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36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叫我惡魔
高級會員 | 2016-9-24 10:59:01

我和妻子的感情很好,性生活也很協調,當我們結婚二年後我們決定要一個
      孩子。
        妻子懷孕四個月後就回50公里外的郊縣我父母家休養去,而我就重複著一
      週一次的奔波,由於我的那份工作還算輕鬆,經常一週內能有一半的時間休息,
      所以這段時間都住在我父母家裡. 我家是那種帶獨立院子的四層樓小洋房,父母
      的臥室就在一樓,我還未結婚時的房間也是在同一層的隔壁,回來後當然是與妻
      子睡回這間房子了。
        我是家中的老大,下面有妹妹、弟弟各一,他們之間年紀最多相差2歲. 弟
      弟和妹妹在我婚後不久便往外地留學去了。父親也長期在外地做生意,一年一般
      就過年或有大事發生的時候才回家,所以平時就只有媽媽一人獨自一個待在家裡。
      所以我和妻子回來後,媽媽實在是相當高興了。而現在家裡就只有我這麼一個男
      人。
        事情應該發生在5月的時候吧,空氣中已經可以聞到夏天的味道了,妻的小
      腹也日漸隆起,不過行動還是沒有什麼大礙,我們還能夠保持一週一次的性生活,
      當然由於顧忌較多,每次我都不能盡興,妻也覺得有些對不起我。
        那天晚上,由於我們已經決定要等到生完孩子後再做愛,所以我們也沒有鎖
      門. 睡下不久我就被蚊子鬧醒了,點完蚊香後感到有點渴,就走到小廳去倒水。
        正當我喝水之際,對面房間的門突然打開,母親從裡面走了出來,由於我只
      打開了牆角燈,朦朧中見到了她穿著一件粉紅色的睡裙,裙襬很短,雪白的兩條
      大腿特別晃眼,就那麼朝著我走來。
        那一霎那,我有些愣住了,想不到四十多歲年紀的母親還有這般的性感!竟
      然也忘記和母親打招呼,等她走到我面前時,我才突然反應過來,手上的杯子突
      然一晃,水就灑了下來。
        「啊!!」
        一聲短促而驚慌的尖叫,把我正在遊蕩的意識給拉了回來。定睛一看,母親
      的胸前已經被我手上的水杯給打濕了,薄薄的絲質hi帶睡裙沾到了身上,曲線畢
      露,挺立的雙峰上的兩顆葡萄隨著她的後撤在我的眼中就那樣上下震顫著。
        我頓時感到喉嚨乾渴,使勁地嚥了一下,連忙輕聲道:「媽,對不起,我沒
      看到。」
        「噢∼,是志強!」媽媽右手撫著胸口長舒了一口氣,「我,我沒事,是我
      自己不小心,也忘了帶眼鏡. 」
        「擦一下吧!」我回過身,從茶幾上抽了兩張紙巾遞給她,眼睛卻忍不住地
      朝母親的胸前瞟了過去。
        母親從慌亂中回過神來,右手扯著胸前的衣服,左手從我手中接過紙巾,就
      從我身前越過.
         「沒事,我自己上衛生間弄。」
        「哦,好∼!」
        盯著母親美麗的背影進入了衛生間,渾圓的臀部支撐的睡裙微微張開,明顯
      感到那迷人的上翹,我也翹了起來………………糟糕!怎麼竟對自己的親媽媽起
      淫念了!!…………
        這一週以來的慾望原本就沒有得到良好的釋放,再被這麼一刺激,我開始有
      些控制不住,心猿意馬…………
        一股衝動的淫念令我不自制的湊到衛生間的門口,透過毛玻璃隱隱約約地看
      到母親坐在馬桶上,幻想著她的尿液噴射在馬桶壁上的聲音,然後那個曼妙的身
      影就往前一弓腰,左手往底下一伸,緊接著沖水聲就響了起來。
        天哪,母親用我給的紙巾擦陰部?她竟然沒有穿內褲?
        母親站在鏡子前看了看,雙手抻了抻裙子,就轉過身來,準備開門.
         我連忙退後,開口道:「媽,妳沒事吧?怎麼?這麼晚還睡不著?」
        「啊!是啊,蚊子好多!真煩人!」剛邁出門的母親估料不到我會立即出聲,
      明顯頓了一下,「其實已經睡著了,討厭的蚊子!」
        「呵呵,我也是!」
        我轉身倒了一杯水,遞了過去,「媽媽,喝口水吧,天氣怪熱的!」不自覺
      地就蹭了她的手。
        「哦,好!」
        母親的臉上閃過一道紅暈,不知道是想到了剛才的春光外洩還是猜測到了我
      的意圖. 不過她還是順從地接了過去,然後就�到嘴邊。
        我的眼睛再也無法從母親的胸前移開,離得這麼近,我的視力又是超級的好,
      絲質睡裙半貼在她身上,襯托著那對豪乳更加的誘人,從低開的領子裡甚至看到
      些許的青筋在白玉般的胸前隱約可見,散發著淡淡的肉香。腋窩底下看來剛剃過
      毛,晶瑩的手臂在微弱的牆角燈下似乎能夠反光,卻又似乎可以一下看透。
        「貴妃醉酒!」我的腦子裡突然就閃現出這麼一個詞彙來,或許還沒有那種
      微醺的感覺,但是這時的母親……我想已經夠撩人了,至少當時的我似乎是被「
      驚艷」到了,以至於現在想來還歷歷在目。
        「我們聊會吧?」我試探著母親的態度,「我有些睡不著!陪我一會兒好嗎?
        媽媽。」
        「啊?」母親放下杯子,「在這?!你的妻子呢?睡了嗎?」
        「沒事。我們小點聲,應該不會吵到她。」
        「好吧,反正也被你潑醒了。」說完後母親又感到不好意思,臉上的飛霞一
      下子擴了開來。
        我們穿過小廳,來到陽台。陽台上正好還有剛才沒有收拾的幾罐啤酒和一些
      花生,我打開一罐遞了過去。
        「啊~~太好了!正好喝下來解一下悶氣呢!」母親伸出手來接住了。
        「媽,妳沒事吧?看妳有點不愉快呢!是因為爸爸?!」爸爸一直都在外地
      工作,母親不悅的心情我是知道的,我故意地問她。
        「別說了,反正你爸爸也不在家,今晚就讓我的兒子來陪我喝酒解解愁也好,
      再講啤酒又不會喝醉,就算醉了也是在自己的家裡,怕什麼?」母親笑了笑說,
      然後就一口口的喝著。
        我們都靠在陽台沿上,天上還有一輪彎彎的淺月,淡淡的月光時不時地從母
      親衣服裡中透出些許光亮,遠處的路燈的光也不知穿過多少枝杈在我們的身上灑
      下斑駁的暗影,不知在哪片草叢中的蟋蟀的歡叫聲卻不知疲倦地此起彼伏,異常
      清晰。
        突然間,我的慾火就消退得無影無蹤,想想,不由得搖頭苦笑了起來。
        「怎麼了?」母親看著我不解地問道。
        「噢!沒事,我在想我多久沒有在這個時候放縱自己了。」我不斷地喝著酒
      並說著。
        「哦?還有故事?跟妻子有關?」
        「不是。她那麼一個生活有規律的人,怎麼能跟我這樣?」
        「那是?」
        「往事不堪回首啊!」我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不說了,那時還小,什麼事
      情都不懂。現在想想真的是一場夢!還是疼愛身邊的人最實在!」說著我就把手
      中的酒一飲而盡.
         一陣風吹過,帶著我們身上的光影不停地在晃動,帶來遠處的野貓那淒厲的
      叫春聲。
        媽媽忽然縮了縮身子,拿著酒瓶的雙手緊緊抱在胸前,眼睛卻在盯著我看。
        「怎麼了?冷了?」我掃了她一眼,「要不妳去睡吧,我再呆一會兒,喝多
      兩罐。」
        「不,我睡不著,也不冷。」母親有些賭氣似的也猛地把手上的酒一囗一口
      的喝下。「說真的,我好羨慕你的妻子,有我這一個好兒子能夠那麼體貼她。」
        母親一�手,我從她的左面看去,睡裙早就乾了,乳頭順著她的動作卻一直
      頂著前面,迎風怒放。我的心又開始活絡了起來,我說:「媽,怎麼了?!爸爸
      ∼他,對你不好麼?」
        母親甩了甩頭,「你也知道,我們是別人介紹認識的,我們本來就沒有什麼
      感情基礎,你爸爸又不愛說話,每次我們聊天的時候他都不吭聲……你說我總不
      能一而再、再而三地要他陪我說話吧。他又比我大5歲,我們……」母親說著說
      著,聲音竟然有些哽嚥了。
        「我真的好羨慕你們,你們什麼話都說. 你妻子都告訴我了,雖然她總是在
      口頭上說你懶惰,這不好那不好的,什麼事都要她做,可是我能體會得到她言語
      中那種幸福的味道。」母親就那樣直視著我,有一重水霧慢慢地從她眼中升騰.
         「媽,爸爸也會給妳幸福的!」說這話,連我自己都覺得沒有說服力,假得
      有些離譜了。
        「我知道你好,不用安慰我。我沒事,不是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了麼?」母親
      一下子把手中的酒喝掉,突然被嗆了一口,大聲咳嗽了起來,在這夜空中顯得有
      些嚇人。
        我趕緊伸過手去,順著她的背輕輕地拍了起來,「慢點喝,著急什麼?」
        母親突然轉過身來,一把抱住了我。
        我愣了一下,這不就是我希望得到的目的麼?怎麼變成我被動了?我呆呆地
      看著母親的眼睛,突然發現我有點不懂我自己了,我是不是傻了?連自己親生母
      親也…………
        可是,身體的反應卻一點不受意識的控制。我赤裸的胸膛明顯感到先是一陣
      冰涼,然後柔軟、溫暖、充實的感覺就撲胸而來,小旗也立馬豎起,頂到了母親
      的小腹上。
        母親似乎有點喝醉了,接著,我算是明白了過來,一股淫念的意識及酒氣湧
      上我的腦袋,不其然我低下頭,尋找那兩片充滿飢渴的嘴唇。
        天哪!昏亂間………我感到從來沒有品嚐過如此刺激!母親美妙的嘴,她的
      唇溫潤而又彈性,舌頭柔軟而不失靈動,唾液豐富而又恰到好處。我的熱情一下
      子就被點燃了,我緊緊地環抱著她的腰,母親的身子真的就像水做似的,癱在我
      懷裡;我們藉著酒意不停地向對方索取著唾液,不停地舔弄對方;我的右手不甘
      於只在背上停留,一直往下翻越,一下子就從母親的後裙襬伸了進去……
        母親的嬌軀突然一震,手往下急忙的死命按住我。「別!別在這裡!」她掙
      開我的雙唇,「你妻子還在裡面呢!」
        我彎下腰,一把抱起她就往回走,她的雙腳晃動了兩下,雙手在空中亂舞,
      不知道放哪裡是好,我已經快步走入她的臥室,一腳帶上門,把她放到了床上。
        「啊……」母親似乎這時才反應過來,但我的嘴已封住了她將要說的話。一
      開始,她還極力扭動身體反抗,嘴裡斷續地發聲抗議. 慢慢的,我就再次品嚐到
      了那「貴妃醉酒」的美味……這時的母親已經徹底放棄了掙扎,開始慢慢地投入
      了我們的熱吻當中。(真的,現在想起母親的唇,我還有些衝動,她是唯一一個
      能夠讓我僅憑接吻就能夠產生性衝動的女人。)
        她的嘴像是能變化一樣,我們的舌頭不停在雙方的嘴裡糾纏追逐……我從來
      沒有做過那麼喘的接吻,真的連一口氣都不顧不上吸了,極力的享受著腦中的缺
      氧帶來暈眩的快感。
        好不容易歇下氣來,睜開眼睛,昏暗中,感覺到母親那滾燙的目光,以及我
      們氣喘籲籲的呼吸聲,還有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充滿肉慾的氣息。
        我們母子倆人體內一股亂倫的熱血沸騰了,我一下子就從她的肩膀上把細細
      的hi帶扯開,雙手一用力,睡裙就從中間分開,一對豐滿柔軟的豪乳就蹦了出來,
      不停地蕩漾,乳頭也因充血而勃起,昂首峭立,載浮載沈……
        我再次撲了上去,左手從母親腰後伸了過去,右手就往那迷人的山峰攀登,
      正好一握,堅鋌而順滑,小時候曾經哺育過我的乳房……
        我還是無法遏制要尋找母親雙唇的慾望,四唇再次聚合到了一起………
        我的兩隻手一前一後,母親身體的每一個地方都讓我流連忘返,從左邊山峰
      到右邊,從頸部一直到臀部,那肌膚比她身上那件被我撕裂的睡裙還要光滑……
        四條腿也纏繞在了一起……
        母親的手也緊緊地抱在我的背上,她是那樣用力,以至於後來我的右手只能
      停留在一座山峰上。
        ……
        良久,唇分。
        我凝視著母親的眼睛,突然間和妻子的印象重疊了起來,一樣的美貌,一樣
      的熱情似火,一樣的傲人身段,一樣的光滑如絲般的肌膚…卻又能發現明顯的不
      同,妻的唇舌有力有彈性,母親的唇舌卻像絨毛,怎麼擠壓吸吮都那麼棉軟;妻
      的乳房堅挺得像少女,母親的乳房卻巨大而柔軟;妻子爽快直接,母親則溫柔內
      斂……這使得我懷著強烈的願望要更上一層樓。
        我變得不著急了。
        我慢慢地把纏在母親腰間的碎布拉開,一尊散發著青白色光芒的胴體就呈現
      在我的面前,母親比妻略要豐滿,但卻看不到歲月的痕跡,原本披肩的長髮散亂
      在腦後,頭部微側著,兩隻眼睛清澈透亮,挺秀的鼻頭上微現汗珠,鼻翼急促地
      一張一歙,雙唇微張,纖細的長頸下一片如刀削的肩膀,沿著鎖骨往下,就是那
      兩座高聳入雲的山峰,隨著她的呼吸,峰頂的兩顆紅寶石閃爍著詭異的光芒。
        我的眼睛慢慢地從山上往下看,從腰部來到右臀那段完美的弧線,她的雙手
      交替掩映著,順著我的目光夾在了兩腿中間. 母親那修長的大腿比起妻子來毫不
      遜色,那美麗的膝蓋以及再往下的部分(我不能再描述了),我真的懷疑老天怎
      麼可以如此的眷戀她們,甚至就在這一刻,我都想要跪下來感謝上蒼,哦不,感
      謝上帝(母親是基督徒),我真的太幸福了!
        我再次伏下身去,舌頭從母親腋窩到乳房至頂端延伸,舔過那一圈戈壁,終
      於含住了那顆乳蒂,堅挺的雙峰也抵受不住我的侵壓,在我的手裡變化著各種形
      狀…
        「∼唔∼唔∼∼噢∼∼∼啊!∼∼∼」母親的嘴裡不斷發出呻吟,她的手也
      觸摸到我跪著的腰部,褪下我的內褲,抓住了我的陽具,套弄了起來……
        我猛然驚醒,右手也馬上滑落到了她賁起的幽谷,來到那片青草地,已經有
      些許露珠掛在上頭了,輕輕地往下探,母親的陰毛不長,但很密,陰阜飽滿,我
      的中指往門前一探,她的身軀就明顯一震,當披荊斬棘來到桃源洞口時,她的手
      也停止了動作。
        我也忍不住了,膝蓋跪到了母親的兩腿中間,她的腿自然就分開來了,我把
      上身貼近,看了看她,她的臉已經漲紅,呼吸得更加急促了,她的眼睛微微的閉
      合,閃爍著迷離……
        我握住身下的陽具,龜頭在母親陰阜的洞口磨了兩下。她的雙腿突然加緊,
      迷離的雙眼發射出幽怨的光芒,我不敢怠慢,用力一頂……
        「∼啊∼∼!」隨著她一聲輕呼,我的陽具進去了一半,我沒想到母親的陰
      道在這樣潤滑的情況下還是如此的緊湊,層層的花瓣圍了上來,不停地蠕動,讓
      我差一點繳槍。我倒抽一口氣,雙手抓住母親的屁股,磨了一圈後,腰部一沈,
      頂了進去。
        「啊∼∼∼!!」母親再次叫了出來,雙腿往上纏住我的腰,我們就這樣一
      動不動保持了很久。
        「太棒了!兒子。」母親把頭伏在我的耳邊輕輕地說了出來,我哪裡忍受得
      了如此的誘惑,立即開動,我們緊緊擁抱著,我也沒有採取什麼花樣,就那麼一
      下一下地往裡幹…………
        「∼∼啊∼∼啊∼∼∼∼唔……唔∼∼啊!∼∼∼∼」伴隨著耳邊她輕輕的
      呼叫和急促的喘息,我更加想要征服自己的親生母親了!想要讓母親幸福快樂的
      念頭不可遏止地湧了上來。我的頭上、背上都是汗水,我們接觸的地方越來越濕
      滑,我拉過一個枕頭墊在母親的屁股下,把她的下體�高讓我的陽具可以更加深
      入她的體內,我雙手把母親的小腿往前拉,然後按住她拚命的又幹了起來……
        「∼∼啊∼∼啊∼∼∼∼∼∼啊∼∼∼∼」她的聲音漸漸地大了起來,嘴裡
      發出的也變成無意識的哼叫。就在我感覺有點控制不住的時候,母親尖叫了一聲,
      「∼呀∼∼∼∼!」
        我也達到我的最高峰!然後拚命一撞,頂在母親的花心上,「∼呀∼啊!!
        ∼∼」她再次發出了尖叫,感覺到我的龜頭被層層包圍,然後一股熱流碰了
      出來,我也將積蓄了許久的精液噴射到母親身體內的最深處………
        射出後,我伏在母親身上一動不動,她緊閉著雙眼,滿臉通紅,額頭上、鼻
      頭上滲出晶瑩的汗珠,小嘴張大,不停地急喘……
        終於,我們回過神來,我抱著母親的身子,艱難的從床頭扯過衛生紙,將還
      未完全縮小的陽具慢慢地從那個緊漲、溫熱、潮濕、綿軟、多褶的洞屄中退了出
      來,一股白白的精液也順著母親的陰阜瀉流了出來……
        「媽,妳的兒子真是一頭大色狼!竟連妳也…………」我悔疚不已!
        「不,兒子,我愛你,自你長大後我竟然愛上了你!可是,我知道你是我的
      親生兒子,我是你的媽媽,我們無法走在一起的!但今天,竟然讓我得償所願,
      媽媽就是死也瞑目了!」母親靠在我的胸膛輕聲地說,充滿了欣喜。
        母親的這番說話令我的心驚喜不定!
        「好了,你趕緊回去吧,你妻知道就不好了!」
        我這才意識到我就在妻子的隔壁房間將自己母親給上了。而且我出來已經這
      麼長時間了,妻子現在夜裡經常上廁所,如果……
        我不敢多想,親了親母親的雙眼,不敢再多說,從地上撿起內褲,馬上套上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我現正努力完成【好市民達人】,請大家多多支持!
只要按「感謝」就可以囉!
台灣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大陸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