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556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9-24 08:08:50

(上)

  「主子,聽說南苑那邊的櫻花開了,我們今天去看一下吧!」

  養乳殿西跨院內,杏兒正在萬惠兒的身邊建議著。

  自從上次被封為美人後,她就從承思殿搬到了這養乳殿中,顧名思義,這座
行宮內都是一群巨乳的美人,她這兩個月閒暇時也跟各個院子裡的姐妹們交流了
些心得。

  養乳殿共有二十七間跨院,占地二百來畝,她們每人都有著十來畝的院子外
加幾十個下人,福利待遇自然是沒的說,但是相應的,付出的代價也是別人難以
想像的。

  這間宮殿內的二十多個妃子,她經過這些天的閒談,知道至少有十八九個都
是跟她一樣的身份,都是以前聖武帝遺留在外面的私生女,都是抱著尋找生父以
及做公主的夢想千里迢迢來到了京城,可惜都被調教成了皇帝的玩物。

  開始的時候聽說也有不少都要死要活的,但是被操過幾次,外加被宮法懲罰
了之後,一個個也就任命了,女人不就是天生被人操的嗎,至於操自己的是誰,
誰又能真正的自己做主。

  想開了,也就隨意了,她們在這裡天天錦衣玉食榮華富貴享受不盡,又何必
鑽牛角尖給自己找不痛快。

  她們這個殿內都是奶姬,每個美人的奶子都有人頭般大小,出行的時候如果
沒有兩個宮女扶著奶子,根本沒辦法直立行走,就這樣,每天三碗生乳湯還是必
喝的,耍脾氣也沒用。

  只有等到每天晚上天色全黑之後,才能叫宮女把乳房內的奶水擠掉,這是為
了防止皇上突然來了興致要召喚她們當中的某人,因為要是皇上召喚你去玩你卻
沒有奶水的話,那可是要倒大黴的。

  萬惠兒斜斜的靠在包金白銀榻上面,身為奶姬,除了夜裡睡覺的時候奶水是
空的外,幾乎時時刻刻奶子裡面都漲滿了奶水,所以對於她們來說,筆直的坐好
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大家只能這麼斜靠著。

  她本來是準備將杏兒這個邪惡的下人打發走算了的,可是這深宮內院的,不
用她又能用誰呢,好歹兩人也相處了十來年,被杏兒跪在她面前哭訴了一陣,她
也就把她留下來了。

  「南苑那邊,很遠的吧!」聖武帝發百萬戰俘大建京師,皇家淩霄城占地萬
裡,修建時死了好幾百萬異國戰俘,建成了這天下無雙的巨大皇城,左右方圓各
百里,據說從皇城繞皇城一圈,騎馬都要跑兩天呢。

  她們這養乳殿位於皇城中心偏東北的位置,南苑那邊的花園她也是聽說過的,
但是就算坐轎子去也要一個多時辰,所以從來都沒去過。

  「櫻花啊!主子,咱們在天山這麼多年,何時見過,去看看吧,再說有太監
擡著,遠一點也沒什麼,大不了還可以在花園裡用午膳啊!」見她有些意動,杏
兒連忙蠱惑到。

  「可是要是父皇宣召的話怎麼辦?」萬惠兒被她忽悠的心動了,可是想了想,
又怕皇上突然宣召自己,她閒雜已經完全的認清了自己的身份,只是個好玩的玩
具,而且還不是什麼名貴的玩具。

  「都兩個多月了,皇上哪裡還想得起來啊,這宮裡皇上的女人沒有一萬也有
八千,更何況奶姬除了這養乳殿,還有巨奶宮、淫乳館、乳牛所、巨乳殿等幾處
呢,要是皇上今天有心讓主子去服侍,肯定前幾天就有管事太監來說話了。」這
些宮殿內都是養著奶姬,因為聖武帝的女人太多,除了昭儀以上的有權利直接去
找皇帝外,昭儀之下的妃子們都是由管事太監安排何時去見皇帝,基本按照順序
排的話要半年才有可能見到一次。

  她在這裡兩個多月,也只有後三間院子的迪美人在十來天前被皇帝召見寵倖
了一次,聽杏兒回來說,迪美人被召見的前七天就接到了管事太監的吩咐,憋了
七天不能擠奶,還連續服了七天的發情藥並且戴上了貞操鎖,見到皇上的時候騷
的跟什麼似得,淫水足足流了一臉盆,奶水更是噴了兩盆還多,皇上玩的可高興
了,把她流的淫水和奶水全部又灌倒了她的屁眼裡,肚子漲的比人都大,然後又
被封了屁眼,硬是用嘴巴把從屁眼裡灌進去的淫水和奶水噴了出來,玩的皇上高
興極了。

  迪美人雖然到現在還在太醫院養著傷,但是據說已經被皇上加封了貴人,升
了三級呢。

  想到這裡,萬惠兒的下體也潺潺的流出淫水,不到片刻就把榻上打濕了好大
一片,也不知道是嚇得還是癢的。

  杏兒用嫌棄的眼神瞄了一眼,然後飛速的又轉換成討好的笑容。

  「那要不咱們就去看看,要不要喊上隔壁的墨甜心墨妹妹?」墨甜心是萬惠
兒在養乳殿認識的好姐妹,算起來比她還要小兩個月,兩人既是同父異母的親姐
妹,現在更是服侍同一個男人的寵姬,更何況二人相貌愛好都差不多,所以關係
向來不錯。

  「墨主子一大清早就被賢妃娘娘喊去了,估計今天是回不來了。」為了今天,
賢妃娘娘安排了一個多月,自然是把所有的問題都考慮到了。

  「那算了,我們走吧。」萬惠兒只好獨自一個人帶著杏兒和擡軟榻的太監以
及兩個服侍的宮女,晃晃蕩蕩前往南苑。

  她在榻上被晃得昏昏欲睡,因為每天要產出好幾斤奶水,雖然禦膳房的夥食
供應能保證所需的營養,但是精力上的疲憊還是有的,所以她們這些奶姬幾乎每
天都要睡上七八個時辰。

  「主子,前面就是南苑了。」正當她要睡著的時候,杏兒又在她耳邊說道。

  「到了啊!」她在榻上斜靠起來,前面是一片櫻花林,一望無際,粉紅色的
櫻花瓣隨風飄舞,好一派仙境模樣。

  「擡我去林子裡看看吧,這景色可真美啊!」萬惠兒見到如此美景,不由得
感歎萬分,看來杏兒這個小丫鬟還是向著自己的,這樣的美景她這輩子也沒見過。

  「主子,要不您把奶擠了,自己下來看看吧,這樣的景色,讓人擡著看總沒
自己看舒適啊!」因為奶子裡的奶水太多,奶姬們幾乎很少下地,也就每天晚上
把奶水擠完了之後,才會稍微四處活動活動,其他時候連三餐和大小解都是在榻
上由人服侍的。

  「這……」聽到杏兒的建議,萬惠兒有些心動,能自己下榻在這樹林內走走
當然是極好的,但是身為奶姬,大中午的就把奶擠了,好像不合宮規啊!

  見她不說話,杏兒一揮手,兩個專門負責擠奶的宮女就直接走到了榻前。

  萬惠兒想了想,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

  宮女將她身上穿著的宮紗解開,一對巨大無比的乳房立刻從衣服中間彈了出
來,巨大的奶子比籃球還要大上一圈,不過通體混元挺拔,白玉般的乳房反射著
正午的陽光,散發著誘人的光澤。

  奶子上方兩粒紫葡萄一樣的乳頭上面戴著兩朵金制的的玫瑰花,這是防止奶
姬們漏奶而設置的機括,宮女們將玫瑰花上的機括打開,將金花從乳頭上面拿了
下來。

  乳頭根部被機括夾得已經有些變形,雖然整個乳房裡面滿溢的都是奶水,但
是一時三刻卻還沒有排放出來。

  服侍的宮女都是行家老手,兩人用手指輕輕的拈了拈乳頭根部,將被夾變形
的乳頭慢慢揉捏恢復原樣,然後從身上掏出兩根翠綠色的玉管。

  這玉管只有一分粗細,也就跟平日水筆的管芯差不多,二人在萬惠兒的乳頭
上面按摩了片刻,待得乳頭上的乳孔大開之後,便『咻』的一聲,將足足尺許來
長的玉管瞬間從奶孔中插了下去。

  萬惠兒『嗯』的一聲,身子下麵的淫水『刷刷』的淌個不停,立刻將褲子打
的濕漉漉的,多餘的淫水則順著銀榻直接流到了地上。

  奶姬們基本的敏感點都在奶子上,她更是被改造的整個人興奮點全部在奶孔
裡,這尺許長的玉管一下子插入她的奶子,簡直比連操她三天還要刺激,每次擠
奶都會讓她高潮半天。

  她已經躺在榻上咿咿呀呀的發出不知名的淫叫,胯下的淫水慢慢的打濕了地
面,而奶子上面的玉管,只留下了寸許長的一截,真『滋滋』的往外噴著奶,如
同人乳噴泉一般。

  杏兒斜眼看了看癱倒在床上的萬惠兒,心中不由得冷笑,只要賣了這頭淫賤
的母豬,就能給弟弟換一個同知的差事,實在是太賺了。

  過了大概十來分鐘,萬惠兒雙乳慢慢的變小,裡面的奶水也幾乎噴的差不多
了,兩名負責采奶的宮女正準備將玉管抽出,杏兒這便開口說道:

  「慌什麼,主子今天要在這林子裡玩一天呢,奶水不擠完,等會又要漲奶,
你們兩個,想辦法把奶水擠乾淨,必須要下午都不會產出一滴。」

  萬惠兒還躺在榻上不斷抽搐,雙眼翻白享受著高潮的快感,估計短時間內回
不過神來,這兩個采奶的宮女對杏兒這麼強勢的貼身宮婢自然不敢有意見,連忙
拿出十萬分精神動了起來。

  二人握住那對已經縮小了兩圈的乳房根部慢慢的擠壓,又一陣斷斷續續的奶
水從乳孔中被擠了出來,忙活了好一會兒,直到二人再也擠不出來奶了,這才收
手。

  現在萬惠兒的奶子已經縮小了小半,雖然還是能傲視群雄,但是已經屬於正
常人可以接受的範圍了,用罩杯來說的話,就是已經從M的罩杯變成了I罩杯,
雖然還是屬於奶牛科,但是已經是正常發展有可能長出來的極限了。

  「真的沒有了嗎?」杏兒看這那對縮水了很多的奶子,對著負責采奶的宮女
問道。

  「沒了,姑娘,再擠也擠不出來了。」歲數稍微大些的宮女回到。

  杏兒見那歲數年輕的宮女似乎想說話,便問道:「到底還擠不擠的出來?想
好了回話。」說完她看了看胯下不自然抽搐的萬惠兒,整個人還在迷蒙中,應該
是聽不到自己說話,這才壓低了聲音說道:「這是賢妃娘娘交代的事情,你們要
是不盡心辦好了,仔細腦袋。」

  聽到這裡,采奶的宮女哪裡還不知道遇到了宮闈內鬥,在賢妃娘娘和萬美人
之間,自然長腦子的都知道選哪個,沒見人家身邊的貼身宮女都站好隊了嗎。

  「倒是還可以用刮奶的方法把殘留在奶子裡面的奶水刮乾淨,但是那樣做,
三天之內都產不出奶的。」

  「還不快,等她回過神了就遲了。」

  在杏兒的催促下,兩名采奶的宮女將玉管從萬惠兒的乳孔出抽了出來,發出
『波』的聲音,然後又在帶著的荷包內掏出一根細細的鐵絲似得玩意。

  這鐵絲上面沾滿了不知名的絨線,就如同棉花糖一樣,二人將鐵絲插進了萬
惠兒的奶孔,按下機括,鐵絲上的飛絨立刻順著她乳房的乳腺向著四面八方探去。

  這些飛絨很快就占滿了她的整個乳房,將乳房內殘留的奶液全部吸了進來,
本來已經變小了的奶子又立刻膨脹了起來。

  二女拿著器具等了好一會兒,等到萬惠兒的奶子變得又跟平時一般大了,這
才知道奶子內的奶水被吸收的乾乾淨淨了,這才慢慢的抽出鐵絲。

  隨著鐵絲的抽出,一根根吸滿了奶水的飛絮被緩緩的從奶孔中抽了出來,本
來只是棉花絲粗細的飛絮,吸滿了奶水後根根都像是下了水的掛麵,當兩三根飛
絮被一起從奶子中抽出來時,萬惠兒的淫水猶如絕了堤般,『嘩嘩』的往外噴射,
灑的兩個擡榻的太監鞋面都濕透了。

  當飛絮被完全的抽出來後,再看萬惠兒的奶子,已經變得只有F罩杯大小了,
足足小了五分之三,二女將采出來的奶水放入容器,足足有十二斤。

  見任務完成,杏兒高興的不得了,等到萬惠兒回過神來,這便陪著她向著櫻
花林中走去。

  「姐姐,你說,這萬美人怎麼得罪了賢妃娘娘呢?再說賢妃娘娘要把她奶水
抽幹,這又是為了什麼?」等二人的身影消失不見,年輕的宮女這才對著年長的
問道。

  「你管那麼多做什麼,這宮裡的事,多一件不如少一件,知道得多死的越快。」
年長宮女轉頭對著擡榻的太監說道。

  「剛才姑娘吩咐了,這些奶也不用帶回去了,我們幾個喝了吧。」說完將整
整六大壺奶水分了下去。

  這些奶姬的奶水可是經過禦膳房和太醫院專門調製的,能滋陰補腎、駐顏養
容,只是平日哪怕倒掉也不會給他們這些下人,今天能分到奶姬的奶水,也算是
沒白跑一趟了。

     ***    ***    ***    ***

  「父皇,女兒的技術怎麼樣啊!」慕容曦伸出俏皮的小香舌,來回的舔著聖
武的乳頭,而她一對飽滿的玉乳,則在聖武帝的大手中。

  聖武帝不喜女人親吻他的面部,更不要說接吻,對他來說,女人都只是玩物
寵物,可能有些人喜歡與自家寵物接吻,但是他是絕對不允許的。

  所以慕容曦只能討好的舔著他的乳頭,再說就算是乳頭,宮裡也只有幾十個
人有資格舔而已。

  她的奶子不是很大,只有E左右,可能在外面也算的上是奶牛一隻,但是在
這後宮中基本可算是貧乳了,自從得了寵之後,她就討好賣乖皇上,停掉了催奶
的藥物和調理,她可不想變成那些奶牛,走路都走不了。

  後宮那些昭儀以下的女人,雖然也是主子,但是就算是自己的身體,也是沒
權利做主的,全要按照皇上的喜好改造,皇上喜好巨乳,她們就一個個奶子比頭
還大,皇上喜好大屁股,她們就一個個屁股大的能遮住全身。

  只有像慕容曦這樣完全得寵的後妃,才能躲過改造的命運,而恢復自己本來
的身材。

  不過她本身卻只有C的罩杯,為此還是在太醫院開了幾服藥,變成了E。

  聖武帝斜靠在一對巨大的乳房上面,這對乳房的主人,則是被掩藏在巨奶的
後面。

  這是他的奶靠奴婢,原來據說是什麼高麗的公主,據說長得很想什麼宋茜,
所以被選來當了奶靠奴,一雙奶子比人還大,每只都有浴盆大小,皇上喜好直接
靠在這對奶子上面,據他自己說,這可是正宗的人乳沙發。

  而這位高麗的公主,則是被縫住了雙眼,弄啞了聲道,四肢被截掉,數尺長
的鐵制支架直接插入她的陰道和肛門用以固定她的身體,只剩下這對奶子被皇上
賞識。

  每天她還會被喂服數斤強效的發情藥,這可不是給迪美人用的那種不傷身的,
而是畜用版本,全天十二個時辰都會處於發情狀態,只是為了保證奶靠的柔軟和
彈性,因為這麼大的奶子,如果不發騷的話,只會軟噠噠的癱倒在地上。

  本來如果她能產乳的話,這對奶子會堅挺的多,但是皇上不喜歡奶靠能產奶,
所以只能用這種強制發騷的辦法讓她的奶子有彈性了,反正基本每個奶靠的使用
壽命不會超過三個月。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9-24 08:09:21

(下)

      皇上換了一個姿勢靠著,慕容曦如同小貓般在他懷裡蜷著,她本身就是嬌小
的美人,窩在皇上懷裡,真正的像一對父女,當然如果去除二人的動作的話。

      聖武帝一隻手握住她那裸露在外的一雙乳房,用力將兩個奶子在手裡捏成各
種模樣,而另一隻手則是在她的胯下把玩著,中指和無名指毫不憐惜的插入她的
陰道內,而食指和拇指則捏住了她的黃豆大小的陰蒂。

      每一次皇帝用力捏的時候,慕容曦整個人都會顫抖一下,對於她來說,可能
對於低等的嬪妃來說,這種疼痛是家常便飯,但是對於入宮不到半年就升為賢妃
的慕容曦來說,還是有些無法承受。

      但是皇上喜好,做妃子的只能忍著,所以儘管被玩的陰蒂通紅,她還是小心
翼翼的舔著聖武帝的乳頭,眼角餘光更是不斷瞄著遠方。

      在聖武帝的胯下,專用的喉姬正賣力的舔弄著他的陽具。

      這些喉姬經過改造,每個人的口腔內部都如同企鵝的牙齒,一片片嫩肉往裡
倒長,只要陽具插進去之後,就會被裡面的嫩肉推送著直接插入最深部,而且隨
著人呼吸,嫩肉就會來回翻滾,不停的刺激陽具。

      喉姬的待遇比之奶姬還要低一等,因為她們每次口交的時候都會直接吸允到
根部,所以鼻子是會被聖武帝的陰毛完全堵塞的,如果用鼻子呼吸的話只會窒息
致死,所以她們都被開發出用眼角呼吸的技能,但是這樣一來不可避免的就會影
響視力,她們的視力基本都不是很好,並且為了防止有可能咬疼龍根,她們的滿
嘴銀牙基本都會被打掉。

      而且她們被改造過得口腔,是沒辦法吃太過堅硬的食物的,就算是肉類也必
須打碎了才能吃,平日的食物基本都是以流質為主。

      更何況喉姬最有可能還是承擔便器的責任,雖然她們的待遇和品級比便器奴
高的多得多,但是也算是下等姬妾了。

      聖武帝此時胯下的喉姬正是七個月前來尋親的李思思,一張妙舌據說能口燦
蓮花,於是光榮的成為了喉姬一員。

      李思思賣力的添了半天,她的舌頭比別人靈活很多,聖武帝現在疲軟的陽具
在她口中保養著,她用舌尖褪開了陽具上的包皮,直接用舌尖插入了馬眼內,配
合上口腔內的嫩肉,絕對能夠讓任何正常人在她的小嘴內支持不過一分鐘。

      可惜對皇上來說,這些只不過是家常便飯,再加上他今天上午剛開苞了兩個
私生女兒,所以性致不是很高,哪怕李思思使出全身本事,他的陽具還是軟塌塌
的。

      皇上用腳踢了李思思的乳房一下,她知道這是要撒尿了,連忙屏聲靜氣,整
個小嘴將龍根完全的含住,不敢絲毫大意。

      一股熱流從嘴裡的陽具中噴射出來,直接打在她的咽喉上面,嗆得她差點含
不住嘴裡的雞巴,不過好在她也是久經考研的,連忙跪平,好讓尿液能夠流淌到
胃裡。

      聖武帝一泡尿撒了兩三分鐘,她喝的胃裡都漲滿了,本來平坦的小腹都變得
鼓鼓的,等皇上在嘴裡撒完了之後,這才伸出舌頭順著精管從下往上慢慢的捋了
一遍,將殘留的尿液完全的吸了出來。

      撒完尿,她就立刻將陽具從口中吐了出來,按規定,她要回去整個人大清洗
三天,才能有資格再次幫聖武帝口交,不然會有殘存的尿液在身上,這是對皇上
的大不敬。

      立刻有新的喉姬將陽具接到了口中,皇上的龍根,自然不會暴露在野外。

      見他撒完尿,慕容曦這才娓娓的說道:「父皇,您早上才剛臨幸了兩個姐妹,
現在又賞賜了李才人龍液,要不喝點東西吧。」

      呃,聽到這麼說,皇上才感覺有些口渴,便說道:「不錯,懷恩,上點飲品。」

      慕容曦嬌笑著說道:「皇上,飲品還是喝點人乳好啊。」

      「嗯,懷恩,隨行的奶姬在哪?」聽到她這麼說,皇上便回首問道。

      老太監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磕頭回道:「皇上,老奴該死,老奴安排的奶娘
娘來天葵了,老奴該死啊!」

      說完在地上不斷的磕著頭,像他這麼一大高手,竟然都能磕出血來,也是難
為他了。

      聖武帝面帶不悅,這兩個人簡直把他當傻子了,天下哪有這麼巧的事情。

      只是這兩個,一個是自己用了幾十年的老奴才,另一個雖然入宮時間不長,
但是總能逗樂自己,姑且看看她們想做些什麼再說。

      自己還是心軟了,要是以十年、不,五年前的脾氣,絕對都是打發了的後果,
果然歲數大了就容易心軟,對待曉明的事情也是這樣。

      懷恩一邊磕著頭一邊注意皇上的反應,他知道自己的這番動作肯定是瞞不了
皇上的,可是賢妃娘娘一意孤行,他已經抱上了她這條大腿,想退可是退不掉的,
只希望皇上能夠體恤他這麼多年當狗的功勞,不要被打發了就好。

      「父皇您看,那邊不是有個奶姬嗎!」慕容曦伸手指向遠方,兩個身影正從
樹林外走進來。

———————————————————————————————————

      「你叫什麼?」對於跪在自己身前的少女,皇上可不記得了。

      萬惠兒跪在聖武帝的身前,用顫抖的聲音回到:「臣妾是養乳殿的萬美人。」

      「哦」皇上聽到這裡,知道這個妃子是什麼人了,便大手一揮說道:「擠兩
斤奶出來,朕渴了。」

      話畢,身邊幾名負責采奶的宮女就直接走到萬惠兒身邊,將她的外衣剝掉,
露出一對相對常人來說巨大的乳房,但是對於奶姬來說完全就不正常的奶子來。

      幾名采奶的宮女心中「咯噔」一聲,根據她們多年采奶的經驗,哪裡不知道
這對奶子絕對是擠不出奶來的。

      不過這話誰也不敢說,只好十八般技藝全上,可惜試了半天,整個奶子都被
弄得紅紅紫紫的,也弄不出半滴奶來。

      聖武帝本來沒有注意這邊的情況,可是等了好一會兒還不見她們將奶端上來,
不由得怒了。

      「狗奴才,半點用沒有,全部拉去馭獸園交給盡忠。」

      幾名采奶的宮女嚇得肝膽欲裂,連忙磕頭請罪,為首的宮女連忙回道:「皇
上饒命啊!不是奴才們不用心啊,而是萬美人自己將奶水全部擠掉了啊,奴才們
實在是沒有辦法啊!」

      「父皇,看來這位萬姐姐不喜歡自己的奶姬身份呢,竟然背著皇上將奶水擠
掉了。」慕容曦謀劃了這麼久,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聖武帝斜了她一眼,看來這個小騷貨花了這麼大功夫就是為了整這個萬美人
了,也不知道兩人結了多大的怨恨,竟然敢在自己面前耍花槍。

      他也懶得去管這裡面的恩怨,後宮數萬妃子,他要是有著閒心思那就鬼了,
不管這個萬美人因為什麼給慕容曦恨上了,但是身為奶姬,白日就把奶擠掉了,
這可是在挑戰他定下來的宮規,簡直放肆。

      萬惠兒嚇得滿臉煞白,誰能想到剛進樹林就會遇到皇上,而且皇上還要喝奶,
這不是要人命啊!

      慕容曦被聖武帝一眼看的花容失色,她從眼神中看出父皇已經知曉了她的計
畫,嚇得陰道都收縮了起來,吸得聖武帝兩根手指都差點拔不出來。

      皇上略略考慮了片刻,說道:「算了,你現在想辦法給朕弄點奶來,還有,
下不為例!」

      相對萬惠兒這個他才見過三面的奶姬,還是慕容曦這個小狐狸更加得他寵愛,
就跟某些人把家裡養的觀賞魚喂給寵物貓吃一樣,他已經在心中把萬惠兒送給了
慕容曦。

      聽到這裡,慕容曦知道皇上已經原諒了她,連忙謝恩:「謝謝父皇,父皇稍
等,女兒這就給您準備。」

      說完,就叫人把萬惠兒帶了出來。

      櫻花林外,一個水晶製成的箱子正擺在哪裡,萬惠兒跟在慕容曦的身後,不
知道這位賢妃娘娘叫自己出來有什麼事。

      「跪好!」慕容曦對著萬惠兒說到。

      雖然不知道賢妃娘娘找自己什麼事,但是經過這麼多天的調教,對於宮裡的
規矩萬惠兒還是瞭解的,也不顧地面上的青草,直接跪了下來。

      「桂嬤嬤、蘭嬤嬤,把這騷奶子的衣服拔了!」

      「喳」兩名兇狠的嬤嬤直接就將萬惠兒拔了個乾乾淨淨,裸身的美人跪在草
地上,不知道這位初見面的賢妃娘娘為什麼要這麼對待自己。

      「上吸管!」隨著慕容曦的命令,兩根翠綠的吸奶管被拿了出來,看到那個
尺寸,饒是萬惠兒已經被調教的不知恐懼為何物,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平日給奶姬們用的吸管,都是一分粗細,尺許長短,而這兩根吸管,則是有
著驚人的三尺長,更是有著尾指粗細,並且在吸管的尾端,還有一堆看不清的飛
絮狀物品。

      她忍不住想站起來逃跑,可是身後的宮女哪裡會讓她反抗,直接將她架住,
眼睜睜的看著兩名宮女將那驚人到恐怖的吸管插向她的奶子。

      這吸管頂端還是只有一分粗細,插入奶孔時還刺激的她渾身機靈了一下,但
是慢慢的就變得粗大起來,就感覺一隻巨大的怪獸,硬要從她的乳頭中鑽進去。

      吸管只插了半尺不到就到頂了,還餘下兩尺多長露在外面,也不知道這位賢
妃娘娘到底想做什麼、

      「喂藥!」

      隨著慕容曦的吩咐,足足幾大大碗公的深綠色液體被端了過來,萬惠兒瘋狂
的要想掙扎。

      她認得那是什麼藥,那是強效的產乳藥,如果但是產乳的藥液,她也不會反
抗,但是她在太醫院養傷的時候認識過,那是給那些一次性女奴用的,這些藥會
狂暴的產奶,而且只要一次服用,這輩子奶水都會無限的流下去,直到流幹女人
身上的所有精氣神,才會停歇。

      就算服用解藥,也會對人造成不可恢復的暗傷,最重要的就是奶子會狂漲不
止,聖武帝的那些奶靠就是服用的這些藥。

      「不,我是美人,我是父皇的女兒,你不能喂我喝這種奴隸才用的藥。」萬
惠兒死命的抗拒著,她知道自己是皇上的女人,還是他的女兒,他不會用這種藥
給自己的。

      「哼!父皇已經把你賞給本宮了,現在本宮想怎麼玩你,就怎麼玩你。」慕
容曦伸手扯了扯露在外面的玉管,一陣陣鑽心疼痛讓萬惠兒發出了「啊啊」的慘
叫。

      那些飛絮已經完全佈滿了她整個乳房,現在這管子是絕對不會從奶子裡滑出
來了。

      有人立刻給萬惠兒戴上了灌食器,直接將足足幾大碗公的藥液灌了進去。

      「咳咳」灌食器被抽走後,萬惠兒發出強烈的咳嗽聲,想將那些藥液吐出來,
可惜藥液是入口即化的,哪裡還能吐得出來。

      「你,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萬惠兒自認與她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不知道
這位賢妃娘娘為什麼要這樣對自己。

      「哼!」慕容曦根本沒有回答她,面色冷酷的就像在看一個死人。

      狂暴的藥液立刻發揮了作用,萬惠兒的乳房肉眼可見的速度飛速瘋漲,幾分
鐘的時間就超過了原本的尺寸,還在不斷飛漲著。

      綠色玉管中,白皙的奶水立刻飛射出來,如同花灑似得澆落在地面上。

      萬惠兒已經被疼痛和刺激的說不出話來,奶子飛速的膨脹讓她又疼又癢,而
奶子中的玉管,則硬生生的把她的奶孔擴大了數倍,強烈的刺激和不斷來臨的高
潮,讓她完全不知道還有什麼未知的恐懼在等待著她。

      當一對奶子膨脹到冬瓜大時,才停止了生長,三尺長的玉管,也只剩下不到
半尺還在外面,而萬惠兒的乳頭,則是被玉管撐得變成了一道薄膜裹在上面了。

      兩名嬤嬤將玉管的這端連到一起按上了金制的水龍頭,以後只要打開龍頭,
就會又源源不斷的奶水從裡面流出來了。

      下人們將萬惠兒擡進了水晶箱子內,見她還在不斷的滴著淫水,慕容曦不由
得皺了皺眉:「這騷貨,別把水弄髒了啊!」

      杏兒立刻從地上爬了起來,說道:「娘娘,可以把這個騷奶的下面都先灌水
灌滿啊!這樣從內到外,味道更新鮮啊!」

      作為賣主求榮的首席丫鬟,她知道慕容曦的全盤打算,現在主子已經被賣掉
了,她要更加努力的顯示自己的價值。

      「不錯,你挺有前途的,以後來繗坤宮跟著本宮吧!」

      「謝謝主子。」杏兒立刻改口道。

      立刻有太監挑了幾桶清水來,調理嬤嬤直接將軟管插入萬惠兒的陰道肛門和
尿道,有沒有管她已經被刺激的翻白的眼神,直接對著她開始灌起水來。

      杏兒身先力卒負責給萬惠兒的尿道灌水,根本不管這位跟她數十年主僕情誼
的小姐死活,半桶水都給灌了進去,幾乎把萬惠兒的膀胱給灌裂開來。

      直到萬惠兒被灌得從口鼻中往外冒水,她們才停下手來,四五桶水已經被灌
進了萬惠兒那嬌小的身軀,漲的她整個人都大了一圈。

      眾人將萬惠兒擺出一個西施捧奶的模樣,當然,那麼大的奶子她肯定是捧不
住的,只是擺個造型而已。

      「倒水」,隨著一聲命令,無數清水被瞬間倒入了水晶箱子中,直接淹到了
萬惠兒的頸部。

      因為水浮力的原因,她的那對奶子正漂浮在水中,配上她西子捧奶的動作,
遠遠的看去,倒是很有美感。

      慕容曦身邊的兩個老嬤嬤立刻伸手對準水晶箱子裡的水催動內力,這兩名老
嬤嬤都是成名五十年以上的絕世高手,同時發功,片刻間就將整個水晶箱子冰凍
了起來,將萬惠兒整個人封在了冰裡面。

      萬惠兒全身上下都被冰塊裹住,這時她才緩緩的清醒過來,卻發現自己除了
腦袋外全身都動彈不得,張口想說話,卻只發出「叩叩」的聲音。

      原來她現在全身的血液都要被凍住了,自然也是說不出話來的。

      不到片刻,她的臉上都結滿了白霜,而被灌進身體裡的清水也相連的被凍結
了起來,她現在幾乎連內臟都被凍得冰潔,全身的血液都不在流淌了。

      「主子,會不會玩死了啊?」見到萬惠兒的模樣,杏兒不由得問道。

      「怎麼了?捨不得你以前的主子?」

      「主子,哪能呢,奴才不是怕要是玩死了,主子就玩的不開心了啊!」杏兒
連忙磕頭回到。

      「放心,剛才的產乳湯里加了護心散,玩不死的,她要是死了,我豈不是白
費這麼大功夫。」

      聖武帝等了半個時辰,慕容曦才把弄好的玩具帶了過來。

      只見一塊巨大的冰塊內,萬惠兒除了頭以外都被冰封在裡面,因為冰面的折
射,所以她被強制灌大的身軀並不顯得臃腫,陽光照射下閃閃發光,就像一件精
美的藝術品。

      在她正面,兩隻巨大的奶子也被冰封著,只在前面露出一個金制的水龍頭,
因為玉管和奶水的顏色被冰擋住,所以能清晰的透過冰面看到裡面那被擴張到可
以塞入葡萄的乳孔。

      慕容曦扭開了水龍頭,一道潔白的乳汁「嘩嘩」的從裡面流了出來,她端起
杯子裝了一杯送到了聖武帝的嘴邊。

      「父皇,您嘗嘗,看看女兒的孝心。」

      聖武帝將杯子中的人乳一口喝幹,接近零度的冰奶味道果然很棒,比往奶水
中加冰味道好多了。

      「不錯!」他伸手拍了一下慕容曦的屁股。

      「看在你還算有孝心的份上,這個玩具就賞給你了,不過要是再有下次,朕
可饒不了你。」

      「謝父皇!」

      「還有,這個冰鎮奶,每天都給朕送些來,不準玩死了玩髒了。」

      「臣妾知道!」


                                【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