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97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asd7850818
子爵 | 2016-9-24 12:05:18

美麗的女人總喜歡把自己裝成一副聖潔、忠貞的樣子,讓人覺得難以靠近。
但當她遇到一個可以讓她依靠的人,就會撕下自己的偽裝,也許淫蕩,也許嬌美,也許更加矜持……

  我的母親,可以算是一個美麗的女人。豐滿的身軀,總是會讓人勃起;嬌艷的紅唇,讓人忍不住想要抱住熱吻。就是這樣一個女人,讓我總是欲火焚心,難以自制。

  自從我的父親在兩年前去世後,母親開朗的性格漸漸變得鬱悶,臉上很少展露笑容。以前和人談話總是笑聲不斷,現在卻給人冰山美人的一面。這一切,我看在眼裡,痛在心裡。為什麼會這樣?我一定要讓媽媽重新振作,不要做悲哀的囚徒。

  從去年開始,我開始不停的收集關於媽媽的資料,比如她喜歡什麼樣的衣服、什麼樣的化妝品、什麼樣的食物……終於,在3個月前當我在媽媽的臥室裡收集資訊的時候,意外地發現媽媽放內衣的抽屜裡有一條T字褲。這可了不得,記得我在一些色情網站上看到的性感圖片和一些色情小說中所說的,內心淫蕩的女人對於T字褲是有偏愛的。難道我的媽媽也是這樣的嗎?

  於是,我決定將收集媽媽的資訊改為觀察媽媽,甚至於偷窺。當我想到這裡時,心裡不由一陣亂跳,突然「亂倫」一詞閃入我的腦內。天哪,我竟然有這樣的想法,實在是太不應該了。我暗暗地罵自己:你還是人嗎?她可是你的媽媽呀,你怎能瀆褻她呢?算了,還是放棄這一想法吧。

  晚上,我久久不能安睡,腦海還是不停的出現「亂倫」。於是我就準備到客廳去喝口水。由於已是淩晨1點鐘了,媽媽已經睡著了,我就輕手輕腳地走到了客廳。正準備打水時,突然聽到了一陣呻吟聲,好像是媽媽的聲音。我於是走向媽媽的臥室門口準備開門,卻發現門沒有鎖,輕掩著。

  透過門縫,只見媽媽看著鏡中自己凹凸有致光潔如玉豐滿而有韻味的肉體,由於所穿著的內衣及內褲,而顯的更加嫵媚動人,性感十足。從堅挺結實的玉乳到縴細的玉腰,再從左右膨脹渾圓翹起豐腴的美臀,到達修長珠圓的粉腿,那種帶有性感的曲線美是那些僅僅是自誇年輕的女孩所不能比的,那是一種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

  她搖了搖頭散落在臉頰上的黑髮,隨隨便便的往後一蕩。柔軟飽滿的胸前豐乳正在搖晃,並且有小部分突出於輕薄的衣料外面,彷彿要跳出胸罩以外似的。

  看到這裡,我的心頭不由一陣蕩漾,一種說不出來的東西在不停地侵蝕著我。

  「我要你,媽媽。我可愛的小羊羔。」我的嘴裡不知怎麼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雖然聲音很小,但也把自己嚇了一跳。為什麼會這樣?不行,我不能再看下去了,但我的雙腳卻半步也不肯移動,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這時,房裡的動作也變得有些淫蕩了。媽媽躺在床上,將手輕輕的貼在柔軟圓潤的乳房上面,揉弄起來,乳房白嫩的肌肉在黑色的蕾絲衣料下優美的向左右歪曲,由於乳頭在蕾絲上摩擦而覺得有些疼痛,於是手伸入胸罩中觸摸著自己腥紅的乳頭。

  她的嘴裡也斷斷續續地發出淫靡的聲音:「啊…啊……啊……啊……啊!」
那令人興奮的肥臀上的三角褲,則是充滿了香汗和愛液的濕氣。蕾絲邊的高級三角褲被媽媽不斷的扭腰,而往下滑落。媽媽將玩弄乳房的一隻手慢慢地往下放在那女人最灼熱最嬌嫩的地方,輕柔地愛撫著,可能因快感即將到來的預感而發出尖叫聲,全身嫩肉灼熱而興奮的抖動起來。

  此時我再也忍不住了,理智被慾望驅逐出境。我的陰莖已經暴脹,體內的壓力使我實在難以控制,如同一座沈睡的火山即將馬上爆發。我推開門,慢慢的脫下衣服,盡量不去驚憂媽媽的淫戲。在脫衣服的同時,雙眼目不轉睛的盯住媽媽美麗的胴體,就好像獵手在看手到擒來的獵物一般。而媽媽也似乎沒有查覺到我的進入,還在那裡為滿足自己的淫慾而繼續在我的面前表演著。

  就在媽媽的私處因快感而大張其口時,我乘機將陰莖插入。直到這時,媽媽才發現房裡多了我這個人,而且正在她那佈滿香汗的胴體施為。她用雙手大力地推我,並大聲叫道:「小龍,你怎麼可以這樣,我是你的媽媽呀。趕快離開。」

  而我現在已經是打虎上山,怎麼會去理會媽媽的斥責。我將媽媽的雙手緊緊的捏住,像電影裡一樣我將舌頭伸入媽媽香口。這一下,將媽媽傻了,手也不動,口也不說,兩眼無神地看著我。

  這時我貼近媽媽的耳邊,輕聲的說道:「媽媽,這麼多年了,你就是這樣招待自己嗎?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呢?我可是會好好伺侯你的。」說到這裡,我故意在媽媽的子宮裡緩緩的抽動了一會。

  也許是媽媽的身體太過敏感,也許是太長時間沒有和男人做過愛,媽媽的身體竟然輕微的抖動一下,不一會我那還在媽媽子宮的陰莖感覺到一陣熱流襲向龜頭。好舒服,讓我覺得酥酥麻麻的,一陣快感也襲向我了。媽媽好像也就這麼認命了,對於我的抽插沒有了牴觸,反而緊密的配合起我的動作。

  在我一陣陣的攻城掠地下,媽媽粉妝玉琢的胴體忽地僵硬了,皓齒咬住紅唇,圓潤的玉臂緊緊地纏抱著我,私處一陣收縮。緊接著,她香口一張,「啊」的一聲呻吟,接著私處一鬆,自穴內深處又湧出一股的陰精,澆灌在龜頭上。

  此時的我本來就陰莖酥癢難當,現在龜頭再被那溫熱的陰精一燙,只弄得癢酥酥的直鉆心頭。在急促地喘息著抽插幾下後,陰莖在媽媽嫩穴中急劇地收縮,一股滾燙濃烈的陽精強有力地噴射在柔嫩溫軟的肉穴四壁的嫩肉上。

  媽媽這時才又重新開啟的她的香唇:「小龍,你會要這樣對媽媽?」接著美麗的雙眼湧出了晶瑩的淚花,雙肩一陣抖動。

  「媽媽,別哭了。我知道這些年你忍得很辛苦,爸爸死了後你一直沒有高興過。我本來想做一些事讓你高興起來,不要再悲哀的,誰知剛才看見你在手淫,我就忍不住……」我輕聲的說,「我會對你負責的,我要讓你快樂起來,要讓你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柔倩,以後你就好好地享受吧。」我不知不覺地叫起了媽媽的名字。

  媽媽這時臉上一陣羞澀,俏麗嬌膩的玉頰紅霞瀰漫,晨星般亮麗的媚眼一閉不敢再看我,羞態撩人,「既然都已經這樣了,也就隨你吧。但你一定要好好待我,阿龍。」

  沒想到媽媽竟然會如此叫我,心中又一陣蕩漾。我低下頭,嘴唇吻合在媽媽溫軟紅潤的香唇上,來回磨擦著她的香唇,並伸出舌頭輕輕地舔舐。媽媽也被我弄得心兒癢癢的,春情萌發,香唇微張,微微氣喘。我不失時機的將舌頭伸入媽媽香氣襲人濕熱的櫻口中,恍如遊魚似的在櫻口中四處活動。這時,我胯下剛才已經疲軟下來的陰莖又硬若鐵杵,在媽媽溫暖的肉穴裡撞來撞去。

  媽媽自穴內真切地感受到了陰莖的硬度及熱度,春心一蕩,慾火附體,情不自禁地將細嫩的丁香妙舌迎了上去,舔舐著我的舌頭。就這樣我們相互舔舐著,最後如膠似漆地交合在了一起。

  我的舌頭在忙著,手也沒歇息。左手握住媽媽飽滿柔軟而彈性十足的豐乳用力揉按著,右手則在凝脂般雪白的玲瓏浮凸的胴體上四下活動。

  媽媽氣喘噓噓地將舌頭自我的嘴中抽出,慾火直冒地說道:「阿龍,我,我要你。」這句話無疑是衝鋒令,我屁股一高一低地挺動,陰莖在肉穴中一進一出地抽插。我感到陰莖及龜頭整個地被媽媽蜜穴中的嫩肉撫弄著。一陣陣飄飄欲仙的快感宛如海浪般一波接一波地襲上心頭,擴散到四肢百骸。

  媽媽鬱積多年的情慾今夜得以渲潟,我是朝思暮想的銷魂肉洞任我施為,乾柴烈火,恣意採弄。在陣陣快感地刺激下,我氣喘噓噓地抽插得愈來愈快、愈來愈用力。如此一來陰莖與肉穴四壁磨擦得更為強烈,令人神魂顛倒、激動人心的快感洶湧澎湃地一浪高過一浪沖擊著。

  媽媽哼哼道:「我……我……我要洩了……。」眉目間蕩意隱現。聽了這放蕩地話語,刺激得我極力抽插。這時她的嬌靨浮現出愉悅、滿足的笑容,暢快地洩身了。

  我本來就陰莖酥癢難當,現在龜頭再被那溫熱的陰精一燙,只弄得癢酥酥的直鉆心頭。心兒癢得直發顫,急促地喘息著抽插幾下後,陰莖在媽媽的嫩穴中急劇地收縮,一股滾燙濃烈的陽精強有力地噴射在肉穴四壁的嫩肉上。

  滾燙的陽精灼燙得媽媽嬌軀直顫慄,她俏眸微啟,櫻桃小嘴「啊!啊!」舒爽甜美地嬌吟。一剎那之間,我的全身好似爆炸了一樣,粉身碎骨不知飄向何方,身體全力地向前一撲,倒在了媽媽軟玉溫香的肉體上。

  當我們疲倦地情意纏綿地互擁著進入了夢鄉時,�上的壁鐘已指向四點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