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17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eterjr
伯爵 | 2016-9-30 09:39:01


  我和他認識了四年,前三年是同學,雖然玩在一起,經常開玩笑或者說話,
但是雙方都沒有明示好感。但是我感覺對他有非常強烈的「渴望」,準確的說,
不是性渴望,只是一種不能明言又若隱若現神秘美麗的慾望。

  他是個英俊的男生,在學校時就有很多女孩子追,所以我也懶得去湊熱鬧。

  到了第四年,他終於向我表白了愛意,我也欣然接受了。但是當時他人在美
國,而我在中國,我們是通過E—mail來「表白」的。他說他和我同學的時
候一直不敢說,怕我拒絕他——因為我的確偽裝得對他十分不感興趣,所以他才
去美國了。

  這個暑假他五月中旬就回到中國了,我們雖然同學三年,但從來沒有以「情
侶」的姿態出現過,後來一年也是以網上情書的精神之愛來維系,當他終於出現
在我身邊,我突然感覺不知所措,我看著他的臉,覺得那麼不真實。

  可是事情還是無法控制。我們從小都是非常規矩的孩子,上學的時候也是重
點、重點一路上下來,在我心目中對於「戀愛」一詞有很強的排斥感,總不想承
認自己戀愛了或者有個男朋友。

  他回來以後,我們的發展卻是迅速得出乎意料,我原來只是以為我們能夠互
相當面說出「我愛你」就是非常了不起、非常令人臉紅心跳的壯舉了,但是我們
竟然……

  在他回來後的第一周,我們只是去一些圖書館啦、飯館啦、茶館啦約會和談
話,一周以後,他在小公園裡吻了我,這是我們兩個的初吻,在此之前我一直覺
得吻很惡心,我很討厭口水。可是當他吻我的時候,我就是想:這到底是怎麼回
事?我們怎麼會這樣了?他竟敢把舌頭伸進我嘴裡,我應該怎麼樣?

  舌頭很滑膩,口水的感覺不像口水,而像一種果凍,黏呼呼的,挺好吃的。

  而且,他的手非常積極地攻擊我的乳房,給我帶來一種快感,同時也是解放
的感覺,感覺我終於干了大家都要干的見不得人的事兒了。

  我本來以為我們接吻就算完了,皆大歡喜。可是他得寸進尺,接吻後的兩天
不但吻得沒完沒了,因為我白天要上課,所以我們總是晚上見面。接吻過後他就
再也不和我去書店和飯館了,總是去公園。

  對於接吻習慣以後,我就感覺沒有第一次那麼興奮了,因為其實就是嘴對嘴
互相吃一下舌頭而已,平時吃豬舌頭也是這麼吃,挺平常的不是嗎……可是他既
然那麼愛吻,我就乾脆奉陪。最喜歡的是情調,當分離以後說過再見往回走是他
會突然拉住我,扳過我的頭就狠狠地吻,這種感覺最好,好像電影裡面的生離死
別一樣。這時候我會盡力把姿勢做的很完美,腰向後仰,胳膊自然下垂,而頭發
披散著。

  就是這樣,吻沒有什麼不平常的,在我想來。

  可是到接吻後第三天他開始從上衣入手,解我的胸前扣子,我開始堅決不準
許,推他。他就變成吻我,然後楔而不舍地繼續解。我想反正他早晚得解開,就
讓他解開得了,於是他就解開了。那回我穿的是中式衣服,扣子很難解,他解的
時候,我清楚得記得兩人坐在公園竹林子的石頭上,竹子剛滴過水,閃爍著月亮
的光,草有很稀薄的香味,下面竟然有行人通過!而且我還能看見他們的頭頂,
他們如果�起頭,也會發現我們。可是我看見他解扣子的月光下面的手微微的顫
抖,性感極了。

  他終於成功解開扣子,一邊吻我,一邊撫摸我胸罩外面的乳房,我感覺這樣
非常不對,而且行人還在通過,很可能看見我們。可是我簡直鬧不清楚他的手在
什麼位置,到底是在胸罩外面還是裡面,因為我們擠得非常緊。

  突然他覆下頭去用舌頭去吸吮我的乳頭,我簡直不敢相信,閃電般的快感讓
我沒有思考進而拒絕的機會,可是我反覆意識到,我們怎麼這樣了?我們到底在
干什麼?這是怎麼回事?行人在下面走過,我們在樹林裡干這樣的事情。

  我沒有用頭腦來思考,可是我要快感,那種舌尖觸過乳尖的快感是不可想像
的,而那種隨時會被行人窺見的危機感又劇烈得讓我想拚命推開他,這時候我悲
傷地發現,我只把他抱得更緊罷了。

  然後再過去三天,我們稀裡糊塗地就跑到他家裡去了。他父母不在家,然後
我都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就一邊親、一邊哄、一邊舔,把我的衣服都脫了。後來
他說,他脫我衣服的時候,激動得不行,混身都哆嗦,不過我當時可沒覺得,就
覺得他特別笨,連胸罩都不會解,解好幾次都解不下來,最後還是我幫他解下來
的。但當然我解下來就又後悔了,覺得這樣做不對,但是又確定自己不想重新戴
上。

  然後自然就被推在床上,他反覆的吸我的乳房,然後輕輕地咬,我感覺很舒
服,於是叫了幾聲。這下可好,他就來勁了,開始要脫我的內褲,我一掙扎,他
就更興奮。我想,反正他早晚得脫下來,就不和他爭了吧!他把內褲脫下來,又
非讓我摸他的陰莖,我想,反正我早晚也得摸,於是就摸了。那東西非常好玩,
是一個棒捶型的,有點兒燙,是深粉紅色的,看起來挺乾淨,也沒有怪味道,我
一推它它就向後倒,然後再彈回來,真是好玩極了。

  我就拳擊了它幾次,結果他就大叫說受不了了,還說我粗暴,虐待他的生殖
器官。我覺得他這樣也太脆弱了,所以就嘲笑了他一下,他就又發瘋了,把我的
腿頂起來,要用舌頭舔我的陰道。這回我堅決反抗,因為我認為這是非常變態的
行為,必須予以制止。可是他對我的制止置之不理,我反省了一下,才知道我當
時制止得非常不徹底,對他後來的行動無疑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我猜想我大
概說了「不要」、「別……」類似的話。

  以前他還跟我探討過關於女人說「不要」就是「我考慮考慮」,說「考慮」
就是「要」,說「要」後就不是女人的問題了。當時我同意了這個說法,所以我
現在說「不要」,完全是自取滅亡。

  我猜想,如果我當時真的不要的話,應該馬上坐起來,給他一個響亮的大耳
貼子,然後咬牙切齒地說:「流氓!」不過當時我顯然沒有這樣徹底地去做。

  於是在我這種欲擒故縱的制止下面,他就得逞了,他把我的兩只手死死的摁
在床上,兩條腿架在他肩膀上。觀察了一會,找到了陰蒂,一口就吸進嘴裡面。

  於是我終於完蛋了,在此之前的所有過程我都比較清醒,我總是可以想清楚
這樣做到底值不值?可以讓他干到什麼地步?或者如果阻止他這麼干有些什麼意
義,至少可以發出類似於「不可思議」、「我們竟然這樣了」、「怎麼可以這樣
呢」……之類的嬌情地感嘆。可是當他吸住我的陰蒂的時候,我就不在自己意識
的控制之內了,遊離了自己的控制,太可怕了!

  剛被吸住的感覺是舒服,無與倫比的舒服。好像有什麼東西要衝出來,可就
是衝不出來。

  接下來我就完全不知道了,一陣一陣的快感,連綿不斷,而且奔向一個危險
的邊緣,好像你搭上了一輛失去平衡的過山車,你明明知道它最後一定毀了,可
是還是情不自禁地在瀕死的邊緣享受快感。

  他一邊舔,一邊用肩膀扛起我的臀部,後來我才知道是我自己先頂起來的,
頂得相當高,幸虧在中學時學過立臥撐,腰柔韌度還不錯,這樣我的陰蒂部份就
全部置於他的舌頭之下,而我的雙腿脫離地面(不,是床面),這時候我的全身
肌肉在一剎那間全部僵住,然後從脖子到腳跟顫抖,感覺是伸得非常徹底從未有
過的劇烈的懶腰。就是那麼一秒鐘,也許更短也許更長,我不能用時間來衡量,
可是這是我平生除了小時候拉肚子住院那次,最最強烈的身體感覺。我終於意識
到肉體頭一次作為一個獨立的精神,而不是靈魂的依附品獨立存在。真是可怕的
經歷!

  我高潮以後,他還要繼續舔,因為我叫得相當響。我自己知道,雖然知道,
但是控制不住,也不想控制。叫聲當然令他十分興奮,但是他不知我最準確達到
高潮的時間,所以聽我叫得最響的時候,他就舔得最厲害。

  我一達到高潮,就不能再一秒鐘忍受他的舌頭,高潮以後的口交簡直就是折
磨,我的指甲都掐進床單裡去了,所幸他終於停止了。

  我真的像大病了一場似的,十分舒服,又沒有一點力氣,什麼也不想動。可
是他還是特別活潑,又過來咬我的乳房,這次我一點快感也沒有,因為劇烈刺激
以後,這種微小刺激就相對削弱,正如你吃完檸檬再吃桔子就覺得不酸一樣。

  他看我沒有反應,就有點懊惱,但是我也不想招他,免得他另生事端,再來
折騰我。可是我又很感激他,高潮之後的感覺十分幸福。

  他要求我做些HandJob我就隨便上下套弄了兩下,真好玩,的確好玩!

  結果他說我笨,把他陰莖都揉軟了。的確是這樣,他一直都很硬、很大,從
我們剛回家開始,現在第一次軟了!

  我笑得前仰後合,怎麼我就那麼笨,他就那麼精呢?可是他又吻我,吻得厲
害極了,手指頭往陰道方向摳去,很快他就說:「哎呀!你怎麼那麼的濕?連大
腿都濕了整整一片!」

  可想而知,他立刻就硬得堅如盤石了,我只好又替他用手弄,真夠麻煩!弄
著弄著,他說我弄到他陰毛了,很痛,於是又軟了。

  我乾脆放棄了,他難侍候死了。我技術不好,就不要讓我弄嘛!我生氣就不
干了,準備睡覺。他就急了,�起我的腿又要舔,我高潮過去三十分鐘,剛緩過
來,想拒絕又舍不得,結果被他鑽了空子,又舔。

  陰蒂一吸進去,我就開始叫喚,簡直是狗聽了鈴鐺就流口水,條件反射。

  他把陰核吞吞吐吐,我叫得越來越響,然後他突然含住不動了,這時候我的
腰已經頂起半天高,馬上要達到高潮,他又不動了,這不是成心氣人麼!

  我難受之至,又堅決不好意思說讓他繼續,因為以前都是說不要而被他強行
舔的,雖然舒服但也沒有表示我很滿意之類的,現在要我求他,沒門兒的。可是
他就那麼含著不動聲色,我開始扭,表示抗議,他就不時狠狠地用舌頭掃一下。

  不行了,不行了!我不能忍受了!氣死我了!我發誓要掐死他,把他剁成一
段、兩段、三段去喂魚!

  叫床不管用,我一把抓住他的陰莖,開始上下套弄,這次竟然十分協調,我
迅速地憑本能找到了一種特殊的韻律,越來越上手和熟練。他的呼吸急促起來,
很享受的樣子,我第一次成功,很有成就感。他一邊喘粗氣,一邊催我快點兒。

  我說:「那你也繼續吧!」他就繼續舔我、咬我的陰核,顛覆的舒服。

  我達到高潮後,他還有一段時間,我的手都麻了。我心想:他再不完我就不
干了,他終於射精在我的乳房中間。

  我馬上跑去洗澡,惡心死了,弄了我一手的精液,叫他給擦乾淨,他還不好
好地擦,摸得我滿乳房都是,討厭討厭!這只大色狼!我氣憤地跑去衛生間洗乾
淨。

  他表揚我剛才弄得好,我就給他做鬼臉,背身不理他;他翻過來又吻我,我
還是不理他,就是不張開嘴,他就只好換去咬乳房。這討厭的傢夥,精力旺盛,
他在美國是吃的好。我決定不理他,所以就不理。

  他看我如此堅貞不屈,就放棄了,也去洗澡,然後拽我起來,說他餓了要吃
飯。我不要起來,他就騷擾我。煩啊煩啊,終於起來穿上衣服去吃飯。我在他們
家冰箱裡找了點剩飯隨便做了做,味道還湊合,我們兩個很餓,就飛快地吃了,
吃完逼他去洗碗,他飛快地洗了。

  吃完飯我說:「那就去逛街。」他也說好,推推搡搡走到門口,他突然回頭
吻住我,這下好,前功盡棄,轉一圈,又被推回床上去了。

  衣服脫的速度無比之快,可謂一回生二回熟了,開始就是吻來吻去的,然後
他求我給他口交,我堅決拒絕了,告訴他,我從知道口交這回事開始就極度厭惡
口交,我認為這樣做是世界上最惡心的事。

  他看我如此氣憤,就說:「好吧好吧,那我再舔你總行吧?」我極端想拒絕
他的建議,可是還沒等我拒絕他就開始了。我經過反省發現,還是欲迎還拒,根
本責任還是我拒絕得不夠徹底。後來我就沒腦子自我檢討了,被他涮得都不知道
自己姓什麼了。

  他總共停著含住陰蒂達4∼5次之多,把我折磨得慘敗,叫得很響,最後求
他「使勁」才一鼓作氣讓我達到高潮。他把我舔完就一副慾求不滿的樣子,可憐
兮兮地看著我。

  哎,我的潔癖啊!平常我摸完錢都要洗三次手才罷休,現在我怎麼辦?不口
交吧,對不起他。既然他這麼懂事,還讓我當處女,我也得慰勞慰勞他。

  我決定把他的陰莖好好洗洗,他聽完開始慘叫,說不舔了。我說:「那好,
這可是你不要舔的。」他立刻說:「那你還是洗吧。」我就端了《夏事蓮》沐浴
露和熱毛巾來,把沐浴露擠了一大堆,使勁搓,很快搓出了很多很多很多的肥皂
泡,白嘩嘩的好看極了,而且洗起來滑滑的,和捏面人一般。

  他可是被我整得很慘,上氣不接下氣,我每搓一下,他就喘罵道:「你輕點
兒。」我偷偷笑,說「馬上完了」。我懷疑到最後肥皂起到十分好的潤滑作用,
他實際很爽。

  沐浴露洗完後,我去冰箱裡面拿果凍,桃子味的果肉果凍,剖開敷在他陰莖
上,來回摩挲,他大吼:「你干什麼呢!你干什麼呢!」我說:「這樣可以代替
舌頭嘛,你看其實舌頭也是這樣,還沒有果凍涼刺激呢!」

  他氣壞了,一頭倒在枕頭裡。我勝利地笑了,終於報仇成功。

  報仇成功了,我就只好干了。先吃了一口,我幾乎要噴飯,這簡直就是《夏
事蓮》沐浴露加水蜜桃,還有點兒甜,香味四縊。雖然不好吃,當然也不難吃。

  我就慢慢舔,左舔右舔、上舔下舔,他怎麼一點聲也不出?也不表揚我,那
我就不吃了,還吃果凍去呢!

  剛要撤,他哼地一聲摁住我的頭,這傢夥,打倒!還是使勁抽動,陰莖頭頂
住我的喉嚨,感覺就像小時候被醫生壓住扁道體說「啊……」,其實沒什麼,只
是發出些烏魯的聲音,根本就不難受嘛!

  他頂來頂去也夠煩人的,我覺得舌頭麻了,就吐出來,改用手。這回非常順
利地就射了,射了他自己一身,我去擦的時候故意抹了他一肚子,這就叫「以其
人之道還置其人之身」也!

  最後大家又光著擁抱了半晌,終於散了。

  這是第二個星期,大約是星期三。這次以後,我們除了見面吃飯,吃完飯就
只能脫衣服了。

  以前老老實實待了三年,整整三年,連小手指甲都沒碰一次,結果現在是兩
個半星期就跑床上去了。

  我一次一次提醒自己,這樣是非常不對的、非常危險的、非常有違背傳統道
德,有被學校開除之嫌的。

  見面,以前是並肩推車,討論今天的作業有多難,老師出了哪些笑話,然後
追在他屁股後面喊:「嘿!你今天又欠我五塊錢,明天不還要你好看!」

  現在是這樣:見面,趕快吃飯。吃飯時他一定趁機揩油,說類似「真大啊」

  之類的色狼話,然後研究今天誰家沒人。騎車、進屋、產生性衝動,他就開
始吻我。脫衣服,倒床上……故事完了。

  值得說明的是,在此期間,我們唯一討論的學術問題就是處女處男情節的問
題。我們兩個自詡為非常純潔、非常傳統、非常乖的好孩子,而且還是純潔的初
戀,一戀就戀四年——其實前三年是白費,後一年是浪費,真正戀了兩個星期。

  他就說他有處女情節,我為了氣他,就說我沒處男情節,我才不在乎和我上
床的男人是不是第一次呢,有經驗才好。他雖然氣得要死,可是也沒辦法,因為
他的確有處女情節。為了不破壞我的美好處女形像,不讓我結婚之前就成為非法
蕩婦,他堅決拒絕偷吃禁果。他說,就是我求他操我他都不操,特牛逼的樣子。

  其實誰希望被他操啊!如果懷孕了多不值得,還那麼痛,又鮮血淋漓……盡
管傳說中那可望不可及的陰道性高潮是那麼令人神往,但是我還是暫時當聖母好
了。

  我們倆的結論是:我們都有處女情節。搞笑!

  我不知道別的男生能不能做到這一點,但是有時候我想起來會感動。我們在
一起過了幾夜,他的機會很多,每次都又硬又大,可是就被我用手對付過去了。

  我不是保守的人,可是他是嗎?我以前不相信男人在這種時刻可以抑制自己,
為了保持一個女孩子所謂的清白,我卻佩服他的意志。我想,如果他要求,我會
給嗎?結論是否定的,但我是為了自己著想,不願意丟了處女頭銜而已。

  我有時候覺得自己很自私,也很無聊。這樣的處女有什麼意義?被操與不被
操只是一念之間的關系,如果不是怕痛和懷孕,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可以阻止這種
關系的發生?

  我在恍惚中,也會飛快地意識到自己是個好學生好孩子,上的是名牌大學,
受的是傳統教育,殘酷中,也只好搖搖頭:都是Internet惹的禍。

  一個月後他飛了。飛之前,他說他愛我。我知道他愛我,在擁抱他的時候,
我發現自己臉上濕了,卻是他的淚水。他要回美國了,可是我要留在中國,繼續
我的學業,熱愛著我的故鄉。我知道一切都太晚,我不知道有什麼話要和他說,
我想說我愛他,可是我能嗎?

  他學理工科,是個熱門專業,好找工作。我學文科,出國就什麼也不是,當
當陪讀而已。我不想去美國,是早立好的志願了,當年他飛走時,我們什麼也不
是,什麼也沒說,就是我送到機場,也就一句:「你別忘還欠我五塊錢!」現在
他這樣飛走,我又怎麼能夠無牽無掛呢?

  沒有辦法勸他回來,沒有辦法去美國走別人的路。我想,我還留有的,是處
女的身體,卻肮髒的靈魂。女人的身體,卻是不羈的性格。

  他走之前,我什麼也沒說。他幾次動嘴,我知道是希望我畢業後嫁給他的。

  但美國素與我無緣,而中國的工作以替我找好,關系網和我的家族,我的才
華,只有在這片土地上才可以施展,我不能一輩子摟著他過日子,但我卻真的舍
不得他。

  他哭了最後一次,哭著說:「這次可栽了,從來不在女人面前哭,可他媽就
是止不住眼淚。」

  最後他走了,去美國了。回來一趟不容易,下次不知何時相見?

  我慢慢的走在路上,氣候是如此溫暖,我想,他這一來一去真如一場春夢,
那四年前的一幕幕記憶又清晰透徹,如仙境般似的。我們過去是純潔的,純潔得
近乎封閉,可是純潔就像相片冊裡最值得珍惜的部份,那種若遠若近的好感,飄
忽間穿透了肉慾. 我想,這一個多月,那僅僅一個星期就開始的吻,兩個星期就
開始的關系,和三個星期就睡過我們從幼小轉為成熟的軀體的床,到底是一段戀
情的開始,還是一段肉慾的終結?

  我想,幸而,我還是處女。我想,可是真的有性高潮嗎?我還能在別人的懷
抱裡得到比這更大的快樂嗎?被操與不被操對我到底是重是輕?我愛慕的是貞節
還是虛榮?

  夏天的夜裡,身體常常想到他,而頭腦裡卻昏成一片。那軀干在地球另外一
端,我不可以、不願意踏上的土地。而身體的想念加劇的時候,我才想問這個問
題:我們這樣,是不是太快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