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0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28 23:26:24

那晚小城的街道很冷清。

  我漫無目的地開著出租車,酸澀的眼睛尋找著每一個可能打車的人。路過一家飯店門口時,終于有一個胖子向我招手。停下車,我發現竟然是杜軍。

  杜軍是我初中同學,在校時爲人小氣,愛貪小便宜,橡皮、墨汁之類向來是借著用。同學們都討厭他,躲著他。做爲同桌的我對他更是反感。一次,我新買的一支鋼筆怎麽也找不到了,便懷疑是杜軍偷了去,在班長的主持下,竟真的在他書包里翻了出來。杜軍嘴硬,愣說那鋼筆是他自己的。同學們當即把他送到學校教導處,他從此再也沒來上學。畢業后每年的同學聚會,也沒人願意通知他。近幾年聽說他搞廢品收購成了暴發戶,我卻對此頗爲不屑。

  杜軍上車后也認出了我,似乎有瞬間的尴尬,繼而又有些興奮。

  我們寒暄著,有意回避著當年的話題。他感歎:“時間過得真快,一晃就是三十年。”

  我也說:“是啊,那時我們上初中,現在孩子都高中畢業了。”

  “你的孩子今年高考咋樣?”杜軍問。

  我不無炫耀地說:“小子高考發揮得不好,只考了個二本。”

  “哦,教子有方啊!”杜軍的話里充滿了羨慕,“學費要不少吧?聽說你現在是自己一個人帶孩子,有什麽事找我啊。”

  他的話刺到我的痛處。前天,爭氣的兒子捧回了大學錄取通知書,可他這不爭氣的爹卻高興不起來。自己下崗、離婚,東挪西借湊錢買了輛出租車,干上后才知道是個賠本賺吆喝的買賣。現在,再向誰去借錢給兒子交學費?

  “不用,學費已經夠了。”做爲一個男人,總要有些尊嚴的,我尤其不能在他面前跌份兒。再說,他也就說說罷了。憑他的性格,如果我真向他借錢,只能是大家都難堪。

  把杜軍送到他家樓下時已是半夜,杜軍做出要掏錢包的樣子:“你跑出租不容易,我不能占你便宜。”

  “老同學,別太小看我了。”我極爲平淡地說,然后潇灑地揮了揮手,“再見,以后用車打我電話。”

  一晚上沒有活,最后還拉了個沒收錢的。我心里一邊暗叫倒黴,一邊開車回家。沒走出多遠,手機響了起來,是杜軍打過來的:“喂,沒到家吧,還得麻煩你送我一趟,我把東西落飯店了。”我后悔剛才把號碼留給杜軍,他這愛貪小便宜的毛病看來還沒有改。

  接上杜軍,我一臉漠然地開著車,卻在后視鏡里看到杜軍不停地在后座上摸摸這兒,捏捏那兒。我忍不住問:“找什麽?”

  “啊,打火機。”

  打火機?他的回答令我吃驚。難道他讓我開車跑這麽遠就爲了找他的打火機?如果還是在上初中的時候,我定會把他轟下車。我的油錢也夠買好幾個打火機的了,真是越有錢越摳門!我不無嘲諷地問:“是不是飯店贈送的那種一次性的?”

  他顯然聽出了我的弦外之音,有點難爲情:“是個質量很好的打火機。”

  直到從飯店返回杜軍家樓下,我都沒再和他說一句話。倒是杜軍下車后還反複叮囑:“回去后一定再好好在車上找找!”我在心里又一陣暗罵。

  停好車后,我打開駕駛室頂燈,想找到那可惡的打火機然后把它遠遠地丟掉。當我打開駕駛室后門的時候,卻意外地發現一個信封躺在座椅下面,拿起來,里面竟是厚厚的一摞百元大鈔。我立時血往上撞:這個家夥,他原來是丟了錢,怕我撿到不給他,便騙我開車回去,以便他自己到車上找!如果他對我有起碼的信任,也該給我打個電話,讓我找到后送給他。他把我看成了什麽人?

  我氣憤地發動汽車,準備立即給他送回去,可一個念頭很快閃出來:既然杜軍讓我帶他去酒店,說明他不能確定錢丟在哪兒。他那麽不信任我,我干嘛還對他這麽實在?這些錢不是正好可以救急,圓孩子的大學夢?

  我快步走回家,雙手顫抖著打開信封,抽出那摞百元大鈔,一張紙片掉了出來,上面的字一個個躍入眼簾:老同學,這點錢算借給你,再困難也要供孩子上學。以后同學聚會時請記著叫上我。另外,那支鋼筆確實是我自己的。

  我的臉突然火燒火燎般地疼。其實我早已知道那鋼筆是他自己的,因爲第二天我就在家中找到了自己的鋼筆,只是爲了自己的面子,沒對任何人說。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