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606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9-28 08:10:03

《西遊記》著墨最多的是「齊天大聖」孫悟空,但其實最「搶鏡」的是「天
篷元帥」豬八戒,他好色而略蠢,正是雞蟲的最佳描寫,這裡,就細意的講述一
下豬八戒的鹹濕精神……

  「嘻……嘻……」王母桃園內,十幾個女仙在調笑,在天庭內,桃園占地千
畝,所以園內工作的女仙,亦有好幾十人。

  她們都是妙齡女郎,法力不甚高強,在仙家是十分寂寞的。

  天篷元帥,乃是天河十萬水軍的頭頭,他的法力,比眾女仙強,此時路過桃
園,聽到桃園內眾仙女的鶯聲,他亦心癢難耐!

  天篷元帥亦是個單身男仙,他一樣對女人的胴體好奇。

  「變!」他精通天罡三十六變,於是將手上的大刀,變成自己的模樣,跟著
搖身:「變!」

  天篷元帥就變了一隻小蝴蝶,飛入桃園去。

  「嘻……」園內眾仙女,原來正玩著捉迷藏,難怪鶯聲笑語吵得那麼利害。

  天篷元帥伏在一片桃葉上,目光灼灼的望著。

  仙女身上只穿一條裙子,內裡是什麼也沒有的,她們妳追我逐時,胸前兩個
肉球拋來蕩去,裙的下擺揚開,兩條白雪雪的玉腿飛舞,天篷元帥差點淌下口水,
露出原形來!

  他對一名穿藍裙的仙女,特別有興趣。

  因為,這名仙女是天庭第一美寡婦——嫦娥!

  嫦娥本來住在廣寒宮,但是平日裡閑的無聊,也會來這裡陪眾仙女玩耍。

  嫦娥胸前兩乳特別大,笑起來時亦特別甜,加上兩條玉腿修長,他看得牙癢
癢的:「變!」

  天篷元帥這次變成一條比頭髮還幼的毛蟲,就往嫦娥的身上飄過去。

  神仙亦要考功力的,法力強的神仙,有異物碰到身體,馬上會發出警覺,但
嫦娥只是吃了仙丹升天,法力不強,所以竟然絲毫沒察覺。

  「喲……正!」天篷元帥的小毛蟲,恰巧跌中嫦娥的乳溝上!

  「好香!」他鼻子聞到的,是她的乳香。

  她的乳溝很深,雙峰撐著衣襟,她剛才追逐了好一會,乳溝上上有著汗珠,
汗味帶著幽香,小小毛蟲聞得特別香。

  嫦娥還在追逐別的仙女,天篷元帥在她乳溝上想爬,她就覺得心口有點痕。

  她將痕癢處一揩,天篷元帥就從乳溝上往下滑!

  他已經變了條小小毛蟲,自然跌了個發昏,到他定定神來,只聞到一陣陣似
「鮑魚」的香味!

  小毛蟲陷入一處「林」海中,四周全是黑黑的、松松的毛。

  「我……我跌到什麼地方去了?」天篷元帥往上爬,他看到有條隙,好像有
溪水似的。

  他這條毛蟲好不容易從黑毛林中爬呀爬,爬到有鮑魚香味的罈隙旁。

  他看清楚了,這條隙是粉紅色的,香味十分濃郁。

  他想朝粉紅色的隙爬過去,但突然地震似的:「哎……不好……」

  天篷元帥變的小毛蟲掉到地上,差點給七、八對穿繡花鞋的玉腿踩死。

  「好險!」他馬上化成一陣清風,朝一條白雪雪的大腿吹過去。

  跟著,他又變成一根頭髮似的,直飄入她的裙內。

  「嘩!」天篷元帥又歎叫起來,他這次鑽入的裙底,是一個光禿禿的地方,
同樣有條溝,但氣味更濃烈!

  「呸,我來到白虎山?」天篷元帥想找攀手的地方也沒有,他只好爬到一處
有皺紋的地方,依在紋坑上。

  「好熱呀,不如我們到天河洗澡去!」一把嬌聲再晌起,說話的,是嫦娥!

  「好呀,不過,怕不怕那些天兵天將偷看?」另一把女聲回答。

  「不怕,桃林後面的天河,樹又大,葉又密,無人過來……」嫦娥說。

  「去呀!」眾仙女往桃林的另一面飛奔,天篷元帥抓著皺坑,免得自己又跌
到地上。

  他樂不開支:「嘩,何止有得看,簡直看不完!」

  眾仙女走到天河旁,齊齊扯開衣裙的帶子,就朝天河跳下去。

  「咚、咚」河裡有十多個一絲不掛的仙女,載浮載沈。天篷元帥馬上又變成
一條小魚兒,在眾多條白色大腿旁鑽來鑽去。

  「有毛,有好多毛,嘩,無毛,白虎!」他一面在腿隙中轉來轉去,一面哺
喃自語的品評。

  「哎……這個仙女牝戶生得太低,我……我可以直插入去| 」「嘩!這位毛
多,泡在水中,毛都遮住窟窿啦!」

  「啊!陰戶生得高,可望而不可即呀!」

  「太美了,這是那位仙女的牝戶?」天篷元帥一面在水裡遊,兩眼只是往上
盯著仙女的牝戶。那些仙女,自然不知道水裡有人偷看,有些還遊起水來,兩條
腿踢水,那兩扇牝戶,不停的一開一合抖動。

  天篷元帥只見她們的「秘洞」一張一合,看得眼也定了,索性伏在水裡動也
不動。

  「玩一會好了!」嫦娥的聲音又晌起,天篷元帥從聲音望過去,發覺毛多遮
住牝戶的,原來就是她!

  她脫去了藍裙,他一時三刻認不出她來。

  天篷元帥馬上又變,這次他變成根水草,從河底冒了上來。

  「嘩,好大呀!」只見無衫的嫦娥,浮在水上,她胸前兩個大乳房,亦載浮
載沈,將她粉紅色的乳頭,小小的乳暈半遮半掩。

  天篷元帥雖然是神仙,但他的陽具亦忍不住硬了起來,仙女們的乳房浸在冰
涼的河水內,人人兩粒乳頭都發硬凸起,乳房都堅實起來。

  「夠了,我們穿衣服走吧!」嫦娥首先爬回上岸,她兩個渾圓結實的屁股,
在爬起時,特別動人!

  「我一定要跟著她,跟她打洞!」天篷元帥下定了決心。

  那些仙女爬上岸,紛紛抖了抖身上的水珠,三兩下法力,就弄得身子幹乾淨
淨,然後穿回裙子。

  「今天收摘的桃子已差不多了,我們回去交差吧!」嫦娥說道,她時常喜歡
在要開蟠桃宴的時候幫著其他仙子們一起摘桃。

  「嫦娥仙子,明日我們約好同一時間再遊水好不好?」一個仙女嬌叫,嫦娥
笑眯眯地答應了。

  天篷元帥聽完:「嫦娥,嫦娥,我愛上了妳!」

  他的目光,盯住她不放。

  嫦娥和眾女拿著仙桃,駕雲離開桃園,天篷元帥遠遠跟著。

  那嫦娥乃是仙界第一美女,天篷元帥遠遠跟著她,看著她扭動纖腰肥屁股,
不禁欲火攻心,什麼大羅神仙儀態也顧不得了。

  嫦娥騰雲駕霧回到廣寒宮,她有點累了,就在一塊石上小睡。

  天篷元帥怎會錯過機會,他將身上的盔甲一甩,就飛換上前,壓在嫦娥身上。
她兩個乳房,本來是因為呼吸一起一伏的,那兩片朱唇半開半合,十分誘人。

  他一壓上去,就將她心口的兩團肉,由高聳挺起,壓成扁扁平平!

  「你……」嫦娥仙子張開眼。十分惱怒,她想變身溜走,但天篷元帥的注力
比她強,令她動彈不得:「不要……你走……嗚噢……」

  嫦娥剛想叫,朱唇就被他的口封著,他一吸,將她丹田的一啖真氣,吸了過
來,嫦娥馬上潭身發軟。

  他的大手,就按落她的乳房上,輕輕的又擅又搓。

  「哎……」嫦娥裙內再無衣物,仙女遭人姦汙,亦難反抗,她被他強有力的
手摸得幾摸,已經渾身發軟,一點氣力也使不出。

  她的胸脯急促的起伏著:「冤家……哎……」

  天篷元帥的陽具硬了起來,頂著她小腹:「嫦娥,我這東西硬了,就是想弄
妳下邊那個洞!」

  嫦娥的手推開他的陽具:「你是大羅金仙,如果給玉帝和王母知道,我倆…
…」

  「怕什麼,女人總會和男人玩這種事,妳……已經熟透……從了我吧……」

  「但做了之後,給玉帝和王母發覺怎辦?我……我是個寡婦,你不能這樣…
…」

  天篷元帥淫笑:「仙女也要思凡的,最多以後我們天天玩!。

  嫦娥這仙女,心裡七上八下的,粉紅臉也紅了,她心裡暗想:「如果不給他,
他的硬陽物一定會亂塞入我的牝戶內,我法力不如他,必定會給他入的!」

  嫦娥這女仙,她當年和後羿相愛,後羿弄到了仙丹以後,打算二人成親之日
在行服用,只是後來後羿給人害死了,嫦娥只好自己吃了仙丹,所以她雖然說自
己是寡婦,可到現在還是處女,從來沒有做過愛,心裡十分緊張。

  她瞪大眼看著天蓬元帥,她的反抗停了下來,天篷元帥又怎會不知道:「嘩,
奶子好美啊,我要親一下?」

  他將頭俯在她的乳房上,嘴巴含著她的乳頭,輕輕吸了一下,將紅豆似的奶
頭吸得凸硬起來,然後用舌尖去舐……

  「呀……呀……」嫦娥仙子被他含著乳頭舐了兩下,全身的毛孔都張了開來,
人迷迷糊糊的全身輕飄飄的,不斷喘氣。

  天篷元帥的手,扯開了她的衣帶。

  嫦娥仙子被他摸奶摸得軟了。兩條腿很自然的就分了開來,他的大手,正好
摸落她的牝戶上。

  「嘩……好多毛,真夠勁!」他的手指,在她的陰唇上飛舞。「哎……噢…
…要命……好痕呀……人家要尿尿了……」嫦娥發嬌嗔。

  他把手移開,將頭對著她的陰戶,只見兩片紅嫩的陰唇,水汪汪的,十分動
人。

  他伸長食指,在她陰唇上摸、弄,摸得她忍不住將兩腿一夾,夾實他的手。

  天篷元帥在她耳邊說:「好美的牝戶啊,我真想吻一下!」

  嫦娥仙子這時,已經羞得滿面通紅,心裡「砰、砰」的跳:「這……這怎可
以吻,你不怕尿都流入你口裡去嗎?」

  仙女對性事亦是一知半解,她把淫水當成是尿液!

  天篷元帥沒有理會,他的嘴,就吻在她的牝戶上。這一招有名堂。叫做「神
仙舐西,不同凡口叩!」

  他的舌頭,伸入她的陰道去,舔了兩下,她又感到,他用嘴唇,把她的陰核
含在口中,然後細細的啜起來。

  嫦娥只感到全身發軟,她對這種滋味,十分享受,比起他用手指去撩撥,效
果好上千百倍!她趁勢就把屁股挺高。

  他舐到「嘖、嘖」有聲,神仙舐西,自然更深入,更夠味:「哎……我受不
了……天蓬元帥……你……你打洞好了!」嫦娥被他狂舐,已經崩潰。

  他掏出陽具,對著她的陰揉道

  大龜頭先在「洞口」揉了兩她的陰道口被揉得張開!他的屁股提高,將龜頭
朝著她的陰道就是一壓!

  「呀!」她叫了起來,他的陽具有六寸長,這樣一挺,有半截已經插了進去。
嫦娥只感到牝戶口一麻,一條熱辣辣,硬硬的肉捧,猛地一下鑽到體面,插得她
的陰道又痛又漲,好像火燒一樣。

  天蓬元帥感覺到了嫦娥下身的阻礙,驚喜道:「你……你是處女?你不是寡
婦嗎?!」

  被破了身子,聽到天蓬元帥的話,她急忙推他的胸瞠:「我……我和後羿還
沒真的拜堂成親……啊……放開我……」

  天篷元帥聽了這話,心裡更喜,不理會她,再一挺,那六寸長的陽具,全塞
了進去。

  他不敢抽送,只是將陽具在她下體內「浸著」:「等一會就不痛了。妳頭一
次玩,總是有點痛的!」

  仙女對初夜,沒有凡人般認真,嫦娥見他壓在自己胴體上,對著她的臉吻了
又吻,口中說安慰她的話,雖然她下體漲痛。但心裡很受用,不由得也摟著他的
頸,她心想:「反正給他開苞了,也許頭一次較痛,以後就不痛了……」於是她
嬌喊道:「你玩吧,不過,不要把我給插死了!」

  天篷元帥給她弄得笑了起來,插在她牝戶內的陽具,開始抽送起來。

  嫦娥的嘴只是張大,口裡不斷喘氣,他抽送了幾十下,龜頭的肉,正好擦在
她的花心上,嫦娥初試雲雨情。這時,給他越插越舒一服。她陰道內。淫水源源
而出。

  「哎……哎……好過癮……早知這麼好。我……我一早就給你插……你……
快一點……狠一點……我……我現時不痛了!」

  天篷元帥這時亦不客氣,狠狠地九深一淺,狂狂的抽插起來。

  「哎……哎……」嫦娥嘴只是張大,口裡不斷叫:「哎……哎……撲死人啦!」
仙女叫床,亦一樣特別動聽。

  天篷元帥見她浪叫起來,抽插得也更有力了,一口氣就頂了三、四百下。

  嫦娥開始懂得擡起屁股來迎,她雙手摟住他的頸!雙眼翻白,臉紅紅的。

  「嗚……噢……」嫦娥突然一鬆手,身子像發冷似的抖起來,她高潮到了!

  天篷元帥的龜頭也是一陣酥麻,他瘋狂的再頂幾下,龜頭亦射出精液來。

  嫦娥只感到牝戶內一熱,一股濃濃暖暖的汁液!直射在她的子宮上。

  她雙手再次舉起來,緊摟著他,她的身子不斷顫抖。

  天篷元帥射了精,就頹然的伏在她身上動也不動。

  「你射了什麼到我裡面去?」她問。

  「我的精液,大羅神仙的精,有我千年道行的精華,給妳補身的!」

  嫦娥笑了笑,敵意減少了許多,摟著他:「我倆睡一會,等一陣再玩!」

  天篷元帥破了嫦娥的處女身,他低頭一看,陰莖上還有點點血潰。

  嫦娥只感到,他的陽具慢慢變軟,縮小,最後滑了出來,兩個人玩了這麼久,
亦有點累了,不覺就睡了過去。

  在天蓬元帥自己的府邸外外,天篷元帥的九齒釘耙,幻化成他的模樣,在那
寫呆站著,是天蓬用來給自己做不在場證明的。他是兵器所化身,自然不懂說話,
只是呆了一樣站著。

  也許是合該有事,太白金星這時突然雲遊經過,他走到天篷元帥前,一眼就
看出不對!

  太白金星是上仙,他一指,幻化成天篷元帥的釘耙馬上變回原形,「當」的
一聲跌落地上。

  太白金星在掐指一算……

  「豈有此理,我要去報告玉帝!」太白金星馬上騰雲向瑤池釆去,要投訴天
篷元帥。

  不一時刻,太白金星已請來玉帝,將二人捉姦在床。

  天蓬元帥和嫦娥俱嚇得面色鐵青。

  玉帝鐵青著臉:「天篷元帥,你不要活了!竟然敢和嫦娥做下苟且之事。」

  天篷元帥只能馬上跪倒王母跟前:「陛下饒命,小仙再也不敢了……」

  「你好大膽,還敢淫亂天庭,你和嫦娥都犯下天條,該該受罰!」

  天篷元帥面如死灰:「陛下,這不關她的事,要罰,罰我好了!」

  嫦娥仙女聽了,梨花帶雨,不敢多言,只心裡想:「這下可給天篷元帥害慘
了!」

  玉帝哼了一聲,看了一眼梨花一枝春帶雨的嫦娥,心中想到:「這嫦娥倒是
也美貌,若是殺了太可惜了……」於是對嫦娥道:「我知道,此事非你大過,所
以只懲罰你在廣寒宮面壁百年,不可出半步,但天篷元帥可惡,非要嚴懲!」說
著疾言厲色:「天篷,你喜歡行淫,好,我就要把你打下凡間,變成一個世間最
醜最無能的乞丐,等天下美女見到你的尊容,嚇得走避!」

  玉帝說完一揮袖,一陣勁風,就將天篷元帥由天庭打落三十三天下的凡問…


  不知過了多久,已經給震昏的天篷,只覺身體如直線般下墮,終於「砰」的
一聲!他醒過來時:「媽呀!我怎會這樣?」

  本來英俊不凡的天篷元帥,現時變了個豬頭人身的怪物。他嚇得汗水直流,
馬上奪路狂奔。

  本來,玉帝是想收回天蓬元帥的法力,把他變成了又醜又無用的乞丐,可是
不知怎麼,天蓬投錯了胎,變成了豬妖。

  「有妖怪呀!打妖怪!」村民很快就發現了在豬圈的豬妖,拿著刀棍來追。

  「老子以後姓豬好了!」天篷元帥走到大山,由頭再修煉……

  他在大山修煉了幾百年,法力恢復了不少,終於又起淫心。

  天篷元師變成了豬精,這天就駕雲經過深山上空,突然,聽到女郎的嬉笑聲。

  豬精一看,馬上渾身的血都沖到下體上。

  原來有兩個少女,身上只圍著小塊獸皮,在互相追逐!

  兩個女的相當高,長髮飄揚,渾身白雪雪的,兩條玉腿修長,在奔跑起來時,
胸前兩肉球上下的跳蕩,「姐姐,妳追不到我!」

  豬精馬上從雲頭跳下,他馬上幻化成一美男子:「兩位小娘子,你我再次見
面也是有緣,不如我們一起樂一樂吧!」

  兩個差不多高大的玉女眼見居然有人調戲她們,停止了嬉笑,上下的打量了
豬精變的美男子幾眼,接著怒道:「哪裡來的野男人,敢調戲我們,看劍!」

  較年長的玉女,不知從哪裡一抽出一柄長劍,直刺豬精

  「好!很久沒有打架了,正是技癢得很!」豬精亦變出長耙來對抗。

  兩種兵器對砍起來。

  年紀較嫩的那個亦抽出長劍,伺機偷襲。

  豬精自然不怕兩女,他十招過後,就將年長玉女逼得連連後退!

  「中!」豬精的長耙打中她的大腿,鮮血直冒。

  年長玉女馬上幻化成一團白煙走了。

  比較嫩的那個玉女嚇得慌了,手上的長劍就給豬精打得飛脫!

  他把玉女一把抱起來,放在腿上,一手就撫弄她的乳房。

  豬精一邊摸,下面的陽物就硬了起來:「小娘子,我這東西硬起來,就是想
打妳下麵那洞!」

  玉女用手在他的陽具上摸了一下,嚇得縮手:「去你的,我下麵的肉洞好好
的,你那東西又硬又大的,如果插進去,我會死的!」

  豬精變成的美男,掀起那塊獸皮,就摸到玉女的牝戶上,那裡毛少少的,她
急忙把腿一夾,將他的手夾緊:「不可以!」

  「女人總要和男的做這事嘛,妳已經熟透了,也應該開苞啦!」

  玉女搖了搖頭:「我給你弄過,如果天天想要怎辦?」

  「那我就每天來幫妳打洞!」豬精嬉皮笑臉。

  玉女嬌笑起來,她的手一托,就托住豬精的下體:「你就想,天天給你玩,
搞出病來怎辦?」

  豬精馬上撥開她的手:「妳如果用力的一擅,我的詞堂給擅碎了,我這條命
也活不成了!」

  玉女媚笑:「你那是什麼寶貝嘛,又不是我要摸的,是你自己送到我手上來
的!」

  豬精的陽具,雖然被她摣了一下,但並沒軟掉下來,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那
根東西:「妳們女人的、心都是那麼狠,這是給妳快活的命根,這麼大力擅,想
我死?」

  「既然是命根,就不應掏出來玩!」玉女媚笑。

  豬精忍不住了,也將玉女往石上一放,伸手一扯,就將她的獸皮小衣扯掉。

  玉女心中十分緊張,她怔怔的望住豬精的面:「你……你……」

  「妳的奶子好美,我要吃!」豬精俯下頭來,在玉女的乳房上,輕輕吸了幾
下。她那凹陷的乳頭就凸了起來。

  豬精用舌尖舐了舐那玉女已典來典去,口中發出「似哭非哭」聲音。

  她只感到全身輕飄飄,像躺在雲堆裡一樣,身上的每一處毛孔都張了開來。

  她的兩條腿,很自然地就分了開來,他的手,正好摸在她的陰戶上。

  「小洞好勁啊!」他的手沿著她的陰唇上上下下的摸。。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LIVE173視訊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9-28 08:11:09


  「哎……真要命……你……你這樣摸……我……我的西水不斷冒出來了!」
玉女呻吟著。

  豬精把手拿開來,趴到她兩腿之間,對著牝戶口一看:「啊!好引人!」

  玉女的陰唇,水汪汪的,兩片紅嫩的陰唇,十分動人。

  他伸長一隻手指,在她陰唇上撫弄著,玉女被他摸得穴內不斷發癢,淫水流
了好多,她大腿一夾,夾住他的手指。

  豬精又是一陣淫笑:「好美的牝戶,我真想在妳的上邊吻一壞!」

  玉女這時,滿面通細紅,心裡「砰、砰」的跳,她叫了一聲:「哎咆……怎
可以嘴下!面,我出的水會流到你嘴裡去的!」

  豬精一邊說:「我就要試試味道……」一邊用嘴,對著她好紅好嫩的陰戶,
吻了下去。

  「哎……哎呀……哎……」她感到他真的吻了下來,心裡十分舒服,全身發
麻。

  他用嘴唇把她的陰唇含在口中,用舌尖舔起來……

  「哎呀……好美……啊……你把口真有用……呀……呀……」玉女感到這種
滋味,實在太暢快了,比起他用手指去摸弄;要舒服得多!

  「呀……呀……呀……」玉女忍不住,就將屁股一上一下的擡高。

  豬精舐到她的陰核上。令玉女有無比的舒服,他的舌頭一伸一卷,令她的陰
戶奇癢,她受不了!

  「哎……哎……你用命根子搗我好了!」

  豬精想了很久的事,現在逗得玉女動情,他自然不會失去機會。

  她雙腿張開,他還嫌她的牝戶不夠濕,又塗了些口水在陰道上面。

  「哎……你每次玩,都要在我裡面吐口水?」玉女有點奇怪。

  「不是,等妳有了經驗,我不必吐口水,妳也冒出水來了……」

  豬精還伸長舌頭,在她的陰戶上多舐了兩口,玉女聽了也就讓他塗口水,豬
精挺起了陽具,對著她的「洞口」,用龜頭揉了揉,那陰戶被揉得張開一個小洞。

  豬精的陽具對準她的入口龜頭一挺,屁股一壓「吱、吱」兩聲,大陽具就插
入了一半!

  玉女只感到陰道火辣,猛地一下鑽到裡面去,插得陰道又痛又漲:「哎……
條硬硬的東西好大呀……哎……真要命……」

  她大力推著他心口:「哎……這不好玩……你的命根太粗了……我不。要…
…玩……哎哎……」狗豬精馬上在她面上吻了一口,再溫柔的:一這不要緊,第
一次是有點痛!玩多了就不會痛啦l 亡

  「哎……如果你把命根都插進來……我被插死了……你……你要負責啊!」
嬌欲的說。

  豬精廳了大笑起來,這一笑,他玉女又痕又怕痛,哈哈那根大陽具,就全部
插入她的牝·戶內,還微微的顫動起來。

  豬精這一笑,插得好深,玉女的嘴張得大大,只是在喘氣。

  他就輕輕的抽插了二下。

  玉女只感到龜頭的嫩肉,正好頂在花心之上。除了陰道口有點漲漲外,龜頭
擦著花心,有無比的舒服。

  「哎……哎……這大東西……頂……頂死人啦……」

  她不斷的嬌喘連聲:「我……我要死了……哎哎……」

  豬精抽插了一陣後,又停一會,然後又是一陣陣的抽送,弄得玉女的牝戶淫
水停不了!

  「呀……呀……好爽……快:快……」她被插得五、六百下後,忍不住叫起
來:「我一點也不痛……快……大力點……」

  豬精聽了,心裡亦是萬分高興,他用力一壓,那插的速度加快,用的力亦猛
很多。

  這九深一淺的抽擊,插得玉女嘴巴張得好大好大,不斷在喘氣,還浪聲浪氣
的怪叫起來:「呀……呀……你用力呀……」

  她這麼一叫,他用的勁更大了,把陽具往外一拉,拉出一大截,只留下一個
龜頭在裡面,然後又是狠狠的一頂!

  玉女的陰道被插得淫水往外直冒,龜頭一頂,牝戶內就「吱、吱」有聲,淫
水直噴!

  「呀……呀……」玉女的叫聲亦有節奏起來。

  他插得大力時,她叫得大聲,他用的力細,她哼得比較弱。

  他被了狠勁,又狂插了二、三百下。

  突然,玉女眼睛睜得大大的,雙手緊摟著豬精幻變的書生,嘴張得大大,不
斷喘氣。

  「我……我不行啦……」

  玉女剛說完,摟著豬精的手一松,頭一歪,潭身就不斷發抖,她想說話,但
渾身沒有了氣力。叫也叫不出來。

  而豬精頂多三,兩下,龜頭亦一陣酥麻,他怪叫兩聲,也射出精液來。

  玉女只感到牝戶內一熱,一股黏黏、濃濃鰍白液,

  對準她的花心噴射,射得她潭身發抖,舒服得無法形容。

  豬精這時喘了幾下大氣,動也不動的趴在她身上,下體接二連三抽摘。

  「你……你射了些什麼到我裡面去?」

  「精……精嘛……爽不爽?」豬精有氣無力的!

  不過!他肥大的屁股亦是擺動!

  就在這時,突然一聲嬌叱:「著!」

  原來那先前打敗的另一個玉女,持劍從雲霄直衛而下!

  男人射了精,正在喘息時,防護力是最低的,豬精亦不例外。

  女妖的刀鋒刺向他的屁股。豬精身一滾,屁股上就給削了些東西下來

  「哎呀!」豬精被削的,是他那根豬尾!(日後陪唐三藏取西經的豬八戒,
是沒有尾巴的,原因就在此!)

  他屁股鮮血直冒,發起狠來,就一奉打在被他撲完的玉女面上,跟著將她做
檔箭牌,往身後一格。

  那玉女想不到豬精會這麼狠的,她慘叫一聲!

  豬精乘著這空隙,化成一團煙走了,而女妖的長劍,就刺入玉女體內。

  玉女死後露出原形,原來是一隻青蛇!

  「妹妹,姐姐害死妳了!」

  女妖扔下長劍痛哭起來,她抱著青蛇的屍身痛哭。

  而地上就留下一截豬尾。

  豬精掩著屁股,飛行了半個時辰才來到一個縣城上:「好,就在這裡養傷!」

  他往城北一樹林飛了下去。

  「天篷元帥沒有尾巴,這也好!」豬精替自己止了血!休養了十多天,沒有
尾巴處才結了痂。

  十多天沒有性欲。對豬精來說是十分難受的,他傷一好,馬上幻化成人形,
到城裡趁熱鬧。

  正好這天,有一家人娶新抱。

  「哈……哈……人家娶新抱,由我來洞房,好事!」豬精嘻哈大笑。

  他馬上隱了形,跟在花轎後面。

  娶新抱的是城中陳員外!他替兒子陳大文娶了高老莊高秀才的女兒。

  這高秀才的女兒叫翠蘭,今年十九歲,生得苗條可人。

  豬精隱了形,一早已看過王翠蘭的花容月貌。

  「人果然是不錯。這女孩,我撲定了!」

  陳員外的兒子陳大文,不知禍臨頭,還高興地迎新娘子。

  拜完堂,吃過喜跑,初更時,陳大文送了新娘入房,就想去關門上床。

  突然,他見到門外站,一個自己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

  「怎麼回事兒?」他呆住了。

  突然,他就變成一塊石頭,給扔到園子裡。變成陳大文的,自然是豬精。

  他笑盈盈的走入房關上門,高翠蘭從來沒有見過陳大文,她的蒙頭帕被揭開,
就見到一個俏郎君。

  豬精變成的陳大文,十分俊俏,她芳心暗喜。

  「娘子,上床了!」豬精幫她寬衣解帶。

  高翠蘭心裡「砰、砰」的跳,她心跳的聲音十分晌亮。她粉面排紅,醜得要
命高翠蘭很快就被豬精剝得一絲不掛。

  她的乳房是結實的像覆轉了的飯碗,剛好一手摸一個。

  她腰肢纖幼,下體陰道微徽開敔,陰戶上沒有多少毛,但陰一隆起,兩片陰
唇是粉紅色的,十分誘人。

  「好美的胴體。」豬精的悄欲桃了起來。他一把壓住翠蘭。兩個人就滾落床
上。

  女孩對初夜是有一點害怕的,她怕痛,怕給男人弄死。

  但豬精不是太粗暴,他先吻她的紅唇,然後,俯頭再吻她的乳房,大嘴輕咬
著。

  他咬她的肉,咬她的乳頭,咬她的乳暈……

  「哎……哎……」翠蘭輕輕的哼叫起來,豬精的手按在她的牝戶上。

  她的牝戶是火辣辣的,他的手指在她的陰唇上爬動,她的下個開始濕起來。

  他的舌頭,不斷在她身上舐!她覺得十分舒服受用

  「呀!呀……」她喘氣輕叫起來。

  豬精幻化的陳大文,性經驗太豐富。自然將一竅不通的翠蘭,弄得驪飄欲仙。

  他的大嘴,舐過她的小腹,最後,吻落她的牝戶上!

  他的熱唇吻在她灼熱的陰曆上。

  「哎呀……」她兩條縫張了開來又緊合。

  她想叫,但又怕難為情,被男人舐牝戶,是一種至高無上的享受。。

  翠蘭雙眼觀白,紅曆不斷抖顫。

  她說不出話來,但雙手,很自然的就按住陳大文的頭:「不要……嗚……不
要……」

  他大口大口的舐,動物都有追求氣味的本能,豬精就愛這樓味!

  他的舌頭伸進她的陰道內授動。

  「夫君……官人……不要……我不……成……成了……」翠蘭像哭一樣叫著。

  「嘖……噴……」陳大文沒有理會,他只是大口大口的舐。

  她雖然是處女,但被舐得興奮了,亦是動情,何況,他一接觸她時,翠蘭就
已經動了情,下身不斷流出水來。

  「我不是尿床……吧……」她迷糊的叫著。

  「妳沒有……」陳大文又吻多好幾十下,他不斷將口水舐落她牝戶上。

  她的熱唇已經濕滑一片。

  豬精幻化的陳大文,露出陽具。

  「喔!」翠蘭張眼一看。馬上又嚇得合回雙眼。

  她好怕!

  怕他的陽具有六、七寸長,紫黑色的,比香蕉還大根。

  「這慶大的東西塞進下邊,我……我一定會被弄死的!」翠蘭心裡十分怕!

  「這女孩的牝戶,十分緊淩,等一會,我將大陽具塞進她下;一定十分過癮。

  豬精一壓在翠蘭身上,她就潭身發抖。

  他將龜頭在她陰道外,揩來揩去。

  翠蘭不知道他玩什什麼時,他突然用力一挺!

  「啊……啊啊……」她哀叫一聲。

  一陣火辣辣的感覺,直入她的腦海。

  她感到有點痛,但痛苦不是太強烈,跟著,他的大肉棒就整支插了進去。

  她只感到小穴被撐得開開的,西水四濺。

  「好爽!」豬精叫了一聲。

  他的大肉捧被夾得緊緊的,翠蘭的陰道十分窄,狂密抽插噴出精液

  他的巨根刺穿了她的處女膿,一絲鮮血由她的西離流出,淌在屁股下麵的床
馮上。

  「哎地!」她輕叫起來。

  翠蘭只感到下體顫抖起來,一下又一下的跳著。

  她感到撕裂的痛:「不要……不要那樣……」

  豬精稍為挺進,她就感到痛。

  他沒有再動,而是讓陰莖在牝戶的淫水中浸著。

  翠蘭有點不相信,她的小洞穴,可以容納得下一根這麼大的東西!

  「放鬆一下,很快就不痛了……」豬精在她的耳邊安慰。

  他的說話有催眠的味道,她只覺得十分受用。

  被變成石頭的陳大文,不知道自己的老婆變為少婦,開苞的不是自己!

  豬精的陽物,浸在她的西水中,越浸就越大!越沒就越硬!

  他忍不住大力的就抽送起來。

  「哎……哎……哎……」翠蘭被他插一下就叫一聲。

  他插得越密,她叫得越快,

  「呀……呀……」她只感到下個又辣又麻,他的大陽具,將她的內臘也勾出
來似的。

  豬精這次插了三百多下就打抖。

  他射出白白的精液來,但翠蘭沒有高潮的感覺。

  女孩第一次,都是在緊張下完成的,她自然沒有快感。

  她張開眼,只見陳大文伏在她的身上。不斷的喘氣!

  「哇!」她突然哭了起來。

  原來豬精陽物大,弄痛了翠蘭,於是溫柔的問:「娘子,是否為夫太粗魯,
弄傷了妳?」

  那翠蘭搖了搖頭,又是一味飲泣。

  她哭的是因為處女身沒有了,西窿雖有點痛,但「失身」始終有傷感:「我
身體……給了你……我……」

  豬精知道翠蘭哭的原因後,「哈、哈」的笑起來:「好了,我不再搞妳!」

  翠蘭馬上止住了哭:「官人,你……你……不要再來嗎……」

  豬精淫笑:「好……我……我再來!」

  他回氣比常人快,射精一柱香之後,下體又慢慢發硬。

  他的手又摸著翠蘭的兩隻奶!

  她的乳房是充滿彈性的,兩粒乳頭又不大不小。

  「好棒的奶子!」豬精忍不住,俯頭下去戴吸啜起來。

  翠蘭被男人一吻奶尖,那兩粒粉紅的蓓蕾,馬上發硬凸硬。

  「滋、滋」豬精的舌頭不斷舐她的乳頭,舐到發出清脆的聲音。

  翠蘭的身體抖顫起來,她兩粒乳頭已硬得像鐵,乳房是女人對愛需求的訊號,
她開始喘氣起來。

  「呀……官人……我要……呀……呀……」

  翠蘭拚命摟住豬精的頭,她的小腹不斷揩擦她的身體,牝戶不斷出水,那些
淫水,將豬精精液沖刷出來,弄得她西口淌出白色的涎沫。

  「好爽吧?看我多愛妳!」豬精一邊啜奶,一邊含糊節說。

  「但……但我的那個……」翠蘭只感到下體不斷湧出枯液而濕起來。

  她被他壓住,呼吸有點不顯暢。

  他的手就按在她的牝戶上:「嘩,好濕呀,妳……妳真是多汁美人……」

  她雙頰排紅,不敢望他。

  他輕輕扳開她兩條腿,一記偷襲似的,就像發硬的肉棍,一下就插了進去。

  「哎呀!」她全身發抖起來。

  他的陰莖一下就全挺了進去,那六、七寸長的巨物,將她兩片陰唇撐得反了
開來。

  他將她緊緊的抱住,那肉棍浸在她的西窿內,他沒有抽送,只是不斷用力扭
幾下屁股。

  他的肉棍在她陰道壁摩擦,翠蘭兩眼翻白:「哎……我……我……不要活了
……哎……」

  豬精的肉棍,浸了一柱香的時間後,開始抽插起來。

  「吱、吱」他每抽起半截陽具,又狠狠的插回西窿內時,她濕滑的陰道都
「水花」四濺,發出清脆的「水聲」。

  做了少婦的翠蘭,不斷亢奮的叫著:「快……呀……我死了……」

  她大聲呻吟著。

  豬精在她的喘氣吟叫聲中,加快了抽送的節奏,九深一淺的。插到她雙眼翻
白。

  「哦……呀……我不行了哎……」翠蘭叫著。

  豬精又插多兩下,就吻她的臉,又舐她的耳珠,翠蘭的神經全給桃了起來,
潭身發抖。

  她的牝戶更濕了。

  女人多水,有一樣不好處,就是抽送太猛烈時,陰莖會從西窿滑離出來。

  豬精插得快,所以陽具滑出來,但龜頭卻不偏不倚的頂中她的陰核。

  「呀呀……」翠蘭兩眼翻白,陰核被頂,快感一直傳到子宮深,處。

  「好爽哎……哎……」她的聲音也顫抖起來。身體發燙,好像被火燒一樣。

  他將陽具再朝她西窿塞了入去。他再次用九深一淺的速度抽插。

  當龜頭碰上子宮頸時。

  高翠蘭的陰道就一陣陣的收縮,把他的龜頭啜住。

  她雖然剛由處女變成少婦,但本能的已懂將膠肢往上迎合,好讓他抽插更有
力。

  「呀……不行……官人丟死人啦……」

  「哎……頂中人家花心啦……呀……呀……」

  翠蘭是爽直的女郎,她叫起來時特別動聽。

  豬精一邊上上下下的挺進,一邊又用手搓揉她的乳頭,手法是一會兒輕,一
會兒重,他刺激乳房的手段好,翠蘭情欲高漲,叫得更大聲。

  「快……快呀……喔……」

  翠蘭已拋開淑女假面,發浪不已,豬精轉瞬已抽插了近千下。

  她怕自己叫得太大聲,會被父母聽到,當她是淫娃,所以只好將手指插入口
內,用來減低聲浪。

  豬精挺著屁股狠狠操了一百多下。

  突然,他的面容扭曲起來:「不……不行……我……我要射了!」

  他打兩個冷誠,白白的精液就射入她肚內。

  「好舒服……呀……呀……」

  翠蘭享受著暖暖的精液,次噴入子宮內的快感。

  兩個人同時有高潮,她的手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肉棍。

  他的肉棍雖然已經軟了下來,而且還淌著白色的鼻涕,弄濕她的手。

  豬精仰天的躺著,翠蘭用腳勾著他的身軀,慢慢爬上他的身軀,然後像騎馬
似的騎在他身上。

  他雖然射完精,畢竟他是妖怪,身體強壯,那肉棒仍半軟半硬的挺立著。

  翠蘭忍不住了,將他那硬濕淋淋的東西,朝自己的小穴塞了進去。

  他的東西仍有力插入她的秘穴。

  翠蘭的感覺是比起上次還過權,因為,她是第一次爬上男人身上做主導。

  「唔……唔……真好玩……」她用下體指揩著他的陽具。

  她子宮內的精液,這時已經完全倒流出來,腥腥的白汁倒流在他的肚皮上。

  「我好快樂……」翠蘭伏在他心口上,緊緊摟著他。

  兩個人就這麼一睡,睡了起來。

  在熟睡時,豬精注力減退,他露出原形來。

  翠蘭起初不知,但到後來,感到有個長長鼻子頂著粉臉。

  她張眼一看,嚇得「哇」聲慘叫起來:「妖怪!」

  她顧不得身無寸縷,馬上跳了下床,往房外狂奔:「妖怪呀!」

  翠蘭這麼叫,自然驚醒了陳家上下,亦驚醒了熟睡的豬精。

  「不好!」豬精一摸自己口臉,知道原形畢露,他怒吼起來:「妳想走?」

  他的手一暴長,就穿窗而出,將全裸的翠蘭抓住。

  陳家的雙親及家丁,這時已走到房前,赫然見一隻七、八尺長的大手,穿窗
而出抓走新娘子,自然嚇得屁滾尿流:「妖怪!救命!」

  豬精一運妖法,房內窗和門立時閉上:「以後每日準時供應三餐美食,匆走
近房前一丈,否則……哼!把你們全變為石頭!」

  他在房內咆哮,而手上的翠蘭,一早已經嚇得昏了過去。

  陳大文的父母,既擔心兒子的安危,又不敢碰豬精,有人就教他,貼街招找
人除妖。

  但豬精是天篷元帥下凡,妖注高強,沒有人敢替陳家捉妖。

  那豬精每日和翠蘭吃飽後,就在房中淫樂,他幻變成陳大文模樣,翠蘭亦不
覺得他醜惡。

  他剝掉了翠蘭的衣服,將她抱了上床。拚命模她隆起的乳房。

  他的手類著乳房往下探索,隨著她胴龍的曲錢,來到陰毛覆蓋的牝戶上:
「妳近日毛毛長多了很多哩!」豬精一邊說!手指就在翠蘭的陰核及陰唇之間來
回挖弄。

  她的下體,被他的手指撥弄了片刻,已經開始濡濕·陰道內的汁液如洪水泛
濫般流出。

  「噢……好濕……你……你喜歡玩人家下面嗎?」翠蘭媚笑著。

  她是被豬精開苞的·所以她知道他是妖怪,也要跟著他:「來!幫我擔!」

  豬精指了指下姐,露出淫笑,不他圓圓的肚皮起伏不定,翠蘭雖然老大不願
意,但仍然著魔似的,跪了下來,把陰毛叢間那條黑柴捧著,用嘴慢慢舐腫脹的
龜頭。

  豬精的肉棍不僅又長又巨大,她張開嘴巴遭幾乎放不進去。但如果不含住肉
棍根部,他又不喜歡。

  她先上下舐了一番,繞著他的陰莖,舐了一遍,然後含住。

  她跟著把他的整根的肉棍,吞入喉嚨深處。當龜頭碰到她口腔內的帖膜時,
她有點噁心,但仍然努力的含著。

  「噢……太好了……就是這樣……」豬精吭叫起來。

  他十分滿意將翠蘭訓練成床上淫娃。

  他挺直腰部,按住翠蘭頭上的手亦愈來愈用力,她已經懂得一出一入的含著
他的陽具。

  「嗚……啊……噢……」她有點反胃。

  「不要太用力……慢一點……」

  當吮得興奮時,翠蘭忘記豬精是喜歡慢慢來的,她似乎想一啖咬下去。

  但她怕豬精的大力。

  「噢……娘子……妳弄得我好爽……」他叫起來。

  翠蘭受到稱讚,不由得加快了嘴巴的速度,偶然還把陽具末端含在嘴喜,好
讓他的龜頭,直插入喉嚨深處,揩著她的喉嚨蒂。

  她像含住糖似的,轉動著舌頭,舐得他的陽具,變了「鐵棍」一樣。

  他不斷呻吟,圓大的肚皮不斷起伏。

  「到我了!」翠蘭吮了一頓飯的時間,突然嬌叫·縣開口。

  「好,我就舔妳的牝戶!」豬精淫笑。

  他的頭伏到她的大腿中問,他的舌頭先在牝戶四周慢慢舐,舐過陰唇,舐在
噴尿的小孔上,他要等到翠蘭達到亢奮的高峰時,舌頭才鑽入她的肉坤內。′
「呀……呀……要死了……死了……」她叫著。

  他的舌頭經舐她的大颼內劉時q 她叫了兩聲,西窿內濺出淫水。

  他的舌頭從她大腿內側。一直舐到責起的肉丘上,還含著她的陰戶吸啜。

  「哎……哎……哎……」她上氣不接下氣,

  「快……快……入……」伸手緊抓著豬精的頭。

  當她以為他舐入時,舌頭又舐在她大腿兩側。

  翠蘭發出悲嗚。

  她不斷將腰肢挺起,就在這時,他的舌頭突然伸入她的肉縫

  因為他的舌頭伸入她的陰道內,她的呼吸幾乎停頓下來,她儘量把身龍往後
仰,好讓西窿能大大張開,迎向他的口部。

  舌頭在她的肉坤內攪動。

  她幾乎昏厥過去,翠蘭的情欲越來越亢,令她身體不停抖震她自己抓著自己
兩個乳房,那兩粒乳頭凸起、發硬。

  「妳已經很爽,出水了?」豬精一面淫笑,一面用中指插入她西窿內。

  跟著,他伸出手指,上面沾有她的汁液。

  「好香!」他把手指放進口內吮。

  「來吧!」翠蘭拉著豬精。

  他的陽具一挺,就插入她的牝戶內。

  「呀……呀……」她飛快的迎起屁股。

  他插了三、四百下。

  就在這時,屋外忽然傳來大叫:「豬精,你給我滾出來!」聲音很大。

  豬精呆了呆,他飛快的爬起:「有對手!」

  他不理翠蘭眉絲細眼,馬上穿回衣服,伸手一掏,掏出長耙來。

  他推開門,就見到一個猴頭人身的小矮子。

  「你是誰?」

  「我是孫悟空,來收拾你這豬妖!」

  那正是跟唐三藏取西經的孫大聖,他師徒來到鎮上,就聽到有妖精,自然義
不容辭的來收妖。

  「好大騰!」豬精舞耙和孫悟空對打。

  但,打了百來招,豬精已不敵!

  「走!」他幻化城一團白煙,就直銜上雲霄。

  但孫悟空的法力比他強。他很快就跟了上來,金箍棒迎頭敲下。

  豬精不是對手,馬上變成一條蛇,往地下鑽。

  但孫悟空就變成捉蛇的捎,去抓蛇。

  豬精又變回原形,和孫悟空對打。

  「當!」他的耙,給金箍棒打得震飛。

  「饒命!」豬精大叫。

  「畜性!我送你歸天!」悟空大叫。

  「停手!」

  半空突然傳來一道金光。

  注相莊嚴的觀音大士在雲端喝道:「豬八戒,你想成正果,就跟唐三藏洗師
取西經I !」

  「我願去,我願去!」

  豬八戒不斷叩頭。

  豬精給孫悟空收伏後,將變了石的陳大文變回原形。「老婆還給你!」

  陳大文望著眉目含春的翠蘭:「好了,洞房啦……」

  豬八戒和孫悟空,陪著唐三藏上路。

  師徒取西經過程中,將遇到被豬八戒撲過的兔女妖,要吃唐僧肉。

  但這是後話。

  而陳大文和翠蘭上床後,幾乎就給踢下床來:「你……你的東西這麼小?」

  她一摸他胯下,發覺只有四寸!

  這和豬八戒的六、七寸長不同。

  「來,給我舐!」她指指下身。

  「不,男人大丈夫,不能夠給女人舐。」

  陳大文提出抗議。

  「你不舐,也得舐!」

  翠蘭在豬八戒身上,試過好處,自然要丈夫做。

  陳大文堅決不從。

  結果他給翠蘭扔了出房。

  陳翁見到兒子痛哭。

  「媳婦要我舔她下麵,才準入房!」

  陳大文向父哭訴。

  「唉!兒子,你得回老婆,還想怎樣,她喜歡舐,你舐便是!」

  「我……我怕臭啊!」

  「怕臭?你閉著氣舐就可以嘛!」

  陳大文只好給老婆舐。

  「哈……女人下邊,原來不是太臭的味道,還似魚露呢!」

  陳大文亦愛上舐西。

  而唐朝時,男人給老婆舐西,成了一種習俗,這都是多得豬八戒。

  他令到陳家上下以後都以舐西為樂。

  豬八戒和唐三藏上路後,漸漸忘記了翠蘭,最後,還成了佛。

  但他的外傳,一直無多少人知道。

  順便說一句,那個被豬精給玩弄,之後間接害死的青蛇,便是大名鼎鼎的小
青,而她姐姐自然便是白素貞,後來青蛇死後,轉世到宋朝,遇到了那個時候尋
找許仙報恩的白素貞,二女得可以在續姐妹情緣。


                                【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