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7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26 00:12:26

哥們兒秦磊乍來北京,經濟上比較拮據,暫時還不能自立門戶。我用斗室接納了他,讓他奔波一天回來后有個能睡覺的地方。與秦磊同居一室,我單調的生活多了點顔色,沒事時我們就坐在一起回憶當年發生在校園里的種種趣事,共同虛構中文系的那朵系花如今生活得怎樣,有時到了生動處還吹聲口哨,匪性與在女生宿舍樓下完全沒有兩樣。不曾想剛過一個星期,還在溫飽線上掙扎的秦磊居然領回來一位比他還″清貧″的朋友“大李”!

  大李習武,少林寺里學了六年功夫,練就一身鋼筋鐵骨,一看就是性情中人。據秦磊講大李的功夫非常了得,他也曾當我的面把拳腳舞得虎虎生風,等收了招式后,雙拳抱胸,慷慨地說有什麽擺不平的只管講一聲,兄弟絕對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複。我打心眼兒里歡迎大李加盟,來京謀求發展就如同在天堂與地獄間沈浮,誰沒個難處呢?然而自從他入住后,我的生物鍾打亂了,並且還被折磨得徹夜大口大口歎息。原來大李真乃一介武夫,只要躺下說著說著竟然鼾聲如雷,震得高低床來回直顫。

  一夜沒眠,第二天頭昏腦漲,像個霜打的茄子蔫了下來。秦磊滿面歉意準備把大李打發走,我知道后當即批評了秦磊,絕對不允許他那樣做,還很俠義地說,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人家有難處有求于咱,落井下石不是大丈夫所爲。

  也怪大李太不給面子太不爭氣,接連三夜鼾聲有增無減,我忍無可忍還得忍著。這時秦磊的臉色看起來比我更痛苦,他一個勁兒地在我面前表示歉意,我還是用當初的立場反過來安慰秦磊。有一次下班回家,恰好看到大李在整理衣物,一問便知秦磊下了″逐客令″,我大爲惱火,沒頭沒臉把秦磊狠狠批評了一頓。

  秦磊和大李同在一處謀生,每天從晚上7點到9點,上兩個小時的班,工作比較清閑。我因連續通宵″戰斗″了數天,實在支持不住,就早早熄燈睡覺。那夜連身子也沒顧得翻一下,一覺睡到第二天早晨鈴聲大作。睜開眼一看,發現秦磊和大李的床是空的,頓時迷惑不解,暗想他倆沒必要起那麽早呀?拉開門我驚呆了。秦磊和大李緊挨門一左一右背靠著牆席地而坐,雙手疊在膝蓋上埋頭酣然入睡,大李依舊鼾聲洪亮。當時我想叫醒他倆,卻又不忍心。

  我蹑手蹑腳從他倆身邊走過,留了張便條門開著上班去了。回來后,便條上面多了一行歪歪斜斜的小字:飛鴻!給你添麻煩實在過意不去,你不正常休息不行,我倆可以白天睡。一看字迹就知道是大李寫的。

  這怎麽能行呢?就因爲我是陋室的主人就因爲我神經有些衰弱,睡覺時容不下風吹草動,讓秦磊和大李在我面前過著燕雀般寄居在屋檐下的生活,也太不講義氣了,要是讓不知內情的人看到了,背后非戳著我的脊梁罵我不可。真恨自己爲什麽不能倒頭便呼呼睡去。決定把他們請回來,爲此我給自己準備了一盒安眠藥,以便在無法入睡的情況下悄悄服用,然而勸說起不到一點兒作用,秦磊和大李就是堅決貫徹他們的立場,絕對保證我有充足的睡眠。當說服不了秦磊時我就干脆陪著他們,而他們強行把我推到屋里溜跑了。第二天早晨起床后,看到在門邊守衛的秦磊和大李,帶著疲倦的笑意一頭倒在床上的瞬間,我的心就好像被他倆躺倒時的姿勢狠狠撞了一下,一扯一扯地痛。

  深夜門被輕輕推開,進來兩條黑影,他們摸索著穿起夾克,爾后又輕輕帶上門,不留一點聲響。秦磊和大李又該在走廊的路燈下下象棋,或浪迹到不遠處社區公園的長椅上,直至天明。

  門外傳來"將軍"的低低聲音和細微的笑聲,我用耳朵高度關注他倆的一舉一動,他們在棋盤上演繹著人性中最本真的一面,我睡意全無,眼眶熱熱的,鼻子酸酸的,別是一番滋味在心中翻滾。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