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97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菲菲不給入
Crawler | 2016-10-28 22:30:20

當我清醒過來的時候,

不知道為什麼身邊突然多了那麼多又哭又笑的人。過了好久我才終於明白過來:原來我處身在精神病院!為什麼會這樣?我竭力回憶,腦海裡面卻一片茫然。

過了好久僠,我記憶的碎片才零星地拼湊到了一起,我依稀記起了我看到高考成績那一瞬間絕望的心情,再之後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我想我是瘋了吧?

那麼,現在我想我是恢復了吧,我已經可以正常地思考了,我是否要離開這個地方回家呢?腦海裡另一個聲音馬上轟鳴起來:不,決不!是呀,我考的成績真的太差了,我的落榜辜負了所有人對我的期望,我真的沒臉見任何人啦!!與其回到家裡顏面掃地,聽父母的長籲短嘆,我寧願暫時待在精神病院,至少這裡沒有人關心我考了多少分,能不能考上大學。

我馬上喜歡上了這個地方,這裡除了有奇形怪狀的病人以外,更有很多漂亮的女護士。尤其是小娟和小雯兩個死黨最是讓人賞心悅目,她倆上學時就是同學,現在也成天膩在一起。

她們大約都是不到20歲的樣子,身材都極好,小娟個子高一點,雙腿又細又長又直,並在一起一絲縫隙也沒有,小雯很清純靦腆的樣子,像極了徐靜蕾。

我聽到小娟指著我對小雯說:「這個人瘋得可有意思啦,你讓他做什麼就做什麼,嘻嘻。」

小雯說:「哦?我怎麼不知道呀?」

小娟說:「不信你看呀!」說著轉過來對站在旁邊不遠的我大聲說:「喂,你把左腿�起來!」我聽了,裝作很愚笨地想了很久才分清左腿,然後慢吞吞地�了起來。

小娟又說:「再把右腿也�起來!」我裝作同樣愚鈍地找到了右腿,然後�了起來,當然,我摔了個仰面朝天。

倆個美女放聲大笑,真是花枝亂顫,我也陪著嘿嘿地傻笑。

接著我又聽小雯小聲對小娟說:「可是他真的好帥哦,又那麼高……」

小娟打趣他:「那你就嫁他當個瘋婆子吧!」小雯臉馬上紅了,倆人嘻嘻哈哈地打成了一團……

入夜了,我怎麼也睡不著,有些病人還咿咿呀呀地發出怪異的聲音,我的腦海裡還是想著高考的慘敗,越來越煩躁,於是到走廊裡面散步。值班室的燈還亮著,我偷偷透過上面毛玻璃的缺口向裡面看,發現只有小娟一個人在值班。

她點著一盞檯燈在看書,護士服潔白如雪沒有一點瑕疵,燈光灑在她光潔的臉龐上,格外柔美,我在外面竟看得癡了,真是個美麗的女孩子呀!天使大概也就是這個樣子吧?

這時,小娟突然放下了手中的書,托著腮靜靜地凝想。看她想得出神,我想悄悄離開了,結果不小心踢到了門口的紙簍,發出了不大的一個聲音。已經深夜了,走廊很靜,所以還是被她聽到了。

「誰?」小娟開門走了出來。看到是我,她有些意外,說話很慢地問我:「你有什麼事嗎?」

我趕忙傻兮兮地說:「水……水……我要喝水。」

她說:「那你進來吧。」我在屋裡一邊喝水,一邊愣愣地看著她。

小娟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問我:「你看我幹嘛?」

我說:「你……好……好看。」她的臉馬上飛起了紅霞,看著我的臉龐幽幽地說:「你也真的很帥呀!」

我嘿嘿地傻笑。這時候我們都沈默了,兩雙眼睛都注視著對方……我真的很怕她發現我是偽裝的,馬上移開視線,從桌上拿起了她的那本書翻看,結果封面上居然是一個全裸的女郎,原來竟是一本黃書呀!

(事後我才知道,原來小娟中學上的是女校,上了衛校之後又都是女生,所以她這麼大了從來就沒真正接觸過男生,也因此對這方面有種格外的好奇。)

我直盯著封面傻笑說:「美……女……,嘿……」

她羞得一把搶了回去:「不許看!」想了一想,她又把封面對著我問:「她好看還是我好看呀?」

我傻笑著說:「嘿……她好看……她沒穿衣服……嘿……」

小娟氣得直跺腳:「氣死我了!死瘋子!死精神病!哼……」她對著封面看了又看,紅著臉彷彿在盤算什麼,她又�頭看了一下表,淩晨2點,終於打定了主意。她出去打開門四下看了一下,沒人,回身把門鎖上了。她要幹嘛?

小娟說:「不識貨的死瘋子,看在你是瘋子的份上就讓你開開眼界吧,不要留鼻血哦!」說著摘下了護士的白帽,一頭烏黑柔順的秀髮飄散下來,接著她解開了大褂的鈕子……真的是肌膚勝雪呀!

美麗的女護士在深夜的值班室裡面脫得只剩純白色的三點蔽體了,向一個她認為神志有問題的人展示自己的青春。她的身材真是太棒了,沒有一點的贅肉,雙腿修長、纖細圓潤……我看得眼睛都要掉出來了,喉嚨發乾,下面早就支起帳篷了,幸好她沒有任何男孩子的經驗,所以沒注意到。

「死瘋子,你說說看,現在到底誰漂亮呀?」她故意性感地扭動著腰肢。

「還……還是她漂亮……,她比你……穿得少,嘿……」小娟氣得要哭了,腳跺得直響,她咬牙切齒地說:「好!我看你死不死!」說著解開了胸罩,兩個碩大柔嫩的肉球立刻彈了出來,哇,太大了!

我強忍住了欲噴薄而出的鼻血。這時她又緩緩褪下了雪白的內褲,讓它順著光滑的雙腿滑落到地上……簡直就是維娜絲呀!我真的沒有任何語言來形容這完美無暇的軀體,我唯一的感覺就是頭暈目眩,幾乎喪失了思考的能力。

這次她已經不用問了,看著我傻張著大嘴兩眼發直流口水的樣子,她已經知道答案了。

正神魂顛倒著,突然聽小娟說:「不行!你看了人家的,人家也要看你的!」

接著小娟就開始剝我的上衣了,邊脫邊說:「精神病怕什麼呀!」

我說:「不……不要……」上身已經被剝光了。在我寬闊的胸膛露出來的一瞬間,她停住了,我想是我身上強烈的男人氣息打動了她處女的情懷吧?她開始看著我英俊的臉龐,凝視著我的雙眼,她的眼裡居然蘊滿少女脈脈的情愫。

我們離得這麼近,可以感到彼此越來越粗重的呼吸。她的雙頰也越來越紅了,然後,竟然,她對著我仰起頭閉上了自己水靈靈的大眼睛!我突然感到手足無措,我不知道是不是該吻她,因為我不知道她會不會因此發現我已經恢復了,把我送回家倒沒什麼了,我怕她會因為害羞而終止她這次瘋狂的嘗試。

我愣了很久,她睜開眼睛,用粉拳使勁捶打我的胸口:「死精神病!臭精神病!你壞死了!」我只好裝作不懂地傻笑。

這時小娟說:「人家可是把初吻給你哦!不過你是精神病,給了你也不知道,所以給了也不算,嘻嘻……」原來她還自我安慰呀!緊接著,她又閉上了雙眼,踮起了腳,滋潤鮮紅的櫻唇軟軟地覆上了我的嘴唇。好芬芳呀,我的血壓急劇升高!沒多久,她柔嫩濕滑的丁香小舌輕吐,緩緩滑進我的口腔,我馬上吸吮它,吸吮那處女清甜的津液。小娟的身體因為緊張而在微微發抖,雙手緊緊攬住我的脖子。

我也緊緊摟住了她光滑纖瘦的肩膀,感覺到胸前有兩個柔軟的肉球摩擦,上面還有兩個硬硬的小疙瘩,爽死了!!我的肉棒支得更高了!

由於貼得太近,小娟顯然注意到了我下面的變化,那裡對她這種好奇的女孩子吸引力顯然更大一些。她伸出一隻手怯怯地摸了一下那裡,「好大呀!」她叫了出來。她放開我的脖子,蹲下來雙手來解我的皮帶,我嘴上說不要,可是根本不想反抗,所以她很順利地就把我的褲子連內褲一下子拉了下來,我20釐米的巨大肉棒擺脫了束縛一下子就跳了出來。

「啊!」小娟羞得一下就雙手摀住了臉,隨著她雙手的離開,我的褲子一下也滑到了地上,我雙腳邁開,於是我們兩個就完全赤誠相見了。

她捂了一會臉,開始從指縫裡面好奇地向外看,一會才害羞地說:「好醜哦!」也許是我巨大的兇器很有吸引力吧,她用一隻捂臉的手輕輕地摸摸我的肉棒。

隨著她柔滑小手的接觸,我全身的血液和熱量彷彿都往那裡集中了似的。堅硬如鐵又滾燙如火的肉棒讓她覺得很有趣,她開始上下的摸索,可對於我則是太大的刺激了,我爽的閉起了眼睛。

就在這時,我巨大的龜頭感到了一陣濕熱柔軟的包容,原來小娟用火熱的小嘴含住了我的龜頭!我爽得簡直要爆炸了!可就在這時,一陣劇痛傳來,我下意識地把肉棒從她的小嘴裡面抽了出來,我看到紫紅的龜頭上還有小娟的一絲唾液和她的櫻唇相連。

她滿是紅暈的臉上寫滿了疑惑:「怎麼啦?」「別用牙咬!」

我馬上感到了失態,又傻傻地說:「要吸……冰棒……嘿……」她終於明白了,再次把小嘴張到最大才吃力地把我的巨大肉棒含進去,開始緩慢地吸吮吞吐。

說實在的,她一開始的技術真是不怎麼樣,但那種征服的感覺卻是無可比擬的,從上面看她,烏黑的長髮飄散在雪白的苗條身軀上,聖潔得彷彿女神一般。隨著小娟技巧的熟練,她吞吐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了,胸前碩大堅挺的乳房也隨著波浪式地振動,而且寂靜的值班室裡面能清楚地聽到她小嘴吸吮肉棒的口水聲和「嗯嗯」聲,真是太刺激了!

隨著她小舌的加入戰鬥,我龜頭的下沿被她舌尖舔弄,龜頭的一圈被她舌頭轉圈猛攻,我真的是吃不消了,一股股灼熱濃稠的精液隨著肉棒在小娟的小嘴裡面劇烈的跳動猛烈爆發出來!小娟猝不及防被大股精液衝進了喉嚨,不得已「咕嘟」一聲嚥了下去,可還是被嗆到了,引發了一陣劇烈的咳嗽,使得巨大肉棒從他小嘴裡面跳了出來,剩下的精液噴濺了她一臉一身……

過了好久,小娟才清理乾淨。坐到桌上氣急敗壞地說:「男人都一個樣!連瘋子、精神病都這麼壞!髒死了!人家不幹!你也得伺候伺候人家!不過,你應該感激你的病哦,要不是你的精神病,其他男人,跪下來求我都沒機會呢!嘻嘻。」

我傻笑著答應,不過她又惡狠狠地說:「你要是再敢用你下面的髒東西,我就用手術刀把它割掉餵狗!哼!!」好狠,嚇得我一身冷汗。

我小心翼翼第走過去,雙手捏住她一隻巨大的乳房(好柔軟哦,舒服死了),然後用嘴含住了粉紅乳暈上面早已立起來的乳頭。我大力地揉捏著,嘴也含弄吸吮輕咬,舌頭舔抵轉圈,處女哪裡經受得起這個,一會就雙眼緊閉,嘴裡發出哼聲了。

在我舔吮另一個乳房的時候,紅暈都已經擴展到乳房了,她已經陷入了快感之中不能自拔。

我把舌頭舔著她光滑的肌膚下移,舔弄過肚臍之後,來到了一片黑森林,正要繼續下移的時候,小娟突然又覺得害羞了,把雙手伸過來摀住了神秘地帶,「嗯啊……那裡不要。」

雖然她的舉動在抗拒,但她話裡的嬌羞卻讓我知道她並不堅決。我拉她的雙手離開,但她用力堅持,可她哪裡有我的力量大,我終於把她的雙手向兩邊移開了一段距離,我的嘴見縫插針,吸上了她早已氾濫成災的神秘地帶。

在我的嘴碰到的同時,她意識到了危機,扭動身體說:「不要!」同時雙腿夾緊想躲開我嘴的攻擊,結果只能夾住我的頭形成羞恥的姿態。

我雙手盡力拉住她的手不讓它們回去擋住,同時嘴在花掰的最中心上下舔弄最隱秘的洞口,吸吮乾淨小娟氾濫的充滿處女體香的愛液。最後我集中在上面那顆珍珠似的小豆豆開始盡力猛攻,舔、吮、吸、咬……

小娟的手很快就放開了,雙腿也失去了力氣,上身躺在桌上任我擺佈。她的叫聲漸漸壓抑不住了,為了強忍快感她像蛇一樣扭動著身體,洞口的愛液象絕堤一樣地湧出來,到最後,我每舔她豆豆一下,她的洞口和周圍的肌肉都會收縮一下,真是名器呀!

看到她的狀態,我慾火中燒,什麼都顧不得了!我站起身來,把怒張已久的巨大肉棒對準了氾濫的洞口。

小娟馬上意識到了,睜開眼睛厲聲對我說:

「哎……不行……!」雙手想推開我,雙腿也拚命夾緊。可是她沒有支點,怎麼推得開體壯如牛的我呢?

而且我的身體站在她雙腿之間,她白皙修長的腿也只能是夾住我的身體而已。

我不管她,繼續尋找桃源洞口,她的粉拳使勁捶打我,屁股也拚命躲閃,想躲開我的進犯。我已經興起,徹底喪失了理智,我用雙手牢牢控制住了她的屁股使她扭動不得,然後巨大肉棒向目的地挺進。

小娟嚇得大叫:「不要!!哎……不要!!哎……不要啊!哎……哎呀!」我的龜頭感到一陣穌癢,擠進了一個濕熱柔軟卻緊箍的肉環,哦……這就是女孩的禁地嗎?她掙扎得更凶了,幾乎是用盡全力企圖擺脫。

一不做,二不休,我的腰向前一用力,「滋」的一聲,我的巨大肉棒突破了一層障礙在滿是愛液的洞口裡強行沒入了一半,但被肉壁強大的握力阻住了。小娟痛得「啊!」的一聲慘叫,慘厲得讓我都心悸!

她的眉目扭曲,大顆大顆的眼淚從緊閉的眼睛裡面湧出來,上身因為劇痛而向上弓起,指甲在我胳膊的肉裡面深深地陷入……在她還拚命扭動掙扎的時候,我說:「沒用了,你已經是我的人了。」小娟無疑明白我這句話指的是什麼,所以她放棄了掙扎,把頭偏向一邊無聲地流淚。

我心裡油然而生了一種負罪感,我放開控制她屁股的雙手握住她的肩膀,滿是歉意地說:「對不起,我也是被你的魅力吸引的,我不是有意的,對不起……」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小娟並不理我,把頭冷冷地偏向一邊,閉著眼無聲地哭泣。時至如今,我已頗有悔意了,這難道就是我夢寐以求的告別處男的感覺嗎?但事已如此,我又能怎樣呢?不管是死是活,天堂還是地獄,總之讓我享受完這人間的極樂吧!

我在她冷漠的臉上唇上親吻,卻吻得滿唇的淚花。就這樣過了好久,我估計小娟應該沒那麼痛了吧?我也忍夠了這彷彿龜頭上綁了很多皮筋的緊勒感,我用力向前挺腰想更進一步,可小娟痛得再次大叫,肉棒卻沒能前進半點。

她的肉洞實在是太緊了!就這樣,我努力了3次,小娟痛得滿頭大汗了,卻還是沒有進步。

我決定向外抽試試。我把巨大的肉棒緩緩向外抽動,感覺到了她的肉壁全力的夾擠,不過卻移動了,她痛得緊緊咬住嘴唇。在龜頭即將抽離肉洞的時候,一大股愛液夾雜著紅色的血絲從洞口流了出來,緩緩流到桌上,小娟,真的抱歉了!我繼續向裡面挺進,再次進到一半的時候又進不去了。就這樣我反覆地進出了幾十次,終於順利了許多,小娟的眉頭也漸漸舒展開了,嘴唇也不咬了。於是我加大了力度抽插,我感到了她的呼吸也變得粗重了。

終於,在某一次,我一用力,20釐米的大肉棒終於連根沒入了小娟的體內,小娟又「啊」的叫了一聲,但我聽得出,這次不是因為疼痛,而是因為子宮首次被猛烈撞擊而下意識的叫聲。我終於完全進入小娟了!小娟終於完全被我佔有了!

現在我每次把大肉棒完全抽出,再8淺2深地進入,我喜歡聽連續兩次深入時我和小娟的小腹互相撞擊發出的"啪啪"聲和小娟因為子宮被搗的驚叫聲。這種在處女極緊極緊的肉洞裡拚力進出的感覺真的是無與倫比!

我喜歡看小娟雪白的肉體和粉紅的小陰唇之間有我黝黑的巨大肉棒進出的感覺,喜歡看她原本一條細縫的洞口因為我巨大肉棒的侵入而被撐成醜陋的圓形,喜歡我和小娟下身緊密貼合在一起的感覺。

女人畢竟是女人,不管在什麼情況下,她們的身體是不會偏人的。身體並不隨主人的意識走,它們有自己的選擇權利!隨著我的猛烈抽插,和恥骨對她陰蒂的大力揉搓,小娟已經完全忘記了疼痛,開始了忘情的享受。

她的聲音也由最開始小聲的哼哼到壓抑的呻吟,最後再到大聲地叫出聲來了,隨著我撞擊的啪啪聲和她下體撲茲撲茲的水聲,她也「啊……啊……哦……嗯……啊……」叫得很動情。她雙臂緊緊摟住了我,櫻唇和我不停地接吻,丁香小舌伸出嘴外,很淫蕩地和我的舌頭互相舔弄嬉戲,完全顧不得順著嘴角流下的口水。

她的身體也漸漸開始迎合我了,主動和我撞擊,主動扭動屁股使我能進得更深,主動用陰蒂摩擦我的恥骨獲得更大的快感……

看著小娟徹底淫亂的樣子,我真的很有成就感和征服感。隨著小娟極緊的肉洞對我龜頭的劇烈摩擦以及她猛烈的迎合,我就快挺不住了!不行,我還要再忍一忍!於是,我停下了我的猛烈撞擊,但小娟卻沒有意識到,依然在猛烈地撞擊迎合我,因為她的動作,我們的抽插和撞擊並沒能中斷!看到她追逐快感的淫蕩樣子,我不禁淫笑出聲來,她睜開了陶醉的眼睛,突然意識到了我笑什麼,狠命地用拳頭打我:「討厭……壞死了!!人家不來啦……哦……啊……嗯……啊……」

隨著她的繼續努力,我攀上了高峰,我說:「不行了,我要射啦!」

她嚇壞了:「不行啊!趕緊拿出來射!拿出來,快呀!」她越這麼說,越激起了我的獸慾,我用雙手緊緊抱住她的屁股讓她動彈不得,然後把20釐米的巨大肉棒連根沒入,使得身體緊緊結合在一起,在她身體的最深處一瀉千里……

我滾燙的精液全部澆在小娟的子宮上,這也激發了她最最強烈的高潮,她雙手雙腳最大力氣地抱緊了我,腳尖繃緊,全身僵硬,肉壁緊緊握住我跳動的巨大肉棒一陣陣猛烈地收縮,一大股灼熱的液體淋在了我的龜頭上……

我們的高潮終於都平復了之後,我保持肉棒插入的狀態把她從桌上抱到了值班室的床上。然後我們就這樣緊緊摟著,我巨大的肉棒還插在她緊緊的肉洞裡,她的丁香小舌吸吮在我嘴裡,我們一起很疲憊地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悠悠地醒轉了,床上只剩了我一個人。我向四周看了一下,發現小娟已經穿戴整齊了,坐在窗口向窗外望著。白衣勝雪,背影婀娜,真是宛如仙子一般。

我不禁怦然心動,叫她:「小娟……」她回過了頭,卻是滿眼的冷漠,冷冷地說:「你走吧。」我無言,默默地穿好衣服。在走出去的時候,我注意到桌上的血跡已經全部擦掉了,可床單上還有幾點的血痕,如紅梅花瓣一般。

出門時,我看了她一眼,她依舊望著窗外的藍天,沒有理我。我悄聲把門關上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的床上,回到了咿咿呀呀的病友中間,彷彿是一覺醒來一直就睡在這裡似的。剛才的一切到底是真還是幻呢?如果是真,上天真的會如此眷顧我嗎?如果是幻,那為何我的胸前和髮際會殘留點點的幽香和淚痕呢?

我在腦海裡面一遍遍地回憶剛才亦真亦幻的感覺,天使般聖潔的面容、柔軟的乳房、滾燙緊縮的肉洞、忘情的呻吟……可是眼前一浮現出小娟的淚眼和拚命掙扎卻無濟於事的絕望表情,我的心就下沈……真的對不起呀,小娟!

就在我昏昏沈沈糾纏在情慾和良知之間的時候,突然我屋裡的一個病友開始歇斯底里的發作,他瘋狂地嘶喊著摔打所有的東西,進而跳起來到另一個人的床上,兩個人開始了猛烈地廝打。

這時,隨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小娟帶著鎮靜藥品和針劑快步跑了進來。進門之後她先向我床這邊看,大概她首先想到可能是我吧,在意亂情迷的時候,她無法理智地判斷我是否神志正常,畢竟這麼久以來我都是瘋的,所以她還是覺得我是瘋的。

她看過來的眼睛正好和我習慣了故作呆滯的眼睛相遇,那一瞬間我看到了她作為護士特有的關切,進而變成了冷漠和幽怨。很快她看到了發作的病人,並朝那邊走快步過去,很明顯看得出來她走路的姿勢很不正常,被我那麼粗暴地撞擊和衝刺奪去了處女之身,下面一定又紅又腫而且劇痛,所以才會牽扯得走路異常。

小娟走到病人身後,把托盤放在床頭櫃上,拚命想拉開廝打的病人。毫無理智的病人被小娟的拉扯激怒了,開始轉而攻擊小娟,我在也看不下去了,跳下床向那邊跑過去,就在我要跑到的時候,病人一把把托盤推到了地上,舉起小小的床頭櫃向小娟砸,小娟嚇得尖叫起來。她的尖叫強烈地刺激了我的保護欲,我不顧一切地撲過去從後面抱住了那個體壯如牛的病人,他回頭看到了我,然後手舉的床頭櫃轉朝後砸往我的頭上落下,接著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被一陣極度的舒爽刺激得清醒過來了,雖然我的頭昏昏沈沈非常的暈,但我還是能感覺出來我20釐米的巨大肉棒高高聳立著堅硬如鐵,龜頭正被一張很小很小的火熱小嘴含吮著。我張開眼睛,發現躺在值班室裡能推動的擔架床上,一身雪白趴在我下面的正是小娟。

哇,靈活濕滑的小舌頭在龜頭四周遊走,櫻紅的嘴唇向下移動,隨著一陣濕熱一大截巨棒被她吞進小嘴,只是剛進不到一半就抵到了她軟軟的喉嚨,接著一陣涼爽,肉棒又慢慢從她小嘴中露了出來,直到櫻唇只含到龜頭的最上端。

小娟很吃力地把嘴張到最大又吞吐了幾次,�頭看了我一下,發現我正直勾勾地看著她,她馬上羞得滿臉通紅,穿著白大褂甚至連帽子都沒摘用小嘴吃力吞吐巨棒被看到的確很難堪,她馬上吐出我的肉棒,上來捶打我:「討厭……」我只好發出嘿嘿的傻笑。她摸著我的額頭問:「你終於醒了,好些了嗎?」

這時我才感覺到額頭上已經纏上了白布,看到她眼裡的怨恨已經變成了關切、感激和溫情,我的心裡非常欣慰,我對她說:「為……你死我也開……心……」

我發誓,那一瞬間我說的是真心話,能夠補償一些對她肉體和精神的巨大傷害我真的願意付出一切。小娟被我的話和真誠眼神感動了,淚水幾乎從眼眶裡面盈出來,溫柔地把臉貼在了我的胸前。

她胸前柔軟的肉球碰到了我的胳膊,那種感覺真的無法抗拒,我不由得把手摸在了上面。

「討厭啦……」

她一把打在我的手背上,想讓我把手拿開,可我偏偏不買賬,手一滑一下從她衣服的縫隙裡面鑽了進去,「啊……」她趕緊抓住我的手不讓我繼續,可她的力氣太小了,我的手還是鑽進了她的胸罩下面捏到了柔嫩的乳房,哇塞,一隻手根本就抓不住!

就這樣,我的手在她手的抓握下堅持揉捏玩弄,兩個手指夾住變硬立起的乳頭轉圈。很快她的手就失去了力氣,雖然還抓著我的手卻成了擺設,看得出她的大乳房真的很敏感,很快她的呼吸就很粗重和急促了。

我感覺我下面的巨棒膨脹得要爆炸了,需要有洞口鑽入,需要有東西緊緊箍住它不讓他爆炸。我顫抖著聲音說:「我……要……你……嘿……」

小娟嚇得馬上跳了起來,我手也掉了出來,她說:「不行!人家被你搞得現在還痛死了,不行!」我也知道她現在很痛的,但我亢奮的慾望怎麼壓抑呀?不過我尊重她,無奈地嘆口氣閉上了眼睛,把頭偏向了一邊,聳立的肉棒也跟著晃動了一下。

小娟看著我額頭滲出血跡的紗布和我怒張的巨棒,很有歉意,她柔聲說:「對不起啦,人家也是沒辦法嘛。要不,只要你不放進去,怎麼樣我都依你,行嗎?」

我說:「好,嘿……我要……脫光光……抱……抱你睡覺……嘿……」小娟看了一下鐘,不到6點,離小雯8點過來接班還有一段時間,她想先應付我一下,等我的巨棒軟下去了就可以起來了。

她說:「那說好不許放進去哦!」我說:「頭暈……不會……」這句話倒是真的,我的確沒有力氣了。

就這樣,我和小娟又都脫光了衣服,躺到了小娟的床上。我們面對面躺著,我緊摟著她嬌弱光滑的身體,她的頭枕在我的胳膊上,輕柔的秀髮不時撫過我的臉龐。

這時我才聞到她的身上原來有著一種奇異的芬芳,這就是少女特有的體香吧。我看著她天使般秀麗的臉龐,她也望著我英俊的面容,我們的眼睛裡有了脈脈的情愫在交融。

此時此刻我感覺如置身天堂,我想起了米蘭昆德拉的那句名言:「跟女人做愛和睡覺是兩種不同的感情,前者是情慾,後者是相濡以沫。」我想我真的是愛上小娟了。我來了個惡作劇,我把一隻手摸到了她的肉洞口,「嘿……好濕……嘿……」

她臉羞紅了:「討厭啦……」說著夾緊了雙腿以阻止我的繼續活動。我的手雖然被夾緊,但我的手指已經摸到了她的小豆豆,我運動我的手指揉搓著它。小娟真的是很敏感,我沒摸幾下,她的肉洞就汩汩地流出了不少水。

隨著我揉搓的加力和幅度變大,她開始吃不消了,閉上了眼睛,張開了小嘴嬌喘,我哪能放過這個機會,馬上吻住了她的小嘴,舌頭也像蛇一樣鑽進了她的口腔,而她的舌頭也馬上就跟我糾纏在了一起。

就這樣過了大約5分鐘,小娟明顯地亢奮了起來,她開始發出壓抑的呻吟聲,身體也開始隨著我的揉搓扭動起來,甚至開始迎合我揉搓的手指。這時我突然把嘴從她的小嘴上躲開,她的呻吟聲馬上就發了出來:「嗯……啊……嗯……」

她張開眼睛,看到我壞壞地笑著,知道我在捉弄她,賭氣說:「哼,讓你笑!看你怎麼死!」也許是爽得忘記一切了,也許是要讓我好看,她坐了起來,分開雪白的雙腿,小手扶正了我巨大的肉棒對準了她已經氾濫得不成樣子的肉洞口,一下子坐了下來。

「撲嗤!」畢竟是只是初經人事,沒有一點經驗,小娟坐得太猛了,一下子坐到了底,整個巨大肉棒連根沒入了她的體內。可是她的肉洞實在是太緊了,處女膜也剛結痂,所以雖然已經濕得氾濫成災,可還是引發了劇痛。

「啊!!」痛得小娟一聲大叫,眼淚撲簌簌掉在我的身上,雙手支床,一動也不敢動,肉壁也痛得痛苦地收縮扭動。我只好伸手繼續揉搓她下面的小豆豆,希望能減少她的痛苦。她痛苦的表情持續了好久,隨著我的揉搓,甜美的快感又漸漸瀰漫了她的全身,她的疼痛漸漸被淹沒,呻吟聲也重新擠出了她的喉嚨。

小娟開始扭動著腰肢緩緩地上下,我的肉棒在她肉壁的緊夾下開始進出,我看到還是會有一絲絲的血跡流出。第二次畢竟比第一次好得多,通道被我巨棒開發過了嘛,所以沒過多久,小娟就可以比較自如地上下套弄了。

我的雙手改為猛攻她碩大的雙乳,我用力地揉捏,十個手指會像抓氣球一樣陷入,而且能看到小娟雙目緊閉陶醉的表情,烏黑柔順的長髮飄舞著,雪白的臉頰因為興奮而變成嬌艷的緋紅色,舌頭不斷地舔著櫻唇,嘴裡發出大聲的呻吟,這種讓女孩心甘情願主動追逐快感的征服感是男孩主動絕對體會不到的。

我說:「低頭看。」

小娟睜開眼睛向下看,映入眼簾的是雪白的玉腿之間插著一根粗大的巨大肉棒,黝黑而醜陋,因為沾滿了淫水還帶著血絲顯得格外兇惡淫穢,而現在卻隨著她主動的動作而在她體內進出。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