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4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27 20:10:31

我的一個朋友有一年連遭打擊:丟了工作,父母又輪番病重,僅存的一點積蓄全部交給了醫院,妻子卻又在此時懷上了孩子。他在困頓的夾擊中,幾乎無力繼續支撐。

  而同樣從鄉村出來的我,當時剛剛大學畢業,手頭不僅沒有絲亳的積蓄,還欠下銀行幾萬塊的學費。陪他去醫院看望父母的路上,除了與他說說閑話,給他一些精神上的寬慰,我幾乎無力再給予他任何切實的幫助。經過一片繁華的商業街時,看著一些生活富足的人,在飯后悠閑地散步、逛街、購物,步履從未慢下來享受生活的我,便一陣憂傷,對朋友說:如果我現在有兩萬塊錢,我肯定分給你一萬。

  彼時朋友只輕輕說出一個“謝”字,便將臉別到一側去看遠處的風景。我們兩個人,在擁擠的馬路上,提著爲他生病的父母和懷孕的妻子準備的雞湯,無聲無息地向前走著。

  一年后我便離開了那個城市,朋友的事業與家境慢慢開始好轉,到后來我不只是可以給朋友一萬塊,十萬塊也沒有問題,但我卻因爲這樣那樣的原因而疏于跟他聯絡。

  許多年之后,我們無意中又開始聯系到彼此。一次在聚會上,朋友喝下幾杯酒后,突然就舉杯站起來,朝我鞠一個躬,而后說,知道嗎,你有一句話,一直到現在還在溫暖著我。我詫異,看著他微紅的臉,以爲他喝醉了,因爲我實在不記得,我曾經說過什麽樣感人肺腑的話,讓他十幾年來還念念不忘。朋友停頓了片刻,真誠地看著我的眼睛,說,還記得嗎,那年我很困難,你說,如果你有兩萬塊錢,你就會分我一萬塊,這句話到現在,每次想起還會將我的心結結實實地溫暖住。

  我的臉一下子紅了,我結結巴巴地說,可是,可是我並沒有那樣做啊。朋友笑著回答,可是,那時同樣貧窮的你,能有這份心,就已經足夠讓我銘記一生了。

  又想起年少的時候,有一天父母干活回來,在院子里用毛巾疲憊地擦洗著身上的汙垢。我站在他們后面,看母親時不時地直起腰來,用拳頭捶一捶酸痛的后背,便覺得心疼,走過去,用自己使不上多大勁的小手,給母親輕輕地按摩著。一邊按摩,一邊還逗父母開心,說,等我將來讀完大學,掙了錢,一定給他們買最好的按摩椅,讓他們累了往上一躺,不僅渾身舒適,而且很快可以睡過去,做一個烤面包一樣又香又甜的好夢。

  我記得當時母親轉過身來,憐愛地幫我整整衣服,說,爸媽不累,不用你買什麽東西呢。我年少粗心,並沒有看到母親重新轉過身去的時候,眼圈已經紅了。

  等我大學畢業之后,真的掙了錢,我卻早已將那個諾言忘記。甚至因爲要買房結婚,我還不得不接受父母半生攢下的積蓄。我很少買什麽東西給父母,而他們每次打電話,還要問我需不需要錢花,有困難的時候,一定記得給爸媽說。

  后來有一天,母親與幾個街坊坐在家里喝茶,聊起各自兒女小時候的事情,母親突然就迫不及待地發言,我們家孩子,從小就很懂得體貼大人呢,十歲時看我們干活累了,便說將來給我們買按摩椅,到現在每次想起他的話我還覺得心里暖烘烘的呢。我隔窗聽著母親語氣中的自豪與幸福,想起自己畢業以來,給父母所添的絲毫不亞于讀書時的麻煩,心底的愧疚,霧氣一樣升騰起來,一直氤氲到眼前變得模糊不清。

  我們究竟欠下了朋友與家人多少這樣忘記兌現的支票呢?我們又究竟許下多少說過便忘卻被外人感恩記住一生的諾言?我們打下的那些白條,在歲月里發黃。又褪去了最初的顔色,卻在一些人的心里,始終新鮮飽滿,宛若一朵秋天的雛菊,以最動人的姿態,綻放在微涼的風中。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