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79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困難時做忍者
Crawler | 2016-11-4 20:17:11


  劉飛與薛燕是情侶,兩個人的郎情妾意沒多久,薛燕就遇到了點麻煩,一年一度的班委競選又開始了,上次競選,薛燕就是僅以1票的優勢勉強當選班長,她最大的競爭對手就是現任的文藝委員──蔡冬雪。蔡冬雪身材可要比薛燕差許多,但圓圓的臉蛋,明眸皓齒,皮膚白皙,一頭長髮梳成一個馬尾辮,就容貌上來說,和薛燕不相上下,她性格內向,平時打扮並不入時,在班級裡也沒有追隨者。

    薛燕整日愁眉苦臉,劉飛看在眼裡,心中也比較著急, 一天下課,吳明兄弟又來找劉飛去看錄影,這段日子劉飛忙於和薛燕親熱,錄影廳去的就比較少了,沒人請客,吳明兄弟可沒有一個有錢的老子,因此也好長時間沒去了。劉飛一看見他們倆,眼睛就是一亮,心說一人計短,兩人計長,我怎麼不和他們商量商量呢?而且蔡冬雪和吳明兄弟關係也很緊張,有幾次還是劉飛給他們兄弟解得圍,於是一口答應晚上去看錄影。

    放學後,劉飛沒有和薛燕一起回家,介面有事讓薛燕先走了,然後和吳明兄弟一起去了「名揚」錄影廳,看完錄影劉飛又請他們一起吃燒烤。幾杯啤酒下肚,劉飛把話頭引到了班委競選上來。

    「吳明、吳亮,這回選班長你準備投誰的票啊?」

    「當然是薛燕!那個小丫頭和你關係那麼好,我們兄弟有事請假蹺課你也幫著掩飾了好幾次,自然要向著自己人。」吳亮先發話了。

    「就是,你看蔡冬雪那個騷屄,每次看到我們那個德行,呸!什麼玩意兒,這要是她當上了班長,還有我們的好日子過嗎?」提起這事,吳明心裡就是一陣懊惱,由於蔡冬雪幾次打小報告說他的壞話,班主任江梅已經叫了家長了,吳明在家可沒少挨?,一說起蔡冬雪就咬牙切齒。

    「唉,這次可麻煩了,據說蔡冬雪上次沒當上班長,心裡就憋著一股勁,這次她可是準備充分,四處許願拉選票,聽說她已經拉攏了不少同學,估計這次薛燕想連任希望不大。」

    「不會吧?」吳明一聽可真急了,他平時和蔡冬雪的關係也沒好到兒去,有一次去錄影廳被蔡冬雪看到,告訴了班主任,害的吳明寫了好幾次檢討,而且蔡冬雪曾經當面對吳明說過,她要真當上班長一定會要他好看,「媽的,不行,絕對不能讓這個騷娘們當上班長,不然兄弟我真就走投無路了,劉飛,你有什麼好辦法,快說說?」

    「靠,我現在也是急得一頭汗,根本沒有好主意,你們哥倆也別這麼瞪著我,一起想想辦法吧。」提起這事劉飛也是一陣頭大。

    「要不,劉飛你出出血,請同學們吃飯什麼的,幫著薛燕拉拉票啊。」吳亮憋了半天,出了個主意。

    「這個恐怕不行,萬一這些人嘴上一套心裡一套,答應得好好的,到了投票那天出點意外,誰也不好說;再者說,這招蔡冬雪也一定會用,我們一起用恐怕不會太有效。」劉飛聽了之後,搖了搖頭。

    「TMD,這個騷屄,要不這樣,我在社會上找幾個哥們,放學路上嚇唬嚇唬蔡冬雪,讓她放棄競選。」吳明一拍桌子,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樣做太危險了,萬一她到班主任那裡告狀,那哥幾個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至於在社會上找人……也不行,萬一蔡冬雪報了警,這性質可就變了,牽扯太大,整不好再把你們倆陷進去,可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劉飛思考了一下,否決了吳明的方案。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劉飛,我們哥倆腦子的主意綁在一起都沒你得多,這回我可是真沒轍了。」

    就在這個時候,坐在旁邊桌子上的幾個人正在討論報紙上的一個新聞,說得是北京那邊有個女記者因為得罪了黑道老大,結果被人輪姦不說,還拍了照片,家裡的親戚朋友幾乎是人手一份,弄得那個女記者走投無路,幾次自殺未遂,最後進了精神病院,幾個人大嘆世道險惡,人心不古。

    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吳明腦子一轉個,靈機一動,趴在了劉飛的耳邊,「劉飛!我有個主意,你看行不行……」

    「太危險了吧,萬一……」

    「不可能!除非蔡冬雪不想再在海州住了,不然她就得老老實實的退出競選,」一想起和蔡冬雪的那些矛盾,吳明的臉上就沒有好模樣,一臉的猙獰。

    「劉飛,我看行,我哥這一招是一舉兩得,既保住了薛燕班長的寶座,又能肏了這文藝委員的屄;平時看了那麼多的電影,我還真麼試過肏屄是什麼滋味,正好這麼好的一個機會,我們應該賭一次。」別看吳亮的話不多,但是卻能說到點子上。

    看到吳明吳亮兄弟倆的神情,劉飛心裡也是癢癢的,雖然已經肏過屄了,但是畢竟是開過苞的,像蔡冬雪這樣清醇處女的女孩劉飛確實沒有肏過,於是他們三人又進行了一番策劃,確定了最終的行動方案。

    一週後全校有一次合唱比賽,以班級為單位,全體同學都要參加啊,蔡冬雪覺得這是體現出自己領導能力的一個好機會,於是帶領全部同學練習合唱,跑前跑後,忙得不亦樂乎;為了讓大家適應比賽場地,蔡冬雪還特地向學校申請週日的時候借用一下學校的禮堂進行練習,劉飛等人一聽,機會來了。

    週日的時候,劉飛三人故意晚來了一個多小時,等他們到了禮堂,班裡的合唱已經練習的差不多了,早晨來的時候蔡冬雪就發現劉飛等人未到,心想明天一定要到班主任江梅那裡去告狀,整治一下劉飛他們。等到合唱都快結束了,劉飛等人姍姍來遲,蔡冬雪故意裝作沒看見。待到合唱練習結束了,她讓其他同學先回家,而劉飛三人則被她留下來單獨進行訓練,蔡冬雪心想今天一定要讓他們三個吃吃苦頭,殺殺他們的威風。

    整個禮堂只剩下劉飛、蔡冬雪和吳明兄弟,蔡冬雪站在禮堂的舞臺上,意氣風發,大聲呵斥著劉飛等人,不斷的糾正三人的錯誤。這時劉飛看到時機成熟,便向吳亮使了個眼色,吳亮心領神會,馬上介面上廁所,趁機把禮堂的大門悄悄地鎖了起來,又檢查了一下門窗,確保絕對不會有人進來,然後又回到了舞臺上,衝著劉飛和吳明點了點頭。

    劉飛嘴裡正唱著歌,突然停住了,用手拍了拍腦袋,好像是忘了詞。蔡冬雪見此狀況,立即衝到劉飛面前,「劉飛你真是個笨蛋,這麼簡單的歌詞都記不住,停停停!看一眼歌詞,重新唱!」

    劉飛伸手來拿歌詞,突然向吳明吳亮遞了個眼色,三人一起衝了過來,一把將蔡冬雪推到在舞臺上。蔡冬雪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一下子就被推倒在舞臺上。 「吳明,按住她的手,吳亮,把她的上衣脫下來,讓咱們也見識見識蔡大美人的奶子是什麼模樣。」劉飛一邊吩咐吳明兄弟,一邊用力按住蔡冬雪的雙腿,開始脫她的短裙。由於蔡冬雪在禮堂裡忙了一個上午,出了一身汗,校服早就脫了下來,上身只穿了一件貼身的背心,透過薄薄的、充滿汗水的小背心,蔡冬雪完美的上半身完美的展現在三人眼前,一眼就能能看見裡面乳罩的帶子。蔡冬雪害怕極了,遇到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她還沒弄明白劉飛他們想幹什麼,於是壯著膽子訓斥劉飛: 「快住手!劉飛,你們……你們想幹什麼,快住手,不然我明天就告訴江老師,你們三個死定了!」

    本來吳亮心裡還有些害怕,費了半天勁還沒有脫下蔡冬雪的背心,一聽蔡冬雪用班主任威脅他們,上去「啪啪」就是兩個耳光,打得蔡冬雪眼冒金星,「臭婊子,還敢威脅我,你去啊,你明天就去,不!等會就去,告訴江老師,她的文藝委員和三個男同學在學校禮堂的舞臺上現場表演肏屄,肏得可爽了,被肏得哇哇叫!」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蔡冬雪一聽到「肏屄」兩個字心裡就明白了,雖然她並沒有接觸過這種事情,但是小的時候晚上睡覺醒了想去找媽媽,看見過自己的父母摟在一起,當時還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後來上生理衛生課的時候才知道,自己的父母正在做愛,也就是平時聽那些後進生所說的「肏屄」,可能是當時母親的浪叫聲嚇到了蔡冬雪,蔡冬雪認為肏屄對於女人來說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等到自己遇到了這種事情,自然是拚命地掙扎,嘴裡也開始大喊大叫起來。

    「你叫吧,就是叫破喉嚨也沒人來救你,今天週末,學校根本沒人,禮堂的門窗全都被我們給鎖上了,禮堂的隔音效果這麼好,是沒人會來的。」劉飛的動作非常熟練,一邊說著,一邊迅速的把蔡冬雪的短裙扒了下來,露出了裡面棉質花紋式的小內褲。

    「哈哈,沒看出來啊,咱們的文藝委員這麼土,居然穿的是這種蕾內褲,看我先來嘗嘗她的騷屄肏起來是什麼味道。」說話間,劉飛一把扯下了蔡冬雪的最後一道屏障,露出了裡面從未被男人見過的下體。接著拿起她的內褲,發現褲檔裡面與陰部接觸的地方上面染了些黃色。湊在鼻端,聞到她的尿騷,很濃,稍微貼近聞得到

    蔡冬雪發育的非常好,白白嫩嫩的陰阜上已經長出了一小撮柔順的陰毛,不過和女友相比,數量還是太少,根本遮不住下面的陰戶。劉飛用力掰開蔡冬雪的大腿,露出她那肥美的陰戶;蔡冬雪的身體已經和成年女性相差不多了,豐腴的大腿中間,襯托出非常明顯的外陰,兩片粉紅色的大陰唇已經開始微微的張開,一粒小肉芽在陰唇的交叉處探出頭來,粉紅的肉縫要比薛燕的寬一些。劉飛輕車熟路的開始用手指挑逗著蔡冬雪的嫩屄,先用手指掰開大陰唇,不斷得揉捏她的陰蒂,小肉芽很快就膨脹起來;接著劉飛又把手指插進陰道口,不斷向裡伸,「咦?這個騷貨居然還是處女,我的手指剛才碰到她的處女膜了。」

    吳亮早已脫下了她的背心和乳罩,正在用力的揉捏蔡冬雪的乳房,聽到這句話,手中的力氣更大了,蔡冬雪那對嬌小的乳房在他的手裡不斷變換著形狀;蔡冬雪的臉騰得就紅了,加上胸口乳房不斷被襲,更加用力的掙紮起來,又開始大喊大叫。劉飛聽著蔡冬雪的叫聲有點心煩,順手抓起剛才仍在一邊的內褲,遞給吳亮, 「把她的嘴堵上,不怕一萬,只防萬一。」吳亮接過內褲,先放在鼻子下聞了聞,「哇,好騷啊,原來我們的文藝委員尿出的尿也是騷的,看你平時狂得那個樣子,以為自己是什麼冰清玉潔的仙女,今天就先嘗嘗自己的內褲是什麼味道。」說完伸手按住蔡冬雪的頭,把內褲塞進了她的嘴裡,又怕她吐出來,又用乳罩綁住了她的嘴。

    「唔……唔……」蔡冬雪萬念俱灰,知道今天是躲不過這一劫,回想起自己風光得意的時候,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流了出來。

    劉飛對蔡冬雪可沒什麼好感,所以前戲就不是太充分,等到蔡冬雪的屄開始流出淫水,他拿出消炎藥膏,胡亂的在自己的雞巴和蔡冬雪的陰道口摸了一點,然後用手扶住雞巴,把龜頭塞進蔡冬雪的陰道口,用力向裡一頂。蔡冬雪的屄確實沒被人肏過,還是個處女,那裡能夠承受一根未經充分潤滑的雞巴突然插入,蔡冬雪只覺得下半身像是被撕裂了一半,加上心情萬分緊張害怕,一陣劇痛過後居然暈了過去。

    「我靠,這騷貨怎麼了,不是被你給肏死了吧?」按住蔡冬雪雙手的吳明突然發現她不掙紮了,嚇了一大跳。

    「沒事,這是因為她沒有經驗,被肏暈了,別著急,我在肏幾下,就能再把她給肏醒了。」劉飛有過這方面的實踐,因此並不害怕,一邊說話,一邊飛快的肏幹著蔡冬雪那未經人事的嫩屄,「哦──哦,真緊啊,夾得我好舒服,這屄肏起來真不錯,開始的時候緊,現在已經有鬆了。」

    劉飛心裡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想法,反倒是有一種了大仇得報的感覺。他低下頭,看著自己沾滿淫水和血絲的雞巴在蔡冬雪的陰道里迅速的進出,每當雞巴抽出的時候,帶動著陰道壁上的嫩肉外翻著,特別是陰唇和陰蒂,被快速的帶著大翻出來,然後又被迅速的帶著進入陰道,感受著被翻開的力度和過度回覆的速度。感觀的強烈刺激使得劉飛慾火騰飛,雞巴越來越硬,肏幹的速度也在不斷加快。

    沒多久,蔡冬雪就被劉飛給肏醒了,也可以說是疼醒的,劉飛沒那麼多的時間去等蔡冬雪的陰道適應自己的雞巴,加上潤滑不夠,隨著劉飛雞巴的進出,蔡冬雪感覺到自己的下身火辣辣的疼痛,但是自己又被三個男生按住,根本無力反抗,只好無力的躺在那裡,任人擺佈。

    吳明兄弟看著劉飛酣暢淋漓的肏著蔡冬雪的嫩屄,心裡知道這滋味一定非常舒服,因此不斷催促劉飛快一點,劉飛也知道時間不多,於是也加快了速度,不久,劉飛就感覺到蔡冬雪的陰道越來越熱,一股熱量直衝自己的龜頭,就知道蔡冬雪的高潮來了,劉飛也沒再憋著,直接就射在了蔡冬雪的陰道里。射完之後他休息了一下,換下了吳明。

    吳明早就等得不耐煩了,急忙脫下短褲,裡面的雞巴早就立正敬禮了,吳明把蔡冬雪的雙腿分開,學著劉飛的動作來肏蔡冬雪,可惜由於是第一次做,肏了幾次都沒能肏進去,還有一次要不是劉飛發現的早,差點肏進了肛門。劉飛見此狀況,連忙進行指導,吳明也算聰明,很快就掌握了竅門,雞巴試著肏了幾次,比較順利的肏了進去。由於劉飛剛才已經肏了一遍,而且蔡冬雪也來了一次高潮,因此陰道比較鬆,吳明的肏幹非常順利,他學著錄影裡的「九淺一深」肏屄方法不斷地肏著蔡冬雪。而此時的蔡冬雪已經過了疼痛期,陰道沒有剛才那麼疼了,反倒是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不斷傳遞上來,她第一次覺得自己非常的淫賤,居然被強姦出高潮和快感。

    由於吳明第一次肏屄,比較緊張,而蔡冬雪的屄也比較緊,所以沒過多久,沒等到蔡冬雪高潮,吳明就射了出來。之後吳明又替下吳亮,吳亮在一旁看了半天了,早就迫不及待,所以也沒什麼前戲,拔出雞巴就肏了進去,吳亮的雞巴沒有劉飛那麼長,不過卻比劉飛和吳明粗得多,因此蔡冬雪的屄又經受了一次考驗;吳亮也是第一次,以前只在錄影裡看過肏屄,等輪到自己早就忘了錄影裡那些男人是怎麼做的了,所以也沒管什麼方法,整根雞巴完全插進了蔡冬雪的陰道,大力的肏幹起來。

    沒過多久,等蔡冬雪第二次高潮來臨之後,吳亮也把持不住,射了出來。蔡冬雪以為噩夢過去了,沒成想已經休息好的劉飛又換下了吳亮,再次肏起來蔡冬雪的嫩屄。

    看著自己的雞巴在蔡冬雪那一塌糊塗、沾滿各種液體的屄裡進進出出,劉飛的心裡非常痛快,他一面肏著蔡冬雪,一面用手用力的抓著蔡冬雪的乳房,邊肏邊罵:「蔡冬雪你個騷屄,你在逞能啊,剛才不是罵我罵的很爽嗎,怎麼不罵了,我肏死你這個騷貨!吳亮,把相機拿出來。」

    吳亮從書包裡拿出一台劉飛偷偷從家裡拿出的傻瓜相機,開始拍照,蔡冬雪知道如果這些被劉飛等人拍下來,那麼今後自己只能是聽命於劉飛等人了,於是蔡冬雪極不配合,用力晃動身體。劉飛和吳明合力按住蔡冬雪,然後吳亮開始拍照,伴隨著照相機的「哢哢」聲,蔡冬雪的心也一點點的沈寂下來,就像死人一樣一動不動,任由劉飛等人擺佈。

    劉飛三人輪姦了蔡冬雪足有一個多小時,照片也拍了整整一張膠捲,最後一輪輪姦,吳明兄弟惡作劇一般把精液全都射在了蔡冬雪的臉上,劉飛則拿出了蔡冬雪嘴裡的內褲,把精液射在了她的嘴裡,而蔡冬雪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三人輪姦過後,開始收拾東西,根本沒搭理蔡冬雪,任由她赤身裸體的躺在那裡,臨走前,劉飛來到蔡冬雪的面前,對她說:「今天這件事情目前只有我們四個人知道,如果你告訴了第五個人,那麼我們就把剛才那些照片全學校每個班級都發一套,讓全校學生都看看你被肏時的樣子,還別說,剛才你的那副模樣還真夠淫蕩的,居然還被強姦出高潮了,哈哈哈!還有,這次的班長競選你就不要參加了,如果你想有人拿著這套照片來找你肏屄的話,你可以不聽我的話。記住了,騷屄,只要我在一天,班長就是薛燕的,你想都別想!」

    說完,劉飛三人打開禮堂的大門,揚長而去。蔡冬雪愣愣的躺在舞臺上,感覺就像是做了一個噩夢,可是剛剛吳明兄弟射在她臉上的精液還沒有幹,而被劉飛射在嘴裡又腥又苦的精液告訴蔡冬雪,這不是一場夢。蔡冬雪自己勉強爬了起來,穿上衣服,這時才發現自己的乳罩和內褲不知道被誰給拿走了,她強撐著身體走到禮堂的衛生間,簡單的沖洗了一下,就回家了。

    躺在自己的小床上,蔡冬雪不斷告訴自己,這一切不是真的,可是自己下身火辣辣的疼痛和乳房上的淤痕證明這一切都已經發生了。週一早晨,蔡冬雪很早就來到教室,發現自己的課桌裡有一個包裹,上面寫著一段話「昨天的照片很精彩,送你一套看看,不過底片還在我的手裡,記住昨天我說的話,你知道該怎麼做!」蔡冬雪左右望了一下,幾個在上早自習的同學都沒關注自己,於是偷偷打開包裹,裡面居然裝著自己的內褲和乳罩,上面還粘著男人的精液,包裹最下面是一摞照片,最上面的一張,照片的內容令蔡冬雪魂飛魄散:她那漂亮精緻的面孔上沾滿了精液,嘴角的精液正在往外流淌。蔡冬雪才明白過來這一切是怎麼一回事,她�起頭,看見劉飛正看著她在笑。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