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不倫戀情]

血緣融合

[複製連接]
查看: 88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叫我惡魔
高級會員 | 2016-9-26 10:04:46

「哥,你怎麼能說這樣的話!你把我當什麼樣的人了!!」,
妹妹寒柳在氣 極下「啪」的一聲給了我一個耳光。


     我摀著自己的左臉,瞪著妹妹淡淡的說:「我是為了你好,
以你的條件嫁誰 不好,偏偏要嫁給那個窮光蛋。


你現在不依靠自己的青春條件找個好老公,以後 後悔都來不及,
也許你現在會覺得我說的都是放屁,但是以後你會感激我的…」     
「你,你……」妹妹氣的渾身都在發抖,但又不好再次發作,
畢竟在父母死 後都是我含辛茹苦的把她拉扯長大的。     


其實我也是沒有辦法,誰叫我因為賭錢借了那個喜歡妹妹的有錢少爺很多錢,
現在被別人下了最後通牒,要麼說服妹妹嫁給他,要麼就下我的四肢。


不過那個 傢夥的確是真的愛上了妹妹,不像別的花花公子那樣是抱玩玩的態度。     
「哥,我不是妓女,這事情以後別提了。」
妹妹穩定了下自己的情緒說。
說 完後就準備開門回自己的房間。  
   「妹子,別,別這樣。你聽我說啊。」     
「還有什麼好說的,我的話已經說的很明白。
我不會和自己所愛的人分開的」。 妹妹背對著我說。     
「妹子,我實話跟你說了吧。其實我借了光少爺很多錢,他……他……」。


     妹妹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回過頭來靜靜的看著我,等我把話說完。
    「他下了最後通牒,要麼我還錢,要麼,要麼你答應嫁給她。
如果做不到, 就弄殘我」。


我不敢�頭看妹妹的眼睛,只好低頭看自己的拖鞋。     
「所以你為了自己就想讓你妹妹拋棄自己的幸福,
進那個沒有自由的貴族家 庭當一個金絲雀,然後鬱鬱而死」。


妹妹的語氣冰涼,似乎沒有一點感情。  
   「不,不是你想的那樣,其實我是真的希望你當上有錢人家的少奶奶。
而且, 光少爺說了,只要你願意嫁給他,他甚至可以對你和那個窮小子之間睜一隻眼, 閉一隻眼,默許你可以在和他結婚後……」     
「哼,還算他有自知之明,知道我不會喜歡他的。」


妹妹皺眉頭想了下,又 問我「你到底欠了多少錢,或許我們可以想下辦法。」  
   「三千………三千萬」我的舌頭開始打結。     
「什麼,你,你居然借了這麼多錢,你到底借來幹嘛……對了,不用說,
你 又賭錢了吧,你不是保證不賭錢了嗎?這次還賭的這麼大!! !」
妹妹越說越激 動,優美的聲線在逐漸提高的音量中顯的刺耳。     


「妹妹,就幫哥這一次吧,哥以後保證絕對不……」     「你別說了」,妹妹打斷我的話,「是你欠的錢,不關我的事」。     
「你真的見死不救?!」     「不是我見死不救,是我愛莫能助。」     


「你只要答應光少爺就……」     「不可能!!!」     「妹妹,你就可憐下哥哥我吧,
我不想成殘廢啊。」我跪在妹妹的面前,苦 苦懇求著。  


   「…………」     「妹妹,你還記得嗎?小時侯父母死的早,其他的親戚不理我們的死活,
是 我退學去打工才供你上完了大學。


還有,還有那次,你生病了,我沒有錢帶你去 看病,就去偷東西,
結果被抓到打了一頓,後來我沒有辦法,就去地下血站賣血,
賣了800CC才救了你的命啊。還有一次……」  


   妹妹流淚默默的聽我回憶以前的往事,等我說完後,她把我從地上服氣扶起 來,
然後背對我邊擦眼淚邊說「哥,我真的沒有辦法幫你。」     


「寒柳!你真的這麼的,絕!情!」     妹妹沒有立刻回答我,打開房門走了進去,
然後就聽到門被反鎖的聲音,「 你殘廢了我養你! 」     完了,這下真的完了,
我頹然的坐倒在地上,腦子一片空白。


過了良久,我 茫然的起身,漫無目的開門走了出去…………     
「唉」我無奈的嘆氣,這裡離城已經很遠了,看來只能在野外過夜了。
我四 處尋找了下,希望能找個藏身的洞穴。


運氣居然還不錯,很快我就找到了一個洞 口剛好夠我進去的洞穴,
當然我不會傻拉八幾的到洞穴深處去,天知道裡面會不 會有什麼危險的事物,
所以我就在進洞後只一米的地方坐下靠著石壁休息。


如果 不是因為下雨,我是絕對不會在這個洞裡過夜的。


不知不覺,我在咒罵那忘恩負 義的妹妹的低語中熟睡過去…     
「來,來,有緣人,快來,來。」     
「誰啊,」我迷迷糊糊的覺得有人在叫我,睜開睡眼惺忪的眼睛,
環顧四周, 卻沒有人。     
「來啊,來啊,快來。」


     恩?這是怎麼回事,我迷惑不解,因為這個聲音是在我心裡響起的。
這時我 的身體彷彿被什麼東西吸引了似的,不聽指揮的向洞穴的深處走去,
我心中大寒, 「糟了」     洞穴裡面有很多的岔道,
但我的身體每每在遇見岔道的時候居然不做任何的 停留,
彷彿是在逛自己的後花園 ,不知道走了多久,終於到了目的地。


    這是一個比較寬闊的空間,其實也就一個臥室的大小,
只是相對於這個洞穴 來說比較寬闊。當我走進這個空間後,
身體的控制再次回到了我的手中。此時我 才注意到,
在這個空間的正中央漂浮著一張皮紙,並且散發著淡淡的紅光。


但是, 是什麼皮製作的我看不出來。我心裡突然湧起一陣好奇,
我小心翼翼的走進它, 仔細的打量它。


皮紙上面用紅色的字寫著什麼,但是我看不明白,不過根據他的 字型來看,
可能是甲骨文。但是我的知識感到覺得有點不合邏輯是甲骨文怎麼寫 在皮紙上啊?
我心中疑惑不解。算了想不明白的就不要想了。


我突然想到,這個 東西也許有什麼重要的價值,說不定記載了什麼寶藏的藏匿地點,
或許我將要發 達了。想到這裡,心動不 如馬上行動,
一把將漂浮在空中的皮紙抓在手中。  


   奇異的景像出現了,當我剛把皮紙抓在手中,皮紙突然放出了燦爛的紅光,
把整個洞穴都照的血紅血紅的,我連忙恐懼的想將手中的皮紙丟出去,
卻發現它 就像沾滿強力膠似的一樣粘在我的手上,怎麼也無法丟掉。


紅光越來越盛,刺的 我的眼睛再也無法忍受,只好閉上雙眼。
當我剛閉上雙眼,腦子裡突然浮現出了 剛才皮紙上的紅色甲骨文,
但令我驚奇的是我居然能看明白上面寫的什麼了。


第 一排寫的是〈血緣融合大法〉。     2     把視線從雜誌上移開,
我閉上眼睛揉了揉略微有些昏漲的頭後,感覺好多了。
看了書桌上可愛的Kitty鬧鐘,時間已經是11點30分了。


哥哥已經失蹤一天多, 還沒有回來。我甩了甩頭,試圖把注意力轉移到其他的地方,
並且不斷的告誡自 己不要擔心那個人渣的事情,但是心中卻始終縈繞著對哥哥的關心。     回憶起幼時的點點滴滴,不可否認,那時的哥哥是多麼的優秀。


但一切都已 經是過去時了。自從迷失在賭博里後,那個優秀的哥哥也隨之消失。
唉,嘆了口 氣,我合上雜誌,準備洗涮後睡覺。     
大門響起了敲門的聲音,這麼晚了,會是誰呢?我走出臥室,
輕手輕腳的來 到大門處,從防盜門的貓眼裡往外看。


是哥哥(我當然不會給這個賭棍我家裡的 鑰匙,
除非我想 有一天回來後發現家中的什麼東西都被搬光了),我遲疑了下,
最終還是開門了。     


「有什麼事情嗎?」我冷冷的問,我不會對任何試圖干涉我生活的人任何好 臉色,
即使他是我唯一的親人。     


哥哥的臉隱隱透著紅光,看起來他非常興奮。
「我有辦法了,有辦法了。」
     「你有辦法了?難道你中了六合彩,有錢去還那三千萬了?」我依舊冷冷的 說。     


「這……這個……沒錢……」     「那你會有什麼辦法?」
我的語氣依舊冷淡並帶著明顯的輕視。     我隨即立刻反應過來,
他沒有錢還會有什麼辦法。


帶著怒氣道「你又想在我 的身上打什麼主意?!」     哥哥明顯被我說中了心事,
低著頭,身子微微顫抖很久沒有說話。


當他再次 �頭的時候,我從他被菸酒熏的渾濁不堪的眼睛裡感受到了下定決心的感覺。     
「你先別急,聽我說。」他的臉上浮現出微笑,在昏黃的燈光下卻顯得那麼 的……詭異。     
「你不是不願意嫁給光小子嗎?」     我沒有回答,只是點點頭,
想看他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     
「那我嫁給他就好了!」     「啊?」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呆呆的楞在了那裡。


    「哥哥,你不會,不會是瘋了吧。」我擔心他被壓力壓的神經不正常,
伸手 放在哥哥的額頭上,沒有發燒啊。此時我已經有點糊塗了,
完全忘了神經不正常 和發燒是不可能有什麼聯繫的。     


「瘋?」哥哥帶著有點嘲笑的口氣說「我現在比我這輩子任何時候都清醒,
而且……」頓了頓他接著說道「而且這可關係到我們兩個人以後的榮華富貴。」
邊說邊把我的手從自己的額頭上拿下來,但是卻並沒有鬆開,並明顯加了力道。


    暫時沒有理會被握著有點生疼的左手,我皺著眉頭說
「您自己榮華富貴就好 了,不用帶著我。」     
但是哥哥卻說「我可不想自己獨自享樂歐,這是我身為哥哥應該要做的事」     
哥哥沒有回答,只是楞楞的看著我,才嚴肅地說「寒柳,你真漂亮。」     
「嗯?」我完全沒有想到他怎麼轉移到這個話題上。     


「你知道嗎?我以前一直,一直認為我愛著你,即便你是我妹妹。」
    給我的震驚可不是一點點,我沒有回話,等著哥哥的繼續。     
「我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但是在我發現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我這一 輩子完了。」


哥哥的眼神開始出現迷茫,我知道他現在沈浸在自己的回憶中,知 趣的沒有打斷。  
   「所以我開始自暴自棄,但是我還是無法把你的音容樣貌從我腦子裡面抹去。
直 到有一天,光少爺帶我去賭博。我立刻迷上了他,
因為只有在賭博的刺激中我 才能忘卻你的存在。」


   「然而在不久前,我輸了三千萬後。我突然意識到,其實我根本不愛你,
或 者應該說我愛的只是你的美麗的外表,而我真正最愛的是我自己。
所以我可以毫 不傷心的讓你嫁給光少爺。」     
哥哥越說越激動,手上的力氣也越來越大。     


「本來你嫁給光少爺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為什麼你不答應我的請求!」     
「夠了,別說了。放開我,你弄疼我了。」     哥哥又笑了,依舊是那麼的詭異。
「既然你不答應,那就讓我代替你嫁給光 少爺吧,嘿嘿嘿嘿。」  


   哥哥的笑聲在黑夜裡顯得格外的突兀和陰險,
聽見這笑聲後身體不由自主的 打了個冷顫。


本能在這個時候啟動,我拼命的掙扎大喊著「你到底在說甚麼啊? 放開我!」,
期望掙脫出哥哥的鐵爪似的大手。
    此時,哥哥開始喃喃自語,我聽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但是他的身體卻開始散 發出淡紅的光芒。我被這奇異的影像驚呆了,一時竟忘了掙扎。     隨著紅光的越來越盛,我從失神中回神過來。


這……這是怎麼回事情……我 驚奇的發現,哥哥握著我的左手居然融進了我的胳膊中,
現在哥哥的胳膊和我的 身體連在了一起。
我甚至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裡產生了一股奇怪的吸引力,把哥哥 向我的身體裡面吸。


    想大聲高叫,卻無法發出任何的聲音。
而且身體也不受控制的呆呆的立在原 地。
眼睜睜的看著哥哥一點點被吸進我的身體。


無限的恐懼佔據了我的身體,我 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了,精神經驗到了崩潰的邊緣。
慢慢的,身體出現了膨脹的感 覺,剛開始的時候還能夠忍受,
但沒有過多久,我就在也無法忍受了。


整個身體 彷彿是被充滿氣的氣球,似乎在加一點點氣我就會爆炸開來,
我能感受到自己的 全身都被漲大了好幾圈。     


哥哥仍舊在默默的念著什麼,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難道這才只是個開始… ………  
   「啊~~~ 」我猛然驚醒,發現已經出了一身的冷汗。
     呼,還好是個夢。我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心中自我寬慰道。     
看下鬧鐘,既然快五點了,自己居然睡了這麼久。


書桌上的雜誌翻開著,上 面滴滿了口水。我感到不好意思,
幸好沒有人知道我這個「惡習」,不然就糗大 了。


    伸了伸懶腰,從書桌前站起來,來到了臥室的衛生間。


簡單的洗了臉,我就 呆呆的看者鏡子中的自己。女孩子就是喜歡照鏡子沒有辦法嘛。  


   我的臉是東方女性的最喜歡瓜子臉,一頭有點淩亂的披肩黑色秀發搭在身後,
精緻的五官搭配給人一種典雅高貴的氣質。


鏡中的自己著露出潔白的貝齒,正對 著自己傻傻的微笑。
     等等!!笑??我,我沒有笑啊。     
寒柳「呵呵,看來你發現了,本來還想再等下才給你這個驚喜呢。」
甜美的 聲音在洗手間響起。
     我居然,居然不受控制的自己開口說話。
     寒柳「別這麼的激動嘛,慢慢你就會習慣的。」  


   你是誰?話剛出口我馬上想起剛才那個可怕的噩夢:你是,哥……     寒柳「呵呵,
你猜到了,怎麼樣,現在你知道我沒有瘋吧。」
說完還對著鏡 子俏皮的吐了吐本來屬於我的香舌。  
   我說:不,這是夢,絕對是夢。等我醒來一切就恢復遠樣了。
    寒柳「你這樣我可有點難辦啊。」


寒柳微皺眉頭想了一會「對了,有個辦法 可以讓你知道這不是夢哦。」     
現在我依然可以看見我身體看見的一切,一雙白皙的小手舉到眼前晃了晃,
然後視線就隨著這雙手慢慢下移。
     寒柳「現在,就讓我看下自己的身體吧,呵呵。」  


   已經不受我控制的雙手在胸前停下,我低頭看見自己豐滿的胸部將天藍色的 睡衣頂起,
形成一個優美的半圓。雙手一個,一個的解開睡衣的釦子,而不停的 叫停,
卻沒有任何作用。     被脫下的睡衣被隨手一丟,丟在了地上。


上半身只戴著一個白色的蕾絲花邊 胸罩,
深深的乳溝可以吸引所有男人的魔掌前去探險。
胸罩將整個胸部的3/4包 起,把胸部聚攏,傲挺,視覺效果非常的好。     


寒柳「哇啊,沒想到你的胸部居然這麼的豐滿啊。
告訴我,你的胸部,哦, 不對,現在應該是我的胸部了。」
說完帶著淫蕩的表情笑了笑,又說「我的胸部 是什麼罩杯的啊?」  
   寒柳「怎麼不回答啊?看來不給你點教訓你是不知道好歹哦。」


說完便粗暴 的一把扯下胸前最後的遮擋物。  
   兩隻惹人憐愛的小白兔應聲暴露在空氣之中,隨著呼吸微微的抖動。
異常挺 拔的胸部上面的兩點嫣紅似乎散發著誘人的光芒。  
   寒柳「我的胸部居然這麼的挺拔,真不明白為什麼還要戴胸罩這個累贅。


不 過,以後我就不會再戴。不然這兩隻小可愛是會憋的慌的哦。」     
就在這樣被控制的身體半裸著走出了洗手間,來到房間裡的全身鏡前。
狠狠 的抓了把兩隻玉兔。身體非常享受的呻吟了一聲「啊!」     寒柳「你再不配合我,
我可不確定我會繼續幹出什麼來哦。」     


說完,我的雙手開始脫睡衣的褲子。我從鏡子中看見我的臉,
上面浮現出羞 澀的緋紅,
帶著淫蕩的笑容的臉在燈光的略微昏暗中居然顯得無比的……妖艷與 美麗。


     難道這個我才是最適合的我?     3     躺在床上撫慰著胸前的兩隻小玉兔,
我閉著眼睛享受著妹妹的身體帶給我的 快感,
被囚禁在我靈魂深處的妹妹也似乎在享受這現在屬於我們倆的快感。     


停下在豐胸前肆虐的雙手,我邁著輕盈的步伐來到鏡前,
一邊擺著各式各樣 的撩人慾火的姿勢讓自己欣賞自己現在的絕美的女性侗體,
一邊說:「怎麼樣, 我親愛的妹妹,和我合為一體的感覺還不錯吧,
你剛才可是非常的享受哦。」     
「呸,你這個混蛋,我不是你妹妹。」
妹妹在我心中吼道。     


「別這樣說嘛。再怎麼說我們也是兄妹,哦,不對,現在應該是姐妹了,呵 呵。」     
「住嘴,別用我的聲音說這種不要臉的話。」     
「好啦好啦開個玩笑嘛別生氣啦。」     


「這哪叫算是開玩笑?你憑甚麼可以進入我的身體?」     
我接著說道:「這樣吧,只要你幫我,讓我在外人面前不露出破綻,
我可以 代替你去嫁給你不想嫁的光少爺。」     


但是妹妹卻絲毫不為所動:「做夢吧!!你現在根本霸占了我的身體,
還想 讓我幫你扮好我來不露出破綻,根本不可能!!!」     我皺了皺眉頭,
鏡中的寒柳也跟著皺了皺,神色之中帶著一點點憂鬱,
卻顯 得更加讓人有攬入懷中保護的衝動。     


「妹妹,我給你透個實底,別因為你不幫我我就沒有辦法。
我是看在你再怎 麼說也是我唯一的親人份上我才幫你耶。」     
「你,你想別想騙我。」
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是自己的,她在語句中明顯有 些顫抖。     


「我現在還騙你幹什麼?這是我從一個法術家身上找出來的一種法術,
他利 用複制的方式來複製一個跟被複製者的一模一樣的身形的法術,
有點類似我們講 的細胞分裂,
讓我和你合為一體的主要原因是複制出來的另外一個沒有靈魂 ,
於 是他就想了個辦法就是再找另外一個人來成為被複製出來的的靈魂懂了吧?
而且 我要離開其實很簡單,只要你跟我一起念這個口訣就可以了」  
   等了一會,沒有等到妹妹的回復,我說:「還是…。
你想要跟我一起共用這 個美麗的軀殼?」     
「好,我可以答應你,但是你要信守你的承諾。」


語氣中顯得異常的無力。     
「放心吧,我會的。現在你聽我的吩咐,這樣我就可以跟你分離並代替你去 找光少爺」     「沒問題。」     
「那我教你一個口訣,等會你念一遍就可以了。」     
「嗯。」     


我教會了她口訣,心中也默念另一個口訣。並等待著妹妹口訣的念完。  
   開始了,但是身體根本就沒有分裂變成兩個人,
但妹妹的記憶開始如洪流般 湧進我的大腦,如圖畫一樣一幕幕顯得那麼的真實,
彿我也經歷過一樣。     其實這是一種名叫《血緣融合大法》的法術。


它是古代一位術士在研究新法 術的時候無意中研究出來的。
當時他用自己的女兒做實驗,結果和自己的女兒合 為一體,併吞噬了自己女兒的一切。
在無可奈何下,他只好以女兒的身份活了下 去。
再後來對這個法術的研究中,
他發現只有在六代以內的直系或三代以內的旁 系血脈才能施法成功,
所以就取名這個法術家《血緣融合大法》。


由於對自己用 女兒做實驗導致自己吞噬了女兒的靈魂,
使自己無法復活自己的女兒有一點愧疚, 他於是想了很多辦法,
終於找到了一種可以讓施法者只有選擇是否吞噬被施法者 靈魂的改進《血緣融合大法》


「哈哈哈哈,」我放肆的大笑,愚蠢的妹妹,真的 以為我有辦法變成另外一個她,
卻不知道她自己配合在心中默念我教給她的口訣 在加上
我再念另外的一個口訣其實是我吞噬掉她的靈魂。


沒有想到這麼容易的就 騙到了她。不過也是,人在這種情況下多半會選擇妥協。     
「可憐的妹妹啊,我完完全全的和你沒有任何的分別了。」
說完我躺回床上, 雙手遊走全身,開始熟悉身體上的敏感處,
好讓自己更加深切的體會到做女人的 快樂。


    啊……啊……嗚……啊……     隨著時間的推移,
身體的敏感地帶除了所有女人都最敏感的地方——蜜穴外, 都已經被我肆虐過,
床上也沾滿了從蜜穴中流出的淫水。我開始向最後的「堡壘」 進發。  


   張開自己雪白修長的玉腿,
讓現在那屬於我的女性最神秘的地帶毫無保留的 呈現在眼前,
緊閉的粉紅蜜穴散發著誘人的氣息。我開始覺得口乾舌燥,使勁甩 了甩頭,
烏黑亮麗的頭髮被甩到面前,遮住了我對蜜穴的窺視。


雖然無法見到那 誘人的小可愛,但蔥蔥的玉指卻沒有受到影響,開始撥弄起它來。
     一陣又一陣無法比擬的快感侵蝕著我的神經,我的理智也逐漸被慾望所佔據。


再也禁受不住對蜜穴深處的嚮往,將食指插進了溫潤濕滑的蜜穴伸處,不斷的抽 動,
再抽動。很快,一根手指已經滿足不了我的需求,
我開始幻想著我男性的軀 體壓在我現在著美麗誘人的軀體上,
用我的男性器官狠命的插著我嬌嫩的蜜穴, 並將手指增加到兩根,三根……。     


突然,我感覺身體在極度興奮中抽搐了一下,一股溫熱的液體從密穴中湧出,
將我的手指完全的打濕。然後女性的高潮的無邊快感將完全的淹沒在享受之中。


真是太爽了!!     我捲縮著身體,一面想享受著自己作為女性的第一次高潮,
一面用一隻手在 胸前撫慰,最後將沾滿了淫液的手指放入我的櫻桃小口咀嚼。


真香啊。     沒多久,身體逐漸恢復了體力。站起身來,理了理淩亂的黑髮。
看者鏡子中 滿臉緋紅的自己,天使的面容和魔鬼的身材,秀麗的長發,青春的氣息,
我似乎 沈浸在夢境中,有點不相信那就是我自己。


不過很快的,我清醒過來,
還沒有滿 足的自己又再次向我的新身體發起新 的進攻……     4     夜已漸深,
而新婚的房間內卻依舊只有我一個人。


     計劃相當的順利,我答應了光少爺的求婚,成功的成為了上層社會的一員。
但我並不滿足,我要的是他的全部財產!!
而不僅僅只是一個無法掌握財政大權 的花瓶,而且我很明白,
光少爺對我的迷戀也會隨著歲月在我漂亮的臉帶蛋與迷 人的身材上留下的痕跡而減少,
甚至是消失,我要為自己打算。


     最好的方法就是光少爺死掉,他的家裡除了那個長的跟豬一樣的肥婆妹妹外,
就沒有任何親戚了。而且光少爺一直不喜歡他的妹妹,
她基本上在這個家庭裡面 沒有絲毫的地位。


我就可以以第一繼承人的身份繼承他們家的全部財產。


為此我 苦思冥想了很久才想到了一個絕妙的計劃。     找來妹妹喜歡的那個窮小子,
我告訴他說光少爺用哥哥來威脅我,而我又只 有這麼一個哥哥,
不得不嫁給光少爺。


一邊哭的淚痕滿面,一邊還說了一大堆什 麼此生無緣,待來生再見等一系列的話。


我知道自己成功的激怒了這個智商可以 說是高達250的白癡,
因為我從他的眼神中看見的了不共戴天的怒火,
甚至可以 聽見他咬牙切齒的「格滋」聲。


原本我還以為打算要我讓他品嚐一下我的身體, 但他卻一言不發的就摔門離去,
讓我鬱悶了好久。不得已自己解決了需要。     


不知道這個窮小子什麼時候會對光少爺採取行動,
我可是相當的期待啊     今天的婚禮是採用的中式,現在的我正蒙著紅蓋頭端坐在婚床上。
真無聊啊, 我已經足足這樣坐了好幾個小時了。


揭下蓋頭,我站起身,略微的活動了下筋骨, 將身上的酸疼感趕走。
來到鏡子麵前,我再次被自己現在的美麗征服。自從我得 到這個上帝傑作的身體後,
我就經常在鏡子麵前迷失自我。     


鏡子中的我穿著中式的火紅婚衣,婚衣是特意的做小了一點,
好讓我玲瓏有 致的身材可以不被遮蓋。臉上略施淡妝,顯得更加的文靜和賢惠。


不知不覺,我 的手隔著衣服開始揉捏自己豐滿的胸部,享受這指頭女人才能享受的美好。     
門外傳來了喧嘩聲,我連忙停下揉捏的行為,快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拿起蓋頭遮住頭,然後坐回了床邊。


     門被粗野的踢開,光少爺帶著濃濃的酒氣走進了房間,
而門外的一眾賓客則 被光少爺的保鏢攔住,
老管家出來圓場「大家給他們小兩口一個機會嘛,不要打 擾他們。


走,走,我們接著去喝酒。」     在賓客們不滿意的埋怨聲中,
他們也乖乖的回到大廳中繼續喝酒。     
「小柳,等急了吧。」
光少爺揭開我的蓋頭,問道。     


「你還說,怎麼讓人家等了這麼久嘛?」我一面坐到光少爺的腿上,偎依在 他的懷中,
一面回答道。強佔妹妹的身體也有一段時間了,所以我也學會女性專 用的撒嬌。  


   「還不是那些公司的傢夥,一直拖著我不要我走,這不,我最後狠了心,
用 了保鏢他們才放了我。」  


   「那,那我門現在該干什麼?」我刻意的將自己甜美的聲音慢慢的壓低,
顯 得自己很害羞,還用我豐滿的胸部摩擦他的手臂,用手指頭在他的胸膛上劃圓圈。  


   「先別這樣。我們還沒有喝交杯酒呢」我感覺到了他下體的有了很大的反應,
我相信任何一個男人但都不可能受得了我用這絕美的身體做出的這樣誘惑。
但他 還能堅持住,讓我覺得有點不對。


但我沒有將疑問說出來,點點頭順從的從他身 上起來。  
   他從房間的櫃子中拿出一對古代的杯子,一個是紅色,一個是綠色,
杯子上 沒有任何的圖案。


然後倒滿了酒,將紅色的杯子遞給我,說「這對杯子相傳是鴛 鴦杯,
新婚人在洞房花燭夜用這對杯子喝接交杯酒就會白頭偕老,來,我們喝了 它。」
說完拿著杯子繞過我的右手,作勢欲喝,等我的反應。


    我對這個傳說一點不感冒,但我還是裝出非常高興的樣子,喝下了這杯交杯 酒。     
「好了,交杯酒喝完了,干點正經事情吧。」


我脫下婚衣,露出堅挺的雙胸, 粉紅的蓓蕾在空氣中微微的顫動,
彷彿在呼喚趕快來人對她進行愛撫。


不知道是 不是喝酒的緣故,我感覺自己有點飄飄然,但我努力的讓自己保持清醒,
靠在光 少爺身上,火紅的小唇對著他的嘴吻了上去。     


沒有想像中的雙唇膠合,我被粗暴的推在的床上。我不解的看他,
卻看到他 眼中的譏諷與輕蔑。這是怎麼回事情。
    「小賤人,沒有想到你這麼的騷,難怪我哥哥會被你迷住。」


「你,你是誰?? 啊,你對我,我,做了,什麼。」


我感覺全身像被抽空了一樣,沒有一絲力氣。     他沒有回答我的話,
只是從上衣的口袋裡摸出一顆綠色的藥丸吃了。


然後兩 隻手在自己的後頸處摸索著什麼,沒過多久,他似乎找到了,
慢慢的雙手漸漸的 將這個東西拉大,我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他把自己的整個臉皮扯了 下來,但皮並沒有脫落,
而是仍然連者胸前的肌膚垂掉在胸前。


雖然整個臉皮都 被扯了下來,但裡面露出的卻是另外的一張臉,
而這張臉竟然是我見過幾面的光 少爺的妹妹——光亮的肥臉。     


「怎麼樣,很驚奇吧?」她的聲音變的尖利,尤其刺耳。


說完他將身上的衣 物全部的脫去。


她除了臉以外全部是男人,甚至還有男性的生殖器官,而且它還 是勃立著的。
     「這個皮可是原版的 哥哥的皮。讓我告訴你吧,我在昨天晚上殺了他。
然後 用巫術把他的皮剝了下來,接著我穿上了他的皮,就成了這個樣子。 」
說完她就 在我面前玩弄起他的陽物來。     


「我恨死你們了!!我因為有天生的肥胖症,一直得不到家人的喜歡。
甚至 老爸去世的時候也沒有把遺產留給我一點點。
而我那個混蛋的哥哥更是不把我當 一個人看,他看我的眼神簡直就是看垃圾!!
我要報復!!於是我開始研究那些 幾乎失傳的巫術。


我成功了,於是我準備取代那個混蛋哥哥,但是他要結婚了。


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我被你的美貌征服了,我的計劃也改變了,
我要取 代的對像變成了你。


呵呵,所以我才會讓你和「哥哥」結完婚,這樣你才有繼承 權。」


說完他走到床前,雙手撫慰著我美麗的身體,讚道「真是上帝的傑作啊, 不過,
他很快就是我的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發不出一點聲音,全身也無法動彈一下,但是神誌卻非常的清醒,
他給我 吃的應該是麻痺藥物。我在腦中急速的思考該如何是好,卻沒有一點頭緒。     


「咦?沒有想到你居然還是處女啊。」
她把伸到我密穴裡的手指拿出來道。


雖然在強佔了妹妹的身體後經常的自慰,但我卻非常小心的沒有弄破處女膜。  
   「那就讓你的初夜就在今天這洞房花燭的好日子裡被我取走吧。
說實話,這 個東西脹著可真難受啊。」
她握著陽物調笑著說。     


她重重的壓在我的身上,親吻著我的臉蛋,雙手在我的豐胸上面不留餘地的 大力揉捏,
而陽物則沒有一絲停留的直接頂到底,然後玩命似的抽動。


太刺激了, 除了剛開始被破處的時候有點疼痛外,
以後簡直就是無邊的強烈刺激與快感,比 自慰時候的感覺爽了千百倍。


如果我能發聲和行動的話,肯定是瘋狂的淫叫和迎 合。     
不知道什麼原因,她一直沒有達到高潮,而我卻被一次又一次的送到極樂的 頂端。


沒當我達到一次高潮,她就把無力反抗的我換一個姿勢繼續開始。
就這樣, 我被她弄的瀉身10次,直到第11次,才和我一起到達了高潮。
高潮後她趴在我的 身邊似乎睡著了。


    我知道就算麻痺藥物的效力現在消除,我也絕對沒有力氣逃跑,
所以我乾脆 就沒有產生逃跑的念頭。     
沒過多久,她應該是恢復了,坐在床上開始撫慰我的身體。
我很享受的閉上 眼睛,任她對我撫慰。     


「你真是淫蕩啊,要了那麼多次現在居然還不滿足。」
我沒有力氣開口反駁。     


「不過~到此為止了!!!!」說完,她停住撫慰我身體的雙手,掐住我的 脖子,
我馬上感覺到呼吸困難,難道我就這樣窒息而死??  
   「你放心,你死後,我會好好的把你製成人皮衣服,然後穿上它代替你活下 去的。」     


不,不,我不要死,求生的意志在最關鍵的時刻起了反應,
我用死馬當活馬 醫的心態默念起了那久沒有念的《血緣融合大法》。


結果一點事情也沒有,
這才 想到效力只有在六代以內的直系或三代以內的旁系血脈才能施法成功,
完了,完 了,


這下真的完了…     正當失望之際,房間門外傳出了陣陣撞門聲響「寒柳!寒柳!」
    是那個窮小子他的叫著“我”的名字,光亮口中呢喃著這個「他怎麼混進來 的,
這雜種的程咬金弟弟…」     「弟弟? 」


我心中感到疑惑光少爺跟那個窮小子除了情敵到底有啥關係突然 光亮也站了起來,
脖子也因為她的手要把光少爺的人皮重新穿在
她身上而呼吸順 暢她的頭還沒穿進光少爺的皮之前,


「碰」的一聲,房門掉下來了,而正好壓在 光亮身上「寒柳!」
看到窮小子他大喊著“我”的名字從門 口看到我的時候
他衝 了過來問我有沒有怎樣原來現在是在警衛交班時間,


因此他就混進來的而他正要 轉身找光少爺時,整個傻住,
因為他看到的是光亮的肥臉再加男人的裸體而且胸 前還連了一張人臉皮,
他整個感覺想吐我大喊著「這個女人殺了光少爺扒了他的 皮並且用巫術穿在她身上」
    只見光亮對著窮小子說「你這個老爸跟外面野女人交配出來的雜種,
你還有 膽出現在這裡!歐~我知道了,你們兄弟倆同樣喜歡這個賤貨,
只可惜啊我先搶 一步啦,哈哈哈哈」


她的刺耳聲音整個讓人感到厭惡,
=而在此刻了解到窮小子 跟光少爺是同父異母的兄弟…。  


   只見窮小子輕視著對光亮道「我是外面偷生的又怎樣?
至少我沒像你這噁心 廢物一樣」     窮小子拿出一把手槍口對準了光亮的肥頭。


只聽到一聲槍響,手槍的彈出彈 殼伴隨著光亮一起落地…  
   隨後光家的保鑣聽到槍聲火速趕往現場大家看到這現場整個目瞪口呆,
每個 人都想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以自殺解決後來光家的遺囑
其實是寫說直系親屬只有男 性才可繼承而窮小子
也成為了新的繼承人事後也回想起對吞噬妹妹靈魂感到以慚 愧,
而我以寒柳,繼承人的老婆,
的身份為了賠償妹妹陪著他所愛的窮小子繼續 活下去…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我現正努力完成【好市民達人】,請大家多多支持!
只要按「感謝」就可以囉!
台灣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大陸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