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90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你妹妹真早起
Crawler | 2016-10-9 23:27:59

  葉雨嘉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嗯,不錯,漂亮並知性、幹練。

    一身亮麵灰色中袖西服和窄裙,白色襯衫,雙腿被麥穗豎紋狀的灰色絲襪包裹著,顯得她引以為豪的雙腿愈發迷人,一米七的身高在衣服的修飾下更加的出彩。

    葉雨嘉滿意地點了點頭,踩著一雙高跟鞋出門了。

    29歲的葉雨嘉是哈佛的生物學博士,原本畢業後留校任教,去年作為優秀人才引進計畫回到母校華夏大學,直接成為了生物學院的副教授。

    與她一起回國的,還有她從大學開始的好姐姐,同樣出身名校專攻心理學研究的醫學院副教授——田馨。

    自從兩姐妹報導後開始工作,引發了全校師生的轟動。

    年輕有為、青春靚麗,卻又不乏成熟女人的知性氣息,引得無數學子為她們發狂。

    葉雨嘉面向全校的公共選修課、田馨開設的心理諮詢室每次都爆滿。

    其實在風光之下,葉雨嘉心理壓力也是很大的。

    作為被學校破格提拔的對象,她必須用科研成果來證明自己。

    起早貪黑的工作使得她精神早已不堪重負,需要找人傾訴。

    而比她年長一些的田馨永遠那麼從容優雅,充滿自信,一直是她努力追趕的榜樣。

    同樣,田馨也經常針對葉雨嘉的情況,對葉雨嘉每週進行一次催眠治療,幾年下來,催眠治療已經成為了葉雨嘉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剛出門的葉雨嘉正是準備去田馨的辦公室進行這周的催眠治療。

    走到辦公室門口,敲了敲門,打開門的是一位樣貌平平的男生,身高一米八以上,微胖,戴著一副厚厚的眼鏡,雖然不帥,卻給人一種很舒適的感覺,葉雨嘉認識他,他正是現在跟著田馨做研究的醫學院博士生——劉正誠。

    「葉老師來啦,田老師在裡面等您。」

    劉正誠對葉雨嘉笑了笑,待葉雨嘉進門後,轉身出門帶上。

    葉雨嘉皺了皺眉,她挺不喜歡田馨的這個學生,雖然待人接物頗有禮貌,但是總在背後色眯眯地看著她,特別是她那雙傲人的美腿。

    對於這種好色之徒,葉雨嘉見怪不怪,隻是很奇怪她的姐姐田馨,因為最近她發現田馨和劉正誠經常待在一起,而姐妹倆在聊天的時候,田馨經常提起劉正誠,誇她學識淵博、彬彬有禮、勤學上進、踏實有責任心……平心而論,劉正誠確實是醫學院這屆博士中較為出色的,在醫藥學和心理學方面都頗有建樹,給她的那種感覺,一定是田馨最為不喜歡的一類學生。

    可事實恰恰相反,甚至原本衣著較為樸素的田馨,近來開始對時尚頗為關心,討厭裙裝絲襪的她經常拉著葉雨嘉去商店買各種裙子和絲襪,注意打扮自己,穿著越來越性感。

    偶爾也碰到田馨和劉正誠開一些不太恰當的玩笑,聯繫田馨的時候,劉正誠也十有八九就在田馨身邊。

    葉雨嘉對此有些不太好的猜測,也曾旁敲側擊地試探。

    田馨每次都裝作很氣憤的樣子說:「怎麼?隻允許你打扮,我允許我追求美麗了?」,對於劉正誠,田馨說是個好苗子,她想好好栽培,所以經常一起做一些實踐研究。

    想想這些事情,葉雨嘉也有點頭疼,當她走進辦公室的時候,看到田馨的著裝有點驚呆了。

    隻見田馨坐在辦公桌旁的沙發上,手拿著一些資料在閱讀。

    一身白色的OL套裝,緊身的襯衣好像包裹不住豐滿的雙峰,下身的一步裙僅僅可以遮住著大腿根部往下的一點,修長的雙腿被黑色絲襪襯托出點點螢光,交疊在一起,翹起一個魅惑的二郎腿,讓人由不得將目光集中到兩腿中的一點,希望在變換姿勢的瞬間捕捉一絲春光,腳上踩著一雙紅色的高跟鞋,性感極了。

    結束了幾分鍾的熱吻,看著喘息不已的葉雨嘉,田馨問道:「舒服嗎,小嘉嘉?」

    「是的……」

    「跟我來……」,田馨帶著葉雨嘉走到辦公室裡間的落地鏡前,「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是的……」

    葉雨嘉迷惘著看著鏡子中倒影的倩影,已經完全沒有平時的精明強幹,柔柔弱弱的,完全沒有主見。

    田馨從背後抱住葉雨嘉,「有沒有想起來什麼?」

    「這才是我真正的姿態……」

    葉雨嘉喃喃自語。

    「你是誰?」

    「我是性愛傀儡嘉嘉……」

    「那葉雨嘉是誰?」

    「葉雨嘉華夏大學生物學院的副教授,是為了掩蓋性愛傀儡嘉嘉真實身份的?裝。」

    「每天晚上有沒有複習我教給你的【性愛傀儡守則】。」

    「有的,傀儡嘉嘉每晚睡覺前都會複習。」

    「好,現在跟我再複習一遍。」

    「是的……」

    田馨站在葉雨嘉身邊,神情肅穆地對著鏡子裡的自己莊嚴宣誓:「我是偉大的性愛傀儡。」

    葉雨嘉跟著說:「我是偉大的性愛傀儡。」

    「我放棄一切自尊與羞恥,以滿足性愛慾望為人生準則,隻有滿足慾望,才能得到快樂。」

    「我放棄一切自尊與羞恥,以滿足性愛慾望為人生準則,隻有滿足慾望,才能得到快樂。」

    「為何你總是感受不到快樂?」

    「因為我無法滿足自己的慾望。」

    「如何才能滿足自己的慾望?」

    「絕對地聽話,完全地服從!」

    「要聽誰的話,服從誰的命令?」

    「聽從主人的話,服從主人的命令!」

    「很好,傀儡嘉嘉,今天你來這裡,是來幹什麼?」

    「是為了完成傀儡嘉嘉的認主程序,向主人證明自己的忠誠!」

    葉雨嘉毫無遲疑地回答著田馨的問題,語氣越來越激動,如同被宗教洗腦的信徒般狂熱與虔誠。

    而看著葉雨嘉莊嚴宣誓的田馨,也情難自已,臉上充滿著慾望。

    「很好,傀儡嘉嘉,你馬上就能見到你的主人了,現在繼續對著鏡子重複【性愛傀儡守則】。」

    「是的……我放棄一切自尊與羞恥,以滿足性愛慾望為人生準則……」

    田馨走到外間的辦公桌旁拿起手機撥出了一個電話。

    「喂,阿誠嗎,你現在過來吧,恩,對,對,實驗進展很順利……」

    掛了電話,田馨坐下又拿起之前看的資料。

    幾分鍾後,劉正誠走進了辦公室並將房門反鎖,一屁股坐到田馨旁邊,一把奪過來田馨正在看到資料,邪笑道:「《通過催眠治療實現人格植入的實證研究——以生物學院副教授葉雨嘉為研究對象》?老師你這篇論文完全是抄襲我的文章啊,文章中提到方法和手段大段複制,隻是把實驗對象換成葉雨嘉,這樣合適嗎,人偶馨馨?」

    原來巧笑倩兮的田馨聽到【人偶馨馨】四個字後,神情一垮,雙臂自然下垂,眼神呆滯,毫無情感地說道:「性愛傀儡馨馨聽候主人命令。」

    「雖然一開始剛到研究室的時候,你這個騷貨沒少為難老子,但是降服之後確實很滿足男人的虛榮心啊。」

    劉正誠一臉淫笑地看著田馨。

    聽到主人的責難,田馨很恐慌地回答:「實在對不起主人,當時傀儡馨馨沒有發覺自己真正的姿態,對主人的不恭順不是出自本心的……嗯……」

    話音未落,田馨不禁發出一聲呻吟,原來劉正誠的一隻手順著被黑色絲襪覆蓋的大腿,伸進了田馨的裙子,撫摸著敏感的小豆豆。

    「喲,你這個騷貨老師,穿著這麼短的裙子不說,裡面穿的還是開襠絲襪,連內褲都不穿,瞧你裙子裡濕成什麼樣了,真是不摸不知道,一模嚇一跳啊,【騷貨馨馨】……」

    聽到【騷貨馨馨】四個字,田馨妖媚地站起來坐到劉正誠的大腿上,委屈的說道:「主人不是叫人家好好學習AV裡面的誘惑授業嘛,馨馨隻是想和主人探討研究的時候,主人能隨時看到馨馨的騷逼……恩……主人你不知道……剛才馨馨看著嘉嘉宣誓成為性愛傀儡,就想起自己以前在主人面前也是這樣一副奴隸的樣子……好想要主人……啊……」

    隻見田馨渾身顫抖,竟然達到了一個小高潮,一股淫水順著大腿流到了沙發上,浸濕了劉正誠的西褲。

    「嘿嘿,不錯,你這個騷貨很容易進入狀態嘛,走,把那個婊子帶過來,媽的,天天在背後說老子壞話,看我怎麼算這筆賬。一會你好好調教她。」

    「是的,主人。」

    田馨衝著劉正誠嫵媚一笑,在劉正誠耳旁挑逗著說道:「一會騷貨給主人一個驚喜哦。」

    說完進入了辦公室裡間。

    劉正誠被田馨弄得心猿意馬,更是期待這位被降服的高智商女教授能夠玩出什麼花樣來。

    過了一會,隻見葉雨嘉大步流星地從裡間走了出來,看見劉正誠眉毛一挑,「馬上就要上課,一塊過去!」

    劉正誠嚇了一跳,以為出了什麼問題,這時看著跟在葉雨嘉後面的田馨衝他曖昧地笑了笑,劉正誠決定配合葉雨嘉,一起走出了田馨的辦公室。

    隻見葉雨嘉「??」

    地踩著高跟鞋走進了旁邊的教研室,這是一個小型的教室,有講台有黑闆。

    田馨反鎖了門,拉住了窗簾,和葉雨嘉一起站在講台上,劉正誠坐在學生的座位上,隻見葉雨嘉用粉筆在黑闆上寫了【女性肉體的官能訓練——性愛傀儡嘉嘉的認主儀式】,然後就和平時上課一樣,自信地開始講述今天的課程。

    「今天的課程主題是【女性肉體的官能訓練——性愛傀儡嘉嘉的認主儀式】,其實呢,主要內容就是通過性交行為確立劉正誠同學對葉雨嘉教授的絕對主權,同時完成葉雨嘉教授過度到傀儡嘉嘉的人格變換。課程的第一部分,是我向劉正誠同學全面介紹自己身上的各個女性部位及其特點,然後在劉正誠同學指導下幫助老師樹立正確的觀念行為準則,改正老師過去有害於成為性愛傀儡的不良習慣。」

    劉正誠看著平日裡冷豔非常的葉雨嘉,一本正經地向他介紹自己身體上的各個性感部位,滿意地向站在一旁的田馨點了點頭,咳嗽了一聲:「咳咳,葉教授,你對你身體部位的介紹確實很專業。但是還免不了學院派研究的老毛病,那就是不接地氣,不與時代接軌,對此我要向你提出嚴厲的批評!」

    「啊?劉正誠同學,老師講的有哪裡不好嗎?」

    講台上的葉雨嘉有點手足無措。

    「比如你介紹你的乳房,隻是指出你的乳房在哪,摸上去你會有快感,這不都是人盡皆知的事情嘛,而且你怎麼能說乳房這種學究氣息很重的話,應該叫它奶子才對,而且啊,你介紹奶子的時候,應該讓學生看到實物啊,不然哪裡知道你在說什麼,對吧,葉教授?」

    「對對,劉同學說的很對,老師要改正自己的錯誤的做法。」

    葉雨嘉說完解開了外套和襯衫的扣子,解開了胸罩,兩團雪白的肉團呼之慾出。

    「正誠你看,這是老師的兩個大奶子,是36D的哦,老師的性經驗很少,乳頭還是粉紅色的,摸老師的乳頭,老師會感覺到很舒服,這樣奶子就會挺立起來,乳頭也會變硬哦。」

    「是嗎?麻煩葉教授走過來,讓學生我試試。」

    劉正誠淫邪的看著校內聞名的冰山教授有點侷促地走下講台,站在劉正誠的課桌前,俯下腰,將女性純潔的乳房挺立在學生面前。

    「是這樣嗎老師?」

    劉正誠雙手用力蹂躪著爆滿的雙峰,然後兩個指頭夾住葉雨嘉的乳蒂,揉捏著,旋轉著。

    「嗯……對……就是這樣……」

    葉雨嘉舒服地仰起脖子,「嚶嚶」

    地呻吟著。

    「老師喜歡被學生這樣玩弄嗎?」

    「嗯……喜歡……老師喜歡學生玩弄老師的大奶子……」

    「說!葉雨嘉看見劉正誠,自己的大奶子就想發騷!」

    「嗯……葉雨嘉看見劉正誠,奶子就會發騷……」

    「重新介紹一下自己的大奶子吧!」

    「是……葉雨嘉有一對36D的大奶子,隻要看到劉正誠,大奶子就會發騷,想讓學生來玩弄它……」

    「啊∼∼∼∼∼」

    一旁的田馨已經受不了這樣的官能刺激,斜靠著牆M腳蹲下來,掀起裙子露出粉嫩的陰戶,已經迫不及待伸進手指不斷地手淫。

    劉正誠也被葉雨嘉騷浪的表現刺激得小弟一陣發硬,於是讓葉雨嘉站直了身子,「葉教授,你有一雙筆直修長的大腿,來撩起你的裙子,向學生展現你大腿和騷逼的風情吧!」

    「是的……」

    葉雨嘉放任自己的乳房暴露在空氣中,伸手抓住裙襬,一點點的向上拉,隻見筆直併攏的雙腿在灰色絲襪點綴下螢光閃閃,釋放出無盡的女性荷爾蒙氣息。

    裙襬的邊緣從膝蓋上的一寸一路向北,直到大腿的根部,露出被絲襪包裹的紫色蕾絲內褲。

    劉正誠粗糙的手掌撫摸著眼前的絕世美腿,他對女人的腿有種偏執的喜好,特別是在絲襪的裝飾下更是令他發狂。

    「葉教授,你知道要成為一個合格的性愛傀儡,第一件事情要做什麼嗎?」

    「要做……什麼……」

    葉雨嘉被學生摸得兩腮通紅,迷茫地看著劉正誠。

    「騷貨馨馨,告訴葉教授一些性愛傀儡的常識。」

    「啊……性愛傀儡要向主人獻上自己的內褲……表示自己向主人的臣服……」

    田馨一邊手淫,一遍大聲宣示。

    「挺清楚了嗎?葉教授。」

    「是的。」

    葉雨嘉脫掉高跟鞋,彎下腰,緩緩地褪下絲襪,那一低頭的風情,充滿著女性嬌柔嫵媚的氣息,劉正誠以前看到母親換絲襪的時候,就覺得女人在換絲襪的時候是最美的,在控制田馨之後,幾次讓她在辦公室將絲襪脫下又換上,百看不厭。

    葉雨嘉將紫色蕾絲內褲雙手奉上後,劉正誠嗅了嗅,淫笑道:「再把絲襪穿回去。」

    「是的。」

    葉雨嘉穿回了絲襪,踩上高跟鞋,隻聽劉正誠命令道:「把一隻腳踩到課桌上來。」

    「是的。」

    已經被田馨的洗腦的葉雨嘉無法抗拒劉正誠的任何命令。

    隻見她?起自己的一條絲襪美腿,細細的高跟踩在課桌上,因為課桌較高,為了維持平衡,葉雨嘉身體前傾,一隻手支撐在課桌上,一隻手叉著腰,配合著葉雨嘉一貫的冷豔氣質,頗有些女王風範。

    但是下半身的窄裙因為大幅度的動作不斷上縮,裙底的風光一覽無餘,瑩瑩的灰色絲襪深處,是被絲襪包裹著的私處,粉嫩的?色隱約可見,葉雨嘉第一次在男人面前露出自己的下體,神情有些嬌羞,卻又卑微的看著劉正誠,好像在期待眼前這個已經主宰他命運的男人對她的表現有所嘉許。

    劉正誠顫抖的撫摸著葉雨嘉的絲襪美腿,並繼續引導著:「葉教授,你有一雙漂亮的雙腿。」

    「我有一雙漂亮的雙腿。」

    「你要天天穿各種各樣的絲襪來展現出你大腿的魅力。」

    「我要穿各種各樣的絲襪來展現出大腿的魅力。」

    「夏天穿超薄的各色絲襪,冬天穿加絨的褲襪、打底褲。」

    「超薄絲襪……褲襪、打底褲……」

    「絲襪配上短裙才能最大程度上展露出大腿的曲線,所以以後你的著裝要以制服短裙為主。」

    「以後……我隻穿制服短裙……」

    「你穿制服絲襪,是為了吸引劉正誠的目光。」

    「我穿制服絲襪,是為了吸引劉正誠的目光……」

    「每當劉正誠視奸你的絲襪腿時,你的小穴就會發浪,想被撫摸。」

    「看我的腿……小穴發浪……想被撫摸……」

    「你有一雙敏感的大腿。」

    「我有一雙敏感的大腿……」

    「你的大腿渴望每時每刻被劉正誠撫摸。」

    「我的腿……渴望被撫摸……」

    劉正誠順著大腿摸向裙底深處,開始在陰唇附近轉動。

    「葉教授,你現在在幹什麼呢?」

    「我被學生摸著騷穴……」

    葉雨嘉神情迷離,似乎在享受著學生的撫摸。

    「你在教室裡向學生敞開了自己的大腿,說明你是個變態的老師。」

    「我是……變態……」

    「你有一個時刻發騷的小穴,你經常想讓學生滿足你的不正常慾望,所以說你是個十分淫蕩的女人。」

    「我有……發騷的小穴……我……很淫蕩……」

    「你有很嚴重的露陰癖。」

    「我有很嚴重的露陰癖……」

    「你渴望在各種場合讓劉正誠看到你騷浪的小穴。」

    「我渴望……在各種場合讓劉正誠……看到騷浪的小穴……」

    「所以你不喜歡穿內褲……」

    「我不喜歡……穿內褲……」

    「以後儘量穿開檔絲襪或者吊帶襪,方便劉正誠隨時操你的小穴……」

    「開襠絲襪……吊帶襪……方便……操穴……」

    「剛才說的,都是你要成為一個性愛傀儡應該知道的常識。」

    「我應該知道的……常識……」

    「現在把剛才說的重述三遍,印刻在你腦海的深處。」

    「是的……有一對36D的大奶子……隻要看到劉正誠……大奶子就會發騷……想讓學生來玩弄它……我有一雙漂亮的雙腿……我要穿各種各樣的絲襪……隻穿制服短裙……」

    葉雨嘉依然一隻腳踩在課桌上喃喃自語,劉正誠看著在一旁高潮不已的田馨,命令道:「騷貨馨馨,過來一起調教葉教授,讓她享受一下女人間的樂趣。」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是的,主人。」

    田馨步履蹣跚的走過來,和劉正誠一起上下其手,葉雨嘉一邊加強自我暗示,一遍又因為官能刺激,發出一聲聲淫叫,迷茫的臉龐佈滿著慾望的春情,此時的葉雨嘉完全忘記了自己傲人的學曆和教授的身份,化身為一隻發情的雌獸。

    田馨趴在桌子上隔著絲襪舔弄著葉雨嘉的陰戶,褲襠快要爆炸的劉正誠直接掀起田馨的裙子,掏出老二直接貫入,田馨一聲淫叫,更加賣力的舔弄著她的好妹妹。

    用力抽插的男博士、努力舔弄自己閨蜜的幫兇、一臉茫然喃喃自語的女教授,組成一幅奇異的慾望春景圖,三人沈淪在慾望的深淵中不可自拔。

    抽插了十幾分鍾後劉正誠拔出了插在田馨體內的老二,命令田馨待在一旁,等待他的命令再行動。

    劉正誠走到葉雨嘉的面前,命令道:「葉教授,來給我口交,來點前戲,馬上咱們完成今天的最後一道程序。」

    「是的。」

    葉雨嘉張開了自己的雙唇,不顧肉棒上面田馨的淫水,伸出舌頭舔弄著馬眼,然後用口腔含住了學生的肉棒,開始上下套弄著。

    「學生的肉棒味道怎麼樣啊,葉教授?」

    葉雨嘉「嗚嗚」

    地舔弄著,趁著喘氣的功夫回應:「很好吃……我想天天吃學生的肉棒……」

    享受著葉雨嘉的口交服務,看著以往對自己不屑一顧的女教授被征服在自己的胯下,劉正誠感覺自己慾望的高點快要來了,於是命令道:「騷貨馨馨,到一邊休息一下,葉教授趴到講台上去。」

    「是的。」

    兩位女教授應聲答道,劉正誠走到講桌前,看著趴在講桌上的葉雨嘉撅起被絲襪包裹著的大屁股,光亮的絲襪從大腿根到小腿,都因為田馨的口水和葉雨嘉的淫水浸濕而變了?色,劉正誠暴虐地擊打著女教授的臀部,然後猛地撕開了絲襪,老二一貫而入,開始猛力抽插。

    葉雨嘉如同被暴風雨襲擊的一葉扁舟,淫叫連連,幸虧教學樓的隔音效果極佳,不然劉正誠也不敢這麼放肆。

    劉正誠感到葉雨嘉的身體開始輕微抽搐,又拔出了老二,「葉教授,咱們來完成最後的認主程序吧。」

    「別出來……我還要……快……」

    葉雨嘉已經語無倫次。

    「來和我一起誦讀,誦讀一句,我插你一下。」

    劉正誠淫笑著。

    「好的……好的……」

    「我是劉正誠的性愛傀儡,心甘情願地成為他忠實的奴隸。」

    「我是劉正誠的性愛傀儡,心甘情願地成為他忠實的奴隸……啊……」

    劉正誠配合地插入又拔出,繼續道:「劉正誠是我的主人、父親、老師、丈夫、愛人……你隻會對主人產生性慾,絕對地聽話、完全地服從。」

    「劉正誠是我的主人、父親、老師、丈夫、愛人……隻會對主人產生性慾,絕對地聽話、完全地服從……啊……」

    「繼續!」

    「我是劉正誠的性愛傀儡,心甘情願地成為他忠實的奴隸……啊……劉正誠是我的主人、父親、老師、丈夫、愛人……隻會對主人產生性慾,絕對地聽話、完全地服從……啊……啊……啊……啊……啊……」

    暴風驟雨中,葉雨嘉不知道自己重複了多少次,隻記得好像劉正誠後來又把自己按在黑闆上,抱起自己的一條腿,自己單腳著地被猛操,然後又把自己完全抱起來,自己的雙腿緊緊地勾住學生的腰,下身咬住肉棒緊緊不放,再後來都記不清是什麼姿勢了……最後隨著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隻能單純地淫叫,最後隨著劉正誠的低吼,濃濃的精液流進了子宮,觸發了田馨對葉雨嘉的暗示,葉雨嘉感覺自己腦海裡像被一道閃電劈中,往事如煙飛速掠過腦中,最後隻剩下剛才在高潮中不斷重複的兩句話,然後,一切歸零。

    「性愛傀儡嘉嘉聽候主人命令。」

    休息了幾分鍾,劉正誠看著斜靠在椅子上的葉雨嘉雙腿大張,一滴滴精液從大腿根部流出,淫邪非常。

    「傀儡嘉嘉,向主人報告你的情況。」

    隻見葉雨嘉直起身來,「性愛傀儡嘉嘉因被劉正誠博士內射而完成認主儀式,首次激發傀儡模式。自今日起解除田馨對葉雨嘉的命令權限,設定劉正誠為葉雨嘉的所有權人。葉雨嘉將同時存在三種副人格狀態:日常模式、淫蕩模式與傀儡模式。在常規狀態下葉雨嘉擁有正常的世界觀和常識,但劉正誠可以對葉雨嘉進行改動幅度較輕的精神控制與完全地肉體操作;在傀儡狀態下葉雨嘉將喪失一切理智,成為主人的性愛玩偶,在此狀態下更改葉雨嘉的行為、記憶與認知,在回歸常規模式下指令依然生效;而淫蕩模式下性愛傀儡將陷入完全地發情狀態,擁有常規模式下的完整智慧,同時如同傀儡模式般完全被主人所控制。請主人分別為三種模式設定激發暗示的關鍵詞。」

    「就和田馨一樣吧,【教授嘉嘉】、【人偶嘉嘉】、【騷貨嘉嘉】。」

    「設定完成,繼續保持傀儡模式,請主人繼續下令。」

    「嗯,把衣服穿好,把這裡收拾一下,把你的絲襪獻給我,這可是難得的紀念品呢,你的內褲我也收下了。」

    「是,主人。」

    傀儡嘉嘉站起身來,褪下了破損的絲襪。

    清理自己的下身,用紙巾擦拭流到桌子和地面的淫水。

    劉正誠走向呆立在一旁一段時間的田馨,「醒來吧,騷貨田馨,幫我清理一下肉棒。」

    「是,主人。」

    田馨迫不及待地蹲了下去,吮吸肉棒上殘留著的精液,咕咚一下嚥了下去,好像享受人間美味一般。

    「主人,人家為您準備的驚喜喜歡嗎?」

    清理完後,田馨邀功似的看著劉正誠。

    「嗯,你這個騷貨編的劇本不錯,明天中午下課以後開車來找我,咱找個偏僻地來一發車震。」

    「是,主人!」

    「葉雨嘉最近剛完成人格植入,現在不同模式間轉換難免有些後遺症,你處理一下善後問題。」

    「是,主人!」——————————————————夕陽下山了,葉雨嘉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發現自己躺在田馨的汽車後座上。

    「現在幾點了?」

    葉雨嘉疑惑著問田馨。

    「我的好妹妹,你一覺睡了3個小時,怎麼樣,休息好了吧?」

    「嘿嘿,實在不好意思啊姐姐,每次催眠治療完,我都感覺睡得好舒坦啊。」

    葉雨嘉伸了個懶腰。

    「小懶蟲!對了,明天中午劉正誠博士邀請我去校外逛逛,嘉嘉要不要去啊?」

    「劉博士?我當然要去呀,劉博士他學識淵博、彬彬有禮、勤學上進、踏實有責任心,我挺喜歡他的!」

    提起劉正誠葉雨嘉滿眼都是小星星。

    「哦,前兩日你可不是這樣說的哦,你還說阿誠他腳踏幾隻船,是個花心渣男,生活作風有問題啊。」

    田馨回頭掃了葉雨嘉一眼,耐人尋味地笑了笑。

    「怎麼可能?我怎麼會說這樣惡意中傷劉博士的話呀?再說了,像劉正誠這樣風度翩翩的紳士,有幾個女生曖昧也是很正常的啊。」

    葉雨嘉很不滿地看著正在開車的田馨。

    「呵呵,是啊,你這樣想就對了。這個藥一會別忘了吃了,晚上回去好好複習一下今天下午的課程,明天出去玩好好打扮一下自己喲。」

    「嗯,好的。」

    下了車回到家,葉雨嘉看著手裡的避孕藥,有點奇怪,「為什麼姐姐突然讓我吃避孕藥啊?不管了,反正聽姐姐的沒錯。今天回來的時候下面涼颼颼的。對了,我下午出門的時候記得穿了內褲和絲襪呀,怎麼都不見了……還有下午什麼課程……」

    隱約間,葉雨嘉似乎感覺到在她身上發生了很多事情,「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明天中午的約會呀,明天我穿什麼好呢?」

    看著鏡子裡的窈窕身影,葉雨嘉相信自己明天一定能博得劉正誠的青睞的。

                             (全文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