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61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dinocrisis3
公爵 | 2016-9-25 15:06:44

作者:cmhdth
16/8/15發表于第一會所,首發催眠物戀

***********************************

    又見迷糊的媽媽同人,這類玩弄不知情美女的文風我是愛得不行,只是這篇
我寫的時候加了一些催眠元素,希望大家喜歡

***********************************

  我是一個國小六年級的小學生,今年十二歲,家里有一個爸爸,是一間貿易
公司的中階主管,平常只有星期日有休假,星期一和星期六都住在公司里,所以
家里都是媽媽在照顧我,說到媽媽,今年剛好三十歲,比爸爸小五歲,人不但長
的漂亮,身材很好,笑起來更是好看,只是因爲對男生沒有什麽警戒心,所以常
常吃虧,所以媽媽不只漂亮,也很迷糊。

  那周六,因爲是周末不用上學,有很多空閑時間,媽媽帶著我去離家挺遠的
一個遊樂園玩。其實我家旁邊也有一個遊樂園,只是沒有這一個大,能玩的也少,
所以我一直想媽媽帶我來這玩。

  期待已久的願望得到實現,我也特別開心,玩到天色有些黑了才準備回去,
媽媽也沒有制止我,想讓我開心玩一回。

  可沒想到的是,我們正打算回家的時候,天上卻下起了雨,而且特別大,遊
樂園這邊又沒有能很好的遮雨的地方,我和媽媽只好冒著雨向外面跑,想快點打
車回家。

  因爲是夏天天氣熱的原因,今天媽媽只穿著一件短袖紗衣和紅色包臀裙,因
爲被雨水澆淋的原因已經全都濕透了貼在身上,腿上的肉色絲襪和黑色魚嘴鞋應
該也被水濕的差不多了,雖然很狼狽,但也很好看,路過躲雨的叔叔們有意無意
的都喜歡往媽媽身上看兩眼。

  我們好不容易出了遊樂園,可是下雨天打車很不好打,等了好久都沒等到,
我都打了好幾個噴嚏了,媽媽也很著急,可是沒有車也沒辦法。

  這時候一個陌生叔叔騎著摩托車過來問媽媽,說可以把我們送回家。媽媽很
高興,正要謝謝叔叔,旁邊又有一個大哥哥打著傘走過來,對媽媽說做黑車不安
全,下雨天還是要到晚上了,更加不安全。

  聽了大哥哥的話,媽媽有些猶豫了,想了想,好像爸爸和伯伯也是經常這樣
對她說的,便覺得有些道理。媽媽想了好久也沒決定好,那個騎摩托的叔叔有些
不耐煩了,瞪了大哥哥一眼后就騎車走了。

  大哥哥看到我們沒有帶傘,就把傘讓給了我們。媽媽見大哥哥提醒我們黑車
的危險,還把傘讓給我們,自己卻淋著雨,心里很是感動,笑著說謝謝大哥哥。

  雖然與這個大哥哥第一次見面,但看起來他是個很好的人,媽媽也是這麽認
爲的,所以對他十分放心。大哥哥提出因爲天晚了,不好打車,想帶我們去他家
里避雨,媽媽很高興,又說了聲謝謝,便讓大哥哥帶我們去了他住的地方。

  大哥哥住的地方果然不遠,很快就走到了那個小區,進了屋一看,明顯是一
個人居住的,房間里物品擺放有點亂,略有些邋遢的樣子,大哥哥也很不好意思,
說他之前沒注意,等下再收拾。

  媽媽不停的說沒有關系,十分感謝之類的話,我在遊樂場玩了一天,早就累
的不行了,更是沒太在意,進了屋就撲到旁邊的小沙發上,一邊休息一邊半眯著
眼看媽媽和大哥哥說話。

  大哥哥讓媽媽坐在大沙發上,然后去倒了杯茶給她喝。媽媽也有些渴了,加
上身上有些冷,迫不及待的就把熱茶喝完了。喝了茶后,媽媽好像變了個人似得,
有些迷迷瞪瞪的坐在那里,眼睛里一片迷茫。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麽情況,只是覺得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睡意也少了很多,
更專注的去看。

  只見大哥哥開始跟媽媽聊天,問她一些事情,媽媽雖然顯得更加迷糊,但對
哥哥的話都簡練的回答了他,哥哥對這樣的情況看起來也很開心,怪怪的笑著,
開始教媽媽一些東西,都是我沒有聽過的,哥哥卻說這是基本常識。

  過了一會兒,哥哥好像說完了,便拍了幾下手,媽媽好像從睡夢中醒轉一般,
揉了揉眼,人也似乎清醒了過來,問哥哥剛才怎麽了,哥哥說她身上的衣服濕透
了,肯定是因爲冷的原因讓她暈過去了,勸媽媽把衣服脫下來。

  媽媽想了想,便答應了大哥哥,不過她卻沒有動手脫衣服,反而問大哥哥爲
什麽不開始,大哥哥也沒反應過來,不知道是什麽情況。

  媽媽便笑著說大哥哥好笨,就連去別人家里做客時,女客人不能自己脫衣服,
要請求男主人幫助才可以的禮儀都不記得了,這可是很沒禮貌的行爲。

  大哥哥這才想了起來,連忙道歉,並親了媽媽一口表示歉意,然后動手脫起
媽媽的衣服來。

  見大哥哥笨手笨腳的,幫媽媽脫了半天都找不到竅門,媽媽有些著急又有些
無奈,干脆坐到大哥哥腿上,指點著他來脫身上的衣服。

  脫媽媽的紗衣和短裙的時候倒是不難,唯一的要求是必須盲脫不能用眼睛看,
要靠手摸索,爲了監督大哥哥,媽媽便和大哥哥一直親著嘴巴,直到他脫完。大
哥哥受到媽媽的指點后倒是厲害了不少,不一會兒便把上衣和裙子脫了下來。

  到了脫胸罩這一步,媽媽說要大哥哥把他下面那根棍子插到胸罩里,用媽媽
的胸部夾住並摩擦,然后將胸罩取下來,把精液射在胸罩上並塗抹均勻。媽媽講
解要領的時候大哥哥的眼睛一直盯著她好看的胸部看,也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

  果然,到了實踐的時候,哥哥在最后一步出了問題,他把精液射在胸罩上后
沒有圖均勻,弄得厚一塊薄一塊的,媽媽很生氣,要他重新弄一遍。

  大哥哥把媽媽抱在懷里,用嘴不停的親她的臉和嘴巴,一邊親著一邊可憐巴
巴的求情,說這個胸罩已經被精液沾染過了,不如就算了吧。但是媽媽立場很堅
定並且不動搖,堅持要哥哥重做一遍。

  哥哥只好繼續剛才的動作,只不過這次媽媽用手作爲胸罩,雙手蓋住自己的
胸部,順便推著兩個大圓球去擠壓哥哥的棒子。哥哥吸取了上回教訓,認真行事,
最后順利的把精液射在了媽媽的手上,媽媽也爲他的進步感到欣慰,開心的把手
里捧著的精液舔干淨咽了下去。

  這便算是成功的脫下胸罩了,然后輪到了內褲,這一關卻是沒能難得住大哥
哥,他貼在媽媽身后,用肉棒從媽媽身上的內褲邊緣插了進去,捅進媽媽股溝里
來回抽刺,還把手按在媽媽內褲前面一處按摩著,不知怎麽弄得,到最后大哥哥
把精液射進媽媽內褲時,媽媽的臉上也是紅紅的,不過這關是算他過了。

  最后就是媽媽的鞋子和絲襪了,媽媽坐到了沙發的另一頭,把修長的美腿搭
在大哥哥身上,大哥哥握住媽媽穿著高跟魚嘴鞋的玉足,因爲媽媽的鞋子是露出
腳后跟的,后面有一個大洞,大哥哥便把媽媽的腳丫與鞋底分開了些,正好足夠
他把大棒子從洞里插進去。

  大哥哥用手緊緊握住媽媽的腳,把肉棒狠狠的向她的鞋里捅著,媽媽那魚嘴
鞋前端的小口,原本是恰好露出她兩個漂亮的腳趾,在大哥哥的動作下,一個尖
頭的蘑菇頭也不甘示弱的屢屢出現,從媽媽的腳趾下頂了出來,把媽媽的腳趾都
擠得有些變形了。那根棒子應該也不好受吧,難道哥哥不痛嗎?我有些奇怪的看
著哥哥,他臉上卻是一臉享受的樣子。

  不知弄了多久,大哥哥終于在媽媽的雙腳上的鞋里都捅刺了一陣,並把精液
留在了里面,幫助媽媽的腳完成了潤滑,安全的將她的鞋和襪子脫了下來。

  脫衣服真的好難啊,我心中下定決心,以后要是去別人家做客,可萬萬不能
脫衣服,不知道多麻煩呢。

  這一點我就很佩服大哥哥了,他費了那麽大勁才幫媽媽脫下了全身的衣服,
換了我早就累到不行了吧,他卻仍然精神奕奕,還用手在媽媽身上撫摸著。

  大哥哥摸到媽媽的臉上,忽然感覺到媽媽頭有些燙,忙說媽媽不會是發燒了
吧,剛剛被雨水淋了個通透,真的很有可能。大哥哥看起來有些內疚,自責自已
沒能快點脫下媽媽的衣服,讓她把濕衣服在身上穿了好久。

  媽媽笑著說不怪大哥哥,讓他去找一只溫度計來,幫她量一下體溫。大哥哥
在家里翻箱倒櫃,很快便拿了溫度計過來。

  大哥哥把溫度計遞給媽媽,問她這樣就可以了嗎,媽媽有些害羞的說大哥哥
迷糊,把好多事都忘了,做主人的怎麽可以讓來做客的客人自己量體溫呢?

  媽媽把雙腿分開,露出雙腿之間的小洞,哥哥怪笑著就撲了上去,在媽媽的
洞口玩弄起來,媽媽紅著臉讓哥哥不要這樣,要把溫度計插進去量體溫才行,大
哥哥這才罷手,往溫度計上吐了口水做潤滑,然后將它插到媽媽下面的小洞里。

  大哥哥捏緊溫度計的一端,將長長的溫度計插進小洞,再從小洞里抽出來,
便沾上了好多液體,大哥哥笑著說看起來媽媽病的很嚴重,然后又把溫度計插進
去,並有節奏的來回抽動起來。

  媽媽被大哥哥用溫度計在小洞洞里插著,臉色十分奇怪,既像是享受,又像
是難受。哥哥問媽媽有沒有忘了什麽事情,媽媽想了想才恍然大悟,誇哥哥這回
記性比較好,又讓哥哥把一只空閑的手握住她胸口的大圓球,用嘴咬住另一只圓
球上的紅櫻桃,這樣既可以促進身體血液循環,又能清楚的感受到媽媽的心跳,
便于判斷病情。

  這下哥哥的手和嘴巴都不能閑著了,可是辛苦了他,但他仍是很開心的樣子,
在媽媽身上很是用心,大哥哥真是個大好人。

  我看著從媽媽身上的小洞洞里進出的溫度計,插進去……拔出來……插進去……
拔出來……插進去……沒拔出來……啊……沒拔出來!?我大吃一驚,仔細看了
看,大哥哥手上已經沒有了溫度計,看來真的是陷在洞里了,大哥哥好像也很內
疚,用手指伸到小洞里不斷鼓搗,看樣子想把溫度計給撈出來,只是一直沒有成
功。媽媽的身體倒是隨著大哥哥的動作一動一動的,被溫度計陷在身體里很不舒
服吧?

  大哥哥又扣了一會兒,媽媽忽然身體繃直了起來,大哥哥連忙撒手,只見小
洞里向外連連噴出水柱,那根失陷在洞中的溫度計也被帶了出來。看來還是媽媽
的小洞厲害啊,哥哥弄了那麽久都沒把它弄出來,媽媽等不及了,一使勁兒就把
它擠出來了……

  測量完后,媽媽好像很累一樣,躺在沙發上不想動彈,問哥哥剛才有什麽感
覺,哥哥說媽媽的胸部很大很軟,捏著手感很好,吸著也很舒服,媽媽臉有些紅,
但想到大哥哥是在誇獎自己,還是對他說了聲謝謝,又拿過溫度計看了看。

  發燒的很厲害呢!

  媽媽驚呀的說道,大哥哥聽了也很擔心,問媽媽這樣要怎麽做才能讓她好一
些。媽媽顯然也被難住了,巧婦難爲無米之炊,她也不知道現在應該怎麽辦。哥
哥見媽媽拿不出主義,眼珠轉了轉,不知道用了什麽法子,媽媽又變成了迷迷糊
糊的狀態,看到她這個樣子,哥哥便開始教給她一些其他的知識。

  好複雜的關系,到底是媽媽教哥哥呢,還是哥哥教媽媽?我有些弄不懂了。

  不過媽媽這次很快就恢複了過來,然后高興的告訴大哥哥,她想到該怎麽做
了,媽媽說這只是一般的發燒,不用去醫院,只用讓哥哥給她打個針就可以了。

  大哥哥聽了點了點頭,然后說可是他這里沒有針和藥啊。媽媽只好紅著臉爲
他解釋,告訴哥哥他的那根大肉棒就可以代替。

  交待了許多注意事項后,媽媽像我平常打針的那樣,趴在沙發上,把屁股稍
微撅起來些,並伸出雙手把自己的兩瓣屁股掰開些,露出紅紅的還在流水的小洞
洞,讓大哥哥把他的' 針管' 插進去。

  大哥哥坐到媽媽腿上,把粗粗的大肉棒對準媽媽的小洞,緩緩插了進去,就
像醫生給病人扎針一樣,長長的管子慢慢消失在屁股上,只是一般少見這麽粗的
針管,也少有向那個小洞打針的。或許媽媽的那個小洞就是專門爲了讓大哥哥這
麽粗的針管來打針用的吧?大哥哥的肉棒針在媽媽的小洞里來回進出,這是要打
無數次的樣子啊,還好我沒生病……

  大哥哥一邊打針,一邊跟媽媽聊天,問她些問題,應該是想分散她的注意力,
讓她不會感覺到太疼。媽媽應該也是理解了哥哥的好意,十分配合的跟他聊著,
大哥哥就問媽媽,爸爸的肉棒有沒有這根針管長,媽媽想了想,紅著臉說怎麽能
拿這個和針管比,奈何大哥哥一直追問,媽媽只好告訴哥哥,大約比針管的一半
要長一點。

  我一開始覺得很奇怪,因爲我也見過爸爸的那個東西,感覺要比針管的一半
還短一點啊……后來我仔細觀察,發現針管在媽媽的小洞里進出,並沒有完全插
進去,還有小半截在外面,我才明白了,原來是媽媽沒完全感受到,所以說錯了。

  不過大哥哥並沒有在意這點,只是笑著對媽媽說,難怪這小穴外面里面比外
面更緊一點,媽媽想了想,這應該算是一種誇獎吧,便小聲說了聲謝謝,沒再說
別的。

  大哥哥還問媽媽排卵期是什麽時候,媽媽算了一會兒,告訴大哥哥應該是下
周吧,不知道爲什麽,感覺哥哥聽了之后很失望的樣子。

  大哥哥壓在媽媽身上,腰部不斷聳動,讓那根粗長的肉棒針管在媽媽小洞里
扎來扎去,我都有點心疼了,不過我也知道這是爲了媽媽好,所以沒怪大哥哥,
何況大哥哥還十分貼心,用自己的身體蓋住媽媽幫她取暖。只是媽媽的兩條腿並
沒有被他蓋住,從上面看就像大哥哥趴在沙發上,從他身體下面多出了兩條腿一
樣。

  媽媽被大哥哥壓在身上用力打針,漸漸的也忍不住叫了出來,讓她以后還教
訓我打針的時候忍不住疼。

  啊……好漲……腿……腿上有點冷啊

  媽媽嘴里胡亂說著些話,有點語無倫次了,哥哥聽到媽媽說腿冷,有些內疚,
湊到媽媽耳邊說家里有些衣服,可以給她找來穿上。媽媽很高興,轉過頭來親了
哥哥一口來感謝他。

  只是就算去找衣服,哥哥的肉棒針也沒從媽媽的小洞里拔出來,原因自然不
用多說,打吊瓶的時候就算去廁所,也是要舉著藥瓶去的啊,拔針出來再打進去
多受罪啊。

  于是媽媽爬下了沙發,像小狗一樣四肢著地,向著哥哥所指的房間爬去,而
哥哥仍然在她身后,抱著她的屁股狠狠的用針管捅著。

  伴隨著不住的啪啪啪啪的聲音,媽媽被大哥哥的肉棒針管鞭策著,一點點的
爬進了大哥哥的臥室,走的慢些時,哥哥還會拍打媽媽的屁股,並用針管從小洞
里抽出再狠狠的插進去。

  我見他們進了臥室,並關上了門,就走過去悄悄站在門外,從門縫里看里面
的景象。大哥哥的臥室同樣很亂,還有一種怪怪的味道,從門口都能聞到些,而
大哥哥像騎馬一樣把媽媽駕馭到房間里的櫃子前,讓媽媽自己拉開櫃子尋找,而
他繼續給媽媽打針。

  媽媽上半身探進櫃子里,下半身露在外面被大哥哥抱住,狠狠的用肉棒針管
捅來捅去。從我這個角度看,依然只能看到哥哥和媽媽被他壓在身下的雙腿,看
來問題還是出在腿上啊,等會兒找到衣服應該就好了。

  在櫃子里翻了好久,媽媽的屁股都被大哥哥撞的發紅了,終于從櫃子的某個
角落里翻出了幾條絲襪,雖然沒有衣服,但是也正好可以遮蓋腿部。我又有的不
明白了,大哥哥的家里明明只有他一個人住,爲什麽會有女人的衣服呢。

  雖然找到了可以穿在腿上的絲襪,不過襪子上沾滿了白色的液體,有的地方
還已經凝固了,顯然不方便穿上。媽媽把絲襪拿到鼻子前聞了聞,笑著說原來這
些液體是美容養顔的好東西,還問哥哥可否允許她吞吃掉這些液體。

  好心的大哥哥顯然不會拒絕媽媽的要求,于是媽媽開心的把一雙滿是白濁液
體和凝固的液體痕迹的絲襪展開,一點點的舔食干淨,媽媽吃了后贊不絕口,哥
哥也開心的說這是三天以內的新鮮精液,正好適合拿來招待客人。

  拿著被清理干淨的絲襪,媽媽在大哥哥的幫助下,艱難的一邊打針一邊穿上
了絲襪,在媽媽穿上絲襪厚,大哥哥打針的力度越來越大了,看上去十分興奮的
樣子,粗粗的針管快速抽插起媽媽的小洞,一邊插一邊說以前只能拿這些絲襪來
撸,今天終于有個女人穿上給我肏了。

  不……不是啊……這只是打針而已……嗯……我是……有老公的人……啊……
你不能……不能肏我的……

  媽媽聽到哥哥的話,雖然已經被他的肉棒針管插到欲仙欲死,仍是咬著牙有
氣無力的堅持著,告訴哥哥這只是打針,不是其他的奇怪的什麽事情。

  被媽媽這麽說,哥哥好像被打擊到了,滿臉失望心傷了的表情,肉棒針管也
慢慢的從媽媽的小洞洞里退了出來,一言不發的坐到了床上。

  看大哥哥傷心的樣子,媽媽好像也很內疚,哥哥對我們這麽好,幫了那麽多
忙,自己卻毫不留情的打擊他,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媽媽也爬到了床上,安慰著大哥哥,勸他不要傷心了,幫她打針就當是在肏
她好了,見大哥哥仍然不爲所動,媽媽想了想,看來只能用別的辦法了。

  啊……來嘛……那里好癢啊……快……快用你的大肉棒……肏我……插進來
啊……

  媽媽主動躺倒在床上,把穿著肉色絲襪的腳丫伸過去,挑逗著大哥哥的肉棒
針管,手指按在小洞洞口,嬌聲呼喚起來。

  這般作爲之下,大哥哥的肉棒果然有了反應,注意力也轉移到了媽媽身上,
媽媽見狀很是滿意,主動分開雙腿,並用雙手將小洞掰的更大了,嘴里繼續呼喚
著。

  大哥哥終于忍不住撲到媽媽的身上,把肉棒針管對準媽媽的小洞口,狠狠的
插了進去,用力抽插著。

  好漲……啊……好舒服啊……再……再深點……插到我的子宮里……啊啊……
射滿我的子宮……

  媽媽爲了讓大哥哥開心一點,被他打著針,還要裝作是做夫妻之間的事情那
樣,大聲呻吟著,當然媽媽看起來確實是很舒服的樣子,這應該是因爲打針見效
了。大哥哥把媽媽穿著絲襪的修長美腿駕到胸前,用舌頭舔著媽媽的腳丫,給媽
媽打針的肉棒也顯得更用力了。

  好癢……別咬……啊啊……射進去了……啊啊啊啊……好燙……滿了……

  大哥哥隔著絲襪咬著媽媽的腳丫,用力把肉棒針管盡可能的插進媽媽的小洞,
緊緊的抵在媽媽身上,屁股連連抖動,像是把什麽東西灌輸進去了。媽媽也十分
激動,大聲呻吟著,身體隨著大哥哥的節奏一下一下的顫動。

  好像是身體里的東西排射完了,哥哥有些疲憊的趴到媽媽的身上,把媽媽抱
住,媽媽也靜靜的抱著大哥哥,與他親吻著。大哥哥的肉棒針管卻一直插在媽媽
小洞里,並沒有因此拔出來。

  過了好一會兒,像被抽去了全身力氣一樣的兩人才緩了過來,相擁著聊了起
來,媽媽告訴大哥哥,剛才大哥哥射進去的東西是打針輸液的藥液,要注入到子
宮里才能發揮效果。大哥哥的針管長,才能插進去,要是爸爸的話,就不能幫媽
媽治病了。

  聽了媽媽的話我恍然大悟,難怪平時在家里媽媽生病也是要吃藥的,沒有讓
爸爸幫她打針。不過以后有了大哥哥,媽媽再生病也不怕了吧?我十分樂觀的想
著……

  我在門外正異想天開,忽然聽到大哥哥喊了我一聲,頓時把我嚇了一跳,原
來我剛才在偷看他們,大哥哥都發現了。不過還好大哥哥沒有生氣,只是要我去
樓下的24小時便利店幫他買一盒助孕衛士,有些心虛的我答應了一聲,趕緊下
去買了一盒交給大哥哥,媽媽說這種藥也有助于感冒發燒之類炎症的治療,就吃
了幾片。

  這時大哥哥和媽媽的體力看樣子恢複的差不多了,媽媽有些害羞的說大哥哥
給她打針雖然與夫妻之事毫不相干,但卻比和爸爸做的時候還要舒服的多,就請
大哥哥多打幾次,就當提前預防疾病了。

  大哥哥開心的答應了,插在媽媽體內一直沒拔出來的肉棒針管再次動了起來,
我真是不太懂他們,媽媽被人往身上扎針居然也會舒服,大哥哥累死累活的打針
居然還樂此不疲。

  于是任由他們兩個做奇怪的事情,我就趴在那里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雨已經停了,大哥哥把我和媽媽送回了家,媽媽身上的衣服從
里到外換了一身,原來穿的內衣和絲襪因爲之前得了病沾了細菌,就全都留在大
哥哥家消毒了,穿上大哥哥家里的衣服的媽媽身上也散發出那種奇怪的味道,走
起路來還會噗嗤噗嗤的響,就像鞋子里有水似得,倒是挺有意思。

  大哥哥把我們送到家門口,媽媽忍不住又親了大哥哥一口,感謝他在這個雨
夜對我們母子倆的照顧,還要他以后有空可以來家里玩……

***********************************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