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2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28 23:28:32

看守所38個號房的押犯,沒有不知道迪月娥的。她從暫押號到重刑號再到死刑號,一路惡迹,空前的獄霸。每隔幾天她就會被罰趟鐐,在兩排號房中間嘩啦啦地走來走去,五大三粗的凶猛相,腳腕鮮血直流,還是咧著大嘴笑。她8歲死了娘,9歲被繼父賣給江湖客,流浪學藝也百般受辱6年,15歲逃脫魔掌自己坑蒙拐騙,18歲入了黑道,不久成了大魔頭,22歲背著三條人命被通緝三年……

   有人說,生和死,對她來說是一個樣。

   那天,已到死刑號的她再次趟鐐,這次是罵了獄警,趟了很久。一個女警跑來了,讓她停下,然后蹲下身看她的腳腕兒,站起來朝一邊監視的獄警吼:“誰讓她這麽趟鐐的?你還有人性沒有?”那獄警說:“好好好,交給你了!”說著將鑰匙丟給她,就走了。迪月娥倒紅了臉,憨笑了一下。女警打開鐐,扶迪月娥回號,說:“好好的,少受點罪。”

   這個女警名叫劉朝豔,一直負責接見室,剛被調任管死刑號,現在,她是迪月娥的管教了。獄警們都明白,管死刑號是個不出功果的活兒,已被判處死刑的犯人,不會再想重新做人,也就不會再有悔過立功的表現,管死刑號的獄警,如果想輕松,就只需用特殊措施讓其在執行死刑前別自己死掉就行了。劉管教不這麽想。

   劉管教回管教室先打電話叫獄醫給迪月娥療傷,又挨個兒找重刑號女犯談話。

   管教室就在小院內,劉管教晚上沒有回家。她知道,迪月娥在各號房都是牢頭獄霸的崇拜人物,晚上必有叫號“安慰”的和“空投”送東西的,這對全體押犯影響很大。她去了死刑號。迪月娥在大鋪上躺著抽煙,負責看守她的小拘役犯人就在一角警報器下面坐著。迪月娥滅了煙坐了起來,苦笑。劉管教在大鋪邊上坐下來,看迪月娥腳上的傷,取了她的鐐,換上手铐。迪月娥傻笑著說:“嘻嘻,沒人對我好過,你對我好,我有點受不了……”“胡說!”“真的,我只有這十來天了,你就讓我再任性一回……我又不想給你找麻煩,你就讓別的管教來管我吧……”“還想趟鐐?”“嘻……”“你呀!十來天也就是比一生短了一點,也要好好過!”

   就在這時,獄警巡號的空當,兩邊號里有人扒后窗叫號:“迪姐好樣的……”“迪姐需要什麽說一聲……”劉管教歎了一聲,取出一條煙給迪月娥,說:“我這煙是干淨的。”迪月娥也歎了一聲,看后窗。那邊還在叫號。劉管教說:“你去回個話吧。”迪月娥起身,小拘役趕緊將幾床被子撂起放在后窗下,迪月娥踩上去對著后窗吼:“劉管教在這里,都給我老實點!”就一句,兩邊都靜下來了。

   這一夜,是看守所從未有過的安靜夜。

   第二天就有獄警納悶:“怪了,迪月娥怎麽不鬧號了?”

   劉管教心里很痛。這痛是迪月娥那傻笑讓她産生的,22歲的孩子,一笑還有一股憨沈氣,整個地只是一團可以捏扁捏圓的泥巴,而不是定形的頑石。她犯的是必死的死罪,但她絕非深沈理性之人,是無知和惡習將她捏扁了,十多年,從沒人想過怎樣將她捏圓。她還有十多天的生命,讓她清醒著走,還是糊塗著走,意義絕不相同。

   劉管教覺得迪月娥的病根是“失愛症”,從小的太多慘遇,讓她認定這世上沒有愛,只有恨。劉管教想到了一個辦法,她騎車滿市去尋找一個男孩。這個男孩是她和重刑號女犯談話時聽到的,是迪月娥唯一愛過的男孩,一個打工仔。劉管教覺得,她在號里能對密友說出來的人,肯定是她牽挂的人。第二天,找到了。劉管教很吃驚,男孩很老實,所有人都不會相信迪月娥會有這樣的朋友。她問起迪月娥時,男孩哭了:“阿姨,其實她心里一直想學好,她愛我,她說有錢了就帶我走……可我怕她,我知道她所做的事后,跑了……我對不起她……”劉管教問:“我想知道,你愛過她沒有?”男孩大聲說:“愛過,真的愛過!可我沒辦法救她……”劉管教說:“你可以救她,可以讓她有所愛地走……”她讓男孩第二天去看迪月娥,把心里的話說給她。男孩答應了。

   第二天,男孩來所后,劉管教去帶迪月娥,說有人來看她。迪月娥不信,劉管教說:“你不信的事,可能才是真的。”

   從不掉淚的迪月娥,一見男孩就哭了起來,一邊撲打:“你不愛我,還看我干啥?我都要死了……”男孩哭著說了許多,他愛她,真的愛她……迪月娥驚呆了,大哭起來……

   外邊許多獄警都流淚了,誰也沒想到,迪月娥有過愛,而且是一個好男孩!

   接下來,每天劉管教去看迪月娥時,迪月娥都是在鋪邊靜坐著,見她就羞羞地一笑,話也不多了,臉上的凶氣全沒有了,完全是一個文靜腼腆的小女孩了。

   最后一天,迪月娥被帶出號房時,對劉管教說:“謝謝你,阿姨!”劉管教一下子淚流滿面。

   迪月娥被帶走后,小拘役讓劉管教看一樣東西。小拘役給牢壁上潑了一盆水,牢壁上立刻顯出一行用肥皂磨出的大字:“劉阿姨,我錯了!我想活!這世上還有愛!他的,阿姨的……”

   誰說對將死的生命進行感化是毫無意義的?迪月娥從沒對任何人認過錯,可她對劉管教認了。所長知道了這件事,帶著獄警和全體押犯輪番看那牢壁上的留言,不少犯人都哭了,是清醒悔過的哭。生死莫及,愛能走到,當愛走進心靈,還有什麽症結不能融化的?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