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28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曹丕稱帝
Crawler | 2016-10-25 10:46:44


  刑警隊會議室。

  「最近市裡發生了多起強姦案。」刑警隊長趙林說,「我們認為是同一夥人幹的,但他們始終逍遙法外。這是刑警隊的恥辱。」

  隊員顧旗說:「這幫傢夥專門襲擊已婚女性,喜歡當著丈夫的面輪姦妻子,手段殘忍。我們必須盡快破案。只是他們行蹤不定,很難偵破。」

  隊員李新說,「我覺得可以採取誘敵上鉤的做法,只是比較危險。」

  「我認為可以。」刑警隊唯一的女性、被譽為「刑警之花」的25歲的花鳳說,「我願意冒險。」

  「不行!」趙林說,「太危險了!況且,你新婚不久,一旦出現意外,我無法向於毅交待。」於毅是花鳳的丈夫,是警局的法醫,兩人上月才結婚,花鳳剛剛休完婚假上班。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議論起來,都認為犯罪分子手段殘忍,不能讓花鳳冒險。

  花鳳站了起來,「大家都別爭了!我已經拿定主意。如果我們不盡快破案,還會有更多的姐妹受害。只要我們計畫好,應該不會出事。」

  經過一番討論,趙林終於決定按花鳳的意見辦。又經過一番計畫,決定讓花鳳和李新裝扮成夫妻。李新身強體壯,相貌英俊,是刑警隊最年輕、武功最好的一個。

  方案研究好,大家覺得有把握,紛紛開起玩笑。

  「李新,這次讓你佔便宜了,要裝得和真的一樣啊!」

  「花鳳,別讓我們的帥小夥拐跑啊。」

  「還別說,他們還真般配。」

  「小心於毅吃醋啊。」

  花鳳笑打眾人,李新則感到一絲甜蜜。他一直喜歡花鳳,喜歡她的率直、果斷、善良,像男人一樣講義氣,當然,也喜歡她的美貌,但李新一直埋藏在心裡。

  兩天後的晚上,李新和花鳳像戀人一樣出現在郊外的小溪邊。這是犯罪分子經常出沒的地方。趙林帶領一批隊員埋伏在附近。

  花鳳挎著李新的胳膊,「聽說你新認識一個女友?」

  「瞎說!別聽他們造謠。」李新否認著。

  「要不要鳳姐姐給你介紹一個?」花鳳笑道。她比李新大二歲,常以大姐姐自居。

  李新沒有說話,他陶醉在花鳳的體溫中,「要是能一直這樣多好。」他想。

  「看那邊!」花鳳突然說。

  李新順著花鳳的手指望去,發現兩個人影匆匆鑽進樹林。

  花鳳和李新跟了上去。

  樹林中黑漆漆的,李新搶到花鳳前面,兩人一前一後向樹林深處走去。沒走多遠,就聽到笑聲夾雜著喘息聲。

  「你插深一點嘛!」一個女人說。

  「你翹高一點,我才能插進去。」一個男人的聲音。

  花鳳的臉立即紅了,她明白這兩個人在幹什麼。果然,李新撥開樹枝,花鳳就看到兩個赤條條的人影,女的跪在地上,男的正在她身後插著。

  「我比你老公怎麼樣?」男的問。

  「討厭!你又問這個。」女的嬌嗔道,「你比他強多了,要不我能半夜跑到這兒來讓你肏嗎?」

  「原來他們在這兒偷情。」花鳳心想,感到一陣心煩意亂,正要叫李新離開,突然聞到一股香味,立即暈了過去……

  花鳳醒來的時候,發現手腳被四根繩子呈大字型綁著,吊在半空。她心裡一驚,忙低頭一看,自己還穿著衣服,心中稍微安慰。四下打量,發覺被關在一座密室中。

  「看來剛才中了迷香。」花鳳想,否則,以自己和李新的功夫不會輕易被捉住。「不知道李新怎樣了。」

  「哈哈!」幾個男人的笑聲傳來,接著,門開了,走進高高矮矮四個男人。

  花鳳心中一涼,預感到不妙。

  一個高個馬臉男人,看來是個頭頭,一屁股坐在花鳳身前的沙發上,另外三個人站在他身後。

  馬臉看著花鳳,笑嘻嘻地說:「刑警一枝花,好名字,好名字,果然名不虛傳。」他上上下下打量著花鳳。花鳳今天為執行特殊任務,下身穿了件牛仔短褲,露著兩條白生生的大腿,十分性感。

  花鳳心中納悶,他怎麼知道我的身份?轉念一想,自己的口袋裡有警官證,莫非讓他們看到了?

  「小武,你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嗎?」馬臉問。

  體格健壯的小武說:「漂亮女人見過不少,漂亮警花頭一次見。」

  「你呢,肥豬。」馬臉向一個胖子說。

  肥豬流著口水,「不知道脫光以後是不是漂亮?」

  「肯定沒得說。」一個小個說,「不信就試試。」

  花鳳有些後悔,這次冒險值不值得呢?

  「脫,脫。」馬臉說,「欣賞欣賞。」

  肥豬立即迫不及待地走到花鳳身後,雙手摸上花鳳的臀部。

  花鳳渾身顫抖,除了丈夫以外,沒有別的男人摸過自己。

  「你們快放開我!」花鳳吼道。

  「脾氣不小啊。」小武說,「等會兒脫光你的衣服,看你還神氣不?」

  肥豬開始解花鳳的上衣,花鳳掙紮著,但手腳綁著,一點作用也沒有。肥豬幾下就解開她的上衣,露出胸罩。

  小個掏出一把剪刀,三下五除二剪掉花鳳的上衣,扔到地上。花鳳雪白的肌膚露了出來,胸部因激動而上下起伏著。她知道叫喊是沒有用的,乾脆默不作聲。

  肥豬麻利的解開胸罩的搭扣,花鳳豐滿的雙乳滾了出來。肥豬把胸罩放在嘴邊聞了聞,胸罩上還有花鳳的體香。「好香啊!」他感嘆著。

  花鳳的上身已經全裸,心中又羞又急,這只屬於丈夫的美妙肉體正被別的男人貪婪地欣賞。

  肥豬開始解花鳳的褲帶。

  「不要,不要啊。」花鳳雖然知道沒用,但還是情不自禁地喊道,「放開我!放開我!」

  肥豬抽出了她的褲帶,隨手扔在地上。小個又拿著剪刀走上來,揪起褲腳就剪開,雙手用力一撕,「哧」的一聲,牛仔短褲分成兩半。

  花鳳身上只剩下一條白色內褲。

  「我不會放過你們!」花鳳發恨。

  「好啊!」馬臉沒想到花鳳這麼堅強,「我非叫你服軟不可!」他站起來,走到花鳳身前,伸出右手,捏住花鳳的乳頭,笑嘻嘻地說:「服不服?」

  花鳳「呸」地啐了他一口。

  馬臉大怒,「扒光她!讓她狂!」

  小武上來「哧哧」兩下,將花鳳的內褲撕爛,露出女人最神秘的地方和黑漆漆的陰毛。

  花鳳已經全身赤裸。

  「給她上上刑!」馬臉吼道。

  小武和肥豬一左一右按動電鈕,拽起綁著花鳳雙腿的繩子,花鳳的雙腿被極度拉開,幾乎成為一條直線。

  馬臉走過來,伸手摸著花鳳光滑的小腹,又向下摸到陰毛和陰戶,笑道:「你想塞個什麼進去?」

  花鳳痛苦得渾身顫抖,依然一言不發。

  「好,有骨氣,我不信治不了你。」馬臉說,「把那小子帶來,讓他也看看。」

  花鳳心裡一驚「難道李新也……」

  小武和肥豬放開繩子出去,花鳳的雙腿又恢復大字型。

  一會兒,李新被架進來。他被反綁著,也光著身子沒穿衣服,頭上還有血跡。

  花鳳滿面通紅,被朝夕相處的同事看到自己的裸體,畢竟難為情,何況,李新也全身赤裸。

  李新看到花鳳的樣子,十分激動,開始奮力掙扎。馬臉、小個、小武和肥豬合力治住他,將他和花鳳一樣吊綁起來。

  李新和花鳳面對面吊綁著,如此裸體相對,讓他們非常尷尬。

  馬臉說:「怎麼樣?你們夫妻又見面了。」

  花鳳想,「原來他們把我們當成了夫妻。看來他們就是那夥犯罪分子,據說他們喜歡當著丈夫的面羞辱妻子。」花鳳心中叫苦,假如自己被淩辱的樣子讓李新看到眼裡,今後怎麼做人?

  她�起頭說,「我們不是夫妻,你弄錯了。」

  「噢?」馬臉略感詫異,隨即明白是怎麼回事,哈哈大笑,「那太好了!我們捉到那麼多對真夫妻,早玩膩了,今天捉到兩對假的,有趣!有趣!」回頭另外三人說,「看來我們要想點新花樣了,走,把那兩個也弄進來。」

  四人一起出去了。

  屋裡只剩下李新和花鳳。

  花鳳�起頭,發現李新也在看自己,眼睛裡充滿愧疚。

  「我真沒用!」李新說。

  花鳳搖搖頭,她不怪李新,反而覺得正是自己的一時衝動,不僅害了自己還連累了李新,就說:「是我害了你呢。」

  「不!」李新說,「要不是我只顧看那對姦夫淫婦也不會著了道。」

  花鳳臉一紅,李新沒有結婚,被那對男女吸引情有可原,自己呢?當時也忘記警惕。花鳳偷偷看了看李新,李新虎背熊腰,十分強壯,特別是……當花鳳看到李新的陽具時,被他的長大所震驚,趕忙轉移了視線。

  李新也在悄悄打量花鳳,花鳳的裸體是自己一直嚮往的,她的皮膚那麼白皙,她的胸部那麼豐滿,她的腰肢那麼纖細,她的雙腿那麼修長,要是能……

  「帶進來!」一聲呼喝,打斷了李新的思維。

  那一對情人被帶進來,他們也是全身赤裸,年齡在30上下,男的文質彬彬,女的身材豐腴,相當性感。他們的雙手都被捆綁著,顯然受了驚嚇,不停地乞求。

  馬臉走道李新面前,指著花鳳道:「怎麼樣,小夥子,你的女同事性感吧?」

  李新不理他。

  馬臉繼續說:「你小子平時一定經常幻想幹幹這個警花吧?為她打過飛機沒有?」

  李新心中一驚,他的確常常幻想和花鳳做愛,為她打過不少飛機。

  「我給你個機會,怎麼樣?」馬臉說,「你當著我們的面玩了她,我們就不碰她。」

  李新�起頭,「當真?」

  花鳳急道,「李新,別信他的!他……他故意羞辱我們取樂。」

  馬臉哈哈大笑,「女警花了不得,好,我看你能堅持多久。」他一招手,「讓他倆親近親近!」

  肥豬按動電鈕,李新和花鳳面對面貼在一起。小武用一條寬帶子將兩人的腰縛在一起。

  李新和花鳳都能感覺到對方的體溫。特別是李新,當花鳳的柔軟胸脯貼到自己身上時,他的心中湧現一股暖流,底下的陽具很快漲了起來。

  花鳳更加難受,由於她叉開大腿,吊得較高,李新的陽具正好頂在她的陰戶上。她感覺到李新的陽具正在一點一點翹起,頂著陰戶的力量越來越大,顯然,李新的生理反應越來越強了。

  花鳳腹部用力一收,臀部向上�起,陽具頂著陰戶的力量稍稍輕了些。花鳳已經沒有辦法了,用求助的目光看著李新。李新臉一紅,他的確控制不住自己的陽具上翹,只得臀部用力向下一沈,使陽具和陰戶又分開一點,但仍然若即若離地接觸著。

  馬臉看了他們一眼,心道,「看你們能堅持多久?」轉身對那對情人說,「你們叫什麼名字,認識多久了?」

  男的說:「我叫徐速,她叫王麗,認識半年了。」

  王麗怯怯地說:「求求你,別傷害我。」聲音清脆,十分好聽。

  馬臉摸著王麗的臉說:「你只要聽話,我就不殺你。」

  王麗使勁點點頭。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馬臉又說:「第一次是誰主動的?」

  王麗看了徐速一眼,說:「是他。」

  馬臉又說:「說詳細點!說得好,我就放了你們。」

  王麗眼睛裡露出希望,「我說,我說。我們本是鄰居,那次,我老公出差,他趁我家裡沒人,偷偷潛了進來,在我到臥室換衣服時,又偷偷跟了進來……」

  馬臉笑道:「是你勾引他吧?」

  王麗說:「不不,不是。第一次……是他強迫我的。」

  「詳細點。」馬臉說。

  「我……我……」王麗低下頭,滿面通紅。這種事怎麼好意思對人講呢。

  馬臉一笑,「這樣吧,你們表演表演吧!」

  「好,好,太好了!」另外三人來了興趣。

  王麗和徐速面帶難色。

  馬臉說:「怎麼,不聽話?」對徐速說,「你要不幹她,那我們四個人就一起幹死她。」

  王麗害怕了,「不要,不要……我們……我們……表演。」

  馬臉解開他們的繩子,他知道這兩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逃不了。

  王麗和徐速互相看了一眼,都知道今天是在劫難逃了,就互相摟抱著開始撫摸親吻,一會兒工夫,王麗就進入狀態,口中發出低低的呻吟。徐速把她撂倒在地,騎了上去……

  花鳳很快也有了反應,王麗的呻吟讓她難受。她感到李新的陽具又翹了起來,頂在自己的陰唇上,隨著繩子的晃動摩擦著。她甚至感覺到龜頭已經分泌出汁液。

  王麗和徐速完全進入狀態,特別是王麗,快樂的呻吟聲越來越大。

  花鳳感覺自己的陰戶也開始分泌汁液,雖然竭力控制著,但李新的龜頭卻在一點一點分開自己的陰唇,就要往裡插入。

  「不,不行。」花鳳悄悄說。四個犯罪分子精力集中到另一邊,沒注意他們。

  花鳳又說:「你別放進去。我不能對不起我丈夫。」

  李新努力克制著,輕聲說,「我……快堅持不住了。」

  花鳳喘著氣,雙頰緋紅,胸部不停起伏。

  李新低頭看到花鳳白皙豐滿起伏的胸部,陽具又翹了翹,龜頭鑽進了花鳳的陰道口。

  花鳳想要掙扎,已經無力,只得說,「別……不行的……不可以。」

  李新把陽具向外抽了抽,離開花鳳的陰道一點。花鳳心中無比感激,她知道對一個未婚男人來說,這一步多麼不易。

  王麗的呼叫聲更大了,李新也開始喘息。

  花鳳心中暗暗叫苦,知道李新就要不行了,顧不得害羞,一咬牙,在他耳邊說:「你……想辦法射出來,射出來就不難受了。」說完扭過頭,不敢再看李新。

  李新閉上眼,下身用力,卻怎麼也射不出。「不行……我射不出來。」

  花鳳回過頭,發現李新滿臉汗水,漲得通紅,知道他已經盡了最大努力,心中不忍,就用最低的聲音說:「你……你可以這樣……在外面……摩擦……就能射出來。」聲音比蚊子還細。她腰部用力,又�了�臀部。

  李新聽清楚了,喘了一會兒氣,屁股用力開始前後移動,陽具混合著花鳳的蜜汁,果然感覺到快感。

  「嗚……」花鳳卻更加難受,這種方式本來就是犧牲自己挽救李新的辦法。花鳳本來以為自己可以克制,但沒想到這麼難熬。在李新的摩擦下,花鳳感到陣陣快感從陰唇處襲來,隨即意識開始模糊,陰戶大量分泌汁液,順著李新的龜頭流到肉棒上,又順著肉棒流到他的睪丸上…… 「啊……」花鳳終於挺不住了,腹部一鬆,陰唇將李新的龜頭吞進去一節。

  「老公,我被插入了,對不起,對不起。」花鳳暗道。

  李新仍在抽送著,龜頭進出陰道的感覺十分舒服。

  花鳳感到臀部一點一點下沈,陰道也一節一節吞著肉棒。「竟然有那麼長!」花鳳感受到李新肉棒的長大。「還沒有到底呢。」花鳳想,全身一鬆,將整條肉棒吞了進去。花鳳立即感到不同於丈夫的快樂感覺,丈夫的陰莖還不如李新的一半長,也比李新細了許多。

  花鳳感到李新粗大的龜頭終於頂到了丈夫從未到達的地方,頓時全身酥軟,她的臀部開始一上一下配合著李新的抽插。漸漸的兩人都進入忘我的境界,開始低低的呻吟,最後都閉上眼睛盡情享受人間的快樂。

  李新終於在花鳳的陰道里完成了射精。花鳳屄裡的嫩肉被精液一噴,頓時渾身發抖,蜜穴深處傳來陣陣,陰道開始強有力地收縮,花心緊緊咬住李新的肉棒……花鳳尖叫一聲達到了高潮。

  當他們睜開雙眼的時候,發現四個流氓正目不轉睛地看著他們,立即滿面羞愧,才想起這是在淫窩裡,他們還沒有脫離危險。

  「精彩,精彩!」馬臉拍手大笑,「女警花不僅業務精通,肏屄也很精通嘛!吊著也能幹,沒見過。」

  花鳳和李新慚愧得無地自容。

  肥豬走到花鳳身後,在她屁股下面摸了一把,沾了一手精液。「他媽的,這麼好的騷屄,讓這小子先用了。」隨手把精液抹在花鳳的雪白屁股上。

  「別碰她!」李新吼道。

  「吆喝,老子偏要碰她。」馬臉說,「把他們分開!」

  小武解開綁在他們腰上的繩子,小個按動按鈕,將花鳳和李新分開。

  「花鳳!」李新叫道,他知道花鳳將要被淩辱。在有過剛才的關係後,李新已把花鳳當成自己的妻子。

  李新大吼大叫,馬臉抄起地上花鳳的內褲,塞進他嘴裡。他就是要選在他們發生關係後,再讓李新看著自己的情人被當面淩辱,自己卻無能為力,這樣才更刺激。

  四個人圍在花鳳身邊,伸手亂摸。李新的眼睛裡噴出火來,但花鳳始終面帶微笑望著李新,她早已把淩辱置之度外,經過剛才的交合,她的眼裡只有李新。

  花鳳的雙腿又被拉成一條直線,她的陰戶滴出李新的精液。四個流氓都脫光了衣服,馬臉摸了摸花鳳的陰道,高潮已過,已經有些乾澀。

  「他媽的,便宜了這小子,頭一炮讓他打了。」馬臉忿忿地說。又叫徐速,「過來,給她舔舔。」

  徐速戰戰兢兢得過來,「我……我……」

  「快舔,不然宰了你!」

  徐速跪在地上,雙手抓住花鳳的大腿,�起頭,嘴巴吻上她的陰戶。花鳳立即感到無比舒服,雖然極力忍住,但臉上的笑容已經僵住。

  馬臉又把王麗拎過來,讓她跪倒在李新身前,替他允吸陽具。王麗不敢違抗,張開小嘴,含住李新的肉棒。李新的陽具在射精後已經鬆軟,經王麗一吸,又豎了起來。

  李新和花鳳盡力控制著,但高潮還是來臨了,他們同時分泌出蜜汁,呼吸又開始急促,不時發出「啊」的一聲低吟。

  馬臉對王麗說:「去,伺候一下這位警官。」說著便鬆開吊著李新的繩子,把李新放到了地上。

  王麗知道是什麼意思,但讓陌生人插入自己總有些不好意思。

  馬臉又說:「你想伺候一下這位警官呢,還是伺候我們四個?」

  王麗不再猶豫,她怕被輪姦。她滿臉淚水伏在李新耳邊說:「你是好人,我伺候你。」說完,分開雙腿將他的陽具套了進去,嘴裡不斷重複著「你是好人,我伺候你。」

  另一邊,花鳳被徐速吸得意亂情迷,這是她第一次嘗到這種滋味。徐速也知道自己的情人正和李新交合,心中淒苦,卻沒有辦法,只得把全部力量都用到花鳳身上。

  馬臉拍拍徐速的肩,讓他停下,說:「你的馬子被別人玩了,你想不想玩他的馬子?」

  徐速看了看花鳳,點了點頭。

  馬臉把繩子放下來,使花鳳跪到地上。然後對徐速說,「上!」

  徐速不敢怠慢,轉到花鳳身後,挺起陽具插進了花鳳的陰戶。

  花鳳心中叫苦,剛才和李新交合,雖有一半無奈但也有一半願意,現在被這個陌生男人插入,無異於強姦。她�起頭看看李新,李新也正看著她,四目相交都是一個想法:希望藉此機會拖延時間,一方面避免花鳳被輪姦,另一方面尋找機會脫身。兩人彼此會意,使了個眼色,同時發出銷魂的呻吟。

  四個流氓快樂地欣賞著,馬臉突然挺著陽具走到花鳳面前,「給我吸!」

  花鳳真想一口給他咬下來,但她看到不遠處有把大剪刀,「要能拿到就好了。」想到這裡,花鳳一閉眼含住馬臉的大肉棒吸了起來。

  那邊,李新已經在王麗的陰道里射精,王麗正坐在地上喘息。這時,小武和小個走過來,拎起王麗,開始淩辱。王麗哇哇大哭,「你們說過要放過我的……」

  「那是老大說的,我可沒說。」小個笑道。

  肥豬終於也忍不住了,一腳向徐速踹去,想要踹開徐速,自己去肏花鳳。

  徐速這時已經在花鳳的陰道里射精,見肥豬一腳踹來,急忙把肉棒抽離花鳳的陰道,躲到一邊。

  肥豬見徐速在花鳳體內射精,罵道:「媽的,讓你小子佔便宜了」,接著便挺著肉棒也插進花鳳陰戶。

  花鳳心中一涼,終於還是沒有躲過,現在已經是第三個男人插入了自己。

  過了一會兒,花鳳便感到一股熱流衝入陰道深處,肥豬射精了。花鳳暗暗叫苦:「這已經是第三個男人在自己體內射精了,我回去要怎麼見老公。」

  這時,馬臉從花鳳口中抽出陽具,對肥豬說:「換換!」

  肥豬不敢違抗,轉身走到花鳳面前。他的身體醜陋,陽具沾滿淫液,花鳳一陣噁心,就在這時,馬臉的陽具插進了花鳳體內。

  「這是第四個。」花鳳痛苦地想。她不願為肥豬口交,作出要用手摸摸肉棒的姿勢,肥豬十分驚喜,拿過剪刀剪開花鳳一隻手腕的繩子,隨手把剪刀丟在地上。

  花鳳立即用手擼動他的陽具,肥豬躺在地上發出呻吟……

  剪刀就在徐速身邊,李新向他使了個眼色,徐速悄悄把剪刀摸到手中,向李新慢慢爬去。他也知道,要想活命必須依靠李新。

  這一切都被花鳳看在眼裡,心中一陣歡喜。為吸引流氓的注意力,她裝出很快樂的樣子,嘴裡發出誘人的叫喊:「插我!噢……插我……使勁插……用力……啊……」花鳳新婚不久,對老公都未說過這種話,心裡感到一陣難過。

  馬臉受到鼓舞,一邊看著肉棒進出花鳳的陰道,一邊問:「舒服吧?服了吧?」

  花鳳的陰戶傳來陣陣快感,心中暗叫:「不能……不能……我一定要堅持住……絕不能被他……強姦到高潮……絕對不能……」,口中卻叫道:「舒服死了……用力……插死我吧……我服了……饒了我,我不行了。」

  馬臉又說:「我的雞巴大不大?比你老公插得舒服吧?」

  花鳳看到徐速已經爬到李新身邊,知道這是關鍵時刻,大叫道:「你的雞巴太大了,啊……你才是我老公,嗚……天天插我吧……」

  馬臉又說:「頂到花心了嗎?」

  花鳳無奈,只得叫道:「你插到花心了,使勁肏我吧。」

  馬臉問:「用什麼肏你啊?」

  「用……」花鳳心中噁心,但不得不說,「用你的大肉棒……肏……肏我!哦……我求饒了!」

  徐速已經剪著李新腳上的繩子。他力氣小,加上心虛,手直哆嗦。

  馬臉完全被花鳳吸引,又說:「肏你哪裡?說,快回答!」

  花鳳從未說過那個字,猶豫著。

  馬臉得意地說:「你不說,我就拔出來了!」

  花鳳既怕他真的拔出來,看到徐速就遭了,又真有點捨不得肉棒抽插所帶來的快感,只得低聲說:「是……是我的小……小穴……」她還是沒有說出那個字。

  「大聲點!」馬臉並不滿足,「小穴又叫什麼?」

  「又叫……小洞洞。」

  「還叫什麼?」馬臉不依。

  花鳳只得叫道:「是……我的小穴,小穴。」

  「我的肉棒叫什麼?」馬臉又問。

  「叫……叫……」花鳳更加難以啟齒。

  「叫什麼?」

  花鳳說:「叫……大欣賞。」

  「你喜不喜歡大欣賞?」

  「喜歡。」

  「喜歡用上面的嘴吃,還是下面的小穴肏?」

  「我……我喜歡吃……也喜歡挨肏。」

  「喜歡哥哥的大欣賞肏什麼?」馬臉問。

  「喜歡哥哥的……大欣賞……肏妹妹的……小穴。」花鳳說。她心想,今天真是受盡淩辱。

  馬臉還不滿足,他要極度羞辱花鳳,「你的小穴多少人肏過?」

  花鳳只得滿足他:「好多人,大哥哥你肏得最好。」

  「哥哥要射了……喜歡哥哥的精液嗎……要不要哥哥把精液……射到你的小穴裡……」

  「喜歡……我喜歡……哥哥的精液……哥哥快射吧……射到妹妹的……小穴裡……射……快射……射死我……」花鳳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說出這種在丈夫面前也說不出口的話。

  馬臉受到花鳳話語的刺激,很快便把龜頭插入花鳳的花心深處,一股濃精狂噴而出。

  花鳳被這股濃精一衝,「啊」的一聲大叫,終於在馬臉的強姦下,又一次達到性的高潮。

  肥豬這時也被花鳳的叫聲吸引,問:「胖哥哥的大雞巴怎麼樣?」

  花鳳沒辦法,只得應付:「剛才也插得妹妹的小……小穴……插得妹妹的小穴……好舒服……噢……」

  「願不願意哥哥插你?」肥豬又問。

  花鳳暗罵他下流,嘴上只得說:「願意,當然願意。」

  這時,徐速已經剪開腳上的繩子,正在慢慢站起剪李新手上的繩子,只聽那邊小個和小武說,「大哥,讓我們也玩玩吧,這警花叫得人心裡癢癢的!」

  花鳳叫苦不疊。只聽馬臉說,「好,讓弟兄們都嘗嘗警花的滋味。」隨後,馬臉和肥豬轉向王麗繼續姦淫,王麗已經半昏迷。

  小武和小個爭先恐後地抱住花鳳的屁股,大雞巴輪流在花鳳的陰道里抽插,直至先後將精液射入花鳳的身體深處。

  就在小武和小個肏完花鳳之時,李新的繩子已經剪開,他一聲怒吼,沖小武的腦袋就是一拳。這一拳用盡了全身力氣,小武一聲未吭倒了下去。李新又一腳踢到小個的腦袋,小個立即喪命。

  馬臉和肥豬見李新兇猛,嚇得拔腿就跑。李新顧不得追趕,忙解開花鳳的繩子。花鳳撲到李新懷裡,「哇」地一聲哭了出來,剛才的堅強和理智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這時,屋外槍聲響起,刑警隊找到這裡。他們抓住馬臉,擊斃了肥豬。

  當隊員們衝進屋子,全都愣住,只見李新和花鳳全身赤裸,正抱在一起。花鳳下體血跡斑斑。大家都明白髮生了什麼,默默退出去,向花鳳敬禮……

  一月後,花鳳和老公離了婚。

  花鳳和李新沒有參加刑警隊舉行的立功人員授獎大會,他們遠離了這個城市,開始新的生活。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