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07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曹丕稱帝
Crawler | 2016-9-25 22:13:41

碰!」客廳傳來一聲碎玻璃的聲音。

  秀婷看著客廳角落的碎杯子,她的心也跟著碎了。她拿的起桌上的白葡萄酒往嘴裡倒,直到酒在她嘴裡滿出來為止。餐桌上豐盛的佳餚,是她花了不少時間和心血而準備的。

  為了今天這個結婚週年的特別日子,她從半個月之前就開始計畫,就連父親也藉故外出,特地將房子和時間留給他們夫妻倆,結果得到的卻是丈夫在南部出差趕不回來了。自從結婚丈夫逸凡就忙著事業,三天兩頭的不在家,就算難得回來,也是三更半夜了。就連今天結婚週年紀念也不能陪她。

  她感覺自己就像個深閨怨婦般的每天等著丈夫的歸來。想到這她的心徹底的絕望。回想當初大學一畢業,順利的進入某大企業上班的她,尤其外表美麗出眾的她、再加上36.24.36的誘人的身材,很快的她成為公司裡的焦點,更成為眾男人追求的目標,逸凡就是其中之一。

  她開始懷疑當初嫁給逸凡是不是錯了?想著為何在眾多追求者中她會選擇逸凡?

  最後她想到或許是因為逸凡的父親的原故吧!逸凡的父親程儀是某大學的教授,由於逸凡的母親早年因疾病而去世,所以逸凡是由他父親一手帶大的。

  程儀外表給人溫文儒雅的感覺,溫柔體貼、幽默風趣的個性讓秀婷對他有好感,更讓她誤以為逸凡會他父親一樣,在交往不到半年她就答應了逸凡的求婚。現在她開始後悔當初自己被愛衝昏了頭。

  當她再拿起手中的酒往嘴裡倒時才發覺,酒早被她喝光了。她帶著醉意走到酒櫃拿出另一瓶酒,打開酒蓋後,又朝嘴裡倒。

  「你、你怎麼喝成這樣!」程儀一個人在街上逛到十一點多才回來,看著醉倒在地上的媳婦,他想大概兒子又失約了吧!程儀走到秀婷身邊,將她手中的酒搶了過去。

  「來,我扶你到房間休息。」「不要!…我還要喝…爸…我敬你…嗯…爸…我們來喝酒……」程儀扶著秀婷進房休息時,秀婷則不斷的吵著要繼續喝酒。

  「不要喝了,我扶你進房休息。」「不要…我還要喝…我還要喝……」程儀把媳婦扶到房間後,讓她躺在床上,坐在床邊看著酒醉的秀婷,他無奈的搖搖頭!對這美麗的媳婦他一向相當的疼愛,對待她,就像對待自己親生女兒一樣的關心,家中粗重的活他總是強著要做,更常常主動幫忙做家事。而這樣的體貼也讓秀婷感到讓窩心,只要她碰到困難或難以解決的事,她總是想到父親,而父親也總是耐心的聽她傾訴,不願其煩的為她解說。秀婷更對這位不時噓寒問暖的父親感到無限的敬愛。

  幫秀婷蓋上被子後,程儀就離開房間來到客廳,他拿起倒在地上的酒為自己倒了一杯,他想著為何逸凡會怎麼不懂的珍惜自己的太太,他想或許他該找逸凡談一談了,要不然有一天逸凡會後悔的!很快的瓶子裡的酒被他喝光了,他感覺自己的頭有點暈。自從妻子死後,他就很少喝酒了。他簡單的收拾客廳後,回到自己的房間準備休息。

  「爸…來…我們來喝酒…」當程儀躺在床上準備休息時,秀婷帶著醉意來到他的房間。她拉著程儀的手要走到客廳。

  「秀婷!你醉了,不要喝了!我們改天再喝,好不好?」「不要!…我、我沒有醉…我還要喝……」「乖,爸扶你去休息,來!」「不要!我要喝酒…」「秀婷!是逸凡不好,他回來後,爸爸會好好的罵他,好不好?我先扶你回房休息!」程儀一直勸著秀婷,但此時的秀婷什麼也聽不進去,她帶著醉意靠程儀的身上。

  「爸!為什麼?為什麼逸凡要這樣對我?他是不是不愛我?他為什麼不像你一樣的對我?……」說完後秀婷在程儀的懷裡哭了起來,她緊緊的靠在這唯一可以讓她感到溫暖的胸膛裡哭著。

  「哭吧!盡情的哭吧!」得到父親鼓勵的秀婷此時的淚水就像決提的洪水一般的湧出來,她哭的更大聲,哭的更傷心。程儀緊緊的抱著秀婷,手則不斷的輕撫秀婷的頭。

  對於傷心而痛哭的媳婦,讓程儀感到心疼,就像自己親生的女兒受到傷害一樣的心疼。他緊緊的抱住秀婷,深怕她會再受傷害一樣的把秀婷抱在懷裡。

  哭了好一陣子的秀婷,慢慢的�起頭來,當她看到父親人溫文儒雅的臉正用著深情的眼神看著她時,她的心迷網了!她感覺眼前這位五十來歲的男人才是她想要的男人。她想起父親對她的溫柔、對她的體貼和父親幽默風趣的個性,才是她想要的丈夫。她忍不住的閉上眼睛、翹起嘴唇,下巴也跟著�的更高。

  程儀看著媳婦美麗的臉龐,因酒精而泛紅,更加顯得誘人,性感紅唇的微微翹起,臉上就像是訴說「吻我」的表情,他的心不禁有了心動的感覺。這是打從他妻子去世後,第一次對別的女人有了心動的感覺。他的腦海裡卻想著,他是我兒子的老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我的媳婦!

  但酒精打斷他的思緒,慾念從他心裡角落迅速的佔領他的身體的每個細胞,他低下頭,嘴唇重重的吻住秀婷的紅唇。

  秀婷雙手抱住程儀的脖子熱烈的回應父親的吻,不停的吸著父親伸進她嘴裡的舌頭。此時的他們已忘記他們的身份,現在的他們只是單純的男女本能而已,他們只想擁有對方、佔有對方的愛。什麼倫理道德、公媳關係、亂倫禁忌,早拋在腦後了。

  程儀將秀婷抱起躺在床上,他們倆人在床上翻滾吻著,直到最後程儀躺在秀婷的身上才停止。他們的嘴唇就像黏住似的黏在一起,倆人的舌頭依舊糾纏在一起。當程儀的嘴離開秀婷的嘴唇時,秀婷的舌頭不由自主的伸出來追逐程儀的嘴。程儀看到後,開口吸吮著秀婷伸出來的舌頭,最後也跟著伸出舌頭和秀婷的舌頭在空中糾纏著。

  程儀伸手開始脫掉秀婷身上的衣服和裙子,秀婷則扭動身體好讓程儀順利的脫下她的衣服。秀婷今天穿的是平常很少穿的半透明性感內衣,這原本是為了結婚週年而特別為逸凡穿的,沒想到和她一起分享的卻是她父親。

  程儀脫掉秀婷身上的衣服後,在他眼前的秀婷只穿著胸罩及內褲的雪白肉體。豐滿雪白的胸部因白色蕾絲的胸罩撐而托出美麗雪白的乳溝,飽滿誘人的乳房高挺著,頂著一粒櫻桃熟透般的乳頭。平坦的小腹顯得相當的光滑,渾圓的臀部在那既豐滿又白嫩的大腿交界處,穿著白色半透明的小蕾絲內褲,內褲小的連陰毛都不太遮得住,內褲下包著隱隱若現的黑色神秘地帶,雪白修長的大腿滑直落腳下。

  程儀望著秀婷雪白如凝般的肌膚,微透著紅暈,豐腴白嫩的胴體有著美妙的曲線,讓他感覺到秀婷的肉體就像雕像般的勻稱,一點暇疵也沒有。他忍不住的吞嚥下口水,伸手在秀婷豐滿渾圓的乳房溫柔的撫摸著。

  當程儀的手碰觸到她的乳房時,秀婷身體輕輕的發出顫抖。她閉上眼睛承受這難得的溫柔。對她說這確實是難得的溫柔,丈夫逸凡從未有過的溫柔舉動,就連新婚之夜也沒有。逸凡總是在三更半夜,她熟睡的時候,粗嚕的佔有她,在一陣瘋狂的抽送後,就草草了事。對他來講這是男子氣概的表現,但對秀婷來說,她卻覺得自己像妓女一般,只是供丈夫發洩性慾。雖然她曾在逸凡瘋狂的抽送之下得到快感,但也只是短暫的,多半情況是逸凡將她的性慾挑起卻又得不到全程的滿足,讓她的心就像懸掛在半空中一樣的難受。

  而現在父親火熱的手傳來溫柔的感覺,這感覺從她的乳房慢慢的向全身擴散開來,讓她的全身都產生淡淡的甜美感,而下體更傳來陣陣湧出的快感及肉慾。

  程儀一面將手伸入胸罩下,用手指夾住秀婷的乳頭,揉搓著秀婷柔軟彈性的乳房,另一手則將秀婷的胸罩解開了。翹圓且富有彈性的乳房,像脫開束縛般的迫不及待彈跳出來,不停在空氣中顫動而高挺著。粉紅小巧的乳頭,因程儀的一陣撫摸,已經因刺激而站立挺起。美麗而微紅的乳暈,襯托著乳頭,令程儀垂涎想咬上一口。

  「嗯…嗯…喔…」程儀低下頭去吸吮秀婷如櫻桃般的乳頭,另一邊則用手指夾住因刺激而突出的乳頭,整個手掌壓在半球型豐滿的乳房上旋轉撫摸著。受到這種刺激,秀婷覺得大腦麻痺,同時全身火熱,有如在夢中,雖然對方是她父親,但快感從全身的每個細胞傳來,讓她無從思考。

  「啊…嗯……我怎麼了?…喔……」

  秀婷覺得快被擊倒了。父親的吸吮和愛撫,使得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上下扭動起來,陰道里的嫩肉和子宮也開始流出濕潤的淫水來。程儀的嘴用力的吸著,含著,更用舌頭在乳頭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斷的打轉著。另一邊的乳房則大力按了下去,在白嫩堅挺肉乳上不斷的揉弄,手指更在她的乳頭,揉揉捏捏。

  秀婷像是怕父親跑掉似的緊抱著程儀的頭,她將程儀的頭往自己的乳房上緊壓著。這讓程儀心中的慾火更加上漲,嘴裡含著乳頭吸吮得更起勁,按住乳房的手,揉捏得更用力。這一按一吸的挑逗,使得秀婷覺得渾身酸癢難耐,胸前那對乳房,似麻非麻,似癢非癢,一陣全身酸癢,深入骨子裡的酥麻,她享受著這從來沒有過的滋味,陶醉的咬緊牙根,鼻息急喘,讓父親玩弄自己美麗的胴體。

  「喔……好…舒服…喔……」雖然乳房對男人來說不論歲數多大,都是充滿懷念和甜美的回憶,此時的程儀就是抱這樣的情心吸吮著秀婷的乳房。一會後程儀的手才依依不捨的離開,穿過光滑的小腹,伸到秀婷的內褲裡,手指在陰戶上輕撫著。他的手指伸進秀婷那兩片肥飽陰唇,秀婷的陰唇早已硬漲著,深深的肉縫也已淫水氾濫,摸在程儀的手上是如此的溫溫燙燙,濕濕黏黏的。

  「啊!……」秀婷用很大的聲音叫出來,連自己都感到驚訝,同時也臉紅了。這不是因為肉縫被摸到之故,而是產生強烈性感的歡悅聲。秀婷覺得膣內深處的子宮像溶化一樣,淫水不斷的流出來,而且也感到父親的手指也侵入到自己淫穴裡活動。

  「啊……喔……好…嗯…嗯……喔……」程儀的手指在滑嫩的陰戶中,扣扣挖挖,旋轉不停,逗得秀婷陰道壁的嫩肉已收縮,痙攣的反應著。接著他爬到秀婷的兩腿之間,看到秀婷所穿的那件小小的內褲,中間已經可以看到淫水滲出的印子。他立刻拉下秀婷的內褲,看著兩腿之間挾著一叢陰毛,整齊的把重要部位遮蓋著。秀婷的陰毛不算太濃,但卻長的相當整齊,就像有整理過一樣的躺在陰戶上。秀婷的陰唇呈現誘人的粉紅色,淫水正潺潺的留出,看起來相當的性感。

  程儀用手輕輕把它分開,裡面就是秀婷的陰道口了,整個陰部都呈現粉紅的色調。程儀毫不遲疑的伸出舌頭開始舔弄秀婷的陰核,時而兇猛時而熱情的舐吮著、吸咬著,更用牙齒輕輕咬著那陰核不放,還不時的把舌頭深入陰道內去攪動著。

  「喔……喔……爸……別再舐了……我……癢……癢死了……實在受不了啦……啊……別咬嘛……酸死了……」秀婷因程儀舌頭微妙的觸摸,顯得更為興奮。她口裡叫著的是一套,而臀部卻拚命地�高猛挺向父親的嘴邊,她的內心渴望著程儀的舌頭更深入些、更刺激些。渾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快感的波濤,讓她渾身顫抖。程儀的舌尖,給了她陣陣的快感,迅速地將她的理性淹沒了,子宮已經如山洪爆發似的,流出更多的淫水。此時的她,只是一昧地追求在這快感的波濤中。她陶醉在亢奮的激情中,無論程儀做出任何動作、花樣,她都毫不猶豫的一一接受。

  因為,在這美妙興奮的浪潮中,她幾乎快要發狂了。

  「喔……不行了……爸……我受不了了……喔……癢死我了……喔……」程儀的舌頭不停的在陰道、陰核打轉,而陰道、陰核,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帶,這使秀婷的全身如觸電似的,酥、麻、酸、癢,她閉上眼睛享受那種美妙的滋味。

  看到秀婷淫蕩的樣子,使程儀的慾火更加高漲,他急忙把自己的衣物也剝光。雖說他已有五十來歲了,但他那一根大肉棒,此時就像怒馬似的,高高的翹著,至少有七寸左右長,二寸左右粗,赤紅的龜頭好似小孩的拳頭般大,而青筋暴露。他感覺自己就像年少輕狂一樣。

  「爸…我癢死了…快來…喔……我受不了了…喔……」秀婷粉臉上所透出來的淫蕩表情,看得程儀已奮脹難忍,再聽她的嬌呼聲,真是讓他難忍受,他像回覆精力似的發狂的壓上秀婷那豐滿胴體上,手持大肉棒先在陰唇外面擦弄一陣,嘴唇也吻緊她那鮮紅的小嘴。

  「喔……爸……我不行了……我要……」秀婷雙手摟抱著程儀那寬厚的熊背,再用那對豐乳緊緊貼著程儀的胸膛磨擦,雙粉腿向兩邊高高舉起,完全一付準備程儀攻擊的架式,一雙媚眼半開半閉,香舌伸入父親的口中,互相吸吻舔吮口中嬌聲浪語:

  「爸…我受不了啦!……我……」程儀的大龜頭,在秀婷陰唇邊撥弄了一陣後,已感到她淫水愈流愈多,自己的大龜頭已整個潤濕了。他用手握住肉棒,頂在陰唇上,臀部用力一挺!「滋」的一聲,巨大的龜頭推開柔軟的陰唇進入裡面,大龜頭及肉棒已進入了三寸多。

  「哎呀……」秀婷跟著一聲嬌叫。

  「痛死我了,爸…你的雞巴太大了,我受不了!…好痛……好痛……」程儀看秀婷痛的流出淚來,他心疼的用舌頭舔拭淚水,他不敢再冒然頂插,改用旋轉的方式,慢慢的扭動著屁股。

  秀婷感覺疼痛已慢慢消卻了,隨之而來的是一陣說不出的酥、麻、酸、癢佈滿全身每個細胞。這是她嫁夫以來,從未有過的快感,她開始扭動臀部,讓肉棒能消除淫穴裡的酥癢。

  「爸!…我……好癢……」秀婷那淫蕩的表情,浪蕩的叫聲,刺激得程儀暴發了原始野性慾火更盛、陽具暴脹,再也顧不得溫柔體貼,憐香惜玉,緊壓在她那豐滿的胴體上,他的腰用力一挺!

  「哦!……」疼痛使秀婷哼一聲咬緊了牙關,她感覺自己簡直就像被巨大木塞強迫打入雙腿之間。

  秀婷,太大了嗎?馬上會習慣的。」秀婷感覺父親鋼鐵般的肉棒,在縮緊的她肉洞裡來回衝刺。大腿之間充滿壓迫感,那種感覺直逼喉頭,讓她開始不規則的呼吸著,巨大的肉棒碰到子宮上,強烈的刺激自下腹部一波波湧來。

  秀婷吃驚的發現,從子宮裡湧出的快感竟使自己產生莫名的性慾。自己也不敢相信會有這樣強烈的快感,她本能的感到恐懼。但是程儀的肉棒不斷的抽插著,已使秀婷腦海逐漸經麻痺,一片空白的思維裡,只能本能的接納男人的肉棒。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隨著抽插速度的加快,秀婷下體的快感也跟著迅速膨脹。

  「唔…唔……好爽…喔…」每當程儀深深插入時,秀婷就皺起美麗的眉頭,發出淫蕩的哼聲。

  程儀每一次的插入都使秀婷前後左右扭動雪白的屁股。而豐滿雪白的雙乳也隨著抽插的動作不停的上下波動著。秀婷淫蕩的反應更激發程儀的性慾。

  「啊……嗯、嗯…喔…喔…爽死我了…爸…快…再快一點……」程儀將秀婷的雙腳高舉過頭,做更深入的插入。肉棒再次開始猛烈抽插,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宮壁上,使秀婷覺得幾乎要達到內臟,但也帶著莫大的充實感。秀婷的眼睛裡不斷有淫慾的火花冒出,全身都有觸電的感覺。

  程儀更不停地揉搓著秀婷早已變硬的乳頭和富有彈性的豐乳。秀婷幾乎要失去知覺,張開嘴,下頜微微顫抖,不停的發出淫蕩的呻吟聲。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喔…爽死了……」秀婷全身僵直的挺了起來,那是高潮來時的症兆,粉紅的臉孔朝後仰起,沾滿汗水的乳房不停的抖動著。

  「喔……爽死我了……啊……」秀婷軟綿綿的倒在床上。但身體似乎尚有著強烈的餘韻,全身仍然微微顫抖著。

  當程儀將肉棒抽出時,這樣的空虛感,使秀婷不由己的發出哼聲。

  「啊……不……」程儀將秀婷翻身,讓她四肢著地採取像狗一樣的姿勢。剛交媾完的大陰唇已經充血通紅,和雪白的大腿形成強烈對比。圍繞紅腫陰唇的黑毛,沾滿了流出的淫水,因姿勢的改變淫水不斷的湧出,流過會陰滴在床上。

  秀婷尚在微微的喘氣時,程儀的肉棒又從後方插了進去。程儀插入後不停改變著肉棒的角度而旋轉著。

  「啊…快……我還要……」激痛伴著情慾不斷的自子宮傳了上來,秀婷全身幾乎融化,吞下肉棒的下腹部一波波湧出震撼的快感,而淫水也不停的溢出。

  「喔…好…快…再快…喔……」程儀手扶著秀婷的臀部不停的抽插,另一手則用手指揉搓著陰核。秀婷才剛高潮過的陰部變得十分敏感,秀婷這時腦海已經混亂空白,原有的女人羞恥心已經不見,突來的這些激烈的變化,使的秀婷女人原始的肉慾暴發出來。她追求著父親給予的刺激,屁股不停的扭動起來,嘴裡也不斷的發出甜蜜淫蕩的呻吟聲。

  「啊…好爽…爸…你幹的我爽死了……喔…媳婦…讓你幹死了……喔……」程儀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動,使秀婷火熱的肉洞裡被激烈的刺激著,又開始美妙的蠕動,肉洞裡的嫩肉開始纏繞肉棒。由於受到猛烈的衝擊,秀婷連續幾次達到絕頂高潮,高潮都讓她快陷入半昏迷狀態。她沒想到結婚一年了,她竟然在會是在父親的肉棒下得到所謂的真正高潮。

  「啊……爸你的大肉棒…喔…干的我…我好爽……喔……不行了…我要死了……喔……」秀婷再次達到高潮後,程儀抱著秀婷走到床下,用力�起她的左腿。

  「啊……」秀婷站立不穩,倒在床邊,她雙手在背後抓緊床沿。

  「秀婷,我來了……」他把秀婷修長的雙腿分開,在已達到數次絕頂高潮的淫穴裡,又來一次猛烈衝擊。

  「啊…爸…我不行了…我爽死了……喔…大肉棒…干的我好爽…喔……」程儀用力抽插著,秀婷這時下體有著非常敏感的反應,她嘴裡冒出甜美的哼聲,雙乳隨著父親的動作擺動。

  這時候,程儀雙手抓住秀婷的雙臀,就這樣把秀婷的身體�起來。秀婷感到自己像飄在空中,只好抱緊了父親的脖子,並且用雙腳夾住他的腰。程儀挺起肚子,在房間裡漫步,走兩、三步就停下來,上下跳動似的做抽插運動,然後又開始漫步。

  這時候,巨大的肉棒更深入,幾乎要進入子宮口裡,無比強烈的壓迫感,使秀婷半張開嘴,仰起頭露出雪白的脖子,因為高潮的波浪連續不斷,秀婷的呼吸感到很困難,雪白豐滿的雙乳隨著抽插的動作不斷的起伏顫動著。

  抱著秀婷大概走五分鐘後,程儀把秀婷放在床上仰臥,開始做最後衝刺。他抓住秀婷的雙腳,拉開一百八十度,肉棒連續抽插,從秀婷的淫穴擠出淫水流到床上。

  高潮後的秀婷雖然全身已軟棉棉,但好像還有力量回應父親的攻擊,挺高胸部,扭動雪白的屁股。

  「唔……啊……我完了……爽死了……喔…好爽…爽啊……」秀婷發出不知是哭泣還是喘氣的聲音,配合程儀肉棒的抽插,旋轉妖美的屁股。

  肉穴裡的黏膜,包圍著肉棒,用力向裡吸引。

  「啊…爸…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喔…你幹死我了……爽死……我爽死了……喔……」程儀一手抱著秀婷的香肩,一手揉著她的乳房,大肉棒在那一張一合的小穴裡,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秀婷也�高自己的下體,程儀用足了氣力,拚命的抽插,大龜頭像雨點般的,打擊在秀婷的子宮上。

  「秀婷!爸出來了!」程儀發出大吼聲,開始猛烈噴射。

  秀婷的子宮口感受到父親的精液噴射時,立刻跟著也達到高潮的頂點。她覺得自己連呼吸的力量都沒了,有如臨終前的恍惚。

  射精後的程儀躺在秀婷的身上,緊緊的抱住她。而秀婷連動也無力動一下,雪白的肉體癱瘓在床上,全身佈滿了汗水,只剩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著,但秀婷感覺一種無法形容的美感不斷的慢慢的融化著全身……高潮後的秀婷緊擁著父親,她的頭放在仰臥的程儀左胸上,下半身則緊緊的和程儀的下半身緊貼著,他們的大腿交纏在一起。程儀也緊緊的抱著秀婷那情熱未褪的身體,他的右手則緩緩的輕撫秀婷的背。秀婷就像只溫馴的貓般的閉著眼睛,接受程儀的愛撫。

  他們倆似乎還沒發覺他們的身份,他們還沈醉在剛剛的性歡愉當中。慢慢的程儀的手遲緩下來,而秀婷也在滿足之後的充盈與安適感中睡著了。

  隔天一早,秀婷突然被一種不安的感覺嚇醒!醒來之後,她發覺自己全裸的躺在陌生的床上。驚嚇之餘,昨晚的一幕幕影像迅速的在她腦中浮現,她情願想信昨晚的事只是她的一埸惡夢,但那真的只是埸夢嗎?

  當她�起頭來看著熟睡的父親正睡在自己的身旁,她的心亂了。她更加確信昨晚和父親所發生的荒唐事。她嚇的從床上跳下來,她捉起她散落在地上的衣物跑回自己的房間。

  程儀也因為秀婷的動作而醒來。同樣的程儀也感到錯愕,他試著回想昨晚是怎麼發生的,但他想不起來。他開始感到悔恨,他舉手不斷的垂自己的頭。他後悔自己昨晚對自己媳婦所做的一切,他不知該如何面對自己的兒子,更不知該如何面媳婦……回到自己房間後的秀婷,馬上跑到浴窒,她開著水龍頭,讓水不斷的衝洗自己的肌膚,她想讓水衝掉昨晚的荒唐。她的淚水順著打在臉上的水流了下來,她不知該如何是好?她從沒想過自己會背著丈夫和別的男人上床,更沒想到會是和父親上床。她想著以後怎麼辨?

  她不敢想像昨晚父親是趁她酒醉而強暴她的,還是她酒醉後主動的引誘她父親的。她不斷的搖著頭讓自己的腦中不要浮現昨晚所發生的事情,直到她聽到父親出門的聲音,她才從浴窒走出來。她並沒有擦乾身上的水滴就倒在床上,眼淚就像洪水一般的不停的流下來。她緊緊的抱住自己,她感覺自己已沒有了知覺了,就像死屍般的躺著一動也不動。

  秀婷不知自己就這樣躺在床上躺多久,當她再次感覺自己時,是因為電話聲而醒來。她猜可能是丈夫打回來的,她手按著電話但沒拿起的話筒,猶豫著不知該不該接電話。最後她鼓起勇氣將話筒拿起來。

  「喂,秀婷啊!我是逸凡。」「喂、喂……」秀婷心虛的回應著。

  「秀婷,因為分公司的事還沒處理好,我明天才能回去,好了,就這樣了,拜拜!」逸凡簡短的對話後就掛斷電話,讓秀婷根本還來不及反應。她無助的跪在地上哭起來。她感覺在她最需要丈夫的時候,丈夫竟然還忙著他的事業,她不知該怎麼辨?

  哭了好一陣子之後,秀婷才穿上衣服來到客廳,看著零亂的客廳,她的思緒也跟著亂了。她開始著手收舍客廳。

  當她站在流璃台清洗餐具時,清洗餐具的手停了下來,她的腦海竟然浮出昨晚父親的溫柔。父親溫柔的衝剌、粗暴瘋狂的抽送一一的在她的腦海浮現。秀婷的臉上不由自主的露出淫意。

  但很快的水聲將她拉回現實,她發現自己的淫意後,她怕的蹲下去緊住自己的雙膝。她一想到自己剛剛的思想,就嚇的發抖,她不知為何自己剛剛會有如此的表現。

  中午秀婷簡單的吃點東西后,就回房休息。

  當她再次醒後已是晚上了。

  來到客廳坐在沙發上,已經八點多了,父親還沒回來,她想或許父親也在躲開她吧,就像她想躲開父親那樣的躲她。

  當她這麼想時,父親將門打開走了進來,秀婷不敢看父親的臉,而程儀也低著頭走進來。

  當他打開自己的房間要進房時,他開口問:「秀…秀婷,逸凡什麼時候回來?」「明、明天。」秀婷簡短的回答。

  「哦…明天嗎?」說完後,程儀走進自己的房間。

  秀婷看著父親隨著門關上而消失的背影,她的心突然有種輕鬆的感覺,她也跟著回到自己的房間。

  當她洗完澡後躺在床上時,她一直在想,父親剛剛的話有什麼涵意,她想難道父親要將事情告訴丈夫?一想到丈夫知道後可能的反應,她就感到害怕。但她的腦海馬上又想到,會不會父親知道逸凡明天才回來,今夜又會過來和她……?她不由自主的露出沈醉的笑容。但她又想到她們的關係,她是他的媳婦,他兒子的老婆,她就嚇的發抖。她的內心開始掙紮著,她一方面渴望父親能再次帶給她性的歡愉,一方又想到她和程儀的關係是社會所不能容許的倫亂禁忌。

  而程儀躺在床上,被子裡充滿了媳婦體香的餘味,他不知不覺的腦子裡浮現他和秀婷做愛的景像。秀婷那雪白的肉體、誘人的身材和那柔中帶緊的美妙觸感,讓他翻來覆去的。

  程儀爬起來走到秀婷的門口,內心掙紮著該不該敲門?

  秀婷躺在床上看著從門縫映入的影子,她知道父親站在她門外跟她一樣在掙扎。

  她一方面希望父親會進來然後粗暴的佔有她,一方面又害怕父親的進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