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15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叫我惡魔
高級會員 | 2016-9-28 11:29:05

午後的咖啡小鋪�,客人不多。零零星星的散坐在中庭的玻璃屋�,走道和
四周的邊上,擺滿了大大小小、綠意盎然的盆栽。由屋外穿過棷樹透射下來的陽
光,充滿了恬適的氣氛。

  魚池邊的小桌上,兩個美豔嬌媚的女人輕輕的談笑著。銀玲般的嬌笑聲,不
時的引來其他男客好奇的眼光……

  一身勻稱的羊毛衫搭配著米白色、棉質的過膝長裙,長發飄逸的美人,帶著
文靜甜美的笑容,美麗的鋼琴演奏家馬玉珍,和她的密友鄭翠芝正在愉快地聊著
天。相較于素靜靈秀的馬玉珍,鄭翠芝始終給人有種冷豔的感覺,雪白的真絲襯
衫外面,套著一件裁剪細緻的深灰背心。同樣顔色的及膝窄裙緊緊的貼在她動人
的腰臀上,釋放著現代女性誘人的身段和窕窈的曲線美。俐落的短發和臉上冷傲
的氣質,使她像個冰山美人似的不可侵犯……

  「玉珍!妳這是來真的?還是說說而已?……」翠芝她淡淡地說著,邊看著
自己手指上的紅豔丹蔻。

  「……!」平時大方可人的玉珍,現在卻是扭扭捏捏的紅著臉,在無所不談
的閨中好友前,吱吱唔唔的說不出話來。

  冷豔的翠芝臉上有了淘氣的神情。談笑中,她忽然曖昧的看了玉珍一眼,然
後壓低了聲音在她耳邊說了一些話。

  玉珍突然地整個臉紅透了耳跟,害羞地看著翠芝提在手上的公事包……

  翠芝一邊向著玉珍輕聲的說著話,一邊從她手上的公事包中抽出一份印著類
似成人周刊小廣告的文件,那上面條列著幾則徵求『一夜情』的短文和圖片。

  玉珍在這幾年的守寡孀居生活中,除了平時上台演奏的日子和教導兒子外,
個人的生活卻是過得相當平淡,雖然近年來內心的情焰欲火日益奔騰難耐,在多
少個寂寞的夜晚�,讓人格外地空虛不已、春閨黯然……

  但此時她面對桌上的廣告卻是吶然張口、臉紅心跳,這成熟嫵媚的古典女鋼
琴師,並不知道要如何地玩起這現代的約會遊戲……

  浮現在玉珍腦海中的畫面,是綺麗浪漫、花香醉人的房間。是溫柔迷人的男
子、強健的肌肉、陽剛的體魄和孤獨的陰莖,有著俊美的面容……

  紙張上的一則短文吸引著她:

    『帥氣的16歲少年,響往在浪漫的夜�,與成熟的女人相約在麗
  池,在滿是燭光、玫瑰花的餐桌前,我們將愉快地用餐和共享一瓶甘美
  的好酒,並一起談論著我們的興趣和喜悅……』

  當玉珍指著那條廣告給翠芝看時,翠芝呀然的發出誇張的嬌呼!

  「玉珍,妳的年紀大到可以當這個人的媽媽了!……」翠芝在旁邊打趣的說
著,然後用她深紅色的指甲觸弄在那個數字『16』上面。

  「唉!……翠芝,妳真是討人厭!狗嘴�吐不出象牙來!我拿給妳看,並不
是我喜歡他,而是因爲我兒子也是這個年紀!」

  「他老是跟我說他喜歡成熟的女人!」玉珍皺著眉頭說。

  翠芝在聽到這句話時,臉上露出了相當古怪且不自然的表情,但玉珍並沒有
注意到她。

  「玉珍!大緻上一個16歲的男孩還是不成熟的,也或者是他還在幻想著有
一個親愛的媽咪吧!」

  「妳爲什麼不讓我介紹我表哥瑞文給妳呢?」翠芝故意岔開話題。

  玉珍想起瑞文,一個顯得有些老氣和古闆的中年人,他是翠芝的遠親。

  「瑞文!……噢!……不!多謝了!……」

  「……」

  玉珍又看了一下廣告後,便從皮包�拿出她的小電腦,把它打開來。

  「翠芝!我就先試試他好了!第一次做這種事,心�老是怪怪的!……」

  「第一次出來玩就挑個小男孩?!噢!王珍,我看妳不止是『餓壞了』,還
變態的很咧!……哇!中年女色魔悲慘蹂躪清純小男孩!……」

  翠芝誇張的取笑著眼前的好友,但心中卻也爲玉珍和自己的人生際遇感到難
過……

  「討厭!人家不理妳了啦!……」

  玉珍仔細的在自己的小電腦�回了個短文,並附加了一張脖子以下的近身照
片給小男孩,那是一張穿著大膽曝露的禮服、並且有著完美身體曲線的照片。

  玉珍沒有留下名字,便將Mail傳了出去。本來她想傳張全裸的照片來作弄小
男孩一下,但因害怕照片會在網上四處留流傳而作罷!

  玉珍相信,光是那張照片,就可以讓小男孩清楚的知道她傲人的身材。

  兩天後,玉珍在電子信箱中收到了一封Mail,小男孩約她下星期二在麗池見
面:

    『我美麗的女神啊!我將爲妳獻上一個浪漫的夜和甘淳的美酒,不
  見不散!』

  玉珍緊張得立刻打電話給翠芝:「喂!我收到回信了!他約我星期二見面,
陪我一起到麗池好不好?」

  「我才不去咧!我看妳這小騷貨啊,想男人快想瘋了!」翠芝笑著說。

  「妳連電話都沒和他交談過?!天啊!妳是真的瘋了!」翠芝還在笑著。

  「翠芝妳好討厭喔!……都是妳啦!拐騙人家。說人家需要男人的是妳,說
『想喝牛奶也不必養條牛』的也是妳,現在真的來了,妳還在笑人家!」

  「喂!翠芝妳聽我說嘛!……我和對方是約在公衆場所�見面,而且我會先
在遠處看看情況,假如不太妥當或是我不喜歡他,我會立刻離開那�,反正他又
不知道我是誰對吧!」

  「不要再笑了啦!……妳到底去不去嘛?」玉珍嬌嗔的說。

  翠芝陪著玉珍來到麗池門口,讓她下車後,便匆匆的趕回軍部去開會。

  「小美人,快到�面去吧!妳今晚很漂亮的,好好享受它吧!」翠芝說完了
後,向玉珍招了幾下手,便開車子走了。

  玉珍今晚穿著一襲白色緊身低胸的露背晚禮服,兩條細細的肩帶交叉在她圓
潤雪白的肩上,裸露的美背沿著動人的曲線和纖細的腰身,然後是被彈性布料緊
緊包著的豐滿臀部。網紋蕾絲的絲襪,讓玉珍原本就修長的玉腿,在冶豔的短裙
下,更是誘人無比。

  玉珍移動著她那雙白色細跟的高跟鞋,腰肢款擺的走入麗池。成熟美麗的女
鋼琴師,豐滿的乳房在低胸的禮服上形成深深的乳溝,盤起的長發、油亮光滑的
紅唇,戴上薄紗袖套的簽簽玉手上,掛著銀亮的小皮包,玉珍對她的美豔,是有
信心的。

  餐廳�有相當多的人,玉珍挑了一個比較不顯眼的桌子,坐了幾分鍾……然
後她看到和男孩約會的那張餐桌上,擺了一個銀色的冰桶和一瓶酒,一個男孩背
對著她坐在那�。

  玉珍突然地感到想當的緊張和不安,並不是因爲她今天第一次玩起這情欲的
約會遊戲。而是因爲她覺得這個男孩壯碩的背影和他短而濃密的頭發,她太熟悉
了。他……他是!……

  玉珍知道他是林豐,他是自己的兒子林豐。

  當玉珍訝然的走向餐桌時,林豐也剛好轉過身來,看見美豔動人的媽媽出現
在這�……玉珍驚訝的和兒子的眼睛對望著,腦中是一片空白的……

  這時候服務生已經走過來爲玉珍拉開餐椅,玉珍坐下來後,茫然不語……在
服務生把酒給林豐看了看後,便打開它並倒入玉珍的高腳杯中,玉珍心不在焉的
端起它來喝了幾口……

  林豐興奮的看著媽媽印在杯上的紅唇印,胯下的陽具怒挺了起來。林豐幻想
著,今夜在自己的公寓�,他將完全地占有自己的媽媽,兩年來想一親芳澤的夢
想,就要在今晚實現了……

  林豐事先在玉珍的高腳杯杯口上塗上一圈極烈的春藥,那是對人體無害的透
明液體,會讓女性在一個小時內,慢慢的升高性欲,大約在九十分鍾後,藥力才
開始全部發揮,會讓女性即使在狂烈的交合後的兩三天�,仍然有著須要男人的
高昂性欲。它是由軍部基于某種理由開發出來的一級管制品,被林豐無意間的獲
得。林豐已經用相同的手法來搞過好幾個成熟冶豔的美女,其中有些女人也因此
成了他的情婦和性玩物。

  玉珍喝了酒後,沈澱了一下情緒,她覺得做爲一個男孩的母親,她不能讓兒
子看出她正在爲此事不知所措。

  「媽媽爲什麼會在這�呢?」林豐打破沈默的說。

  「林豐!我想,是你邀請我來的喔!」玉珍故作鎮定的對著兒子嫵媚的微笑
著。

  林豐尷尬的搔首笑著,吶然的說不清話來,這讓玉珍産生他還是個大孩子的
錯覺!

  「媽媽!……」林豐把餐椅移近玉珍,緊靠著她並坐在一起,聞著媽媽身上
的香味,並且向她說明著。

  隨著林豐東拉西扯的說著,玉珍覺得她的身體慢慢的火熱了起來,情欲的激
流,在她緊窄的裙內奔馳著。雖然玉珍的頭有些暈眩,但她清楚的知道,在自己
俊碩的兒子前面,她高漲的欲火已經使得陰戶�的淫水大量的溢出,潮濕的蜜唇
早就已經將內褲弄溼了。

  (啊!……身體變得好熱啊!……想要……好想要男人啊!……)

  (啊!……溼透了……林豐啊!媽媽的花園全濕了!……好想要!……)

  玉珍明亮的眼晴開始變得溼潤、火熱的紅唇微微張著、呼吸也急促了起來。
當玉珍再次端起酒杯,品嚐著沁涼甘淳的美酒時,內心饑渴的欲念淫火卻是更加
的高熾澎湃。

  春情蕩漾、臉紅心跳的媽媽,看在林豐的眼�,好想立刻就把她抱起來奸個
痛快,他心想,該差不多了吧!可以好好的來享用媽媽這塊美肉了……

  在來麗池之前,玉珍就幻想著今夜能和一個俊美的男孩共渡浪漫的夜脕,在
情人溫柔的愛撫下,發洩多年來欲求不滿的滔滔情焰。欲火中燒的玉珍,漸漸的
把在心目中幻想的年輕情夫和眼前壯碩的兒子重疊在一起,渴望著他來撫慰著自
己寂寞的心靈和難耐的肉體……

  「我從不知道你是這樣的喜歡成熟的女人!……」玉珍輕聲的嬌嗔著,卻沒
有絲毫責怪兒子的意思。

  「不過,我想還是要謝謝你爲我所做的一切!……你這個壞小子!……」玉
珍用杯子輕輕的碰了一下林豐的頭,臉上露出了嫵媚迷人的笑容。

  「媽媽!妳是一個很美的女人。」林豐把臉貼近玉珍粉嫩的耳邊說著:「美
麗、成熟、溫柔又性感……」

  玉珍對兒子這樣露骨的贊美自己,感到非常的窩心和迷亂。

  林豐對玉珍所說的話,已經不是一個家庭中,正常母子間的對白。

  這時的林豐已經從餐桌下伸出了他的手進入玉珍的短裙�,隔著絲襪撫摸著
媽媽白細而嫩滑的大腿。玉珍隻是像徵性的掙紮了一下,但她卻沒有推開兒子的
手。受到鼓舞的林豐更加無所顧忌地在媽媽的裙內挑逗著她。

  然後當林豐他溫柔地用另一隻手抓著玉珍的手放在他的胯下時,玉珍驚訝地
發現兒子的雙腿間竟然是如此的焰熱和巨大。

  「隻要看到媽媽妳穿的那件緊窄性感的低胸小禮服,我這�就硬起來了!」
林豐對玉珍如此的耳語。

  「嗯!……啊!……」玉珍從微張的紅唇�發出輕微的呻吟聲。

  「我想和媽媽激烈地做一次愛!……媽媽!……給我吧!……」林豐在她裙
內的手指不斷地挑弄著玉珍潮濕的淫浪牡戶。

  「啊!……啊!……林豐啊!……」玉珍忍不住的又再火熱地呻吟著。

  (我承認我也是想要啊!……林豐!……媽媽也想要你啊!……我迷人的兒
子……)

  在強烈的春藥控制下,玉珍早已迷失在淫靡的地獄中了,心中雖然是這樣說
著,但這時在餐廳中有著許多的人,她是無論如何也不敢說出來的。

  兒子堅硬的陰莖在玉珍的手�抽動著,玉珍的浪穴也跟著迅速地濕潤著……

  (兒子啊!……媽媽想要你狠狠的肏幹我淫蕩的小穴啊!……)玉珍在心�
吶喊著。

  「我知道它是錯的。媽媽!……但我是如此迫切的想要得到妳!」林豐說:
「兩年來,我一直都想要占有妳美麗成熟的肉體。媽媽,給我吧!……」

  林豐的手包覆著玉珍的手指,使她隔著林豐的褲子緊緊的握住兒子怒漲傲立
的男根。

  玉珍是吃驚地感受到林豐的陽具又更加地粗壯和堅硬了,她從來不知道兒子
的陰莖是如此地粗長和熾熱。

  林豐的手指正在她溼潤的三角褲上觸弄著玉珍的淫穴,使她感到兩腿間的秘
穴像是被蟲咬般的騷癢了起來,玉珍她渴望得到一個更充實的感覺。

  (啊!……我是個淫蕩媽媽!……好想要兒子的大雞巴!……林豐啊!快幹
媽媽吧!……快奸死媽媽這隻淫賤的小雌馬吧!……啊!……)

  「和我回家吧!媽媽。」林豐輕咬著玉珍的耳朵說。

  「嗯!……」玉珍在心�知道這是不對的,可是她淫蕩火熱的女體卻是不受
控制的站了起來。

  玉珍無力地把頭倚靠在兒子壯碩的肩膀上,和他一同走出麗池……她知道以
後將會發生什麼事,但她卻不願意去想,現在的她隻希望兒子林豐粗長堅硬的肉
棒能整夜狂浪地幹弄著她騷癢淫蕩的小穴……

  從麗池到林豐的公寓,一路上除了從車窗外快速掠過的路燈外,玉珍對沿途
的街景沒有任何的印象,她隻知道這條路,絕對不是往家�走的路。

  在車�,林豐把褲襠的拉鏈拉下了來,像是嬰兒手臂般大粗黑的肉棒,直挺
挺的以傲人的角度矗立在玉珍面前,雞蛋般大小的龜頭發出油亮的光澤,它正向
著渾身發熱、嬌喘噓噓的淫美母親,一挺一挺的擺動著。春心已動、雙眼溼潤、
櫻唇微開的玉珍,在兒子的牽引下,把雙手放在林豐堅硬、悸動的陰莖上慢慢套
弄著……

  「媽媽!……再緊一點……噢!……爽……快!再快些!……」

  駕駛座上的林豐,舒爽的挺動腰身,配合著玉珍的套動。他伸出手有力的把
媽媽的頭壓在自己興奮的雞巴上,然後插入玉珍紅豔的嘴�。媽媽的紅唇緊緊的
含弄吸吮著他的大雞巴,先是用她的舌頭有韻律的舔著龜頭,再用她豐潤的雙唇
上下地吸含著林豐的大肉棒,巨大的龜頭頂弄在她的喉嚨深處,使玉珍的呼吸急
促地喘息著……

  「啾!……嗤!……啾!……嗤!……」車內所發出的淫靡聲音,和媽媽那
種騷蕩淫媚的神情,讓年輕的兒子更是爽快得連連舉槍、用力的插弄著……

  林豐剝下玉珍她禮服上細細的肩帶,把手伸入玉珍的胸前,撫摸著媽媽那對
曲線完美的肉球。嫩滑的觸感和凸起的乳頭,使年青的野獸不斷地留戀把玩著。

  「媽媽!……好爽啊!……爽死我了!……兒子的大雞巴……讓媽媽妳舔得
好爽吧!……幹!……等一下看我怎麼奸死妳這個淫婦!……幹!……」

  汽車飛快的奔馳著。林豐興奮的抽插著玉珍的小嘴,享受著美豔媽媽的絕頂
口交。他忍不住的愛撫著媽媽豐腴成熟的胴體,從裸露雪白的背部,摸向被短裙
緊緊包住的圓臀,然後伸過玉珍的腋下用力的搓弄著她裸露在低胸禮服外的兩隻
飽滿堅挺的乳房……

  玉珍根本就不知道她是如何地來到林豐的公寓,心�充滿欲望火焰的母親,
沒有意識到爲何才十六歲的林豐,在外面會有間這樣漂亮的套房……她隻是站在
那�,微微地向上翹著豔紅性感嘴唇,以慵懶的媚態挑逗著自己的兒子。

  輕柔浪漫的音樂飄蕩著,玉珍款擺柳腰地舞動著。年輕的兒子半躺在沙發上
用手托著下巴,視奸著媽媽誘人的胴體。平時端莊自持的女鋼琴師,在春藥的淫
惑下,寂寞空虛的芳心已經在等待著眼前年輕的情人,縱使他是自己的兒子……

  林豐上前摟住了媽媽的細腰,在音樂中和玉珍共舞著,雙手環繞在媽媽的腰
上,緊緊的將懷中的女體摟貼在自己的身上,在媽媽背後的手掌,隔著衣服時輕
時重的拍打撫捏著她豐滿結實的屁股。林豐不時地用他褲襠�堅硬的肉棒,一挺
一弄地磨擦著玉珍她燃燒的淫穴。

  「嗯!……啊!……啊!……熱啊!……」玉珍媚眼如絲的在林豐的耳邊呻
吟著!她的雙手正緊緊的圈在林豐的脖子上,不斷地親吻著年輕的兒子。

  盡管林豐他是如此強烈的想要占有玉珍豐滿誘人的肉體,但林豐並不沖動,
他想要慢慢的享用玉珍這成熟豔美的肉感胴體。輕輕的滑向她性感的臀部,窄裙
下的豐滿肉丘被用力的手指抓弄撫玩著……

  在音樂結束時,林豐熱吻著她的母親。年輕的兒子正啄食著媽媽的紅唇,他
的舌頭滑進了玉珍的嘴�挑弄著她,他愛撫著女體的手,在她的背上輕輕地拉開
拉鏈,然後將手滑進她的窄裙�,撫揉著玉珍她汗溼熾熱的美肉……

  玉珍被兒子推倒在沙發上,她讓年輕的男孩從她的短裙�拉下那件濕透的三
角褲。林豐跪在沙發前的地毯上,雙手由媽媽的裙�脫下那件白色的蕾絲內褲,
華麗高叉的雕花款式。在林豐的手�,縮成小小的一團,他把它塞在自己的口袋
�,然後撩起玉珍的窄裙,把頭埋進媽媽的兩腿間親吻著。

  「噢!……好癢啊!……好壞的男孩……弄得媽媽癢死了……嘻!……」

  兒子的嘴唇,在母親淫靡的肉穴上吸舔著。玉珍把她兩條美白修長的玉腿,
擱在兒子強健的肩膀上,林豐用雙手剝開她粉紅溼亮的陰唇,不斷的輕咬著媽媽
敏感的肉豆,溢出的淫水大量的沾在林豐的臉上,然後跟著也滴流在沙發上……

  「啊!……好癢……好難受……林豐……你舔得媽媽好暈呀!……」

  「媽媽好想男人啊!……壞兒子……媽媽想要你……大雞巴兒子!……」

  「啊!……浪死我了!……啊!……林豐啊!……媽媽愛死你了……」

  林豐溫柔地吸吮著媽媽的秘唇,一邊脫下自己的衣服。然後,他扯開肩上的
美腿,讓它們緊緊地盤在自己的腰上,赤裸著上身的林豐,雙手緊抱著玉珍扭動
的腰。

  眼如絲的玉珍,著迷地注視著兒子強健、陽剛的肉體,她的眼中隻有他--
林豐他是如此地俊美!寬闊的雙肩,厚實的胸肌和結實的臀部。而胯下那根傲人
直立的陽具更是玉珍所熱切渴望的寶貝。

  (好大的寶貝!……)玉珍在心�驚歎著,她恐懼地看著它,害怕著自己嬌
嫩的牡戶不能完全地讓它插入。但她仍然是狂烈地想要它!

  「啊!……媽媽想要壞兒子的大雞巴!……」玉珍腆靦地在林豐的耳邊說。

  林豐笑了……

  他吻遍了玉珍的臉脥和乳房,他濕潤的舌頭有技巧地舔著玉珍敏感的乳頭。
玉珍空虛地抓住林豐的頭,顫抖著將簽細的手指插在兒子的亂發中,狂亂又激烈
地的扭擺著她的細腰,興奮地期待著兒子的恩寵。

  「它們是完美的!媽媽!」他耳語著,他溫暖的呼吸輕吹著玉珍的乳房。

  「喔!……林豐!……媽媽要你插!……插進來!……想要大雞巴!……」

  「媽媽好淫蕩喔!竟然想要英俊兒子的大肉棒!……」

  林豐一邊用食指和中指鉗夾著玉珍粉嫩挺起的乳頭,然後用姆指撚按逗弄著
它,一邊讓下體粗大的陽物緊抵著玉珍多汁的蜜唇旋磨著。

  「親兒子!……給我吧!……親漢子……好老公!……求求你!……磨死妹
妹了!……想插啊!……我的親親小丈夫!……快搞死妹妹吧!……」

  「媽媽以後要做我的女人喔!……我每天都要操妳這個小騷貨!……幹!我
來了……浪妹妹,妳等著挨插吧!……」

  「親兒子!……媽媽是你的人了……以後你要怎麼搞我、奸我都可以!……
快!快奸死我吧!……啊!∼∼啊!∼∼∼∼∼」

  比死去丈夫更粗大的肉棒,刺進了玉珍守寡多年的美豔胴體,期待已久的大
雞巴,充實有力地頂進她緊窄又多汁的蜜洞�,緊緊包夾著火熱男根的淫唇,陣
陣的顫動抽搐著!

  (啊!……終于插進來了!……)玉珍緊摟著兒子的脖子。

  年輕的兒子正在奮力的抽插奸幹著母親的小淫穴,玉珍她媚眼微閉、櫻唇微
張,一副陶醉的模樣。使他更用力地往前挺動整根大雞巴,順著淫水狠狠地奸插
著她那溼潤的肉洞。

  林豐的大龜頭在她的穴�旋揉著,玉珍的全身上下有如千萬隻螞蟻搔爬著一
般,她直浪扭著嬌軀,欲火燃燒著她的四肢百骸,又癢又酸又麻的滋味,使她不
由自主地嬌喘呻吟著:

  「哦!插死我了!……狠狠的幹死媽媽吧!……林豐……媽媽是你淫蕩的小
母狗!……頂……頂到花心了!……哇!……又頂到了!……奸死我了!……」

  林豐將玉珍她的一雙美腿拉到自己肩上,加快抽送地猛搞著媽媽的花心。玉
珍被插得渾身酥麻地雙手抓緊了沙發,白嫩嫩的粉臀不停的扭擺向上地配合著林
豐。

  「嗯!……要死啦!……啊!……媽媽從來沒有這麼爽過!……媽媽以前白
活了!……我的好男人……啊!……啊!……頂死浪妹妹了!……」

  林豐邊用力抽出插入,邊旋轉著臀部,使得大龜頭在小穴�頻頻研磨著花心
的嫩肉,再用力一挺,再挺著整根大雞巴,對準玉珍的小穴肉縫齊根而入。年輕
的野獸欲焰高熾地大起大落的狠幹著媽媽,狂插猛抽的男根次次入肉。被男人搞
得狂浪不已的玉珍也嘺喘籲籲、汗水淋淋地用雙手雙腳像八爪章魚似的緊緊地纏
住兒子的身體。

  「啊!……不行了!……媽媽真的不行了!……啊!……酸死我了……」

  「哦!……又頂到花心了!……林豐……你弄死浪妹妹了!……好硬……的
大雞巴哥哥!……奸死媽媽了!……」

  「啊!……要出來了!……要……啊!∼∼∼∼∼∼洩出來了!……」

  林豐粗長碩大的雞巴,幹得她如登仙境般地欲仙欲死!玉珍突然地背脊一陣
酸麻,臀部猛地連連數挺,然後張開櫻桃小嘴一口咬住兒子的肩膀,用來發洩她
心中的喜悅和快感。

  被追趕到性愛高峰的美麗寡婦,臣服在兒子的大雞巴下了。

  性高潮後,玉珍滿足地昏睡在沙發上,林豐讓高潮後的媽媽靜靜躺著,在柔
和的燈光下,他凝視著玉珍那美麗的胴體。性高潮後的美人、泌汗泛紅的淒美女
體,衣衫不整、半裸地躺在沙發上。秀美的臉上發鬢散亂,性交後的淫液汨汨地
溢流在沙發上。

  還沒射精的林豐,貪婪地看著玉珍被他蹂躪過的女體,兩腿間血脈賁張、布
滿青筋的紫紅肉棒,仍然在一跳一挺地直立著。

  男人赤裸地走進廚房,端出了一甜品和飲料,把它們放在房間�面後又走了
出來……

  (媽媽真是沒用!這麼快就玩完了!……我今天要操妳一整夜咧!……)林
豐淫笑地想著。

  在剝光了玉珍的衣衫後,林豐把她抱進房間�的大水床上。林豐跨騎在玉珍
俯臥的大腿上,雙手在玉珍豐腴性感的屁股上撫摸著彈性十足的肉丘。沾滿了鮮
奶油的手掌,在媽媽白皙的背上和高翹的玉臀間塗抹著,沿著完美的女體曲線,
林豐把冰涼香甜的鮮奶油,均勻地抹在玉珍的身上。

  「林……林豐!……你又在幹什麼?……啊!……不要!……」

  玉珍被身上冰涼的奶油弄醒。發現自己趴睡在一張大床上,兒子正騎在自己
的大腿上,愛撫著自己的屁股。

  兒子用雙手捧住媽媽的大白屁股,把嘴放在她渾圓的肉丘舔弄著,他啄食著
媽媽身上的奶油一口一口地品嚐著玉珍成熟女性的嫵媚及幽香。林豐每一次的細
舔親吻,都讓玉珍呼吸急促地渾身起了個冷顫,酥麻麻的快感從她的雙腿間油然
而生,尚未消退的藥性使得玉珍的愛液越流越多,讓林豐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媽媽
興奮的程度。

  (又……又想要了!……林豐……媽媽不能沒有你呀!……)

  玉珍她隻覺渾身骨酥體軟,舒服得淫水如洩洪般流出,在過度的興奮和沖動
下,她媚眼緊閉、通體難耐地香汗淋淋……

  林豐把整個壯碩的身體壓在玉珍的背上。雙手由床褥間插入,讓玉珍那對圓
潤傲立的乳房緊緊地壓在他手掌上,美妙的觸感,完美地握持著它們。翹立的肉
棍在媽媽彈力的肉丘上頂著,剌激著玉珍的性欲。

  「嘻!……好癢喔!……林豐……你舔得媽媽好癢喔!……嘻!嘻!……」

  「不要啦!……壞小孩又要欺負媽媽了!……好壞喔!……啊!……你又咬
我了!」

  「噢!……別再捏啦……媽媽的乳房被你壓扁啦……真個是壞小孩!……」

  林豐狂野地啜食吻舔著玉珍的肉體,由耳後到頸肩背臀一寸一寸地細細把玩
著。然後他從床邊站了起來,抱著玉珍的細腰,把發蕩的玉珍摟了過來,形成母
狗般趴跪在床上的姿勢。

  「啊!……這個姿勢好羞人喔!……林豐!不要啦!……羞死人了!……」

  玉珍臉上暈紅未退,這時害羞地發起嗲來更是嬌媚嫣紅,豔麗無比。

  母親濕淋淋的牡戶被兒子的手指剌入,林豐站著挖弄玉珍顫動的陰核,從後
面清楚的看見女體順著臀溝往下,一條粉嫩溼潤的細縫,旁邊雜著許多細細的陰
毛。男人用手指在窒內頂弄著,追求肉欲的浪蕩女人努力地挺著、扭著、搖著、
篩著她的大屁股,騷媚地浪叫著。

  「啪!……啪!……」陶醉在亂倫快感中的林豐,被媽媽淫蕩的嬌呼給剌激
著。他興奮地拍打著玉珍高翹的屁股,美白的肉丘淫穢地印著男人的掌印。

  「啊!痛呀!……別再欺負媽媽了!……媽媽要大雞巴插……啊!∼∼∼」

  林豐配合著她大屁股上挺的動作,用大龜頭撐開媽媽的淫唇,把大雞巴插進
了媽媽的小穴�。玉珍淫靡的叫床聲,讓年輕的兒子爽快得加大了力氣用大雞巴
狠肏著她的小穴,這時媽媽的全身像烈火燒著一般,不停地顫抖著……

  「……我要它!……兒子……我要你……狠狠地幹你的浪妹妹!……」

  「……幹你母親發騷的小穴!……啊……好充實!……我的淫漢子!……」

  「……插死我了!……又……又頂到了!……好爽!……啊!……」

  「兒子啊!媽媽是你的小母馬……你……比你爸爸強太多了……啊……」

  林豐在玉珍的身上盡情作樂,任意享受,大雞巴激烈地插、瘋狂地幹,爽得
她死去活來,匆促的喘息聲絲絲作響,濕霪霪的香汗流滿全身,她子宮口的花心
像小舌頭般舔舐著林豐的大龜頭吸吮著。

  『啪!啪!啪!』林豐的小腹撞擊著媽媽肉感的大肥臀,在房�充滿著狂烈
的交歡聲音,兒子的兩隻魔手穿過玉珍的腋下,伸到她的胸口,抓著她那兩顆美
白的大乳房不停地捏揉著……

  「好兒子!……媽媽愛死你了!……頂得我好爽!……浪妹妹從來沒這麼爽
過!……」

  「啊!……好硬!……啊!……好哥哥!……妹妹跟定你了!……」

  「……啊!……啊!……賊漢子……頂死媽媽了!……」

  「啊!……你……伸進媽媽的菊蕊啦!……啊!……林豐!……你……不要
啊!……」

  沾著奶油的手指,從玉珍小巧的菊穴剌入,林豐一邊猛力地插幹著玉珍那久
曠多時的小肉穴,一邊有節奏地用手指在媽媽的菊穴�抽插著。不曾經曆過這種
又癢又痛的性交方式,玉珍隻覺得整個人天旋地轉似地軟趴在床上,她的整個臉
貼在床褥上,而豐滿結實的大屁股卻被林豐高高地撐幹著。

  「啊!……不行了!……媽媽死定了!……啊!……頭好暈!……」

  「不行了!……又來了!……啊!……林豐……媽媽又要洩給你了!……」

  高潮�的玉珍無力地扭動著她的身體,汨汨的陰精激烈地洩了出來。而在她
身後的林豐卻巧妙地在左手上抓了一把奶油,邊抽邊幹地在男根上塗了厚厚的一
層……

  「媽媽!我要妳的處女!……」

  在玉珍尚未意會過來時,林豐已從她不停顫動的肉穴�拔出男根,粗大堅挺
硬燙的雞巴整根地插進玉珍小巧的菊穴�。一挺再頂,林豐粗暴地將他碩大的陽
物,殘忍地幹進媽媽未被人開發的菊蕊�……

  「不要啊!……痛啊!∼∼∼∼∼∼」劇烈的疼痛,使得高潮後的玉珍暈倒
在床上。

  「嘿!……嘿!……媽媽的後庭可真緊啊!……」

  林豐亢奮挺硬的大雞巴被後庭的刮約肌緊緊地包夾著,在奶油的潤滑下,年
輕的兒子瘋狂地享用媽媽的菊穴,幾百下的狂抽猛送後,林豐的精液不斷地射入
玉珍的後庭�……

  「幹!……真爽!……現在才十點半喔!……先休息一下再來幾炮!……」

  年輕的兒子從玉珍的菊穴�拔出變軟了的雞巴,白色的精液伴著紅紅的血絲
從玉珍的後庭流出,顯露著妖美的景像。

  林豐滿意地看著它,『啪!』清脆的響聲,是林豐亢奮激動地打在媽媽的肉
丘上。

  「操!……媽媽這淫蕩的屁股還真美啊!……」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我現正努力完成【好市民達人】,請大家多多支持!
只要按「感謝」就可以囉!
台灣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大陸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