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7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26 00:13:17

1999年,這年我中師畢業,畢業時發生的一件事,讓我終身難忘。

  我是窮人家的孩子,所以在學習上非常的刻苦。本來初中畢業的時候,我是準備報考重點高中的,但那將意味著我在學校要多待三四年,也就是要多花很大的一筆錢。望著我家徒四壁的家和眼淚汪汪的父母,我只得把上大學的渴望打成包,並深深地壓在心底。

  在中師,我學習很認真,我學的是文科,對寫作尤其喜歡,經常在校刊發表散文和詩歌。我還是學校的活躍分子,一般的校園活動都有我的身影,加上又是校文學社的副社長,因此,我在學校的“交際”還算廣。正因這樣,我才有幸認識了我的兩位兄弟同學。因爲后來我們的關系已經超出了同學,所以我只能稱他們“兄弟同學”。

  他們和我不是同一個地方的,但是同一屆的同學。我們是在校文學社的活動上認識的。認識后交往也不是很深,只是有時候大家聚在一起談談文學,談談人生。有一點,就是他們也都是窮人家的孩子。

  這年5月,我接到班主任的通知。說,由于我在校的成績優秀,活動力也較強,又是黨員(中師二年級申請,那時還是預備黨員),所以學校正在大力推薦我免試讀師范大學。聽到這個消息,我當時又驚又喜,壓在心底的大學夢在打哈欠,塵封的理想好像也在抖動身上的灰塵……沈浸在喜悅、幻想中時,班主任又說,但根據有關規定,你必須在一星期內交納700元的審核費,這費是大學要的……

  換了別人的話,不要說700元,就是兩個700元,那錢也馬上就交上去了。但是我沒有!我家里也沒有!

  第二天,我還是請假回到了家,我想來碰碰運氣。到家后,看著正在憧憬我即將畢業、能拿工資的父母,我一時無言以對。但心底要讀大學的願望,卻強烈地刺激著我……

  入夜,我躺在床上,輾轉難眠。窗外蛙蟲聲此起彼伏,像是祝賀我,也像是可憐我,還像是在罵我。我在心里想,原來借的親朋好友的錢,都還未還,現在怎還能借呢?我們還怎能說出口呢?想起隔壁可憐的父母,我怎麽還忍心提錢呢?當晚我打定主意:這錢絕不向家里要。

  第二天,告別父母,我只說了學校可能會讓我上大學,便返回到城里。行走在街上,看著川流不息的人流、車流,我茫然了,覺得老天太捉弄人了,既然給了我上大學的機會,爲什麽又給了我這遭難坎?

  兩手空空回到學校,躺在宿舍正苦苦尋思這錢的來處,我的兄弟同學就來了。他們是來向我祝賀的,但他們哪里知道我的難處呢?他們兩個似是看出了我臉上的憂慮,便問道:“是不是有什麽困難,說吧,我們一起想辦法。”

  我苦笑著搖搖頭,“沒有,謝謝你們。”

  第二天中午,我在吃飯,他們又來了。他們說:“我們問了你的老師,知道要交700元錢。昨天看到你那樣就知道還沒有湊齊,走吧,去一個地方,我們有辦法可以解決。”他們的態度極其誠懇,眼里透著期盼的神情。

  我猶猶豫豫,“有什麽好辦法?”

  “哎,別磨蹭了,去了就知道。”他們拉起我就走。我想自己暫時確實還沒有辦法,便抱著一線希望跟他們去了。

  我們一直走路來到了中心血站。我一看那血紅的四個大字,便知道了他們說的辦法是什麽——賣血!

  我一下攔住他們:“不行,你們不能賣血,我再想其他的辦法。”

  他們推開我,說了一句讓我刻骨銘心的話:“你也知道,我們也是窮人,沒錢幫你,但我們有血,我們可以賣血來幫你。”

  望著他們真誠的臉,我哽咽著:“你們,你們爲什麽要這樣幫我?”

  他們拉住我的手說:“因爲我們是同學,我們都是窮人的孩子。”

  我的眼淚一下子忍不住,掉了下來。這是怎樣的一種震撼啊,沒有親身經曆過怎能體會到呢?他們和我非親非故,而且不是很好的朋友,卻要賣血來幫我湊這個上大學的錢!

  看著他們,我無言以對。我們三人的手緊緊握在一起,三人的眼里都噙著淚水一起朝血站的大門走去……

  那次的血沒有賣成,因爲國家已在實行無償獻血制度,我那心酸的700元錢,是班主任知道這件事后借給我的,但我卻永遠地記住了那一幕,那兩個兄弟同學,還有我的班主任……

  我的兩個兄弟同學,一個叫黃河,一個叫李大朋,都是湖南郴州人。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