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1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24 23:16:41

我曾經在上海待了一年多的時間,她是我的第二個房東。我們之前是鄰居,卻並不熟稔,只是在電梯間門口碰到幾回。那時,正值夏天,她穿各式吊帶的連衣裙,淡妝。雅致,清爽。牽著一個漂亮的小小姑娘,見到我,就笑著對女孩說,快叫阿姨好。

  我看了她的房子很喜歡。三室兩廳的戶型,布置得和我想象中差不多,和她的人一樣,清爽,舒適。我還在猶豫,因爲沒有和房東一家住在一起的慣例,怕局限太多。尤其還有個小孩,也不知道會不會太吵。她仿佛看出了我的顧慮,告訴我,她的丈夫在小區隔壁的部隊當兵,雖然離家很近,半月一月的才能回家一次。平時就她們娘倆兒,她在上海,沒有工作也沒有朋友,很孤單,所以想自己留一間臥室,其他兩間都租出去,彼此有個說話的伴。女兒也快上幼兒園了,在家的時間不會太多。我能看出來她的極力挽留,心想先試試吧,如果不行,再搬走也不遲。

  她的另一間臥室遲遲沒有租出去。來看的人不少,都不遂她的願。她告訴我,她的房子不能租給情侶,情侶動靜大,卿卿我我的,影響不好。不能租給素質低的人,他們不會愛惜家具,不懂維護公共衛生。不能租給長相醜的人,在一塊兒吃飯,很容易影響胃口。最好是有大學文憑工作好的帥哥美女,像你這樣的,養眼又養心。我被她逗笑了,隱約有了一絲自豪感。

  那時,我到上海的時間不是很長。有兩件事情困擾著我。第一件事,我對本地人的稱呼很不習慣。他們一直叫我小姑娘。在外地奮斗了六年才被人稱爲女士,現在又被打回原形,我撅著嘴跟她訴苦。她則無比羨慕地看著我說,除了工作關系,上海人對女人的稱呼只有兩種,小姑娘和阿姨。他們叫你小姑娘,是在贊美你,說你年輕,說明他們都喜歡你。我半信半疑地聽著,心里卻美美的。

  還有一件事,就是吃飯的事。我在家辦公的時間多,可是一個人做飯是件費力又費神的事。我抱怨過一次后,她邀請我搭餐。一天三頓,訂了明確的就餐時間表,分秒不差。剛開始我過意不去,我知道她也是不吃早餐的,甯願睡懶覺,可是爲了我,每天早上6點起來熬稀飯,做小涼菜。7點半準時叫我起床吃飯。她看出了我的心思,說不吃早餐對人的危害可大了。要不是爲你做飯,我還真起不來床。多好啊,托你的福,我們也能吃上營養豐富的早餐了。我的心濕潤了一下。我對她說,你讓我想到了媽媽,除了我媽,還沒有人對我這麽好過。她說,當我是你的親姐姐吧。

  后來,慢慢熟悉起來,才發現她的生活並不像表面那麽風光。第一次,聽到她和她丈夫在客廳里吵架,是因爲錢。女兒要上幼兒園了,可因爲不是本地戶口,念私立幼兒園每個月要八百多元。也是那一次,我才知道,她丈夫的工資每月大約兩千元。我不敢想象,在這個物欲橫流的大都市,對于一個家庭,這些錢能干什麽。

  她的女兒吵著要去肯德基的時候,每次她都只敢買一個漢堡包。因爲漢堡包能填飽肚子。

  說這些的時候,我知道她已經把我當成家人。她依舊坐最早的班車去超市,排在一堆老爺爺老奶奶中爭奪那些新鮮的特價品,滿心喜悅。

  可是,她始終融入不了這個城市。那天,她因爲兩塊錢,在公交車上和售票員發生了爭執。場面有些失控,她抱著女兒,拖著一堆東西,被中途趕下車。站在微涼的晚風里,她淚流滿面。她說,房子是丈夫家貸款買的,她丈夫兵役還有一年就滿了,到時把房子賣掉,回溫州老家。上海,不適合他們。

  而這些,我絲毫不能切身體會。此時,我剛剛適應了微甜的菜品。地鐵上,有阿姨操著吳侬軟語拉我坐到她旁邊的空位上。在站牌下等車的時候,有小車停下來問,你去哪兒?我捎你。我們都是外地人,這根本無所謂,關鍵是你有沒有把外地人當成你的標簽。

  我拖著她們去吃肯德基。我說,我請,我傷心的時候狂吃一頓,就沒事了。那天我點了很多吃的,幾乎所有的種類。可是付錢時,她幾乎和我打起來,搶著把錢付了。她依舊只給她女兒一個漢堡包,然后說,其他的我們要留給阿姨吃,知道嗎?我突然很想哭。那150塊錢夠她給女兒買一個月的零食了。

  不久,她和我解除了搭餐的協議。因爲她找到一份工作,是鍾點工。打掃衛生,每天給雇主做兩頓飯。她很抱歉地說,不能給你做飯了。

  每天她很早起來,梳洗,化妝,和她女兒穿上最漂亮的裙子,出門去。幸好,我在她臉上看不到悲傷。上海不相信眼淚,每個人都把悲傷和失落放在心里,衣著華麗地出門,這是這個城市的特征和態度。

  離開她,是偶然。我回西安參加同學的婚禮。可是一個星期內,好朋友爲留住我,居然替我找了份很有前途的工作,又找了個很有前途的男友。

  我打電話給她,請她幫我整理東西,快遞過來。她在電話那端泣不成聲。她說,是不是我不能做飯給你吃,你不方便?我可以辭職的,以后每天我都給你做飯吃。是不是你有男朋友了?你可以帶他回來,我對他像對你一樣好。是不是經濟有壓力?我給你減房租。她說,我再也碰不到像你一樣的人了。

  我還是沒再回去。一個月后,我收到了快遞,也接到了她最后一個電話,她說了許多話,我靜靜地聽著,掉下淚來。

  八個包裹,整理得整整齊齊。大包裹里套著小包裹,分別是書架第一層,第二層……連我身首分家的鑰匙扣小熊也已經縫補好。密密麻麻的針腳一針一針一直蜿蜒到我心里去,疼到了心底。

  離開她兩年,我電話通訊錄里的人滿了又刪,刪了又滿,她的電話號碼一直在那里,雖然一次都沒打過。這樣的離別,讓我覺得虧欠她。越是虧欠越是無法面對。直到我買給她女兒的芭比娃娃被退了回來,再打她的電話,已經是空號。才想起他們一家應該已經回老家了吧,我們徹底消失在擦肩而過的茫茫人海里。

  上海不是她的城,也不是我的,可是在那里,她卻給了我最好的愛。很多人問過我上海到底是什麽樣的城市。我毫不遲疑地回答,上海,它有點甜。這甜,是她放進我生命里的滋味,不能被遺忘。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