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123qwe1qaz
公爵 | 2016-9-28 10:25:47

《浴色之那些教會你做愛的女人》(1-2部完本)作者:不詳.TXT+CHM

【下載地址】
TXT     http://filemarkets.com/fs/c14223cq9w8e315qaz3/

CHM    http://filemarkets.com/fs/8142b31q8w2e31eqaz6/
【內容簡介】:

一、嫂嫂的誘惑

  第一次見到嫂子是許木上初中那年,那是隨父母去他們的朋友家走動,他家的兒子才哥剛剛成親,許木便稱才哥的妻子叫嫂子。
  在許木當時看來,嫂子人長得並不出挑,只是兩條細長緊致的雙腿拖著個圓滾滾的尻子讓許木的褲裆一陣陣的吃緊,許木那時雖然早熟,卻只能欣賞得了像臨桌小艾那樣童真無邪的可愛,卻無法體會嫂子當時那種成熟媚態里能帶給男人沖動的誘惑,但僅是如此許木還是爲嫂子胸前那對活蹦亂跳的家夥兒由衷的愛慕,另外上嫂子背后那對能拖著翹上背去的肉腚,再加上嫂子癡愛著貼身的衣物,當真就讓情動初開的許木覺得一陣陣尿緊,但苦在充斥脹大的老二到了廁所卻擠不出一滴尿水,直到現在許木才知道那叫勃起,並非幾個孩子沖著天比距離的尿緊。
  也正是這樣,許木對嫂子的印象便成了一種風景,一種能讓思想和褲裆里的物事都緊張的一個少婦。
  當時的許木在才哥家住了幾日,由于他的年幼和嫂子的毫不避諱,以至于許木欣賞到了無限的風光。直到許木懂得了些許性的道理后,他都是把嫂子作爲了手淫的對像。每次許木沈聲地呻吟著將白色的精液敲在門上的時候,他都一直在浮想著嫂子那對高聳堅挺的乳房和尻子。
  巧得是高中那年,許木以優異地成績考到了才哥所在的城市,所謂的巧合其實已經成了許木有目的有規劃的一種人生目標了,許木當然知道以自己父母和才哥父母的關系,自己一旦考到那里,便會理所應當地成爲才哥家庭里的一員,而許木對嫂子的夢或許就會變得更真實,這種欲罷不能的沖動,讓許木的學習成績突飛猛進,他不知道爲什麽,他一旦想到嫂子就會不知疲倦的學習,而且思路極度清晰,也因此在同學們都利用課余時間把妹子,調戲小妞的時間里,他放棄了那些乳臭未干的小兒科而是把精力完全都集中到了兩條腿就高出那些女生的嫂子身上。
  于是許木如願以償地考上了A市,並順理成章地入住了才哥的家,當天嫂子裸著兩條長腿穿著修身的牛仔短褲給他開門的時候,許木差點就不用手,只用褲裆里的老二就頂開了門才哥家的防盜門,許木的聰明讓他來時只穿了條寬松的褲子,所以還未見露其醜陋的形端。幾年未見,許木發現嫂子當時的影像不但還在,而且更鮮活,更耀眼了。薄施粉黛,巧笑倩然……許木把他所知道的詞彙搜集了個遍,只覺得無從下手,此時的許木才對自己裆下的老二起了敬佩之意,這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意境,似乎也只有老二這種“勃起”式的無言贊美才比喻的體貼。許木趁著嫂子進房的空伸手到褲裆里把他的“好兄弟”擺了擺正。
  一天無話,晚上七點時分,才哥回來了,對著許木做些應盡的寒喧,許木也將家里“聊表心意”的禮物呈上來,一件一件地證明自己此行並非白漢蹭吃。
  嫂子的手藝可稱得上一流,只叫個許木吃得腮鼓嘴脹,這種德行難免招惹著嫂子細細地笑,這不打緊,只這一聲笑差點沒把許木噎死在餐桌前。
  不知不覺就到了晚上,許木嫌嫂子看的那些肥皂劇累人累心,便想打量著嫂子的側影耗時,誰知客廳里才哥有意無意地開著昏黃暧昧的燈光下,不經意間卻見到才哥這空隙間已將手從嫂子寬大的睡裙里摸了進去,許木早就無心于電視里的故事了,他借著電視忽暗忽明的光線,時有時無地看到嫂子那張潮紅的臉頰,和忍耐不住開和的小嘴和雙腿,更加之嫂子難耐時難免動作過大而露在外面的私密所在,許木只覺得喉頭發悶,他知道嫂子里面根本就沒有穿著內褲,也許這客廳里的燈光就完全是爲了成就這般的好事而設置的,他們似乎熱衷于人前的這種大膽放肆的行動,許木雖不曾碰過女孩兒的身體,但同兄弟們A片盡覽也自認是個知曉性趣的人,斜對面的嫂子悶悶地把著遙控器,時不時地挪一挪那兩條細長的大腿,嗓子里偶爾發著悶聲,一旦意識到便用干咳來掩飾應付,許木看著這樣的場景,聽著嫂子那種細細的掩飾簡直心里發了慌,他真恨不得當場將才哥踢下沙發好將嫂子就地正法。
  盡管許木很願意留下來看好戲,但他實在受不了像嫂子那種暗淡燈光下的淫亂的眼神和淡淡的喘息聲,許木找個坐車乏了的托詞便趕回了自己的臥房,一進入房間許木便頂住門,慌亂地從褲裆中扯出老二來用力地撮動起來,幾乎是伴著低吼幾道白色的精液噴射出去,許木才軟軟地靠著門邊喘起氣來。
  而在他思想漸漸清明的這一刻,許木心底地好奇和沖動又湧了上來,許木輕輕地拉開門,望著客廳里仍然若有若無的燈光發愣,接著他便鬼使神差地脫掉鞋子,蹑手蹑腳地向客廳方向點著腳走去。許木克制著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壓抑著放慢著腳步。離得沙發越來越近時,許木聽著那呼吸聲更真切一些了,嫂子那銷魂的聲音仍然在克制著,卻又突兀地放大了塞到許木的耳朵里。
  “阿才,用兩根手指!唔……”
  嫂子終于不耐地擠出聲音來,接著又被才哥無情地用嘴唇封住。
  “啊……哈……嗯……阿才……阿才……快一點兒!”
  許木輕輕地靠著客廳光線著落不到的角落里,胸膛快要炸開來了。
  才哥的呼吸也明顯急促起來:“我的賤娘子,才哥的手都酸了!”
  “上來!”
  許木真切地聽到嫂子在才哥的耳邊迫切地說。于是才哥就滿臉喜色地扯開了皮帶,將褲子、內褲一件件地褪到膝蓋下面。然后一只手捧著雞巴,撩開了嫂子早已敞開的睡袍,摸索著往里頂。“啊……才哥慢點兒……里面還沒濕透呢!哦……”
  許木聽到嫂子那聲歡暢的啼鳴,只覺得褲子里濕呼呼的,許木從未有過不自禁的射精現象,而且是在手淫之后,也許是大腦太過刺激了以至于失去了控制射精的能力,許木顧不得那麽多了,只是目不轉睛地盯著沙發上兩個人緩慢地迎合著。
  “呃……啊……啊……嗯……才哥你今天真棒呀,是不是……啊……因爲……啊……房間里……有其他人……嗯……才這麽興奮的呀?”
  嫂子盡量讓句式完整,還要配合著才哥越來越激烈的動作。
  才哥突然低低地笑了一聲,“知我者娘子也!”
  說著身下的動作更激烈了起來。
  許木只看得見才哥起伏的動作,偶爾看到嫂子在沙發上拱起的身子應和著才哥的動作,許木更確定了嫂子這個“淫貨”的定義,只見她時不時地�起頭來咬才哥的耳朵,雙手時不時地環上才哥的脖子,再順著起伏的動作劃到才哥的屁股上,用力地將才哥的屁股向她的身體里頂,“哦……啊……啊……”
  她的聲音很低沈,卻別有一翻催情的效果,才哥的動作更大了起來,許木甚至能聽到才哥嗓子里擠出吭吭的聲音來。
  “阿才……阿才……我要到了……啊……啊……阿才阿才你等等我……啊……等等你的賤娘子……”
  “好你個浪蹄子,誰能經得起你這樣叫喚呀!啊……啊……”
  許木清楚地看到才哥死死地伏在嫂子的身上,一聳一聳地漸漸地不動了,而嫂子依舊咿咿呀呀地輕喊著,並不住地挺著身子,她咬著唇用力地支著身子,仿佛在研磨著才哥尚未軟去的雞巴,許木自然看得出嫂子並未盡興,但他卻已不能再留在這個地方了,于是他趁著兩人都余興未衰地時刻里逃回了臥室。
  這一晚上的許木也沒有睡沈,一夜都是那具裹著睡袍的身體,要不然就是白花花的立在那里,看不清容貌,又揮之不去,許木知道自己如果得不到嫂子總有一天會做病的。


二、嫂嫂的瘋狂

  第二天的許木早晨明顯頂著一臉睡眠不足的表情去學校報到。
  中午回來時,才哥已經不在家里,只剩下嫂子一個人,嫂子依舊熱情地和許木打招呼,此時許木才看到客廳的沙發上坐著個男人,看年齡大概和才哥相仿。
  吃飯的時候,許木才知道此人是才哥的一個外地的朋友叫王原,來A市有事要辦,所以就投靠到才哥的家里,而恰巧才哥單位今天出了公差,嫂子只能留他在家里等才哥回來辦托付的事,由于只住幾天也沒有必要再騰出個空房間了,恰巧許木的屋子里原本就備著一張供客人留宿的折疊床,于是便對許木說只住個兩三天,希望許木忍耐一下,許木自然不好再說什麽,只得欣然接受了。
  晚上客廳里的燈光已不再像那天那樣暧昧昏黃了,但嫂嫂那身貼身的衣物明顯要比當晚的電視節目要誘人的多,許木且不說,就連那個王原的眼神也是老大的不老實,只見他的眼睛不時地瞟向嫂子,許木認得那種目光,是那種淫邪無助的眼神。許木心底暗暗地好笑,也爲才哥有這樣的尤物而感到豔羨。
  王原很早便洗漱完了準備休息,許木也不好開著燈熬到太晚,于是許木也放下手中的書早早地躺下了,不一時便聽到王原那時有時無地酣聲,許木被催眠一般也早早地進入了夢境。
  睡到夜深,許木被一陣尿憋醒,于是許木便穿了拖鞋直奔廁所去了。許木上完廁所沖了水,到了門口卻隱隱聽到仿佛有調笑的聲音,這一驚讓許木所剩無幾的睡意完全地沖散了去,許木停了下來,伸長了耳朵仔細辨認起來,那個聲音很輕,但由于夜深的緣故,許木卻依稀能聽出對話中偶爾夾雜著女人的呻吟聲,許木想到這里,裆下的雞巴一陣挺立,難道是才哥回來了?許木疑惑地搖搖頭,才哥出去的時候特別叮囑至少要三五天才能回來的,而現在嫂嫂臥房里傳來的聲音分明就是嫂嫂的聲音,難道是嫂嫂在“自給自足”不成,許木這樣想著就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意識了,許木輕輕將腳下的拖鞋踢在牆根上,赤了腳輕聲地向嫂嫂的臥房走去,來到門前,許木悄悄地扒在門邊凝神聽里面的動靜。
  “呵呵,你就不怕阿才知道了割了你的那東西?啊……啊……原……再用點兒力!……快點兒……啊……”
  許木這一驚非同小可,不想嫂嫂竟趁才哥不在和其他男人這麽輕易地就勾搭在一起。這樣想著,裆下的雞巴差點兒沒充血漲爆,許木小心地放出雞巴來,輕輕地撫弄它,怕它一時控制不住再有什麽損害。
  “少來了,阿才一年不知出多少次差呢,他又怎麽可能知道!”
  那男人一邊喘著氣一邊低聲得意地說。
  許木終于有些明白了,看來這二人已經不只一兩次的苟合了,原來他是得知了才哥要出門才趕來和嫂嫂相會的。許木想著嫂嫂那股騷勁不禁醋意翻湧起來。哼!看來你早晚也將是我許木的跨下之物,許木心里這樣狠狠地想著。
  “我和你的丈夫到底誰強呀?”
  此時屋子里傳來那男人悶悶的聲音。
  “討厭死了!每次你都要問!”
  嫂嫂那股浪蕩完全充斥在了那間房間里,只聽得許木血脈贲張,“當然是阿原你的強了……你的又粗又長,哪是阿才那般小物件能比得了的……而且阿原你還這般會疼人……嗯……”
  嫂嫂已經顧不得體己的話兀自歡暢地吟叫起來“啊……啊……啊……好老公……啊……你的大雞巴好厲害……嗯……都插到人家心坎里去了……啊……從第一次和你在一起……人家就無時無刻不在想著你了!”
  “哈哈,你就不怕和你老公上床的時候叫錯我的名字?”
  那男人明顯對這般偷情樂在其中,不住地用言語挑逗著嫂嫂。
  “所以我叫阿才老公,只有對你才叫好老公,和阿才做愛的時候就算叫錯,他也不會反應過來的!嗯……”
  嫂嫂努力地控制著,卻不由地哼出聲音來。
  “哈哈,沒想到你不僅賤,卻還有賤的本錢,這確實是個不錯的辦法!好吧,今天就讓你好老公我好好伺侯伺侯你這個小賤人吧!”
  “好……好舒服呀……好老公……再快些……小賤人要上天了……美……美死小賤人了,好老公……啊……啊……啊……啊……”
  許木在門外聽著嫂嫂吃力地斷斷續續的聲音傳出來,最后就只剩下放肆歡暢的吟叫了。許木的手不由地加快了動作,伴隨著嫂嫂的呻吟更加用力地套動起來,他仿佛感到嫂嫂在自己的身下承歡,而此時身上的人正是自己一般。許木再也抑制不住了,他手上拼命地加快速度,腦中不斷浮現著嫂嫂沙發上那副潮紅淫蕩的表情,只一陣功夫,便終于忍受不住射了出來。許木知道屋子里事情也快辦完了,于是便悄悄地摸黑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他心魂未定地躺在床上,就著月光才發現對面床上的王原早已不知蹤迹,許木暗罵自己,出門時未曾留心對面的王原,這時才更肯定房間里的人除了王原還能有誰?難怪房間里聽著嫂嫂阿原阿原的甜膩地叫著總覺得哪里耳熟。許木靜靜地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不一會兒,便聽到有人推門進來,許木知道是王原事兒辦完了怕自己發覺所以匆匆地趕了回來恢複“現場”許木只好裝睡,夜也深了,不知不覺醒來就天亮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