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83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humsuploh
侯爵 | 2016-9-22 13:42:15

主要人物∶ 馬田.達考拉──達考拉家族的首領,城堡的主人,莉雅的丈夫,馬奇的父
親,被瑞克殺死。 莉雅.達考拉──馬田的妻子,城堡的女主人,馬奇的母親,本姓雷拉,是
小鎮特蘭司瓦尼亞的雷拉銀行長的女兒。 馬奇.達考拉──馬田.達考拉的遺腹子,父親死後繼承了城堡,成為達考
拉家族的首領。 瑪麗.凱利──小鎮特蘭司瓦尼亞客店的侍女,父母雙亡,據說是為了從吸
血鬼口中救還是嬰兒的瑪麗而死與吸血鬼之手。 瑞克.凱文──小鎮特蘭司瓦尼亞客店的老闆,曾經是一名獵魔人,殺死過
吸血鬼。
場景一∶城堡里的小教堂 “親愛的,你意嫁給我嗎?” “意!”**********************************************************************場景二∶臥室 “啊,啊,親愛的,我愛你┅┅啊,再進一點┅┅啊┅┅” “哦,我也愛你,我永遠的愛你┅┅哦,不行了,我支持不住了。” “啊,再等┅┅等┅┅啊,好燙啊,親愛的┅┅” (接吻)**********************************************************************場景三∶臥室 “親愛的,你看孩子多像你呀!” “是啊。對了,為了你和孩子,今晚我會多采點新鮮的食物回來,可能會晚
點,你不用等我。” “謝謝,親愛的,你自己要小心,不要太晚了。” “我知道了,我會的,我走了。”**********************************************************************場景四∶小鎮特蘭司瓦尼亞的廣場 “燒死他,燒死他┅┅燒死這個魔鬼┅┅” 一個人被釘在十字架上,被削尖的木釘插在左胸口,血順著木釘不停的往外
流,滴在衣服上、鞋上和腳下的木材上。 “邪惡的魔鬼,你將為你的罪孽付出代價,上帝是不會寬恕你的,你的靈魂
將下地獄。” “開始吧!” 木材被點著,連著十字架一起開始慢慢的燃燒。 當大火吞噬了整個十字架的時候,圍觀的人們臉上都流露出勝利的笑容開始
雀躍,只有一個女人沒有表情的離開了。**********************************************************************場景五∶城堡 一片寂靜,所有的傢具都蓋上了白布,惟獨一幅架放在桌子上的畫像沒有被
蓋上白布。而畫像里的人正用他那銳利的目光看著窗外不遠處的小鎮。**********************************************************************場景六∶十五年後的小鎮 黑夜裡下了快近一個月的雨終於停了。 小鎮特蘭司瓦尼亞客店的門被打開了,進來兩個人,一男一女。男的大約十
五、六歲的樣子,女的看上去也很年輕,約莫二十六、七歲的樣子。 “老闆,你這裡有房間嗎?”男孩開口問,回頭又看了看女的。 “有,幾間?”老闆很冷漠的看了看來人,又低下頭繼續擦他的酒杯。 “兩間,要好一點的。”男孩又看了看身後的人∶“再弄點吃的給我們。” “瑪麗,帶他們到房間去。”老闆頭也沒�的叫道∶“快點,懶鬼!” “是。”瑪麗急忙一邊答應著,一邊提起破舊的裙子走到來人的面前∶“請
跟我來!”**********************************************************************場景七∶城堡的大門口 “到了,媽媽,是這裡嗎?” “是的,馬奇,你去把門打開,這是鑰匙,給。” “好的。”馬奇接過鑰匙轉身把門打開,又用手用力一推,“吱┅┅嘎!”
城堡的門被推開一小半,馬奇轉身看了看媽媽。 “進去吧!”媽媽很平淡地說著便走進了城堡,馬奇跟著也進了城堡。 “媽媽,我真的是在這裡出生的嗎?”馬奇環顧了一下四周,又看了看天花
板,有點疑惑的問道。 “沒錯,就是這裡,跟我來,我要你看點東西。”媽媽說著朝樓梯走去。 “哦!”男孩跟著也上了樓。**********************************************************************場景八∶二樓走廊盡頭的房間 “馬奇,好好看看吧這就是你的父親,馬田.達考拉。”媽媽指著畫像里的
人對男孩說。 “他,真漂亮而且年輕,難怪你那麽愛他。” “是的,我很愛他,就像愛你一樣。來坐下來,我要告訴你你父親、城堡和
家族的事。”媽媽一邊說著一邊坐下來。 “馬奇,你要記住我們達考拉家族是個很特殊的家族。我們擁有魔法並可以
長生不老,但必須靠吸取人的血來維持力量┅┅” “哪,媽媽,我們家不成了吸血鬼了嗎?”馬奇驚訝的打斷了媽媽的講話。 “是的,兒子,我們達考拉家的人就是人們常說的吸血鬼,而且是吸血鬼中
最有力量的。”莉雅平靜的說∶“你爸爸就是上一代的吸血伯爵┅┅” “什麽啊?!媽媽,你說爸爸就是人們常說的吸血伯爵?媽媽,你沒有騙我
吧?”馬奇又一次打斷媽媽的話。 “是的,而你將繼承他的衣缽成為新的吸血伯爵,並且為他報仇。”莉雅微
微的皺了皺眉頭。 “報仇?可是媽媽你不是說我們是可以長生不老的嗎?哪,爸爸又怎麽會死
呢?”兒子疑惑的看著莉雅問。 “對,沒錯,我們是可以長生,但並不是說就不會死,要是遇上獵魔人,我
們的生命就會有危險。你爸爸就是被獵魔人殺死的,死得很慘,是被釘在十字架
上活活燒死的┅┅” “誰?是誰殺死了爸爸?快告訴我。”馬奇的臉上流露出他特有的憤怒,急
燥的再一次打斷媽媽的話。 “你別急,聽我把話說完。兒子,殺死你爸爸的人,就是小鎮客店的老闆瑞
克.凱文,在十五年前他就是個獵魔人。當時我剛生下你,需要很多血來補充營
養,你爸爸便出去取血,可是跟不幸的遇上了瑞克.凱文。他利用我們吸血族不
能在陽光下施展魔法的弱點,打敗了你爸爸並且抓住了他,把你爸爸釘在十字架
上活活的燒死。” 說到這裡,莉雅不禁的流出了眼淚。 “我要殺了他!”馬奇狠狠的說,轉身向門外走去。 “不,馬奇,等等,你現在是打不過他的。”莉雅起身叫住兒子。 “可是,媽媽┅┅” “你聽我說,兒子,以你現在的力量是絕對戰勝不了他的,你現在還只是一
個人,你還不是真正的吸血伯爵。沒有魔法的你是殺不了他的。” “什麽,可是媽媽你剛才不是說我是新的吸血伯爵嗎?” “是的,你是新的吸血伯爵,但必須經過儀式才是真正的伯爵。” “儀式?什麽儀式?怎麽舉行?媽媽你快說。” “不要急,我會教你的。晚上我就會在這裡為你舉行儀式,讓你成為真正的
伯爵。” “真的嗎?”馬奇急燥的問。 “真的,今天是月圓之夜,又是你十五歲的生日,是舉行儀式最好的時機。
現在你先出去吧!好好休息一下,我要把這裡布置一下為儀式作點準備。”**********************************************************************場景九∶二樓走廊盡頭的房間 “媽媽,我可以進來了嗎?”馬奇焦急的等在門外。 “進來吧!” “吱┅┅”男孩推開了房門。 “啊!” 眼前的房間、房間里的一切完全變了,是那樣的奢華,血紅色金絲絨的窗簾
一直掛到地面,壁爐里跳躍著火花,爐火照亮了整個房間,壁爐的上面掛著屋子
以前的主人的遺像,遺像的眼睛還是那樣銳利,只是今天他看的是正對著的那張
華麗的大床,隨風飄動的紗帳、血紅金絲絨的枕墊、一直鋪到地上綉著達考拉家
族特有標記的床單,今天將迎來它新的主人。 “媽媽,你┅┅” 男孩驚訝的環顧四周,眼神落到了站在陽台上,看著城堡外星星點點燈火的
小鎮的母親。 黑色的紗衣隨著風飄動著,明亮的月光照在莉雅的身上,把女人誘人的侗體
通透的一覽無餘。 “怎麽啦,兒子?”莉雅轉身看著驚訝的兒子∶“來,到我這裡來。” 馬奇猶豫不決的向陽台走去,低著頭,眼睛卻時不時看看幾乎裸體的母親。 “媽媽,你這樣會著涼的。” “呵呵┅┅不會的,謝謝!”莉雅笑著∶“別緊張,兒子,你先把衣服脫了
吧!” 說著,在馬奇的身邊忽然出現四名裸女。 “這!” 還沒等馬奇反應過來,裸女們已經揮動她們的玉臂開始脫男孩的衣服,很快
的男孩身上已無一物,身上有的只是裸女們來回撫摸的玉手。這讓從未經歷過的
馬奇感到緊張卻如此的舒服,身體也不斷的熱起來。 “媽媽,這是┅┅” “這是媽媽送你的禮物,喜歡嗎?”莉雅看著第一次經歷的兒子笑著∶“好
好的享受吧!”接著又命令道∶“你們要好好伺候伯爵,他是你們的主人。” “是!”裸女們應聲道,同時非常熟練的伺候起她們的主人馬奇。 光滑的肌膚貼在馬奇的身上,彈性的乳房在馬奇的背上磨擦著,手不停的來
回撫摸馬奇寬闊的胸部,靈巧的舌頭不時的過馬奇的身體。 從未經歷過的馬奇不一會兒就情不自禁燃燒起來,身體的突起部分很快就落
進了一個裸女的口中。 “喔!好┅┅好┅┅好舒服。” 看著兒子快樂的樣子,莉雅也走進了房間,躺到了床上。 “你們可以退下了!”母親向兒子發出呼喚∶“來,到我這裡來,兒子。” “啊!”突然的停止讓正處於快樂的馬奇感到不適。 身邊的裸女像出現時一樣忽然的消失,在眼前的是另一幅美景∶原本奢華的
大床上斜躺著嫵媚動人的玲瓏,猶如一塊美玉等待著人去開發。馬奇情不自禁的
向床走去,眼神里流露出貪婪和興奮。 很快的,馬奇來到床邊。 “來,到床上來┅┅” 媽媽的話剛落,馬奇已經爬上床,來到母親的身邊,“媽媽,我┅┅”馬奇
還略帶慌張的盯著眼前的這幾乎近似裸體的母親。 看著兒子如此的盯著自己看,莉雅也有點不自然了。也許是為了緩解緊張尷
尬的場面,莉雅微笑著對兒子說∶“親愛的,喜歡剛才的禮物嗎?” “喜歡!”馬奇一邊回答,一邊還是目不轉睛看著誘人的侗體。 “你知道嗎,剛才的禮物是怎麽來的?那就是魔法,是我們家的魔法。想學
嗎?”莉雅為了避開那雙已經燃燒的眼睛,不得不轉移話題。 “媽媽,我┅┅我快受不了,我┅┅我想┅┅” 馬奇根本不理會莉雅的問話,把自己的身體又向前挪了一點,幾乎貼到莉雅
的身體邊上,手隨著意識伸向自己突起的地方,套弄起來。 而躺在旁邊的莉雅看著兒子的行為,身體也不由得燃燒起來。莉雅藉口說∶
“那就讓媽媽教你如何用魔法吧!”手卻伸向兒子的身體。 “媽媽,我┅┅我想┅┅要┅┅”馬奇一隻手套弄著,一隻手不由得向母親
的胸部摸去。 “來吧!”此時的莉雅已經無法控制自己,身體向兒子靠去∶“讓媽媽來教
你。”說著身體向下一移,抓住兒子的突起,張開嘴一口吞進。 “啊!”馬奇被母親的突襲一驚,同時又感到一股熱流從身體的某處開始慢
慢的擴散開來∶“媽媽,我,我好舒服,好,好暖活┅┅媽媽┅┅” 也許是兒子的呻吟刺激了莉雅,帶著唾液大口大口的吞吐著兒子那堅挺而又
彈性的突起,口中的舌頭時不時的舔吸著兒子最敏感的部位,偶爾還輕輕的咬上
一口。 很快的,馬奇在母親溫柔的口中就獻出了童男的最後貞節∶“媽媽,我,我
不行了,我要┅┅我要射了。啊!好舒服!” “喜歡嗎?”莉雅一邊吞咽下兒子在自己口中的遺留物,一邊關切的問道∶
“親愛的,還行嗎?這只是開始,你能堅持下去嗎?” “我,我還行,我想我能繼續的,媽媽。” 馬奇直起腰,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母親,禁不住又開始興奮起來,不顧一切
的撲了上去。 “媽媽,你好美,我好喜歡你。”馬奇邊讚美著母親,邊發瘋似的親吻她。 母親的額頭、臉頰、鼻子和殘留著自己體液的嘴唇無一放過,時不時的還用
舌頭舔母親的耳背和耳垂、頸脖。 “啊!兒子┅┅好┅┅” 看到母親幸福的樣子,馬奇更加的勵力,開始漸漸的向母親的身體吻去。 當吻到母親胸前,馬奇彷佛回到了幼年趴在媽媽的懷裡貪婪的吸食著母親的
乳汁。 “哦,親愛的,不要,不要這樣,你把我弄痛了。” 也許是兒子太用力的緣故,莉雅的乳房被弄痛了∶“兒子,我知道你想要再
次喝我的奶,可是媽媽現在已經沒有了,已經被小時侯的你喝完了。” “媽媽,可是我想要,難道你不能用點魔法嗎?”馬奇放開母親的乳頭,懇
求道∶“就變一點點也好,我真的非常懷念媽媽的奶水。” “親愛的,對不起,我不能對自己施魔法的,那是沒用的。真對不起,媽媽
實在沒有辦法滿足你的要求。”莉雅無奈的向兒子說。 “是嗎?真可惜。” 馬奇略帶惋惜的用手握住母親的乳房,輕輕的挑逗著紅潤的乳頭,又一次用
嘴含住已經挺立起來的乳頭。 隨著兒子靈巧的舌頭伴舞下,來回擺動著的乳頭讓莉雅感到異常的舒服和興
奮,不時的發出愉快的呻吟,“啊!好┅┅舒┅┅服,親┅┅愛┅┅的,我┅┅
好┅┅愛┅┅你┅┅” 隨著母親的呻吟,馬奇開始向母親的下體吻去,手也不斷的撫摸母親柔滑的
肌膚,跳舞的舌頭也跟著向母親的下半身進軍。 一陣狂吻之後,馬奇終於到達了他最初的出生地───母親那豐滿、濕潤而
又柔嫩的陰部。 那時他從未見過的地方,一片黑黝黝的毛髮下,一道縫隙深深的嵌進母親的
身體裡面,兩旁略微突出的肌膚透著紅潤的光澤,彷佛是母親另一張性感動人的
紅唇,隨著母親的呼吸一動一動的等待著馬奇的接吻。 “怎麽了?怎麽停下了?” 早被兒子挑起性慾的莉雅見兒子停下來獃獃的看著自己的下體,馬上明白過
來,原來是兒子對自己的陰部產生了疑惑而無從下手,於是只好稍稍撐起腰,向
兒子解釋道∶“哦,親愛的,你怎麽了?那是你出生的地方呀!” “什麽?可是┅┅媽媽,這┅┅怎麽┅┅可能?那裡只有這麽一點點大,怎
麽可能把我生出來呢?”馬奇不相信的問道。 “是真的,我就是從這裡把你生出來的。” 莉雅不得不一邊確認一邊解釋道∶“親愛的,你別看媽媽這裡好像很小,那
可是個很神奇的地方,它懷了你十個月,並且把你生出來。這也是今天你成為真
正的伯爵的關鍵,你只有開啟了它,你才能擁有家族的力量和魔法。” “真的嗎?”當聽到馬上就可以成為伯爵,馬奇急切的問道∶“媽媽,快,
快告訴我,我該怎麽做?” “別急,親愛的,我會引導你的。”莉雅抓過兒子的手向自己的陰部摸去∶
“來,你先用手摸摸,感受一下。” “啊!媽媽,你這裡有點濕濕的,好像有水流出來似的。” 馬奇碰了一下母親的陰部,有所發現的說∶“哦,還有點黏糊糊的感覺,這
是什麽呀,媽媽?” “呵呵,那是快樂的源泉呀,孩子。” 兒子觸摸把莉雅的性慾又挑逗起來。 “源泉?這麽說能喝了?” 馬奇問到這裡,便把頭伸進了母親兩腿之間,先用舌頭舔了一下,感覺還不
錯,稍稍有點澀,還帶點酸,於是便把嘴貼上去,開始吮吸起來。 “別,兒子,別┅┅別這樣┅┅啊!天吶,親愛的,你別急┅┅噢!”莉雅
被兒子突如其來的舉動一下子弄的手足無措∶“哦┅┅哦┅┅啊┅┅親愛的,太
┅┅太舒服了。”整個身體就好像被吸入了真空的世界,開始飄飄然起來。 “媽媽,我這麽做對嗎?”馬奇�起頭看了看處於興奮的母親,問道∶“你
真的很舒服嗎?” “啊┅┅啊┅┅對,就是這樣┅┅親愛的,你弄的我真的好舒服┅┅啊┅┅
啊┅┅” “媽媽,那我就再幫你弄弄吧!”馬奇又一次開始吮吸母親的陰部。 “哦,不┅┅不用了,我┅┅我們┅┅該進行最後的儀式了,親愛的。”莉
雅說著又躺到了床上,用手把腿分開,明顯的露出自己紅潤的陰部,開始召喚自
己的兒子∶“來,親愛的,插進來,用你那挺立著的寶貝插進我這裡。” “噢!我知道了。”馬奇立刻挺起腰,挪了下位置,把自己突起對準了母親
的陰部,“是這樣嗎?” “是的,快,插進來吧,親愛的。” 陰部被兒子有力的寶貝磨蹭得快受不了,莉雅急切的召喚著∶“來,快┅┅
快插進來。” “好的,媽媽。”馬奇聽話的把腰向前一挺,“吱!”馬奇的寶貝大半部分
落入了母親的陰道里。 “啊!啊┅┅嗯┅┅親┅┅親愛的┅┅不┅┅不要┅┅太┅┅快了,慢┅┅
慢點┅┅別急,啊!” 雖然已經有所準備,但是兒子有力的快速入侵還是讓十五年沒有風花雪月的
莉雅感到了輕微的疼痛∶“親愛的,你┅┅你慢點┅┅你把我┅┅啊┅┅弄┅┅
弄痛了┅┅” “對┅┅對不起┅┅媽┅┅媽,我┅┅我┅┅不是┅┅故意┅┅的┅┅哦!
我┅┅我知┅┅知道了┅┅我┅┅我會┅┅哦┅┅慢點的┅┅” “啊┅┅啊┅┅嗯┅┅啊┅┅嗯嗯┅┅親┅┅親愛┅┅的┅┅對┅┅對┅┅
啊┅┅就這樣┅┅對就這樣┅┅” 看著兒子用力的來回擺動著腰,隱約還聽到兒子的寶貝在自己的陰道里“吧
吱!吧吱!”作響,讓莉雅感到無比的舒服。 隨著兒子有頻率的來回抽插,漸漸的莉雅的快感被越來越激發起來,開始要
求道∶“親┅┅親愛的┅┅做┅┅做的好┅┅就┅┅就這樣┅┅啊┅┅對┅┅啊
┅┅再┅┅再用力點┅┅啊┅┅好┅┅嗯┅┅嗯┅┅嗯┅┅” 母親的要求對於馬奇來說就像是催化劑,一聽到母親的呼喚,身體自然而然
的就用力起來,一下一下的拚命往母親的陰道深處鑽。 “媽┅┅媽┅┅這┅┅樣┅┅好┅┅嗎┅┅嗯┅┅舒┅┅舒服┅┅嗎?” “啊┅┅啊┅┅對┅┅對┅┅就┅┅啊┅┅啊┅┅太┅┅太舒服了!親┅┅
愛┅┅的┅┅啊┅┅嗯┅┅嗯┅┅呀!” 兒子一下一下的用力向子宮的刺探讓莉雅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樂,耳邊除了房
間里的立鍾“吧嗒!吧嗒!”聲音,就是母親急促的呼吸聲和“吧吱!吧吱!”
向母親子宮的聲音。 馬奇漸漸的感到身體在快速的融化,不由自主的呻吟道∶“媽┅┅媽┅┅啊
┅┅媽媽┅┅我┅┅我快┅┅不┅┅不行了┅┅我┅┅我要┅┅射┅┅射了┅┅
啊┅┅” “等┅┅等等┅┅啊┅┅再┅┅再┅┅忍忍┅┅親┅┅啊┅┅親愛的┅┅要
┅┅要忍住┅┅” 快樂讓莉雅變得無比貪婪,還未完全滿足的她隱約感到兒子的極限快到了,
便脫離了兒子的鑽探。 “啊┅┅媽媽┅┅你┅┅你怎麽了?”馬奇對於母親的突然的起身,有點驚
慌。 “別緊張,親愛的┅┅來┅┅躺下。”莉雅�起腳,跨過平躺在床上的兒子
的身體,一把握住兒子挺立著的寶貝,對準自己流淌著“口水”的陰道,把豐滿
的臀部向下一沈,“嘩!”整個的吞下兒子的寶貝。 “啊┅┅嗯┅┅嗯┅┅啊┅┅怎麽樣┅┅舒服┅┅嗎┅┅親愛的?” “哦┅┅哦┅┅媽媽┅┅你┅┅你┅┅啊┅┅舒服┅┅” “是嗎?”莉雅一邊問,一邊繼續著自己的行動,身體下面的大嘴不停的大
口大口吞噬著兒子的寶貝,嘴邊還孜孜不斷的流著口水,連兒子的寶貝也被濕透
了。 “啊┅┅啊┅┅嗯┅┅媽┅┅媽┅┅我┅┅我忍┅┅忍不住了┅┅”本來已
經快不行了的馬奇在母親主動的攻勢下,很快便要敗下陣來。 看到兒子的敗勢將近,莉雅加快了上下的波動,兩個豐滿的乳房也開始隨著
跳起舞來,四處波動。 “親愛的┅┅再忍忍┅┅再忍忍┅┅” 劇烈的波動逐漸的也讓莉雅開始融化∶“啊┅┅啊┅┅哦┅┅哦┅┅嗯┅┅
呀┅┅呀┅┅呀┅┅” “媽┅┅媽┅┅我┅┅我真的┅┅再┅┅再也┅┅忍┅┅忍不了了┅┅我要
┅┅我要射┅┅射了┅┅啊!” 馬奇終於不顧母親的再三要求,一下子傾泄而出。 “啊!”被兒子直奔子宮的熱浪侵襲,莉雅也忍不住叫出聲來,連忙趁兒子
的寶貝還未完全敗軟下來繼續波動著。 也許是兒子的熱浪的緣故,沒幾下,莉雅很快也達到了高潮,身體迅速的癱
軟在兒子的身邊。 “親愛的┅┅你┅┅你怎麽樣?”看著躺在身邊的兒子,莉雅心疼的問道∶
“還行嗎?不┅┅不要緊吧?” “嗯!還好!”泄完了的馬奇一邊回應著母親,一邊挺幾下身體,讓還留在
母親陰道里的寶貝再體驗一下回味。 “啊┅┅親愛的┅┅你┅┅聽┅┅我┅┅說┅┅你現在┅┅已經┅┅是┅┅
真正的┅┅伯爵了┅┅也是┅┅我┅┅和這個城堡┅┅的┅┅主人了。”同樣回
味著的莉雅看著兒子一字一句的說道。 “是┅┅真的嗎?我┅┅真的已經是┅┅伯爵了嗎,媽媽?”馬奇停下來,
略帶懷疑的看著母親。 “是真的,親愛的,你現在已經是這裡的主人了,同時你也擁有了達考拉家
族的所有魔法。” “我有魔法了?我可以試試嗎?” “當然可以,你只要想就可以實現你想要的。” “那麽就先來點酒吧,好嗎,媽媽?” 說著,馬奇的手中突然出現了兩杯鮮紅的葡萄酒,他遞了一杯給母親∶“媽
媽,真的,你看,我成功了。” “是的,你成功了。”莉雅支起身子,接過酒杯∶“親愛的,來,就讓我們
慶祝你成為真正的伯爵吧!乾杯!” “嗯!乾杯!”馬奇舉起酒杯痛快的一飲而盡。 “好了,親愛的,該休息了。”莉雅喝完酒,抱住兒子輕聲的說∶“今天已
經差不多了,不要把身體弄壞了。來,讓媽媽抱著你睡。” “嗯!”馬奇躺在母親柔滑而有彈性的懷裡閉上了眼睛,慢慢睡去┅┅**********************************************************************場景十∶三個月後的書房 “媽媽,你叫我來有什麽事嗎?” “親愛的,你學得怎麽樣了?” “我已經可以控制城堡里的一切了。” “很好,現在你聽我說,親愛的,你已經完全長大了,以後就要完全靠你自
己了。” “媽媽,你剛才說什麽?”馬奇突然感到莫名的恐慌,像似要失去什麽,急
忙問道∶“媽媽,你說的是什麽意思?我不明白。” “哦,是這樣的,親愛的,為了養你,我已經十五年滴血未沾了,再加上你
的儀式,我已經非常的虛弱了,我要好好的休息一段時間。在這段時間裡,你要
自己照顧自己了,要好好的練習你的魔法,好為你父親報仇。”莉雅解釋道。 “媽媽,怎麽會這樣,我需要你,媽媽。”馬奇急了,上前抱住母親說道∶
“媽媽別離開我,求你了。” “啊,親愛的,不要怕,我不是要離開你,我只是需要休息,我不會離開城
堡的。”莉雅轉身抱住兒子解釋道∶“親愛的,你跟我來,我帶你去我休息的地
方。” 說完莉雅走到書櫃右邊,伸手推了一本《聖經》,“嘩”左邊的書櫃突然轉
開,露出了密室。莉雅走了進去,兒子跟著也走進了密室。 “親愛的,這就是我休養的地方,也是我們達考拉家族休養的地方。” “可是,媽媽這裡只有兩口棺材呀!”馬奇環顧了四周一下,疑惑的問道。 “是的,是只有兩口棺材,但是就是這兩口棺材使我們達考拉家族虛弱受傷
的人休養的關鍵。” 莉雅說著一�手,棺蓋便自動的打開了∶“好了,我要休息了,親愛的,從
今天起你要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等我養好了,我會回來的。”說著便爬進了
棺材里。 “哦,我知道了,媽媽,我會照顧好自己的,我還要為父親報仇。”馬奇堅
強的回應道∶“媽媽,那你就好好的休息吧,有什麽需要的就就叫我。” “你真的長大了,親愛的,這我就放心了。好了,我休息了。”說完,莉雅
便躺下身,關上了棺蓋。 馬奇看著母親躺進了棺材里,於是輕輕的走出了密室,關上門,走了出去,
去繼續他的使命┅┅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