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4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29 17:36:19

五千米的高原上沒有百靈鳥。

  小月感到胸口的起伏平緩了許多,再沒有女人會到這世界最高的哨所來唱歌的了。

  新兵隨著掌聲站起來,新兵也看過明星的演唱會,但是他想再不會有演出比今天更讓人難忘。

  小月看著新兵,有些意外,這哪像兵呢?

  

  小月第二次看到新兵,更是意外。那時小月演出結束后回到住處正在卸妝。忽然門被推開了,小月看到鏡子里那個滿是興奮的新兵。

  新兵�頭看見小月的眼神吐一吐舌頭又退了出去,等了一會兒,新兵又拎著水壺進來了,把小月嚇了一跳。小月站起來整一整衣領說:“立正!”

  新兵慌忙放下手里的水壺,趕緊舉手敬禮。壺里的水流出來,冒著熱氣。新兵結結巴巴地說:“首長,報告首長,我來送熱水,屋子里干燥。”

  下過很多次基層的小月這次是真把自己當成領導了,這哪像個兵呢?

  新兵說:“報告首長,水是熱的,水,你盡管用。”

  新兵出了門,水壺就放在地上,小月想叫住他,袅袅升起的熱氣突然讓她想起今天演出時小提琴的音色,凍僵的指頭控制不好拉琴的力度,寒風嗆不壞金子般的嗓子,卻可以凍壞纖細的手指。

  手指浸入溫水,心情也柔軟開來。小月就想起新兵來,沒想到冒失的人也細心。

  溫手的水,很快就涼了下來,小月把水端出門倒在地上,又去了夥食房。

  新兵又在那兒,望著過濾水缸的水嘴發呆。

  小月走近水缸一看,缸里的水剛遮住底兒,她不解地望著新兵。

  新兵立即舉手敬禮:“報告首長,我正在守水。”

  小月說:“行,那還有熱水嗎?”

  新兵趕緊接過小月手里的水壺說:“我馬上燒水,很快的。”

  小月看著新兵抱起水缸把水倒進壺里,把壺放在爐具上,點燃火就有一股油煙味升起來,不禁皺了皺眉。

  新兵看著有些驚訝的小月說:“水里沒蟲,請首長放心。”

   “蟲?什麽蟲?”小月更糊塗了。

  新兵正了正軍帽:“放久了的水里會長蟲,紅紅的細細的,老兵說叫紅絲蟲。”

  原來哨所里沒有自來水,全靠化雪爲水,融化的雪水即使用沙缸過濾后,放上三五天仍會長蟲。哨所里的水從來不敢積得太多。

  小月就看著新兵滿是稚氣的雙眼,心里想自己這次慰問來得真是太對了。

  水很快燒開了,五千米的高原上水的沸點最多七十度。新兵對小月說:“報告首長,水只能燒到這樣了,要飲用就要放藥。”

  小月笑了笑,一會兒,出去了。

  吃過晚飯,用熱水洗過臉腳,小月就上床睡了,恍恍惚惚中她覺得自己變成了一只百靈烏……

  小月一下子驚醒過來,狂風的呼叫聲變成了門外嘈雜的人聲。小月趕緊穿好衣服跑出門去。循著人聲她來到一間屋門外,擁擠的人群前面新兵躺在床上,身上沾著雪花,口里浸出的鮮血滴在胸前草綠色的軍服上。

  這是怎麽回事?

  新兵呼吸急促,神志還算清醒。原來他是爬到哨卡頂上去刨雪跌下來的,戰友們都不明白他爲什麽要到那頂上去刨雪,平常取雪都是在營房外就地解決的。

  連長�起頭,眼神越過他的兵,看著小月欲言又止。小月擠到新兵跟前,新兵勉強笑了笑,剛想開口就咳了起來。

  連長說:“這跟你沒關系。”

  小月眼里有淚珠打轉。

  新兵費了老大的勁才掙出句話來:“真不關你事,我爬上去,不該脫,手套,可是又髒,就跌了下來。手指僵了不好使,以前我是可以修電視機的。”

  小月再也忍不住了,淚水奪眶而出。

  新兵慌了:“別哭,高原上,哭傷了肺,危險的。我想送你一捧干淨的雪……”

  新兵還想說,可是一陣咳嗽打斷了他的話,一口鮮血湧了出來……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