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1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28 23:27:29

1945年8月6日,世界第一顆原子彈在廣島爆炸,因爲這顆原子彈、我父親感染了輻射塵,年紀輕輕就去世了。小學二年級的時候,母親迫于無奈將我從廣島送到了佐賀外婆家里,從此,我就和年邁的外婆相依爲命了整整8年。

  那時,我在佐賀的第八次運動會臨近了。對打算“初中畢業以后一定要和母親一起生活”的我來說,這是在佐賀的最后一次運動會。

  上初中以后,我每年必定寫信給母親,跟她說:“今年一定要來看我的運動會。”可她總是沒能來。

  那年我也不抱什麽希望地寫了信,想不到母親回信說:“今年會去看,我很期待。”

  我看到信時。還以爲哪里搞錯了。

  我好幾次做過這樣的夢,我懷疑這是夢,還捏捏臉頰看是不是做夢。是真的。

  母親給外婆的信上也說要來佐賀。想到母親真的要來看運動會,我就忍不住想繞整個佐賀跑一圈。

  第二天早上,我慎重地把信放進書包上學去。

  第一節課是社會課,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打開有花紋的信箋。

  “德永,那是什麽?”

  “我媽媽的來信。”

  “哦?”

  老師很感興趣地看著我的信。

  “什麽?要來看運動會……”

  “啊,老師,不要再看啦。”

  我假裝不高興地收起信不讓老師看。

  我不厭其煩地每節課都拿出信來看看。我向大家炫耀,我總是想聽大家說:“太好了!德永。”我想借著大家對我說“太好了”,不斷回味母親真的要來的喜悅。

  初中運動會的重要項目是長跑比賽。男子組的路線是出校門。沿著護城河繞一圈,經過城內,再回到學校。全長7公里,十分吃力的賽程。可是這在每天辛苦練習的我們眼中,不算什麽。

  實際上我連續兩年都拿了冠軍。

  但因爲今年覺得非拿冠軍不可。稍微感到一點壓力。

  越接近運動會,我越擔心那天會不會感冒,會不會拉肚子?腦子里老是浮現這些無謂的妄想,這在我是少有的。

  我沒有感冒,也沒有拉肚子。但是遇到更糟糕的狀況——我等了又等,預定運動會前一天該到的母親一直沒來!

  “她說會早早做完工作搭火車來,一定是晚了,沒趕上火車,明天早上就會來,別擔心,去睡吧!”

  外婆催我上床,可是我一點也睡不著。

  迷迷糊糊中看到母親來了,醒來發覺是夢,非常失望。我又迷迷糊糊地夢見運動會都結束了,母親還是沒來,醒來發覺是夢以后,反倒摸著胸口松了一口氣。

  就這樣反反複複,似睡非睡,折騰到天亮。

  外婆去上工時,我站在河堤上等母親來。

  火車早上從廣島出發,應該不會那麽早抵達,可我就是無法安心地躺在床上。

  到了上學時間,我滿心不安,但還是不死心。

  母親清清楚楚地在信上寫著“會去看運動會”,我相信她一定會來。

  到了下午,比賽項目進行到長跑比賽,我站在起跑線后,還在觀衆群中搜尋母親,可是到處不見母親的蹤影。

  長跑比賽開始。

  我按照自己的步調輕松起跑,騎摩托車做前導的是棒球隊的田中老師。

  我跑了20分鍾后,呼吸開始有點急促,同時拉開和后面那群人的距離。

  這個比賽在當地很有名,即使自家子女沒有參賽,還是有很多人沿途觀看。

  “那孩子跑得好快!”

  “真的好快!”

  我聽到這些聲音。

  我和第二名離得很遠,一分一秒地只想著向前跑。如果不這樣。我就會去想還沒有來的母親,可能影響我的速度。

  我的心跳加速。

  長跑路線也經過外婆家前面。

  馬上就到我們家了。

  “怦、怦、怦、怦”,我的心髒都快震破了。

  我想快點兒通過家門前,母親一定在那里。

  不,我不想到達那里。我不想失望!

  兩種心情在我心中交雜。眼看就要到我家時,我低下頭不敢看。我盯著腳尖默默地跑。

  “昭廣,加油!”

  突然,我耳邊聽到母親的聲音。我不曾聽過那麽大的聲音。

  我�起頭,家門前拼命呼喊揮手的,確實是母親。

  “昭廣,加油!”

  外婆也在旁邊笑著揮手。

  我又低下頭。越接近家門前,我越不知道該怎麽辦。

  我終究做不出電視劇里那種含笑揮手致意的動作。

  “喂!德永,看著你母親!不要低頭,�頭挺胸地跑!”

  田中老師騎在摩托車上對我喊。

  我�起頭,直視前方。

  終于跑到家門前。

  “昭廣。昭廣,加油!”

  母親拼命地揮手。

  我向母親大喊:“媽,我很快!我讀書不行,可是跑得很快!”

  母親哽咽著回答我:“你的腿像媽媽,腦子像爸爸!”

  經過家門后不久,我聽到像是抑制不住的嗚咽。仔細一看,是田中老師在哭。他一邊騎著摩托車做前導,一邊憋著氣嗚嗚哭著。

  “德永,太好了!你母親來了。”

  田中老師那汗水淋漓的黝黑臉頰上滿是淚水。

  我把挂在脖子上的毛巾遞給老師。

  我看著田中老師擦掉淚水,發現自己的臉頰也是濕熱的。

  “你擦吧!”

  田中老師淚中帶笑地把毛巾還給我。

  “老師,你擦。”

  “不用,你擦。”

  “老師,你擦。”

  “不用,你擦。”

  幾度推辭后,田中老師說:“這是我們哭的時候嗎?再快一點!加油!”

  說完,把毛巾扔給我。

  我胡亂地擦掉眼淚,又全神貫注地向前沖。

  向前沖,向前沖。

  我比誰都快,因爲有母親幫我加油。

  第一個抵達終點的我,超過第二名200米,據說這是學校有史以來最快的紀錄。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