候我躺在床上,等她的時候,我在看一部老外,我的老二恨不得插入屏幕中。
她穿了一件白色羽絨服,下邊配了一條裙子,當然是厚的那種,還有那種厚的絲襪,肉色的,高桃的個頭,白白的臉,頭上配一頂佻皮的黑呢帽。當時就算我精蟲沒上腦,我看她只能說一個美字!
我故作輕鬆的說「來啦,坐下看片吧,可好看呢」。現在我極力想在她的面前扮著兩個角色,一個我是正人君子,一個我是色狼。
她�眼一看「你怎麼能看這個片子呢?在家,我家那位要看,我是絕對不讓的!」
我一把抱過她「小呆,男人誰不好看呢,我在家就看,我不是將你作為我老婆了嗎?再說了,誰說這樣的片子不能看,這也是學習嗎?!你想夫妻是為了什麼?」
「為什麼?」
「第一,為了下一代,第二,為了自己。而自己又為什麼呢?不就是吃吃玩玩嘛!」她無言,明顯的牴觸情緒不強了。
「你知道一個男人的性教育從哪來的嗎?就是從這裡來的,你要是不信,我們一邊看,我一邊為你上課!而且是真實標本,邊學邊實習喲!」
「死樣!這也能學到東西?只能學壞吧!」
我壞笑道「要不讓我再壞一回。」說著就吻上了她的嘴,但是我不是讓她來作愛的,我有更好的打算。我先找了版台灣的,有情節,這樣便於接受,我一邊看一邊對她講,當然手也沒有閒下來。放了一半,我發現她有點心不在焉了,又換了一部老外的,沒敢換日本的,因為太變態了。
老外果然是猛,我剛講到陰蒂,手也剛點到那裡,她就迷離了,像水一樣沾在我身上。我脫下她的衣服,用舌頭輕輕舔她的大腿,一個手指插入她的陰道抽動。當到了她腿根的時候,她就用手抵住我的頭,說「太髒了,不要這樣。」
我看著眼前肥美的蜜液,不由嚥了幾口口水。調教人真是累呀!我深深地同情老師!在老外的叫床聲中,我射了,這次謝在她的肚臍裡,當我把我和她都擦淨了,她才從快樂中醒來,摟著我說「我愛你!」我說「我也是」隨意的樣子,把她的手放到了我的老二上……

時間又過去了十幾天,我現在的成果很顯註:我隨時可以伸到她衣服中的任何地方,當然前提是沒有外人。她偶爾會主動摸我的弟弟,要是在我要求下,她會百分百地服從。當我在床上輕輕一動,她就知道我要什麼姿勢,背後插她,她會把腰沈的很低,高高地�起美臀。把我老二也叫弟弟,有時也叫雞巴,我叫她的高潮時叫她小騷B ,平時就叫B. 只要兩人在一起,我手一招,來日B !……
但我還是深深的不滿足!
時間過的好快,過年了。在這期間差點出了大事!我和朋友在外唱K時,我帶她一起去了,11點多老婆打電話過來,問我在哪?我脫口說出了地方,老婆從來沒有查過我的崗,結果那天被捉個現形還好我們沒有做親密動作。老婆回了娘家,我和她在租的房間裡過了幾天的甜蜜生活。也就在這幾天我的工作有了質的飛躍。

我常常在想,我要的是什麼呢?我在家中是個正人君子,我老婆也是個賢妻。
我們和大多數夫妻一樣過著平常的生活,性生活上更是簡單極了,就像我情人和她的老公一樣。在我的潛意識中,我不會讓我的妻子做她不願做的事,也就是說,我不會把她調教成一個風騷的女人。但是男人的內心中總是有一種騷動,因為男人好像都是下半身思考的東西。所以我要發洩!
在老婆不在家的幾天裡,我和情人享受著兩個人的世界。同時我主要的工作還是調教她,我要讓她學會口交。但是在實際的操作中還是有點難度的,因為天氣冷,出租房中沒有熱水洗澡。要想讓她口交必需要讓她感到小弟是個很衛生的。
我想到了桑拿。
「兩天沒洗澡了吧,一起去洗個澡吧。」
「好吧。」
「沒洗過桑拿吧,今天我帶你去好好享受!」
「那地方都是你們男人去的。」真是個傻妞。
「有女人的,那裡洗澡舒服,見見世面吧!」
到了桑拿,老闆和我認識,因為我常去嫖,看我帶個女人,笑笑轉頭對服務員說「27號包廂!」
我說:「洗完了帶她過來!」老闆拍拍我的肩點點頭。
草草洗完,我直接進了包廂,暗暗為自己的聰明得意。小弟弟都崇拜地站起來看著我。
等了好久,門開了。我也暈了,她居然穿上衣服進來了。我像看個外星人看著她。
「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呀!」
「你怎麼穿上了,不是有浴衣嗎?」
「這麼多人,我可不好意思穿!」我強壓怒火,男人都是這個德性,尤其是在性上。
「那你脫起來不就費事了嗎?」
「我為什麼要脫?!」
我掏出高漲的老二說:「你二哥想你了!」這時我眼一轉計上心來。
「你好下流喲!」
話雖這樣說,但看出她眉花眼笑的,「不想脫衣也行,用別的方法吧!要不然就會死人了!」
「大過年的,什麼死人不死人的,我就不!我看你會不會難受死。」說著手伸了過來握住了我的老二。
我一把摟過她,順勢按在按摩床上。騎了上去,將老二伸向她嘴邊。「不行,不行,髒死了!」
「你找點好的理由行不行,我剛洗過澡,為你我還重點洗了它。」
「我不想!」
「可是我想,你不是對我好嘛!為了你我可以做一切,難道我讓你做這點小事,你都不行嗎?」
「我在家,我老公讓我做,我都不做的。」
「他是你的老公,他得到了你的人,可是我呢?我得到什麼了?我就要你這樣。」〈當時我確實說了這句沒有邏輯的話,可能是精液上腦了,想來好笑〉
「你不怕我咬你呀?!」
「你咬吧!」
她用手拉過老二,張開嘴放了進去。死了死了,老二像在一片雲中,又像在一堆羽毛裡。我讓很多人口交過,只有我面前的這個極品才讓我真正感到了爽。
「牙不要碰到,會痛的!」她像唆著冰棍一樣,兩腮吸動。兩片紅唇翻起來,吸進去,但是還是搞痛了我。從碟片上看來她只學到了外在,裡面還是沒學到位。
我抽了出來。用手指伸進她的嘴,另一隻手指著我的老二。
「寶貝,你要這樣,多用舌頭,舔我的這條溝和頭,牙不要碰到它。來,再試一次!」她像一個學生一樣,仔細的聽著,又張開嘴。「先在外面試一下」她伸出了舌頭,在小光頭上轉動。我醉了!真的醉了!
然後,我讓她吸進去,她吹了一會說「好累!」我讓她不動,我抱住她的頭,在她口中抽動,「太爽了,寶貝,我愛你!」各位,你們看到現在,你看到過我對她說愛這個字嗎?沒有吧!我一般只說喜歡。因為我怕以後會有麻煩。現在我居然說出了這個字,可見我爽的程度!
可能這兩天做愛做的多了,好久都沒有出來。我也累了,包廂中的溫度很高,她一頭汗水,我也累了,抽了出來,「你脫了吧!」我對她說。
「不,太熱了,我想走了。」




「不行,還沒出來呢!」
「我在這怎麼都覺得不好意思!」看來還是有點放不開!
我想了想,說「那回家你幫我吹,好不好。」
「不行!」她故意地說,因為她扁著嘴,媚著眼。
「那我就不回去了,脫!」
「好吧好吧,色鬼!」她輕輕撫著我的小弟弟「我可是看你的面子喲!」
「它的面子就是我的面子!一樣!」
我隔著褲子摸她陰部的位置,嘴靠到她嘴上,說:「你這兩張嘴,誰更有面子呀?」
我以為她會打我,誰知她居然說:「你說呢?」
我一時沒反應過來。想了一下說:「我用到哪個,哪個就有面子!」
「死去!」我哈哈大笑,差點沒面子。
「走,回家繼續!」
到家的時候,天都快黑了,路上我打了個電話給我老婆,知道她現在還在娘家打麻將。聽口氣已經不大氣了。問她幾時回來,她說不回來了。我知道我還有兩天玩的時間。呵呵!
坐在出租車裡,我抱著她,她一直握著我的弟弟。一進門,我把門一關,深深地給了她一個吻。「來,我的愛B,蹲下來!」她不解地看著我。我雙手用力地在她肩上壓下去,她蹲下了,我一隻手按著她的頭,一隻手掏出了小老二。
她叫了我的名字後說:「你太下流了!」我用老二一下子堵住了她的嘴。
屋裡的光線黝黑,冬天的傍晚靜悄悄的,她吮吸雞雞的聲音格外的響亮。不過得承認女人在這方面學習挺快的,現在她都會去咬的我蛋蛋了,是天性麼?!
我要射了,我抱住她的頭。她拚命的搖頭。想必她知道我快射了,但又不想讓我射在她嘴裡,我胡亂地說,「我要射在你嘴裡,沒地方,要不會搞髒你衣服的……啊……」天一下變亮了,我的眼前象出現了一個金色的太陽,我射在了她的嘴裡!
我一鬆手,她便乾嘔起來,我還沈醉在快感的消褪中。她站起來惡狠狠的看著我,「你怎麼這樣!」
「怎麼了?」
我故意地問,裝作輕鬆地說:「小呆,你沒看碟片上不都是這樣嗎?」
「碟子上的人家都是在嘴外面往裡射的,你是放在裡面射的!!」我一下子暈了。
我摟過她不顧她嘴中還有沒有精液,一個吻送了過去。「你和你老婆在家也這樣嗎?」
我違心地說:「那當然了,這又不是什麼壞事,只要我高興的,我老婆都會做的。」
她深深的嘆口氣,好像下了很大的決心,說了一句讓我感動的話,「以後只要你高興,我也會做!」我望著她,黑暗中,她的雙眸發出亮亮的光。
一瞬間,我想流淚,我緊緊地抱著她,好久,好久……
「做飯吧,吃完了,讓我好好伺候你,我真誠地對她說。
「你能伺候我什麼?」她淺笑盈盈地看著我。
「我要喝兩杯!我要讓你晚上爽死。快去!」我衝她屁股上打了一下。她屁顛屁顛的去了!
趁她做飯的工夫,我回了次家,父親說,你快點把老婆接回來。我說我現在就去!拿了兩瓶酒,一瓶白的,一瓶紅的。又把電熱器也捎上了。老爺子望我直瞪眼,我沒敢多說,只是說到店裡看店。
車子一夾回來了。等到我到的時候,菜已經上桌了。「真香呀!」女人最愛聽別人誇她手巧。
「怎麼獎勵我?」我就勢上去親了她一下,她好像很滿足。
開了酒,她說「我不會喝的。」
我說:「為了今年會更好,喝一點吧!」
倒酒,我說「你喂我喝。」
她端起杯子就往我嘴裡送,我說,「不是這樣的,用你的嘴來喂我。」
她於是喝一口,然後度到我的嘴中,我們就這樣吃了飯。
電取熱器很快升高了屋中的溫度,我們身上只有保暖內衣了,一瓶紅酒讓她喝了三分之一,我喝了半瓶白的。身上發熱,她的臉也紅撲撲的,醉眼如星。
我一把抱過她來,嘴中全是酒的香氣,溫軟的身軀更能激發人的性慾。我吻著她,激情讓我的手都不知往哪放,在她身上撫摸。她抱住我的頭,鼻中發出唔唔的嬌喘。我把她放在床上,褪下了她的內衣,用舌頭在她的身上親吻,她像一條蛇在我身上扭動。淫水濕了被單。
分開她的腿,我想吻她的陰部,她用手頂著我的頭不讓,嘴裡還含糊不清的說「不行,不行」。我用手分開她的手,她想夾腿,可是我的頭在她的腿中間,我輕易地找到了位置,我先在她外部輕輕親了一下,她渾身的力氣一下子沒了,四肢象斷了線的木偶。我騰出手來,分開她的兩塊肥大的陰唇,看到了象珍珠般的陰蒂,閃著紅光,用舌頭輕輕地舔了一下。
她像讓電觸了一下,四肢痙攣。整個陰部緊縮了一下,陰道中亮晶晶地又湧出了一陣淫水。我用手指伸進去,一邊還是用舌頭舔,親,咬,吸……她的小豆豆。
她拚命地搖頭,口中噢啊地亂叫,手拍打我的背部。我知道我激出了他的潛能我的手指不停地抽動著,她反應的越強烈。
「快快,進來進來……」我看也差不多了。抽出手指,趴了上去,兩手握著她的奶子,她一下抱住我的頭親的我快窒息,又用一隻手捉住我JJ送到她的陰道中。
我猛抽了起來,她也一起一伏的配合我,忽然,她扶住我的肩叫一聲「不要動!」我感到她的陰道在不停地快收縮,一陣陣溫熱的淫水打在我的龜頭上……
過了半天,我也休息了過來,她才在一個悠長的噢……中醒來。我問「舒服嗎?」
「嗯」
「我棒嗎?」
「嗯!」我才知道高潮後的女人是不想說話的。可是我還沒有射呢!
又過了一會,她拿出枕下的紙幫我和他清理,可看到我硬硬的弟弟後,吃驚地看著我,我對她苦笑了一下,用手摸摸她的嘴。
她遲疑一下咬咬我伸在她嘴中的一根手指,趴了下來。叭,叭地幫我吹了起來。快要射的時候,我對她說,把屁股掉過來,我要射你大屁股上,她聽話地掉過來,我捧著我的小弟,對準她的菊花一射如注!
清理完了,我摟住她:「小B ,你知道你剛才叫什麼!」我逗她說。
「我沒有叫什麼呀?!」我知道女人高潮時腦中就是一片空白。
「你叫了,你說日的我好舒服呀!」
「不可能!」她不信。
「不信,你看我後面都讓你打紅了!」她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接著說「我喜歡你叫,你一叫我就特想用力插你,以後你次次都叫好嗎?」
「難為情!」
「這有什麼,今晚不是很好嗎?你幫我吹,我幫你親,這樣我們才真正合二為一了,只要我們在一起快樂,我願為你做一切的!」
她抽出一隻手來放在我胸口,輕輕捏著我的乳頭對我說「我也是!」

當天亮的時候,她睡的像一只小貓,手還牢牢地握住我的雞雞。我感到想喝水,輕輕地動了下她的手,誰知她眼一下子睜開了,握小雞的手更緊了。
我笑著說:「你不要搶,它是你的!」
「我才不稀罕!」她一甩手,還故意地在被子上擦一下。
我一下子跳出被窩,光著身子站在床邊上。她支起身子「不要凍著!!」
我哈哈一笑:「還是有人關心我!」
「我呸!我關心的是它!」她一指我的小弟!原來如此!
「你轉過臉去,我要小便了!」呵呵雖然我不是變態狂,但這樣的好事我還是不會錯過的。
還是小時候和幾個朋友常去偷看女生小便。
「我不,要不你就不尿。」她沒有辦法,只好屁股向著我。
一陣『嘩嘩』後,她問:「是不是真好看呀?」
我說:「美!」
她將大屁股一下子�到我的面前,「讓你看,讓你看,讓你看過夠!」
白白的屁股紅紅的陰部和菊花黑黑的毛配上淫騷的氣味,我跳起來坐到床沿上,摟著她的屁股按到了我的弟弟上,「我要日你屁眼!」我很響亮地叫了一聲。
她嚇了一跳,「這次真的不行,真的不行。」嚇的臉都白了。
我抱住她倒在床上「為什麼不行?!」
「那裡真的太髒太髒了。你在用也行,但是你以後不能碰我別的地方!」她嚴肅地對我說,我知道硬的來不了了,不過沒關係,慢慢來,誰讓我聰明呢?

晚上,我接到家中的電話,我父親讓我接老婆回家,他想我女兒了。沒辦法,我只好和她告別。其實我也想好好休息一下,可是晚上接老婆回來,我還是硬著頭皮交了回家庭作業。
累呀!早晨,我的電話就響了,一瞧是她的。我跑到衛生間關上門,裡面果然傳來她軟綿綿的聲音。
「我想你了,想你了!」
「不是想我吧!想老二了吧!是不是發騷了。」
「都想了。來吧!」
「不行呀。改天吧!」我可不想破壞家庭。
「我要你嘛!」我想我的成果還是可圈可點的,從一個談性都臉紅的人,變成了一個叫春的貓。我不佩服自己都難呀!我得作作勁。
「要我去也行,我要日你屁眼,怎麼樣!」
「我搞不懂,你怎麼這樣?那有什麼好?!」其實她哪知道,何止是我,男人很少有不好的!
「小B,你哪知道,那樣我就會覺得完全擁有了你!」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會有這樣狗屁邏輯。
半天她那邊沒有作聲,過了一會一個弱弱的聲音傳過來,「要不,你來吧!」
「寶貝,不要這樣,我只是開個玩笑的。」我要欲擒故縱。
「你好壞!」
這時門外傳來我老婆的叫聲「你倒底是上廁所還是打電話。」嚇的我敢緊掛了。

吃完飯我一個人來到店中,坐在桌子後面,點了支菸,才過初七,生意淡的很。這些日子頭腦亂,全憑下半身在指揮。我要靜下來理理思路。
我到底想要什麼呢?我想我在她身上想找的,就是我在家中所得不到的。那種激情!但是我時時提醒自己,不能失去家,不能丟了事業。
那我又得怎樣把她調教的更好呢!我總結一下前面,我已經將她的淫蕩潛能發掘出來了,只是她現在還不知如何正確的運用。只要我再加勁引導一下,她一定會更出色。但有時候還是放不開,比如說我想操她的屁眼,可是她卻不讓,又不能硬上。怎麼辦呢?
想了半天想不出好的辦法來。打開電腦散散心,看看狼網吧。瀏覽了一會,當看到日本av女星被SM,我想她們怎麼就能同意呢,就是為了錢嗎?忽然靈光一閃,我知道了,那就是摧毀她的自尊!!!但是目前更主要的是,不能讓她亂打電話,以免讓家中人知道。我得和她好好談談。我拿起了電話。
「在哪呢?」
「家!」
「來我店裡。」
「我可不敢。」
「沒事的,我老婆從來不來,只要我正常,還有每個月給錢給她就行了,你來吧。」
「那工人呢?」
「還沒有來上班呢!」
「好吧!」
我想我該怎樣對她說呢,看起來她還沒有想的太多,我該早點給她劃個圈。
一會兒她來了,黑色的呢風衣,黑色的馬靴,頭上卻是一頂紅色的貝雷帽。看的我眼都直了,進來後擠坐在我椅子上,呢衣上的毛直刺我的臉。
「又在看這個,你不累呀!」她指我要上狼網。
我一本正經地對她說「昨晚休息了一晚,歇過來了!」
「咦,昨晚你老婆不是回來了嗎?」
「回來就要做嗎?」
她脫下手套,兩手抱著我的臉,「怎麼了?」
「我想離婚,卻捨不得孩子!」
「為什麼要離婚!」
「為了你呀!可是我真的離不開我的女兒。」其實我根本沒有和老婆談過這樣的話題,我也不敢。《BS一下自己》
「我沒讓你離婚,我不想破壞你的家庭,再說了我雖然不愛我的老公,可是我也放不下我的孩子。」
「我想和你在一起!」
「不,當年我錯過了你,現在我不想再錯了。再說我們這樣不是很好嘛!只要你要,我一直跟著你,哪天你不要我了,你就說一聲,我就走……」她用纖細的手指撫摸著我的臉,淚水在眼中打打轉。一瞬間我的心是放下了,但是另一種責任感又上了我的心頭……
「我永遠不會的。」說這句話的時候我是真心的。
「不說了,我讓你見識一下網上的神奇吧」
狼網的內容是豐富的,一張張美麗的照片呈現在我們的面前,一邊是美人,一邊是淫蕩,我不是聖人,「去把門拉下來。」
「為什麼?」
「你說呢?」我壞笑。
「不,做生意開門就不能關!」看來質撲還是她的本性。
「那好,就開著門做好了。」
「不行!」我一把把她拉下椅子,把她按蹲下,拉她的頭按向我的老二,一隻手掏了出來。
「流氓,強姦啦……」她低聲地叫,嘴角還發出淫蕩的笑容。
我把老二挺了過去,她用手捧住了我的蛋蛋,我說:「寶貝,我終於知道女人吵嘴的時候,為什麼說B嘴了,吃飯時是嘴,想操時就是B!」
她狠狠地白了我一眼,一張口咬了下去,痛的我一下子插到了她的喉嚨,她臉讓憋的通紅。我一邊上色狼,一邊讓她給我吹,爽呀。
外面偶爾有人來人往,一個討飯的進來,把她嚇的直往桌底鑽,我遠遠地丟了一元錢給要飯的,打發了。
她在桌子下面直叫「嚇死我了,嚇死我……」沒等她說完,我對著她的嘴又插了進去……
事後,我問:「刺激嗎?」
「怕怕!」
我又逗她,「我沒辦法讓你爽了!你穿的太多了!」
「是呀,要是夏天也讓你試試!」她的一句話,激起了我對夏天的無限嚮往!!!
過完年生意忙了起來,忙的像個孫子。只有偶爾的時候晚上有空,打個電話給她,到租屋裡偷偷地聚一下。速戰速決,相訴的是無盡的思念。

天氣漸漸熱了,一天,我剛忙完。她打來了電話。我問有事嗎?她故意漫不精心的對我說「今天我穿了裙子!晚上想見嗎?」從那時起到天黑,我覺得是無限的漫長……
當我走進出租屋中的時候,我看到了我的她。象只蝴蝶飄過來,一下子抱住我,沒有一切的語言。屋中充滿淫蕩的慾火,她一邊吻我,一邊解我的褲帶,我一邊抓著她的頭髮,一手掀開裙子,直摸她的B,我一下子把她抱到桌子上,我的褲子在這時也掉到了腳下,淫水已順著她的大腿向下流,她握著我的JJ直向陰道送了進去,「我要,我要!!」
當進去的一瞬間她滿足地叫了一聲「啊……」溫暖一下子包圍了我。
沒到五分鍾我們就雙雙地進入了高潮!當起來的時候,桌子上一攤淫液,我用手指沾了一點,放在她嘴唇上,一點一點地擠進她嘴裡。她紅紅的唇半張著,象嬰兒在等待乳液。一副淫蕩的饑渴!
我說:「該出去吃飯了!我先下去等你。」隨手將她的內褲揣到口袋中。
到了樓下我點了支菸,美美地吸了一口,當抽到一半的時候,她打了電話,「你看到我內褲沒有?」
「有呀,在我口袋裡!」
「快給我,要不我不去了!」
「好呀,你不去,那我回家了,我看你出不出門?」一會,她下來了。死命地掐了我一下,疼的我掀起她裙子在她白嫩的屁股上狠狠打了一下。
一路上,她老是找我要她的內褲,我怎麼會給呢?我就要這樣的效果。
我說:「是不是涼快呀。小B 不要讓凍壞了。」
「我不要了,看凍壞了你玩什麼!」
「玩屁眼呀!」
「流氓!我怎麼認識你?」我知道她不是說真心的,我不在意。
坐在出租車裡,我手想放在裙子中,她不讓,我抱著她的頭在她耳邊輕輕說「再不讓我就掀開你裙子!」她果然不敢動了。不過我承認女人的演戲是一流的,我的手從下邊進去了,摸著她的兩片陰唇,她把裙子放在腿上,兩手環住,居然和駕駛員聊了一路。
下車了,她總是想走路邊和黑暗的地方,我一把拉住她「走,我們逛下商店吧!」
「我不去!」
「沒事的,大擺裙,誰都看不出來的!」她可憐兮兮地跟著我後面,商埸中人不是很多,可能是剛過完年吧。
我們一本正經地和營業員談價,到了沒人的地方,我就會掀起她的裙子,太緊張了。如果人再少一點,我都想操一次。呵呵,事後才想到會不會有攝像頭!
轉了一圈,我賠給她幾條內衣,都是網狀的,我還特選一條丁字褲,營業員吃驚地看著我,可能是從來沒有看到過像我這樣有情趣的男人吧!
進了飯店點了幾個菜,來點酒。我把筷子故意丟到地上,低頭去拾,看到她黑黑的陰毛,用筷子點一下,嚇的她差點叫出來,緊張地看看四周,沒有人在意,一把拎出我,「回頭找你算賬!」
外面的風,象情人的手,說不出的舒服,「回家吧!」
「再轉轉,你不覺得爽嘛!」公園永遠是情人們的好去處,找了張椅子坐下來,人還真不少,但黑乎乎的誰也看不清誰。
我掏出JJ嘆了句:「溫飽思淫慾呀!」
拉她坐我腿上,她嚇的四處看,哀求地看著我「我們回去做,好嗎?你想怎做都行,這人太多!」
我不分由說地掀起她裙子,白白的一片在黑暗中分外耀眼,嚇的她趕緊坐下來,她背對著我,後面裙子掀上去,前面向下拉,蓋住雙腿。屁股對著我的老二沈了下去。我輕輕地擺動著,她的頭回勾,親吻我的嘴,不一會兒她的呼吸沈重了起來,這時一對戀人走了過來,我立馬停了下來,她眼開眼,反手抱住我,低下頭。
等到過去了。
我又動起來,一隻手伸到前面摸她的小豆豆。淫水沾濕了我的手,慢慢地她的反應越來越大,她自己晃了起來,不一會她僵直了,小穴中一陣痙攣,長長的呼了一口氣,我笑道:「還說我流氓,原來你才是騷貨。」
她在我褲腿上擦了擦B ,我一下子跳起來,拉鏈處和褲腿上全是她淫水的痕跡。
「我是跟你學的。」她滿臉淫笑地看著我,沒辦法,我把上衣脫下來扎到腰上,和她倆一路順著黑暗打的回家。
到出租房後,我一把又摟過她說:「我還沒射呢!」
她說:「你不累嗎?」
「為你我累死也高興呀!去把那內衣穿來讓我看下。」她屁顛地去了,洗了下身,先穿上一條網狀粉紅色的,陰毛從網中露了出來,看的我口水直流。
「脫下上衣!」

我躺在床上,一手摸著我的老二,一邊看她像模特兒一樣表演,最後的丁字褲,前面是薄薄的,若隱若現黑黑的陰毛。後面一根帶子係在屁股溝中,看起來什麼都沒有。我讓她張開腿,兩片陰唇讓帶子勒的凸了起來,我低下頭去,用舌頭在上面舔了起來,那兩片肉居然隨著我的節奏一動一動。她淫水最多,我曾和她開玩笑說,如果我是她老公,只要每天回家摸一下她的B,就知道有沒有偷人。
淫水濕了內褲,脫下它,我一邊用舌頭玩她的小豆豆,或是伸進她的B 裡。
一隻手摸她的乳頭,一隻手伸進她的屁眼,真緊呀。淫水在屁眼上顯得亮晶晶的,我突然想操她的屁眼了。我輕輕地拍了她一下原則性的問題,我從來不談!
好事情總是連在一起的,我的一個好朋友在蘇州,趁這個不太熱的天氣,他讓我去他那玩。我對老婆說,老婆不去,女兒又沒有時間。於是我對她說,她說讓她想想。我說不要想了,明早我就去了!我們到那地方好好過過夫妻癮!她說好吧!

第二天,我早早到了車站打好了票,在車上等她。不一會她來了,挎個小包,車上的男人眼都直了,看得出來。她是精心打扮了,為了在我朋友面前為我長臉,我心中一陣感動。駕駛員討好地上前要幫她找個好位置。我不動聲色地看著,只見她一路飄到我的面前,我看到駕駛員臉上的好一陣失望。
車開了,我輕輕地摟過她的腰,老二不爭氣地頂高了褲檔,她用手刮了一下我的臉,淘氣地伸伸舌頭。用手放在我的小弟上,輕輕地摸著,我怕別人看到不好,脫下上衣蓋了上去。事情往往都是越是吃不到的越好吃。
我下邊漲的難受,我低聲地哀求她:「別動了!我受不了了!。」
越這樣她越使勁,我看了看邊上,左前方的兩位正在看車上放的一部爛片,精精有味,不時還發出一陣開心的笑聲。正邊上的也是一對,可能昨晚用功多了,困的頭都不�,正抱在一起做春夢呢。左後的是兩位老人家,可能是去蘇州看小孩的,一臉的木訥。後面看不到我們。我放心了。
我站起來對她說:「我坐裡面吧?我要看風景。」
換了坐,我繼續摟著她,她根本不知我想做什麼。我說:「你不困?」
「不困呀!」
「不困也得睡一會!」我把她的頭一下子按到了我的腿上,衣服往她頭上一蓋,拉開拉褳掏出了小弟弟。
她想掙紮,我伏下來,對她說:「沒人看到的,但是你一動人人都看到了。沒事的!」
她先用舌頭圍著我的龜頭轉,然後含住了,頭慢慢地擺動,我支起了衣服,好讓她的頭在衣服裡動,外面看不出來。溫熱,軟綿。我像坐在雲中,一會兒上,一會兒下。呼吸隨著她的嘴動而改變。
我一邊看碟片,一邊感受來自下體的刺激。我居然第一次覺處那個矮個子小品演員的電影也真的搞笑。她的頭動作越來越大,我不由地穩住,她著急地用舌頭瘋狂在我的老二上轉,吸。在一陣笑聲中,我噴了出來。
我伏下身說:「別髒了衣服~」她掀起一點衣服,指指嘴,做個擦的動作,我看到老二紅紅的亮晶晶地插在的嘴中,她鼓著嘴,一點不敢亂動。怕流出來!
我取了面紙給她,她抽出老二,用面紙擦它,而沒有先擦嘴。我悄悄掀一點,一看,原來她嚥下了!
我另用一張面紙,讓她擦了嘴邊的一點殘留。在她耳邊說:「浪費了,雞雞上舔淨就行了,浪費一張紙吧!」喝了點綠茶,又吃了塊口香糖。
她倚我肩上說:「下流!」
我說:「我知道,下邊該我了。」
我把她換到裡面,還是用上衣蓋住了她的下邊,我手摟著她的腰,側過來,這隻手放在她正前方,兩人裝作像是看風景的樣子。解開褲帶,手伸了進去,她儘量向下坐一點,腿好分開。兩片陰唇已經漲大了,我輕輕地分開,一片淫水一下子流了出來。濕了我的手,我連忙又拿了一張面紙進去,拿出來時,全濕了。
我遞到她嘴邊,笑道:「小淫比!」
她接過來趕緊丟到坐位下,我說:「好可惜喲!」
她紅著臉說:「你是不是要吃呀!」一邊說一邊找到她的小豆豆,捏了一下,她哦的一聲。嚇的我四周看了一下,沒有特殊情況,我手指一彎,伸進了她的小洞,小B裡像有觸手在緊緊地握住我的手指。我在裡面轉呀轉,在她的陰壁上輕輕地用手指刮,她紅著臉,咬著嘴唇,眼中象包著一團水。
淫水太多了,我不敢再玩下去了,要不然會把車座位都會搞濕了,更不要說褲子了。我想抽出來,可她一下子按住我的手。我在她耳邊輕輕地說:「你褲子快濕透了!」她吃驚地用自己的手一摸,一下子把我的手抽出來。「你好壞!」
我只有苦笑,這就是女人。
屁股,她立馬知道我要從背後進去,趴起來,�起大大的屁股,我把老二先在她的B上弄濕了沾上淫水,又裝著不經意的樣子,把淫水引到菊花處,把她的屁股用力地分開,提起老二,撲地一下進去了。
她叫了一聲「疼!」就想躲閃,我死死地抱住她,一邊說:「不要怕,不要怕,一會就好了……」
她漸漸地安靜下來,我慢慢地動。手從下邊撫摸她的豆豆,一會又伸到陰道中,隔著一層皮我能感到我JJ的熱度,那菊花口象皮筋一樣緊緊地勒著我的JJ。
我用另一隻手撫摸她的背,我輕輕的抽出來讓菊花口勒住我的龜頭,感受肛交的樂趣。
我每次的抽動,屁眼中都能帶出水來,裡面越來越潤滑,我的手在陰道中動的也越來越快,抽動的也越來越快,她的淫水象尿一樣的下流。身體扭動越來越厲害,一陣酸麻從龜頭向後背向上廷伸。我抽了出來,扳過她來。對著她的臉,射的淋漓盡致!!身體一下子空了。
然後我就慘了,她沒有說我什麼,我本來以為她會罵我。但是她像燙小雞一樣把我老二洗了一遍。第二天我脫下褲子,還是紅紅的一根。苦向誰說呢!
隔了一天,她打電話過來,說不想見我了,我問為什麼,她說我瞎弄。她現在屁恨都還痛。我趕緊安慰她,她讓我保證下次不準了,我沒答應,不得不承認現在社會的進步,只是短短的幾個小時,車就到蘇州了。朋友已經在那等好久了。幾個人出去吃了個便飯,房間早就在頭一天就定好了。
吃完飯,我朋友說:「下午我還有點事,你們也累了,晚上我為你接風!」
我說:「好吧。」
到了賓館,四星的,環境還不錯。坐車還是累人的,我本來想和她玩玩的,畢竟是在外地,心理沒有負擔,可就是她上個洗手間的功夫,我居然睡著了。
睜開眼的時候,眼前她笑瑩瑩地看著我,我問幾點了。四點半了!我還沒有醒透。摸下她的臉,打發她說:「你去打扮一下,晚上還要去吃飯哩!」
「好吧,你快點起來!」她回答。
用手扭了我一下臉。幾下脫下身上的衣服,扭著大屁股,走進了衛生間。
她進去了,我卻又睡不著了,想小便,起來點支菸,走向衛生間。打開門,只見她背對著我撅著大屁股,正在淋浴下衝洗,回頭衝我笑笑,還得意地扭了扭屁股。哪能受的了,我脫下衣服,衝了進去。
「色鬼,睡醒了,有精神了呀!」
我也不回話,按下她的腰,讓她屁股撅的更高,一槍捅到底。她一邊的扭著屁股,一邊叫:「你想日死我呀!」
淋浴的水溫暖地從上面淋下,在她白白的屁股上開出一朵朵小水花,我有一種說不清的衝動,我揮手狠狠地打在她的屁股上。啪啪的聲音,和著我小腹撞擊她屁股和她的淫蕩的叫聲,真是太爽了。
「老公,你打死我了!」
我胡言亂語了「我就要打死你這個小B!!」下手更重了。更一隻手抓住她的頭髮,用力地向後拉。
「哎呀,你日死我了!」從她的聲音中,她好像並沒有多少反感,屁股已經紅了。全是手掌印。
抽了一會,感覺不過癮,拉她站起來,她面向我,裝作委屈地對我說:「你打痛我了,我不喜歡這樣!」可是我看不出她有哪不喜歡。因為她手一直在拉著我的雞雞。
我用力地在她B上打一下「我喜歡!」
她扭下屁股,一把抱住我「反正我是你的人了,你想怎樣就怎樣吧!」
我把她抱出浴缸,放在化妝台上,低下頭看她的B,小B紅紅的陰唇翻開,陰道大開,小豆豆露出頭,我舌頭輕輕地下去,她抱住我的頭雙腿死死地夾住,我用出了平身的絕學,一股陰精洩居然噴到了我的臉上,我起來的時候,她已經無力地倚在鏡子上,四肢攤開,不能動了。
這時我才覺得尿意,小過便。我又沖了一下,她才起來,淫水從陰部已經溜到了膝蓋。
我笑道:「口水咋就這麼多呢?」
她笑瞇瞇地說:「又不是我一個人的!」在馬桶上坐了下來,挺立上半身,小便嘩嘩的,由於我剛才沒有射,老二又起來了。
我走出浴缸,站在她身邊,她的頭正好對準了我的老二,不用我叫,她一口含住了他。從龜頭到蛋蛋,仔仔細細地用心去吮吸,去舔,輕咬……我扶住她的頭,讓也不動,象操B一樣操她的嘴,幾下深喉做過,她就直噁心,看來水平還要提高!
看她這樣不適應,我怕她以後會反感。於是又換了個姿勢,我坐在馬桶上,她蹲在我前面,用乳房夾住我的老二,並低下頭舔我的龜頭。我拿了點淋浴液放在奶子中間,看著紅紅的老二在白白的奶子中上上下下,我知道我不是神,我也不想做神,但我一樣可以坐在雲端。飄了……按住她的頭,精液衝向她的紅唇!
洗完了,看她化妝,看女人化妝其實是很好看的!又開了會玩笑,討了幾下便宜,但手上著實地挨了幾下。換好了衣服,這時手機也響了。接過電話,朋友在大堂等我去吃飯,下了樓來。直奔飯店,朋友是蘇州人,
他們都不喝酒,我為自已要了一瓶半斤裝的白酒。這頓飯吃的真是盡興。
閒話少說了。吃完飯,朋友拉過我說:「支開你的馬子,我們好好去樂樂!」
我於是對她說:「我到朋友店中去看看,先送你回去。」
她說:「那你早點回來!」
送她到房間,我轉身時,她一把抱住我:「我一直等你回來!」
我笑笑「小騷B ,回來日死你!洗白白了等我!」
我知道朋友拉我去哪,果然幾個彎下來就到了夜總會。開了包房,點了酒水開始吼了起來。朋友又一人叫了一個小姐,笑著問我:「要是還有精神,你儘管上!」平時我很少喝洋酒的,紅酒倒是能來一點,勾兌過的洋酒一點都不像酒,然而在朋友和小姐的攻勢下,我居然醉了!我只記得小姐長著白白的皮膚和小巧的乳房。還記得朋友送我到房間,我一下子趴到床上去了……
醒來的時候,我只覺得有人趴在我身上。身上的衣服全沒了。我一下子什麼都想不起來……我也不管什麼了叫道「給我水!」
只見她�起頭:「怎麼會喝多了?!」我才想起我在哪,但是不知道怎樣回來的。
「給我水!」口幹的要命。她下去從小冰箱中拿來純淨水,我一口氣喝了半瓶。感覺好多了,把床頭燈開大一點,只見她光著身體躺在我旁邊氣乎乎地看著我。
我想我得找個另個的話題,要不然她一定會怪我喝醉了的,女人嘛一嘮嘮起來就不簡單。而且她認為這樣是愛你。我眼睛一轉,「你剛才趴我身上做什麼? 我的衣服呢?」
「看你喝多了,我幫你脫了。」
「那你趴我身上做什麼?!」
她不好意思對我說:「不告訴你!」
我說:「真的嗎?!」一邊裝作要去呵她的癢。
她扭著身體說:「就不告訴你!」
我一下子把她壓到身下,坐到她乳房上,說不出的舒服,將還軟軟的老二伸到她嘴邊。她輕輕地含住,上下弄了起來。可能是酒喝的有點多了,好久還是沒有起來。我說:「我睡倒,這樣輕鬆些。」
我一邊喝著水,一邊看她趴在我腿間給我口交。我用手打她的頭說:「把屁股�高點!」她聽話地將屁股�的高高的,從我角度看過去,腰和臀像一只倒扣著的小提琴,等著我去彈奏。
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起來了,她趴起來,拿著老二想向B裡放,我還想看她的背,我讓她臉向我的腳,插的好深!她跪在我的中間,屁股上下�動,每一下都深深地插到她的最深處!每一下都讓她感到花心的痙攣。淫水打濕了我的陰毛。
我�高枕頭,手伸到她前面撫摸著她的陰蒂,她啊唔啊唔地叫起來,我從來沒有見過她叫床叫的這麼高音,但我感到更加刺激!一會兒,她頂不住了,轉過身來,一把死死地抱緊我,小B一動一動地收縮起來。
大叫「我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那淫態一下子激發了我的征服欲。
我一把翻過她,拉住她的頭髮,低吼:「好,老子日死你!」撥出老二,淫水一下子流出來了,肛門處全是淫水,我認準了地方,一下子插了進去,她啊地叫了一聲,但沒有動。我猛地抽了起來,換了幾個姿勢,最後我讓她側睡,一條腿舉起,我坐另一條腿上,插她的肛門,再用手伸進她的B中,緊壓我的老二。另一隻手打她的屁股。在她看似痛苦實則開心的叫聲中,我達到了高潮,她再一次登上了性的高峰!



等到休息過來,發現床單上濕了好幾處,我打了她一下屁股笑道:「小B看你做的好事!」
她唔地打了我一下,「也有你的!」我翻過她,扒開她的屁股,肛門已經恢復到緊縮的狀態了陰門還紅通通的,我指著屁眼對她說:「我的還在這裡面呢。」。
她站起來,說:「我要上廁所。」
我說:「幫我小便也帶去,我就不去了!」又讓她踢了一腳。
回來,我摟著她問:「達到幾次高潮?」
「我不說!」
我裝作一本正經地樣子對她說:「寶貝,我說的是正經的,我問道清楚了,是為了以後我們更好的幸福。」
她弱弱地說:「兩次!」
「那你覺得哪樣更爽一點呢?」
「差不多,有時你在上面我覺得也好。」
「那第二次,我從你後面進去,你不也能達到高潮嗎?!」
她括了我一下臉說:「真想不到。不過就是想上廁所!」
我哈哈大笑「以前你是不是覺得我有點變態!」
她想了想,「是有一點,不過只要你高興就好。」
我衝她屁股上打了過去。「騷B,我高興你不也舒服了嘛!」
她嬌嗔地打我一下回我一句「死走!」
我又笑了。我又問她開始時為何趴在我身上時,她還不好意思說,後來在我的追問下才知道,隔壁房間也有人在做愛,聲音傳過來了,她於是一發情,就摸我老二,結果老二半起,她想放入,結果我醒了。
哈哈……原來如此!說了會話,一會睡著了,這覺睡的真香呀!已是早上九點多了。
賴在床上,誰也不想動。已經過了早飯時間,乾脆不吃了!兩人光著身子,躺在軟和的床上,真是無盡的享受。她一會撥撥我的陰毛,一會親親我的乳頭,我也是一樣,不時地摸摸她的頭髮,握握她的奶子,捅捅她的B。
說真的,連續幾天做愛,身體透支了,她雖然媚態十足,可是我卻沒有慾望了。所以我說做愛是一種體力活。我拉開窗簾,剎那屋中一片光明。她用雙臂遮住雙眼,可是下體卻暴露在陽光的照耀下,象玉一樣包圍著淡淡的光暈。
真是美極了!我頑皮地上前分開她的腿,「幫你曬曬B!」
「死走!你雞巴也要曬!」
「那好一起曬!」我搬過休閒椅,面向陽台,窗子玻璃是單向的,裡面還有一層紗,外面是絕對看不到裡面的。我把她抱到椅子上,兩人擠在一起,一起曬了起來。
開了會玩笑,我覺得又無聊了,走下來,分開她的腿,讓她的B沐浴在陽光下,我第一次在這麼清楚,這麼明亮地看一個女人的陰部。她的B是如此地美麗:紅,帶一點深,分開大陰唇裡面卻是紅裡透著白,也不像有的人B是那麼的雜亂,她的陰部給人很整潔的感覺,看起來很清爽。陰道基本看不到,扒開才能看到,但是裡面象小觸手樣長著晶瑩剔透的肉刺一樣的東西,陰蒂小小的,我對它吹口氣,結果陰道里的觸手象海參一樣地蠕動幾下,肛門緊緊地閉著。彷彿夜裡沒有向我開放過。
她用兩手抱住我的頭,口中喃喃地說:「你不要臉,你不要臉……」
我用手輕輕在她的陰蒂過上轉圈。一邊說:「我要這張臉。」說著用手輕輕捏住陰蒂。她哦地一聲挺起了腰。
我說:「想日嗎?」
她看看我的老二用手握住,「他都起不來了。」
我說:「看你本式了!」她一躍而起,讓我躺下。
頭伸向老二那裡,我說:「我不想口做。你上來,屁股壓我雞巴上。」她背向我,雙手按住扶手,屁股溝壓上我的雞吧。我扶著她的腰在上面轉圈。由於她的臀部大,她的屁股溝很深,雞吧放在中間被夾著,上面還有壓力。
舒服!我騰出一隻手,伸到她的前面。玩她的小豆子,拉她的手摸自己的陰唇和我的蛋。漸漸老二起來了,敏感的可以感覺到肛門邊上的皺紋。淫水已經濕了我的蛋蛋,她感覺到我的膨脹,更加興奮起來,開始前後的擺動。由於淫水還沒有到後面,包皮讓她搓的好疼,我�起她的屁股,想把雞吧伸到前面沾點水,結果讓她一把捉住,直接給放了進去。
好一陣的瘋狂,椅子都快散了。在我手帶動下,她一會�起落下,一會轉,一會前進後退……我位著她的頭髮拚命向後,她挺著腰拚命向前。陽光下,一片蕩的畫面。
我知道我不能射,如果我射了,晚上我都不能恢復的了。看著她的淫蕩,我送她到了高潮。
洗漱完畢,換好了衣服,她又像純潔的少婦一樣出現在我和朋友面前。我朋友壞笑地看著我,「沒出去轉轉?!」
我笑笑:「下午去,昨晚喝多了!」
朋友說:「不是吧,是有別的事吧!」
我笑笑,她的臉微紅了!
下午朋友開車帶我們去玩了玩,其實我對旅遊這東西,並不愛好,我覺得現在的都市都變的差不多,觀前街也不就是那麼回事……走馬觀花了一下。
回來後約好第二天去東山玩玩,結果家中打電話來,店中出點事。朋友說沒辦法了,本想留你多玩幾天,誰知昨天接風,今天就送行了……我說沒事你們常去,我也常來,反正現在交通發達。又喝的我飄飄的!再約我去玩,打死我也不去了,看了看夜景,於是散了,送我回到酒店。
回到房間,我對她說:「操,我還想和你好好操一整天的呢!哪來這麼多的雞吧事。」
她抱住我「想操什麼時候不能做,但是事業絕對不能馬虎。」那一刻我感到慚愧,我覺得我考慮問題還不如一個女人。
兩人洗了個鴛鴦浴,我一直在想店中的事,只任她給我洗。老二豎的很高,她看我不想說話,她也就沒有騷擾我。洗完,我一頭倒在床上,她坐我邊上輕輕地給我按摩,我說:「你坐上來,舔我背。從上面仔細地向下。」
「這樣你會舒服嗎?」她問。
我說:「這是種治療思想壓力的方法,很有效果。」其實各位狼們一定知道,這種就是傳說中的螞蟻上樹,桑拿中小姐們的傳統節目。
她打我一下「騙人!」但是還是俯下來,仔細地做了起來,軟軟的舌頭在我肌膚上掃過。我相信女人天生就有一種潛力,她的力度做的不輕不重,我用手沿著脊樑一揮,她的舌頭就輕輕地掃過那裡,酥,麻,酸,癢……呵呵!當掃到我屁股,我用手分開兩片屁股,我沒有回頭看她,我知道她一定理解我的意思,可是她的舌頭就是不下去,我�了�屁股,回頭看她,她臉上一臉為難。不知什麼原因,我忽然來氣了,可能是店中的事,還有我氣的就是這麼長時間了,她還會出現這樣的表情。
我呼地一下起一下子把她按倒:「我來給你做!」一邊就分她的腿,她嚇的把腿夾的緊緊的,我把她翻過去,臉向下。分開她的屁股就吻了下去。
她努力地扭動,想避開我,可是她的力量太小了。我的舌頭在她的臀溝中遊動。她的扭動更讓舌頭來回攪動。掙了兩下她不動了。我努力地用舌頭為她服務著,可是她還是一動不動,我翻過她,卻發現她哭了。
我心痛地摟過她問:「怎麼了?」
她可憐楚楚地淚眼看著我「你從來沒有對我這樣過,是不是我做錯什麼了。你說過你對我不會狠的!」我知道我做的過分了。不該把工作上的事,向她發洩。
我輕輕地吻著她:「對不起,我錯了!」說了半天的道歉話。看她不哭了,這才放心地睡下。
剛睡下,她把我翻背向上,用手分開我的屁股,軟綿綿地將舌頭伸了進來,舔起了我的肛門。舌頭還伸進伸出。因禍得福!我趴在枕頭上偷偷地笑了。
掃完了屁股,又含起了我的蛋蛋,含完蛋蛋又吸起了我的老二,她覺得好像欠我的一樣,賣力地吹弄著。我從沒見過她這樣,我都有感到害怕,我把她拉上來,「不要這樣!」
「不,我覺得我離不開你了。我願意!」我緊緊地抱住她,深深地吻了下去。
她的手一直沒離開過我的老二,半晌,我說:「他要回家了!」
她笑道:「哪個家?」
「你想讓見哪個家?」她張開腿,把他放入B中。
玩了一會,我讓她躺下,舉高兩腿,膝蓋都壓到了乳房上,奮力地抽動。小穴讓我抽的翻進翻出。
我�高她的頭,讓她也可以看得到。這更是讓她大呼小叫,「日,使勁日,快,快日。」我相信沒有人能在這樣的情形下還能有自尊。
我也叫道:「日死你!射死你!」每次的撥出,都帶出晶亮的淫水,說實話我雞吧都日痛了,她的B越來越緊。她像哭了一樣發出嚎叫,我知道那是快樂的吶喊。我也感到一陣酸爽從下邊傳來,分開她的屁股,對著她的菊花插了進去,淋漓盡致地射了進去。此時的她只有喘息的力氣了,我怕淫水過多地灑到床上,拿了紙,幫她擦,只見陰道中淫水還向外流,菊花裡也向外流精液。象高山下來的瀑布。
過了一會,她抱住我,「日死我了!」
我自豪地笑笑。「我覺得我真離不開你了,我以前怎麼就沒嫁給你呢!」
我說:「你又來了,只要快樂,我們在一起快樂!這比什麼都好。嫁給我不一定比現在好。」

一夜無語,第二天一早,上了回家的車。太累了!車沒走多遠便呼呼大睡.醒來時已經到家了!各自回家!
又過了一天,她打電話來說她老公回來了!咋就這麼巧?!讓我不要打電話給她,有事她會聯繫我的。一連幾天,我們都在電話中傾訴思念。
有一天我終於受不了了,她可能也有同感,我說:「晚上我一定要見到你。」
她說:「你來,我在樓下等你。」在這裡我補充一句,我們的房子已經退了。因為又搬來一個房客認識我。
誰知晚上有人請我吃飯,我本來不想去的,可是能管到我。沒辦法了!這飯吃的一點也不爽。其間她的電話一直不斷。好不容易吃完了。一路狂奔,我的目的地是她家住的地方,那是一個新開盤的小區。我轉了幾圈也沒有看到人,剛掏出電話想打,一個溫熱的身體一下子抱住了我,我不用回頭我都知道是她!
「想死我了,想我了嗎?」
她用手使勁地打我肩頭,另一隻手直向我的老二摸去。「沒想你,想他了!」
我回過身,扳住她肩一個深吻送了過去。
她像一個小野獸咬我的舌頭,慾望象潮水湧來,我伸手去掀她的裙子,她一手摀住,我不解地看著她「我身上來了!」。
「可是我想要!」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如果精子不射出來,我想我是不會回到正常思維上的。
她四處看看,然後拉我向一個角落走去,黑黑的,除了蚊子多,絕對算的上偷情好地方。我掏出老二,她用手輕輕搓著,我摸著她的頭,向下按了一下,她會意地蹲了下來,含住了老二,一陣吹,吮,舔,咬……主要是我喝了酒,她說脖子都累酸了,可是我還是不想射。
我讓她站起來,從後面掀起了她裙子,撅起屁股,雞吧上弄點口水,捅進了她的後庭,其實操她的後庭比操她的B 爽,因為她的肛門裡面肉多,直腸肥。越抽水越多,那水油油的。
一頓抽送……她又不敢大聲叫,只好瘋狂地扭動來表示!最後在她的後庭中洩了,好幾天沒這樣爽了。
「你射的好多喲!」她一邊擦,一邊對我說。
「小騷B ,我怎能給別人呢,全都為你留著的。」我一邊回味著正在消褪的高潮,一邊回答她。
「你回家沒做嗎?」
「做的,可是沒有和你在一起日的爽!」
她看著我,調皮地笑笑說:「我也是。」
我壞笑地拉過她,「你這兩天和你老公日怎樣!」
她打了我一下,說:「這兩天我身上不是來了嘛!」
「我操,他在外那麼長時間,能受得了?!」
她輕蔑地說:「就他!剛來家兩天做的,真不想和他來。」我心中一樂,我知道嘗過山珍的人,你讓他再去吃野菜,那味道一定不行!
搭七搭八地說了一會話,無非是大腦和小頭方面的,大腦就是指思念,小頭就是指做愛,哈哈,這就是人生!
看看都快到11點了,我說:「回家吧,等哪天想我想到B癢的時候,就打電話給我。但是不要讓你老公看出什麼來。」
她說:「好!」
就這樣,我成功地將我的情人調教出來了!現在我們幸福地在一起,雖然她老公回來了!我上狼網上到受不了的時候,我就一個電話讓她到賓館去,我和賓館老闆說好了,現在都認識了!我們一起洗澡,然後用不種方法做愛,有時她還會裸體跳舞給我看,偶爾再聽她講她和她老公的性生活,好好笑。她自己都笑的淚水都出來了……
不過近期還是出了點事,她老是想和她老公離婚。這也難怪,一個沒用的老公,騙當初的她還是可以的,但是她現在看到了大海還會留戀小溪?唉!我很為難,但是她說她就算離了,也不會拆散我的家庭,可是我能看著我精心調教出來的情人,就這樣歸別人嗎?!怎麼說呢,日一天算一天吧!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我現正努力完成【好市民達人】,請大家多多支持!
只要按「感謝」就可以囉!
台灣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大陸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