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3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27 20:10:04

初識林君是在兩年以前,我們同在s大進修的時候。記得第一次見她,我內心竟生出些許憐惜之意:她長得實在太過矮小,一米五二的身材,而且膚色黑黃,相貌平庸,特別是一雙暗淡而憂郁的眼睛,有點像《簡·愛》里的主人公。

  短短幾個星期后,我、林君還有同系的宛如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課前課后我們仨談起與愛情有關的話題,宛如自豪地說起自己曾被多個傾慕者競相追逐,講到興奮處,美麗的面龐上忍不住彩云绯紅。我笑起來,而一旁的林君則沒有笑。她用雙手支著下颌,安靜而仔細地聽著,可是唇卻是緊抿著的,目光里充滿了複雜的情緒。

  輪到我講了,我本是個羞澀的人,但關于戀人的幸福回憶很快沖淡了我的拘束,我甜蜜地向她們坦白,自己的愛情很簡單但我卻……不想,未等我說完,話便被林君突然打斷了。她說她的課本忘拿了,得馬上回教室去找找看,說完匆匆離開了。

  對于她的離開,我和宛如沒有深想。沒想到又一次,我和林君單獨閑聊時,她竟主動給我講述了她的一段近乎傳奇的浪漫情史。

  原來,早在9年以前,21歲的林君因爲一篇發表在香港某報上的文章,認識了在香港某文化出版公司任職的羅思梁先生,從此兩人成了筆友,神交數載,莫逆于心。后來林君遭遇了一次車禍,促成了他們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會面。自從這第一次后,兩人便頻頻地約會了。

  直到現在,林君還記得第一次應邀到羅先生家時的情形。他們站在幾乎占據了整整一面牆的落地窗前,眺望不遠處蔚藍無垠的維多利亞港灣;在巨大的油畫裝飾得古意盎然的休息室里啜飲著咖啡,欣賞油畫;在寬敞得能容下十對情侶翩翩起舞的飯廳里,在紅木餐桌上疊著雪白的印有蝴蝶花紋的桌布前,在紅燭搖曳的微光中對視著用晚餐……如此多年之后,他們的愛情也猶如細水長流,從最初的“鴻雁傳書”到如今的“情深意濃”,相隔已有九個年頭,就等著最后一步的珠聯璧合了。

  想不到林君會擁有如此美麗浪漫的愛情!我握著林君的手,真誠地祝福她與羅先生此生美滿幸福。她說謝謝你,將來我結婚時一定請你當伴娘。

  我一直等待著林君給我下結婚喜柬。偶爾通電話,互相詢問一下近況,我總要在最后添上一句:嗨,什麽時候結婚,別忘了你說要我做伴娘的。林君在電話那頭,燦爛地回答我,別急,到時候一定請你。

  不知不覺中時間過了一年。一個深秋的夜晚,和宛如通電話的時候,我們的話題不知不覺聊到了林君身上。我說林君結婚要請我當伴娘呢,可不知道她什麽時候才能和那個香港的羅先生成婚?不料宛如在電話那邊哈哈大笑起來,之后一字一句地說道:“你被她騙了。”她有個堂姐是我大學同學,半年前她告訴我,根本就沒有羅思梁這個人,而且,林君也沒有出過車禍,也從沒到過香港……”

  宛如的一席話,讓我如夢方醒。挂下電話,我在心里一遍遍重溫著宛如所說的話,一種被欺騙的不快湧上心頭,我甚至沖動地想即刻打電話給林君,質問她爲何要對我說謊。但我最終忍住了。

  我的腦海中一遍又一遍地浮現當年林君向我描述的情景,美麗的維多利亞海港,牆壁上中世紀優美的鄉間油畫,還有她那雙閃爍著興奮光芒的眼睛……林君的這雙眼睛定格在我的心里,我突然意識到,一個接近三十歲的女子,沒有美麗的面容,也沒有動人的身材,更沒有讓她驕傲的愛情,可能她只有通過幻想來安慰自己,成爲浪漫愛情故事里幸福的女主角。而我們旁觀的人,爲什麽一定要執著于故事的真假呢?我們就不能接納這樣一個美麗而無傷的謊言嗎?

  過了不久,我和林君還有宛如三人聚了一次。這一次,我沒有追問她的婚期,而林君顯然記得她給我的許諾,主動解釋說:“本來是打算年底結婚的,可是羅先生在英國的母親忽然生病,需要他回去照顧,結婚的事情不得已又往后拖了。不過明年開春的時候肯定要辦了,到時候一定請你……”

  我望著林君的眼睛,她的眼睛還是那樣,一說到羅先生,即刻充滿了歡快的神色,和她平靜時憂郁的樣子十分不同。而在她笑的那一刻,我不小心地看到了她眼角日益細密的小皺紋,心忽然被一種同情、痛惜和憐愛充溢。我多想告訴她,林君,在我眼中你不比任何女人差,你不需要用謊言來維護自尊。可是,我又不能這麽做。

  然而宛如卻大大咧咧地叫出來:哎喲,都老朋友了,你就別騙我們了,從來都沒見到你說的什麽羅先生……我著急地用眼神示意宛如,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她的話一出口,林君的小臉立刻漲得通紅,她躲閃著我們的視線,語無倫次地說:“羅先生在香港……我沒……沒騙你們,我們就快……要結婚了……”

  一場聚會最后在尴尬中結束。我的心開始爲林君深深擔憂,我想宛如的話一定給了她很大的傷害。

  第二年的情人節到了,街上的情侶像面人一樣黏在一起,一對比一對甜蜜,我在心里忽然想知道林君現在可好。

  電話那邊,林君的聲音幽幽地傳出來,虛弱得像一只小貓。我不知哪里來的一股勇氣,不等她開口,便噼里啪啦地搶先扔過去一大通話。我說,林君,雖然我羨慕你和羅先生美好的愛情,可是你們畢竟隔著幾千公里的路程,這樣的愛情注定太累,放棄吧,換一個愛人就是換一種生活。說完了,我小心地屏著呼吸。林君在電話里沈默了好一會,接著長籲一口氣,她說:“對啊,換,早該換了!”我在心里歡呼,祝賀林君終于走出了第一步。我繼續俏皮地告訴她自己當年也經曆過一段懸而未決的感情,但走出來后反而過得更好。我說你看看我,每天把家和自己收拾得干淨清爽,坐在院子里的李子樹下看書閱報見朋友,還偶爾出門看畫展買衣服。把自己的日子過得像風景一樣值得欣賞,自然就會有懂你的男人忍不住走過來……

  慢慢地,林君開始主動回應我了,有時候,聽到她爽朗的笑聲從話筒里傳出來,我欣慰地發現,用一顆仁愛的心對待朋友,遠比做一個明察秋毫的朋友有價值。

  兩個月后,正是春光明媚的季節。我坐在溫暖的陽光下,手里是一本叫做《托斯卡納豔陽下》的小說,這本書是林君送給我的。我輕輕地翻開扉頁,看到林君俊秀的字迹:“深深地感謝你,親愛的朋友/是你讓我發現/信念、友誼和愛可以解決女人所有的問題/而不一定要靠某個男人。”

  合上書的那一刻,我突然想起“托斯卡納”是畫家凡高寫生的地方,那里一定有著美得讓人驚歎的風景,林君此刻的心里也應該是美不勝收的吧。還想著,以后再見林君時要告訴她,無論什麽時候,我都願意做她一輩子的伴娘……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