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50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humsuploh
侯爵 | 2016-9-24 08:06:55

十八年以後,曾慶平已長成一個1.70米個頭的一個英俊小夥子。思念母親,渴望見到母親的心情與日俱增,有時看到一些孩子在母親懷裡撒嬌,父親親吻著兒女嫩嫩的臉龐,他都情不自禁投露出羨慕的目光。他也有母親,可是因為父親暴戾,母親遠走他鄉,他過的是沒有母愛的日子!
   媽媽走了,父親與舅媽私混,常常半夜才回家,後來婆婆也死了,在那高高的樓子坪山上,一座破爛的房子里,僅有他和年幼的妹妹飽一頓飢一頓地生活。他做錯一點事,就會引來父親的一陣暴打,罰跪、餓飯,是他的家常便飯。小學讀到三年級,因為家裡特窮,繳不起學費,父親也不管他,他就乾脆輟學了。
多年來,曾慶平始終珍藏著母親抱著他的照片,常常在睡夢中夢見母親,他渴望得到母愛,多次去姨媽家打聽母親的地址,卻紿終沒有人告訴過他,母親在在那裡?但是慶平尋母的執著,感動了三姨,終於在2005年4月的一天,家住打通鎮馬頸村的三姨黃正先告訴了曾慶平母親現在合川的住址和電話號碼。接到這個信息后曾慶平當日就去合川找母。幾經周折,曾慶平找到了母親的家,曾慶平的到來讓黃正容又驚又喜,兒子長這麼大了,但這是不是真的呢?她趕緊打電話向遠在打通的妹妹核實,得知的確是自已的兒子后,黃正容悲喜交加。黃正容現在的丈夫王輝平常年在外打工,只有黃正容和她的兒子常在家裡。
 曾慶平見到了媽媽,兒時的記憶復活了,媽媽有一雙大眼睛,豐滿的的身段,曾慶平好高興喲。黃正蓉做了滿桌的好菜,還有好酒讓他盡情地喝。黃正容也陪著兒子喝了幾杯酒,感到周身燥熱,便脫下外衣僅穿一件汗衫,露出了高高的胸脯。黃正容覺得欠曾慶平太多,便彎下腰不住地給慶平夾菜。曾慶平看到了媽媽彎腰露出了深深的乳溝,那高高的乳峰藏匿在汗衫中一動一顫的,曾慶平眼光不由得隨之掃來掃去,看得臉紅耳熱,呆住了。黃正蓉看到曾慶平身上髒兮兮的,便親自給他打來熱水,親自給他洗澡。她輕輕的給慶平揉搓、撫摸……曾慶平被母親的揉搓弄的心慌意亂,生理上的慾望也升騰,他衝動地抱住母親,貪婪地嗅著從未嗅過的女人味,幸福之情洋溢在臉上。這個還不醒世事的小青年,他並不知道,從此他已經陷入一個可怕的陷阱,開始了他的死亡之旅。
   曾慶平挨著黃正蓉沈沈睡去了,黃正蓉卻睡不著,這一幕太突然,她也無法抵制。她是一個普通女人,也需要性愛,然而,男人長期在外打工,為節省路費,一般都是在過年才趕回來,年過了又要走,她常常處於一種生理饑渴狀態中。今天的行為令她后怕,她清楚地知道,睡在自已懷裡這小男人是自已的親生兒子。她考慮再三還是決定終止這種畸形的愛,讓曾慶平回去。
   可是曾慶平完全沈浸於愛中不能自拔。第二天他激動地給當村幹部的堂哥打了一個電話:“我已經找到媽媽了,我再也不娶媳婦了……”他和母親一起住了十天,希望母親能和他一起回去,黃正蓉就是推三推四,就是不願意。
   
 曾慶平生氣了,他坐在院子外面的土堆上一口一口抽著悶煙,他不吃不喝,也不理黃正蓉。黃正蓉心疼兒子,見他生氣,只好叫小兒子王洪軍去叫哥哥回來吃飯。曾慶平對黃正蓉說,你不回去,我就餓死在這兒!曾慶平的話令黃正蓉震驚、無奈,她十分清楚,她和兒子這種關係叫母子亂倫,要遭千人唾罵,可是曾慶平已深深陷入這種情感中去了,怎麼辦呢?思前思後,黃正蓉決定把慶平送到重慶,然後設法甩掉他。
   他們來到重慶,在一家旅店住下來。黃正蓉給了慶平5000元錢,就不辭而別了。實際上她並沒有走遠,而是在暗中窺視曾慶平的一切。曾慶平一覺醒來,發覺母親不見了,便四處尋找,母親為什麼不愛自已為什麼要離開呢?曾慶平難過得淚流滿面。曾慶平絕望了,他覺得這樣活著不如死了的好。曾慶平在旅館里不吃不喝。在暗中觀察兒子的黃正蓉見兒子失魂落魄的樣子心裡心疼的很,最終兒子的行為戰勝了她。
母子畸愛意綿綿 父子反目仇更深
   曾慶平帶著母親回到了家中。有了母親,曾慶平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手腳勤快,幹活時還哼著歌兒。黃正蓉回到家曾顯文也顯得特別高興,可是黃正蓉僅與他同睡了兩夜,第三天清晨,曾顯文一覺醒來發現身邊的黃正蓉不見了,找來找去,他聽到黃正蓉在兒子房中說話的聲音,但兒子房門緊鎖,曾顯文不敢多想,但一團疑惑在他心中揮之不去。
   第四天,母子二人便離家到廣東東莞打工。曾慶平在建築工地上措到一份工作,黃正蓉卻沒有老闆肯接她。母子二人租了一間小屋,只有一間床,兩人都在一張床上睡……二人明為母子,實為夫妻,這是亂倫!房東實在看不慣,便向當地派出所舉報,曾慶平被拘留,然而因為沒有確切的證據,曾慶平母子化險為夷,此事不了了之。
   三個月後,因為掙錢太難,母子二人吃不消這樣的苦,便又雙回家。回到家中,母子二人便明目張膽地同居,母子十人在床上的行為也被曾顯文通過門縫看的一清二楚。
   不知是處於妒忌還是憤怒,曾顯文總覺得胸堵的慌。終於曾顯文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打了曾慶平:“你這狗東西,沒本事在外頭找堂客,倒有本事偷你媽了!跪倒!”曾慶平自知有錯也不敢反對,跪在地上求父親饒過他。氣憤的曾顯文拿起木棒狠命打。黃正蓉心疼兒子,見曾顯文這樣打兒子便過來幫忙,可曾顯文又揮起木棒打黃正蓉,黃正蓉跑到廚房抓了一把菜刀逼過來:“你再打他,老了砍死你!曾顯文做夢都沒有想到以前任自已打罵的黃正蓉為了兒子竟敢拿刀來砍他,他也被嚇破了膽,
   曾慶平完全沈浸於與母親這種畸形的情愛世界中了。他與黃正蓉形影不離,情同熱戀中的情人,而且還漸漸公開化,村民們不敢說他。家庭矛盾在加劇,衝突時有發生。2006年2月的一天深夜,曾慶平與曾顯文父子倆因為一點小事情打了起來,黃正蓉過來幫忙,打曾顯文往死里打,曾顯文寡不敵眾,只好奪門逃出來,曾慶平母子緊追不捨,幸好田埂拐彎處有一叢灌木,曾顯文用衣服包著頭,躲藏在裡面,這才撿回一條命。
   曾慶平還經常“教育”曾顯文:“媽是我接回來的,就該是我的,你只要安份,不外講,我們就沒事”。黃正蓉也理直氣壯,曾顯文虐待過她,害死她哥哥,她就是不和他睡,就是要這樣報復他。
曾慶平的性格越來越暴燥,稍有不如意他就會大打出手,而且還往死里打,時間一長,曾顯文也怕他了,重話都不敢說他一句。
   曾慶平對曾顯文也有防備,他怕母親又跟老頭好上了,平時三人在一起吃飯,如果黃正蓉和曾顯文坐得近了一點,曾慶平眼一瞪,黃正蓉就得乖乖地挪開身子。今年5月份在深圳打工的曾慶芳回到家中,看到哥哥與母親的行為不正常,而且哥哥打父親就像打兒子一樣,她實在看不下去,於是委婉地與曾慶平談了一下,要哥哥不要這樣了。曾慶平不但不接受還一巴掌打過去,並大罵:“你少管閑事!再管,老子砍死你!”曾慶芳哭著跑開,第二天就離家走了。曾慶平的幾個哥們也勸說他這樣做是不對的,要他娶一個媳婦,但慶平說,我再也不娶媳婦了,我要保護我媽!
子死非命誰之過 心靈拷問無絕期
   俗話說,家醜不外揚,但曾顯無法忍受這樣的家醜。2005年7月、9月,曾顯文現次到打通鎮調解辦反映情況,調解辦人員調查情況基本屬實后,便到曾家調解此事,對曾慶平母子進行教育。可是調解人員前腳走,曾慶文就被曾慶平暴打一頓,曾慶平說,看來我跟老頭只能是仇人了,有他無我,有我無他。因此,曾顯文在家裡過的小心謹慎,然而就是這樣也免不了要遭曾慶平無端毆打。他在困境中煎熬,而曾慶平母子氣焰更加囂張,白天,他們當著曾顯文的面,打情罵梢,親吻擁抱;晚上,關起門竊竊私語、翻滾雲雨……曾顯文只能從牆洞中窺視,往往羞愧難當,恨不得一頭撞死。他說:“我如果有相機,一定要把他們照下來……”“堂客偷人,我可以人贓俱獲,但,這嫖客是我兒呀……” 然而,曾慶平母親之間的畸愛已經陷得很深了。曾慶平認為他愛母親是非常神聖的,不允許任何人對他說三道四,並且公開揚言,誰敢指責評說他,他就敢打人、殺人。曾慶平原來一到熱天就愛打赤膊,現在還經常赤身裸體在家裡走來走去。
    2006年5月12日,忍無可忍的曾顯文再次偷偷來到打通鎮,向派出所和政府反映情況,堅決要求處理這件事。
第二天,打通鎮調解辦、打通鎮婦聯、打通鎮派出所三方工作人員共同來到下溝村處理曾顯文家事,工作人員在下溝村進行了調查、分別對三人進行了詢問,然後對曾慶平做了耐心、細緻的工作,並從道德、法律等方面分析,嚴肅指出,與母亂倫,人所不齒,法所不容。曾慶平低下了頭,承認了與母親亂倫的事實,並保證不再重犯。隨後寫下了書面保證。
   三方人員也分別與黃正蓉談話,可她大大裂裂,百般狡懶,大談曾顯文過去打她,與嫂子勾搭成奸之事,就是避開談與子亂倫的事。婦聯主任一針見血地指出:“這是犯罪!你知道嗎?你利用了從小失去母愛兒子的戀母情緒,與兒子亂倫,使父子二人反目成仇,這就是你的報復?你這樣下去,後果是必然的,那就是其中一個死亡,一個被槍斃。你未必就能逃脫干係?”黃正蓉承認了與子亂倫之事,表達了願意改正的意願。在三方人員的督促下,曾慶平自己鋪好一張床與母親分開睡。
   矛盾暫時平息,但矛盾並未真正得到解決,事隔不到一周,曾顯文又發現曾慶平和黃正蓉睡在了一起。但曾顯平怕兒子殺他,也就不敢聲張。
    6月15日中午,曾慶平在豬圈旁被一條小蛇咬了一口。雖然當時就火辣辣的疼而且隨後還腫了起來。到了下午4點多鐘曾慶平鼻子出血,全身無力昏昏欲睡,黃正蓉才急得叫曾顯文去吹角請來鄉村醫生,醫生查看傷口后建議他們送鎮醫院。因為沒有錢送大醫院,黃正蓉求鄉醫開藥。
曾慶平被蛇咬傷,躺在床上不能動彈,曾顯文也乘機數落黃正蓉不是東西,要黃正蓉不要在家裡丟人要她和兒了滾出去。黃正蓉也不示弱,一把抓住曾顯文的衣服撕打起來。曾慶平本是躺在床上本已精神萎靡,可他一看黃正蓉處於劣勢,就掙扎著要下床幫忙,他竟下床站在了地上,雙手作好架勢說:“要打嗎?來呀!”曾顯文一看就來了氣,你都這樣了,還要起來幫忙,老子過去打不過你,今天老子就要打死你!他也不顧及什麼後果,順手拿起門背後的一根鐵釺,對著曾慶平的雙肩、腿上一陣亂打,鮮血四濺,但曾慶平咬緊不吭聲也不求饒。曾慶文積澱了多年的怨氣此時噴發而出,他越打越起勁,越打越猛。鐵釺亂打,鮮血四濺……曾慶平開始還在上滾動,後來再也滾不動了,躺在地上。黃正蓉摸著曾慶平的手,心一酸,眼淚湧了出來。
   曾顯文冷靜下來后,看見躺在地上的兒子,他又後悔了。兒子已傷成這樣,萬一……他不敢想下去了。黃正蓉躺在床上流淚,曾顯文坐在床邊默默不語,心裡七上八下翻騰……過了很久,他再去摸曾慶平時,發現他手腳在慢慢變硬……
曾慶平死了。是什麼原因使這個年輕的生命早逝?是毒蛇?還是親殺?落到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劇,黃正蓉呆坐著傻傻地看著遠處,曾顯文坐在黃正蓉對面,二人相對無語。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