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34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殺神風
Crawler | 2016-10-1 14:02:11

  老公喊我回家給修暖氣的工人開門的時候,我剛在公司裡被老闆為一點小事不輕不重的罵了一頓,滿肚子的火。  而我們一週前就約好了來家裡修暖氣的公司拖拖拉拉到今天才上門,並且是到了我家門前才給丈夫打了電話,讓我們十分被動的不得不請假回來給他開門。  我在丈夫的電話裡大發雷霆,丈夫隻有唯唯諾諾的安撫著我,說著什麼人家也不容易,都在門前等著了,他又在外地出差,隻能麻煩我了之類的廢話,我呵呵一聲冷笑不等他說完就掛了電話。

    坐在辦公桌前生了一會悶氣,轉而一想又不能真就不管不問的耗著,於是我請完假轉身開車回了家。  一上樓到了家門口就發現兩個穿著暖氣公司制服的壯漢在我家門口抽菸,看到我火氣沖沖的從電梯裡走出,二人趕緊扔掉煙屁股站了起來。  寸頭的大漢像是負責人,對我說「女士,實在是不好意思,耽誤了您的時間,我們也是太忙了,如果不是您的丈夫要出差,我們也不會麻煩到您的」另一個光頭也在一旁賠笑著。  我冷哼了一聲卻不搭言,從他們身邊踩著高跟鞋啪嗒啪嗒的快速走過擰開了家門,走進家門頭也不回的對他們說「自己拿鞋套,管好你們的手,別亂動東西把我家弄髒了,壞掉的暖氣管在我臥室,快點修,我還要去上班」

    光頭聽我如此不客氣的發言,「太太,你……」就被寸頭打斷了「是的太太,我們會注意」說完笑著跟在我後面進了家門。  而我正?起一條黑絲襪腿解著高跟鞋上的扣帶,而他在身後繼續沒話找話「太太,您真是有一雙性感的美腿,也非常懂得裝飾它。  您的絲襪是我見過最性感的了,您的先生真是幸福」我聽著這明顯帶著調戲意味的言語,回頭憤怒的看著他「我警告你,你再這麼不知分寸的話,我會向你公司投訴!好好幹你的活,然後趕緊收拾東西走」「好吧太太,讓我看看您的臥室,我們至少要確定一下問題在哪裡對不對」寸頭大漢聳了聳肩,徑直走進了我的臥室。  我緊跟著他,光頭大漢賊眉鼠眼的跟在最後。  比起這個猥瑣的光頭,我覺得負責的寸頭簡直是一位優雅的紳士了,我甚至不用回頭看就知道光頭現在看著我豐腴的黑絲襪大腿配上OL標準的一步裙那色眯眯的樣子——這樣的目光在公司裡見到的太多了,而我也一直懂得如何利用這種矚目為自己贏取一些小小的利益,我不自覺地稍微想要調戲一下身後隻能看不能吃的光頭,在走路時扭動了一下我的蜂腰,就聽到身後的光頭吞嚥口水的聲音。

    「哎太太,您的暖氣是一件小事,我們半個小時就可以解決」仔細檢查了暖氣的寸頭大漢從地上站起來「不過我覺得太太您要我幫助您解決的是別的問題」,我緊鎖著眉頭問道「還有什麼需要你的……」他嘿嘿的一笑,眼睛眯成了一條縫看著我「太太,您需要解決和您丈夫的夫妻生活問題啊,您看床上隻有一個枕頭……」由於我和丈夫都處在事業的上升期,二人的生活作息很不規律,他更是要每晚熬夜完成公司的工作,心疼我的丈夫不忍心總打擾我睡覺,所以在臥室放了一張床,大部分時候是睡在那裡的。  聽了大漢的話,我心中有一絲恍惚,但緊接著就意識到如果前面隻是調戲,那這簡直是赤裸裸的性騷擾了,從小養尊處優沒有受過這樣羞辱的我?起手一巴掌就扇向了寸頭。

    我的手到一半就被身後的光頭握住,用力掙紮了幾下,那握住我手腕的光頭卻如同一個鐵閘一樣紋絲不動,我憤怒的轉身準備一腳踹向他,卻被他又摟住了膝蓋,這樣我的整個人就重心不穩的全部靠在了光頭的身上。  身後的寸頭大漢雙手扣住我的襯衫中間,用極大地力氣用力一拉扯,所有扣子如同玩具一樣崩散開,我的一對D罩杯的巨乳跳了出來,而純白色的胸罩也被他一把拉開,這粗暴的態度與我丈夫對我的方式完全不同,我的丈夫從和我第一次做愛到現在,永遠是那麼的紳士,等待著我自己一件一件的脫下衣服,解開胸罩,貼在他的身上。  「你們這兩個變態,你們快把我放開!」  驚恐萬分的我此時如同每一個面對這樣場面的男人一樣充滿了噁心和恐懼「這是犯罪你們知道麼,我會報警的!你們會坐牢!趕緊放開我然後滾出去!人渣!」  揉捏著我巨乳的寸頭大漢微微一笑「太太,對於我們來說,牢房簡直就是家」頓了一頓,他的兩手同時用手指掐上了我的奶頭「而且我相信,你不會報警的」說著這些,他從後面抱著我坐到了床上,而光頭則順勢扔掉了我的拖鞋,抓起兩隻黑絲小腳,把整個臉埋進了我的足弓裡,用力的喘息起來,嘴裡唸唸有聲的說到「強哥,這真是我玩過最帶勁的絲襪腳了,這個騷味,我昨晚找的婊子要是有她一半騷,昨天我肯定操的她下不了床」聽著他拿我和外面的妓女比較,我心中充滿了被羞辱的憤怒,兩隻腳瘋狂的扭動要去踹他,而他牢牢地鎖住了我的腳腕,伸出舌頭,開始吮吸我的絲襪腳趾,是的,是吮吸。  我的老公也是一個戀足者,但他永遠隻是輕輕地親吻,或者聞著,連用舌頭舔都沒有過,他曾經暗示我為他足交,但我都厭惡的拒絕了,我能容忍他的戀足隻是因為我愛他,不代表我真的喜悅這種變態的性癖,而如今這個粗野的光頭卻如此下賤的侵犯著我的絲襪腳,我一邊掙紮著一邊叫「放開我的腳。。。  你這個變態,人渣。。  流氓,放開我!我會報警的!」  而被稱為強哥的男人隻是在身後牢牢地抱著我,兩隻大手褻玩著我的巨乳「太太,您的詞語可真是匱乏,而且這幾句並不能增加什麼情趣嘛」我一愣,並不懂他說的增加情趣是什麼意思,他又用他標準的微笑看著我說「看來你不隻是和丈夫沒有夫妻生活,就算是有,你們的夫妻生活也一定很乏味,對不對,你這個穿著黑絲襪在丈夫的臥室裡勾引兩個粗野的工人做愛的騷婊子」聽著這一段我從來沒聽過的粗話,我的血一下衝到了腦子裡,胯下,渾身的每一個關節,剛才掙紮的所有力氣放佛瞬間都被抽走。

    感受到了我的變化的光頭嘿嘿一笑,繼續用一隻手抓著我的兩個絲襪腳掌,另一手拉下了褲子,露出他那青筋暴露的碩大雞巴,大概有我丈夫的1。  5個大,粗的觸目驚心,我驚恐地看著他把我的絲襪腳拽向他的巨大陽具,「騷貨,現在讓我來幹你的小腳穴吧,你的黑絲腳穴,我相信你會伺候好我的雞巴的」說著他一下將他的巨大雞巴捅進了我的兩隻腳掌中間,雖然沒有刺激到我的陰道,但是經過他和強哥前期的鋪墊,我的黑絲足底放佛也變成了一個象徵貞潔的穴,我那因為出汗有些黏濕的絲足就像是一個淫水四溢的騷穴在挑逗著他,我在強哥懷裡喃喃的低聲說著「老公。。。  老公。。。  老婆對不起你。。。  腳穴被人給幹了,腳穴的第一次被這幫賤種拿走了。。。  嗯。。。  嗯。。。」  強哥聽到以後笑的更加放蕩「這就有點對了,婊子,你進步的很快,我相信你會找到快樂的」

    腳底下的淫戲還在繼續,光頭的雞巴在我的絲足刺激下更大了,我的兩個腳掌幾乎合不到一起,而我卻下意識的夾緊了腳不讓它們分開,這無疑給了腳下的雞巴巨大的刺激,「噢你這個騷貨。。。  還說你的騷腳是第一次被幹,你簡直是個完美的足妓。。」  這不知是誇獎還是羞辱的話卻讓我心裡升起了一絲火熱,這也許是每個女人被賞識時最本能的反映「放你的屁你這個人渣。。。  快放開我。。。」  我嘴裡仍在掙紮著,而光頭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你這個騷貨,我早就已經放開了你的腳,是你在主動地套弄我的雞巴啊」我慌亂的往下一看,發現他說的確實不假,這個變態的兩隻手正撐著床,而我的腳卻是自己緊緊地夾著,腳趾繃得筆直,兩隻足弓合成了一個空穴,光頭正一聳一聳的操弄著我自己構築的腳穴。  看到這一幕我尖叫著捂上了自己的眼睛,像鴕鳥一樣把頭埋進沙子,放佛看不見的事情就沒有發生,但是兩隻黑絲襪玉足卻沒有收回,就這樣被他一下一下的操幹。。。。

    捂著眼睛的時候感覺一根手指摸到了我的嘴唇邊,在我塗滿紫紅色口紅的嘴邊緩緩地繞著圈,也不急躁,逗弄著我嘴唇邊的神經,嘴邊和腳下最敏感的神經都被挑弄著,就算不摸我也知道,自己的穴已經濕潤到不堪了。  耳邊傳來了強哥的聲音「騷貨,張嘴,張嘴吃了」我已經無暇對騷貨這個稱呼有反駁,我的身體裡有兩個聲音在對話,一邊我很清楚隻要我放開自己把身體交給這兩個流氓,我將會獲得以前從未想過的巨大高潮,另一邊我卻心裡還有我那在外地的最摯愛的丈夫的影子。  恍惚間我稍微張開了一下我的小嘴,那手指飛快的插了進來,而我在那一絲恍惚以後卻立刻反映過來,緊緊的咬住了牙關,手指隻能無奈的在我的牙齒外來回活動,強哥嘆了一口氣在我耳邊繼續說「你可真是個倔強的婊子。。。  但你沒法欺騙我們,你看看你自己,在你和你丈夫的床上,隻穿著西服裙和你的黑絲襪,被我們操弄著你的足穴,奶子在我的手裡,你看你的奶頭已經漲成這樣了。。。。  你騷逼的淫水我從這裡都能看見。。。  你看你的穴,水都滲到絲襪上了呢」我瘋狂扭動著我的長發「你不要說了不要再說了,我求求你別再說了。。。」  而我張嘴的瞬間這手指就插了進來,而我幾乎在那一瞬間就徹底崩潰了,我的陰道在不停的告訴我它需要巨大的陽具來滿足它,這個陽具不是我丈夫的,不是我之前任何一個男朋友的,而是眼前這兩個鐵塔一樣的壯漢,放佛腦子裡有一個繃緊的弦突然斷掉了一樣,我的舌頭瞬間纏繞上了這跟插進來的手指,同時嗓子裡發出一聲壓抑已久的呻吟。

    這種性愛就像從山頂滾落的巨石,一旦開始,隻會越來越快,沒有什麼能夠阻攔它,而我從張嘴的一瞬間就徹底自暴自棄的接受了自己將要在婚房裡被這兩個粗野的男人插進穴裡的命運,而性格直爽卻壓抑已久的我在接受了這樣的命運以後就徹底看開了,這種被掌控被征服,把自己的一切慾望釋放給一個外人的快感,瞬間就讓我攀到了一次不小的高潮。  我的兩隻絲襪腳也不再是被動的接受光頭的抽插,轉而開始自己前後聳動著,不斷摩擦著他的龜頭下的冠狀溝,已經是人妻的我太知道怎麼伺候自己的男人。  光頭和強哥哈哈大笑起來,「臭婊子,我看了你一眼就知道你根本沒法堅持,不過你可真是夠賤呢,我們還沒有碰你的騷逼,竟然就投降了,難道操你的黑絲腳就能把你操到高潮麼,那你可真是一個極品的絲襪妓女」

    而已經徹底自暴自棄的我對他的羞辱並沒有表示任何的不滿,反而在強哥的懷裡大大的岔開了自己的兩條黑絲襪大腿,嘴裡一邊吮吸著強哥的手指,同時對著光頭扭動著自己的蛇腰,含含糊糊的說著「快給我。。。  我不行了。。。  我要崩潰了。。。。  快給我你的雞巴。。。」  這沒人教過的淫語像是寫在我的血液裡一樣自然而然的從嘴裡說了出來,而這時我卻沒有等到想要的大雞巴,反而強哥放開了我的奶子,把我隨便扔到床上,和光頭站起來,兩人看著我一本正經的說「太太,那我們可就是強姦罪了,還要回去坐牢,太不劃算了,我們隻是想和你玩玩而已,現在我們要走了」我幾乎是沒有一絲猶豫的爬到地闆上,大大的岔開腿跪在他們面前,用兩隻手拖著我碩大的奶子,「我不會報警的,你們這兩個賤人,快給我,給我你們的大雞巴,我已經不行了!」  「哈哈哈哈太太你叫我們賤人可不行,這我們要是操了你,不是玷汙了你的身體」已經急的快哭出來的我抱著一直玩弄我絲襪腳的光頭,人像八爪魚一樣掛在他身上,嘴裡喃喃的說「老公,親愛的,老公,我的親愛的,快給我,老婆穿你最愛的黑絲襪給你弄,老婆的腳穴,絲襪,高跟鞋都是你的,老公快給人家。。。。」  光頭得意洋洋的看著強哥說「哈哈哈看到沒有強哥,這次小弟就不客氣了,這騷婊子還是更愛我啊」而強哥一臉鬱悶和火氣的站在那裡「騷貨,那我呢」我掛在光頭身上,扭身兩隻手摟住強哥的脖子,在他耳邊張了張嘴,又閉上,猶豫了半天最後用最低的聲音輕輕叫了一句「爸爸。。。。」  光頭和強哥聽到以後簡直不可置信的看著我,而我叫出第一聲以後也再也沒有了害羞,巨大的羞恥和快感淹沒了我,我在強哥身上用嬌媚的聲音扭動著說到「爸爸,爸爸,快給你的騷女兒,女兒想要爸爸的大雞巴。。。。」  強哥再也忍不住,低吼了一聲把我扔到了床上,「那我就滿足你這個絲襪女兒!」  我充滿喜悅的呻吟了一聲,把自己擺成了最下賤的後入式的母狗姿勢,這時候的我隻想用最低賤的姿勢來奉迎這兩個粗野的人渣,而這樣的想法就刺激的我幾乎又要高潮一次。  我擺好姿勢的一瞬間,就感覺到自己的屁股上的絲襪被一雙大手狠狠地撕開,一個比光頭的雞巴還要大的大陽具幾乎一次就奸到了我的淫穴的最深處,我的老公從來沒有插到過的地方「婊子女兒,沒想到你還挺緊啊,我以為你這樣的騷貨早就被操的鬆鬆垮垮了呢,你丈夫能滿足你麼?」  「哦哦我的大雞巴爸爸。。  別提他。。。」  「還想著他呢麼婊子?說,他有爸爸厲害麼?」  「啊啊爸爸∼」強哥對我最後的抵抗很是不滿,回頭看了一眼光頭,隻見光頭不知道從哪裡找到我的魚嘴高跟鞋,把它套到了我的黑絲腳上,卻不讓踩實,大雞巴抽查著腳底和鞋子之間的空隙,而另一隻鞋子放腳趾的地方被他咬在嘴裡,舌頭來回掃著鞋底因為總踩而變黑的部分,舔了會他狠狠地說「這婊子的騷腳真是太他媽爽了,誰給這騷貨做老公,真是綠帽子戴到死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哈哈哈哈咱們這不是正在給他戴嘛」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而我在他們身下不斷地呻吟著「求求你們別說了。。。  老公啊啊我對不起你,我對不起你,老婆在你的床上被奸到高潮了,穿著你最愛的絲襪被奸高潮了老公!你插不到的地方都被他們插到了!你沒奸過的腳穴也被他們給奸到了!人家是他們的了!」  聽著我的淫賤發言的兩人哈哈大笑起來,這時強哥的電話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他拿起來一看,用力拍了我一下「哈哈哈騷貨女兒,是你的老公」「啊啊不要接不要接」但是強哥根本沒有理我,用力的抽插了幾下我的騷穴,然後接起了電話「哎,吳哥,我是阿強啊,嗯嗯,你家的暖氣問題我已經解決了,哎對嫂子回來給開的門,真是辛苦嫂子了,我們這不是正在這替嫂子解決點別的問題,哈哈哈哈,別客氣,別客氣,吳哥的事就是我的事,哎,你等著,我把電話給嫂子,你跟她說」

    而此時正在被光頭玩弄著黑絲襪,被強哥抽查著的我,顫抖的接過電話,平複了一下情緒,才敢對著電話說話「喂,老公,什麼事」「親愛的,家裡還有什麼事要小吳他們弄啊?」  「哎沒事老公,是老婆的一點事啦」聽著我的瞎話,強哥和光頭都用力的操弄了幾下,玩夠了鞋交的光頭,又俯身拿起我的絲襪腳,一口含住了腳趾,開始了大力的舔弄,而手指在另一個腳趾中間用力的抽查,像是奸我的小腳一樣。  「到底是什麼事?嚴重麼?要麼等老公回去幫你弄吧」鍥而不捨的老公還在那邊問著,我的呼吸已經被這瘋狂的淫戲弄亂了「老公,嗯嗯,這事你恐怕幫不了老婆,還就得阿強他們來呢」這時不甘寂寞的光頭直接走到了我的衣櫃前面,大聲的問我「嫂子,哎,你的絲襪放在哪裡啊」,我心頭一緊,老公就算再遲鈍這時也意識到不對勁了「老。。  老婆。。  他們是幹什麼啊,要你問絲襪是幹什麼。。。」  我心中知道再也瞞不過去,閉著眼睛,用媚的出水的聲音說「老公,絲襪在老婆衣櫃第二層∼喜歡哪個拿來老婆給你們穿∼」然後對著電話說「親愛的,要絲襪幹什麼,當然是要讓老婆穿給他們看啊∼不光要看呢∼還要被幹∼被老公幹,被阿強幹,你聽,現在阿強就在抽插你的親愛的呢」說著我把電話移到我們交合的騷穴處,撲哧撲哧的水聲任誰都能聽出來是在做什麼,緊接著我將電話移回到自己耳邊,聽著老公已經抖的不成聲調的聲音「你。。。  你。。。」  「你什麼啊,老公,還沒挑好想老婆給你們淫玩的絲襪嘛,不要急,一個一個選,咱們有的是時間∼」然後又沖向電話「你的老婆已經不是你的了哦,人家已經被強哥和他的人征服了,人家的騷穴,花心,大奶子,還有你最愛的黑絲襪騷腳穴,都已經被他們奪走了,每一個都比你強,都比你厲害,都比你能讓我開心,都給他們了,老婆一輩子要做他們的賤奴,做他們的腳奴,穿著你最愛的絲襪被他們淫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而在我這最淫賤的宣言下,我聽到震驚,難過到說不出話來的老公電話裡尹尹呀呀的聲音,而身後的強哥再也受不了,用最快的速度狠狠地蹂躪了我一分鍾,大喊著「我要射進來了!」  而我也扭著腰肢無恥的迎合著他,嘴裡喃喃的「射進來,射進來,人家要給你懷孕,被你操到大肚子,操出一個野種來!」  聽著我這無恥的迎合,一股衝擊力巨大的精液接連不斷的被射了進來,而我被這火熱的精液直接燙到了人生從未有過的巔峰,嘴裡瘋狂的嘶啞著「啊啊啊被操了被幹懷孕了要給爸爸生一個野種生一個騷女兒還給爸爸淫弄」而光頭則又抓住了我的小淫腳,嘴裡問著我「那我呢騷貨」我也回應著他「哦哦哦要做老公一輩子的絲襪足妓,穿著各種各樣的絲襪給老公玩,被老公操的黑絲襪都變白了每天穿著帶著精液的絲襪去上班」得到我不要臉的淫語刺激的光頭也狠狠地把精液射在了我的絲襪淫足上。  而經過極度高潮的我喘著粗氣對著還沒掛斷電話的老公,喃喃地說「人家被征服了,都給他們了。。。  穴。。。  腳。。。  奶子。。。  心。。。  一切的一切都給兩位主人了。。。  我就是他們的性奴。。。  做他們一輩子的性奴。。」  而電話的那頭的老公卻一句話也沒有說,也沒有掛斷電話,我聽著那邊一陣一陣的喘氣,憑著我這麼多年對他的瞭解,我知道他這是經過極度興奮地性愛以後才會有的粗喘。  這時我覺得我的腳上和穴上又靠過來了兩隻巨大的雞巴。  我癡笑著伸出舌頭,開始舔弄我的手機屏幕一隻巨大的雞巴插了進來。  「哦∼主人。。。」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