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55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你妹妹真早起
Crawler | 2016-11-12 21:37:00

  也許準備這些準備就足夠了:三個可以銬住大拇指的手銬,從網店上2天就送到了家裡;兩幅黑頭套,其實就是兩條厚絲襪,不過仔細對著鏡子看了幾遍實在是看不出來是自己;當然還需要兩把匕首子,我和小馬各一把,因為是第一次做,匕首子只要足夠大可以震懾住她們就行了。路線已經看好了,從小區地下的車庫直接可以到8層,而後電梯裡套上頭套敲門,避開門上的貓眼………

    不,也許還需要什麼?

    還需要就是膽子和運氣。

    在自己腦海中不停的盤算準備的東西后,我扭頭問問也在試戴頭套的小馬:「你看還需要準備啥嗎?」「老大,干吧,我下面都硬了,早就想操她們了,上次她們在夜場把我灌的哇哇的吐,尤其是絲絲,那個騷逼,我喝了滿滿的一杯,她假裝喝卻把酒潑在地上,太可恨了。」絲絲,那個小騷貨,每次喝酒都裝,就喜歡把在夜場裡喜歡自己的男人灌醉,看著他們色迷迷看著自己的臉蛋而後暈倒,其實自己做個小買賣的,目前正在跟男朋友分手,幾年前和男朋友一起投資的房子被男朋友一家霸佔,正在討要,目前租房,心情正衰,每天都惶惶忽忽的,正是偷襲她的好時候。

    「還有那個賤欣欣,小騷狐狸臉,那個奶子扭的,真不知道真的假的,這次摸摸就都知道了,哈哈哈哈∼」小馬摘下頭套發出淫蕩的笑聲。

    其實我心裡想著都不是她們,而是先去絲絲家,因為已經知道欣欣今天回來找她,但其實我最想幹的卻是何晶,她也是跟絲絲和欣欣一起混夜場的,平常無論如何用了各種手段都約她不出來,這次可以讓絲絲把她搞出來,在絲絲家來個一家親,但這需要運氣。

    干吧∼把東西都裝到包裡,出發!

    知道絲絲在家地址因為上次在夜場偷偷在她的手機裡安裝了一個木馬的軟件,可以監控她的短信,昨天她的短信約了欣欣來家裡八卦,估計又是商量如何去找男朋友要房子的事情,這些八卦的女人們,現在的科技真是發達,只要有錢就啥都能搞定,但是如何釣何晶出來那?坐在出租的裡的我還在一直盤算。

    「師傅幫我們送到地下車庫,謝謝∼」車很快到了小區地下車庫入口,門口的護欄形同虛設。

    下了車,在戴頭套前我跟小馬對了一眼,他眼中充滿了男人的慾火,這兩個騷妞都是他一直想操的,不過以前的他是花花公子,總喜歡用錢磕女人,之前他約了絲絲多次夜店,絲絲每次都來,不過每次都是想辦法把他灌到不省人事的時候用他的信用卡結帳後走人,導致小馬每次都挫敗感很強,其實男人最怕就是用錢也搞不定的女人,這次我一提議他迅速響應,而且很快就置辦好了器具。管他那,其實就算這次不能干到何晶,幹到絲絲也劃算,上樓。

    其實很多擔憂都是多餘的,之前總認為電梯裡有人看見我們帶頭套,總認為出了電梯會有人看見我們,其實這個小區就是給單身的白領設計的,雖然是週末,但是白天一般都沒有人,除非到了夜裡10點才開始人丁興旺。

    「對了,到時候你少說話,我平常不太說話,她們感覺不出來,你一說她們就能猜出來你了!」看著電梯馬上要到8層,我猛然提醒他。

    「你就是想太多了,平常總是說我,其實我也想到了,所以帶著這個。」帶著黑頭套的小馬扒開頭套下部,把一個東西塞在嘴裡。

    「絲絲你個騷逼,我要干爆你!」小馬再發出的聲音明顯不是他的聲音,聲音不僅發沈,而且怪怪的。

    「這個是啥玩意?」正說著,電梯門了,絲絲家802的門正對著電梯。

    「搞完告訴你,高科技。」

    深吸一口氣,避開貓眼,敲門∼靜了一下的我用手勢讓小馬拔出匕首對著即將打開的門。

    敲了幾下沒人回答,小馬扭頭看著樓道環境,是不是有人出來。

    我心底裡也有點慌,畢竟帶著黑頭套傻忽忽的站在門口,而且小馬拿著匕首對著門,這要是被人看見了,一定會報警,不過還是要安靜下來。

    正在盤算著,門裡一聲小聲的嘟囔,正是絲絲的聲音。「死欣欣,來這麼早幹啥,人家還睡下午覺那∼」對,睡下午覺,今天下午我讓你叫個夠!我跟小馬一聽聲音就跟打了興奮劑一樣,精神一下子提起來了。

    開門那一刻,事後想起來就跟事前跟小馬演練的一樣:絲絲低著頭開門,猛然發現一個黑頭套的男人拿著明晃晃的匕首對著她,正在她準備驚呼的時候,小馬用左手推開門,右手用匕首子架在她的脖子上,因為第一次有點緊張,匕首子直接刺出了點血,絲絲白嫩的脖子上有一道淺淺的匕首痕,我跟著衝進去,用腳提上門,小聲對著絲絲說:「敢喊就殺了你!」一切都在兩秒中完成。

    受驚的女人跟受精的女人一樣,都是開始非常興奮而後軟綿綿的,絲絲穿著一身睡衣出來,睡衣中的胸罩半隱半現,其實現在還沒有控制住局勢,因為絲絲這個女人不簡單,她自己獨闖這個大城市,在各種複雜男人間飄蕩一直沒有吃虧,因為一直堅信她男朋友會娶她,給她一個溫暖的家,直到她等他4年後,他拋棄了她,那天絲絲喝的有點高,說起來分手的理由很簡單,就是絲絲太聰明,對,敢自己做買賣的女人都是女強人。

    所以當小馬把她逼到緊緊地貼在牆上的時候,我迅速的從包裡拿出了拇指手銬,對著她說:「背過去,把手伸出來!」可以看的出,把手銬銬上以後,她最後的抵抗結束了,因為聰明的她開始以為不過是農民工臨時的入室搶劫,搶一些錢就可以走了,而之後換個更好的大門,安心睡幾個覺就可以放鬆了,但這一切都是有準備的,那麼意味著就絕對不是農民工搶劫這麼簡單的事情。

    「兩位大哥,你們想幹啥?我家裡的錢隨便拿………」再也不是夜場裡的女王的聲音了,勸男人酒的時候媚眼如絲,一對貌似不大不小的波波似挨不挨的靠近你,聞著乳香,酒香,聽著騷騷的聲音就直接喝了,現在的聲音則是哆哆嗦嗦的,心裡無底的聲音,小馬看見完全控制局面,直接一手抓住絲絲的左乳,狠狠的摸了一把,大聲說道:「媽的,是真貨∼」「說,錢放在那裡了?」我一邊說一邊用眼睛掃著四周的房內,其實就是一個很簡單的一室一廳,廳不大,桌子餐桌上還有一瓶剩酒,裡屋的門開著,鬆散的被子在床上,一看就是剛剛下床出來開門。

    「我最近沒錢,錢都被我男朋友搞走了!」絲絲忍著剛才捏奶子的強痛,慢慢的說道。

    小馬懶得聽她說話,把手裡的匕首放在餐桌上,一手伸進絲絲的睡衣裡,直接把奶罩給拽出來,仍在地上,而後雙手摸著她的奶子。

    絲絲的身體左右扭著,躲閃著他的魔爪,又生怕躲急了,他還有更多的舉動。

    「上床好好搞!」看著這個小騷貨難受的樣子,自己心裡覺得特別過癮,不由得也上去摸了屁股兩把,其實屁股早就在夜店中摸過,當時喝酒做遊戲的時候還做過自己的大腿,但是現在摸起來格外有感覺,不是夜店中那種軟軟的,而是很緊張,蹦蹦的。

    想到這裡,不由得用手直接撩開睡衣下襬,一條淡紅色的蕾絲內褲一下子露在眼前,原來是淡紅色,操,每次都在夜店裡猜我們的內褲顏色,原來她自己穿淡紅色的,一會兒扒光她好好留著看看。

    小馬才不在乎我的感受,他現在精蟲充腦,滿腦子就是操她,一下子扯開她的睡衣,沒有奶罩的絲絲,下半身就一條粉紅的內褲,姣好的身材一下子顯現出來,奶子不大不小,乳暈紅裡有些發黑,奶暈有點大,不過奶子總體感覺還是很挺,奶頭因為驚嚇和剛才小馬的一通抓掐,已經硬硬的直立起來,小馬看著性起,一把抄起她的腿,幾步進了裡屋,把絲絲重重的扔在床上,因為有著拇指手銬,絲絲只能掛著睡衣在床上扭動,硬硬的奶頭隨著身材的扭動忽上忽下,顯得格外的誘人,小內褲因為跟被子摩擦,幾根黑毛也猛地漏了出來,一下子我的下體直了起來。

    因為也是閱女人無數,有時候見到各種的女人奶子都沒有太多的感覺,而且剛才緊張的心情讓我難以像小馬那樣很快發情,但是一見女人的陰毛,又看見她的手被拇指銬鎖著牢牢的,媽的,隨便操,先爽了再說。

    絲絲也感覺到了危險,她發現這兩個人明顯是衝她來的,而且就是想幹她,在男人身邊滾打多年的她也很快適應了這樣危險的情況,她的雙腿不停的踢向小馬,讓想分開她雙腿插插的小馬無從下手,但嘴上也不敢大聲叫,因為她的眼神盯著拿著刀的我,我的下體撐起了褲襠,讓她也看著害怕。多年的夜場經驗讓她知道,再多反抗一會兒,也許就有緩機,因為一會兒欣欣可能就來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你可真笨,把她翻過來,操屁股,一下子就進去。」我提醒著小馬,其實我也想明白她到底想幹啥,還是速戰速決的好,一會兒還有人回來,到時候一起收拾。

    「媽的,好主意。」已經脫著光光下體的小馬就像吃了救命丹一樣找到了竅門,一手抓住了絲絲的一支腳,一手抓住她的一個胳膊,一下子把她翻過來,這個時候同樣聽見我的話絲絲只能選擇最後一招:大叫救命。

    但是一個大枕頭一下子蓋住了她的頭,讓她的救命的聲音一下子變得很小。

    不用看帶著頭套的小馬也能感覺到他的機敏和得意,終於可以好好操絲絲你這個小騷B了,小馬上床按住了絲絲的兩條纖腿,用膝蓋頂開,很從容的剝下絲絲的粉紅小內褲,半圓滑潤的屁股露出來,隨手把內褲扔給我,我眼睛直直的盯著絲絲兩腿中間那條細細的肉縫,鮮嫩的小陰唇微微的露出來,感覺隨時都可以為你服務。

    小馬可不像我這樣細膩,一手按著枕頭,一手摸著絲絲的小B,手指直接捅到陰道里,絲絲痛苦的在枕頭下發出哀鳴,小馬用身體顯示出得意的心情。

    媽的,終於搞到了這個小嫩B,真他媽的緊,小馬手不閒著,不停的在小B裡面抽插,「騷貨最近一直沒有人操吧!」嘴裡還嘟囔著。

    看著小馬得手,我也歇會兒,看見床邊的床頭櫃上的手機,我拿過來,一看呼出電話裡面居然有何晶,腦海裡不由得一轉。

    正在我猶豫的時候,小馬一刻不得閒,稍有肥胖的他其實力氣很大,而且絲絲的小B失守,絲絲自然從心裡就放棄了抵抗,小馬很快把絲絲翻了過來,看見她淚流滿面的,這個時候不是憐香惜玉的時候,想想當時把你灌醉的時候她得意的笑,好像所有的男人都欠她似的,今天該你還債了∼其實插入的一刻,我眼睛一直盯著,小馬的傢夥不是很大,大約有13釐米,不過很粗,而且因為格外的興奮,因此顯著更加粗壯,黑紅的龜頭閃著有點晶瑩的水分,直接往絲絲的小嫩B中插入,絲絲因為陰道乾澀,而且緊張,很痛苦的搖著頭,牙齒緊緊的搖著嘴唇,希望可以抵抗過這艱難的時刻。

    還裝處女,不過她跟男朋友鬧僵了快2個月了,最近經常喝酒,我跟小馬組局的時候她也是隨叫隨到,有時候喝多了就罵她男朋友不是人,看起來還真是有2個月沒開發了。

    小馬才懶得管這些那,他的龜頭深入的非常艱難,跟插的處女一樣難受,他�手抓住絲絲的頭髮,當著臉就是一嘴巴,嘴裡罵著:「騷貨,你還真他媽的緊,讓老子感覺真他媽的爽!」一次次的硬頂,就在小馬努力插入到絲絲的陰道深處的時候,突然大門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又來一個!

    絲絲的表情很複雜,有屈服,有無奈,有緊張,有擔心,最終匯聚成了眼淚和低聲的呻吟:「不要,不要,欣欣不要來!」還想著欣欣那,一會兒你們一起在床上!

    小馬聽著敲門聲也一驚,一下子射在裡面,絲絲渾身一哆嗦,小馬也嘟囔著:「真他媽快。」我隨手抄起一個枕巾,塞在絲絲的嘴裡,絲絲只能嗚嗚的扭動。

    我跟小馬隔著頭套對視了一眼,相對一笑,我說:「又來一個騷貨!」我伸手揪裡一下絲絲的奶頭,享受了一把,而後拾起了匕首,盯著絲絲,讓小馬去開門。

    門敲的很急,小馬到門口感覺不對,對著貓眼一看,居然是一個保安,他扭頭對著屋裡的我小聲說道:「是個保安!」一聽保安我就有點安心,一把抓起了絲絲的胳膊,用手在她的身上遊走,享受著滑膩的皮膚,一隻手遊走到小B的地方,跟著也捅捅,結果裡面都是小馬的精液。絲絲現在已經跟打了霜的茄子一樣,渾身無力,我小聲對著她說:「你老實聽話,我放你一條生路,否則,老子殺了你!」絲絲眼睛中含著淚,默默的點頭,她也是一個生意人,雖然身體被侮辱了,但犯不上跟生命做敵人,反正遇見那個男人也是操,以前的男朋友再壞也能保護她,現在沒有了,只能靠自己委曲求全了。

    看著她委屈的的樣子,我竟然拉著她到了門口,赤裸著身體,雙乳頂在大門上,兩腿劈開,我右手用刀架在她脖子上,下身硬硬的雞巴一下子插進去,她伏在門上被塞住的嘴發出了唔的一聲,我一下子用左手扯下了她嘴裡的枕巾,小聲說:「好好回答!」下半身依舊在她體內抽插,小馬看我大膽的舉動也感覺到刺激,雞巴一下子又硬起來。

    「什麼事情?」絲絲哆嗦的對著門外說,乾澀的陰道被剛才小馬的精子給滋潤了下,現在被我的大雞巴插的有點感覺。

    「你什麼時候交物業費呀?已經來了第三次了。今天不交,明天就來收房子了!」保安很粗暴的呵斥道。

    原來真的沒錢了,連物業費都不能交了,醜婊子,在夜店裡還裝富婆,想到這裡,我的雞巴更加硬了,狠狠在她的陰道里爽著,絲絲也感覺到了小B中的雞巴迅速的變粗,現在這樣淩侮,刺激的樣子真是讓人羞恥無比,她一直在懊悔為什麼要輕易的開門,為什麼不冒死大聲喊叫。

    「我明天就去交,你,你快走吧……啊」,我下體的加速抽插導致她也感覺到了快感,嘴裡的話都說的不是很清楚了。

    門口的保安也很無奈,正想轉身走開,突然樓道里的電梯門開了,兩個女孩拉著手歡快的奔向802,她們一邊說笑的一邊走著,其中一個看著保安停下來問:「802怎麼了?」我跟小馬當時就有石化的感覺,因為是欣欣到了,而且還有保安,我的雞巴一下子塞滿了絲絲的陰道,讓絲絲發出了長長的呻吟。

    如果這個時候絲絲喊救命,那麼!那麼!欣欣和保安還有那個女孩就會把我們………

    有時候人在關鍵的時候總是反應很快,小馬一手就摀住了絲絲的嘴,絲絲使勁的搖頭想擺開他的手,同時用身體想撞擊門來引起門外的注意,好聰明的女人,隨時可以利用一切情況來擺脫危險。

    欣欣屬於那種無腦型的女孩,保安有點得意的跟她說:「沒交物業費,我來收物業費!」「收物業費了不起,你趕快走,我明天給你,我們就是來給她送錢的!」欣欣大聲的呵斥道。

    「對,趕快走」這個聲音很溫柔,但很熟悉,在門裡的我聽了確實一驚。

    小馬才不管我的樣子那,他一手緊緊的捂著絲絲的嘴,一手抄起絲絲的腿,就往裡屋走,我也不遲疑,趕快把地上的枕巾拿起來直接塞在絲絲的嘴裡,絲絲兩腿拚命掙扎,一腳就踢翻了餐桌上的酒,啪的一聲。

    門口的欣欣她們也聽見了屋裡的聲音,但她們還是目送著保安的離去,才開始敲門,並且大聲說:「絲絲,我們來了,你才我把誰帶來了?」裡屋的床上亂成一團,絲絲拚命想引起注意,兩腿亂蹬,我示意小馬趕快去門口,我用被子裹上了絲絲,讓她無所著力,而後用到頂著她的脖子,低聲說道:「敢動就殺你!老實點!」處於對刀子的可怕,還有緊緊裹的被子,絲絲眼睛再次流淚,我又拿個枕巾把露在被子外的絲絲的雙腳捆上,而後來到門口。

    默契就是不用對視雙眼就能理解對方的意思,這次是小馬拉門,我藏在裡屋,門一開,兩個女孩紛紛進屋,一眼就看見踢碎的酒瓶,正在他們遲疑的時候,小馬從門後把門一關,我也從裡屋一下子竄出來,兩把刀架在兩個女孩的脖子上!

    大局已定!

    男人的天性就是佔有更多的女人,而女人則是被佔有。

    不是每個女人都跟絲絲一樣跟很多男人周旋,我用匕首架在欣欣的脖子上,突然的驚嚇一下子讓她張大了嘴,但不能發出聲音,我知道她馬上就要大聲的尖叫,於是把手裡絲絲的粉紅內褲一下子塞在她嘴裡,而同時小馬左手捂著另外女孩的嘴,右手的匕首明晃晃的在那個女孩面前晃,那個女孩一下子軟了,倒在小馬的身上。

    但當我仔細看清那個女孩的臉的時候,我驚呆了,因為她居然是我的女朋友玲玲。

    其實玲玲跟她們這個圈混是因為我經常去夜場,她非常不滿意,直到有一次我喝多了她衝進去,發現絲絲還在灌我,而欣欣攔住絲絲了,於是她跟欣欣慢慢有了聯繫,其實還是想通過側面知道我在夜場到底幹什麼?結果日久天長,她跟欣欣的感情混的很好,今天聽說絲絲跟男朋友分手就跟著欣欣一起過來。

    小馬是從玲玲的背後摀住嘴的,不過玲玲溫軟的身體倒在小馬懷裡,讓小馬感覺很香。當他發現是玲玲的時候也感覺身體一震,不知道抱合適還是不抱合適。

    先不管那麼多了,我一把扭過欣欣的小細胳膊,把她推到牆上,從包裡拿出了拇指銬,銬在她的手指上,而後把她推到裡屋的床上,當她看見淚流滿面的絲絲的時候,她突然明白了什麼!

    小馬很實相,一下子衝到裡屋,把玲玲交付給我,我也一把把她的臉面對牆,熟悉的身體,熟悉的氣息,沒辦法,那也給銬上。

    玲玲剛才被驚嚇了,猛然被人捂嘴,一下子心驚肉跳的,高聳的胸部來回的起伏,看著我,但我不能捏她,因為太熟悉了,怕被認出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