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5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22 00:21:06

考人大學后我認識的第一個女孩子就是曉慶。那時是夏天,江城的熱氣正濃,她一襲白裙,文文靜靜纖纖弱弱的,我一看她便熱意減了三分。她在宿舍樓前接我,幫我提行李。

  “我們要在一起住4年。”她微笑著說。

  自然而然地,我和她成了密友,吃一樣的飯菜,梳一樣的發型,偶爾也穿一樣的衣服。有一次和她去聽一位名教授做報告,旁邊一位男生忸怩半天塞過一張紙條:請問你們是孿生姐妹嗎?

  我和曉慶相視而笑。回到宿舍照鏡子,比較了好半天,鼻子眉毛眼睛嘴巴,都無半點相似之處。不過再看她討人憐愛的模樣,我也在心里竊喜。這感覺如同剛買回一件新衣,一回頭在大街上見另一人穿了同樣的衣服美得無以複加,自己便也輕飄飄地覺得自己有眼光起來。

  曉慶心細如絲,我心粗如杵。和她在一起,我總是丟東西,小到一把鑰匙,大到一把新傘。她總是提醒我,幫我拾回。我便樂得不拘小節了。有一回下了很長時間的雨,天晴后我曬被子。那天是周末,我去參加一位高中同學的生日Party,回到宿舍時已是晚上,我坐著和她們閑聊。11點上床,猛�頭發覺我的鋪上少了什麽東西。我大驚失色,可又不好意思叫嚷,開門狂奔下樓,可鐵絲上早沒了我那床棉被的影子。垂頭喪氣地回寢室,見曉慶正得意地笑。“這一場虛驚,是讓你長個記性,”她說,“下次打死我我也不幫你收了,將來誰娶你,真正瞎了眼。”

  她從床角抽出我的被子。我讪讪地笑:“誰叫我有這個福氣呢!”

  就這樣地和她攜手,一直走到大四。

  大四那年找工作,很多單位對女孩子亮起了“紅燈”。我們是師范院校的非師范生,自然就更處于劣勢。武漢地區高校的人才交流會開了7天,我和曉慶不歇氣地跑了7天。她說,如果我們能去同一個單位就好了。后來我和她去一家單位投推薦表,招聘人員說:“你們是一個班的,最好不要在一個單位競爭,這樣容易‘自相殘殺’。”我和她不信。那個單位要兩個人,我和她勢均力敵。

  最后我說了一句蠢話:“你們要麽把我們都要了,要麽都拒絕。”

  結果我們雙雙落選。已經碰了很多次壁,我的信心已如那殘存在江城的三月的涼意,一點點地消逝了。我煩躁不安,每天醒來都覺得如石壓心。曉慶卻安慰我:“沒什麽大不了的,車到山前必有路,你沒見往屆的分配形勢?越到后面好單位越多。”

  我知道她也是想安慰自己,我便竭力相信。我們每天都三番五次地去看走廊里的那塊小黑板,小黑板上隔幾天便會有分配信息公布。她比我樂觀。她說:“你看你看,不是又有新單位來要人了嗎?我們還是有希望一起‘繼續干革命’的嘛!”

  我苦笑。那些單位是別人的單位。我后悔我選錯了專業。

  好在三月接近尾聲的時候,又來了一家對口的單位。我和曉慶去應聘,招聘人員看我們的自薦材料,一遍又一遍。

  “都不錯。”他點頭,“可是,我們只能在你們倆中選一個。”

  招聘人員留下了我們的應聘材料,說是再比較比較。我和曉慶回學校,一路無話。一種只可意會的尴尬在空氣中滾動。生存是最最現實也最最無情的東西,我和她都知道,卻不能多說什麽。這時候,放棄是一種痛苦,爭取是一種背叛。可如果再等下去,我們可能會都找不到著落。

  那一夜難眠。我一直聽著她輾轉反側的聲音。我想我該放棄,畢竟,知己難得。可我又真的害怕留下終生的遺憾。

  第二天早上起來,曉慶黑了眼圈。

  “你去吧。”曉慶說,“我放棄,我們不能死在一塊,還是先解決你吧。”

  我想我的患得患失,便有了許多許多的愧疚,覺得自己不配做曉慶的摯友。

  我執意不允她放棄。

  “要麽我放棄,要麽我們公平競爭,由他們裁決。”我對她說。

  她點頭同意公平競爭。3天之后,面試通知來了,曉慶卻默默地收拾行裝。她說我要回家一趟,我們家幫我找了個好單位,錯過這個機會就晚了。

  曉慶的謊言,我一眼就能識破。同室4年,我能破譯她的每一個眼神。我竭力挽留,可她讓我看她的車票。

  “抓住這個機會。我們家在縣城,我回去找工作比你容易。”

  我想哭,卻沒有淚。曉慶走了,我留了下來。當面試已通過的通知傳來時,我的心卻如鉛一樣沈重。

  曉慶最終回了家鄉。畢業會餐,我和她對飲。我從來就不知道,我可以喝那麽多那麽多的酒。

  曉慶說:酒逢知己千杯少啊!

  我的淚,便和著酒洶湧而出。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