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46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曹丕稱帝
Crawler | 2016-9-25 22:13:41

(一)交易?

  「哥!可以給我一千元嗎??」一陣嬌婉的懇求聲音,妹妹倩柔從後面纏上了一個正在電腦前忙碌的我。

  我頭也不回的乾脆答道:「加零用錢、借錢一律免問,我已經和你說過很多次了。」

  又問:「現在才月中,你要那麼多錢幹嘛?」

  她似乎並不打算回答這問題,又道:「哥已經有一個多月沒見樂怡姐了,對嗎?」

  樂怡,唉!

  我無視心中因樂怡而來的不快,雙手飛快的敲著鍵盤,道:「是又怎樣?」

  倩柔繼續施展她的軟功,嗲聲道:「哥一定很寂寞吧?」

  我知她意之所指,按下儲存的鍵,失笑道:「是又如何呢?」說罷拿起剩下的咖啡,灌到口裡。

  倩柔又湊咀到我耳邊,柔聲道:「人家可以陪你睡喔。」

  我聽得差點沒將剛入口的咖啡噴出來,失聲道:「陪什麼?」

  旋又省悟道:「你不是為了一千元而這樣做吧?」心中暗了聲我的天,平日看來乖乖的妹妹倩柔原來……難道真的「世風日下,道德淪亡」??

  倩柔嗔道:「一千元而已喔!你到街上找也找不到像你妹妹這樣可愛的女生吧?」

  嗯,這倒也是……

  咦?喂,我的重點不是這個吧?

  皺眉道:「這一千元你是用來幹什麼的。」

  倩柔不知是真是假的答道:「人家的手機壞了,要買新的啦。」

  又道:「難道哥不想嗎?上次人家發燒時你不也有故意碰人家的胸部嗎?還有……」  

  說罷又列舉出諸般證據,以證明她的哥哥我是個大色鬼和淫賊。

  我越聽越覺受不了,想不到自己一時衝動下的小動作竟全然被她所知悉,這回真是糗大了。

  忍不住喝了聲:「夠了!」

  倩柔得意的笑了笑,等待我的回答。

  我暗動了懲戒這可惡丫頭的念頭,關上了電腦後,盯著她道:「你老哥我一個月才萬多元,一千元可不是小數目,這樣吧,我可以給你一千元,但你要在這個暑假裡完全負責家裡所有家務。」

  倩柔小咀一噘,纏著我頸的兩手緊了一下,道:「才不要,做家務的話人家的手會變粗的。」

  我嘲諷她道:「變粗又怎樣?反正你這麼好花錢,也沒人要的了。」

  倩柔兩目一瞪,嬌哼一聲,兩個小拳頭竟使勁的往我頭上鑽,狠聲道:「你敢再多說一遍!」

  劇痛傳來,我只好彎腰投降道:「痛痛痛……!好了,好了!放過我罷!」

  倩柔這才收回她的「奪命手」,道:「快說!要還是不要?」

  「喔……」

  我轉過身來,卻是看得一呆,這丫頭一改平日的T恤短褲,換上了一身連身裙式的睡衣。

  雖還只是初具規模,但在衣著襯托下充滿青春魔力的少女身段仍足令我起了一點點的反應。

  「好看吧?」

  倩柔見我目不轉睛的看著她點頭,立即興奮起來,還在我面前表演她在體操課學回來的優雅旋身。

  唔……身輕腿細腰也很軟,果然是具有體操運動員的潛質,在床上一定可以玩很多花式……喔……想太多了……

  當我發覺倩柔停了下來,笑意盈盈的看著我時,我起了劇烈的反應,竟不下於樂怡第一次在我面前脫衣的刺激。

  這丫頭撒嬌撒嗲的功夫甚為了得,竟連我這親哥哥也拿她沒轍。

  近兩個月積累的慾火令我起了豁出去的衝動,過了今夜,什麼事情也就把它忘了吧,道:「好!不過若你將來後悔,可不要來找我算帳。真的不後悔?」

  倩柔坐到我的床上,道:「只是和自己的哥哥睡覺吧?有什麼好後悔的?」

  我道:「你應該知道,不會只是睡覺這麼簡單。」

  倩柔笑著攤出小手,道:「當然了,先交錢,後交貨!」

  我搖頭笑道:「這個,待我驗貨完畢後再說吧!」

  倩柔盯著我道:「有什麼好驗的?你不是有偷看過我洗澡嗎?變態哥哥?」

  我心道:自己連門也關不好,這便宜我倒是不能不檢的。

  但這丫頭也太可惡了,不給她些教訓可不行。

  「啊……」

  我心頭給她弄得又有惱火又有慾火,兩火齊燒之下,我一剎那間變得像個色狼似的樣子,把一臉愕然和驚訝的倩柔推倒床上,雙手同時高效率的拉下她的睡衣。一方面從大腿著手,一方面沿腰而上。

  倩柔顯然沒想到我「坐言起行」,雙手失措的推拒著,道:「慢……慢著……等等嘛……喔……哥……等……等一下啦……啊……不要啦……」

  這小娃兒的身體真的非常柔軟,又有彈性,呵呵,真的不錯、不錯!

  看著被我稍為耍了幾下子便臉蛋通紅的妹妹,我既覺有趣,又感心癢,但心裡終究過不了最後樂怡的那關,一對手雖在倩柔身上東摸西捏的,卻是「過門不入」,只是戲弄她一下、隨便佔些便宜好了。

  可倩柔的反應卻誇張得很,像是我這哥哥要強姦她似的,大叫大嚷的,最後當我的指尖輕輕擦過她腿間的敏感帶時,她發出一陣刺耳的尖叫聲,整個人觸電般彈了起來,滾到床邊跑了出去。

  我笑著叫道:「不做生意了嗎?」不見回應。

  她不是哭了吧?若是如此,倒也活該,但……這是不可能的。

  自她上了中學以後,我從來未見過她流過一滴淚。由早到晚,總是一副歡歡喜喜的樂天模樣。

  我不認為有什麼事情能令她落淚,甚至乎老子歸天,這丫頭想也不會哭一下吧?

  苦笑著搖了搖頭,我關上了房門和房燈,又拉上了簾子,房門頓成黑漆漆的一片。

  躺到床上,還有著倩柔身上的氣味,心中尚想著樂怡,我和她青澀的初夜、她的熱情和溫柔……

  漸漸的,一團火在我心頭又燒了起來...

  雙眼合上,右手移到胯間套弄起來,慾望這東西,不想時可以完全沒感覺,可是一但挑起,便如洪水暴漲,想擋也擋不住。

  手淫的時候總是特別多暇想,此刻鼻裡蕩漾著陣陣倩柔浴後的香氣,腦袋頓時勾勒出她洗澡後一幅綺麗的出浴圖……

  倩柔濕漉漉的從浴缸中站了出來,熱乎乎的浸浴後,細滑的肌膚上滴著點點晶瑩水珠,隆起的胸脯、纖巧的大腿、圓潤的臀部,白晢中滲著一暈桃紅,竟是美豔得教我不敢正視!

  我越想越覺興奮,手的動作更加快了,一股熱流在體內亂竄亂撞起來,沒際限的思海裡繼續著我這瘋狂的幻想……

  忍不住了!

  我拉開門衝了進去,將渾身赤裸的親妹推向牆邊,用手分開她一雙大腿,盡情宣洩著自己的慾望……

  「……」

  思境中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一隻柔軟的手摸上我正套弄著要害的「五姑娘」。

  觸感溫軟細膩,可我的心卻是一陣驟寒,如墮冰雪之中,身體跟著僵硬了起來,反之小弟則軟垂了下來,造成一趣怪的對比。

  「哥……你……在自慰……嗎?」

  黑暗之中,倩柔清脆的聲音在床尾處響起。

  「沒看過人打手槍嗎!?」

  換了平時我可能會這樣說,可是剛才我一直以她作幻想對象,心虛之下,一時之間,我尷尬得全不知如何應對。

  我拉著褲子,道;「你……進來就不懂先敲門嗎?」

  「嘿……誰叫你沒有關好門啊?」

  倩柔帶點嘲弄的語氣應著。

  房中雖沒有一點燈光,我仍隱約見到敞開著的門,看樣子我是忘了關門了,竟連妹妹走了進來也全不知道。

  「喂……你上來幹什麼?」

  「嘻……」

  倩柔只笑不答的爬了上床,移到我身旁伏了下來。

  我的胸口似為了某種慾望而又熱了起來,針對的顯然是倩柔的舉動。

  糟糕,為何我會覺得興奮呢?她不是第一次要跟我睡吧?

  冷靜……冷靜……

  「啜!」倩柔忽然將臉一仰,重重吻了我的臉頰一下。

  然後在我耳邊輕輕道:「哥……生日快樂……」

  我呆了半晌,道:「我……生日?」

  倩柔道:「七月十三日,你的二十四歲生日,不是嗎?」

  我失笑道:「今天是十二日……喔……」

  倩柔雀躍的道:「過了十二時了啦!」

  我擺手道:「禮物呢?」

  倩柔拉著我的手摸黑探去,嬌笑道:「在這裡……在這裡呀!」

  咦……麼這麼軟的?

  我心中一陣愕然,道:「你……」

  倩柔的聲音變得有些兒澀澀的,黑暗我倒看不見她的神情,道:「知道是什麼嗎?」

  我胸口一熱,卻是猜不透她的心意,這丫頭怎麼忽然又這麼大膽了?

  夜色雖令我看不見,卻更添了些曖昧的氣氛,淡化了我的罪惡感。

  倩柔將我的手貼在她的胸前,我自然立即不由分說,把握機會了。

  畢竟做哥哥的也是人,也有把持不住的時候,何況是她自己找上門來!

  倩柔被我弄得身子一陣抖震,立即按著我的手道:「喔……!先不要用力啦……!」

  我順著她意放下手,笑道:「又怕了嗎?」

  倩柔重重的捏了我的手一下,氣道:「誰怕誰?若我告訴樂怡姐你現在幹的是什麼,你猜她會怎樣反應?」

  我抗議道:「喂,今天不是老子生日嗎?你該順我的意才對!」

  倩柔道:「喔,那哥想怎樣呢?」

  我啞然,難道我要說對自己的妹子說我想幹你嗎?

  見我不答,倩柔又笑了起來,道:「沒膽鬼,不敢說嗎?」

  我又落了下風,頹然道:「好吧,我就順你的意多一次吧。」

  倩柔拉起我的手,讓我隔著她的睡衣,輕輕的搓揉著那兩團溫溫的軟肉,觸感輕柔細嫩,心頭卻是又亂又緊張,我是否在玩火?倩柔漸變急促的呼吸聲在沈寂的空氣中迴蕩著,發育良好的乳房也跟隨著一起一跌的,她雙手仍按在我的手上,卻沒有說半句話,只默默的讓我玩弄她的胸部。我索性閉起眼睛,純憑指尖的感覺享受那美妙的觸感,彷彿還感覺到倩柔吐出的氣息,帶著一陣少女的香氣,輕拂過我的臉頰。

  她到底準備怎樣呢?

  倩柔又任我揉了片刻,忽喘息著道:「哥……這樣……你滿意了吧?」

  我停下手來,問道:「小柔……可以脫你的睡裙嗎?」

  倩柔默然片刻,卻道:「哥,剛才你……自慰時是不是在想著我呢?」

  我沒有回答,又是一陣沈默。

  我們這樣呆了一會,倩柔忽地爆出一陣笑聲,道:「大色鬼!」

  我這才明白她只是來開我的玩笑,利用我不擅長應付女性的性子來耍我,哼了一聲,推開了她的手,道:「晚了!玩夠了吧?還不滾回房去睡覺?」

  倩柔對我的反應似乎感到愕然,道:「哥怎麼忽然生氣了?」

  我沒好氣道:「我只是很累而已!走走走!」

  倩柔道:「我不走!我要睡在這裡!」一邊語氣頑皮的說著,一邊躺到我的旁邊去。

  「你……」

  這丫頭……



(二)談心?

  倩柔就這樣躺在我身旁,一對腿子一左一右的上踢,踢得床褥發生「嘎嘎」的聲響。

  我不耐道:「喂,你要睡這裡就不要煩到我,你……」

  倩柔似將我的話置若罔聞,像自己說著夢話般,道:「是嗎?是我阻著哥你了嗎?」

  「小柔……?」

  倩柔轉過頭來,向著我道:「人家睡不著!」

  我有點哭笑不得的道:「那麼我的妹妹大人,你想怎樣呢?」

  倩柔不知想到什麼怪主意,笑嘻嘻的道:「哥睡得著嗎?」

  我生出像小時候一把揪著她回房間的想法,道:「有你在,我怎睡得著!」

  倩柔拉著我的手,興奮的道:「哥和我談談心事,好不好?」

  坦白說,我真的是被她弄得睡意全消,只好道:「好吧,你想談什麼?」

  倩柔道:「哥和樂怡的初吻是怎樣的?」

  我想了片刻,道:「就是咀對咀……嗯??」

  倩柔半挨到我身上,一對小手輕按上我臉上,竟就這樣印了在我的唇上。她的唇片比較薄,但觸感卻更輕柔細膩,還夾雜著檸檬薄荷的清新氣息。及肩的頭髮灑了下來,輕拂過我的臉頰,怪癢的。

  她的唇很熱,手心也有少許冒汗,這丫頭……幹嘛忽然緊張起來了?

  我在感到自己心頭一陣迷糊的同時,竟發覺倩柔的心跳比我還快。

  這難道是她的初吻?

  不可能吧,在我的認知裡,她至少好像已有過三四個男友了。

  倩柔離開了我的唇,籲出了一口氣道:「是不是這樣?」

  我搖頭道:「不是這樣的。」

  在這種距離下,我勉強可辨認到倩柔見慣見熟的臉,但感覺卻有點異樣,是因為這種曖昧的氣氛嗎?

  倩柔忽地張開小口,深深的吸了口氣,閉上眼睛,又將臉湊了過來,重重的吻在我的唇上。

  小舌更吐了出來,主動的挑惹著我要求更進一步的交纏。

  我心叫糟糕,因為我剛才因倩柔而差點廢了武功的小弟很快回覆過來,目標更是直指倩柔。

  但事實我對真的對她動手動腳還有點保留,這與有否挑戰道德律的膽量無關,而是一個責任的問題。

  但想歸想,我的舌頭不知何時竟不聽指令的溜了出來,在兩個濕潤的空間中,和倩柔那柔軟的香舌纏個不休。

  倩柔輕哼了一聲,小咀微動,似要將我的舌頭吸了過去似的。

  我一邊陶醉在與親妹曖昧的親熱中,一邊心中也是訝然,倩柔的技巧似要比我還要成熟!

  倩柔忽張開眼來,烏黑的眼珠中混和著某種不知是痛快還是愉快的情緒。

  然後她移離了我的咀,小舌頭還沾著一絲不知是屬於我還是她的津液,在黑暗中閃閃生光。

  倩柔有些澀然的一笑,道:「怎麼樣?感覺到嗎?」

  我伸手替她抹去咀角的口沫,道:「小柔,你可知你剛做了什麼錯事?」

  倩柔似知道我所想,伏在我胸前格格笑道:「不知道……」

  我生出一種將所有其他事都要豁出去的痛快,將她一把摟著,佯怒道:「太離譜了!太離譜了!我怎麼可以有這種妹妹??由現在起,我不再認你這個妹妹!聽清楚了嗎?」

  倩柔笑得身子也顫動了起來,道:「明白……了啦……」

  我輕按著了她的咀,道:「既然不是我妹妹,便要讓我為所欲為!聽清楚了嗎?」

  倩柔眼睛睜得大大的,拉開我的手道:「先生,你好像有女朋友的吧?」

  我不懷好意的道:「禍是你自己闖下的,你自然要承擔責任。現在後悔也沒用了。」

  倩柔還要說話,我已經有理沒理,便要拉下她身上的睡裙。

  一把熾烈的火熊熊的燒了起來,一直以來只侷限在幻想之內的,竟然真的會有實現的一天,且是她自己送上門來的。

  倩柔「哇」的大叫一聲,雙手馬上抵抗,二人糾纏間混作一團。最後我用被子蓋住了我們,將倩柔壓著,讓她動彈不得。

  這回真個是伸手不見五指,但剩下來的感官卻似更能撩惹起雙方的情慾。

  一番糾纏之後,這時真個是萬籟皆寂,餘下的只有我和倩柔的喘息聲,倩柔胸口的每一次起伏無一逃出我的感官之外,我可以感覺到她乳房之下心臟的跳躍聲。不知是否剛才的親熱,倩柔身上散發出一陣很奇異的香氣,像迷香般牽引著我的靈魂。

  由於我身上只有一條短褲,而倩柔身上則只有一件睡裙,單是那種肌膚之親的溫熱觸感,已是我這血氣方剛的男子所難以忍受的誘惑。

  現在我腦袋的訊息只有一個,就是佔有體下的少女,管她是誰!

  我先吻了她的額角一下。

  倩柔似對我這溫柔的示意有所感覺,兩手放到我的腰間,意思很明顯,就是她真個容許我這哥哥在她的身體為所欲為了。

  我腦內開始搜索所有自己對與佔有倩柔的幻想片段,這種與妹妹親熱機會可遇不可求,且是在她自願的前提下,不好好滿足幻想,怎對得起自己?

  當我吻到她的頸項時,倩柔忽道:「哥,怎麼忽然變得這麼溫柔了?」

  她這話聽來有些諷刺,但我卻感到她語氣裡對我溫柔的手法是相當受落的。

  我拉下了她的睡裙。

  雖然看不見,但我用手還是可以掌握到那對乳房的尺守和形狀。

  當我以十個指尖觸鬚般在她胸前來回拂弄時,倩柔似有些受不了的低吟道:「哥……你在幹什麼,好癢……喔……」

  我改拂弄為搓揉,笑道:「彈性不錯,有34B,對吧?」

  倩柔不知對這個卻頗為在意,大嗔道:「是34C呀……」

  我將貼近她胸前,失笑道:「總之手感不錯,咦?怎麼硬硬的?」

  倩柔吃了一驚,道:「什麼硬硬的?」

  我伸出舌頭,輕輕撩弄了那賁起的乳頭一下,弄得倩柔「啊」的一聲叫了出來,笑道:「就是這個。」

  倩柔不知從那裡伸出手來,扭著我的臉道:「死壞蛋……喔……啊……不要那麼用力……不要啦……」

  我惡作劇似的,將兩個乳房擠到一團,讓兩顆乳頭靠在一起,舌頭施展出最大出力,對她這個大敏感點施以猛烈的攻勢。

  「喔……不要……啊……嗯……不要了啦……好癢……好癢喔……」

  倩柔的身體抖動加上擺動,可我卻是死據此點,舌尖的津液全沾上她一對高挺的乳房上。

  我的舌頭停下攻勢,兩手卻依然不放過這對小可愛,死命的撫弄著,向已被逗得喘不過氣的她笑道:「投降了沒?」

  倩柔這時二話不說,竟伸腿頂了我下體一下!

  痛痛痛……

  見我一時說不出話來。她卻嬌笑著道:「投降了沒?」

  「可惡……」

  我也不管那麼多了,一把便扯下了她的內褲,用少許暴力分開她的雙腿。

  倩柔這下可就怕了,示弱的道:「若你弄痛我,我便告發你!」這對白,好像在那裡聽過。

  我卻笑得有點「癡漢」的味道,道:「你離得開這裡才說吧。」

  伸出舌尖,直迫她少女的神殿。

  一陣獨特的氣息透了出來,我笑道:「現在的少女,身體都這麼髒的嗎?」

  倩柔嗔道:「你自己那兒不也一樣髒嗎!?喔……啊……」

  我不容她有分辯的機會,舌頭探進了她的陰道之中,「蟋蟋蟀蟀」的發出吸弄的聲音。

  「嗯……啊……喔……嗯……喔……啊……啊……」

  倩柔的呻吟和我的吸啜聲此起彼落,倩柔的陰戶處愛液卻是湧個不停,而我也照單全收的接下了。

  幾次倩柔想躲開我舌頭的攻勢,但都不成功,最後只在床單扭來扭去,發出一陣又一陣美妙的嬌吟聲。

  當我離開了她的陰唇時,這丫頭早已到達高潮,軟攤在床上喘息著,愛液沾濕了一大片床單。

  我用了最正常的體位,跪坐在她的大腿之間,逗她道:「叫那麼大聲,不怕人家聽到嗎?」

  倩柔喘息著道:「我喜歡叫就叫,不喜歡就不……叫……喔……」 

  我一頂而入,俯下身湊近她的臉,道:「來,叫給哥聽聽!」

  倩柔卻像下定決心不叫似的,緊抿著唇,不哼一聲,但鼻子卻透出急促的呼吸聲。

  我一邊抽動著男根,一邊到她的耳邊,柔聲道:「哥喜歡聽倩柔的聲音。哥真的很想聽!」說罷,輕吐一口氣到她耳朵裡,又用舌尖逗她的耳垂。

  倩柔喘息道:「死……壞蛋……喔……啊……啊……」

  我將她的大腿擱到肩上,漸次的提高力度和速度,整張床都被我弄得「嘎嘎」作響。

  倩柔似乎也進入狀態了,嬌吟聲透出一種充滿性感的韻味,腰部乖巧的配合著我,充滿著成熟女性的魅力,一點不像個清純的女高中生。

  想不到熟悉的妹妹在床上竟表現得如此放任,驚訝之餘卻更是興奮,有點像刺探到別人內心秘密的快感。

  「啊……嗯……呀……啊……來……了……不……行了……啊……」

  倩柔一把抓緊了身旁的床單,整個身體像布條扯直般僵緊,腰腿也跟著彎了起來。

  我像忘記了一切般,只顧抽動衝刺,然後一衝到底,洩出我這幾個月來的第一發。

  「喔……啊……」

  在高潮的一刻,妹妹倩柔的腿卻夾緊了我,竟將我的種子全盤受落。

  我心中暗驚,這下真個要遭天打雷劈了。

  我倒在她火熱的胴體上,想著想著,忽笑了起來,道:「真的糟糕透頂,忘了戴套。」

  倩柔敲了我的腦袋一下,道:「蠢才!今天是安全日!」

  我道:「沒聽過安全日也會懷孕嗎?」

  倩柔嬌哼了一聲,不知說笑還是認真的道:「那我一定會生下來,而且向所有說是你的孩子。」

  我笑道:「那我便要帶你到內地走一轉……把它解決掉……哇!」

  倩柔踹了我一腳,卻又認真的道:「如果真的有了……那麼……哥會不會負責?」

  我沈默片晌,道:「孩子一定不可以生下來,但是我會……」

  倩柔道:「那靖怡姊怎麼辦?」

  我失笑道:「那還可以怎麼辦呢?」

  又道:「來,讓我看看自己妹妹的身體。」說罷,探手扭開了床頭燈。

  倩柔吃驚道:「啊!不要……」

  「的」的一聲,燈光照到倩柔紅撲撲的臉上,不堪燈光的刺激而半皺著眉,頭髮灑到床上,那種嬌懶的美態卻又與平日的清純模樣截然不同。

  倩柔見我緊盯著她,輕笑道:「怎麼了?」

  我道:「看看自己的妹妹的另一面,完全不同的一面。」

  倩柔見我說得深奧,順著我的口氣道:「那是好還是壞?」

  我微微一笑,輕輕替她撥弄亂了的頭髮,語氣全變了調的道:「好壞參半,但畢竟是長大了。」

  倩柔呆了一呆,道:「哥,我……有些話要跟你說。」

  我已知猜到一二,道:「這不是你的第一次?」

  倩柔點了點頭,神情有些落寞,挨到我的臂上,道:「本來……我的第一次,應該是像剛才般給哥你的。」

  我愕然道:「怎麼?」

  倩柔微微笑著,臉上卻帶著點點苦味兒,道:「第一次……是自己弄掉的……」

  我失聲道:「你是說……」

  倩柔輕輕道:「記得去年聖誕夜嗎?你帶樂怡姐上來,那時你和她要好得不得了,而且你還不理會我,就在這裡做那種事。」

  我不解道:「那時你不是跟那個……」

  倩柔截著我的話,道:「他不是!他不配!我根本不喜歡他!」

  不是吧?人家那男生可是XX集團的兒子,又帥又有金,不配?

  我仔細的聽著,她的神態一剎那間又回覆了少女的率真模樣,竟是因為我的原故?

  那晚……我和樂怡都在餐廳喝了點酒,只是沒有想到會一時衝動之下做出這種事。

  倩柔續道:「我從來未試過心情這麼差的,那夜當你們在做愛時就在自己房裡自……慰。接著還……還……」還未說完,淚水已湧了出來,瀉到我的臂膀上。

  我呆瞧著她,無法置信的瞧著她。

  「小柔你喜歡我……」

  倩柔淚光閃閃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道:「不止喜歡!是愛……笨蛋……不喜歡的話,怎會讓你看光了?還要弄病自己讓你佔便宜,嘻嘻。」

  我失聲道:「弄病自己?」

  倩柔吐了吐舌頭道:「不行嗎?自從你識到樂怡姐之後,便不理會人家的事,又不跟人家說心事,我便弄病自己,讓你關心一下,不成嗎?」

  這下麻煩大了,倩柔喜歡我,比我被公司炒掉還要糟糕。

  我皺眉道:「那你想怎樣?要我跟樂怡分手?」

  倩柔盯著我道:「樂怡姐現在呀,說不定跟誰在上床了啦!」

  「喂喂喂,說話有點分寸好不好?」

  倩柔聳肩道:「反正只要我告訴樂怡姐哥哥剛才做了什麼,你們也一定會分手的了。」

  我皺眉道:「這算是威脅我嗎?」

  倩柔大嗔道:「我不知道!!總之是哥不好!!是你不好!!」

  喂喂喂……太橫蠻無理了吧?

  我道:「樂怡她也未必會信吧?」

  倩柔道:「信不信不重要,總之我反對你們在一起!」

  這丫頭再度表現她第三人格--霸主型人格。

  我道:「你反對有什麼用?」

  倩柔哼了一聲道:「除非……除非哥不要我這妹妹吧?」

  我失笑道:「我要你來幹什麼?」

  倩柔臉色一變,拉了睡裙子穿上,跳出床邊道:「好哇!那我走!你妹妹我還有很多人爭著要啊!」

  咦咦?事情怎麼變這樣了?

  我忙道:「小柔!等等!萬事有商量!」

  倩柔道:「只要我打一個電話,十五分鐘內會有人來接我走,永遠不會回來,哥信不信?」

  我失聲道:「那傢夥嗎?」

  倩柔不置可否,白了我一眼道:「快答我……要還是不要?」

  我只好道:「我要。」

  倩柔歡喜的道:「那你便要跟樂怡姐分手了喔!」

  我皺眉道:「這個……給我一些時間吧!」

  倩柔凝望著我,道:「不僅如此,你……還要娶我作你的妻子……」

  我的腦筋似乎已陷於混亂了……愣然道:「什麼?」

  造夢!這一定是在造夢!

  可是倩柔卻走了過來,在我的唇上親了一口,說明了這不是夢。

  耳卻猶聽到一句像是在夢裡才會出現的一句話:「哥?你娶不娶我啊?」

  「……」

  倩柔將身體貼上了我,輕柔的又問道:「娶不娶?」

  「……娶就娶了罷!!」

  我一把將她抱了起來,將她按倒在床上,展開了我迎娶她的第一夜。

  我的幻想裡,好像沒有這個喔?

  看樣子……我的幸福要砸在妹妹的手上了。

  倩柔倩柔,哥忘了說,其實哥也喜歡你的啊……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